榮光時刻

Posted in Magic Story on 2017年 6月 21日

By Michael Yichao

Yichao is a writer of words for plays, television, theme parks, and—most recently—Magic: The Gathering. He loves Cube Draft and corgis.

前篇故事 饗宴

「而當羅夏河,拿塔蒙的命脈,被轉變為巨大魔影拉札柯的邪穢之血時,榮光時刻也隨之到來-眾神將於此應允的時刻中向法老神證明其自身價值。」


一開始,就只有一片黑暗:一團不停翻攪的未知海洋。

然後偉大的法老神甦醒,一顆耀眼的金色太陽,照亮了這個未成形的世界。隨著祂的翅膀展開,祂分開了天空與大地;隨著祂的第一口呼吸,祂形成了水與空氣;隨著祂掃動尾巴,祂刻出了山脈並將石頭打碎成沙礫。因此,法老神得以自混亂裡篩檢出秩序,而且世界成形,既原始、年輕又嶄新。

接下來法老神凝視著這個貧瘠、寂靜的世界並種下了生命的種子。阿芒凱的居民也因此而生,自這個巨龍-造物主的夢境裡誕生。但不同於他們的造物主,他們溫和、脆弱,是虛弱的凡人。而這個世界的陰影,那座黑色海洋的殘跡,攫取了亡者,將它們扭曲為不死生物,是一種對生者的威脅與折磨。

偉大的法老神便因此打造了眾神。

祂利用這世界本身的結構,將阿芒凱的魔法力交織成五種形態,每一種都代表祂自身的一項美德。阿芒凱的眾神便應運而生。在法老神的意念下誕生並且比起祂的夢境子民更為強大,這些神明的任務就是保護祂的凡人子民不受陰影恣意侵害,並引導他們邁向光榮的死亡。

因為法老神知道在這個世界之外有個領域。一個只有穿過死亡才能到達的地方。不過他也知道這個世界具有重重險阻,而且有許多陰影正侵擾著所有居住在那裡的人。祂知道祂的子民將會取勝、成長、學習,並且成為豪英。因為來世是個過於珍貴的禮物,無法輕易地贈予;祂的子民需要證明自己值得這份榮耀。

於是法老神將祀煉賜予祂的子民。每一位神明都被授予教導、訓練,以及引導凡人走上永生之途的任務。

待一切都就定位後,法老神讓拿塔蒙為永生之途進行準備,提供時間讓祂的子民在追隨祂前往偉大的來世之前學習、奮鬥,並且成就他們的命運。祂讓眾神照料祂的子民並啟動神日以標記祂的歸返時刻。


羅納斯知道這一切都是真實的。

祂的本質纖維對此深信不疑,這條纖維交織成為祂的一部分,正如將祂與這個世界緊密相連的地脈魔法力。它也流經祂同胞們的身體,每一位神明手足都是法老神的仁慈與神性的實證。祂知道自己在法老神的計畫裡所扮演的角色。因此,多年來祂挑戰由他關照的凡人,幫助拿塔蒙的居民磨練他們的身體並掌握真正的力量,一切都以祂自己以及法老神的樣貌作為典範。

因此,當神日終於如預言般地位於尊角之間時,羅納斯欣喜不已,從祂的殿堂與祀煉中現身。接著祂來到來世之門面前迎接他們的造物主,萬物的先祖,歸返的法老神。

不過,祂見到的景象並不是祂所預期的。

當祂來到位於羅夏河岸上的姊妹哈佐蕾身旁時,羅納斯感到一股異常的寒冷滲入了祂的鱗片。空氣中充塞著惡魔的魔法,既潮溼又濃厚,同時血液的銅味也飽和了一切。羅納斯看著河水變紅,然後在其他神明抵達時把視線移向祂們。歐柯塔,健步如飛,前來站在哈佐蕾身邊。刻法涅,一向自豪,自空中飛下著陸於羅納斯身側,同時芭圖則大步地走向前,既安靜又冷漠。五位神明站在深紅色的羅夏河岸前方,沉浸在神日那相映襯的深紅色光芒裡。

五位神明已經有好幾年沒齊聚一堂了。每一位神明在法老神的宏偉計畫中都各司其職,引導凡人進行屬於祂們的祀煉,並以祂們的方式來守護這個城市。羅納斯曾是哈佐蕾最密切的工作伙伴,這兩位神明有時會朝沙漠進擊以獵捕任何過於靠近城市的巨大威脅。祂已經有一段時間沒有站在其他神明面前了。但祂們現在就在這裡,全都站在來世之門前方。在祂們的腳邊,許多凡人恭順地低下頭或敬畏地往上凝視,首次同時面對著五位神明。

然而,法老神還是沒有抵達。

羅納斯突然伸出舌頭,採樣空氣,尋找著某種跡象-無論是來自俗世或魔法。應允的預示時刻已來了又去,但卻沒有揭露任何答案。那現已不見蹤影的惡魔所施放的法術仍在空氣中蔓延,它的效應正在翻騰且懸而未決,於是羅納斯便準備好祂的手杖,祂的本能正低語著危險。

你看羅夏河。哈佐蕾的聲音迴盪在祂心中,然後羅納斯便把視線移往河流。這些鮮血,不久前才因凝固而停滯不前,回復了它的流動,並在越過門扉的同時增快了速度。在過去,羅納斯曾見過來世之門開啟,只為了要讓每日的豪英亡者穿越。然而,這是祂第一次見證到這扇門大大地敞開。但在敞開大門的另一頭,祂卻沒看見任何應允天堂的跡象-就只有古陵寢,高大壯觀,安置了所有等待著法老神再臨的亡者。

轉眼間,浩瀚的羅夏河就只剩下幾條紅色細流,依附在河床底部岩石上的凝結血滴。這道惡魔咒語的尖刻刺痛感迴盪傳遍羅納斯全身,接著祂感覺到古老的魔法正逐漸解開。隨著空氣中的魔法壓力變得濃厚並且幾乎難以忍受,河流的鮮血看似滲了古陵寢的石基,攀上了排列於建築物側面的雕像上的許多溝槽與印記中。

一陣腐臭的空氣自這個由單一巨岩構成的結構物中噴出,接著突然傳來一聲裂響。羅納斯看著這三個沿著建築側面排列的巨大雕像-不對,石棺-裂開,它們的岩石外觀坍塌在一陣煙塵中。一道藍光閃現,然後三個龐大的形體便自它們的沉眠中向前跨步,被惡魔的咒語所喚醒。

聚集在神明腳邊的凡人們傳出一陣陣的哭喊與尖叫,而眾神也因看見這些高聳形體的現身而往後退。這三個形體比眾神還高大,它們那類似人類軀體的頂端都有個昆蟲形狀的可怕頭顱-一個是毒蠍;一個是具有如蝗蟲般纖細形體的生物;而另一個則有著聖甲蟲的蔚藍甲殼,取代了原本臉孔的位置。

羅納斯心中沒有疑問:這三個都是神。祂手足們的存在像一盞溫暖明亮的火焰,而這些神則散發著陰影,一道淹沒現場所有人的沉重黑暗與絕望,無論是凡人或神明。

有生以來第一次,羅納斯感到不確定。在預言中,在祂對法老神的記憶裡並沒有任何一處談到他們三個。

他腳邊的凡人們竊竊私語著,有些人在毒蠍神緩慢地穿過門扉時發出了驚慌的尖叫聲,祂那巨大的腳步使地面因震動而轟隆作響。在祂的右側,哈佐蕾向前走了一步,長矛就緒,但羅納斯卻舉起手杖阻止了她的狂熱。這是一個敵人,還是一項測試?

我是羅納斯,力量之神。你是誰,而且為何你會在此榮光時刻甦醒?」羅納斯大聲喊著。

毒蠍神沒有回應,但卻把它那類似昆蟲的頭顱轉向了羅納斯。仔細地檢視後,這個神看起來比羅納斯一開始所想的更怪異。它的身體是覆蓋著深色外骨骼的一團肌腱與肌肉,雙手末端有著許多鋒利的爪子。它的頭看起來就像一隻巨型毒蠍棲息在類似人類的身體上,它堅硬的甲殼被鍍上了金箔並飾有許多藍色圓球,羅納斯假設那只可能是它的眼睛。

這個神看似正打量著羅納斯。它的下顎沒有傳出話語,但卻有一種低沉的吱叫雜音開始逐漸增強其音量。當蠍尾拱起至這位神明的頭頂上方時,羅納斯握緊了祂的手杖。一陣恐慌在羅納斯腳邊的凡人之間傳開,而且祂感覺到來自他們的匆忙祈禱與懇求。

羅納斯用祂的手杖指向毒蠍神,擺出了相同的侵略姿態。「無論你是我們法老神歸返的先兆或是密謀阻撓時刻的入侵者,都不能再繼續往前。

毒蠍神向前踏出晃動大地的腳步。隨著羅納斯的雙腳移動擺出一種熟練、集中的站姿,祂也變換了手杖的握法。在祂的周圍,祂的兄弟姊妹們各個蓄勢待發,身體緊繃,並直視著羅納斯。

羅納斯再次吐出舌頭。「你不可違抗一位阿芒凱的神。我們守護著這座城市和它的人民。如果你就是我的祀煉,那麼我將會打敗你以證明我自身的價值!

毒蠍神無預警地朝羅納斯衝去,它那吱叫聲的音量遽增。當這個神以驚人的速度移動時掀起了沙塵,繃緊了蠍尾。它衝入攻擊距離內,將帶有利爪的手揮向羅納斯。

不過羅納斯早已準備就緒,側步閃開了這個衝鋒的神並用自己的手杖擊打它。金屬砸上另一個神的背,在它甲殼上的響亮揮擊將會使凡人化為塵土。這個神看似對這份襲擊滿不在乎,同時它轉身,下顎咔嗒作響並期盼地抽動著尾巴。它再次衝向羅納斯,爪子抓耙著祂的眼睛。羅納斯舉起手杖抵擋,毒蠍神的爪子便在祂的金屬武器上發出哐噹的聲響。在這份衝擊力道下,羅納斯感覺到自己的膝蓋彎曲而且雙腳踩破了下方的大地。

羅納斯奮力抵抗,往上推擠著這個體型較大的神。與某樣比他本身還巨大的東西打鬥是很少見的事,但也不是沒發生過。沙漠裡藏著許多沙丘亞龍、怪物,以及更可怕的野獸,而且他偶爾會跟一個體型超越祂的對手扭打較量。但與某個比他強壯的東西打鬥?比力量之神還強壯?

羅納斯發出憤怒的嘶喊並用力一推,肌肉也在祂把毒蠍神往後推的同時不停尖叫著。當它踉蹌時,地面也隨著它的每一步踩踏而晃動。羅納斯趁它重心不穩的時候提取魔法力並通連一道活力咒語。力量湧現於祂的四肢,接著祂便用全身之力猛擊毒蠍神。

祂擊中它的胸口,然後這個神便飛越了這片廣闊的區域,重重地落在來世之門後方。在毒蠍神緩慢地起身的同時,羅納斯聽見凡人們在他後方歡呼並高喊著讚美之詞。羅納斯平靜的表情使在祂心中逐漸增長的恐懼不被歡欣鼓舞的凡人們發現。之前那道咒語每次都能夠了結一場戰鬥。

毒蠍神再次穿過門扉。這一次,它沒有衝鋒。它反而以弧形的路徑前進,保持距離並且跨步繞行逐漸接近羅納斯。吱叫聲從未止息,以一種使人精神麻木的音量與頻率嗡嗡響著。羅納斯試著遮擋這道聲響,喃喃低聲唸誦咒文還擊。

顯然這個毒蠍神就是榮光時刻的祀煉。它必須是。從來就沒有任何東西像這樣挑戰過羅納斯的力量。沒有任何東西經得起祂的攻擊並且存活。羅納斯把視線瞥向仍聳現於門後方的兩個巨大形體。或許這些神會以不同的方式來測試其他神明。畢竟,就跟凡人一樣,眾神只有在面對比祂們所經歷過更為艱難的挑戰時才能夠證明其自身價值。當祂持續唸誦咒文時,祂的臉上浮現一道笑容。讚頌法老神的力量與智慧,祂想著。經由對抗如此強橫的敵手來證明我的價值真是無上的榮譽。

羅納斯觸碰祂的手杖,誦出了咒文的最終部分。一道蒼白的綠光開始搏動,看似來自金屬內部。它在手杖上閃爍延伸,然後與武器末端的刀刃融合,形成一道柔和的翠綠光芒。

羅納斯開始行走,反向繞著毒蠍神的弧形路徑前進。

你確實很強壯,」羅納斯說道。「但今天你將不會勝利。

這次,羅納斯向前衝鋒,以蛇的速度朝毒蠍神疾速衝去。祂擋開了一道來自蠍尾的攻擊,然後轉身靠近施以肘擊,打中了毒蠍神的肋骨。祂的手杖在祂揮打的同時拖著一道飛馳的綠光條痕,以高速出擊而非強大力道,測試著毒蠍神甲殼的力量,在那難以置信地堅硬的外殼上留下一道道劈砍刮擦的痕跡,一邊偏轉和閃躲毒蠍神的反擊。

在這兩個神明搏鬥的時候,毒蠍神的移動看似變慢了。來自它爪子與尾巴的揮擊變得遲緩。太遲了,它看著羅納斯的手杖並開始有所領悟。羅納斯微笑著露出毒牙,同時將祂手杖末端的刀刃插入這個神的肩膀,使甲殼裂開足夠寬的縫隙,現在毒蠍神已經來不及阻止或躲開這份襲擊。魔法毒液的殘酷光芒,足以殺死大部分活物的劇毒,在它從傷口滲入的同時搏動著,一邊自內部麻痺並腐蝕毒蠍神。

羅納斯抽回祂的手杖,而毒蠍神則跪了下來,仍微弱地吱叫著。人們的怒吼聲迴盪在祂耳中,而且祂能夠感受到一股湧現自眾神同胞的寬慰與溫暖。羅納斯注視著這個被擊敗的怪物,然後轉身面向祂的兄弟姊妹以及聚集的凡人們。祂開口說話。

這些話卻永遠也無法說出口。

祂後方一陣突然的騷動使祂大吃一驚。鋒利的爪子埋進祂的手臂,而且祂幾乎沒注意到毒蠍神已從後方抓住了祂,然後一陣難以忍受的痛苦劈開了祂的心靈。

時間停止了。

羅納斯低頭往下看,意外地發現自己正站在羅夏河岸上。毒蠍神聳現於祂後方,一道不知怎麼地滲出並且閃耀著黑暗的漆黑形體,爪子緊抓著羅納斯的身體。

就在這個時候,羅納斯看見了蠍尾,拱起於這個神上方,並刺穿了祂自己的頭蓋骨。

我 . . . 被殺了。

祂漸漸領悟,同時祂感覺到毒蠍神螫刺的膿水沿著祂的脊椎滴落,滲入祂的心智與靈魂,切斷了祂與神性的實體連結,並腐蝕了將祂的身體與永生不朽連接在一起的魔法。羅納斯恐懼且著迷地看著自己被死亡吞噬。祂感覺到毒液囓咬著祂的心並且磨損了存在於祂核心的地脈與魔法和身體力量的結。

但隨著毒液破壞了將祂定錨於這個世界的連結,它也解開了被另一種力量放置於該處的魔法絲線。

接著羅納斯突然記起了真相。

這些回憶一開始只是一條涓涓細流,然後隨著糾結的魔法水壩瓦解而將祂淹沒。接下來羅納斯的心靈便因真實事件與法老神本質的揭露而畏縮,洶湧的浪潮掃蕩了祂在過去六十年裡所相信的一切。

法老神的瞞天大謊。這隻龍,不是造物者而是個無情的毀滅者。大入侵者,屠殺了凡人並且腐化了眾神。殘酷地倒置了這個世界最神聖的儀式,將無上的榮耀扭曲為持續不斷地謀殺凡人鬥士。突然記起眾神並非依照這隻龍的形象塑造而成;祂們源自阿芒凱,原先有八位,身為這個時空的支柱以及生者的守護者。而這個大冒牌貨則腐化了一切。

羅納斯開始哭泣。

在祂哭泣的同時,祂的淚水自心碎轉為憤怒,接著羅納斯厲聲說出了那個邪穢的名字,祂垂死的心滿是怒火與痛苦。

尼可波拉斯。

隨著黑暗悄悄溜進祂的視野邊緣並且祂感覺到自己精神與肉身的最終連結正在崩解,羅納斯看了一眼身後那位駭人神明的面容。儘管祂的肉身之眼已蒙上一層乳白,他卻看見了這位神明真正的本質-在它心中搖曳且極為細小的火焰,被全然的黑暗所包圍,祂的兄弟原本的光亮與靈魂被深埋在卑劣的腐化之中。這個神曾經是原初的八位神明之一,被腐化並且被改造成為他曾經最摯愛的手足們的屠殺者。

兄弟,」羅納斯低聲說道。

羅納斯感覺到毒蠍的螫刺抽出,感覺到自己的肌肉痙攣緊繃,感覺到死亡的加速逼近。而且祂心碎了:為了祂三位迷失的手足,為了眾多衰亡的凡人,為了那些由祂引導向一位邪穢偽神祈願的人們。

於是這個世界之力就此消逝,祂的不朽明光飛濺於吞噬一切的暗影中。


當蠍尾刺穿羅納斯的頭部時,聚集的眾神與凡人們都痛苦地嘶喊著。那一段時間,只不過是一眨眼與一口氣的時間,看似無限延伸,倒鉤尾巴深埋在羅納斯頭蓋骨中的定格影像被烙印在現場所有人的靈魂上。接著這個邪物神明抽回它的尾巴,黑色的膿水湧出,同時羅納斯則搖搖晃晃地倒在地上,身體不停抽搐,然後靜止不動。

毫不遲疑且連看都不看一眼,毒蠍神轉向其他神明並往前走去,高高地拱起了尾巴。

突然變得一片混亂。凡人尖叫著轉身逃逸。其他神明慌亂地拿起祂們的武器,同時毒蠍神正朝祂們走來,既無情又無法抵擋。

此時四位神明感覺到世界一陣劇烈晃動,拉扯著組成祂們存在的結構。在毒蠍神後方,羅納斯緊抓著祂的手杖,倚靠著它勉強撐起身體,膝蓋彎曲而且頭頂的傷口血流不止。翠綠色的能量傳遍祂全身並且通聯至祂的手杖中。用盡最後的力氣,羅納斯拉緊了交織於祂存在裡的剩餘地脈,扭曲了祂周遭的空氣。一聲粗啞痛苦的臨終吶喊自祂的喉嚨裡傳出。

殺了法老神,邪穢的入侵者與毀滅者!

以一道喉音嘶喊與最終奮擊,羅納斯把祂的手杖拋向空中,將祂最後的力量注入這個武器裡。

隨著羅納斯倒下,祂的生命之火熄滅,與祂相連且無形的地脈和魔法力絲線斷裂,發散出一陣陣力量籠罩了拿塔蒙的所有生命。凡人在這位神明死去的同時震驚地彎下腰,就連其他神明也蹣跚地自祂們所站之處退開。祂們看著羅納斯的手杖,帶著祂們兄弟最終剩餘的力量,飛過空中,祂的臨終咒語將這個武器轉變為一條活生生的巨蛇,露出毒牙的死亡使者襲向了毒蠍神。

毒蠍神倒向地面,被巨蛇纏住。這個神的尾巴狂亂地揮打著,試圖在它們為了取得控制權而扭打的同時戳刺這條蛇。

四位神明睜眼直視,震驚地動彈不得。在祂們周圍,恐懼與驚慌的呼喊聲隨著凡人持續自門邊逃離而逐漸增強。

來自子民的哭喊聲將歐柯塔從震驚狀態下拉回現實。祂轉向祂的手足們,眼眶裡泛著淚水,祂的聲音既粗糙又遲疑,失去了祂平常的優雅。

時刻已出了差錯。我們必須要保護凡人。

祂的話語使祂的手足們開始動作。哈佐蕾轉向歐柯塔,皺起了困惑的眉毛。

羅納斯。祂說了 . . .祂褻瀆了我們的法老神。」

歐柯塔點了點頭。祂也聽見了羅納斯的遺言,雖然它們不可能是真的,但疑慮卻開始啃咬著祂的心靈外緣,即便微弱的思緒片段正飛掠過祂的記憶邊緣。

一道逐漸增強的嗡嗡聲響將祂的注意力拉回到來世之門後方。

第二位昆蟲神已展開雙臂,接著有一大群蝗蟲自它手中傾瀉而出。歐柯塔驚恐地看著這團黑暗雲朵湧上天空並越過避世簾-然後開始啃食這片魔法屏障。

它在做什麼?!」刻法涅大喊著。

當歐柯塔想起預言裡的文字時,一股領悟與確認的冷顫竄下了祂的脊椎。而在那個時候,法老神將會撤下避世簾

歐柯塔說道,祂的聲音是種無聲的低語。

允諾時刻已開始。

祂們前方突然冒出一道令人毛骨悚然的撕裂聲。毒蠍神自地上站起,每隻手裡各握著半條巨蛇。

它緩緩地打開爪子讓斷片落到地面。它那些蔚藍的眼睛冰冷地直視著並且穿透了眾神,接著它再度開始那永不止息的逼近。

歐柯塔把一枝箭搭在祂的弓上,表情肅穆,祂破碎的心因強烈的決意而堅定。

毒蠍神逐漸逼近,同時在它後方,其他兩位神明也穿過門檻進入了拿塔蒙城。

在他們所有人上方,位於遠方偉大的尊角之間,神日在大地上灑下了紅色的光芒,宛如一顆永不歇息的眼睛看顧著時刻的進展。


幻滅時刻故事檔案庫
時空檔案:阿芒凱

Latest Magic Story Articles

MAGIC STORY

2022年 1月 6日

第五集:至死不渝 by, K. Arsenault Rivera

法律就是主張秩序凌駕於混亂之上。缺一不可。艾德琳每日的訓練都讓她清楚地知道:護教軍總是需要伸張正義,因為混亂是這個世界的自然狀態。在這頭野獸的腹部深處,被一團混亂漩渦包圍-那就是最令護教軍感到自在的時刻,畢竟那也是最需要他們的時刻。 總之,那是他們的說法。艾德琳開始思考在她被教導的事物中有多少是一廂情願的想法。 人們需要我的幫助,她想著,而這成為她唯一的想法,讓她撐過...

Learn More

MAGIC STORY

2021年 12月 21日

第四集:婚禮破壞者 by, K. Arsenault Rivera

一把光之長矛粉碎了沃達連莊園的窗戶。婚宴守護崩塌,宛如灰塵般四散於風中。幾個月來的頭一次,史頓襄的空氣既鮮活又清新,就跟這些滿懷希望的群眾的目標一樣清晰。 今晚,他們打破了這座可怕城堡的門。今晚,他們用牙齒、指甲、爪子與寶劍戰鬥以奪回白晝。 席嘉妲召喚|由Nestor Ossandon Leal作畫 雅琳來不及發號施令。當她看見天使光羽的那一刻,她便朝其他人大喊,...

Learn More

文章

文章

Magic Story Archive

想閱讀更多文章?瀏覽我們的文章存檔,閱讀數千篇您最喜愛的作者針對魔法風雲會所寫的文章。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