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訪真實之藍

Posted in Making Magic on 2015年 7月 20日

By Mark Rosewater

Working in R&D since '95, Mark became Magic head designer in '03. His hobbies: spending time with family, writing about Magic in all mediums, and creating short bios.

連續五週,我會回顧自己在十三年前所寫,有關顏色理論的一系列文章。我會用自己這十幾年來的一些想法進行更新,同時也會舉一些現代的例子。上一週,我談了白色 ("重訪白色之道"),而今天,我要來聊聊藍色。

我在每一個顏色都會回答和上次一樣的六個問題,但會加上更多的想法。以下便是這六個問題:

  • 這顏色想要什麼?它的終極目標是什麼?
  • 這顏色為了達成這些目標所使用的方法是什麼?
  • 這顏色在乎的是什麼?這顏色代表的是什麼?
  • 這顏色厭惡什麼?這顏色會被什麼驅動它往負面的方向走?
  • 這顏色為何喜歡它的同盟並且憎恨它的敵人?
  • 這顏色最大的優勢跟弱點各是什麼?

別浪費時間,讓我們開始回答問題吧。

重啟一日 | Jonas De Ro 作畫


這顏色想要什麼?它的終極目標是什麼?

藍色想要的是完美。

藍色相信,我們每個人生來都是一塊擁有無限可能的空白石板。生命的意義就在於利用正確的教育、經驗、與工具來找出你能夠達成的境界。注意這並不是一個有著最終目標的任務,而是一個在生命旅途中持續不斷的事情。總是會有事情能讓你精進、改變、或適應,在你持續尋求更好的自己時,生命的旅途就是一種持續的探索。

為了讓個體做到這件事,必須有接受並激勵此種行為的社會存在,教育的機會至關重要,透過嘗試與錯誤來體驗事物的地方是義務性的,能夠使用頂級的工具需要是每個公民的權利。

此外,這樣的生活方式還需要正確的態度,你必須對可能性保持開放的態度,但同時也不能行動的太過急切。藍色承認有許多力量會導致個體誤入歧途,甚至有些力量是有些來自自己體內的。時間是可貴的資源,因為只有透過時間,才能讓一個人得到他精進所需的東西。這代表著,個體在面對所有的決策時都要小心地深思熟慮,比起匆忙做出決定,小心的思考不同選項並且正確做出選擇要來得更好。

藍色有條不紊而嚴謹,因為當某人想要盡可能成為最好的個體時,是沒有犯錯的空間的。嗯,在受控制的環境當中犯錯除外。

就像藍色是如何希望能完善自身一樣,它也同樣想要讓身處的世界臻於完美,部分的原因是要確保藍色可以得到需要的所有資源,但部分是因為相信想要發揮個人潛質的元素之一就是要生活在已經達到其潛在極限的世界之中。就這點來說,藍色是最對科技感興趣的顏色,用的東西都想要最新最好的版本。

Steady Progress | Efrem Palacios 作畫


這顏色為了達成這些目標所使用的方法是什麼?

如果達到一個人的潛在境界是目標的話,那麼最有價值的工具就是資訊。首先你必須搞清楚自己的潛在境界為何,接著你得追查你達到該境界的方法。問題在於你不一定知道什麼樣的資訊是自己需要的,所以藍色決定乾脆盡可能的收集所有資訊。知識是終極的工具,手上擁有最多知識的人運用起來也是最有效率的。

這種想法的最終結果便是藍色重視一切知識的獲取,擁有藍色天性的個體會持續地對學習一切他們不知道的事物感興趣,並且對學習有著探求的飢渴。對藍色來說,學習本身就是其報酬,也是必須被持續激勵的行為。

除了增進自身以外,運用資訊的方式還有許多。首先,它能成為控制的工具,透過釋出及控制資訊的片段,你可以迫使其他人做出某種行動,或是不讓他們做出某種行動。第二,它能被當作一把鑰匙,使用權常常是對那些知道適當文字或行動的人開放的。第三,它能成為一種保護,知道可能出現的威脅能夠保你平安。第四,它能是種武器,在正確時間與正確場所的正確秘密能像威力最強的炸彈一般具有毀滅性。

為了促進資訊的流動,藍色想要一個可以讓資訊得以被收集的架構。藍色喜歡學院、圖書館、以及實驗室。藍色想要身邊也都是投身於學習的人,它也喜歡高度結構化的系統,讓其中的知識可以賦予其優勢。

史芬斯的指導 | Slawomir Maniak 作畫


這顏色在乎的是什麼?這顏色代表的是什麼?

以下是一些藍色在乎的事情與其原因:

學院—如果教育是關鍵的話,那麼擁有學習的場所便有其必要性。藍色是所有教育系統的支持者。

書籍 & 資訊的其他儲藏之處—藍色重視能夠用來收集與儲藏資訊的一切工具,它將這些工具視為特別的物品,並且高度的珍視它們。

心靈/思想—藍色重視智力,也是任何形式思考的代表色。藍色是最常與心靈以及任何形式的邏輯思考有關的顏色。

記憶—藍色是對一個人的記憶如何與其所知及所不知產生關聯最感興趣的顏色。想要剝奪其他人的資訊,或是給予他們錯誤的資訊,最有價值的方法就是擾亂他們的記憶。

讀心—如果知識是關鍵,那麼能夠直接從其他心靈中得到知識的能力便是極具價值的工具,也是一種藍色想要利用的能力。

念力—以心靈達成實際任務的另一種意涵便是利用心靈能量來直接表現出實際的行動。以這點來說,心勝於物是另一種藍色的工具。

攪亂時間—藍色攪亂的另一種資源便是時間本身的結構。藍色的研究幫助了它揭開其他顏色未曾得知的秘密,也就是如何將時間作為資源以及武器運用。

控制—藍色並不一定總是擁有達成任務的所需技能,所以它學會了利用其資源來控制那些擁有技能的人。這是一個心靈過程幫忙解決實際問題的範例。

操弄—和控制類似,操弄是將資訊作為工具來達成目的的一種方法。藍色覺得它對大局較為了解,因此操弄那些不了解的人,使其走向正確的方向便成了一種必要的工具。

詭計—另一種利用資訊來達成任務的方式。

敏銳—藍色對細節的著迷程度常常讓它以其他顏色沒有注意到的方式運作。藍色不想冒其計畫被擾亂的風險,即便只是因為最細微的細節。

複雜性—操控事物的另一種意義就是以過多的資訊壓倒他們。藍色是喜愛並利用複雜系統的顏色,有時這也代表了利用它們來妨礙其他人。

欺騙—藍色重視操弄與詭計的信仰使它樂於創造虛假之物以試圖混淆他人。

幻象—這種增加他人無知的魔法正是藍色所長。對藍色來說,有趣的是這種魔法的弱點正是知識,代表它對藍色來說絕不可能有太大的效果。

建設/科技—藍色強烈相信工具的重要,所以它會用所需的最新科技資源來創造它們。

神器—作為愛好科技的顏色,顏色是個與神器關聯最為密切的顏色。它最常利用它們,也最容易操弄它們。

人造物品藍色是個想要製造一切必需品的顏色,它在意的是物品的功用,而非其源頭。

被動—藍色對於思考解決方法的信賴讓它成為了最常利用無為的顏色。

冷酷—藍色對於情感的反對讓它被比喻為最冷酷的顏色,這個主題也連結到它的魔法之上。冷酷被證明是最強大的工具,同時亦有阻止事情發生的意涵。

水/大氣的元素—大氣與水比喻性地展現出了心靈的過程,也已成為了此顏色傾向的實際象徵。這同時也表現了它與紅色的火與大地元素相衝突的狀況。

通念傑斯 | Jaime Jones 作畫


這顏色厭惡什麼?這顏色會被什麼驅動它往負面的方向走?

藍色謹慎而擅於計畫,所以它會抵抗任何可能迫使個體做出輕率決定的力量。因此,藍色不喜歡衝動與本能反應。衝動來自於情緒性的反應以及那些與智力相違背的事物。情緒會刺激短視的行動,這樣的行動能滿足一時的快感,但常常會導致長期的代價。藍色知道為了成功,你必須隨時關注大局,並且重視每個決定與其產生的後果。

藍色不喜歡本能反應,因為它代表了生物性的缺點。進化是痛苦而緩慢的過程,物理反應常常是回應那些早已不復存在問題的結果。做一個過去的奴隸是不符邏輯的事情,並且會傷害藍色的遠大目標。

藍色也無法支持任何與進步或改變的需要相違背的系統或流程。對個體找尋他們的潛在境界來說,一個很大的阻礙是否定那樣的境界存在或者有其價值,因此藍色非常不喜歡傳統與典禮。

沿海守衛 | Allen Williams 作畫


這顏色為何喜歡它的同盟並且憎恨它的敵人?

藍色將白色視為了解計劃與遠見重要的友好色,藍色欽佩白色對於結構的奉獻,並且欣賞其找尋並修正瑕疵的渴望。藍色對於白色的僵化與無法了解個體的價值感到有些氣餒,而白色也維持著許多藍色覺得沒必要的傳統與典禮。

藍色欣賞黑色的實用主義以及願意為了進步及改變做那些必須做的事,藍色也喜歡黑色重視教育與工具這點。藍色認為黑色令人沮喪之處在於它容許情緒做出決定,以及完全忽視團體的重要性。

藍色認為紅色已經放任它的情緒蔓延,導致危及長期目標的短期想法出現。紅色既莽撞又不可靠,同時亦具有毀滅性而衝動。它的行動與藍色對於個體需要起作用的信念背道而馳。

B藍色認為比起教育,綠色更相信自然。綠色不相信個體可以形塑自己的未來,而是相信像是命運與註定這種瘋狂的太念。綠色對抗那些藍色認為是其理論中心的事物。

水流鞭 | Clint Cearley 作畫


這顏色最大的優勢跟弱點各是什麼?

藍色最大的優勢在於它將知識作為工具般的應用,藍色重視資訊,因此不但優先獲得資訊,同時也優先使用它們。藍色會花時間檢驗大局,並且搞清楚每一個行動所造成的後果,藍色絕不會輕率或毫無計畫的行動。

這種行事風格的負面衝擊在於藍色常常可以非常被動,把所有事情想清楚的危險之一便是無法快速做出決定或者按照本能行動。藍色有時會因為其他顏色主動出擊而錯過了機會。

同時,藍色也非常被動回應,常常在等待其他人採取行動後才動作。當它的敵人不積極時,這有時會造成藍色的問題。

迫離浪潮 | Seb McKinnon 作畫


流行文化中的藍色角色

謝爾頓 (生活大爆炸)

謝爾頓是個科學家,也是有著偉大思想的男人,這讓他有著巨大的心靈洞察力,不過卻無法回應許多人生中的簡單要求。他既聰明又博學,但卻無法理解其他人的情感。


費莉希蒂 斯莫克 (綠箭俠)

費莉希蒂是綠箭俠團隊的一員,但並沒有實際上的超能力。她的技能在於自然方面的科技,這常常讓她得以運用自己的才智來反敗為勝。


愛德華 尼格瑪 (高譚市)

愛德華是鑑識科學家,他對學習自己不知道的事物相當狂熱。解開秘密以及著迷於把自身才智展示給其他人看這兩點讓他踏上了成為人稱謎天大聖的惡棍之路。


妙麗 格蘭傑 (哈利波特)

妙麗是個真正的學生,急著想要盡其所能得到最多的資訊。她對哈利的最大貢獻便是她擁有的知識以及她解開眼前秘密的能力。


卡西瑪 (黑色孤兒)

卡西瑪是一位科學家,她的技能是透過觀察與進化來掩蓋真相。複製人俱樂部的其他人透過各自的能力與敵人交戰,而卡西瑪則會提供他們資訊。


夏洛克 福爾摩斯(基本演繹法)

夏洛克被催眠,使得他在心中不斷自我挑戰。他成為了一位警局顧問,不是因為要為世界做出貢獻,而是因為他知道自己需要心靈刺激才能避免其他的毀滅性行為。他持續精進自己,並且找尋其他可以訓練的人來傳承他的知識。


阿廣 (大英雄天團)

阿廣的夢想是用自己的腦子解決全世界的問題。他是個發明家,而那便是他創造來給予他和他的團隊反敗為勝的東西。


最後,是辛普森:

花枝 辛普森 (辛普森家庭)

花枝熱切地學習所有她能學習的事物,她相信這樣的教育將能讓她取得成功,並且跨越她身為辛普森家一員的障礙。


大大的藍色

以上就是藍色相信並在乎的事物。和往常一樣,我很想聽聽你們的看法,你們可以透過我的電郵或社交媒體 (TwitterTumblrGoogle+、或Instagram)聯絡我。

別忘了下週回來,到時我們會聊聊黑色。

在那之前,希望你找到深入了解自己潛能的方法。

Latest Making Magic Articles

MAKING MAGIC

2021年 12月 16日

魔法五四三:依尼翠:腥紅婚誓,第二部 by, Mark Rosewater

上週我開始回答大家依尼翠:腥紅婚誓的問題,今天讓我們繼續。 問:你們是否考慮過兩個系列都使用返照?那感覺符合所有貫通想要完成的內容,也有跨主題的特性,只用一半感覺有點怪。 雖然我們希望依尼翠:黯夜獵蹤和依尼翠:腥紅婚誓兩個系列彼此感覺相連,仍希望它們像是兩個不同的系列。依尼翠:腥紅婚誓的系列設計團隊認為返照會讓系列運作太過相似,所以選擇不在第二個系列裡使用。晝形/夜形...

Learn More

MAKING MAGIC

2021年 12月 6日

魔法五四三:依尼翠:腥紅婚誓,第一部 by, Mark Rosewater

每個系列,我都會有一或兩篇郵箱專欄來回答大家關於系列的問題。這兩週,我將回答大家關於依尼翠:腥紅婚誓的問題。 這是我的推特: It's time for me to write a mailbag column about #MTGVOW. Please keep your questions about Innistrad: Crimson Vow to a si...

Learn More

文章

文章

Making Magic Archive

想閱讀更多文章?瀏覽我們的文章存檔,閱讀數千篇您最喜愛的作者針對魔法風雲會所寫的文章。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