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五四三:斯翠海文,第二部

Posted in Making Magic on 2021年 5月 10日

By Mark Rosewater

Working in R&D since '95, Mark became Magic head designer in '03. His hobbies: spending time with family, writing about Magic in all mediums, and creating short bios.

我在上週開始回答你們關於斯翠海文的問題。還有許多尚未回答的好問題,所以我認為還要再寫一篇專欄回答它們。

問:你們在探索白板上寫了多少80年代的高中電影比喻呢?

@therealboel

Nowad我現在會確保我要非常熟悉每個系列的比喻空間。想出能引起共鳴卡牌設計的一大部分就是要理解受眾能認出什麼。對斯翠海文來說,這裡有許多等級。

第一,有那些魔法學校的比喻。再來,有那些流行文化的學校比喻。最後則是那些真實世界學校的比喻。舉例來說,第一個類別給我們的是學生在課堂中學習魔法或是在休閒場所使用魔法互鬥。第二個類別則像是被前一所學校退學的新學生或是想要在學業中找不到方向的學生。最後一個類別則是給了我們隨堂抽考和雙主修。所以是的,的確是有很多80年代的高中比喻(跟其他東西)出現在我們的白板上。

問:超愛這些無色的咒語和聖者。設計團隊是否想要讓奧炸奇出現在這裡呢?

@thekazuri

沒有。我們真的想要讓無色咒語能代表奧札奇以外的東西。雖然它和贊迪卡非常搭,但我們還是能用無色咒語做很多其他的東西。舉例來說,我真的很喜歡它在斯翠海文中代表的是所有一年生都必須要選修的課程。(你要升上二年級才能在斯翠海文選擇學院。)

問:Mark,衡鑑超棒的,除了那些好牌之外也是因為它和波洛斯完全不同。另一方面,粹麗和量析和拉尼卡的公會感覺就沒有太大的差別了。這是因為紅白和紅藍或藍綠相比有更多設計空間的緣故嗎?

@petrus_geol

首先,我很想讓你們能玩到這系列,因為我認為粹麗和量析與伊捷和析米克的差異會比你想像要來得大。粹麗和伊捷是最難做出差異性的,因為斯翠海文是個「在乎咒語」的系列,而伊捷也是擁有同樣主題的公會。伊捷是個專注在同回合施放多個瞬間和咒語的節奏套牌,所以我們決定往另一個方向走。粹麗是個控制套牌。粹麗的想法是你要利用資源拖延到後期,讓你那些具有絕大效果的大咒語能拿下對局。

量析使用+1/+1指示物來定義分靈的大小,不過這只是讓我們能使用變數而已。析米克非常專注在那些指示物上,而量析則幾乎沒使用這點。

我認為這裡還有另外一個因素,而你也提到了它。紅白這個顏色組合在大多數的系列中呈現的方式都差不多。紅白是最具侵略性的兩個顏色,所以在系列中讓紅白原型做為快攻組是最簡單的。由於我們喜歡快攻原型,然後又沒有太多擅長這麼做的組合,所以我們常常會依賴紅白。這表示當你們看到一個沒有這麼做的紅白陣營時,它會更突出並感覺更新奇。

相比之下,藍綠大概是原型差異性最多的顏色組合,所以不管我們怎麼做,你們都會覺得它們好像都似曾相識。

問:你們是如何決定讓紅白陣營,而不是任何黑色學院專注在墳場這個主題上呢?

@BZ_Bonezone

我們先從思考哪些風味符合該組顏色的衝突來創造陣營。舉例來說,一旦我們知道紅白的衝突主要是著重在社會上(混亂和秩序都和更大的系統有關,而且紅白正是最在乎人間關係的兩個顏色),所以我們想要它成為最在乎人們的學院。這讓我們決定讓它成為歷史學院。

我們然後使用風味做為機制執行的起點。一個專注於歷史的陣營應該在乎什麼呢?墳場,因為它代表的是過去。我們當然知道這是個沒有黑色的陣營,但由於我們是有意避開這點的,所以我們探索了紅白的墳場策略會是什麼樣子。一旦我們發現我們能這麼做的時候我們就以它為中心設計陣營了。

問:在有了像是秘典這些東西能將風暴量尺的機制放進標準系列的輪抽環境之後,我們之後會看到這些東西嗎?

@alsosprachCES

秘典是我們嘗試使用獎勵單來強化限制環境,同時又不讓它影響標準的新實驗。如果它受歡迎的話(前期的反應非常良好),我很確定我們在之後的系列裡也會使用這個資源。我們能利用它做許多酷炫的事情,所以我心中的設計者對於各種可能性都感到非常興奮。

問:你們有考慮在某個時間點將賈路放進斯翠海文嗎?

@ShadowSais

我不認為有。雖然基於故事因素是可以這麼做(他在艾卓王權故事的結尾時正在保護蘿婉和威爾),但鵬洛客的顏色平衡並不允許我們這麼做。克蜜娜和雙子對故是很重要,所以這就卡掉藍綠和藍紅了。

我們還有兩個欄位,其中一個要混黑另一個則要混白。賈路目前是純綠(他在解除詛咒之後就不黑了),所以他就完全沒有可以發揮的空間了。這就是個機制需求有時候會和故事需求起衝突的好例子。

問:斯翠海文原本是個陶拉里亞大學苑系列嗎?

@mspirits_prod

雖然陶拉里亞大學院(於克撒傳環境中與其他地點出現)是魔法風雲會的前一個魔法學校類型,但它有太多歷史的包袱。要建立一個對色、著重在咒語的陣營系列已經非常有挑戰性了,所以我們不想要牽扯到多年的歷史資料以製造更多麻煩。

問:模式雙面牌在這系列中更多更有差異性,所以這應該就是你們賭會成功的實驗。如果這想法是個巨大的失敗,那你們有B計畫嗎?還是這些系列需要非常依賴它們的存在才行?

@LeachJus

魔法風雲會系列的時間點運作方式是,在我們獲得了贊迪卡再起(第一個具有模式雙免牌的系列)的反應之後,我們已經大致完成斯翠海文了。如果我們需要做出改變的話,那它大概不會有任何新東西,這表示我們只能使用現有的插畫和外框,而且我們應該也沒有時間能測試它。

所以我們只有在發生極大的災難時才會思考要做點改變,但事實上我們能做的事情也是非常的有限。

問:精靈現在為什麼是紅色的呢?它們之前幾乎都是白藍黑三色的。

@MSN0W3

精靈是紅色的,因為衡鑑是歷史學院,我們也想要做個精靈部族來強調這點,所以這系列有紅和白兩色的精靈。雖然這些機制在顏色派中是屬於某些顏色的,但如果有正當風味理由的話創意就能有更多的餘地。

舉例來說,吸血鬼通常是黑色的,但我們在依尼翠有紅色的,然後在依夏蘭裡則有白色的。殭屍通常是黑色的,但我們在依尼翠中有藍色的然後在阿芒凱中則有白色的。創造新世界的一部分就是讓我們能設定哪些顏色能取得哪些特定的生物類別。

不過在不算化形的情況之下,在斯翠海文之前已經有45個紅色的精靈了,所以這並不是新鮮事。

問:為什麼要創造墨靈這個新生物類別,而不是使用能獲得更多支援的現有類別呢(驚懼獸、夢魘、虛影等)?

@NicholasSerrat3

啊呀,古老的沃索斯和梅爾的生物類別衝突。沃索斯想要酷炫、讓人產生美好聯想的生物類別,同時也喜歡看到新的類別,尤其是對某個世界來說非常有風味的那些。梅爾想要最大化部族的協力效應,所以他們想要我們使用現有的生物類別而不是創造新的。

我們在斯翠海文中平分了這些差異(我們通常都會這麼做)來讓兩方都能開心。我們創造墨靈和害蟲是因為我們找不到適合對應學院風味的現有生物類別,但我們也帶回了像是矮人和魔神這些需要更多部族卡牌的生物類別。

問:一個專注在五個顏色配對的系列通常都會傾向五個限制原型而不是十個。你們在洞察設計時是否會做些什麼來確保限制賽的重複性不會太高?

@Durdlebot

R&D都會為任何輪抽創造至少十種原型。對於專注在對色的多色陣營系列來說,我們通常會創造五個能符合輪抽策略的三色原型。對斯翠海文來說,由於你們輪抽的是對色陣營,這表示我們得從五個楔型(某個顏色和它的兩個對色)中設計出原型。這是因為楔型是任意兩個共享某個顏色的學院組合。

問:簡單明瞭:為什麼用守護?它背後的設計概念是什麼呢?

@kingfede1985

我們想要的東西之一是個讓對手和永久物(通常是生物)互動更困難的關鍵字,但又不要完全沒有互動。辟邪和反色保護常常會讓一個生物完全無法解決。

我們嘗試了許多個別的卡牌設計,而在測試之後結果最好的就是我們稱為「冰霜護甲」(基本上就是需要支付魔法力的守護)的東西。我們很喜歡它,因此開始設計各種變形,通常是需要支付魔法力以外的東西。我們最終決定「這使用的夠多了,乾脆將它變成關鍵字好了」。我們想出要如何讓它更開放的方法,這樣我們就能使用不同的費用,並且給了它一個名字。斯翠海文剛好只是我們這麼決定後的下個系列而已。

問:「分靈是具有+1/+1指示物的0/0生物」是個頂底還是底頂設計呢?

@Delnai_HS

它們做為分靈生物早於具有+1/+1指示物的0/0生物,所以我猜應該是頂底吧。在洞察設計時,分靈是1/1的衍生生物,而大多數會派出它們的咒語都會生出複數個。

問:我們還會見到沒有模式雙面牌的系列嗎?

@rowiggins3

如同我在贊迪卡再起推出時解釋的,模式雙面牌是個我們會在三個主要系列(非龍與地下城的系列)中主打的東西,這樣就能讓魔法風雲會的「一年」感覺更完整。雖然它們可能會在之後回歸,但我們短期內不會再使用它們。

問:秘典是在設計過程的什麼時候想出來的呢?

@wobbles

它是系列設計時最後加入的要素。我的猜測(儘管我沒在團隊裡)是大概在系列設計的中期。

問:我最喜歡這系列的一點是顏色配對和以前傳統機制相比的差異性(尤其是衡鑑)。這是我們會在未來看到更多的東西嗎?

@flyingtoastrs

這得看你們覺得如何。如果你們喜歡我們採用全新的輪抽原型,請務必讓我們知道。這的確是我們能做的東西。

問:剛剛看到一個全新的松鼠預覽牌。情況終於反轉了嗎?(我的電話不知道為什麼只有花栗鼠的圖像。)

@merchant_magic

情況反轉了。討厭松鼠的人已經離開,所以現在又是一個全新又快樂的松鼠日。

問:克蜜娜出現在火花之戰時的角色決定了多少呢?我記得你曾經說過她會出現在艾卓上。她在故事中扮演的角色也會類似嗎?

@merchant_magic

我們在創造出克蜜娜的時候就知道她會和魔法學校的世界有關。你們會注意到她火花之戰的鵬洛客牌有個派出魔法師的異能。我們有段時間曾考慮要讓克蜜娜在艾卓王權的故事中扮演類似梅林的角色,但我們在故事逐漸成形之後就放棄這個想法了。

問:卡牌上的雙關語程度是否有討論過呢?這些黑框卡牌的名字跟銀框真是有夠接近的。

@JChodes

創意團隊有現在會意識地寫出比較輕快(在適當的情況之下)的創意敘述(即名字和風味敘述)。這是個我很高興看到的改變。

時間到!

該是時候結束這個郵袋專欄了。我想要謝謝有丟問題進來的所有人,並且很抱歉我無法回答它們全部。如果你們喜歡問我問題,我每天都會在我的部落格Blogatog上做這種事。

如同以往,我很想聽聽你們對於我的答案或是斯翠海文的感想。你們可以寄電子郵件給我或是透過我的社交媒體帳號(推特TumblrInstagram,或是TikTok)來聯絡我。

請在下週回來看我開始預覽近代新篇2(我對於我的預覽牌會是什麼也感到超級興奮)。

直到下次,希望你們也喜歡去斯翠海文「上課」。

Latest Making Magic Articles

MAKING MAGIC

2021年 10月 18日

機制化顏色派 2021 裡所做的改變 by, Mark Rosewater

*/ 下面是我在機制化顏色派 2017文章和今天 2021 版本中所做改變的完整清單。在每個改變的後面,我會在藍色框內解釋改變了什麼以及為什麼修改。 在開始全部的內容前,我想先解釋我做的五類改變: 改變文字:這代表文字在舊版本和新版本之間有一定程度的改變。我會分別向你們展示舊的和新的內容。舊的會被劃掉以表示被刪除或改變,而新的內容會以綠色顯示來強調。 改變標籤:這...

Learn More

MAKING MAGIC

2021年 10月 18日

機制化顏色派2021 by, Mark Rosewater

在 2017 年時,我寫了一篇名為機制化顏色派2017 的文章,鉅細彌遺地列出了每個顏色裡的每個效應。我承諾會隨著時間更新那篇文章,而今天我就要來完成我的承諾。你可以在搭配的文章機制化顏色派 2021 裡所做的改變中看到所做的改變及解釋。 在開始前的幾個注意事項: 機制化顏色派代表了 2021 年 10 月 18 日當下顏色派的狀況。顏色派將會持續進化且隨著時間做改變...

Learn More

文章

文章

Making Magic Archive

想閱讀更多文章?瀏覽我們的文章存檔,閱讀數千篇您最喜愛的作者針對魔法風雲會所寫的文章。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