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五四三:幻滅時刻,第二部

Posted in Making Magic on 2017年 7月 31日

By Mark Rosewater

Working in R&D since '95, Mark became Magic head designer in '03. His hobbies: spending time with family, writing about Magic in all mediums, and creating short bios.

我在上週開始回答你們關於幻滅時刻的問題。你們有許多很棒的問題,所以我必須要一直回答它們。

問:你們曾經有考慮過製作那伽或是豺狼的部族牌或協力效應嗎?

我們從第一天就知道殭屍部族會是這環境的一部分。貓部族也是在設計很早期就出現了。其他的部族則是我們路上自然出現的。我不記得我們有特別討論那伽或是豺狼部族,但如果它們在設計或是開發早期出現,然後在系列進化時又被砍掉的話我也不會太意外就是了。

我的社交媒體上最近常常有許多玩家來聲明他們到底有多喜愛部族,所以我想製作更多部族主題和單張的部族牌是我們可以考慮的東西。我們本來在每個環境裡都會做一些,但我很好奇我們的基線等級是否太低了。我想知道你們對於我們對部族支援程度的想法,以及我們是否應該將它調高-然後如果調高的話要調多少。


問:圍繞新時空設計比較簡單還是舊時空比較簡單?

兩者都有各自的挑戰。新時空的挑戰就是你必須要從零開始。這裡有什麼樣的生物?什麼樣的遊戲方式?主要的機制是什麼?這世界想要傳達的情感是什麼?一張白紙雖然有趣,但同時也是挺嚇人的。舉例來說,阿芒凱讓我們可以探索一個埃及啟發的世界,同時又可以更清楚看到尼可波拉斯內心在想什麼。看到這些新啟發將我們帶往的新方向很有趣,但同時也很讓人困擾。新世界會創造更多死路,也比舊世界更需要重工和修飾。想出新身份的一部分工作就是要反覆嘗試各種東西並且將它們慢慢合併。

舊時空的挑戰是它的包袱會很多。這裡有一堆需要被滿足的期望,前次的造訪多少也會有點影響。你必須要在做出一個玩家記得的世界的同時做出創新。最困難的地方是,不同的玩家會喜歡舊時空的不同面向,所以你沒有辦法在重訪時捕捉到每個人都想要的東西。另外,如果你改變太多的話,那玩家就會不高興,因為他們喜愛的世界和自己所記得的不一樣了。這是個微妙的平衡。

不過問題是哪個比較難。如果我一定得挑一個的話,我想我應該會挑新世界。雖然舊世界有很多問題,但他們至少還有成功或失敗的模板能引導你。


問:永生者墓穴看起來非常有趣…有完成循環的機會嗎?

有趣的問題。在不考慮其他東西的情況之下,我猜答案應該是沒錯,我們計畫會在之後的某個在乎弧形(即在顏色輪上連續三個的顏色)的系列設計這個循環。它既乾淨又實際。唯一會讓我猶豫的就是名字。它很名顯是綁定世界和故事的。好吧,我猜沒錯,我們遲早會看到這個循環,但藍黑紅那個可能會重新命名。


問:馬跟史芬斯部族的未來是怎樣的?除此之外我超愛阿芒凱的!

部族支援對我來說分成三種。

第一是重大支援。這些是我們常常以部族獎勵支援的種族。這些最好的例子是我稱為特性部族的東西,即在自己的顏色中頻繁出現的生物類別(人類、人魚、殭屍、吸血鬼、鬼怪,和妖精-沒錯黑色有兩種)。也有些是我們常常支援的職業生物類別(像是士兵、戰士、魔法師、祭師,和僧侶)。這第一類別包含了我們計畫要持續支援的生物類別,我認為每三到四年會出現一次,即使只在一張牌上。

第二是偶爾的支援。這些是指標性的部族(天使、史芬斯、惡魔、龍,和多頭龍)會在每個顏色的稀有牌中出現。它同時也是我們偶爾會設計足夠數量來支援的種族(像是牛頭怪、蛇,和貓)。這第二個類別包含了我們想持續支援的生物類別,但程度比較低。這些我認為每七到八年會出現一次,有時候甚至只是一張牌而已。

第三是零散的支援。這些是通常沒有部族獎勵的生物類別。我們可能非常偶爾會給它們一點東西玩玩,但這並不是可以預期的情況。

阿芒凱環境有殭屍、貓、史芬斯,和馬部族。殭屍是第一類別。貓和史芬斯第二(不過以貓的受歡迎程度來說,可能有一天會進入第一類別)。馬則是第三類別。


問:為何是個殭屍農場而不是鵬洛客農場?

因為殭屍比鵬洛客好製造。任何人都能變成殭屍,但只有擁有火花的人才能變成鵬洛客。我這裡有個敘述波拉斯如果嘗試的是鵬洛客,而不是殭屍農場的話會怎樣的小劇場:

尼可波拉斯:我回來了!

甲蟲神:很高興再看到你。真不敢相信已經60年了。

尼可波拉斯:我們的小計畫進度如何?

甲蟲神:非常好!我們進度超前了。

尼可波拉斯:這真是好消息。我可以看看我的大軍嗎?

甲蟲神:沒問題,請往這邊走。

尼可波拉斯跟隨甲蟲神進入房間。

尼可波拉斯:就這樣?

甲蟲神:沒錯!

尼可波拉斯:兩個鵬洛客?我的軍隊只有兩個鵬洛客?

甲蟲神:我們的人口平均到目前為止是1.3。我們能獲得兩人已經算是超級好運了。

尼可波拉斯:我的主要計畫靠兩個鵬洛客要如何運行?這房間的四個人連籃球隊都組不成!

甲蟲神:如果你的計畫和籃球有關,那我們可以找蝗蟲神來幫忙。如果飛行沒有違規的話,他灌籃挺強的。

尼可波拉斯:兩個鵬洛客?!兩個!

撒姆特:如果你還要大吼大叫的話,我就要閃了。

然後結束。


問:你們曾經有考慮過白綠的傳奇貓生物嗎?

基於兩個原因沒有。第一,雖然我本來對於環境中的貓部族非常期待,但它只是純推測而已。它本來就不會是個主要的主題,只是某個擦邊的東西讓玩家可以圍繞它來構組套牌。第二,我們傾向從故事中設計傳奇生物,而貓在這故事中卻一點都不重要。它們只是埃及啟發的風味而已。在我們設計了一些貓部族牌,並且看到了極端正向的反應之後,這就會大大增加我們在之後設計一個白綠傳奇貓的機會了。


問:你認為波拉斯會招募你加入永生者大軍嗎?

我會是個非常糟的永生者。首先,我蠻小隻的。你們看過這個影片嗎?

波拉斯會招募我們其中之一,而且不會是穿法蘭絨衣服的那一位。除非有需要小空間專門的角色,否則我很確定我身高是沒有達標的。

第二,我不能打,就體能來說。我可以爭辯。我爭論的能力也不錯,但我想這並不是波拉斯在殭屍士兵中尋找的特質。

第三,我想我並不會上那些祀煉的當。我要花費多年達到體能的巔峰、戰到死、然後即使我贏了一樣會被殺掉?這個機率比飢餓遊戲還要爛,所以我就不參加了謝謝。我會保持體態,但會限制自己的體能活動讓我不會死去。

第四,我相信在危機時我的火花會點燃,然後可以傳送到另一個比較和平的時空上。你知道的,就那些我們永遠不會造訪的地方。


問:R&D會多努力避免在故事指標牌上的風味失誤呢?像幻滅時刻殺不掉歐柯塔或芭圖但卻殺的掉哈佐蕾?

毒蠍神在幻滅時刻發生前就殺掉歐柯塔和芭圖了,所以我認為這故事是可以接受的。哈佐蕾她,呃,她裝死了所以波拉斯不會知道。

我們的確是會思考牌張和故事的互動,但遊玩和故事100%符合並不是個不可商量的情況。我們會盡力達成這情況,但後來決定好的遊玩體驗偶爾可以壓過符合故事的每個面向。


問:毀滅阿芒凱跟波拉斯成為超龍有什麼關係?

沒有關係。那波拉斯到底想幹嘛?這是個好問題,是個我希望你們能討論的問題。我們對於持續進行故事的承諾就是要有一個更緊湊的時間線。在魔法風雲會的古老故事中,我們可能會開始一個需要十年才會解決的故事。我們現在並不想要將時間拉這麼長。波拉斯有個計畫,而你們也會在未來的系列中-而不是十年後的系列中才會知道它們是什麼。


問:永恆時刻為什麼是藍的?它看起來像是個群體復活咒語啊?

當顏色議會檢視牌張來思考它們在顏色派裡是否適合時,他們會給每張牌一個1到4的評價。1分的評價表示一張牌是在顏色派該色的正常領域裡。2分表示它有點勉強,但在出現的系列中很合理。3分表示它有點勉強,在出現的系列中也不合理。最後,4分表示它很明顯不屬於顏色派中的該色裡面。用簡寫的話,1是「普通」、2是「可以接受的歪曲」、3是「不能接受的歪曲」,然後4是「斷裂」。

永恆時刻正是2和3中間的好例子,或者是個可以接受和不能接受的歪曲。藍色通常不會干涉墳場裡的生物。藍色通常只會撿回瞬間和巫術,以及偶爾的神器。當我們設計遺存時,我們為了解決記憶和指示物問題而想出的方法是讓該張牌派出該生物牌的複製衍生生物。複製基本上是藍色的專門,所以它將遺存更推向藍色那邊。

幻滅時刻裡,我們將遺存微調成永生。另外,我們也將永生者大軍綁到波拉斯的三個顏色上(藍、黑,和紅)。永恆時刻在本質上就是會將你墳場裡的所有生物永生化。永生有一部份是藍的。有些永生者是藍的。複製死者有點藍。在這個時刻這個地點,這機制出現在藍色中是合理的,但如果我們要在另一個系列設計同樣的咒語,那它就很有可能從2分變成3分導致無法推出了。

所以沒錯,這的確是藍色借用黑色的空間,但在這系列中還算是合情合理。


問:獻祭這個關鍵字為何沒出現在阿芒凱或是幻滅時刻裡?

我們會在設計早期做的一件事情就是列出所有我們可以在系列中使用的重印機制。普遍來說,我們平均會在一個環境裡帶回一個機制,但如果合理的話我們也願意帶回更多。我不認為獻祭有出現在我們想帶回來的機制列表裡。理由如下:

1. 風味不對

獻祭表示的是你犧牲他人來獲得好處。但波拉斯如惡魔般的計畫是要讓拿塔蒙的人民願意主動犧牲自己。

2. 它沒有正確的機制支援

獻祭是個部族機制。阿芒凱環境有個小部族要素但並不是個部族環境。唯一擁有足夠支援可以使用獻祭的生物類別是殭屍,但同樣地,這些殭屍是波拉斯想要的終極狀態,而不是他想要犧牲的東西。

3. 它沒有特別受歡迎

帶回機制的重點就是要確保我們帶給遊戲的是玩家想要看到回歸的東西。獻祭在我們於神河叛將譜第一次使用時就沒有特別受歡迎,所以我們更不會將它帶回來。


問:波拉斯還會以生物的姿態出現嗎?還是他以後就一直是鵬洛客了?

我們對於鵬洛客的傳奇生物牌的規則是,我們只會用它們來代表點燃火花前、或是失去火花後的鵬洛客(簡單來說就是他們不是鵬洛客的時候)。當然會有一些例外,像是成為神之後的謝納戈斯,但通常來說,如果一個角色是鵬洛客,那我們就會以鵬洛客的牌張形式來展示他們。


問:為何不多印一些格利極的多色牌來更顯示主題呢?像是腦電擊或是苦痛歪曲之類的。

我們之前曾經試過顏色的不平衡(絕境神譴就是最大的例子)。我們發現它們製造的問題比好處多太多,所以我們很努力讓顏色大多保持平衡。這是波拉斯的系列,所以我們想要給他的顏色(藍、黑,和紅)小小地致敬,但還是得非常小心別太超過。三個蟲型的神看起來很適合推行這三色,所以這就是我們強調波拉斯影響力的地方。

時刻將至

很遺憾地,今天的時間要結束了。我希望你們都喜歡這兩週的所有問題。如同以往,我很想聽聽你們的回饋,不管是關於特定的答案或者是這系列更大的問題都可以。你們可以寄電子郵件給我或是透過我的社交媒體帳號(推特TumblrGoogle+,或是Instagram)聯絡我。

請在下週回來看看已透漏的喵密。

直到下次,希望你們在扮演波拉斯的時候能獲得更多樂趣。

Latest Making Magic Articles

MAKING MAGIC

2022年 5月 9日

魔法五四三:新卡佩納:喧囂黑街 by, Mark Rosewater

每個系列時,我都會有一個郵箱專欄來回答所有人關於最新系列的問題。今天輪到的是新卡佩納:喧囂黑街。 這是我的推特: It’s time for me to write a mailbag column about #MTGSNC. Please keep your questions about Streets of New Capenna to a single t...

Learn More

MAKING MAGIC

2022年 5月 3日

關於新卡佩納:喧囂黑街,第三部 by, Mark Rosewater

前兩週(第一部和第二部)我們聊了一些新卡佩納:喧囂黑街裡個別牌張的設計故事,今天將是這個系列的第三部也是最後一部。 勒頸 在前幾篇個別牌張的設計故事裡,我把比較多的重點放在了較高稀有度的牌、鵬洛客及傳奇生物上。然而,有些人留言說希望聽到更多低稀有度牌的故事,所以我決定來講講勒頸,一張很酷的紅色小普通牌。然我沒預期到的是在開始深入它的過去後,才發現它的過程不只長還曲...

Learn More

文章

文章

Making Magic Archive

想閱讀更多文章?瀏覽我們的文章存檔,閱讀數千篇您最喜愛的作者針對魔法風雲會所寫的文章。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