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源故事

Posted in Making Magic on 2015年 8月 17日

By Mark Rosewater

Working in R&D since '95, Mark became Magic head designer in '03. His hobbies: spending time with family, writing about Magic in all mediums, and creating short bios.

魔法風雲會:起源的談論也差不多快結束了,不過結束之前,我想要寫一篇關於牌張設計和討論的專欄。由於我想說的有很多,專欄卻只有一篇,所以讓我們趕快開始吧。


高等仲裁者阿哈瑪瑞特

劇透:請先閱讀傑斯的起源故事,因為我即將會提到許多跟它有關的相關資訊。

阿哈瑪瑞特是傑斯的導師,並在之後成為他的敵人。這個史芬斯會具侵略性地使用強力的心靈魔法,所以我們在設計的時候要確認有捕捉到那個感覺。關於這張牌,很多人都問我「這異能不是應該是白色而非藍色的嗎?」。通常來說,是的。預先反擊傳統上都是白色的招式,不過身為反擊王者的藍色在本質上也會做同樣的事情。

我們的確有方法可以讓這異能讀起來更藍(舉例來說,我們可以允許施放這張牌然後再反擊它,而不是禁止施放),但是這樣除了唸起來會更繞舌之外,效果還是一樣。在一般的情況下,這種書寫上的差別是很重要的,因為這可以突顯每個顏色的不同;但是在處理一張字本來就很多的牌的時候,即使看起來可能離顏色的本質比較遠,我們還是會選擇比較乾淨的答案。


滿月的呼喚

魔法風雲會:起源和它所探索那些我們曾經到訪過的許多世界最酷的一點在於,我們可以創出一些類似該時空機制的牌。滿月的呼喚正是一個絕佳的例子。這張牌的概念就是被結附的生物變成狼人,不過白晝終將到來之際該生物也會變回人類。這設計使用的正是依尼翠環境將狼人變回人類的觸發:同一個玩家在任一回合施放兩個咒語的這個機制。

這張牌同時也是我們在設計中另外做的一件事的例子。我在魔法風雲會:起源預覽週有解釋過這十個世界被拆成輪抽中十種雙色的組合。但我沒有解釋的是,這些時空並沒有限制只有該雙色組合才能進入。舉例來說,依尼翠時空是藍與黑的組合,因為在依尼翠環境中藍色和黑色正是殭屍的顏色,而且莉蓮娜也剛好在那時空上。不過滿月的呼喚是一張紅色的牌。為了要做一個狼人的連接,這張牌的顏色被設定為狼人在依尼翠環境上的顏色之一。在詳細查看魔法風雲會:起源之後,你會發現除了我原本列出的雙色組合之外還有許多其他顏色到訪的例子。


茜卓揚焰

根據故事的設計有趣的地方就在於,那些遊戲所使用的機制實際上可以實際反映到故事上的瞬間。茜卓揚焰正是一個絕佳的例子。在茜卓的故事中,茜卓和她的家庭碰到了大麻煩。茜卓在要被處刑時釋放出她所有的情感並且爆發了,她的火花在這個瞬間被點燃,茜卓也進行了她第一次的時空跳躍。讓我們先看看茜卓在火花點燃之前的傳奇生物版本吧。

卡拉德許之火茜卓是張雙面牌。如果茜卓在這回合造成了3點以上的傷害,你就可以將她轉化成鵬洛客咆哮烈焰茜卓茜卓揚焰本身並不會造成傷害,而是讓生物造成傷害。這表示2/2的卡拉德許之火茜卓會造成兩點傷害,然後她就可以橫置來造成第三點傷害,以達成她變身的條件。會這麼剛好並不是巧合,而是R&D團隊仔細考慮跟設計過後的結果。


執政副官

銘勇這機制和塞洛斯的蠻化有點類似,它要求你做某件事,並用一定數量的+1/+1指示物標示它的改變,然後有時候會提到這生物是否有改變。蠻化需要魔法力,而銘勇則是要求成功的攻擊。設計團隊為了選擇配合起源故事主題-也就是一個可以顯示出成長和進步-的機制花費了不少心思。如同我們看著那些角色成長和進步,你的生物(銘勇)和咒語(精熟咒語)在機制上也可以做出相同的事情。

在銘勇的設計中有三個區域可以調整。首先是銘勇的數字。這生物會變大多少呢?除了稀有牌裡的一個例外之外,所有魔法風雲會:起源的銘勇數字都是1或2。所有的普通牌幾乎都是銘勇1(除了羅克虐殺兵)。第二個可以調整的設計則是生物的異能。這些異能讓生物可以更容易打到人和/或在生物變大的時候變得更強力。舉例來說,具有先攻的執政副官就符合這兩點。先攻讓生物更難被阻擋,讓它更容易銘勇,而銘勇則讓這個升級更有力,因為先攻在生物的攻擊力越高的時候越有價值。而第三部分,通常只會在更高稀有度的銘勇生物上看到,則是該生物銘勇之後所獲得的獎勵。在執政副官上,這個異能會讓你其他的攻擊生物更加強悍。

有趣的是,關於這個異能我所聽到最大的評論和蠻化時所得到的是一樣的。判斷一個生物已經銘勇的方式是它上面是否有+1/+1指示物,但是在魔法風雲會(儘管在魔法風雲會:起源中沒有太多)裡還有其他將+1/+1指示物放在生物上的方式。有些人建議生物的異能應該跟是否有+1/+1指示物綁在一起而非獲得銘勇,但是這樣做的問題在於會讓牌獲得不容易看見的價值,使得我們必須提高那些生物的魔法力費用。但由於大多數玩家看不到優勢在哪裡,這只會讓這個機制看起來更弱。我的哲學是:像銘勇和蠻化這些機制應該在大部分時間都是很清楚明瞭的,而如果有其他事情發生時,你也可以用其他的方式來標記它。


求諸黑暗

在這週裡你將會看到的一個主題就是有關於顏色派的問題。由於我並不是這個系列設計團隊的一員,所以幕後故事會比往常少一點。因此,我想我就來檢視為何我們偶爾會超出顏色派吧。求諸黑暗正是一個好例子。要了解這個問題,我必須要先談談精熟咒語這個機制。

我將有些機制稱為「套件機制」,因為它們會將一個有條件的套件加到牌張上。舉例來說,每張精熟咒語的牌都得有個效果,然後如果精熟咒語成立的話,再追加一個和第一個效果有所連結的第二個效果。我們想要求諸黑暗是張導師牌。好,那什麼黑色的異能和導師牌是絕配呢?這問題並沒有簡單的答案。你想要和這咒語互動,但是黑色卻沒有很多方法可以那樣做。

解決方法就是回顧黑色以前常做的事:產出魔法力。我們可以直接讓咒語施放點數更小;這是黑色可以做的事,但是這樣規則會更複雜也少了些風味。問題在於,黑色的祭禮已經移到紅色去了,但黑色還能罕見地使用這異能嗎?每次為了分辨如此做到底是會稍微偏離或是完全背棄顏色派時,我們都需要考慮的最大問題就是:「這個效果會損害這顏色的弱點嗎?」而這裡的答案則是不會。黑色的確有獲得魔法力的方式(通常為額外費用),這表示這個祭禮不會給黑色某些它不應該擁有的東西。除此之外就是這樣這張牌會有非常棒的風味,所以祭禮就這麼定案了。


惡魔契約

這張牌本來是由James Clarke提交給You Make the Card 4的。這張牌設定是個黑色的結界,而我們要求大家提供上面的規則敘述。在提交的所有想法中,我們選出了八個來給大家投票。惡魔契約(之前稱為吞噬契約)正是最後八個想法之一。它雖然順利晉級四強,但是卻在那輸給亞軍。而最後獲勝的牌,就是在魔法風雲會2015中出現的物盡其用

吞噬契約可能是輸了,但是我們認為設計的核心,也就是從四個選項(三個強力效果和一個「你輸掉遊戲」效果)中選擇是很棒的。另外,由於我們在魔法風雲會:起源中也聊到了莉蓮娜和四個惡魔交易的故事,所以這張牌真是再適合不過了。訣竅呢,則是想出其他三個效果是什麼。原來的版本是「你抽兩張牌並失去兩點生命」、「消滅目標生物」,以及「施放一個咒語,且不需要支付其魔法力費用」。最後一個異能太強力而且不算是黑色的專長(黑色可以從墳場施放咒語)。所以即使在You Make the Card時,我們也移除了該異能並告訴玩家如果該牌的敘述獲勝的話,玩家可以票選缺失的那一個選項。

在考慮了所有選項之後,我們決定移除生物去除這選項,因為如果場上沒有生物那這效果就沒用了。這三個異能應該不管盤面是什麼狀態都可以有作用。他們留下了抽兩張牌,然後加入了吸對手4點並棄掉兩張牌。由於這張牌有內建的風險,因此抽牌的追加套件(失去兩點生命)被捨棄了,而這也使這效果和吸血在感覺上更不相同(字也變少了)。最後,我們將它改名來反映莉蓮娜的故事。對於那些不確定的人來說,是的,圖中的莉蓮娜正在簽下她的「契約」(全身的刺青)。


威服英豪

我們偶爾會發現一張我們知道玩家會愛上,但感覺非常蠢的牌。我們是如何知道的?因為R&D先愛上它了! 我第一次聽到威服英豪這張牌是從首席開發Sam Stoddard那裡聽到的。由於我是魔法風雲會:起源的顧問(以後再說),因此Sam和我會定期討論這個系列。有天Sam跟我說「你一定要瞧瞧這個」,然後將當天才剛收到的 威服英豪的原圖秀給我看。

威服英豪 |Winona Nelson作畫

在設計後期有人提議更改牌名,因為它通常會帶來一陣傻笑。不過Sam卻知道這反應很棒,也盡了全力保留原名。(詳情我並不清楚,但是我相信創意團隊的成員也很愛這張牌,並且也要求保留原名。)我確信在預覽這張牌時會獲得同樣的反應,而它也的確在幾分鐘之內造成了迴響。我相信這張牌在大家看到的一小時之內就成為模因了。


吉拉波機械匠

我的社交媒體帳號因為這張牌而多了不少問題。紅色在傳統上是沒有飛兵的,尤其是小型的飛兵。沒錯,紅色的確是有龍和鳳凰,但是除了這些之外紅色幾乎沒有其他飛兵。在卡拉德許的紅色部份(以及藍色的牌)有很多製造振翼機的異能。振翼機是1/1的飛行神器生物。到底發生什麼事了?紅色為什麼可以這樣?

答案是,有時候為了系列的主題,我們可能會偏離顏色派一點點。紅色並不是不能擁有小飛兵,它只是不能常有而已。藍色和紅色一起創造卡拉德許的感覺是很重要的,而要那麼做就必須要牽扯到神器。藍色和紅色在以往和神器有關的機制都是正向的(加上紅色可以摧毀它們的能力)。振翼機的主題感覺上跟紅藍兩色很合,而我們的想法則是它雖然有點偏離紅色,但是在本質上並沒有破壞任何規則。紅色可以飛、紅色有時候喜歡神器,因此我們決定這是這系列可以允許的紅色的偏離。要注意的是這並不代表紅色要經歷大改變了-這只是個配合系列主題的偏離而已。


金葉篩除者

這是我最喜愛的設計之一,因為機制的設計很難表達隱約的概念。不過這張牌卻透過設計傳達了虛偽,而這也是非常令人欽佩的。因為啊,洛溫的妖精非常執著於完美這件事。對他們來說,不完美的生物令人厭惡。但是「不完美」到底是怎麼定義的呢?這張牌的設計就把它定義為:具有不同攻防的生物(也就是沒有R&D稱為「正方數值」的生物)。但最酷的是,金葉篩除者本身也沒有正方數值。技術上來說,因為金葉篩除者本身是個妖精而他只能消滅非妖精生物,所以他無法消滅自己,但這張牌(幾乎)成功定義了不完美。做出這張牌的設計和開發團隊,你們真是太棒了。


行走機庫

身為一個魔法風雲會設計的歷史學家,我總是會為那些奇特的例外所著迷。舉例來說,在魔法風雲會的歷史中有幾個神器的魔法力費用是XX呢?答案是兩個:

秘羅地Chalice of the Void神河群英錄Orochi Hatchery。不過行走機庫和這兩者不同的是,它是一個生物。我知道只是第一張施放點數為XX的生物牌可能無法激起你們的興趣,但我可是開心得很。由於它是個神器生物,這表示它設定會在卡拉德許,也就是這系列裡具有神器主題的世界中出現。XX叫X/X生物有點偏弱,所以我們有空間可以加點酷玩意兒給它。死亡變成X個振翼機讓這張牌和卡拉德許更密不可分,並且可以讓你的對手更難過。你比較怕什麼?我的5/5,還是我的五個1/1飛兵?


典獄長希瑟思

如同我之前解釋的,傳奇生物的設計有兩種方式。第一種是想出一個很酷的設計然後把它變成一個角色,或者是剛好找到一個很適合這設計的角色。第二種則是先有角色,然後再設計符合這角色特性的牌。希瑟思則是屬於後者。設計團隊知道他是個白色的典獄長。他們也知道他是個好人,然後是基定(在他故事的那段時間叫做庫忒昂)的導師。

典獄長希瑟思 |Chris Rallis作畫

現在的問題就是,要怎麼設計一個白色的典獄長呢?首先,我們從最明顯的點開始。典獄長要做什麼?他會將犯人關起來。白色會做什麼將東西關起來的事情嗎?唉呀有耶,它有這個源自阿拉伯之夜的牌張Oubliette,許多人稱為「遺忘輪」的異能。

Oubliette是個監獄,因此這個異能相當適合,下個問題則是要如何使用這個異能。它可以是一次性的或者是可重複使用的效果。生物去除算是個挺強大的能力,因此設計團隊決定將它定為一次性的進戰場觸發異能。不過問題又來了:他是個好人,所以不能隨便把人關起來。他只關犯人。那我們要如何才能捕捉這個感覺呢?

而答案呢,就是限制他能放逐的東西。這生物必須要先傷害你。他們必須要「犯罪」(傷害你是犯罪沒錯吧?)。這和其他白色的效果類似,會懲處那些對你造成傷害的生物。設計團隊又加入了閃現,因為這個效果必須要在對手的回合使用。白色不是主要的閃現顏色,不過所有的顏色如果在機制上需要的話都可以使用它(通常是因為它們有需要在對手回合發生的進戰場觸發)。因為他是一個優良的戰士,所以設計團隊將他設計為4/4,而典獄長就這樣出現了。


琵雅納拉與基嵐納拉

要訴說茜卓的故事就必須要提到她的父母。由於我們不能只將其中之一設計為傳奇生物,所以他們就以一組的面貌出現了。這張牌是為他們設計的,企圖要捕捉琵雅和基嵐的風味(琵雅是茜卓的媽媽,基嵐是爸爸)。他們是有點反抗心的發明家:製造振翼機代表他們發明的那一邊,而起動異能則是代表他們凶悍的那一邊。除了直接了當的設計之外,他們也是振翼機套牌的關鍵。製作振翼機非常酷,但卻可能無法解決問題。不過把琵雅和基嵐加進去之後,問題就迎刃而解了。另一個神來之筆則是基嵐頭上的護目鏡。


烈焰術士護目鏡

問答時間!這個護目鏡是誰的?它是個傳奇,所以不是一般人,而是一個特定人物的護目鏡。

烈焰術士護目鏡 |James Paick作畫

如果你回答茜卓,那你就錯了。這並不是茜卓的護目鏡,而是雅亞巴拉德的護目鏡!

我們後來發現茜卓時空跳躍到的瑞格沙修道院正是舊時代魔法風雲會名人烈焰術士雅亞巴拉德所建立的。追加問答時間:雅亞的姓是哪來的?它是西雅圖的一個街坊。我記得是(古早以前)創意團隊的一員住在那裡,並且在創造這個角色的時候使用了這個名字。

那為何這是雅亞的護目鏡而不是茜卓的呢?答案是,這本來設定是茜卓的護目鏡,但是後來出了點問題。魔法風雲會的神器都會有魔法特性,但是茜卓的護目鏡可沒有:它只是個平凡無奇的護目鏡。茜卓可不是唯一到達瑞格沙的著名烈焰術士。雅亞巴拉德也同樣帶有護目鏡,但是她的可是有魔法特性的。因此如果魔法風雲會:起源需要烈焰術士護目鏡,那答案就很明顯了。

 


尼茲星域

另一個造訪舊世界的趣事就是我們可以製作牌張來加強那個世界的主題。塞洛斯很明顯有個結界的主題。尼茲星域正是創造來讓大家使用他們的塞洛斯牌張,來設計一個全新但在主題上依然相關的套牌。我很懷念這設計,因為我在許多年前設計了這張牌:

儘管許多因素將它隱藏起來了,但是克薩傳環境的確是有個結界的主題,而且我也很想再創造一張牌跟結界有新的互動。我一直都很喜歡來自古文明之戰Titania's Song,可以將非生物的神器變成生物的異能。Opalescence也會將非靈氣的結界變成生物,不過我決定將「效果關掉」這條去掉,因為我認為這樣會更加有趣。OpalescenceHumility之後會給規則團隊造成非常大的困擾。

尼茲星域的設計更進一步,加入了一個從墳場撿回結界的觸發異能,然後再加入一個門檻來「打開」靜止式異能。我很想看大家會怎麼使用這張牌。幸運的是,這次可沒有Humility了(至少在新賽制裡面沒有)。


染毒療法

劇透:如果你還沒閱讀莉蓮娜的起源故事,請現在就去讀、跳過這段,或者做好心理準備要被劇透了。

這種牌有時候很好設計,有時候則是會讓設計團隊痛苦萬分。在莉蓮娜的故事裡,她將自己煉製的藥物拿給兄長服用並認為可以治好他,沒想到這個藥卻將他變成了一個不死怪物。創造不死怪物對黑色來說根本就是家常便飯,不過這張牌設計困難的地方就是意味著莉蓮娜是想要幫忙的。她獲得的結果並不是她一開始的目的。設計團隊要如何捕捉這個概念呢?

訣竅呢,就是稍微克制一點點。莉蓮娜的本意是善良的,但是說服她製作染毒藥劑的鴉人的本意並不是。如果這張牌反映的是這行為而不是莉蓮娜的呢?她並不是這張牌的加害者而是受害者。如果這張牌將某人的善心善事變為惡事呢?最簡單的作法就是將獲得生命改為失去生命。


偉大極光

這也是另一張我被問很多次關於顏色派問題的牌。現在到底是發生什麼事情了?首先,在妮莎第一次時空跳躍到洛溫之後,她目睹了洛溫因為某個稱為偉大極光的東西而變化成闇影荒原。由於這是故事中非常重要的事件,我們決定這事件需要一張自己的牌。主題上這張牌要是綠色的。這是個在這時空上循環很多次並且進行很多年的自然變化。最大的問題就是,要如何在一張綠色的牌中捕捉到這個風味。

偉大極光 |Sam Burley作畫

第一步就是從機制上決定這張牌要做什麼。我們的想法是在偉大極光發生之後,所有東西都會改變。由於要將戰場上的每張牌都改變實在太複雜了,所以我們決定用永久物的交替來重現這個改變。我們之前將永久物變成另一個東西的能力放在藍色或紅色,從來沒在綠色出現過。那我們現在有不同的處理方法嗎?

綠色從以前就是個很會生產魔法力的顏色。如果這個改變將你能運用的牌換走,並且給你許多魔法力讓你能施放咒語呢?這樣感覺就綠色多了。我和Sam常常討論這張牌,因為它的確偏離了綠色的本質。但是當我退一步客觀地細看這張牌的時候,我認為這是情有可原的,就像我們做出Form of the Dragon一樣。有些單獨的物件可能有點偏離,但是這張牌整體的感覺和效果的確是非常綠的。


開始的結束

我希望你們還滿意我這篇魔法風雲會:起源的各種牌張設計故事。如同以往,我很想聽到你們對於今天專欄的回饋。你們可以將意見寄到我的電子信箱email或是其他社交媒體帳號(推特TwitterTumblrGoogle+,和Instagram)。

請在下週收看今年的設計狀態專欄,我會在其中討論我對於去年設計的感想。

在那之前,希望你們能享受魔法風雲會:起源,準備開始一段刺激的旅程吧!

Latest Making Magic Articles

MAKING MAGIC

2022年 5月 19日

首見柏德之門 by, Mark Rosewater

歡迎來到指揮官傳奇:爭戰柏德之門的預覽。今天我將告訴大家這個系列設計的故事、介紹洞察設計及系列設計團隊的成員,並展示一張很酷的新預覽牌。內容不少,就讓我們開始吧。 傳奇背後的傳奇 在開始系列設計的故事前,我想先跟大家介紹製作這個系列的所有設計師。一如往常,我會讓系列的負責人來介紹,因為他們是最了解自己成員的人。下面的內容是Corey Bowen的介紹,他在這個系列中負...

Learn More

MAKING MAGIC

2022年 5月 9日

魔法五四三:新卡佩納:喧囂黑街 by, Mark Rosewater

每個系列時,我都會有一個郵箱專欄來回答所有人關於最新系列的問題。今天輪到的是新卡佩納:喧囂黑街。 這是我的推特: It’s time for me to write a mailbag column about #MTGSNC. Please keep your questions about Streets of New Capenna to a single t...

Learn More

文章

文章

Making Magic Archive

想閱讀更多文章?瀏覽我們的文章存檔,閱讀數千篇您最喜愛的作者針對魔法風雲會所寫的文章。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