侍衛隊長亞卓安娜的公告

Posted in Magic Story on 2016年 8月 16日

By Kelly Digges

Kelly Digges has had many roles at Wizards over the years, including creative text writer, R&D editor, website copyeditor, lead website editor, Serious Fun column author, and design/development team member on multiple sets.

前篇故事:暴君以及瑪切莎女王的公告


自由的帕蘭諾市民:

當你們昨夜入睡時,你們是忠誠的。你們以堅貞僕人的身分入眠,侍奉唯一真正的帕蘭諾國王,不朽的布萊戈。或許你們並不愛他。一個統治者的角色並不是為了被喜愛。但你們服從他,而且你們尊敬他,任何一位市民都應當如此。

當你們醒來時,你們卻在不知情的情況下成為一位篡位者女王:黑薔薇瑪切莎那染血旗幟底下的叛徒;她是一位知名的刺客與陰謀師,一位最高層級的罪犯,而且她那掩飾的威脅與隱匿的尖刺使她長久以來一直蔑視著帕蘭諾城的法律。她藉由在皇宮升起她的旗幟並將皇冠戴在她那不忠的眉毛上把你們都變成叛徒。她已逼迫你們在向皇冠或向城市效忠之間做選擇。

不知何故,這個卑劣的欺瞞者謀殺了布萊戈國王,終結他那不朽的存在並驅散了他的靈魂精華。她以某種方式將自己嵌入這位君主的遺願與遺囑中-一份憑空捏造的文件,無庸置疑。為何不朽國王竟會需要一份遺囑?若他真的立了遺囑,為何他會指名一位來自沒落家族的凶殘女兒作為他的繼承人?不知怎麼地,那些曾在這個世界上實行國王命令的柩護僧侶也向她效忠。他們身旁站著眾多侍奉王座的奴僕,這些人不能也不敢質疑她的統治權,而在暗處則潛伏著她自己的竊賊、間諜、破壞者、告密者,以及刺客網路。

這個虛假的女王早已將她的印記,黑薔薇徽記,升起於帕蘭諾城上。她將會默默地忽視我們城市的符號,那個由布萊戈攜帶於他的寶劍上的符號,一個如此歷久不衰的圖案,代表了我們的城市以及它的合法統治者,並且柩護僧侶也認為它本身就是一種宗教圖騰。噢,甚至現在柩護僧侶仍揮舞著它,而它也不再完全具有過往的意義。但城市部隊的旗幟已改變。你們將不會在瑪切莎皇宮的大廳裡或守衛的盾牌上看見那個符號。她宣稱自己是合法統治,心繫這座城市的利益,但在她的號令之下我們看不見這些年來在我們上方飄揚的那面旗幟。

為什麼呢?答案很簡單。瑪切莎無權使用代表著我們城市歷史的符號,而且她知道這點。她頭戴皇冠坐在王座上,但卻沒有配戴布萊戈的寶劍-那把帶有我們城市符號的劍。我會知道這件事是因為現在劍就在我手上,以及隨它而來的重擔,為了維護帕蘭諾城的法律與秩序。那個叛徒女王剝奪了我的頭銜,但我並沒有放棄它。我握著這把劍,這個符號,這份替我們城市抵抗所有敵人的職責─甚至並且尤其是一個坐在王座上的敵人。我並不想統治,只想要推翻那個篡位者以讓我們在布萊戈國王的悲慘結局之後決定我們正統的君主。

瑪切莎將會要你們支持她,侍奉一頂安置在一顆虛假頭顱上的真實皇冠,而她也藉此使你們成為叛徒。我提供一條不同的道路:和我、和布萊戈站在同一陣線,並以不服從那個冒牌貨來展現你們對這座城市的忠貞。

如果她的旗幟不屬於你,那麼就不要向它低頭。如果她的統治是違法的,那麼她的法律也不合法。如果她不是真正的女王,那麼那些王座的奴僕也只不過是她的間諜或刺客,並且應該以相應的態度來對待他們。

你們認為呢,帕蘭諾城的市民?你們要與這座城市站在同一陣線,還是要歸附那個自稱是女王的人?你們是忠貞的反叛軍,還是順服的叛徒?每一天,只要瑪切莎還竊據著王座,你們就只有這兩種選擇。做出決定吧!

Adriana, Captain of the Guard | Chris Rallis 作畫

─侍衛隊長亞卓安娜

Latest Magic Story Articles

MAGIC STORY

2021年 11月 16日

第二集:客套話的痛苦重擔 by, K. Arsenault Rivera

「你看見她了嗎?」 「沒有,你呢?」 「差勁,糟透了,竟然只為了露個面就讓我們等這麼久。她可能自認為是依尼翠之王,但-」 「別講那麼大聲,雷利歐-」 「但她可差得遠了!除非我親眼看見,否則我不相信。」 沃達連邸|由Richard Wright作畫 雷利歐喝著酒杯裡的液體。少許血液沿著他的下巴滴下,弄髒了他的環領,蔻黛莉也警告過他會發生這件事。他從不聽她的話。...

Learn More

MAGIC STORY

2021年 11月 2日

第一集:血稅與請柬 by, K. Arsenault Rivera

史頓襄睡夢正酣。安眠者的睡眠,逍遙者的睡眠,忘憂者的睡眠-吸血鬼們也沉睡於其尖塔內。他們並不是真的需要睡眠,但農民需要,而這幾乎讓它成為一種新奇的事。如果我們-在擁有巔峰權力的此刻-睡覺的話,那不是很有趣嗎? 那沒有持續很久。大概一兩個小時。打個盹。一種玩笑,一種姿態,一種短暫的興趣。 但那卻是史頓襄的人類幾週來所擁有最棒的小時。伴隨著高掛天空的月亮,儘管他們的身體渴...

Learn More

文章

文章

Magic Story Archive

想閱讀更多文章?瀏覽我們的文章存檔,閱讀數千篇您最喜愛的作者針對魔法風雲會所寫的文章。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