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預知)將來

Posted in Making Magic on 2020年 8月 3日

By Mark Rosewater

Working in R&D since '95, Mark became Magic head designer in '03. His hobbies: spending time with family, writing about Magic in all mediums, and creating short bios.

我在上週開始述說Double Masters的重印故事。其中之一就是關於預知未來中未來卡牌中的地所啟發的地循環。這讓我想要撰寫幾篇專欄給未來卡牌,以及它們發生了什麼事情。

未來震盪

在2007的五月,我們推出了預知未來這個系列。這系列的要素之一就是81張的未來卡牌,即魔法風雲會未來可能出現的卡牌。我們探討了之後可能會做的機制主題(以及創意主題),而這背後的想法則是我們之後會找些系列並實際推出它們。現在已經是十三年後了。讓我們來看看成果吧。

我會使用下列的四種標準給每張卡牌列出重印的機率(不管是標準系列或是補充系列):有可能、不太可能、非常不可能,和已重印。它們的意思是這樣的:

有可能– 我認為我們在正確的環境下是有可能重印這張卡牌的。這張卡牌是我們之後有可能重印的,雖然不知道會是什麼時候就是了。

不太可能– 我不認為我們會重印這張卡牌,不過在正確的情況下還是有一點可能的。

非常不可能– 我不認為我們會重印這張卡牌。

已重印–我想你們知道這是什麼意思。

Arcanum Wings

未來卡牌的目的之一就是要暗示可能的未來機制。有些未來機制只出現在一張卡牌上,但有些則是出現在最多五張上(如果是循環的話)。靈氣轉換則是前者。我們為了讓靈氣更容易使用而創造了它。我們的想法是,它會增加驚奇的要素,因為你不知道結附著具有靈氣轉換的靈氣的生物能做什麼。

這個機制是由忍術啟發的(忍術是我為了神河叛將譜的忍者創造的機制)。不過與其替換生物,它替換的是靈氣,然後與其讓這機制能從手牌運作,這靈氣需要已經在戰場上。我們是為了創造戲劇性才這麼決定的,不過現在看來,如果我們決定能從手牌運作的話,那它就可能會給所有的靈氣同樣的戲劇性了。

這張卡牌沒有重印過。它最有可能的機會就是我們製作具有靈氣副主題的系列的時候。

重印機率:有可能

艾文核靈師

有些未來卡牌有點作弊。艾文核靈師可以出現在核心系列裡,但未來卡牌很難設計,然後我們也沒做過這種效應。我們在阿芒凱中重印了這張卡牌,幸運的是這世界是有艾文的。這張卡牌出現在系列是因為Ethan Fleischer帶領了設計的後半部分,而他則會在每個系列都檢視一遍未來卡牌。我還記得他因為發現艾文核靈師很適合這系列而興奮地來開會的樣子。

重印機率:已重印

Bitter Ordeal

當我們在暗示新機制時,我們通常會傾向使用微調過後的現存機制。為什麼呢?第一,設計原創的機制很困難。我們很努力為每個系列設計一到三個,所以要設計二十個幾乎是個不可能的任務。第二,我們無法和普通系列一樣適當地測試這些新機制,所以利用已知的東西能讓對局設計(當時叫做開發)更輕鬆一點。(即使如此,這系列真的是超級麻煩,因為不確定的要素真的太多了。)

Gravestorm是個風暴機制的微調。Brian Tinsman為劫運降臨設計了風暴機制來獎勵玩家在一個回合中施放多個咒語。這個機制挺破壞平衡的(同時也創出了一整個量尺)。我的微調只是改變了計算的東西而已。在理解了過去的風暴卡牌之後,我試圖設計一個不會直接贏得對局的效應(不過如果數量夠大的話,它基本上還是可以啦)。

Bitter Ordeal沒有重印過(而且大概也不可能重印),因為我對於風暴的微調和風暴一樣破壞平衡,然後某方面來說可能更破壞平衡。

重印機率:非常不可能

無敘述的白板循環

  • 136138
  • Fomori Nomad
  • Blade of the Sixth Pride
  • 126158
  • Blind Phantasm

設計預知未來的挑戰之一就是別讓它變得太複雜。我喜歡給出的數據是,預知未來的機制數量大概會比它之前所有的魔法風雲會系列加起來再少一點點。因為如此,我一直在想辦法設計一些較單純的卡牌。這循環就是一個好例子。如果我能利用未來卡牌展現一些比較單純的未來呢?在這案例中,這些單純的東西就是全圖的白板生物(白板生物就是沒有任何規則敘述的生物)。為了符合未來的感覺,我們設定的力量防禦和費用的組合都是之前沒有做過的。

讓我們來看看這些卡牌吧。首先—全圖的白板生物。這已經出現很多次了。最大的問題是我們減少了每個系列的白板生物數量,因為我們的調查顯示具有單一關鍵字的法式白板生物(即只有關鍵字的生物)可以補上白板生物的功能性,同時又具有更好的可玩性。

Blade of the Sixth Pride – 這是第一張1W叫的3/1,而這個組合已經成為魔法風雲會的固定班底了。 不過實際的卡牌到現在還沒有重印過,因為我們還沒前往適合這名字的世界。這個問題會在這個專欄和之後的專欄持續出現。另外,雖然我們還是會做白板的1W叫3/1,但我們現在會開始給它們加上一些異能。

Blind Phantasm –我們基於另一個原因沒有重印這張卡牌。這名字在大多數的世界裡都通用,但是2U叫的2/3通常都還可以塞一些其他的異能上去。所以我們做了很多2U叫的2/3,但它們通常都有額外的規則敘述。

Mass of Ghouls –這張卡牌在第十版重印了。從概念上來說,這有點矛盾,因為當時的核心系列只會有重印牌(下一個核心系列2010核心系列會是第一個推出新卡牌的非第一版/第二版核心系列)。我也許不應該算它,但它畢竟出現在標準系列中了,所以我還是算它重印過了。

Fomori Nomad –這張卡牌有趣的點是之前的系列已經有了4R叫4/4的白板生物了,但卻是在入門版第二代,而這系列當時在特選和薪傳都是不能用的。(另外,非白板的Two-Headed Giant of Foriys第一版就有了。)這些白板數值也以另一個名字重印了(2012核心系列斷骨巨人),但這張卡牌從來沒有重印過。雖然這名字需要世界的支援,但最大的問題和Blind Phantasm一樣,就是R&D也是願意給4R叫的4/4額外的規則敘述。

奈西安駿馬 –如同你會在之後的專欄看到的,這裡的問題之一就是,如果我們要重印一張未來卡牌,我們在機制和風味上都得猜對。正確的機制搭上錯誤的風味(反之亦然)可是擊沉了不少的重印牌。不過這張我們兩個都猜對了。(它身為白板生物也幫了不少忙。)這裡的創意暗示的是一個希臘神話啟發的世界,所以當我們製作塞洛斯的時候我們就將它放進檔案裡了。

好吧,五分之二不是一個挺好的機率,但這些力量防禦和費用的組合都出現過了。

重印機率:已重印(Mass of Ghouls奈西安駿馬)、有可能(Blade of the Sixth Pride),和不太可能(Blind PhantasmFomori Nomad

血絲學員

這張牌實驗的是超過自己原本力量的東西。我們的想法是,這張卡牌只有在你有另一個能和它互動的卡牌時才能作用。我們在秘羅地創痕重印了它,因為它讓你能利用-1/-1指示物來和對手的生物互動。秘羅地上有鬼怪,而且這名字也夠泛用。

重印機率:已重印

Boldwyr Intimidator

讓我偷偷告訴你們一個秘密。當我們在製作未來卡牌時,我們會確保隔年的系列裡都會有一張未來卡牌。Boldwyr Intimidator引進了一個和戰士互動的新生物類別–懦夫。晨光有個生物類別的主題(其中戰士是五種主要的生物類別之一),所以這張卡牌非常適合。這張卡牌大受歡迎,並且在多個補充系列和產品中重印了(詭局)火線齊心,和Duel Decks: Mind vs. Might)。

重印機率:已重印

Bonded Fetch

這張卡牌是我們做的實驗,要看看給藍色沒有攻擊力或是有起動異能的生物敏捷是否可行。我們當時非常認真考慮要給藍色橫置異能上的敏捷,不過最後沒有成功就是了。因為如此,我們沒有重印這張卡牌。我想我們應該考慮放棄重印Bonded Fetch了吧。

重印機率:非常不可能

Bound in Silence

這是另外一個我們試圖設計單純未來卡牌的例子。這系列需要一個和平主義的變形,所以我們設計了一個反抗軍的版本(使用全新的部族關鍵字),並且將它和瑪凱迪亞的反抗軍生物類別連結在一起(另一張未來卡牌Ramosian Revivalist也使用了反抗軍的副類別,因此能在限制賽中和這張卡牌互動)。這張卡牌建立的部族類別會在預知未來後登場的洛溫環境中挑大樑。

由於我們已經停止使用部族這個生物類別,然後也沒有再用過反抗軍,所以這張卡牌重印的機率實在是低到不行。

重印機率:非常不可能

Bridge from Below

正常來說,當我們在系列設計後期出現空洞時,我們會選擇公司裡特定的一群人提繳卡牌點子來填洞。對預知未來來說,這系列的帶領開發Mike Turian(和現在的系列設計帶領類似)在設計後期提出了填洞的要求,但對所有提繳的點子都不滿意(畢竟它們很難設計)。Mike於是找我設計卡牌填洞。我填的最後兩個洞(我記得也是進入檔案的最後兩張)則是 Bridge from Below 夢生阿米巴Bridge from Below是我嘗試一個只能在墳場中運作的結界。我加入一個條件以確保對手有辦法能移除它。

這張卡牌最後挺強力的,所以我們並不想將它放進原本就沒有它的環境中。這張卡牌已重印在兩個大師系列裡(Modern MastersUltimate Masters),但沒有出現在任何標準系列中。

重印機率:非常不可能

Centaur Omenreader

這張卡牌探索了兩個東西:雪境這個超類別的歸來和只有當生物橫置時才會出現的異能。前者已經在近代新篇中發生並且挺受歡迎的,所以我認為它還會繼續出現。後者是那種可以單獨出現或是那種大主題一部分的效應。重印需要該系列兩者都有才行。

重印機率:有可能

Darksteel Garrison

構工只是武具的微調,只是它會配戴到地而不是生物上。這是玩家問我最多次的未來機制之一。最大的問題就是,構工和結附在地上的靈氣沒有太大的差異。武具和靈氣在生物上最大的兩個差別就是,武具在生物死去時會留下,然後你可以將武具從一個生物換到另一個生物上。當結附在地上時這兩者聽起來都不太吸引人了。地通常不會被消滅,玩家也沒有太多理由想將構工從一個地移到另一個地上。除此之外,我們想放到地上的異能實在是不多。這一部分是因為地的功能性、一部分則是因為我們不想要地太容易被消滅,而這也會限制我們無法使用更強力的類結界效應。我們還是有機會找到適合的世界和運作方式,但這可能性真的不高。

重印機率:不太可能

Daybreak Coronet

這張卡牌暗示的主題是「在乎靈氣」,而問題就在這裡。靈氣已經有許多問題了,因此讓額外的東西要依賴它們更是麻煩。不過我們還是有考慮將這張卡牌放進塞洛斯(以及奈西安駿馬—那張第一天就放進系列裡了)。它的確有個靈氣主題(不過不算是個「在乎靈氣」主題)。我記得這張卡牌後來被移除是因為它太強大。未來卡牌麻煩的一點就是我們不能重新調整費用,而要盲目猜測並設定未來卡牌的費用(以及它們的系列)是非常非常困難的。說歸說,也許Daybreak Coronet某天會出現在某個補充系列裡吧。

重印機率:非常不可能

Deepcavern Imp

這張卡牌是我們探索除了魔法力之外的返響費用。我認為如果返響真的回歸的話那這張卡牌就很有機會出現在該系列裡。問題是,返響不太可能回歸,因為它不是個非常受歡迎的機制。普遍來說,除非負面機制非常有風味,否則玩家是不會買單的,而返響可是一點風味都沒有。

重印機率:不太可能

Dryad Arbor

這張卡牌看起來這麼無害。它是個地和生物。我們會結合其他的卡牌類別,為什麼不結合這兩個呢?

如果規則經理能列出一個卡牌清單然後將它們徹底移出這遊戲,那這張卡牌應該會在該列表上的前幾名。生物的規則和地的規則真的不應該混在一起。我們發現並接受會影響生物或地的新東西都有可能會造成 Dryad Arbor的問題。

說歸說,這張卡牌在特定的玩家群中是非常受歡迎的。玩家常常會問我什麼時候要完成這個循環。我的答案則都是:「我這裡有些不好的消息要告訴你」。

重印機率:非常不可能

Edge of Autumn

如果我們能做非魔法力的返響費用,那為什麼不能做非魔法力的循環費用呢?這張卡牌的設計很有趣。你會想在地數量少時施放這張卡牌,然後地數量多時循環它。我認為這張卡牌沒有重印是因為它太強力了。我認為啦。我們做過夠多次的循環了,所以我相信應該檢視過這張卡牌不少次了。也有可能是因為非魔法力循環有組合問題。我心存懷疑,因為我們真的做過太多次循環了。

重印機率:不太可能

Emblem of the Warmind

這是我們嘗試做有全場效應的靈氣。我不確定這為什麼還沒重印。我只能猜測即使是靈氣這個異能只要兩點魔法力還是太強了。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它最有可能出現在補充系列裡。

重印機率:有可能

Fleshwrither

易形這機制是原本拉尼卡易質機制(底密爾)的生物版本。R&D現在傾向不使用太多導師效應(即從牌庫中找牌拿到手上),所以我們再做一個導師機制的機會挺低的。

重印機率:非常不可能

橫置結界

這三張卡牌都是我們實驗的能橫置的結界。每個使用橫置符號的方式都不一樣。Flowstone Embrace讓你能隨時使用結界。舉例來說,如果放在你的3/3上,那你就可以在它沒被阻擋之後起動。Second Wind給你兩個異能,但因為要橫置的關係所以你一次只能使用一個。

使用了橫置符號來限制你一回合只能使用一次,就和神器一樣。

我記得我們在未來卡牌上做這些實驗室因為要找出新效應很困難,而橫置結界感覺挺新鮮的。神器和結界已經有太多相同點了,所以我不認為我們會再讓它們更相似。

重印機率:非常不可能

未來昔日

我今天時間就這麼多了。我希望你們喜歡這個未來卡牌回顧。如同以往,我很想聽聽你們對於今天的專欄和你們想要看到那些未來卡牌的重印的想法。你們可以寄電子郵件給我或是透過我的社交媒體帳號(推特TumblrInstagram,或是TikTok)聯絡我。

請在下次回來看更多未來卡牌。

直到下次,希望你們也能享受預測人生的目標。

Latest Making Magic Articles

MAKING MAGIC

2020年 9月 15日

贊迪卡再起之星 by, Mark Rosewater

我在前兩週和你們詳述了贊迪卡再起的設計(第一部和第二部)。我在這週要透過討論系列的不同卡牌來談論這系列的設計面向。沒錯,又是時候來敘述贊迪卡再起的卡牌設計故事了。 取物專家 我們稱冒險團機制為延展機制。延展機制就是個能在不同級別存在的機制,因此必須要依據不同的等級設計效應。我會列出設計延展卡牌時需要注意的問題,並且用取物專家舉例。 問題#1:這效應會以數字還是容...

Learn More

MAKING MAGIC

2020年 9月 7日

贊迪卡再起接受挑戰,第二部 by, Mark Rosewater

上週,我開始預覽贊迪卡再起並告訴大家系列是怎麼設計的。還有更多的故事跟更多的預覽牌沒講完,就讓我們繼續吧。 加倍有趣 冒險團並非是出現在 贊迪卡再起裡唯一的新異能,所以我想帶你們來看看其他新異能是如何成型的。有趣的是,那來自一個我已經存在很久的想法。快轉回到依尼翠設計的時候(那不是只有恐怖的成分),我們正嘗試為狼人在機制上創造最棒的執行方式,而設計團隊的成員 Tom ...

Learn More

文章

文章

Making Magic Archive

想閱讀更多文章?瀏覽我們的文章存檔,閱讀數千篇您最喜愛的作者針對魔法風雲會所寫的文章。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