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訪白色之道

Posted in Making Magic on 2015年 7月 13日

By Mark Rosewater

Working in R&D since '95, Mark became Magic head designer in '03. His hobbies: spending time with family, writing about Magic in all mediums, and creating short bios.

我要跟那些不瞭解我的人說一聲,我愛死顏色派了。它是魔法風雲會在風味和機制上的基礎,並且讓這遊戲擺脫某種心理層面的束縛,因而創造了一個獨特的特性。我在2003年的時候撰寫了一系列的文章,仔細地詳查了魔法風雲會的五個顏色並且探究了它們背後的原理。在這接下來的十二年中,我花了很多時間微調我對這些顏色的想法,以及它們和彼此之間的關係。因此我決定重訪這些文章,並且再探究更深一點。(附帶一提:在所有顏色中,我認為十二年前我對白色的認知是最好的,不過既然主題週首先上場的是白色,那就由白色開始吧。

這些文章中我問了六個問題。我這次還是會問相同的問題,不過會探討一些上次沒談到的面向。以下就是那六個問題:

  • 這顏色想要什麼?它的終極目標是什麼?
  • 這顏色為了達成這些目標所使用的方法是什麼?
  • 這顏色在乎的是什麼?這顏色代表的是什麼?
  • 這顏色厭惡什麼?這顏色會被什麼驅動它往負面的方向走?
  • 這顏色為何喜歡它的同盟並且憎恨它的敵人?
  • 這顏色最大的優勢跟弱點是什麼?

和上次一樣,我會在最後提供一些流行文化中主要是白色的角色。

讓我們開始吧。

豪傑守護使 | Steve Argyle 作畫


這顏色想要什麼?它的終極目標是什麼?

白色想要和平。

白色在這世界中看到的是苦難。有許多個體每天掙扎過活,但是這世界是有資源可以解決這個苦難的。這世界有足夠的資源可以讓每個人都獲得他們所需要的東西(而不是他們想要的東西)。苦難只是個體沒將集體利益優先處理的副產物罷了。

白色想要創造出一個沒有多餘苦難的世界,一個對每個個體都能盡善的世界。而要讓這成真的關鍵就在於教導每個個體採取對集體有益的動作的重要性,即使這些動作對這些個體毫無益處。

這計畫的問題就是,所有人都需要往同一個相同的目標前進才能成功。只要一有個體優先處理其他事物(比如說自己的欲望),那這計畫就會失敗。這表示白色需要更加努力讓群體理解它的力量並且專注在大局上。

白色想要盡量多人來理解和分享它的動機。不過白色也知道,為了要達成它更遠大的目標,它必須要帶領一些個體往這目標前進,而不是讓他們自行摸索。

聖術士之攫 | Igor Kieryluk 作畫


這顏色為了達成這些目標所使用的方法是什麼?

要如何讓一大群個體都往同一個目標前進呢?答案是藉由創造嚴謹的架構。一個單獨的個體在面臨巨大的任務時會碰到太多誘惑,因此白色採用了規則和律法。如果系統詳細指明每個個體能和不能做的事情,那個體就會做他們應做的事情了。

這個架構可以分為兩個部份:道德法跟民法。道德法定義的是對與錯的概念。道德的行為需要被鼓勵,而不道德的行為則需要被阻止。道德法重要的地方是讓個體知道思考有正確與錯誤兩種方式。這同時也完成了大局的設定:即集體要來的比個體重要。道德法與生俱來的暗示是,若沒有遵守它的話就會受到長期的懲處。

民法限制的是有害的動作。做事件X便會得到一個立即的後果,而這後果通常都是資源(錢財)的失去和/或和平。非法的行動在被注意到的時候就會受到懲處。民法通常是由政府經由警方或是軍隊所執行的。

道德法規律人們如何思考,而民法則規律他們如何行動。這兩者結合所創造出來的架構可以確認個體是為了集體的利益而動作。

我也該稍微說明白色的影響可能不是非常明顯的,因為它引進了良心這個概念。是非對錯的觀念可以由像是個人準則或榮耀或騎士精神等理想所引進。白色也會使用像是罪惡感等來管理個體。

逮捕 | Greg Staples 作畫


這顏色在乎的是什麼?這顏色代表的是什麼?

這裡是一些白色在乎的東西及其理由:

宗教—雖然教導道德法有許多方式,但宗教已被證實為最有效的方法。

軍隊—白色相信力量是從許多個體集結而來的,相信最後的整體會大於各部份的總合。軍隊正是個體士兵集結成一個強力軍隊的完美例子。這同時也展示出白色對於許多小東西所合併而成的力量的依賴。

法律—民間結構根據的是政府所創造的規則,而法律正是個可以用來控制社會中個體行為的強力工具。

法院系統—創造律法的一部分就是要確認它們都有被正確實施。

政治—為了讓法律更有效力,你必須要確認你是負責創造、詮釋,以及執行它的人。政治只是確認事情會如此進行的詳細結構罷了。

政府—允許白色可以管理軍隊、法律、法院系統,以及政治的東西。

社群—為群組著想表示群組也會為你的目標著想。

榮耀—根據白色對於「榮耀」的定義,它就只是道德法的另一種型態而已。它是一個會優先化個體為了集體利益而行動的系統。

騎士精神—道德法的另一種呈現。

防禦—白色的整個理念就是集體的福利。這理念也延伸到衝突上,因為白色會將無人受傷作為最高原則。除此之外,防禦剛好也跟白色很合,因為白色擅於使用結構作為武器。

自我犧牲—如果你相信自己必須要為集體利益或是個體利益做出決定時,有時候正確的作法是為了集體利益犧牲小我。

合作—群體的力量就是合作的能力。

光明—白色認為祕密是很危險的,因為它會讓人們在表面上看起來似乎是為了集體行動,但私底下卻非如此。光明代表白色想將所有事物透明化的欲望,同時也強調白色在善與惡的對決中所扮演的角色。不過要記得的是,這個衝突是白色的一廂情願,因為黑色根本不相信善與惡這概念,甚至不相信道德這個概念。

純潔—白色認為自己的理想是絕對的,並且不承認有灰色地帶的存在。有趣的是,在白色的眼中這世界只有黑白兩色。

慈善—為了確保每個個體都受到應有的照顧,資源較多的人幫助較少的人是很重要的。

策略—結構也可以應用在戰事和其他衝突上。要讓軍隊成功就必須要確保每個個體對於完成大目標都有所貢獻。

組織—結構也可以幫助你紀錄你所擁有的資源。

重型步兵 | David Gaillet 作畫


這顏色厭惡什麼?這顏色會被什麼驅動它往負面的方向走?

白色憎恨任何阻止它保護集體的東西,而兩個最大的問題就是自私跟魯莽。自私會傷害到其他人,因為它會讓個體不在乎自己的行為,進而造成他人的傷害。魯莽的問題則是因為它會讓個體不明白自己在傷害他人。這兩個問題跟白色所使用的律法完全衝突。自私會損害道德法,而魯莽則會損害民法。想當然,這就會造成白色和黑紅兩色的衝突(因為黑色自私、紅色魯莽)。這下面會解釋。

白色非常著迷於維持它的結構,以至於連最小的細節都不會放過。這可能會讓白色對於表面上看起來像是小問題的東西感到焦慮。白色認為它所有的規則都必須要被遵守,因此它時不時會用處理重大違法的精力來處理小問題。白色會對個體的損失也會感到非常難過,因為它真的關心所有人的福利。

Iona, Shield of Emeria | Jason Chan 作畫


這顏色為何喜歡它的同盟並且憎恨它的敵人?

白色在看藍色的時候看到的是一個理解仔細思考價值的顏色。藍色和白色一樣非常重視細節,也理解規則的力量。白色和藍色共同的敵人為紅色,因為它們會擔心衝動和情感所帶來的危險。不過,白色對於身為黑色同盟的藍色還是有點擔心,因為藍色較重視個體的貢獻。白色希望藍色可以更努力注重於社會的完美上,而不是個體的完美上。

白色在看綠色的時候看到的是一個理解社群重要性的顏色。白色和綠色均認為個體在世界中所扮演的角色非常關鍵。白色和藍色共同的敵人為黑色,因為它們都厭惡黑色的自私動機會主動試圖干擾周圍的和諧。白色對於綠色的擔心是因為綠色和紅色的結盟,因為兩者都會擁抱自己狂野的一面。綠色認為失去控制是可以接受的,而白色卻知道失去控制只會造成麻煩而已。

白色憎恨黑色對於個體重要性的注重。黑色自私、不道德,而且殘忍。黑色不僅允許他人受苦,還會主動造成他人的苦難。黑色喜歡給予痛苦。黑色似乎會故意違背白色所確認的所有道德準則。如果黑色能依自己的喜好行動,那個體就只會關心自己,而他們大多數人也會受苦受難。就規則來說,白色相信非暴力,但黑色卻是白色這個規則的特例之一。就白色來說,黑色是種若不除去就會危害整個社會的癌症。

白色害怕紅色所造成的粗心大意。紅色衝動、遵從自己的情感,因此它魯莽並且無法預測。紅色完全不關心法律,在違背法律的時候也不會多想。紅色雖然沒黑色殘酷,但並不代表它比較不危險。在破壞白色的法律時,紅色引入的是無政府狀態的混亂,而這對個體造成傷害的可能性並不亞於黑色。對白色來說,紅色必須要在它能造成更多傷害之前遭到管束跟控制。

黑/白這個集體對個體的衝突、以及紅/白這個混亂對秩序的衝突,兩者之間的聯繫就是白色對於它遠大計畫的關注,以及它對於任何阻礙的最小化。在這些例子中,白色認為它的敵人是威脅的源頭,並覺得它必須要在個體受到傷害之前事先阻止這些威脅。

秘羅聖戰軍 | Eric Deschamps 作畫


這顏色最大的優勢跟弱點是什麼?

白色最大的優點就是它的組織。白色非常注重細節,並且對於任何問題都有解決方法。白色建立了一個非常複雜的結構,並且它也非常有效地運用這個結構(如律法、政治,或宗教)來獲利。白色對於權力的平等分散讓它很難被擊倒,因為每個支持者的重要性都相同。最後,白色知道要如何讓小拼圖互動,使最後整體的力量能大於各部份的總和。

白色最大的弱點就是它非常依賴結構。白色沒有彈性。它只能適應它預料中的東西,因此在新事物出現的時候會無所適從。這種彈性的缺乏使白色在適應速度上非常緩慢,所以在環境改變的時候白色常常會落後。白色有時候也會無法分辨面向的重要性,因為它喜歡平等對待所有事物。

換句話說,白色最大的優勢就是集體的有效利用,而最大的弱點則是它對於個體力量的漠視。

Conclave Phalanx | Wayne Reynolds 作畫


流行文化中的白色角色

由於已經過了十二年,我想我該選些比較近期的例子。

Barry Allen (閃電俠)

Barry在被閃電和一些化學藥劑打到之後獲得了神速。他用這速度做了什麼呢?他有濫用這能力或者是使用這能力來中飽私囊嗎?沒有。他利用這能力來保護中央市以及其中的市民。

Brienne of Tarth (權力遊戲)

首先,Brienne是個騎士。她誓言她只會為他人的福利,以及她認為天性善良的人效勞。她的諾言就是她的約定,而她也常常主動維持道德的高標準。另外,她誠實、高尚,和公正。

Tyresse (陰屍路)

純白色的角色在陰屍路 的殭屍末世中非常稀少,但Tyresse正是其中之一。他不喜歡殺戮(甚至連殺殭屍也不喜歡),並且常常保護他人。他尤其會注重在保護那些無法自保的人們。

James Gordon(高譚市)

James Gordon是個在腐敗警察隊之中的正直警察。即使他知道後果對他不利,他在做他認為是正確的事情時也絕不放棄。

Alexander Pierce (美國隊長:酷寒戰士)

劇透 (若你還沒看過電影,請不要再讀下去)

Alexander是個純白反派角色的好例子。他真的相信他的所作所為會讓世界變得更好,即使這過程會殺害數百萬人。

最後則是跟上次重複,但卻是我最喜愛的顏色派五人組:辛普森家庭。(這五個人所構成的家庭剛好一人一個顏色。)

美枝.辛普森

美枝是辛普森家庭的道德中心,也是常常關心整個家庭福利的角色。她依賴結構、具有保護性,同時也是成員中最具有自我犧牲性質的。


所有東西都是白的。

我最喜歡我工作的一部分就是和顏色派的互動,因此能在我的專欄中撰寫它總是非常有趣的。因此,我很想知道你們對於今天的專欄有什麼想法。你們可以透過我的電子郵件或者是其他社群媒體(推特TumblrGoogle+, 和Instagram)聯絡我。

請在我下週和Vorthos以及Mel(vin)進行更多重訪時加入我們吧。

Latest Making Magic Articles

MAKING MAGIC

2021年 12月 16日

魔法五四三:依尼翠:腥紅婚誓,第二部 by, Mark Rosewater

上週我開始回答大家依尼翠:腥紅婚誓的問題,今天讓我們繼續。 問:你們是否考慮過兩個系列都使用返照?那感覺符合所有貫通想要完成的內容,也有跨主題的特性,只用一半感覺有點怪。 雖然我們希望依尼翠:黯夜獵蹤和依尼翠:腥紅婚誓兩個系列彼此感覺相連,仍希望它們像是兩個不同的系列。依尼翠:腥紅婚誓的系列設計團隊認為返照會讓系列運作太過相似,所以選擇不在第二個系列裡使用。晝形/夜形...

Learn More

MAKING MAGIC

2021年 12月 6日

魔法五四三:依尼翠:腥紅婚誓,第一部 by, Mark Rosewater

每個系列,我都會有一或兩篇郵箱專欄來回答大家關於系列的問題。這兩週,我將回答大家關於依尼翠:腥紅婚誓的問題。 這是我的推特: It's time for me to write a mailbag column about #MTGVOW. Please keep your questions about Innistrad: Crimson Vow to a si...

Learn More

文章

文章

Making Magic Archive

想閱讀更多文章?瀏覽我們的文章存檔,閱讀數千篇您最喜愛的作者針對魔法風雲會所寫的文章。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