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色繽紛的回覆

Posted in Making Magic on 2018年 7月 16日

By Mark Rosewater

Working in R&D since '95, Mark became Magic head designer in '03. His hobbies: spending time with family, writing about Magic in all mediums, and creating short bios.

我曾寫過不少郵袋專欄,但這週呢,我要做點改變。與其提出讓我回答的問題,我要的是讓五個魔法風雲會顏色回答的問題。下面這個就是我貼出的推特。

而我現在呢,就要將專欄交給白、藍、黑、紅,和綠色。


Q:嘿紅色啊,你為什麼不更常反擊瞬間呢?它感覺是個非常適合你的衝動反應。

我寫下了一張,希望以後能完成的事情的列表。你知道的,像是可以傳給R&D的新點子之類的,因為我認為做點新東西挺酷的。我記得反擊咒語也在這個清單上。我很確定(吧)。我是說,我有一陣子沒看過那張列表了。它應該在某個地方,我會找到它的。然後如果反擊咒語不在上面的話,我就會把它加上去。你知道的,如果我記得的話。

反擊咒語是要預先計畫的。並不是紅色的專長。

嘿,這問題是問我的。也許我認為反擊咒語很酷啊。

所以你要什麼都不做讓過回合,希望你的對手會施放瞬間?

也是,這聽起來一點都不像我。

沒錯,就是這樣。


Q:全能的黑色啊,你對於人們一直認為你有不良意圖、認為你一直是「壞蛋」是OK的嗎?

聽好,我代表的是大多人都不想面對的東西:就是他們在生命中的成功是依據本身的功績而來的,所以如果他們不開心的話,那這就是他們自己的錯。這是很難面對的。直接妖魔化這個告訴他們「他們不是受害者」的這個聲音會比較簡單。一直被當成壞蛋會讓人難過嗎?我覺得這比較讓人洩氣,但是我知道,因為別人如何判斷你而感到難過的話只會導致壞事而已。你要誠實面對自己並且感到驕傲,然後如果其他人太執著於他們自己對於生命的幻想,那你也得學習無視它。


Q:嘿紅色啊:我們要如何才能洗刷掉這個你只會激怒和侵略的污名呢?你有任何計畫以牌張展示愛意給我們看嗎?或是對於你朋友的幸福的熱情呢?一個終身的紅藍法師上

你有看過實境節目嗎?節目裡某些人看起來就是某個樣子,然後當其他人在節目外採訪他們時他們就會說這是因為節目需要。我就像是這樣。我一直在提供酷炫的牌張點子—熱情之吻、哀戚的悲痛、歡樂的慶祝—然後R&D就會說「那我們使用不羈狂怒如何?」我正在嘗試。我的新策略是不要展現憤怒,但只要我一想到我無法生氣時就會一把火,然後我就會暴怒然後他們就會設計一張新牌。所以我不知道這個趨勢是否會持續,但我會繼續展現我較溫和的一面給他們看。


Q:親愛的白色,你會和我們一樣想念神之憤怒嗎?

毀滅並不是兒戲,所以我每次被迫使用任何暴力都會充滿悲哀。不過邪惡的力量永不歇息,所以我有時候還是會希望能使用它。然後我就會感覺不好,難過這世界上沒有更和平的方法能解決生命中的問題。所以是的,我想念它,但我真的不希望如此。


Q:親愛的綠色,你知道松鼠比狼和人類更有關連嗎?你認為我們的松鼠遠親們為何會受到打壓呢?

和許多生命中的問題一樣,這都是以訛傳訛的後果。如果人們能慢下來並檢視圍繞他們的世界,那他們就會發現我們相似的地方有如此多,而我們之間的互連性才是定義我們的東西。另外,看到一個大生物被一群松鼠擊倒非常有趣,所以這應該更常發生才是。


Q:哈囉顏色們,你們玩疊疊樂各自的策略會是什麼呢?

疊疊樂是關於理解架構的壓力點。我想在操作和取代積木時也需要一些靈巧。我通常會先評估並做些筆記。在追蹤接下來的回合之後,你通常可以規劃出理想的策略。

這不重要。這活動的目的就是要和其他人建立更強大的羈絆,所以我會盡量採取能延長遊戲的行動來增加更多互動。

這跟感覺有關。我會觸碰其中一塊,並感應我是否應該移動它。

我無法縱容為了娛樂目的而殺死樹木的行為。

規則並沒有禁止在對手碰觸架構時你能採取的行動。如果你知道對手的弱點,那讓他們弄倒木塔就再簡單不過了。


Q:黑色,那個力量有所代價的顏色。你有做不到的事情嗎?

雖然我會不計代價取得我需要的東西,但很可惜的是,並不是所有東西都有價格。儘管如此,當某件事看起來似乎不可能辦到時,這並不表示我不會去探索其他人沒種偵查的東西。我很擅長讓事情發生。所以我雖然有些事情無法做到,但如果它們真的很重要的話我可不是會輕易放棄的。


Q:嘿藍色啊,我們結婚吧?

我得考慮考慮這個提議。我會先寄一份初步的問卷給你填寫。你也得做不少測試。到目前為止沒有人證明自己夠格和我結婚,但我可不會輕易地否定各種可能。


Q:親愛的紅色和藍色,你們可以不喜歡彼此(畢竟是敵人嘛),但當你們合作時卻是最具毀滅性的顏色組合(也是最受歡迎的組合)。你們兩個就不能接受彼此嗎?

這不是我的錯。我挺受人喜愛的。

根據什麼度量?

你說度量是什麼意思?誰會用度量來衡量喜愛度啊?

你剛剛說你「挺受人喜愛的」。這表示你在這方面比其他人更好,說明了你認為有方法可以區分喜愛度—所以這表示一定存在著某種度量。

我得正式聲明,這就是我和藍色處不來的理由。你不需要為所有東西做出科學的解釋。人們和顏色可以直接受人喜愛。他們不需要是88.9分受喜愛。

所以你想活在一個事實無法驗證的世界裡嗎?

我只是想活在一個沒有一堆無故功課的世界裡。

知識就是力量。

不,力量就是力量。知識只是許多不必要的閱讀而已。

如果你不輕視我所有想法的話,那我們之間可能更容易產出某種情感上的羈絆。

我以為你不處理情感的。

我有情感啊。我只是不會讓它們左右我的一舉一動,不像其他顏色那樣。

你想要表達什麼?

你在控制衝動這方面很差勁。

喔。好吧。我要去吃點冰淇淋。

我們還沒回答完這個問題。

我覺得已經回答完了。掰掰!


Q:親愛的綠白,我討厭死你們了。你們讓我吐的到處都是。你們是我腳趾間的污垢!愛你們的格利極

我認為這很不恰當。

污垢有什麼不對嗎?

我覺得這個腔調非常不必要地傷人。

污垢沒有不對。嘔吐也是。也許它們只是想以玩笑的口氣誇獎我們。

我不認為它們是這樣想的。

你也是個污垢!

我們不需要跟它們一樣沒水準。

不,我這是誇獎。


Q:嘿紅色啊,你退休後有什麼計畫呢?

退休?我連一小時候要幹嘛都不知道。跳傘聽起來很有趣。打靶好像也不錯。喔喔,邊跳傘邊打靶!應該有這種活動吧?我得承認,我活到退休的機率實在不太高,所以我從來沒想過。


Q:親愛的藍色,你為什麼不和其他顏色分享反擊咒語這個能力呢?它是個有趣互動的機制,如果出現在其他的顏色中會對這遊戲更有益處。

多年前我創立了CLASS,即反擊咒語愛好者感謝週日協會(Counterspell Lovers Appreciation Sunday Society)。我們每個週日晚上都會見面並分享我們對於防止咒語的熱情。很遺憾的是,這個品味是要養成的。目前我是這社團的社長和副社長和秘書和財務。我曾經邀請過所有的顏色,但除了非常少數之外他們大多不想出席。很明顯地,他們大多數和你我都不同,認為反擊咒語一點都不有趣。附帶一提,我們很想在這週日見到你。我們要談論X費的反擊咒語,所以這應該挺迷人的。


Q:親愛的白色,你對於常常公平競爭感覺如何?你有發現你漸漸落後其他顏色了嗎?你想要重新評估你生命中的抉擇了嗎?

我要說一個很重要的事情:世界上有正確,和不正確。正確是來自理解手邊的問題,並且做出能保護最多數量的人的有意識選擇。只要你這麼做,那就沒有落後這回事。公平競爭並不是個阻礙,而是美德。這表示你理解這個世界中重要的是什麼,然後你正在努力讓它變得更好。所以,我是否會重新評估我的生命抉擇?從來不會,因為我知道我的所作所為都是以大義之名進行的。


Q:嗨顏色們,人們能對你們做出最過份的事情是什麼呢?

你現在是要我們將自己放在遠期戰術上的不利點。我並不想表現的沒禮貌,但人們通常會回答這個問題嗎?

把我關進籠子裡。我討厭籠子。我需要自由。

強迫我在不知不覺的情況下傷害另一個生物。

把我和生命週期的連結分離。

每個人請繼續。我正在做筆記呢。


Q:親愛的綠色,如果人們(或是其他有智慧的種族)是自然的一部分,那他們做出來的東西怎麼會不自然呢?

如果我砍倒一顆樹,那我就是在進行一個非自然的舉動,不管我是不是自然的一部分。你可以是自然的一部份然後進行非自然的舉動。這兩者是沒有關聯的。這裡的問題是你如何和為何做出現在正在進行的舉動,而不是你是誰。


Q:親愛的藍紅,我為什麼就是不能放棄你們呢?愛你們的Dan

我挺討人喜歡的。

別又來了。

我很激烈、我很自發、我很熱情。這些都挺惹人愛的。

也許Dan欣賞的是我更智能的特性、我讓他思考的方式。

應該不是。是我給他的感覺。他說的是「愛你們的Dan」而不是「從遠距離尊敬你們的Dan」。

也許是我們屬性的結合吧。你的熱情和我的求知慾的確會導致創意。

我很確定只有我而已。以及你的回手咒語。這些挺酷的。


Q:親愛的白藍,你們有想一起做什麼事,但卻還沒有個適合的系列嗎?

我列出了一份完整的清單,裡面提到了可能的主題重疊。

我一直認為我們如果能做什麼和結界有關的東西一定會很有趣。我們都很愛靈氣和規則制定。

我根據咒語效應將它們寫在表格裡。

或者我們也可以做些新種類的指示物。

然後我根據去年一整年的市場調查回應給每個效應分配權重。

也許是個神器主題,其中我得到神器生物、武具,和載具,然後剩下的都歸你。

然後我利用人工智慧辨識非線性的模式。

也許我們可以探索和雙面牌互動的新方式。

它的回答是「飛行生物」。


Q:親愛的白色,你最近對於使用結界型的去除似乎上癮了。許多這些咒語都有閃現,而這看起來就是人手不足的樣子。這有點失控了,所以我認為你需要一些干預。這是因為我們在乎你,就像你在乎我們所有人一樣。

為什麼每個人對於問題生物的第一個反應都是殺了它們呢?除了謀殺之外,還有許多方法可以解決問題。我努力尋找處理生物的其他選項,像是將它們關起來,讓你們可以感化它們,而我竟然是需要受到干預的那一方?我不殺生物竟然會對其他人造成困擾?!我對其他生物展現關心竟然會讓人擔憂?!對不起,我不應該大叫的。我只是對於其他顏色東殺西殺都不會受到干預感到不開心而已。


Q:黑色啊,當真正最棒、最聰明、最有力的選擇是最無私的舉動時你會怎麼做?

我不是這個人們口中的怪物。我足智多謀,也願意做必要的事,這表示說我知道何時該溫文有禮和幫助他人是最有效率的。締結同盟會比持續製造敵人更好。我不認為人們能真的無私,但我相信同一個舉動是可以互惠許多人的。所以沒錯,有時候最正確的舉動就是幫助別人。


Q:各位顏色們,你們偶爾會和敵人攜手合作。請和我說你欣賞敵人的什麼地方吧。

我欣賞的東西?好吧。我欣賞紅色是如何努力和其他人建立情感上的連結,以及黑色對於提前計畫的嚴謹方法。

我欣賞紅色嘗試新體驗的意願,以及綠色對於過去的讚賞。

我欣賞綠色的固執,以及白色如何能讓人們違反自我利益而工作的能力。

我欣賞藍色的狡詐和白色的狂熱。

我欣賞黑色能在別人忽視的東西中找到價值的能力以及藍色的適應性。


Q:嘿紅色啊,你為什麼搞不定結界呢?是啊,我知道它們是無形的然後你對這個很頭痛,但它們都是規則,而你我都很清楚規則就是要拿來破壞的!

聽好,我實在不想談論結界。我的治療師跟我說,最好是專注在我能改變的,而不是我不能改變的東西上。因為如果我一想到,比如說白色丟了個混蛋結界然後我又不能處理的話,那個感覺真是讓人痛恨啊!沒錯,我想要拆了它,但它們就是不會壞啊!我試過了!我試過很多次了!我丟了一顆又一顆的火球,但是它們 . . .都沒用啊!它就坐在那邊,一臉討厭的對著你笑!在不斷的爆炸,然後硝煙散去之後,它還是在那裡!它還在啊!

閉起你的眼睛吧紅色。呼吸。吐氣。找回你心中的安寧。讓我們看看下個問題吧。


Q:親愛的藍色:你最喜愛的小說類型是什麼?

我實際上比較喜歡閱讀非小說類,但如果真的要挑的話,我想我應該會選科學小說吧。我喜歡那些探索可能的未來長什麼樣子的作品。


Q:給黑色,你要如何定義善良呢?黑色要如何在不混其他顏色時才能善良並正向呢?

我不會用「善良」這兩個字,因為我並不喜歡道德這個概念。我認為它是個用來控制人們的工具。但我還是想要創造一個,賦予人們可以完成各種事情的潛能的系統。我很在意功績,因為我認為這就是設定世界時最公平的方法。如果能加強自己,那任何人都應該獲得升遷的機會。人們應該是根據自身的能力,而不是他們無法控制的因素獲得獎勵。依我看來,這就是「善良」。而你也不需要其他的顏色就可以這麼做了。


Q:這是個給所有顏色的問題:你覺得最舒適的時空是哪個?你認為哪個時空最能讓你發揮呢?

這簡單,依尼翠。充滿怪物的暗黑世界太適合我了。

有許多不錯的選擇,但我想我會選贊迪卡。我喜歡一個土地有自己想法的世界。

我會選多明納里亞。你怎麼能不喜歡一個沉迷於自己歷史的世界呢?

一定是韃契。軍閥。飛龍。使出漂亮剪刀腳的人。太有趣了!

我得選拉尼卡。你要如何才能不愛一個像是拉尼卡般架構完整的世界呢?


Q:親愛的每種顏色:請考慮一下這個道德難題:一群野獸正衝往四個無法動彈的陌生人。它們被踩過去的話必死無疑,但你若升起一面牆的話你就可以讓野獸改變方向並只踩死其中一個。你會這麼做嗎?

一定會升起這面牆。一個人死亡這個結果比四個人死亡要來的好。

如果這些人註定要被踩過。我不確定我們是否應該干涉這件事。

我也贊成白色的看法。我們必須要依據最佳的結果判斷情況。

讓我回問你吧:這四個人對我來說有價值嗎?

我反對這個前提。全部五人我都要救。

顏色讓人印象深刻

今天回答問題的時間就這麼多了。我很好奇你們對於今天郵袋實驗的想法。你們還想看更多類似的專欄嗎?還是一次就夠了(甚至太多)?寄電子郵件給我或是透過我的社交媒體帳號(推特TumblrGoogle+,和Instagram)讓我知道。

請在下週回來看看指揮官(2018版的預覽。

直到下次,希望你也能有色彩繽紛的對話。

Latest Making Magic Articles

MAKING MAGIC

2021年 10月 18日

機制化顏色派 2021 裡所做的改變 by, Mark Rosewater

*/ 下面是我在機制化顏色派 2017文章和今天 2021 版本中所做改變的完整清單。在每個改變的後面,我會在藍色框內解釋改變了什麼以及為什麼修改。 在開始全部的內容前,我想先解釋我做的五類改變: 改變文字:這代表文字在舊版本和新版本之間有一定程度的改變。我會分別向你們展示舊的和新的內容。舊的會被劃掉以表示被刪除或改變,而新的內容會以綠色顯示來強調。 改變標籤:這...

Learn More

MAKING MAGIC

2021年 10月 18日

機制化顏色派2021 by, Mark Rosewater

在 2017 年時,我寫了一篇名為機制化顏色派2017 的文章,鉅細彌遺地列出了每個顏色裡的每個效應。我承諾會隨著時間更新那篇文章,而今天我就要來完成我的承諾。你可以在搭配的文章機制化顏色派 2021 裡所做的改變中看到所做的改變及解釋。 在開始前的幾個注意事項: 機制化顏色派代表了 2021 年 10 月 18 日當下顏色派的狀況。顏色派將會持續進化且隨著時間做改變...

Learn More

文章

文章

Making Magic Archive

想閱讀更多文章?瀏覽我們的文章存檔,閱讀數千篇您最喜愛的作者針對魔法風雲會所寫的文章。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