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箱,第三部

Posted in Making Magic on 2020年 2月 24日

By Mark Rosewater

Working in R&D since '95, Mark became Magic head designer in '03. His hobbies: spending time with family, writing about Magic in all mediums, and creating short bios.

在過去的兩週(第一部第二部)中,我們檢視了 Unsanctioned 的設計和其中的十六張新牌。今天將是最後的第三篇。

Rings a Bell

Rings a Bell

製作 Un- 牌的其中一個技巧,是檢視過去你喜歡的設計並找到調整它們的方法。Rings a Bell 是受到這張牌啟發的:

Goblin S.W.A.T. Team 的使用方式是要在對手沒有察覺到的情況下說出牌的名稱(不然他們得要拍那張牌)。我喜歡一般 Goblin S.W.A.T. Team 的對局,但感覺那並不容易,且回報也和難度不成正比。Rings a Bell 試圖要重做這張牌並讓它更容易使用。

一開始本來不只限定在一個字(或是一串像是 Goblin S.W.A.T. Team 的字串)。Rings a Bell 讓你選擇想要使用的字,但在經過幾次的對局測試後,人們往往或選擇像是「a」、「the」和「um」,這使我們了解到它需要是更實際一點的東西。我們檢視了一些不同的限制;四個字母的限制最後成為最乾淨也最實用的一個。「一回合一次」也是從 Goblin S.W.A.T. Team 上保留下來,所以一旦你抓到(或錯過)它們,這回合剩下的時間裡也不需要再擔心了。

下一個關於這張牌有趣的事情是玩家在抓到對手講關鍵字時應該要做什麼?我對拍桌子一直沒有很滿意,如果玩家手中有個鈴呢?就像你在飯店或商店中會看到的,稱為呼叫鈴的東西。我想這應該滿酷的。

Call Bell

這是一張銀邊牌,所以我認為如果牌建議你使用一個鈴應該沒什麼問題,但我得在你沒有鈴鐺時有個解決方法。我想要一些很清楚,且最好是有趣的東西,所以如果沒有的話你得要模仿一個鈴鐺。一開始的文字是要你說「叮!」,在琢磨過規則文字後,最後決定要你模仿一個鈴鐺,但利用背景文字來強調鈴會發出叮的聲音。

Spirit of the Season

Spirit of the Season

這是另一張由Chris Mooney 所製作「從想法付諸實現」的牌。我想唯一的一個改變是我們把它在原本的精靈上加上樹妖(Spirit of the Season 就是這張牌提交上去的名字)。因為在設計上有些我想介紹的重點,我將向你們介紹 Chris 是如何設計這張牌的。

Chris 想要製作一張會根據季節而有不同異能的牌。過去我們曾製作過在意時間或在意白天晚上,但沒有過在意季節的東西。想法是那將會是一個生物,帶有一個可以獲得異能的費用及數值,而異能將會隨著季節而更動。我想 Chris 選擇把這張牌做成綠色,是因為綠色像是最在意季節的牌。

至於選擇了1綠綠 3/3 生物的原因,在於這是一組不錯的數值,但仍保有加上一點東西的空間。不只是Chris想要可以有表現良好的異能,也同樣盡可能地想要在主題上跟季節有所連結。連結最強的是春天的異能:綠色可以搜尋基本地,而那跟春天重生的風味有很好的搭配。敏捷搭配的是夏天,因為那是你通常會跑來跑去的季節;冬天是獲得生命—一段無法那麼活力十足,休養生息的時間;+1/+1 指示物的異能被用在秋天,主要目的是獲得能量以儲備過冬。

在這張牌被提交後,唯一修改的就只有讓它成為樹妖,因為我們認為那能在一張牌的畫上展現不同的季節並加上規則文字。最後一點,我們選擇把這張牌放進 Unsanctioned 而非未來可能有補充包的 Un- 系列的原因,是因為 Unsanctioned 跳脫既定思維的本性,增加了這能被在一年中被持續使用的機會。Un- 補充包系列大多數的限制賽對局都會在單一季節中完成,也就是當系列推出的時候,而這會使得這張牌大多數都是相同的樣子。

Stet, Draconic Proofreader

Stet, Draconic Proofreader

這是我們對色傳奇生物循環中紅白的成員,他是一張有著白色起動異能的紅色牌。在試著去了解如何製作這張牌後,我了解到我們從未做過一張銀邊的龍,所以決定要來做一張。我對設計的要求是我想要一張會做一般龍不會做事情的龍,那對龍來說什麼是奇怪的工作呢? Ari Nieh 建議了校對者。

他要製作一張校對者的想法是受到了能刪除永久物名字字母的白色起動式異能的啟發(一開始的版本只適用於永久物,但Ari 之後想出了加上玩家的想法,因為那看似可以帶來一些有趣的互動)。Stet 將永遠都會有一個受限於目標字母的直接傷害異能,但Ari 和我多方嘗試了許多版本以希望能找到最好執行方式。我們喜歡最後的版本,鼓勵你構築一副有著各式各樣起始字母的套牌。

Stet 的名字來自於「let it stand(保留)」這個校對用語。他用來標註在一個編輯過的東西上,告訴你忽略另一個被要求的改變。由於他是一名校對者,我向編輯尋求了一個我可以用來作為名字的詞彙,而他們建議了Stet。

最後一個我想說的,也或許是所有新的Un- 牌上幽默最微妙的一個(而牌上有許多微妙的趣味—Un- 牌喜歡盡可能地塞進很多幽默之處。而 Stet 的是什麼?他利用冰息把老鼠(mice)變成冰(ice)—也就是移掉了第一個字母。

Strutting | Turkey

Strutting | Turkey

如兩週前在談到Bat- 時所提的,我知道我想要 Unsanctioned 有一張新的宿主牌跟一張新的增強牌。Strutting | Turkey 正是前者。如同 Bat- 一般,我從列出所有曾經用在宿主牌上的每個異能開始製作我的宿主牌:

  • 擲一個六面骰。你獲得等同於擲出點數的生命 。
  • 你可以消滅目標非地永久物。
  • 擲一個六面骰。目標對手失去等同於擲出點數的生命 。
  • 你可以消滅目標神器。
  • 你可以棄一張牌。若你如此做,抽一張牌。
  • 這隻生物組合一個機巧。
  • 目標對手棄一張牌。
  • 你可以重置目標永久物。
  • 擲一個六面骰。此生物對目標由對手所操控的生物造成等同於擲出點數的傷害。
  • 派出一個無色的1/1 地侏神器生物。
  • 把目標宿主或增強牌從你的墳墓場移回你的手上。
  • 你可以抽一張牌。
  • 擲一個六面骰。在此生物上放等同於擲出點數數量的 +1/+1 指示物。
  • 擲一個六面骰。目標玩家把牌庫頂的 X 張牌放進墳墓場,X 等同於擲出點數。
  • 你可以放逐目標你所操控非馬,且本回合並非因此異能而被放進戰場的生物,並將它在其擁有者的操控下移回戰場。
  • 由你所操控的生物獲得 +1/+1 直到回合結束。
  • 目標由對手所操控的生物獲得-1/-1 直到回合結束。
  • 在目標生物上放置一個 +1/+1 指示物。
  • 從你的牌庫中搜尋一張基本地牌,展示並放進手裡,然後洗牌。

理想的情況下來說,我希望宿主是綠色或白色,因為這兩個是宿主和增強的基本色(我們已經決定了Bat- 是增強牌,這代表它將得是黑色),所以我製作了一個每個出現在綠色或白色但還沒有出現在宿主上的清單。看似最誘人的是挖墳一隻低費的生物。Chris檢視了我所列出的清單,並註記了如果我們使用了限定總魔法力費用的挖墳咒語(如我們平常所做的),那將會讓玩家可以拿回任何的增強牌,因為理論上來說它們沒有魔法力費用,所以魔法力費用為0。問題在於如果你把一張增強牌放進戰場,沒有結附在宿主身上的它將會馬上死去。

Chris 和Gregg Luben(Unsanctioned 的編輯)一同試著找出一個可以讓你拿回低費生物及移回一張增強牌並結附在宿主上的方法。最後使用的技巧是放逐那張牌—如果它是增強牌就結附,如果不是的話就把它放進戰場。

我們或許花了同樣多的時間在找到這張牌該是怎麼樣的生物。我們知道他是白色,且不會飛。以宿主生物來說,我們一直希望找到有最有趣後半部的生物,因為那將是它被增強後你會看到的部分。最後我們選擇了火雞。

Surgeon General Commander

Surgeon <s>General</s> Commander

另一個在 Unstable 中收到多次的要求,是我們並沒有提供一個五色的宿主及增強指揮官。這個系列裡有 Dr. Julius Jumblemorph 作為雙色指揮官(綠白),但由於宿主和增強牌存在於全部五個顏色中,玩家想要一個五色的選擇。所有 Unsanctioned 的牌都得要存在一副單色的半副套牌裡,也就是我們得要做一個有五色特性的單色傳奇生物。魔法風雲會曾做過這件事,所以這並非不可能。宿主和增強主要是綠色和白色,代表或許該是這兩個顏色其中之一。做成綠色的風味較佳(這讓我們可以把它做成 Crossbreed Lab 的生物—是的,我們忘了放浮水印)且允許了更多選項來偷渡進五色的特性。

我有很多選擇去推廣宿主和增強,最後決定要用一個很直接的方式。在對局當中,宿主和增強一個最大的問題就是牌張劣勢,所以讓你在使用增強牌時獲得牌張優勢(也就是抽牌)看似一個很好的解決方式。下個要解決的問題是就算你使用了所有可能的宿主和增強牌,你依然沒有足夠的牌來組成一副指揮官套牌。(總共只有34張牌—20張宿主跟14張增強。)有沒有什麼方法可以讓 Surgeon Commander 幫助你拓展套牌的?什麼是最能緊密增強對局的方式?靈氣。好吧。如果你讓這張牌同樣獎勵你使用靈氣呢?那將會拓廣你可以在這副套牌中使用的牌張類型。

接下來所發生的想法有些天馬行空。在試著思考宿主或是增強類的東西時,我們了解到一個即將出現在依克黎:巨獸時空中的全新機制—稱為mutate的機制正好符合這個空缺。Unsanctioned 會在 依克黎前上市,但如果我們讓他在意mutate呢?如此一來,當 依克黎 上市之際,那將會有新的一系列牌你可以用在套牌中。調侃一個未來的機制,那也是我們從未做過的。所以我去了解了我得要獲得哪些人的許可,向他們提出要求並獲得了同意。我承認我有點懷疑這是否會發生,但成真時非常地興奮。所以 mutate 到底是做什麼的?稍安勿躁。依克黎 的預覽馬上就要開始了。

接下來,我得要解決五色特性的問題。基本上來說,我需要讓所有五個魔法力符號出現在牌上的某處。由於他是綠色牌,魔法力費用將會處理綠色的部分。最簡單的解決方法,也是過去我們最常用的,是給他一個白藍黑紅綠的起動式異能。問題在於 Unsanctioned 有五組你得要讓選兩組的半副套牌。賽制裡將沒有任何你可以使用五色起動式異能的空間。我不介意製作在產品外會有更好表現的牌,但我並不想要製作有一部分完全沒辦法使用的牌。

下個解決方法是製作一些能創造魔法力符號而非用於起動式費用的牌。這總歸是一張綠色的牌,一個可以橫置產生任意魔法力的顏色。如果我讓它橫置可以產生任意顏色的魔法力呢?問題在於,一般當我們在橫置產生任意顏色時的模板會是「加一點任意顏色魔法力到你的魔法力池」,這樣並不會給這張牌五色的特性。最終,我給了它橫置能產綠色以外所有顏色的異能(因為魔法力費用已經讓張牌是綠色)。

但這個解決方法讓我並不滿意。不讓它橫置產生綠色削弱了他的強度,所以我把它改成橫置產生任意顏色,但是用魔法力符號的方式表達。是的,這並非我們一般會做的事,但我仍決定這麼做。這總歸是一張銀邊牌,我們可以開玩笑他沒有使用正確的套版來給他五色的特性。我最後還用背景敘述來強調 Surgeon Commander 喜歡「有創意的套版。」

名字的由來是因為我了解到這是一張專注於指揮官的牌,且既然我們已經準備要安插一個指揮官版的笑話,我們可以選擇一個利用這個笑話的名字。指揮官被一開始創造出來的玩家稱為Elder Dragon Highlander,而在當時指揮官被稱為General。如果這張牌有General的名字,但被劃掉改為指揮官呢? 我檢視了一些帶有General的表達方式。我喜歡Surgeon General 因為那廣為人知(至少在美國是如此,他是美國政府公共衛生部門的發言人),而我們可以把這張牌實際做成一名外科醫生。值得一提的是,當你提到這張牌時,你可以稱他為 Surgeon Commander。General 的部分不需要因為那已經被劃掉了。

這張牌花了很多工夫,但我很滿意他最後的樣子。

Syr Cadian, Knight Owl

Syr Cadian, Knight Owl

在前期,Max、Gaby 和我有一個關於新牌想法的會議,而我提出了有一張稱為Knight Owl 的白色牌應該會很有趣。我曾在Unhinged 中製作了一張稱為 Ladies' Knight 的牌,認為是時候再做另一張有騎士雙關語的了。Gaby 接受了這個想法並試圖把它做出來—那是一個貓頭鷹,任務就是騎士。有什麼是一隻貓頭鷹和騎士都會做的?Gaby 原始的版本利用了我們一般會用在騎士上的機制,且由於貓頭鷹是夜行性動物,也包括了一個在意是否是夜晚的機制。(Unstable 有一張叫 Old-Fashioned Vampire 的牌會在外面是黑的時有所加成。)

當我接觸到這張牌時,我認為如果把它做成對色傳奇生物循環裡的黑白牌,並把黑色的起動式異能做成在意夜晚—因為黑色正是昏暗的顏色—將會很酷。我接著發現如果有一個平行的白色起動式費用能在白天時加上異能將會很有趣。在檢視了所有可能之後,我選擇讓Syr Cadian 在夜晚會飛行—因為貓頭鷹是夜行性動物,且在白天獲得警戒以便更輕易地環顧四周。

我們還需要再給他一個異能,一個能幫助你繞著他構築的異能。由於他是一名騎士也是白黑(兩個有最多騎士的顏色),騎士部族看似是一個不錯的主題。我接個開始檢視帶有「騎士」的表達方式,來找到一個有趣的機制名字。偶然「night life」這個字浮現在我腦海之中,讓我發現我可以把他和繫命連結(Knight lifelink)來讓你的所有騎士都獲得繫命。

這個設計最後一個完成的元素是名字。由於是一隻傳奇生物,他不能只是Knight Owl—他需要一個名字。艾卓王權 在所有的騎士上都用了Syr,所以那看似一個不錯的起始點。又一次我開始找起了雙關語,而當我發現 Syr Cadian 時,我就知道我找到答案了(Circadian 指的是「以24小時為一週的生物週期」。)

Underdome

Underdome

在第一部裡,我提到了Unsanctioned 原本的計畫是有十五個新的設計,每組單色半副套牌裡各有三張。這個產品最後有十六張新設計,其中一張出現在全部五組的半副套牌裡。這是怎麼發生的?由於對色傳奇生物循環的出現,我們所知道的是一些對色指揮官出現的原因是因為銀邊牌裡面沒有,但 Unsanctioned 並未設計得讓這件事情稍微簡單一些。半副套牌的架構代表產品真正需要的是單色牌。我的解決方法是設計在只有一個顏色時會有用,但能有第二個顏色時有所加成的對色的傳奇生物。但這在只有四分之一時間下可以使用的起動式異能時依然很奇怪(因為有四組其他半副套牌可以搭配)。

Gavin 有天問我要如何解決這個問題。我說我會在每組半副套牌裡加進一張可以產所有五個顏色的地牌,但唯一有的是 City of Ass,那包含了分數,是我們選擇不要加進Unsanctioned 裡面的東西。如果我能設計我所需要的東西呢?我要怎麼做?Gavin說他找到了可以支付第十六幅插畫的預算,去設計一張新的銀邊地牌吧!

我的量尺十分簡單。那得要是一張銀邊牌,且能要橫置產生任意顏色的魔法力。就是這樣,沒別的。令人意外的是,那比你所想像的更難。銀邊牌代表的是它得是在黑邊牌中不能做的事,而那放在地牌上更是微妙。Chris想出了Underdome 的設計。我們製作了一些能產任意顏色,但只能用在特定牌張上的地牌。Chris 的想法是—如果這個特定牌張指的是銀邊牌呢?這個設計簡單且引人注目。我和對局設計確認以確保他不需要進戰場橫置,而答案是肯定的。

在創意上來說,我們決定讓他代表你在盒子上所看到的拳擊場繩圈,不過是在所有人都離開以後。

這讓 Un- 得以了解Un-

在短短的三週之內,我們介紹了Unsanctioned 的設計(至少介紹了新牌的設計)。如果你喜歡 Un- 牌,我想你收到了一份大禮。在談到的這十六張新牌之外(你會各得到一張,除了五張Underdome 之外),這個系列包含了 70 張來自 UngluedUnhingedUnstable 的重印牌—大多過去從未被重印過、十張全圖地(兩個循環—一套閃的跟一套不閃的),還有60張標準外框的新圖幾本地牌(每個基本地類別十二張)。如果你從未體驗過 Un- 牌,這或許是一個以能重複體驗Un- 產品最好的機會。

一如往常,我很想知道你們對於今天專欄、Unsanctioned、任何談論到的牌,或是整體 Un- 牌張的反饋。你可以寫 email 給我,或是透過我的任何一個社群媒體帳號(推特TumbleInstagram)與我聯絡。

下週回來看看我得以終於得以繼續進行的變異性第二部。

在那之前,希望你Un-, Un-, Un- 到你父親把鳥帶走為止。

Latest Making Magic Articles

MAKING MAGIC

2020年 3月 23日

益智問答 by, Mark Rosewater

兩年前,我為魔法風雲會的 25 周年慶做了一個問答專欄。那篇文章的迴響非常好,所以我決定再來寫一篇。上一次是魔法風雲會的每一年各出了一題,再加上額外的五題總共 30 題。 這次我將再出另外 30 題,但將會是我負責或共同負責的三十個專案。 在過程中記錄下你的答案,再來對我的答案吧! 問題 #1 – 暴風雨 下面這些經典牌當中,哪些第一次是出現在暴風雨? 威迫 ...

Learn More

MAKING MAGIC

2020年 3月 16日

基本要素#12,第二部:限制賽(主題) by, Mark Rosewater

我在上週開始談論你的機制和它們在限制賽的需求會如何塑造你的系列。如果你還沒讀過的話,請先去讀那篇。我今天要談論謎題的另一半—你的主題。它們在限制賽中所扮演的角色會如何幫助定義你的系列架構呢?讓我來聊聊吧。 日冠赫利歐德 | LiusLasahido 作畫 你的主題 讓我先定義主題到底是什麼,以及它會如何影響你的系列吧。一個主題是個會將你系列特定的卡牌組合起來,並影...

Learn More

文章

文章

Making Magic Archive

想閱讀更多文章?瀏覽我們的文章存檔,閱讀數千篇您最喜愛的作者針對魔法風雲會所寫的文章。

See All


Fatal error: Uncaught Error: Call to undefined function watchdog_severity_levels() in /var/www/html/sites/all/modules/contrib/log_stdout/log_stdout.module:9 Stack trace: #0 /var/www/html/includes/module.inc(934): log_stdout_watchdog(Array) #1 /var/www/html/includes/bootstrap.inc(2025): module_invoke('log_stdout', 'watchdog', Array) #2 /var/www/html/sites/all/modules/contrib/memory_profiler/memory_profiler.module(31): watchdog('memory profiler', '@memory_peak MB...', Array, 7) #3 /var/www/html/includes/bootstrap.inc(3805): memory_profiler_shutdown_real() #4 [internal function]: _drupal_shutdown_function() #5 {main} thrown in /var/www/html/sites/all/modules/contrib/log_stdout/log_stdout.module on line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