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尼翠的最後希望

Posted in Magic Story on 2016年 6月 29日

By Doug Beyer

Senior creative designer on Magic's creative team and lover of writing and worldbuilding. Doug blogs about Magic flavor and story at http://dougbeyermtg.tumblr.com/

前篇故事:伊莫庫現身

多虧了娜希麗的陰謀,奧札奇泰坦伊莫庫已來到依尼翠。同一時刻,莉蓮娜正位於維斯莊園中,試探著神器鎖鏈面紗的力量-以及它造成的痛苦回響。自從她與傑斯爭吵過後,莉蓮娜決定她只能靠自己的力量來面對她的惡魔們。


纖細的金屬絲垂掛於鎖鏈面紗的尖端上。莉蓮娜維斯幾乎能在與金屬絲通連的幽靈玻璃皿上,以及在窗檯上鎮巫球的格柵結構中,還有穿出窗戶並朝上通往屋頂的導管裡看見自己的映象。透過鎖鏈面紗,勉強能看見她臉上的蝕刻。她皮膚上的線條與外側風暴的懾人強光相稱。閃電搖曳地恰到好處。

還有兩個惡魔得死。但她得確認不會在試圖面對他們時先把自己給弄死了。鎖鏈面紗是一個強大的武器,但也可能使它的操縱者喪命。如果這管用的話,她便能夠安全地使用面紗。她將不再需要一位堅持在各省奔波追逐某種瘋狂神祕事件的心靈法師了。而且她也能夠一勞永逸地把她的債主們從多重宇宙中抹除。

「我們要開始了嗎?」莉蓮娜問道。

和她一同待在塔裡的其他人的聰明才智還不及斗篷男孩的一小部分,但有他們也足夠了。遊魂法師第爾克在調整一連串管口與夾緊鎮巫球上的鉗子時一邊用細微的聲音喃喃自語著物件名單。第爾克的助手,賈瑞德,則站在窗邊,他那顆巨大的眼睛正來回看著裝備以及塔外的閃電風暴。賈瑞德把手放在一根稍微巨大的控制桿上。

「接收器已經架設好了,女主人,」遊魂法師說道。「而且這場風暴正要進入它的高峰。但我覺得我有義務指出我們即將把一股龐大的幽靈能量直接導入這個神器…」

「你不需要警告我,」莉蓮娜說道。

「…並由一場閃電風暴的力量所驅動。」

「沒錯。」

「同時您也戴著這個面紗。」

「我知道。」

「戴在臉上。」

莉蓮娜翻了一下白眼。「穿過鎮巫球的遊魂能量流也以此種方式作為一種幽靈天線,從目標上轉移這個物件的反襲擊效應,將後座力昇華為無害的大氣靜電力,同時避開了所有的反響並因此而得以隨心所欲地使用這個神器。」

第爾克瞥了賈瑞德一眼並用戴著手套的指尖輕拍著自己的嘴唇。「理論上是那樣。」

「聽著,第爾克,」莉蓮娜說道。「我的朋友會推薦你是因為她認為你知道某些關於精靈棲留的事。你到底懂不懂?」

「我當然懂呀,女主人,」第爾克說道,大吃一驚。

「然後-?」

「然後讓我們開始吧。」第爾克用護目鏡蓋住眼睛。「我應該補充說…這會很痛喔。」

「痛苦是暫時的,」莉蓮娜說道,又坐回到椅子上。金屬絲垂掛在鎖鏈面紗的懸吊點上。「此外,我們在賈瑞德身上進行的測試結果一無所獲。」

賈瑞德露出微笑。他那顆較大的眼睛像爬蟲類般地闔上了一會兒。第爾克向他點了點頭,接著他便將巨大的控制桿猛然往下一拉。

鎮巫球發出嗡嗡聲響而儀表盤也開始運作。莉蓮娜能夠感覺到面紗的鏈結正觸碰著她的臉部弧線。

「它已經啟動了,」第爾克說道。「我們現在只要等待最接近的一道-」

閃電。

莉蓮娜在電流湧現時不自主地咬緊了牙齒。不停扭動的能量套索突然出現於來自屋頂接收器的金屬絲上,接著眾多亡靈便立即跟在後頭。遊魂在導管中尖嘯,使鎮巫球與強化玻璃充斥著電流與幽靈的尖吼。裝置上噴出一道火花,但迴路仍持續著。

一陣不停嚎叫的能量爆衝循環穿越了面紗。莉蓮娜感覺到它在她臉頰上的重量稍微減輕了,它的鏈結正因抵抗著重力而浮起。

她瞥向其他人。第爾克早已放棄嘗試調整鉗子與開關並把背貼在牆上,一邊用雙臂遮擋他的臉。賈瑞德把一隻手指伸向翻騰捲曲的能量流,並在觸碰到它時縮了回來。位於他們之間,她看見自己的記號在裝置裡閃耀著,她那惡魔契約的蝕刻圖樣在她周圍形成了一圈反射光暈。

這是莉蓮娜覺得最美麗的時刻-當她正要操縱一股使其他人畏懼的力量的時候。

她緊抓著椅子的扶手並召喚了面紗的力量。

立刻就出現了全面的反挫。居住在面紗裡的數千個靈魂將能量充滿她全身,但這股能量卻伴隨著痛苦,而且這份痛苦是種令人眩目的毒液。無法從它給予的魔法中掙脫。遊魂迴路也尚未轉移任何反挫。

燒杯破裂而且接收器也開始爆裂。

「我要中止它了!」第爾克說道,一邊把手伸向控制桿。

不要,」莉蓮娜說道,她的聲音就像一把匕首。第爾克縮回他的手。

房間晃動。莉蓮娜緊抓著椅子,試著想讓房間靜止,試著壓抑那股急切地想放聲吶喊的衝動,試著想看見除了痛苦之外的任何事物。痛苦是暫時的

當她再也無法忍受的時候,她開始大聲喊叫。保險絲斷裂並且高塔變得漆黑一片。幽靈的嚎叫聲逐漸消退,直到莉蓮娜只聽見自己精疲力竭的喘息聲。

賈瑞德擦了一根火柴並點亮燈籠。實驗室宛如一片災區。裝置嚴重損壞。雨滴濺灑在窗台上。

莉蓮娜解開鉗子讓鎖鏈面紗滑下她的頭部。她臉上的蝕刻滲出了血。

「我有提過風險呀,女主人,」第爾克說道。

她怒瞪著他,想像著這位遊魂法師的皮膚凋萎並且他的骷髏正在叨唸著這些話。「我很抱歉。」 她卻反而朝門口點了點頭。「你可以離開了。把鎮巫球還給它的擁有者。」一聲殘餘的響雷便是她的句點。

第爾克迅速地將已使用過的鎮巫球以及其他少數物件收進他的背包裡並離開。他腳步聲的回音沿著螺旋的樓梯逐漸消逝。賈瑞德輕輕地用腳把一堆碎玻璃推向一旁,但卻沒有離開。

莉蓮娜將鎖鏈面紗收進裙子的口袋裡。依尼翠最棒最聰明的人還是幫不上忙。關於幽靈療法的書本與秘錄歪斜地散落著。甚至連奧莉薇亞的首席遊魂專家也無法馴服這個面紗。

莉蓮娜往窗外眺望著在史頓襄鄉間上方轟隆作響的風暴,一邊用手帕塗抹著她皮膚上的文字。在這片昏暗中,瑟班有如遠方的蠟燭般閃耀著。

她厭惡依賴其他人。

但並不是因為她需要斗篷男孩,她這麼告訴自己。她只是需要人們需要,所以就會有一些溫暖的軀體站在她和一些自負的惡魔領主之間。

要是他能夠她點什麼就好了。

樓下傳來一個男人的慘叫聲。隨之而來的是扭打嚎叫與碰撞聲。

莉蓮娜把那條佈滿鮮紅斑點的手帕扔向一旁,接著衝下了螺旋的樓梯。

她在見到牠們之前就已聽見並且嗅到牠們了-牠們的喉音嚎叫以及淌著口水的飢餓悲鳴。潮溼毛皮的惡臭蓋過了血腥味。

狼人。橫行於莉蓮娜的整個王座間內。

而且牠們看起來-確實不是生病,但卻扭曲,彷彿牠們的肌肉與骨骼受到某種不自然的變異力量所擺佈。牠們的肢體末端呈現怪異的彎曲方式,像一團海帶般地摺疊起皺。

但牠們依然是狼人,而且牠們還具有爪子。第爾克躺在地上,他的胸膛被耙開了。他背包以及胸腔的內容物都散落一地。他的臉色慘白,定格於驚訝的注視中,而且他正有如一顆洩氣的氣球般呼出他的最後一口氣。

狼人們轉向莉蓮娜,不停地嗅著。其中一隻開始咆哮,而且在牠原本應是舌頭的位置上長出了一對眼睛。

一套咒語,致命的咒語,每一道都是為了她面前的其中一隻狼人量身打造-那也是她召喚這套咒語的原因。只需要以足夠的力量來清除足夠數量的狼人,以清出一條通往莊園門口的路。

「賈瑞德!」莉蓮娜轉頭呼喊。「去拿你的外套。」

鎖鏈面紗絲毫沒有從她的口袋裡移開過。


幾小時後,風暴止息,但史頓襄的鄉間已變成一座扭曲的動物園。莉蓮娜注意到每一個路人都有某個部份被重塑了。漂泊吸血鬼們的身體有著錯誤的輪廓,總是少了什麼東西,或是太多了。具有奇異解剖構造的旅人們在以對角線搖晃地行走時向他們胡亂說著岩石與海洋的預言。

終於,莉蓮娜、賈瑞德,以及-蹣跚地走著的-第爾克,來到這扇巨大的門前。

盧仁堡要塞聳立在他們上方,位於光禿山崖上的一座直接突出於岩石表面的殿堂。更上面的部分,這棟實用主義派的建築柔和延伸成一層層華麗的鉛條飾窗,而每個窗口都有它自己點著閃爍燭光的懸浮枝型吊燈。在許多窗子裡,吸血鬼們正往下盯著他們,而且身穿耀眼的遠古鎧甲。

莉蓮娜示意賈瑞德敲門。

賈瑞德呆呆地看著這扇高大的門。「您真的認識這間屋子的女主人嗎?」他問道。

第爾克,就他而言,發出了咯咯的聲音。這個男人的脖子斷了,所以他的頭呈現出一種奇怪的角度而且他的喉嚨看起來也隆起成塊狀。但至少他的腿把他帶來這裡,至少他的手臂還能夠攜帶那使用過的鎮巫球。賈瑞德的長外套正緊緊地捆著第爾克的上腹部,儘可能將這個死人剩餘的內臟固定在體內。莉蓮娜稍微舉起手,接著第爾克便挺起肩膀,不過他的頭仍垂在一側。乾燥脫水的舌頭無法完整地留在他的口中,導致了那些咯咯聲響。莉蓮娜聳了聳肩。

「我一直都認識那些掌權的人,」莉蓮娜說道。「而她就是。」

賈瑞德敲了幾下門便往後站。

門打開了,一位身穿華麗長袍的堂皇女性-或可能是一位身穿堂皇長袍的華麗女性-出現。她在莉蓮娜面前伸出一把有如灼熱餘燼般發亮的僧侶手杖。

「她不接見人類訪客,」那個女人說道,並在說話的同時閃現了她的尖牙。她的虹膜是一對看似正在悶燃的黑色深淵。

血廳僧侶 | Mark Winters 作畫

「我是來歸還某個屬於她的東西,」莉蓮娜說道。

這個女人暫停了一會兒,檢視著第爾克以及他攜帶的失效鎮巫球。「把它放在這裡。然後在我召現法術懲治妳之前離開這座莊園。」

賈瑞德移動了一下打算與這位吸血鬼僧侶對峙,但莉蓮娜卻輕碰阻止了他。在一座滿是吸血鬼的殿堂裡,只要還有說服的機會就不要輕易戰鬥。「我要直接和奧莉薇亞談話,拜託。告訴她莉蓮娜維斯想見她。」

「我告訴過妳了,她不會接見凡人。」

「凡人!」莉蓮娜大笑。「願神祝福妳那無血的心臟。」

吸血鬼僧侶舉高了她的手杖,頂端如鋸齒狀的符號以熱度扭曲著空氣。

「噢,莉蓮娜,親愛的!」奧莉薇亞沃達連突然出現在門口,以一聲短暫又惡毒的喝斥要那位僧侶退開。僧侶站到一旁,低下她的頭,但視線卻仍跟隨著莉蓮娜。

奧莉薇亞在分節的鎧甲中看起來相當容光煥發。照慣例,她的雙腳沒有觸碰到地板。「妳是前來慶祝那個好消息的嗎?」她問道,一邊迎接她的客人。「來,來吧!」

「只是來歸還妳的鎮巫球而已,」莉蓮娜說道。「還有妳的遊魂法師。並希望妳會知道我的一位熟人的下落。」她在經過那位僧侶時露出了愉悅的笑容。「我們到底在慶祝什麼?」

奧莉薇亞挽著莉蓮娜的手臂,一邊飄浮在她身旁並帶她深入殿堂內部。「哎呀,漫長的等待已經結束了!妳難道沒聽說嗎?」

他們進入一間寬廣的畫廊,而優雅的吸血鬼們則站立或盤旋在每一個階梯、每一個樓梯口上。在奧莉薇亞引導他們穿越要塞的底層大廳時,數百對眼睛正看著莉蓮娜和她的隨從。每一位擁有沃達連這個名號的吸血鬼看似都在這棟建築裡,一致地怒視著她。

莉蓮娜的手偷偷地移動了一下。遊魂法師第爾克的屍體便拖著自己走向一張鑲著金箔的古老座椅,重重地坐了上去,把鎮巫球放在大腿上,接著全身癱軟。圍在他身體中央的外套發出咯吱聲響,儘可能地將它的內容物固定住。

奧莉薇亞詭秘地靠了過去,掐了一下莉蓮娜的手臂。「就是那個大天使呀!!」她咯咯笑著。「在瑟班大教堂地板上的一團污漬。噢,但這實在是好了。」

「艾維欣死了?」一丁點關於傑斯的念頭浮現在她心中,就像一隻停留在她頭髮上的飛蛾。當他們上一次交談時,他正在追查艾維欣的事。

奧莉薇亞用手揮出一道寬廣的弧線。「我們夜行者終於能夠慶祝了,世界又屬於我們了!當我聽見她從那小小的陷阱中重獲自由時,我可是非常生氣呢。」

莉蓮娜的眉毛揚起了一釐米。

「但索霖已恢復理智並制伏了他的那個東西。而現在,我必須這麼說,一切都進展的非常順利,不是嗎?」奧莉薇亞放聲大笑。她繼續帶領著莉蓮娜,穿過了一個又一個的畫廊。賈瑞德則消失在這座迷宮裡。

莉蓮娜緊跟著奧莉薇亞。「所以妳現在正在召集一支軍隊。」

「噢,親愛的,看來那個打開獄窖的人-」

莉蓮娜的表情維持著得體的禮貌。

「-不只放出了大天使呀,」奧莉薇亞繼續說道。「而且還不只是…妳的那些惡魔朋友們。他們也放出了另一位呢。要喝點什麼嗎?」她向鄰近的一個吸血鬼示意。「你,替我們的賓客拿點喝的過來。」

一位吸血鬼將一杯酒塞進莉蓮娜的手中-真正的酒-然後穿著那身華麗的遠古鎧甲哐噹哐噹地走開了。

當然,正是莉蓮娜她自己導致了獄窖的瓦解並使它的內容物濺灑在整個依尼翠。她殺了惡魔棘澤邊,而且其他因打開獄窖而造成的後果對她來說都不重要。她看不出有什麼原因需要讓她的吸血鬼社交友人知道這件事。

「現在她已經自由了,而且她看起來相當憤怒,」奧莉薇亞繼續說道。「不能說我責怪她。正如我所說的,我以前很生氣,但我現在應該非常欣喜於知道是誰把他們都放出來的,只為了想表達我全然的感激!」

莉蓮娜不知道還有誰也可能逃出了獄窖,而且那個人對奧莉薇亞來說竟如此重要。但她的直覺告訴她這與她在依尼翠四處所見的改變有關。出現在她莊園裡的扭曲狼人。佈滿扭曲吸血鬼與瘋狂劫難論者的鄉間。

就是這種東西讓斗篷男孩心醉神迷。莉蓮娜只想要殺了一些惡魔。但畢竟這兩件事或許能夠被連結在一起。

她們出現在一個寬廣、鋪著厚重地毯的客廳裡。一位高大、白髮又身穿長外套的吸血鬼正背對她們站著,往高聳的窗外眺望著夜晚。

莉蓮娜感覺到爪子戳進她的手臂。「我們知道是妳,」奧莉薇亞低聲咒罵,並突然懸浮到她耳邊。「我們知道是妳把他們放出來的。」她快活地補充說道。「不是嗎,索霖?」

索霖馬可夫轉過身來。他身上的憎恨彷彿是一件華麗的套裝。

,」他說道。

「看看是誰來拜訪我們了,」奧莉薇亞說道,她的聲音裡再次充滿著高雅的禮儀。「索霖,我相信你認識莉蓮娜維斯吧?」

「是妳做的,」索霖說道。「妳釋放礫岩術士並使我們遭遇這一切。」

莉蓮娜把手臂從奧莉薇亞手中掙脫並使自己平靜下來。她走向索霖並且上下打量著他。最後她開始咯咯笑著,一邊從索霖外衣的翻領上揀起一粒塵土。「我有自己的事要忙,」她說道。「如果你的衣櫥塞滿了骷髏可不是我的錯。」

「妳無權這麼做,」索霖說道,每個字都像是磨刀石上的刀刃。

「索霖,你和我還有其他事要處理,」奧莉薇亞說道,一邊飄浮在他們周圍。「但若我不給你們倆機會敘舊的話,那麼我就是殆忽職守了呀,不是嗎?」

索霖把臉移近莉蓮娜。「這一切都是因為妳。礫岩術士已重獲自由,現在我們都得面對她了。」

「你們已經召集了相當規模的吸血鬼軍隊,」莉蓮娜說道。她朝他得意地笑了一下。「或者-讓我猜猜-這更像是一批防禦部隊嗎?你曾經輕視,不是嗎?

索霖露出尖牙。「當妳以稚嫩的狀態來到這裡時我就告訴過妳了。依尼翠是我的。如果妳插手我的事,妳就得死。」

莉蓮娜直視著他的眼睛,她的手指往下延伸觸碰到位於她腰間的鎖鏈面紗的金屬環。她皮膚上的蝕刻開始發光,她的頭髮也稍微浮起。「依尼翠或許是你的領土,索霖,」她低聲說道。她輕拍了一下他的手臂。「不過死亡卻是我的領域。」

索霖低吼了一聲,甩開他的手臂並把自己的額頭貼在她的額頭上。他的眼睛短暫地瞥向了她的脖子。

「好了,我的朋友們!」奧莉薇亞輕輕地笑了,一邊介入他們之間。「儘管我很樂於見到你們把彼此撕裂,四散在我的客廳裡…索霖,看來時間已經到了。隨我到外頭來吧。娜希麗在等著呢。」她朝高聳的窗戶做了個手勢,指向了夜晚。

莉蓮娜被窗外的景象嚇了一跳。原本是殘餘的閃電風暴現在卻成為一團翻騰於涅非利亞海岸上方的厚重雲層。雲霧捲鬚往四面八方延伸。並不是只有少數幾隻被扭曲的狼人或吸血鬼。無論降臨的是哪種力量-它正威脅著要撕裂整個依尼翠。

奧莉薇亞從劍鞘裡抽出她的劍。「莉蓮娜,親愛的,恐怕妳已耗盡我所提供的遊魂專家與幽靈玩具了。不過或許妳可以加入我們?畢竟,是妳放出娜希麗的。她甚至會想要感謝妳呢。」

莉蓮娜就只是看著那些雲層。這是深奧、遠古的魔法,能夠改變世界而且又充滿復仇意念。「這是她引起的?」

「來自一個小氣法師的小氣行徑,」索霖喃喃地說道。「帶著一種被誤導的正義感。」

「所以是你造成這一切的,」莉蓮娜說道。「你辜負了她!」

「而且我們現在正要出發再辜負她一次,」奧莉薇亞說道,露出帶著尖牙的笑容。

以要塞的窗戶為框架,那一團大氣緩慢地從它位於涅非利亞海岸外的發源地移動,並往加渥尼省以及燈火通明的高城方向傾斜。天空看似起皺破裂,莉蓮娜心想著,正如那些狼人一樣。彷彿整個時空-索霖的整個故鄉時空-被蓄意地敗壞了,到處都被扭曲,只因為索霖在乎它。無論娜希麗是誰,莉蓮娜得承認-她不會半途而廢。

「你難道絲毫不關心她的復仇正在對依尼翠做出什麼事嗎?」莉蓮娜問道。「傑斯」-她更正自己-「那裡有好幾千人啊。」

「這個世界已經毀了,」索霖說道。「她已確保這一點。而妳的傑斯將會與其他人一起死在瑟班。」

「索霖的意思是,」奧莉薇亞爽朗地說道,「阻止娜希麗將會遏止她所造成的不愉快。我們有個英勇的任務呀!」

莉蓮娜瞥向窗外,然後轉頭看著奧莉薇亞,現在竟帶著一種可怕的溫柔。「噢,妳這個可愛的孩子。」

索霖慵懶地把劍抽出劍鞘,彷彿是種不加思索的反應。「走吧,奧莉薇亞。」他轉身,不發一語地闊步走出客廳以及這座宅邸。

奧莉薇亞飄浮在他後方,後面跟著一排排的沃達連吸血鬼,他們的鎧甲碰撞聲迴盪在大廳裡。

莉蓮娜跟著他們出去。當她再次見到賈瑞德時,她說,「賈瑞德,去拿你的外套。」

賈瑞德悲哀地看著他的外套並開始費力地將它從第爾克身上脫下。


他們出現在夜色中。現在狂風呼嘯,許多巨大的吸吮圓錐體正在揮打著天空。一種淡紅色的異界光芒正沿著膨脹的雲腹飄浮著。

莉蓮娜從臉上撥開了胡亂拍打的頭髮。她看向遠方的加渥尼山丘,同時一道龐大的陰影正聚集在它上方。這就是傑斯試圖阻止的東西,她想著。

索霖在與眾多吸血鬼集結的同時幾乎沒有回頭瞥視。索霖用他的劍指著。「來吧,奧莉薇亞,」他在狂風中吟詠著。「輪到妳履行這場交易了。」

奧莉薇亞開心地微笑著飛向空中。吸血鬼大軍開始往山丘下行進,高舉著劍與長矛以及熾熱的僧侶符號-走進了濃霧,走向與娜希麗的戰鬥。

而不是對抗娜希麗帶來這個世界的驚懼獸。不是要幫助發狂的傑斯。

那麼,這個世界註定要滅亡了,莉蓮娜想著。它的守護者們都遺棄了它。是時候道別了。「再會了,維斯莊園。」

天空發出一道難以捉摸的聲響,撼動了莉蓮娜的骨頭。在遠方, 瑟班有如墜於地平線上的星辰般閃耀。「再會了,斗篷男孩。」

但她卻發現自己正在走下山丘,走上一條與吸血鬼們不同的道路。她發現自己走在大路上。她發現自己正穿越一座絞刑墓地,罪犯們躺在他們位於此處的墳墓裡,耐心地等待著他們判決中那永恆的部份。她發現自己正伸出手。許多屍體爬出大地。她持續走著。屍體們跟在她身後。

她發現自己正在穿越一座墓園,然後是另一座。一間路旁的小祭祠,一座圍著鐵柵欄的受詛戰墓,一座榮耀亡故護教軍的陵墓。每一次,她都探出了手。每一次,亡者都聽命於她,蠕動著脫離他們的安眠並搖搖晃晃地跟在她後頭。

當她朝瑟班的方向走去時,她把手往下伸到腰間。她幾乎能夠聽見來自鎖鏈面紗的眾多幽靈精華正在嘲笑著她,向她吟誦-穿越了殭屍們盡責地在她身後拖著腳蹣跚行走的聲音。

索霖與奧莉薇亞並不打算處理由娜希麗所引致的危機。而唯一一位她指望能夠理解的人-他和他那破碎、惹人厭,又深不可測的頭腦-正跟隨著他的好奇心直接闖向那混亂、扭曲,而且幾乎確定是無法避免的死亡。

並不是因為她需要他。她只是需要有個人需要

「好吧,賈瑞德,」她大聲地對著荒野說道。

她舉起雙臂,感受著宛如她皮膚裡滾燙血管的蝕刻。

「看來我好像是…」

又有數十隻殭屍爬出地表,被迫尾隨著她的死靈術能量。

「…這個世界…」

這些屍體看起來並沒有變得扭曲-至少,與它們因地下歲月而早已變得凌亂不堪的骨頭相較之下沒有扭曲多少。這些不息亡者看似不受這類效應影響。莉蓮娜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最後的希望。」


異月傳奇故事檔案庫

依尼翠闇影故事檔案庫

鵬洛客檔案:莉蓮娜維斯

鵬洛客檔案:索霖馬可夫

時空檔案:依尼翠

Latest Magic Story Articles

MAGIC STORY

2021年 11月 16日

第二集:客套話的痛苦重擔 by, K. Arsenault Rivera

「你看見她了嗎?」 「沒有,你呢?」 「差勁,糟透了,竟然只為了露個面就讓我們等這麼久。她可能自認為是依尼翠之王,但-」 「別講那麼大聲,雷利歐-」 「但她可差得遠了!除非我親眼看見,否則我不相信。」 沃達連邸|由Richard Wright作畫 雷利歐喝著酒杯裡的液體。少許血液沿著他的下巴滴下,弄髒了他的環領,蔻黛莉也警告過他會發生這件事。他從不聽她的話。...

Learn More

MAGIC STORY

2021年 11月 2日

第一集:血稅與請柬 by, K. Arsenault Rivera

史頓襄睡夢正酣。安眠者的睡眠,逍遙者的睡眠,忘憂者的睡眠-吸血鬼們也沉睡於其尖塔內。他們並不是真的需要睡眠,但農民需要,而這幾乎讓它成為一種新奇的事。如果我們-在擁有巔峰權力的此刻-睡覺的話,那不是很有趣嗎? 那沒有持續很久。大概一兩個小時。打個盹。一種玩笑,一種姿態,一種短暫的興趣。 但那卻是史頓襄的人類幾週來所擁有最棒的小時。伴隨著高掛天空的月亮,儘管他們的身體渴...

Learn More

文章

文章

Magic Story Archive

想閱讀更多文章?瀏覽我們的文章存檔,閱讀數千篇您最喜愛的作者針對魔法風雲會所寫的文章。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