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沃德的卷宗

Posted in Magic Story on 2016年 8月 24日

By Nik Davidson

Nik Davidson makes games, writes stories, solves problems, and plays Magic. He's almost certainly doing one of those things right now.

前篇故事:血腥指令

在帕蘭諾,這些不確定的時代裡,資訊就像寶物一樣珍貴,而沒人比崔斯特的列沃德大使還要了解這點。只要價錢正確,他會把自己收集到的東西交換給正確的人。


瑪切莎登基

籌劃派對很花時間,原因?上次我們在大使館舉辦活動的時候,光是確定我們裝飾徽章的正確性和藍色的互補陰影,就花了我一整個星期來跟內部的設計師與糕點師進行協調。女王宣稱,布萊戈留下了旨意,指定她為他的後繼者,這已經夠可笑了(我並不是輕視鬼魂般的大人,但繼承計畫很少會進入他們的考量之中),但讓我們來聊聊她詐欺的實際證據吧-就在她宣布即位的今天,王座大廳立即掛上了黑薔薇的織錦,守衛的盾牌上全都有著黑薔薇的徽記,黑薔薇的旗幟在首都飛舞。市民們公開地好奇她是如何說服柩護團來讓她的王權合法化的,但我只想知道她是怎麼在沒人注意到的狀況下,把這麼多的刺繡委派給每一個裁縫師的。

Art by Titus Lunter
Titus Lunter 作畫

現 在輪到布萊戈之死了。(二次死亡?額外死亡?我不知道我們是不是有需要一個詞來形容這件事,但顯然地,我們需要)我的通行權在這位新女王的法庭遭到限制, 但我盡可能從謠言與諷刺中拼湊的圖象如下:為了到達布萊戈的密室,一位刺客滲透進了宮殿,根據一些人的說法,他是穿越石牆而過的。實際要如何殺掉(永久地 殺掉?額外殺掉?我會把想出名稱的任務交給某個寫手,不然我會被逼瘋) 一個鬼魂仍屬未知,但到法庭上的旁觀者都說新女王頭上的王冠似乎閃爍著與布萊戈臉上同樣的幽靈能量。

一旦我的夥伴得以與這位新王重建聯繫,就會有更多消息奉上。請包涵這樣的陳腔濫調,但我們必須小心地接觸,這朵薔薇並非以她的花瓣得名,而是因為她的荊棘。

列沃德


奧貝隆的塞瓦拉

有 位迷人的年輕女性,她對帽子的品味無人能比,塞瓦拉已經兩度被帶進這座她摯愛城市的衝突之中。她在布萊戈身邊草擬了憲章(在他比今時今日還要活上幾級的時 候),並且讓它通過批准。她的感謝成為了背叛與監禁。她到了河岸僻地隱居,卻再一次被拉進城市的事務之中,當時帕蘭諾的貴族利用外來的野獸來取代穆奇奧的 神器奴僕。

我在一間河邊餐館與塞瓦拉談話,並且伸出了友誼之手-妳知道她在崔斯特還有固定通信的表親嗎?(那些通信的摘要透過州安全行動已 經到手,並且可供檢閱) 我們徹底談了她目前的困境-新女王將不會在法庭上給塞瓦拉好日子過,而她對於和亞卓安娜隊長結盟有著小小的興趣,因為後者對於她看重的爭議有著歧見。

我 建議道,也許帕蘭諾已經被人類和他們的鬼魂給統治太久了,可能是時候讓一個能夠真正在乎和諧的人就任管理者的角色了。她用一個我很熟悉的表情回應:抱負, 但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撥亂反正…只有帶著一點煽風點火的憤怒。在我們分別之前,我說的很清楚,她在崔斯特的表親將對輔助她未來任何的努力極度有興趣, 無論那會是什麼。

列沃德


亞卓安娜瓦洛蕾隊長(已退休)

我花了很多時間觀察帕蘭諾的年輕人;對我來說,他們的可愛就和他們令人困惑的程度相等。在菁英同儕與低下階層的市集與公會之間,人類年輕人的婚配儀式是公開的,喔,多麼迷人的戲劇啊!也許是最常見的悲劇,而最常上演的,就是不求報償的愛情童話了。

唉, 可憐的亞卓安娜啊,她對這城市的愛堅定不移,即便當布萊戈的終局來臨,而這座城市顯示出,事實上,並不愛她亦然。她只差一點就無法在女王即位下生還,而 且,以她的膽色,我相信她可以繼續在女王密使那些未曾公佈的探訪之下生還,直到他們之中有人成功說服她加入她的國王為止。

不過,在那樣的結局來臨之前,她似乎打定主意要以正義之名製造盡可能多的騷亂。我曾透過信使接觸她,但信使只帶著斷了的鼻子和全毀的上衣回來。鼻子能治癒,但,唉,我相信那件上衣是沒救了。

Art by Chris Rallis
Chris Rallis 作畫

這 件事最後的發展尚未可知。在一個和平、平等而興盛的新時代裡,我們高貴的女英雄會贏得她鍾愛城市的心,並帶來一個和平、平等、又興盛的新時代嗎?或是她那 絕望的平等理想國會被證明和她曾服侍的國王同樣短暫?如果我是個好賭的妖精(我可以向各位保證,我不是),我會下注後者。不管怎樣,我們都有這齣戲的前排 座位,更多公文會在中場休息時送達。

列沃德


致莊嚴的瑪切莎女王,黑薔薇,其名之首,議會之首,合法統治的保證人,高城的唯一君主,帕蘭諾王座,及其一切權利與恩典的真正繼承人。

別名:黑薔薇,瑪切莎達瑪蒂

在我的經驗當中,有兩種行獵野獸。第一種的存在是為了追逐的興奮以及狂喜。你會看到這些生物追逐馬車或在馬匹後面大步奔跑,聽著牠們喜悅的咆哮響徹雲霄。這種野獸不會對馬車或馬匹造成威脅,這種生物只是單純喜愛奔跑而已。

接 著是其它生物,你無法在捕獵時分辨出牠們,當牠們追逐獵物時,滿是驕傲與滿足。差異在於目的之一,第二種生物會追蹤並殺戮,因為牠們生來就是要這麼做的; 任何嬉鬧或快樂的表達都只是巧合或演出。這種野獸會捕獵,是因為牠們就是為了這個目的而生的。今天,也許牠會殺掉主人命令的目標,但即便沒有,牠依然會殺戮

瑪切莎是第二種生物。

我不怪前一任錯過了徵兆,小心培養的角色,她經年累月扮演的「刺客之母」,那一切似乎都指向一個特定的野心:從陰影中進行控制與發揮影響力。回想起來,整個角色都是為了轉移注意力,王位一直是她的目標,一直都是。

在市井之間,有些人叫她篡奪者。我已經聽過嘲弄她在布萊戈留下的虛空中「攫取權力」的證據,但她的目的並不僅僅是奪權而已。

她想要的是統治。

在拿下王位的數個小時之內,就已經有了公告與政策,很顯然是在數週、甚至數月前就草擬好的。一切都為了鞏固她的權力,得到平民的有力接納,使她的統治合法化-如果她的勒令被人服從,那麼她怎麼能不是位女王呢?

接下來的數週及數月將會很關鍵,要是正確的推動,整個政變可能會造成破壞,但於此同時,來自其他方面的推動也可能會幫忙她鞏固自己的權力。我已經在崔斯特的利益上作了正式的延伸,你將會儘快地被女王陛下的回覆通知。

列沃德


格倫佐,王室地牢典獄長

我 愛鬼怪。我知道你在想什麼,但這是真的!鬼怪的天性會幫助我們了解自己。鬼怪是一切不屬於我們事物的集合體:好鬥、野蠻、粗野、又聒噪。當某個鬼怪真心擁 抱自己的天性,並且達到自己所能到達的巔峰狀態,我真的無法控制自己覺得他很迷人。格倫佐正是這樣,如果不是我擔心他和他的黨羽會在暗夜中殺了我和我珍惜 的每一個人的話。

格 倫佐對於擔任帕蘭諾機構中的一部份相當滿意;他把自己調遣到一個可以控制廣大下層社會的位置上。透過擔任布萊戈監牢典獄長,以及統率忠誠不二的奴隸、賞金 獵人、與犯罪幫派,他成為了城市裡一股強大的力量,而又不用弄髒自己的雙手。(這只是個演講用的描述,我想,他的雙手無時無刻不是污穢的。)

少 了布萊戈的資助(是什麼事件讓前任國王容忍並鼓勵格倫佐的操作,目前真相完全不明),格倫佐採取了不同的戰術,既讓我更為驚訝,但和他之前所雇用的人比起 來又沒那麼嚇人-公開反叛。他煽動暴民採取暴力行動,並非指向新女王本身,而是城市自己的信念。比起亞卓安娜隊長聚集的人們,他現在擁有兩倍的優勢,滲透 他們,將和平的示威轉為野蠻的暴民。對我來說,他的目標現在尚未明朗-他肯定不是在讓自己坐上權力之位,除非你覺得讓所有權位覆滅是同樣的意思。

這 次的無政府狀態是一種真正的政治哲學嗎?我想把對這個問題的質疑歸功給格倫佐,我已經喜歡他好幾年了。也許他是真的在哀悼自己失去了國王,並且透過憤怒來 表達情緒?我懷疑這個論點,但無法排除這樣的可能性。也許這樣的混沌是新女王下令的?她最愛的遊戲之中似乎已經沒有其他角色了。或者可能他只是回歸自己的 基本直覺而已,為了碎玻璃聲響與飛舞火光的純粹榮耀而亂砸亂燒。無論如何,我已經指示自己的外交人員別靠近任何聚集的人群,而街道比我此生所見的都還要更 加一觸即發。

列沃德


註記上週,我的一位外交人員從新女王的密探手上干預了一次通信-想像當我發現其中的內容只有一份卷宗時,我有多麼驚訝又喜悅!我把每一個字都像由衷地讚美般記在心裡。

崔斯特大使列沃德

致莊嚴的瑪切莎女王,黑薔薇,其名之首,議會之首,合法統治的保證人,高城的唯一君主,帕蘭諾王座,及其一切權利與恩典的真正繼承人。

根據您的指示,我已經收集了關於近日崔斯特城邦所任命大使的以下資訊。他已經透過舉辦精心安排的派對、宴會、和其他帶有「文化交流」意圖的活動,讓自己的存在在城市中廣為人知。

Art by Howard Lyon
Howard Lyon 作畫

崔 斯特人似乎很不習慣我們的文化基準, 選擇展示財富以及自以為的優雅,但這些活動的出席者卻將他們描述為俗氣而不善交際。考量到崔斯特妖精的純樸和落後,這樣的反應並不令人驚訝。以列沃德自負 的手勢以及大膽的友誼宣言看來,他似乎很滿足於扮演諂媚的主持人以及弄臣。很明顯,他正試著以貴族與一般人都能接受的方式曲意奉承,也有了一些成功-崔斯 特的代表通常不管在有禮貌的社會和較低的階層之間都會受到歡迎。

大使館確實聘僱了一小隊武裝護衛;考量到大使館工作人員的人數,這並不令人意外,即便護衛們似乎受過精良的訓練,他們卻肯定不是那種攻擊用的編制,而似乎很開心的驚嘆於翡歐拉最大城市的景象與聲音。

現在,有些關於崔斯特代表團成員的謠言,表示他們和一些輕微的外交事件有關-懷疑捲入了諜報活動。對這些報告,目前有兩種可能的解釋,第一是列沃德和他的隨員們致力於諜報活動來對付城邦,或者是他代表團的成員只是喜歡四處打探,並偶爾偷竊。

我想後者更像是正確的解釋,但我也承認,我無法完全排除前者的可能性。我會持續監控大使的一舉一動,但考量到我們目前的處境,我不建議在這件事上面花費太多資源。我們手上還有更急迫的事情要做。

女王之棘路西雅寇薇


帷幕升起

活 在帕蘭諾正是時候!一切步入正軌,燈火通明,而遊戲正要開始。當然,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女王身上,她準備與叛徒亞卓安娜隊長正面衝突。城市的護衛大部分都 已經被只對瑪切莎忠心的部隊取代,但這些人都是從間諜與刺客中拔擢的,而不是訓練來維持秩序的團隊-他們大部分看起來就像自己寧願在暗巷中握著短劍,而不 是穿著鎖甲,端坐在馬上。

前任的護衛們?有些遭到囚禁,但這些監獄就是個篩網啊!格倫佐並不想幫助女王維持秩序,他幾乎已經放棄自己的崗位 了。亞卓安娜準備發動一些行動,而不是大膽地營救出他過往的護衛們-有一場特殊的逃獄行動,與馴養的多頭龍、滿是肉餅的馬車、和三位穿著一點都不像洗衣婦 的女人有關,但我離題了。

亞卓安娜隊長宣稱要為這座城市而戰,彷彿那有種象徵性的意義似的。一種令人喜悅而充滿詩意的理想,但她的戰術則更偏向物理的領域。示威行動大到無法和平鎮壓,組織有序的攻擊對抗女王過去的據點。而說到演講,讓我們這麼說就好,這位親愛的女人並不羞於發聲。

但 是,即便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這場主要的活動上,內陸也同樣活躍著。包括傳說中的塞瓦拉在內的一些人,正在尋求從這場動亂中得到好處,以打擊貴族的懶惰與暴 行,他們被新女王無恥地引誘了。其他人則想知道現已被解散的學院倖存者們身上發生了什麼,其中大部分的學士都還在城市裡,藏身於隱密的工場之中(其中有些 更像是小型的要塞),每晚燈火通明,陰影映照到牆上,直到黎明的曙光將其驅散。

總的來說,我們坐在一座由火種堆成的小山上,而孩童們拿著火把在街上奔跑。意外會適當地在好幾個不同的方向發生,或者我們可以直接低頭尋求勝利者的恩惠。我會等待進一步的指示與協助。

你誠摯的,

崔斯特大使列沃德


詭局:王權爭霸故事檔案庫

時空檔案:翡歐拉

Latest Magic Story Articles

MAGIC STORY

2021年 11月 16日

第二集:客套話的痛苦重擔 by, K. Arsenault Rivera

「你看見她了嗎?」 「沒有,你呢?」 「差勁,糟透了,竟然只為了露個面就讓我們等這麼久。她可能自認為是依尼翠之王,但-」 「別講那麼大聲,雷利歐-」 「但她可差得遠了!除非我親眼看見,否則我不相信。」 沃達連邸|由Richard Wright作畫 雷利歐喝著酒杯裡的液體。少許血液沿著他的下巴滴下,弄髒了他的環領,蔻黛莉也警告過他會發生這件事。他從不聽她的話。...

Learn More

MAGIC STORY

2021年 11月 2日

第一集:血稅與請柬 by, K. Arsenault Rivera

史頓襄睡夢正酣。安眠者的睡眠,逍遙者的睡眠,忘憂者的睡眠-吸血鬼們也沉睡於其尖塔內。他們並不是真的需要睡眠,但農民需要,而這幾乎讓它成為一種新奇的事。如果我們-在擁有巔峰權力的此刻-睡覺的話,那不是很有趣嗎? 那沒有持續很久。大概一兩個小時。打個盹。一種玩笑,一種姿態,一種短暫的興趣。 但那卻是史頓襄的人類幾週來所擁有最棒的小時。伴隨著高掛天空的月亮,儘管他們的身體渴...

Learn More

文章

文章

Magic Story Archive

想閱讀更多文章?瀏覽我們的文章存檔,閱讀數千篇您最喜愛的作者針對魔法風雲會所寫的文章。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