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人看過同樣的瑪洛

Posted in Making Magic on 2016年 1月 25日

By Mark Rosewater

Working in R&D since '95, Mark became Magic head designer in '03. His hobbies: spending time with family, writing about Magic in all mediums, and creating short bios.

我主要的身份是魔法風雲會的主設計師,但是我還有個副業。我創造了很多關於魔法風雲會和遊戲設計的內容。非常多的內容。事實上,我每年都會寫出一百萬字。(在大聲說出這個數字時我還是會被嚇到。)因此今天的專欄我想談談那些我所做的不同的事情。我會解釋它們是如何開始的,以及談談該面向能提供什麼給魔法風雲會的粉絲。

雖然有許多種安排的方式,但由於我想述說的是一個每篇文章是如何完成的故事,而許多文章又立基於其他文章之上,所以我決定就照時間的先後順序來排吧。文章的最後有個方便的列表列出每個要素以及它所歸屬的社交媒體。

製作魔法(Making Magic

我和威世智第一次的互動就是The Duelist,一本威世智以前出版,專注在魔法風雲會上的雜誌。我在讀了第一本Duelist之後發現它缺乏給進階玩家的內容,所以我就想出像是橋牌謎題的謎題專欄這個點子。在這些謎題當中,你需要使用看到的遊戲狀態來達成某個目標(通常是贏得遊戲)。這個謎題專欄之後成為了「Magic: The Puzzling」,並且成為該雜誌裡一個極受歡迎的特色。

為了想跟魔法風雲會更有關連,我說服了總編輯Kathryn Haines讓我開始寫文章。我在每期都會盡我可能地想出多個文章主題,而Kathryn則會讓我寫其中的一些。有許多期的Duelist我所著作的內容都會超過該雜誌內容的20%以上。

在撰寫了這些文章之後公司的許多部門也請我寫了許多文章,最後導致了我在威世智獲得了一份工作。我其中的一個職務就是充當R&D和The Duelist之間的聯繫。這個角色會持續成長,而我也在之後取代了Kathryn成為總編輯,並且在TheDuelist剩餘壽命的大部分時候都維持這個身份。

因此在2001年,當Bill Rose受命做出魔法風雲會的新網站(為了補上The Duelist停刊時所造成的空虛)時,我就成為這個計畫的負責人了。我知道我想要一些幕後的專欄,我也知道誰最適合寫設計專欄:我自己。在The Duelist停刊之後我還是偶爾會寫寫稿,但是我熱切地希望可以更頻繁一點,所以一個每週專欄聽起來像是個美好的挑戰。

我將專欄命名為「製作魔法(Making Magic)」,而它的焦點則是設計團隊在創造魔法風雲會系列時的所有幕後工作。我同時也創建了一個叫做「最新開發(Latest Developments)」的開發專欄。雖然開發專欄經手了六位作者(Randy Buehler、Aaron Forsythe、Devin Low、Zac Hill、Tom LaPille,以及Sam Stoddard),但我是網站從2002年一月開始唯一還在寫的。

在我今天要談論的所有東西中,這大概是最不需要太多敘述的,畢竟你們現在正在閱讀它。如果這是你第一次閱讀我的專欄,那我想要指出我在每一百週會寫的特殊專欄,其中我會給我的專欄評分然後談談它們的主題。這些特殊專欄是個趕進度的好方法,畢竟以前的資料數量可是非常龐大的(附帶一提,這是我撰寫這專欄的第734週)。

這七篇專欄在這:

我這裡還要指出我偶爾會寫的幾個系列:

  • 設計咨文(State of Design)-每一年我都會以評論的眼光回顧前年的設計,來談談我認為做對和做錯的事情。
  • Nuts & Bolts-我每年都會寫一篇專欄給那些希望創造自己系列的玩家。對這個主題沒興趣的人則可以看看在技術上我們是如何創造系列的。
  • 主題混合(Topical Blend)-這個專欄/遊戲是根據我在大學時期的即興創造而產生的。我會和觀眾要求一個魔法風雲會的主題和一個非魔法風雲會主題然後合併兩者。這個我目前寫了五篇。
  • 郵件專欄(Mailbag Column)-我通常會在一年裡上推特(稍後詳談)數次詢問和某個主題有關的問題。我目前有個專注在問題上的專欄,而其中的問題都會以六何法(誰、什麼、哪裡、何時、為何、如何)中的字開頭。

如果你喜歡這個專欄(然後又是新來的),那你還有兩百多萬個字可以探索,而「製作魔法」只是今天的一個起點而已。

推特(@maro254)

我的背景是傳播,所以我一直以來都為各種不同的傳播平台所著迷。當我聽說推特時我超愛那個概念。你有140個字元可以用來傳達你的訊息。這樣可以用來做什麼呢?

我花了不少年才真正搞懂推特。我早期的許多發文都是利用我身為脫口秀藝人的背景所寫的,一些簡潔有力的一行文。不過,我在之後終於理解要如何用推特和魔法風雲會的觀眾互相溝通了。

我每天都會上推特。每個平日的早上(通常很早,因為我不知道為何要在太陽升起之前將我的孩子們送到學校),我會發布我的漫畫和投票遊戲中最新的結果和新的投票(待會詳述)。我會在每個週一最新的製作魔法專欄中發布連結。我會在每個週五發布最新播客的連結(也是待會詳述)。要注意的是我的社交媒體帳號會先知道我的播客連結。我通常會在我週一專欄的結尾時貼出它們。

在比較忙碌的日子裡,我的推特可能就是這些內容了。不過在其他日子裡你可能會希望我趕快閉嘴。我在線上非常活躍,而且會盡可能和人們互動。我會發布一些工作上的內容,有時候也會發布家裡的事情。我常常發布圖片,偶爾才會發布影像。

我常常會和人們進行討論。要注意的是,如果你想要看到我全部的討論的話,你就必須要追尋我的發文,因為我對其他玩家的回應只有在你也追尋他們的時候才看的到。推特並不是最適合討論的場合,但我還是盡力而為。

我也喜歡說笑話-其中有些是雙關語,所以別說我沒警告你。推特上面也有很多威世智的員工,所以也有許多我和他們的互動(通常是互開玩笑)。我有時候也會說出一些非常撲朔迷離的線索,其中有些也會引導至Reddit的發文上。

我會回答問題,不過數量沒有我的部落格(待會詳述)多。我最有可能回答的問題是那些不太需要解釋的問題,畢竟我只有140個字元可以用。由於推特本質的關係我無法看到所有的東西-但是我還是會閱讀留言,不過問我問題並不保證你會得到答案就是了。

我喜歡在推特上做的另一件有趣事情就是牌張預覽。由於追隨者眾多,所以我通常會得到一個社交媒體的預覽。和其他只會給出資訊的人不同的是,我會讓我的推眾(我稱呼推特追隨者的方式)解開謎題或是玩個遊戲。你們很聰明而且人數眾多,所以通常不用多久你們就知道預覽牌是什麼了。

最後,當我的專欄(包含全部的郵件專欄)需要點子時,我就會到推特上尋求靈感。推特的140字元限制很適合獲得簡潔的問題,而最新的投票軟體對於像是「主題混合」的主題收集來說也是非常容易的。

我的推特於許多方面在我所有的社交媒體中是最有變化性的。我可以一天發布許多東西,而隔天幾乎什麼話都不講。推特的內容非常獨特,所以如果你想看我比較粗糙的一面(我的文章會細心寫過和重寫),那就看看推特吧。

「Tales from the Pit」(我的漫畫)

我在推特上玩越久越發現圖片的威力。人們願意銳推(指轉發推特上的消息)文字,但是銳推圖片可是完全不同等級的狀態。附帶一提,推特非常擅於提供計量,讓你可以看到你提供的哪些東西最容易吸引目光以及最能和觀眾互動。

我在推特上發布更多圖片。有一天我在手機上找到一個叫做Halftone的新應用程式(我現在用的是Halftone 2)。它讓你拍照然後讓成果看起來像是漫畫裡的邊框(連帶標題和對話框)。我是個超級漫畫迷,所以我開始玩起這個應用程式。我創作了一篇漫畫,覺得很有趣,所以我就發布了它。

由於漫畫的迴響不錯,所以我隔天又發布了一篇。然後隔天又一篇,隔天的隔天又一篇。我小時候的夢想之一是要創作連環漫畫。不幸的是,我非常沒有美術的天份(想看證據的話,你們可以看看機飛版Look at Me, I'm the DCI),所以我以為這是個無法成真的夢想。但是我可以利用這個工具將照片變成漫畫。拍照片我還是會的。

我早期大部分的漫畫都跟R&D有關,所以我叫它「Tales from the Pit」(向有名的恐怖漫畫Tales from the Crypt致敬)。地窖(The Pit)是大部分R&D工作的地方。

我很快地朝其他方向發展。除了R&D的漫畫之外,我還會包含魔法風雲會的幾乎所有面向,從牌張到美術到故事到粉絲到社交媒體本身。我的漫畫已經進行超過四年了,並且在幾週前突破1000篇。

這漫畫有很多玩笑話。如果你從來沒看過這些漫畫,這裡是其中一些:

  • Another Day of R&D Productivity Lost-我用同一張四位R&D成員測試的照片來敘說他們辯論的日常,而這些話題都跟魔法風雲會沒有關係,而是跟流行文化有關。
  • Joey, the Littlest Magic Player -小喬伊會問媽媽他能不能看電視或是電影,並且用魔法風雲會的名詞來解釋這個故事。這漫畫的笑點通常是媽媽說出電視節目/電影實際上是什麼。許多粉絲喜歡先遮住笑點來猜猜。
  • Dear Liliana-莉蓮娜會擔任諮詢專欄專家,提供她自己獨特的看法。
  • Where Are They Now-我會和魔法風雲會過去的不同角色/牌張聚聚,並看看他們最近過的如何。
  • Sleepless Night-我會在夜裡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煩惱我或魔法風雲會所要面對的最新問題。

不過,目前進行中的最大主題則是我擺玩魔法風雲會Funco公仔的漫畫。魔法風雲會的品牌團隊給了所有員工一人一個,而我得到的則是茜卓。我和另一個設計者借了個傑斯並開始用他們倆創造漫畫。由於這些漫畫非常受歡迎,所以我說服品牌給我一整套公仔。我利用它們創造了一個所有角色都住在一起的小情境喜劇,並且將它命名為「火花」。

當第二批的Funco公仔上市時,我從品牌那邊要來它們並且開始了一個尼可波拉斯成為地主,然後其他角色搬進來幫忙傑斯付房租的故事。唯一的例外則是搬到隔壁,變成脾氣不好的老年鄰居的泰茲瑞。這個「節目」變得超級受歡迎,以至於我一個月至少會發布一集,甚至更多。目前最新的故事和再戰贊迪卡的故事並行,只不過他們面對的是後院一群好鬥的地鼠,而不是奧札奇。「火花」是個很呆的節目(畢竟我把它當情境喜劇在寫),但是我還是會確認所有的角色不會偏離他們原本的個性。

除了十二月的兩週之外,「Tales from the Pit」會在每個平日發布。我在那兩週會休假並推出年度最佳漫畫。我會在我所有的社交媒體上發布這漫畫(推特TumblrGoogle+,和Instagram)。

Blogatog(我的部落格)

在我規律地開始發布漫畫之後,許多玩家問我是否能將它放在其他玩家也可以看到的地方。推特更新的速度太快導致多人沒看到。我問他們什麼地點最適合,而人們則回答Tumblr。所以我註冊了一個原本叫做「Tales from the Pit」的Tumblr帳號,因為我一開始的想法是我只會在這裡發布漫畫。在設定的時候,有人問我「可以問你問題嗎?」我天真地認為沒什麼不可所以說好,完全不知道我即將要踏入的世界有多可怕。

我開始回答問題,而這也造成更多問題(並且將「Tales from the Pit」改名為「Blogatog」)。在我察覺之前已經一發不可收拾了。為了讓你們更好想像,自從部落格於四年前開始之後我已經回答了超過60000個問題,而現在還有275000個尚未回答的問題待在我的Tumblr信箱裡。這表示如果人們今天停止問問題,然後我又保持同樣的回答頻率的話,這些問題需要我回答18年才答的完。很明顯地,這表示我無法閱讀所有的問題,但我會盡我所能回答它們。幸運的是,身為一個等待時間很多的爸爸,我回答的還算多。

我的部落格接受任何問題。人們會問我各式各樣的問題,不過大多數還是跟魔法風雲會有關。(我曾經在我的部落格上貼過我的烤麵包機的照片。)我會解釋我們為何會如此做。我會同時接受讚美和批評。我談論很多關於顏色派的事(因為是我的專長領域),而觀眾也很愛看我挑選流行文化人物並且辨識他們的顏色。我談論很多關於遊戲設計的事。我也會接收許多其他的問題,然後將它們轉到其他威世智員工的Tumblr部落格。

Gavin Verhey

Matt Tabak

Doug Beyer

Official Magic Tumblr

Official Magic Online Tumblr

我也覺得寫部落格非常有趣。在特別的日子裡我會給它們一個主題。舉例來說,我在威世智滿20年的當天,我用的是1995年剛開始工作的狀態的身份來回答問題。有些日子我會假裝我是人工智慧來回答問題。我偶爾會讓我的邪惡雙身或是我的機器人來回答問題。我會玩點遊戲,像是我請讀者(我稱呼他們為「Question Marks」)提交兩個機制,然後我回答我們可能會印出哪個。

我必須要警告你們,因為Blogatog的內容非常多,所以它會淹沒你其他的Tumblr訊息。另外,由於答案的內容非常多,所以我常常會回答同一個問題數次。不過還好有個FAQ,讓你可以查看我最常回答的問題(我已經停止大部分這些問題的回答)。

一個極受歡迎的傳統是我會讓當日壽星問我和一個魔法風雲會有關的瑣事,通常是一張牌或是機制。我會給出這個瑣事然後祝該壽星生日快樂。由於數量的關係我無法每個壽星都顧到,但我還是會盡我所能。這個傳統的由來是有許多人會來和我討取生日祝福,但是這對其他讀者而言太無趣了,所以我加入了這個瑣事讓其他人也能看到一些有趣的東西。

Blogatog有非常、非常多的笑話。我曾經是個喜劇作家,所以這是無法避免的。這個部落格裡面還有許多關於未來的線索在裡面,不過問題的數量把它們隱藏的很好。人們常常會閱讀舊問題並且發現我在數個月前就將線索種在訊息之中。

我每天都會在Blogatog上回答問題。(我偶爾會因為私人因素缺席一天,不過這很罕見。)我會在每個平日早上發布漫畫、在週一發布專欄,以及在週五發布播客。

Blogatog只有出現在Tumblr上。

Google+

在我於Tumblr上開始我的播客的不久之後,我決定多開支線將我的東西放到其他的社交媒體平台上。我選擇的是Google+。我會在每個平日發布漫畫、在週一發布專欄,以及在週五發布播客。我偶爾也會在上面發布其他東西,但這裡並不會有獨特的內容。我也會偶爾,而且非常罕見地回答關於我的發文的問題。

在Google+上面的東西你都可以在其他平台上找到,不過有些人比較喜歡它甚於推特。

Drive to Work (我的播客)

我每年都會前往聖地牙哥動漫展。我喜歡做的一件事就是去聽Kevin Smith演說。對於那些不熟悉的人,Kevin Smith是個非常直接和個性幽默的導演。他非常熱衷於播客的製作,也常常會在聖地牙哥動漫展討論這個話題。有次在他離題時他說到任何人都可以成為播客。他說能如此做的工具-也就是人們的手機-已經非常普及,而且現在要將播客發布到網上更是非常地容易。

我離開演說時對於製作播客這個點子感到非常興奮。我喜歡聽覺的平台而且也喜歡講話。我甚至知道我想要談些什麼。我對於它們的不滿就是它們通常都很長,所以我想做一個短一點的,讓我在開車去工作的那個30分鐘裡可以聽完一個。

不過我有個小小的問題:我沒有時間。我的工作非常忙碌,以至於我不確定是否能在每週空出半小時來把它錄出來。然後我突然醒悟了。我想要的播客長度剛好和我開車去工作的時間差不多長。而我開車的時候也沒有做其他的事情,這是個我可以自由運用的半小時。我沒將這點子告訴任何人。我只是在某一天開車時嘗試了這麼做。由於結果不錯,所以我又多錄了幾篇。我在錄製了八篇之後便詢問我們的媒體負責人他們是否會在乎我將這些播客發布到我的部落格上面。他們說不會,而且要將它設為威世智的官方播客,然後我可以在我的部落格上做連結。

從那之後我的播客就大爆發了。Drive to Work的簡短上演時間非常受歡迎,並成為被聽最多次的魔法風雲會播客。一開始我一週只會發布一篇,但是由於進度超前所以我開始一週發布兩篇。我然後發現就算是一週兩篇進度還是超前,所以我將一週兩篇改為發布標準。

「Drive to Work」專注在魔法風雲會的設計上,但是什麼都談,從設計的洞察到魔法風雲會的歷史到事情是如何完成的幕後資訊。我有一些不同的系列,包括:

  • Expansion Run-Throughs-我會取一個系列並開始解釋它是如何被設計的。我然後會挑一些牌並敘述它們的個別牌張故事。每個系列的長度大約是三到八篇播客。我現在會將它們以環境分批。
  • 20 Years in 20 Podcasts-在這個系列中,我從1993年開始並且用一年一篇的方式來談談該年在魔法風雲會中發生了什麼事情(專注在產品和重大事件上)。我已經快趕上現在了。
  • Color Philosophy-我為了每個顏色製作了一篇播客,敘說它們本質上代表什麼,以及那是如何以機制呈現的。我然後給每個雙色組合也做了一篇。我現在正在考慮要不要做三臨色和三對色。
  • 10 Things Every Game Needs-我在我女兒的五年級班上談論了遊戲設計的簡介。我將它改編為專欄,然後改編成播客。我在之後回來為每一項都錄製了一整篇播客。如果你對遊戲設計感興趣,我強烈建議你聽聽這個系列。
  • Lessons Learned-在這些播客中,我會談談我帶領設計的系列,以及我在之中學到了些什麼。我在這系列早期的播客中涵蓋了複數個系列,但是我在之後開始慢下來,在一篇播客中只談論一個系列。
  • Card Types-我給每種牌張類別各一個播客,其中述說我們是如何設計它們的以及它們在遊戲中所扮演的角色。

我偶爾會和其他人共乘,這時播客就會有特別來賓。目前和我共乘的人有Matt Cavotta、Ethan Fleischer、Melissa DeTora,以及我的父母。

我的播客讓我可以挑選一個主題然後花半小時來談論它。我常常會挑一個我寫的專欄然後更詳細地討論裡面的內容。我的播客比我的文章要來得粗糙,但是這額外的時間讓我可以談談我在專欄中沒有談到的面向。另外,由於我喜歡說故事,所以播客是一個讓我可以分享魔法風雲會的長遠歷史中有趣幕後故事的平台。

我每週會發布兩篇Drive to Work,一年52週都不例外。我會先將連結於週五發布到社交媒體帳號上(推特Tumblr,以及 Google+),然後在週一我的專欄尾底端發布它們。

Instagram

當我的大女兒十五歲的時候,我們夫妻倆准許她在我們的監督下開始使用一種社交媒體平台。她的選擇是Instagram。在我仔細觀察之後,我發現它非常地健全但較偏向年輕的觀眾。為了碰觸可能不在我其他社交媒體帳號上的觀眾,我開始在Instagram上面每天發布我的漫畫。由於它是個偏視覺性的平台,我目前不會將連結發布在Instagram上面,不過我偶爾還是會在上面發布其他的圖片。

 

「Tales from the Pit」2015精選 #magicthegathering #mtg #talesfromthepit

A photo posted by Mark Rosewater (@mtgmaro) on

面對面( Head-to-Head,我的投票遊戲)

這是我最新的活動。當我們開始魔法風雲會的網站時,我想要一個每日的投票功能,讓玩家可以在兩個不同的魔法風雲會主題種類中選擇。由於技術問題,我無法這麼做。這幾年來我會一直提出這個點子,但是每次都是技術問題。時間快轉到今年。推特導入了新的軟體,讓我可以輕易地進行投票。

我去年進行了一個叫做「Rosewater Rumble」的16強投票,其中放入了我帶頭或一起帶頭設計的16個系列。反應雖然非常好,但是投票的運算非常花時間。我發現推特的新軟體讓我每天都可以輕鬆地這麼做。

面對面是這樣運作的。在為期三週的平日裡我會進行一個單淘汰的16強競賽。主題可能會不同,但它們都會和魔法風雲會有關。舉例來說,第一次的面對面是生物類別,第二次是常青關鍵字,第三次則是魔法風雲會的時空。第一週有16強比賽的前五場。第二週有16強比賽的後三場和八強的前兩場。第三,也就是最後一週則會是八強的後兩場、四強的兩場,以及決賽。

我和R&D也會有一點額外的樂趣。在每次的面對面開始時我會先將配對表交給R&D,並且讓他們預測結果會如何。我的計分方式是猜對16強的一局一分、八強的兩分、四強的四分,以及冠軍的八分(總共32分)。得到最高分的R&D成員可以獲得吹噓的權力、會被公佈我的推特上,以及得到一座吹噓獎盃(直到下次有別人獲勝為止)。我會在一開始時公佈配對,所以在家的各位也可以一起玩(不過你們得自己計分就是了,要誠實。)

面對面會在我的推特上,一年的52週中的每天進行。想看到結果就必須要投票。如果你想跟隨所有的意見的話,我會將它標記為#mtghth。目前每局的投票數大約在2000到2500之間,並且還有上升的趨勢。

超級方便表

今天的專欄有許多資訊,所以下面我列了個濃縮的版本。在這個列表中我列出了我有帳號的社交媒體平台,以及你在上面能找到什麼要素。要注意的是我的文章和播客是連到該文章和播客的連結。

  Magic Magic Drive To Work Blogatog Tales from the Pit Head-To-Head
  (專欄) (播客) (部落格) (漫畫) (投票)
推特 X X   X X
Tumblr X X X X  
Google+ X X   X  
Instagram       X  

一直會有兩個瑪洛(甚至更多)

我在僅僅五千字以內寫出了我最近所做的不同事情。如果你喜歡這個專欄並且想看看我做的其他事情,請查看上面你可能會感到興趣的連結。

我今天的內容就這樣了。如同以往,我很想在電子郵件或是我其他的社交媒體帳號(推特TumblrGoogle+,以及Instagram)上聽聽你們的迴響。 如果你有任何意見可以讓我改善今天所列出來的東西,請務必讓我知道。我現在許多事情都是根據你們這些粉絲的意見而做的!

請在下週回來看看我的守護者誓約郵件專欄。

下次見,希望你也可以為你所愛的東西創造百萬字。

Latest Making Magic Articles

MAKING MAGIC

2021年 11月 29日

一起走向無垠的世界 by, Mark Rosewater

這週將有點不一樣。我得到許可可以和大家一起先來一窺Unfinity—將於2022年4月1日上市的第四個Un- 系列—的內容。 我將先告訴大家這一切是怎麼成型、跟你們分享這個產品一個很酷的面相,然後展示一些預覽牌。希望這能鼓勵你們繼續看下去。對了,今天是提前預覽,所以我不會跟你介紹系列裡任何有名字的新機制,那會等到上市前的預覽時才會發生。 故事要從2018年年中開始...

Learn More

MAKING MAGIC

2021年 11月 22日

就誓現在,第二部 by, Mark Rosewater

上週,我開始跟大家講一些依尼翠:腥紅婚誓裡個別牌張的設計故事。一篇講不完,今天就讓我們繼續。 遊魂獵手卡婭 依尼翠最廣為人知的是四個主要的怪物類別:精靈、吸血鬼、狼人和殭屍。魔法風雲會裡有狼人鵬洛客也有吸血鬼鵬洛客,所以他們必然會出現。(雅琳出現在依尼翠:黯夜獵蹤,而索霖出現在依尼翠:腥紅婚誓—下面有更多關於他設計的細節)。雖然我們沒有殭屍鵬洛客,卻有一位與殭屍有...

Learn More

文章

文章

Making Magic Archive

想閱讀更多文章?瀏覽我們的文章存檔,閱讀數千篇您最喜愛的作者針對魔法風雲會所寫的文章。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