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個關於魔法風雲會的隨機小知識

Posted in Making Magic on 2016年 6月 20日

By Mark Rosewater

Working in R&D since '95, Mark became Magic head designer in '03. His hobbies: spending time with family, writing about Magic in all mediums, and creating short bios.

在2009年的二月,我受到當時在臉書上流行的「關於自己的隨機25件事」的啟發而寫了篇專欄。最近我在尋找播客的主題時剛好翻到這篇文章。當我在開車前往工作的路上並論這25個隨機小知識時,我發現這是個有趣的文章,所以我應該再做一次,而我今天就要這麼做。

  1. 魔法風雲會原本的構築套牌只要40張牌。

如果你想要在限定版(第一版)剛推出的時候組一副構築套牌,那你的套牌不一定要有60張。那是因為當遊戲剛推出時套牌構築的最低限制是40張,一張牌能放幾張也沒有限制。這樣做的想法是,玩家可能不會擁有太多張牌,所以40張的套牌讓他們可以用擁有的牌來組多副套牌。

當威世智終於推出了正式的比賽規則之後,他們將60張的套牌變為正式的最低要求,並且加入了一種牌四張的限制。這兩者都是根據西岸採用的非正式規則而來的。不久之後,正式規則就變更為最少60張,一種牌四張的限制了。40張牌的限制則是保留在限制賽中。

  1. 第一版中不小心漏印了兩張牌。

我在上次談論了第一版中一些有名的印錯牌。我沒談到的是有兩張牌不小心沒放進去。兩張牌都是循環的一部分,所以它們的缺席非常明顯。Circle of Protection: Black不小心沒放在普通印刷版上,而Volcanic Island則是沒在稀有印刷版上。它們的缺席純粹是版面上的錯誤。沒有人發現它們不在,直到時間已經太遲無法修正了。這兩張牌都包含在第一版增刷中,同時也新增了一組新插圖的基本地循環。增加新插畫的原因是這樣他們才能說這系列「有超過300張牌。」

  1. 天堂鳥本來是另外一張牌的插圖。

Mark Poole在第一版中所畫的天堂鳥插圖本來是要給Tropical Island的。由於畫面前方的鳥太吸引人注意了,所以Richard設計了一張新牌給它,然後請人給Tropical Island畫了另一張插圖。

  1. 限定版(即第一版第一版增刷)中,你補充包的稀有牌可能是張基本地。

早期的魔法風雲會印刷並沒有將基本地印刷版分開印刷,而是被混到其他的每張版面裡面。大部分的地牌都在普通印刷版上,但是有些卻出現在非普通以及稀有印刷版上,來讓所有基本地的出現率大致上相等。在稀有牌中,121格中的4格(早期的魔法風雲會使用的是11X11的印刷版)是海島。稀有海島使用的插圖和較低稀有度的海島是同一張,所以沒有任何方法可以分辨第一版第一版增刷中哪些海島才是稀有牌。

  1. Richard Garfield的姑媽畫了張魔法風雲會牌張的插畫。

第一版中最具指標性的插圖是Stasis

Stasis | Fay Jones 作畫

這位畫家是個叫做Fay Jones的女性。她是位古典藝術家,在美術世界中頗有名氣。那她到底為什麼會給魔法風雲會畫了一張牌呢?她純粹是給自己的外甥一個人情而已。是這樣的,他剛剛設計了一個叫做魔法風雲會的全新遊戲,並且問他的姑媽是否能幫他給其中一張牌做插畫。她說好,而這就是靜態平衡這張圖的由來。

  1. 當人們在以前拜訪威世智HQ的時候,他們都會獲得一個起始套牌和兩個補充包。

我是在威世智碰到我的老婆Lora的。她實際上比我早六個月在那邊開始工作。她的第一份工作是接待員。她喜歡說的一個故事是她工作上要做的事情之一,也就是接待訪客。當有人從大門走進來的時候,她就會給對方一個當時系列的魔法風雲會起始組合和兩個補充包給對方。(「起始組合」是個帶有兩張稀有牌的隨機60張套牌。)在她開始工作的時候,當時的系列是第三版(裡面有舊的雙色地)。Lora說,不管訪客是為何踏入大廳,她都必須要給他們這些產品。比如說,有一個人進來借用電話,因為他的車拋錨了。他在打電話請拖吊過來之餘也獲得了一些魔法風雲會的牌。

  1. 阿拉伯之夜的所有風味敘述都是一個晚上完成的。

Beverly Marshall Saling是威世智原本的總編輯。那時候,編輯還有自己的部門,並不是R&D的一部分。她那時在檢查阿拉伯之夜,也就是魔法風雲會的第一個補充系列。由於該系列早上就要付印了,所以她在做最後的檢查。她在那瞬間發現沒人給這系列挑選任何的風味敘述。她桌上有兩本當作來源資料的不同阿拉伯之夜。於是她就用一個晚上找出所有風味敘述並且將它們放到牌上。

  1. 傳承擴充系列的傳奇生物都是根據一次龍與地下城的戰役而來的。

在很清楚知道魔法風雲會會大紅大紫的時候,當時公司的執行長(也是創辦人之一)Peter Adkison開始尋找能做擴充系列的人。他找到的一個人叫做Steve Conard。Peter和Steve是老朋友了,之前常常一起玩角色扮演,尤其是龍與地下城

傳承將傳奇永久物這個概念引進了魔法風雲會。為了填滿這許多的傳奇角色,Steve使用了他和朋友之前所玩的各種角色扮演遊戲中的角色。一個有提到但不是傳奇的角色是個Peter所使用,叫做Alchor的巫師。Steve想要紀念Alchor,所以設計了一張牌來代表他所使用的強力法術書。不幸的是,在和插畫家溝通時發生了點小誤會,所以畫家將法術書(tome)畫成了墳墓(tomb)。Steve不小心殺掉了Peter的角色。

  1. 魔法風雲會嘗試了兩次核心系列的列印,但是都沒有正式發售。

1994年的第三版有許多問題。這些牌的顏色有點淡。其中一張牌,Serendib Efreet的插圖和邊框都是錯的。威世智對於一些黑色牌的插圖也有點擔心,所以他們決定新印一批。這個列印的代號是「Edgar」,但一般人還是稱呼它為「夏日魔法風雲會。」它最有名的事蹟就是Hurricane被放進藍色邊框的錯印版。由於牌張印出來顏色太深,所以威世智決定放棄這次列印,並且摧毀了成品。只是並不是所有成品都被摧毀。一小部份(我相信大概40盒左右)不小心發售了,而且也成為了魔法風雲會最稀有的收藏品之一。

不過這並不是威世智唯一的一次摧毀新列印的成品。在1995年,威世智嘗試使用一個新列印機,並印了一整批的第四版。它並沒有達到威世智的標準,所以也被摧毀了。和夏日魔法風雲會不同的是,據我所知,這次沒有產品不小心流落到市面上了。

  1. 克撒傳原本的名字是克撒的奧德賽

我們原本想給克撒傳環境的第一個系列的名稱並不是克撒傳而是克撒的奧德賽。不幸的是,當我們探索這名稱是否能通過法律上的問題時失敗了,所以我們只好慌忙地找個替代名稱出來給它。詭異的是,多年後我們設計了一個叫做奧德賽的系列,而這時這名稱就可以用了。

  1. 有個強力的咒語是紀錄錯誤產生的。

克撒傳環境有個結界的主題。是的,它的確是圍繞著一個有名的神器師克薩打轉沒錯,而且因為故事的關係這環境被稱為「神器循環」,但是如果實際看到牌張,你會發現裡面有個強烈的結界主題。我們用很多方式碰觸主題,不過其中之一是做出強力的生物靈氣。為了如此做,我們設計了一個結界在進入墳場時會回到你手中的機制。這樣你就不會在結附的生物死亡時被一換二。

這主題橫跨了整個環境,並出現在多個循環裡。在遠古遺產中,我們做了一個會加大生物力量並給它踐踏的綠色靈氣。我們用許多不同的費用測試它,然後決定正確的施放用是1G。我不記得當時是誰在會議中作筆記,也不記得是誰更新了檔案,但是當我們在辦公室中拿到成品時,我們發現這個綠色的結界費用是錯的。我們本來決定好的1G費用變成了G。不過由於它已經印出來了,所以我們就算了。這張牌呢,當然就是仇視

  1. 我在夢中想出一個機制。

當我第一次遞交秘羅地的設計時,首席設計Bill Rose認為我的機制太多了。Bill要求我移除一個主要的機制(一個我在過去稱為「機制E」的東西),因為它佔了太多空間而且Bill也認為設計不需要它。在我移除了機制E之後,Bill又跟我說我需要一個比較小的機制。Bill同時也希望這個機制不需要那麼有協調性,讓它比較可以獨立運作,讓它可以不需要投入一整個主題就能玩。

Bill給了我幾週來解決這個問題。我已經解決他其他的所有要求了,但我還在尋找這個最後的機制。所以有天晚上,我滿腦混亂的去睡覺了。那天晚上,我作了個解決這個問題的夢。我想出了一個可以滿足Bill所有要求的機制。我那時候很興奮,直到我領悟我當時正在作夢。它是那種少數的清醒夢時刻-我在夢中發現我正在作夢。我醒來並且迫切地尋找紙筆,因為我必須要在忘掉它之前把它寫下來。而這也是我如何創造出打包這個機制的由來。

  1. 有個設計團隊每週會在戶外開一次會。

Brian Tinsman大概是最喜歡跳出框架思考尋找解答的魔法風雲會設計者。這個想彎曲規則的欲望甚至延伸到會議上。艾維欣重臨的設計團隊每週都會到附近的公園邊開會邊走兩小時。我不知道這些會議是否有比平常的更具有生產性,但我們的確是獲得了不少運動量。

  1. 我們曾經考慮將泡泡糖放進補充包裡。

機飛版2是那個永久停歇,從來沒有做出來的機飛系列。(你們可以到這裡這裡看原因。)我曾經談論過想在裡面放入刮刮卡。另一個點子是在裡面放進泡泡糖。我們後來發現要將能吃的東西放進補充包中會造成一系列更嚴謹的規則,所以後來就放棄這個想法了。

  1. 「超值組合(Fat Pack)」的原名本來是個玩笑。

當品牌團隊一開始決定製作超值組合的時候,他們開了個會來討論名稱。通常在這些腦力激盪的會議中,人們都會比較放鬆並喊出很呆的建議。其中一個開玩笑的建議是「Phat Pack」,意指在開當時青少年用語的玩笑,孩子們會因為這個產品使用「時髦俚語」而認為它很酷。一些在開會的人並不知道這個是個玩笑,但他們覺得聽起來不錯,所以決定採用-只是做了個小小的拼音修改。

  1. 魔法風雲會的插畫家不見得熟悉奇幻。

一個和自由插畫家合作的缺點就是他們不見得理解奇幻的世界。下面這個故事就是一個好例子。我們和一個新畫家合作,並且將插圖敘述「這個咒語會產生閃電擊。請展示這個閃電擊打到一隻龍獸。」寄給他。在奇幻中,龍獸是個較小型態的龍,但該畫家對這名詞並不熟悉,所以畫了張閃電擊打到一隻公鴨子(drake)的圖。

  1. 魔法風雲會只有為一個非魔法風雲會產品做過一次產品內的廣告。

補充包裡面的第16張牌正面通常會是個衍生物或者是跟遊戲有關的資訊,然後背面則是魔法風雲會的廣告。我們的規則是我們只會在廣告牌上放跟魔法風雲會有關的產品,不過我們還是有破例過。這個廣告是給魔法師的學徒,一部由尼可拉斯˙凱吉主演的迪士尼電影。我們有在電影裡面做一些置入性行銷,所以為了履行合約我們要在廣告牌上給電影打廣告。當時的想法是,電影敘述的是會施放魔法的人,所以在某種程度上和這遊戲是有關聯的。

  1. 特選賽制和核心系列曾經使用過同一個名字。

在一開始的時候是沒有賽制的,只有一種遊玩的方法。威世智後來創造了一個會輪替牌張的新賽制。現在叫做標準的就是以前的Type 2。不會輪替的賽制叫做Type 1。這些很明顯並不是好名字,所以Type 2被改為標準,然後Type 1被改為古典。

往前快轉幾年。我們正在設計一個新的核心系列,第六版,而品牌團隊決定他們不喜歡這系列和數字有關。他們認為第六版的潛在涵義就是你已經錯過了前面五版。所以他們決定要給它一個不是第六版的名稱。他們選擇的是古典。R&D和他們解釋我們已經在使用古典這個詞來代表一個不會輪替的賽制。

第六版「古典」會造成混淆。一副「古典套牌」可能是個只用最新核心系列的牌所組成的套牌,也有可能是一副使用魔法風雲會漫長歷史中所有牌張的套牌。品牌團隊說他們很清楚這個問題。它最終還是導致了混亂,所以我們最後還是得將不會輪替的賽制名稱從古典改為特選。

  1. 驟霜的設計期間最短,只有六週。

在以前,魔法風雲會每兩年會推出一個核心系列。在其他的年份中,我們可以推出一個補充系列。舉例來說,這個空窗就被我們拿來推出機飛版機飛版第二代。R&D當時被詢問在原本的拉尼卡環境之後有什麼計畫。由於當時發生了許多事,所以我們建議該年的暑期不要推出任何系列。我們得到的答案是「OK。」

快轉到九個月之後。上層決定他們還是要一個暑期系列。R&D提醒他們我們已經錯過了傳統開始設計系列的時間點。他們告訴我們立刻開始並盡我們所能。後來的決定是要縮短設計來給開發完整的時間。對於小系列來說,通常我們會有四個月的設計時間(這是當時的情況-現在我們的小系列有六個月)。驟霜只有六週。我們選擇了設計團隊,並且進行了幾週的全天辦公室外的工作,然後在剩下的時間裡進行正常的會議。

  1. 有兩個系列的初始設計不是在華盛頓州裡完成的。

提到辦公室外,有兩個魔法風雲會的設計是在華盛頓州以外的辦公室外工作時完成的。有趣的是,這兩個都是在設計者的父母家中完成的。暴風雨第一週的設計是在Richard Garfield於奧勒岡波特蘭的父母家中完成的。整個設計團隊選擇整週不刮鬍子來展現我們的團結。大戰役第一週的設計是在我於太浩湖的父親家中完成的。我們那週大部分時間都在工作,不過我們還是空出了一天去滑雪。

  1. 威世智的企業總部曾經舉辦過兩次高等級的賽事。

在1995年時,威世智決定舉辦我們自己的世界冠軍賽,而不是在其他的場地舉行(1994年的魔法風雲會世界冠軍賽是在威斯康辛的密爾瓦基的Gen Con舉行的)。我們在一個本地的飯店裡舉辦了1995年的世界冠軍賽。1996年時,我們剛搬進了一棟更新、更大的企業大樓裡。公司正在快速成長,所以我們購買了一堆額外的空間讓我們以後能使用。我們自己有足夠空間的時候為什麼還要租飯店呢?所以1996年的魔法風雲會世界冠軍賽就在我們的企業總部舉行。

在2001年的魔法風雲會邀請賽之後,威世智通知我說我們所有的邀請賽預算都被砍了。不過,如果我能自己想辦法負擔的話要繼續執行也是沒有問題的。由於我不是個會簡單放棄的人,所以我四處搜尋可以贊助賽事的人。我最後找到了最完美的夥伴-魔法風雲會線上版。他們想要舉辦一場線上的高級賽事,而邀請賽正是一個完美的選項。由於預算是個很大的問題,然後這賽事又是線上舉辦,所以我們將十六位玩家都飛到威世智,並且在我們的企業辦公室中舉辦了這項賽事。Jens Thorén最終贏得比賽,並在黯色幻影這張牌上獲得了永生。

  1. 魔法風雲會目前以十一種語言發行。

以下就是這些語言:

  • 英文
  • 法文
  • 德文
  • 西班牙文
  • 葡萄牙文
  • 義大利文
  • 俄文
  • 日文
  • 韓文
  • 繁體中文
  • 簡體中文
  1. 翻譯會給牌名帶來奇怪的改變。

為了將魔法風雲會印成多種語言,我們必須要有個廣泛的翻譯網路。他們大部分時間都做的非常棒,但我們偶爾還是會有些小小的溝通錯誤,導致非常好笑的結果。這裡我最愛的牌就是大戰役Yawgmoth's Agenda

日文的牌張翻譯是「約格莫夫的日程安排。」幸運的是,有人看到了並發現他們不小心將「謀略」的定義翻錯了。

  1. 魔法風雲會目前的字體叫做貝連。

許多年前,威世智發現魔法風雲會有自己的字體是有好處的。我們僱用了一位職業的字體設計者,並花了許多時間來微調這個字體。這個字體的正式名稱叫貝連,是以最受歡迎的鵬洛客傑斯貝連命名的。

  1. 有兩張不同的魔法風雲會牌張只被印過一次。

魔法風雲會裡有些稀有的牌,然後魔法風雲會裡還有一些更稀有的牌。這兩張最稀有的牌現在都只有一張。第一張叫做1996世界冠軍。它被鑲嵌在1996世界冠軍賽(我上述提到的,在企業辦公室舉行的那個)的冠軍獎盃裡。事實上,這張牌有一整張印刷版面,不過我們拍了隻銷毀除了一張以外的所有牌張的影片,然後再將那張放進獎盃裡面。

另外一張則是Shichifukujin Dragon。這張牌是設計用來慶祝日本DCI比賽中心的開幕。這張牌的命名緣由是日本神話中的七福神。這兩張牌都是由我設計,然後由Chris Rush所畫的。

多隨機

而這就是另外的25個隨機小知識了。我很好奇你們是否喜歡這個格式,是否想聽更多隨機小知識。你們可以寄電子郵件給我或是透過我的社交媒體(推特TumblrGoogle+,和Instagram)。

請在下週回來,看看異月傳奇的預覽吧。

直到下次,希望你也能在尋找自己的魔法風雲會隨機小知識時獲得樂趣。

Latest Making Magic Articles

MAKING MAGIC

2021年 11月 29日

一起走向無垠的世界 by, Mark Rosewater

這週將有點不一樣。我得到許可可以和大家一起先來一窺Unfinity—將於2022年4月1日上市的第四個Un- 系列—的內容。 我將先告訴大家這一切是怎麼成型、跟你們分享這個產品一個很酷的面相,然後展示一些預覽牌。希望這能鼓勵你們繼續看下去。對了,今天是提前預覽,所以我不會跟你介紹系列裡任何有名字的新機制,那會等到上市前的預覽時才會發生。 故事要從2018年年中開始...

Learn More

MAKING MAGIC

2021年 11月 22日

就誓現在,第二部 by, Mark Rosewater

上週,我開始跟大家講一些依尼翠:腥紅婚誓裡個別牌張的設計故事。一篇講不完,今天就讓我們繼續。 遊魂獵手卡婭 依尼翠最廣為人知的是四個主要的怪物類別:精靈、吸血鬼、狼人和殭屍。魔法風雲會裡有狼人鵬洛客也有吸血鬼鵬洛客,所以他們必然會出現。(雅琳出現在依尼翠:黯夜獵蹤,而索霖出現在依尼翠:腥紅婚誓—下面有更多關於他設計的細節)。雖然我們沒有殭屍鵬洛客,卻有一位與殭屍有...

Learn More

文章

文章

Making Magic Archive

想閱讀更多文章?瀏覽我們的文章存檔,閱讀數千篇您最喜愛的作者針對魔法風雲會所寫的文章。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