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發術語兩三事

Posted in Making Magic on 2016年 11月 7日

By Mark Rosewater

Working in R&D since '95, Mark became Magic head designer in '03. His hobbies: spending time with family, writing about Magic in all mediums, and creating short bios.

回到2005年1月,我寫了一篇文章叫做「A Few Words with R&D」,和讀者分享了一堆研發用俚語。最近我偶然地發現了這篇文章,才意識到自從我寫這篇文章的11年以來,研發用俚語產生了多大的變化,於是我開始寫一篇文章,來更新俚語的全新版本。

當我開始介紹新的詞彙前,我想先快速的更新第一篇文章所介紹的所有俚語:

  • 未來預測、測試物資、抽棄異能、遠距直擊、後會有期、蘿特瓦拉異能、權杖異能、性感、飛濺、提姆異能、微調、不能被瞄、香草生物、五色費用

這些是我們從上一篇文章至今,仍然以完全相同的形式在使用的詞彙。

  • 強尼、強尼卡片、史派克、史派克卡片、提米、提米卡片

這些描述心理狀態的詞語基本上還是一樣的巧妙而隱晦,唯一的變化是我現在增加了對等的女性名稱:泰咪之於提米以及珍妮之於強尼。史派克兩性通用。想知道更多關於玩家心理的分類請見文章.

  • 「壞-掉了,」、聰明卡片、檢定卡片、帽子戲法、可晉級的、微重印、代卡素材、地雷卡片、威如力異能、沉睡卡片

這些都是大多數時候不再使用的俚語。技術上來說,如果我們想要引用這些東西,我們還是可以使用這些術語-但是大多數現今的研發人員多半對它們不熟悉,因為我們真的太少使用了。

  • 蠟燭、瘋狂農夫、馬克的甜甜圈、第N版、打包材料、超級組合、威世智時間

 

這些是研發人員們不再使用的詞彙。

  • 袋底洞、一樓東側、焦點1、焦點2、研究室、李歐蒙的小屋、圖書館、魔法力池、古戰場、瓦普納

在我寫了上一篇文章之後,我們搬到了新的大樓,因此這些會議室通通都不存在了,我會在下面介紹全新-相對應的研發會議室。

  • 艦橋、危險室、免費桌、中央車站、地穴

有些地點的名稱具有重大的意義,讓我們將它從舊大樓一路帶來新大樓,於是它們仍然存在,我會在下面聊聊它們的新版本。

  • 神速、薩拉異能、靈魂鏈結

這些都是已分別得到正式官方稱謂的異能:敏捷、警戒以及繫命。

  • C、D、多重宇宙、歐菲迪安異能、WotC

這些是被改變了意義的所有俚語。我會在下面解釋新的意義。

拋開舊俚語,讓我們迎向新的一批:

平易近人-這是我們稱呼那些適合新玩家卡片的方式。我們嘗試確保在每個系列都會有足夠數量容易上手的卡片,來歡迎任何在該系列才開始接觸這個遊戲的玩家。它的舊術語叫做「M-成立」意即「這個卡片可以進入任何的M系列(核心系列的俚語,之後的核心系列被以魔法風雲會+數字的方式稱呼了一年)。」這個俚語因為兩個原因而改變:第一、舊的俚語聽起來怪怪的,第二、核心系列已經不存在了。

員工大會-一場每位威世智員工都必須要參與的會議。我們一年會有三到六次的員工大會。

鄰色-五種顏色中的任一個與其在顏色輪中相鄰的顏色配對:白-藍、藍-黑、黑-紅、紅-綠以及綠-白(這些配對使用的顏色排序,會與卡片印刷的施放費用上所顯示的法力符號排序相同。)。

平攤-這個詞是「平均攤開」的縮寫。這是指一個特定類別的卡片會出現在一個補充包的平均頻率。我們通常把它與卡片數量一起討論,平均來說它確實會出現。例如,在多色系列中,傳統的多色卡可以平攤到2.3。代表這個系列的一包補充包的15張卡之中,平均會出現2.3張傳統多色卡片。這個計算對我們來說很重要,因為它能夠幫助我們確認這個子系列在限制賽中有怎樣的呈現。

向後相容-這個術語是指卡片具有一類特質,使他們能與過去印出的舊卡配合良好。卡拉德許萬和琴是個向後相容的好例子。他在意有進場觸發異能的卡片,在之前的系列中有數百張這樣的卡片。它的反義詞被稱為「寄生」

-指任何的兩費2/2生物。它來自於第一版的卡片灰棕熊。舉例來說「我認為白色需要另一隻熊。」

艦橋-這是威世智總部最潮的會議室,舉辦最高層級會議的地方。卡片塑造以及世界觀塑造的會議都在這裡舉行。艦橋通常會使用我們當前造訪的魔法風雲會世界之巨型圖片來裝飾,最常是兩位在此環境的鵬洛客以及橫跨三張圖片的景觀藝術。這間房間的名自來自於星艦迷航記(大多數威世智的會議室都有些怪癖命名)。

C-這個字原先是用來表達無色魔法力的符號。舉例來說「Sol Ring橫置產出CC」,看下面提到的M來了解我們原本是怎麼使用C的

燭堡-這是一間靠近龍與地下城研發團隊,但魔法風雲會研發團隊因為其大小和鄰近而經常使用的會議室。它以被遺忘的國度中一座高聳的堡壘圖書館命名。(來自龍與地下城

卡片塑造-這是一個每週舉辦一次的會議,讓設計以及研發人員深入討論脆弱、技術性的問題。像是顏色派、模板化以及規則分歧。如果某人想要調整一些我們對於魔法風雲會的技術性開發事宜,通常這就是他會優先參與的會議。

特徵性-這個術語被用在一些生物,他們足以代表其它更小,並常在普通牌中出現的生物們。與那些出現在稀有牌、較大的標幟性生物成對比。目前,特徵性生物由顏色可分為:

  • 白-人類
  • 藍-人魚
  • 黑-吸血鬼與殭屍
  • 紅-鬼怪
  • 綠-妖精

特徵生物並不是在每一個環境都能找到,但意味著存在的可能性比起不存在要高出許多。

好奇-這是一個對於「造成戰鬥傷害時,操控者便能抽一張牌」之生物異能的暱稱。一個知名的好奇生物範例為Thieving Magpie。這術語源自於卡片好奇,一張授予此異能的靈氣。以前(以及在第一篇俚語文章中),這種異能被稱為「Ophidian異能。」這個俚語改變了,因為晴空號傳說系列的Ophidian(第一個俚語的來源)必須放過生物所造成的傷害才能抽卡,這已經存在著技術上的不同。

危險室-原先的危險室是Richard Garfield的辦公室,他沒興趣使用,於是我們把它變成了一間研發人員可以在裡面玩遊戲的會議室(獨立出來所以沒人可以預約它)。當我們搬到新大樓時,基於尊重,便指定最近的一間會議室為危險室。新的危險室在表單內、公司的每一位成員都可做為會議室來使用。

恐嚇-這是一個針對生物異能「無法被力量2以下的生物阻擋。」之研發暱稱。卡拉德許中有三張卡片具有此異能。

 
 

落葉-這是一個術語,使用在並非常青(說明如下),但開發人員在覺得一個系列需要它的時候可以加入的異能 / 機制 / 工具之上。一些落葉的代表例子為混血魔法力、雙面卡以及反色異能。

多明納里亞-這是一間位於威世智總部一樓的巨大會議室。它大多數的時候做為娛樂空間使用。人們可以在這邊吃午餐(有時會有準備好的午餐)、玩乒乓球、桌遊、或只是放鬆一下。這間房間偶爾也會被用以舉行較大的會議或是員工大會。員工售前現開也一直都是在多明納里亞舉行。多明納里亞有四間會議室:拉尼卡、贊迪卡、驚懼之墓以及深水城。前面兩個很顯然就是來自於魔法風雲會時空、而後兩個則是龍與地下城的地名。多明納里亞的命名是徵求所有公司的成員提供建議得來的。

龍獸-這是魔法風雲會資料庫的新名字。他之前被稱呼為「多重宇宙。」

對色-五種顏色中的任一個與另一個在顏色輪中與他不相鄰的顏色配對:白-黑、藍-紅、黑-綠、紅-白、綠-藍。(這些配對使用的顏色排序,會與卡片印刷的施放費用上所顯示的魔法力符號排序相同。)

進場-這代表「進入戰場 。」它不僅僅做為撰寫卡片時的縮寫,也在我們討論到這類觸發異能時被使用。舉例來說,「萬和琴與進場效應互動良好。」它曾經被寫做「進入遊戲」,這是在魔法風雲會2010系列之前被使用的術語,用以解釋我們所稱的「戰場。」

橫置進場-這代表「以橫置的狀態進入戰場。」這個縮寫最常用出現在地牌,但偶爾也會用在生物上。

迴避-被用在任何可以幫助突破盤面僵局的異能。飛行、威懾以及踐踏都是迴避式異能的例子。

常青-這代表任何幾乎會使用在所有魔法風雲會系列中的機制或異能。常青異能的例子像是先攻、死觸、繫命。

烏金之眼-這是一間位於魔法風雲會創意團隊旁的會議室。多年來這是一間人們想要安靜的工作環境時可以逃進來,被稱為安全避難所的安靜房間。當我們了解到我們需要更多的會議室時,它不再安靜並且被換了個名字。

炎息-這是能夠支付魔法力(通常為紅色魔法力)來暫時提升生物攻擊力(通常為+1/+0)之異能的暱稱。它的命名是根據第一張使用此能力的卡片:第一版Firebreathing

閃爍-這是關於一個會出現在白色與藍色之異能的術語,它將一個永久物(通常為生物)從戰場上放逐,然後將其重新放入場中。這個異能有兩個版本。一個會立即將他重新放回,另一個則是在回合結束時放回。研發時常稱呼立即放回的為「瞬間閃爍。」 這術語源自於第一張有此能力的卡片,天命之戰Flicker。一些研發人員也會稱呼它為「閃現。」

免費桌-在我們以前的辦公室(位於我們目前辦公室的對街),曾經在研發部旁的廚房裡有張桌子,人們可以把任何他們不想要的東西留在上面。這個免費桌的點子是你可以得到很酷的東西,然後當你有不再需要的東西時,可以把他放在免費桌上留給其他人。當我們搬到對街時,每一個廚房(目前的辦公室每層樓都有一間)都有了它自己的免費桌。

法式香草-香草生物是指沒有任何規則敘述的生物。而法式香草生物是指只有生物關鍵字的生物。一個法式香草生物可以有多個生物關鍵字。這個術語對於設計與研發十分重要,因為我們會一直嘗試著想要對各系列的複雜程度保持敏銳度,而香草與法式香草生物的複雜度通常比絕大多數的其他生物要低。

中央車站—製作團隊繼承了以巨大的紐約火車站來為最大的會議室命名的傳統。在牆上有著中央車站的插畫。研發人員時常使用這個房間,因為它是我們工作的三樓最大的會議室之一。

灰色食人妖-這是一個用以形容三費2/2生物的俚語。他以一隻第一版生物來命名,它是個3費的2/2香草生物。

心領神會-這是一個被設計團隊大量使用的術語。它源自於知名科幻小說家羅伯特・海萊茵的著作異鄉異客,它的意思是能夠立即的理解一個東西的整體概念。設計者們使用這個術語來討論一個新點子是否能被玩家們輕易地掌握。

實康-術語用以形容一個不需要任何條件,便可以反擊所有咒語的反擊咒語。Counterspell以及取消都是實康的例子。也有個術語叫做「軟康」,我們會在下面解說。

剋牌-這是指一張卡片特別被設計用來阻止其他卡片 / 機制 / 策略。剋牌通常是被做來事後應對一些瀕臨失控的遊戲元素。但有時也會預防性的製作用以防範其它的的場面失控。

獄窖-這是一間靠近魔法風雲會創意團隊的會議室。它經歷了幾個非魔法風雲會風格的名字但最後被稱呼為獄窖。在裡面有著艾維欣與棘澤邊的巨大照片,兩個之前最著名的獄窖居民(來自於原始依尼翠環境的故事情節)。我時常開玩笑說,到底有多少間會議室是用角色們被關起來的地方命名的。

高空飛行-這是一個用以形容只能阻擋其他飛行生物之飛行生物的術語。雲元素蒼穹飛燕是高空飛行生物的例子。

山丘巨人-這是一個用以形容四費3/3生物的俚語。命名源自於第一版的卡片Hill Giant

H-「H」這個字母用以當作還不知道確實顏色之混血法力費用之統稱。舉例來說,「在拉尼卡環境中,公會法師們的費用都是HH。」

標幟性-這是指在每一個顏色中我們用以代表該顏色之稀有、耀眼的標幟性生物們。標幟性生物花了很長的時間來塑造,有些顏色(藍色與綠色)花了許多年嘗試不同的生物類別。標幟性生物為:

  • 白-天使
  • 藍-史芬斯
  • 黑-惡魔
  • 紅-龍
  • 綠-多頭龍

衝動抽牌-這是一個用以形容「放逐N張牌,然後在回合結束前你可以使用他們。」的俚語。我們因為想讓紅色能有一些抽牌手段而創造此異能。火焰大師茜卓反抗烈炬茜卓都是衝動抽牌的例子。

象牙塔-這是最接近研發團隊的會議室之一。它以古文明之戰中一張知名的卡片來命名。象牙塔因為某些原因而總是很冷。

透鏡式-這是一個術語,意義為創作一些表面上很簡單、但卻具有深度的設計,讓玩家能夠隨著實力的增進而慢慢發掘。這源自於一種印刷技術,產出的影像能夠依據你看的方式不同,顯示出兩個或更多不同的圖片。想知道更多關於透鏡式設計,請看我的這篇文章

線性-這是一個術語用以形容一些卡片,會鼓勵你去放入特定類型的其他卡片來與之配合。鬼怪酋長是線性卡片的例子,因為他給予鬼怪+1/+1的加成,大大地鼓勵你因為他而放入更多的鬼怪。線性之於標準化對立於光譜的兩側。想要更多關於此概念的資訊,請見這篇文章

失落神廟-這是毗鄰地穴,最大的一間會議室。我很確信這名字引用於一個遊戲(或許是龍與地下城),但我對它並不十分熟悉。當我們想要舉行一個較大的會議時會使用它。

M, N-設計師使用「M」來表示相應類型的顏色。當我們正討論循環,需要一個指示詞來表示魔法力將如何被運用時,它最常被使用。舉例來說,「在本系列我們有一個3M 3/3生物的循環」。這代表著白色的費用是3W,藍色的是3U,以此類推。我們在創作多色循環時使用「N」,它會需要兩個魔法力符號。我們過去會使用「C」(還有「D」)來表示它,但自從守護者誓約起,我們開始區分通用以及無色魔法力,「C」現在代表無色魔法力,但事實上只有一部分的研發人員使用這套說法。開發人員大多會使用「C」,但因為它在設計之中更常出現(我們在這邊會做出更多結構上的規劃,並且不使用兩個不一樣的字母來招致混亂),設計人員便將它換為「M」。

魔法力平滑-我們在每個系列都會放進一些東西,允許高階玩家有工具能更好的操控套牌中的地牌。魔法力平滑通常是幫助玩家確保持續的地牌供應,或是給予他們在遊戲後期使用魔法力的出口,以允許他們在套牌中放入更高比例的地牌。

冥想界域-這是四樓一間較大的會議室。很長的一段時間中它被稱之為駭客任務,但被換成了冥想界域,因為我們一直試圖想要有更多的會議室以威世智的遊戲來命名。在一邊的牆壁上有尼可波拉斯之冥想界域的巨大插畫。

梅爾-梅爾是兩種美學特性之一。(另一個為沃索。)梅爾描述的玩家欣賞遊戲的點,來自於觀察遊戲如何被有系統的組成。想了解更多關於梅爾的資訊,可以閱讀我的這篇文章。梅爾原先被稱之為梅爾文,但被修改以讓其能夠適用於兩種性別。

-將牌庫頂的牌放入墳場之俚語。源自於第一張有此效應的卡片,Millstone(來自古文明之戰

米斯拉的工作坊-這是研發單位其中一間較小的會議室,但我們在此舉行許多的設計會議。

標準化-這是個用來描述一些卡片的術語,它們不會鼓勵你使用特定的其他卡片來與之搭配。標準化卡片的功能可以自給自足,在真空中也能正常運作。變巨術是個很好的標準化卡片例子,它可以進入任何有生物的綠色套牌。標準化與線性分別位於光譜的對立側。想了解更多此概念的資訊,請看這篇文章

新世界秩序-這術語是指研發過程中發生的一個重大調整,那就是我們開始限制普卡的複雜度。這是為了確保遊戲對於那些較新、購買較少卡片的玩家而言能簡單一點,但仍舊能為進階玩家保有複雜性,這篇文章介紹了來龍去脈。

寄生-這術語表示某些東西出現在它所處之系列 / 環境之獨特性。神河群英錄Indebted Samurai是個寄生卡片的好例子。要最大化的發揮這張卡片,你的套牌中必須要有一堆武士-一個只在神河環境獨有的生物類別。它的反義詞為向下相容。

鴉閣城-這是另一間靠近研發團隊的會議室。它以龍與地下城中的一個世界來命名。因為某些原因,牆上的裝飾為一張波多黎各的地圖。

挖墳-這是用以形容能夠將生物(們)從墳場放回戰場之卡片的術語。

翻揀-這是用以形容紅色版本的抽棄之俚語,你先棄牌然後才抽。

破壞者-俚語用以形容在對對手造成傷害時會觸發效應的任何生物。

斷片-這是形容在顏色輪中相鄰的三色組合之術語。這個術語由阿拉若斷片,第一個專注於三色組合的魔法風雲會系列來命名。五個斷片為:綠-白-藍(班特)、白-藍-黑 (艾斯波)、藍-黑-紅(格利極)、黑-紅-綠(勇得)、紅-綠-白(納雅)。在阿拉若斷片之前,這些三色組合被研發稱之為「弧」。

潛伏-別與躲藏者搞混了,這是一個生物異能的俚語,表示生物成為目標時必須被犧牲。它由第一隻擁有此異能的生物命名,海市蜃樓系列的Skulking Ghost。這個異能從黑色被移到了藍色,並在現在與虛影連結,於是一些研發人員開始稱呼它「虛影異能。」

軟康-這是一術語用以形容一個反擊咒語,它只能反擊一部分的卡牌,或只能在某些條件下使用。失效以及魔力流失是軟康的例子。關於「實康」的資訊請往上查看。

 

潛行-這是一術語用以形容生物異能「無法被多於一個的生物阻擋。」它被以海市蜃樓系列的單卡Stalking Tiger來命名。

風暴量尺-這是一個從我的部落格起源的工具,不過我開始在我的文章中使用它,用以評價一個機制能否重回標準賽系列的可行性。閱讀這篇文章以了解更多。

T-「T」在設計以及研發時被用來表示橫置符號。

門檻1-這是一個設計術語用以表示一張卡片,它需要另一張特定類型的卡片來升級他的能力。守護者誓約系列中的侵略奧札奇是一張門檻1卡片的範例。

週二魔法風雲會議-這是一個每週二下午都會舉行的會議,我們會討論一般的魔法風雲會主題。這會議開放給公司裡所有對魔法風雲會感興趣的人參加。

直到回合結束-這表示某效應「持續直到回合結束」。當撰寫卡片時,我們通常會使用這個縮寫。

虛擬香草-用以表示一隻生物在首回合結束之後,在功能上即成為香草生物(也就是不存在任何提醒文字)。我們也用相同的標準來定義虛擬法式香草,即在第一回合結束後這張卡在功能上成為法式香草生物(只有生物關鍵字的生物)。

沃索-沃索是兩種美學特性之一。(另一個為梅爾。)沃索描述的玩家欣賞遊戲的點,來自於觀察遊戲如何被充滿風味的整合。想了解更多關於沃索的資訊,可以閱讀我的這篇文章

楔形-這是一個術語用以表達一個顏色與其在顏色輪上的兩個敵對色所構成的三色組合。在韃契可汗,第一個專注於此類三色組合的魔法風雲會系列之後,這個術語變得流行。五個楔形色組為:白-黑-綠(阿布贊)、藍-紅-白(潔斯凱)、黑-綠-藍(蘇勒台)、紅-白-黑(瑪爾都)以及綠-藍-紅(鐵木爾)。

威世智-在魔法風雲會早期,威世智曾經使用縮寫WotC(發音為「wott-zee」)來稱呼自己。我們幾年前就停止使用這個暱稱,現在只使用「威世智Wizards」作為稱呼自己時的縮寫。

世界塑型-這是一個一週一次的會議,功能與卡片塑型類似,除了它專注於創意問題而不是技術設計與開發問題。這個會議通常於艦橋舉行。

俚語十(嗯,實際上多出了一堆)

這是我今天想要分享的全部了。我並沒有列出全部的俚語,而有點專注在那些與核心設計相關,我每天都會使用的俚語上。一如往常,我好奇地想要聽聽你們對於今天這篇文章的想法。你們可以寄信到我的信箱或從我的任一社群帳號與我連繫(Twitter, Tumblr, Google+, and Instagram)。

下週再一起與我面對一些新挑戰吧。在那之前,希望你能從研發俚語中得到一些樂趣。

Latest Making Magic Articles

MAKING MAGIC

2021年 11月 29日

一起走向無垠的世界 by, Mark Rosewater

這週將有點不一樣。我得到許可可以和大家一起先來一窺Unfinity—將於2022年4月1日上市的第四個Un- 系列—的內容。 我將先告訴大家這一切是怎麼成型、跟你們分享這個產品一個很酷的面相,然後展示一些預覽牌。希望這能鼓勵你們繼續看下去。對了,今天是提前預覽,所以我不會跟你介紹系列裡任何有名字的新機制,那會等到上市前的預覽時才會發生。 故事要從2018年年中開始...

Learn More

MAKING MAGIC

2021年 11月 22日

就誓現在,第二部 by, Mark Rosewater

上週,我開始跟大家講一些依尼翠:腥紅婚誓裡個別牌張的設計故事。一篇講不完,今天就讓我們繼續。 遊魂獵手卡婭 依尼翠最廣為人知的是四個主要的怪物類別:精靈、吸血鬼、狼人和殭屍。魔法風雲會裡有狼人鵬洛客也有吸血鬼鵬洛客,所以他們必然會出現。(雅琳出現在依尼翠:黯夜獵蹤,而索霖出現在依尼翠:腥紅婚誓—下面有更多關於他設計的細節)。雖然我們沒有殭屍鵬洛客,卻有一位與殭屍有...

Learn More

文章

文章

Making Magic Archive

想閱讀更多文章?瀏覽我們的文章存檔,閱讀數千篇您最喜愛的作者針對魔法風雲會所寫的文章。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