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工作的守護者,第一部

Posted in Making Magic on 2016年 1月 11日

By Mark Rosewater

Working in R&D since '95, Mark became Magic head designer in '03. His hobbies: spending time with family, writing about Magic in all mediums, and creating short bios.

我們已經結束守護者誓約的預覽,所以我終於可以說說個別牌張的故事了。我有許多故事要分享,這就表示此專欄會分成兩部份。同時也表示我不能在第一段浪費篇幅,所以就讓我們開始吧。

白色是小生物集結成群來面對威脅的顏色。因此我們將小型衍生物(定義為2/2或更小)放在白色,然後大型衍生物放綠色。你可能會認為只能生1/1或2/2(我們做的生物衍生物通常都會有正方數值-即力量和防禦相同-來讓它們更容易追蹤)會限制我們所能做出來的咒語種類,但有些關鍵能讓我們有更多變化:

  • 生物類別魔法風雲會有許多種族要素,所以我們通常可以透過選擇正確生物類別的方式來讓衍生物咒語有影響力,盟軍增援就是一個極佳的例子,由於生出來的衍生物是伙伴,他們可以觸發所有在乎伙伴進戰場的牌張,以及原本贊迪卡環境那些只會作用在伙伴上的牌。
  • 瞬間對巫術-瞬間更有彈性但是費用會更多。巫術只能在自己回合施放但是費用更便宜,獲得的生物也會更多。我們兩種都喜歡使用。
  • 生出來的生物數量-生出小生物,尤其是1/1的優勢就是一個咒語通常可以生出很多個。由於一些賽制對於你所操控的生物數量非常敏感,這讓你的生物量會比你所需要施放這些生物的牌量要來的多。

讓我非常訝異的一件事就是,我們常常會假設某個東西已經做過了,但是實際上並沒有。舉例來說,如果你問我我們是否有做過傳奇的白黑僧侶,我一定會說絕對有。白色是僧侶第一多的顏色,而黑色則是第二多的。我們每個系列中幾乎都會用到僧侶這個職業,也做過不少傳奇僧侶。想當然,他們裡面一定會有幾個是白黑色的吧?

結果我們並沒有做過。在守護者誓約之前,魔法風雲會有十八個傳奇僧侶。其中七個是純白色的,兩個是純黑色(傳奇莉蓮娜殭屍米凱耶),兩個黑紅兩個白綠兩個白藍綠,一個是白藍,有兩個白黑,但是其中一個是白黑紅 而另一個則是白藍黑。但是並沒有純白黑的傳奇僧侶。

這是一個讓我們知道你們想要,但我們卻還沒做出來的好例子,因為我們常常不知道那樣的一張牌並不存在。

在我的個別牌張設計文章中,我通常會花許多時間談論酷炫牌張的誕生,但是我認為談論我稱為「結構設計」的東西也是很重要的。意思是,我們需要給低稀有度做出看起來優雅、單純易懂,然後良好又簡單的牌張來支援系列中的主題,巴洛西幼獸正是一個好例子。這系列有個機制叫做支援,支援讓你將+1/+1指示物放在其他的生物上面,這個異能單獨看還不錯,但如果能加入幾張牌讓輪抽這主題的玩家來使用也是很不錯的。

這會以兩種方式運作。首先,如果你已經在抽一個主題了,比如說你已經抽了許多支援牌,那巴洛西幼獸在你的套牌裡面就會比較強力,因此你也可能比其他玩家先把它抽起來。1綠叫3/1在限制賽中是可以接受的,但不見得是個前面順位的牌。再來,如果你抽起了巴洛西幼獸,那你現在就更有動機抽起像是支援的牌張了。

在我的文章中常常會出現的一個主題是,你需要為設計裡的許多小東西負責,因為一個系列的整體感覺必須取決於其他許多小方面的共同合作。

這是那種看起來很好做的牌。事實上,我很確定這張牌的第一個版本是「其他玩家所操控的所有生物失去辟邪和不滅。」這張牌是說明我們在設計時為什麼要不時和規則經理和這系列的編輯查詢的好原因。是這樣的,有些機制在還是概念時看起來超級單純,但是到實際要讓它們能正常運作時就變得非常麻煩了。必亡羈絆正是一個良好的例子。

在讀過了原來版本的牌之後,我想大多數玩家都會認為對手操控的所有生物上面的辟邪和不滅都會消失不見,問題是:不見得。是這樣的,這遊戲有個叫做分層的東西,它會在多於一張牌影響其他東西時幫忙決定會發生什麼事情。如果必亡羈絆是個靜止式效應,那在它移除了辟邪和/或不滅之後其他東西可能還會把它們加回去。

範本化的目標是想出要如何讓牌張照它一開始的設計運作(或者至少盡可能接近)的同時也能被理解。在將辟邪和不滅的移除變成起動式異能之後,我們就做出了一張玩家在大部分時候都知道會做什麼的牌。

我在這種專欄裡面花很多時間談論想法是如何成形的,但是想法的執行-尤其是像規則和範本這些遊戲中比較麻煩的部份-也一樣重要。

R&D在一個叫做地窖的區域工作。每個人都有一個隔間,不過牆壁很低,能試玩的空間非常充裕。地窖的存在讓R&D的成員在溝通上可以更方便。守護者誓約的首席開發Ian Duke就坐在我的斜對角,所以我們常常會討論事情,其中一個常見的話題就是顏色派。當Ian想在我們沒碰過的空間胡搞時,他都會問我一個新效果應該要是什麼顏色。在開發守護者誓約的某一天,Ian問我:「Mark?搜尋鵬洛客是什麼顏色?」

很多次在我被問到顏色派的問題時,我都有些先例可以查詢。「我們之前做過這個,然後用的顏色是這些。」不過,當問題是個全新的異能時,我就必須要詳細思考才能想出哪個最適合了。首先,我們讓每個顏色都有一些導師牌。重點是這些導師必須要搜尋這個顏色關心的東西。不過鵬洛客有點難搞,因為五個顏色都有鵬洛客,然後也都在乎他們。

當機制的歸屬不太明確的時候,我通常會開始思考顏色的原理。從風味上來說,搜尋鵬洛客到底代表什麼呢?首先,你在尋求幫助。這感覺除了白色之外應該沒有其他人選了。而且,如果我們真的需要的話,我們還是有方法可以將它混入其他顏色。舉例來說,放進黑色可以想像成勒索鵬洛客來幫助你。但是守護者誓約的風味是團結合作,而且這張牌感覺就是要呼喚守護者們,所以我認為白色是這張牌的正確顏色。

我跟Ian說白色。Ian回我說「太棒了,」因為他想要這張牌是白色的。而這就是呼喚守護者為何是白色的原因。

這是第七張茜卓的牌。我必須誠實地說,我們創造強力茜卓的紀錄實在不太好。另外,我們也試圖找出更符合這個角色的效應,但同時又要讓她能做出不同的花樣。

她的第一個異能對於茜卓來說是很獨特的,因為茜卓在之前從來都不會生出生物衍生物。為了要符合她的個性,這些衍生物是只會待在戰場上一會兒的小元素生物(不過卻有敏捷來快速造成傷害)。

她的第二個異能是翻揀(先棄牌再抽牌)的一種,只是棄掉的是全部手牌而不是只有一張。這個異能會讓你多一張手牌,也就是我們給紅色抽牌的最大限度。我喜歡這個異能的衝動感覺,非常符合茜卓的個性。

她的最後一個異能,也就是我們俗稱的鵬洛客「大絕招」和平常很不一樣,因為它是個X異能,代表她可以進戰場之後直接使用而不用存。不過,由於它是個X異能,所以你如果想要這個效應更有效果,你也可以花點時間把它存上去。

從機制上來說,這些異能的關聯性比較低,但是它們在風味上卻連結在一起,並給予茜卓的操控者許多彈性。我認為召焰茜卓的強度可以讓茜卓的粉絲覺得,終於有張牌能適當反映這個角色的力量了。

潮湧是個有趣的機制,因為它能以許多不同的方式使用。首先,這個咒語在你已經施放過其他咒語時費用會更低。第二,如果你已經施放過咒語的話它會產生一個效應。觸手壓境是個兩者都能做到的例子。魔法力費用的減少雖然不多(儘管五點和六點通常可以差許多回合),但是這個效應非常巨大-畢竟一隻8/8章魚可不是一個小獎勵效果。這是我最喜歡的潮湧牌。我唯一的遺憾是上面的字太多,讓奇奧拉的故事敘述無法出現在牌上。

關於再戰贊迪卡我聽到最多的一個問題是,「白色的奧札奇在哪?」答案是設計的確是有想出一些白色奧札奇,但是在檔案從設計進入開發之後,白色變成比較偏贊迪卡方而不是奧札奇方。因此,在系列付梓時一個白色的奧札奇都沒有留下來。

設計團隊在進入守護者誓約時很清楚這件事。我們的目標並不是要做出許多白色奧札奇牌,而是做出一些並且希望至少有一張能被印出來。奧札奇挪移體正是成功的那一個。這系列可能沒有很多白色奧札奇,但它至少有一個。

我相信這原本是一個循環。再戰贊迪卡有地落,而我們也想要在守護者誓約中放進一些地落,所以我們做了各種不同的調整。我們喜歡的一個地落觸發會將地變成生物一回合,接著我們給循環裡的每張牌加上一個影響地生物的靜止式異能,來將這個循環綁在一起。使用不同化身的原因就是讓你在下地時可以加強你的地生物,這個循環有點類似裂片妖的感覺。

這個循環如果不是太有野心的話,可能就會無事付梓了。有些要素想要捕捉寇基雷的感覺,有些要素想要表現團隊的感覺和守護者的結成,伙伴需要一些機制上的凝聚力,「在乎無色」的主題需要牌張,有太多不同的機制元素需要空間,導致所有東西的空間都不太夠。

我們後來決定應該讓化身留在想要化身所做事情的顏色,也就是紅色和綠色。再戰贊迪卡限制賽裡面的紅綠套牌注重的是地落,所以我們決定在守護者誓約中延續這個傳統,將這個循環縮減成兩張。

當我們坐下開始設計再戰贊迪卡時,我們在白板上列出了在回到贊迪卡時玩家所想要看到的東西。有些是我們覺得玩家期待會回歸的東西。其他的呢,則是我們第一次到贊迪卡時沒有做而讓玩家不高興的東西。其中之一就是一個五色的伙伴指揮官。

伙伴在休閒玩家中一直是個很受歡迎的套牌,不過如果你想要在指揮官中使用它們,那你就必須要選擇一個跟他們毫無關係的指揮官。我相信守護者誓約的首席設計者Ethan Fleischer在再戰贊迪卡設計時做出了一些牌,不過當時我們太注重在伙伴節節敗退的情況上,所以五色的指揮官並不適合。Ethan因此決定要在守護者誓約中做到這件事。

Ethan在設計時做的大突破就是將這個生物做成單色,並帶有一個五色的起動式異能。這樣他就會有個五色的特性,變成一個五色的指揮官。這個設計也允許這套牌在限制賽中更容易被使用,因為這張牌只需要一個顏色(而不是在限制賽中非常難達成的五色)。Ethan決定這生物應該是白色,因為伙伴的領袖在白色中出現非常地合情合理。這個導師異能是特別挑選的,因為它在限制賽跟指揮官(100張單張牌的套牌最愛導師牌了)中的運作非常良好。

頂底設計一直都很有趣,因為你最後的設計會和憑空想像出來的不一樣。就我所知,這張牌的起源是有個人想要以「晶石陣列」為名設計一張牌。晶石在守護者對抗奧札奇的戰鬥中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所以有一張牌來代表它們也是再適合不過。我們想要捕捉的風味是,如果你正確排列晶石的話,你就可以創造出讓你在和對手對局時取得勝利的巨大效果。

那麼,如果取得勝利真的是獲勝呢?再戰贊迪卡重印了晶角獸君王,但是這系列並沒有一個新的替代獲勝方式。如果將晶石放到正確的位置就能贏得此盤遊戲呢?這遊戲有五個區域(手牌、戰場、牌庫、墳墓場,和放逐),其中三個是公開的(嗯,放逐區大部份是公開的)。如果你必須要在四個不同的區域裡各放進這張牌又會如何呢?牌庫是問題最多卻又最容易做到的(畢竟牌張在遊戲一開始就在那裡),所以這個區域就被刪除了。

於是就這樣,我們有一個新的獲勝方式:一個可以讓強尼以創意的套牌構組來解決的謎題。

我因為許多原因而喜歡這張牌,有些是因為我本身的沃索喜歡,有些則是梅爾喜歡。贊迪卡的吸血鬼因為奧札奇而分裂成兩邊:有些投靠了那些巨大的泰坦和它們的後裔,有些則是加入了伙伴們。哲娜是個企圖阻止奧札奇的吸血鬼的例子,而卡力塔則剛好相反。

我喜愛這張牌,因為他同時是吸血鬼和殭屍的部落牌,但是這結果卻是由風味達成的。卡力塔利用殭屍幫他作戰,因此他殺掉的所有東西都會加強他的軍隊。這張牌顯示,如果對他有益的話,他也願意犧牲殭屍,甚至是他的吸血鬼。

從梅爾的方面來說,我喜歡這張牌裡面許多元素的互相合作。卡力塔是個吸血鬼,所以繫命非常適合。他可以將對手生物的死亡轉化成殭屍。這些殭屍,以及你套牌中使用的吸血鬼可以被犧牲來讓卡力塔變得更大-這同時加強了繫命,迫使你的對手阻擋,使更多生物死亡,最終使得卡力塔獲得更多殭屍。從各方面來說,這設計非常棒。

守護者解散

我今天的篇幅差不多就這樣了。如同以往,我很想聽聽你們對於這篇文章或是守護者誓約這個系列的回饋和想法。你可以將電子郵件寄到這裡或者是透過我的社交媒體帳號(推特TumblrGoogle+,以及Instagram)和我聯絡。

請在下週繼續閱讀第二部。

直到下次,希望你在組隊時樂趣無窮。


Latest Making Magic Articles

MAKING MAGIC

2021年 11月 29日

一起走向無垠的世界 by, Mark Rosewater

這週將有點不一樣。我得到許可可以和大家一起先來一窺Unfinity—將於2022年4月1日上市的第四個Un- 系列—的內容。 我將先告訴大家這一切是怎麼成型、跟你們分享這個產品一個很酷的面相,然後展示一些預覽牌。希望這能鼓勵你們繼續看下去。對了,今天是提前預覽,所以我不會跟你介紹系列裡任何有名字的新機制,那會等到上市前的預覽時才會發生。 故事要從2018年年中開始...

Learn More

MAKING MAGIC

2021年 11月 22日

就誓現在,第二部 by, Mark Rosewater

上週,我開始跟大家講一些依尼翠:腥紅婚誓裡個別牌張的設計故事。一篇講不完,今天就讓我們繼續。 遊魂獵手卡婭 依尼翠最廣為人知的是四個主要的怪物類別:精靈、吸血鬼、狼人和殭屍。魔法風雲會裡有狼人鵬洛客也有吸血鬼鵬洛客,所以他們必然會出現。(雅琳出現在依尼翠:黯夜獵蹤,而索霖出現在依尼翠:腥紅婚誓—下面有更多關於他設計的細節)。雖然我們沒有殭屍鵬洛客,卻有一位與殭屍有...

Learn More

文章

文章

Making Magic Archive

想閱讀更多文章?瀏覽我們的文章存檔,閱讀數千篇您最喜愛的作者針對魔法風雲會所寫的文章。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