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倍領悟,第一部

Posted in Making Magic on 2022年 6月 20日

By Mark Rosewater

Working in R&D since '95, Mark became Magic head designer in '03. His hobbies: spending time with family, writing about Magic in all mediums, and creating short bios.

Double Masters 2022 上市前,我想回顧過去一些牌是如何被設計出來的應該很有趣。這個系列有來自各期魔法風雲會歷史的牌,所以在接下來兩週我將會跟大家一起回顧一些過去的設計。

Bitterblossom

Bitterblossom2X2 Bitterblossom

首先我想來聊聊 Bitterblossom,這個設計第一次是出現在晨光。它是洛溫小環境的一部分,把生物類別作為其主要的主題。其中一個生物類別便是仙靈—在洛溫裡它是藍色和黑色。它們得會飛,這把顏色限制到了白色、藍色及黑色,又因為它們作為故事的反派應該要卑賤且令人不悅,藍色和黑色看似是最適當的顏色組合。仙靈是最史派克導向的生物類別,所以比起其他生物類別我們對仙靈在賽事上的表現更加留心。仙靈確實出現在標準及很多競爭級別的賽制裡,而這個位置更是為一張仙靈牌所準備的。

屠戮祭禮(第 #1 個版本)
{四}{黑}{黑}
巫術
每個生物各得-X/-X直到回合結束。直到回合結束,每有一個生物從場上被放置進墳墓場,則你抽一張牌。

這張牌所做的第一個嘗試是一張強力的殺牌。它不只能除掉小東西,還能讓你獲得一些牌張優勢。不過放在仙靈上有些奇怪,因為仙靈通常是體型比較小的那邊,所以設計團隊決定需要一個全新的設計。

仙靈后之攫(第 #2 個版本)
{X}{黑}{黑}
巫術
將X個1/1黑色具有飛行異能的仙靈/浪客放進場。

下一個嘗試是讓玩家有可以派出很多仙靈衍生物的可能性。我想被放棄的原因是因為這會太快派出太多仙靈,以致如果對手沒有立即處理的話就會被一大堆飛兵所淹沒。

紫羅蘭趨勢(第 #3 個版本)
{一}{黑}
部族結界— 仙靈
{黑}:派出一個 1/1 黑色具有飛行異能的仙靈/浪客衍生生物,並將~牌名~移回其擁有者手上。使用此異能的時機視同巫術。
犧牲三個仙靈:消滅目標生物。

下一個版本嘗試要結合這張牌前兩個版本裡的多個面向。如果這張牌可以派出仙靈衍生物,也讓你有可以除掉生物的方法呢?為了減緩派出仙靈的速度,它一次只能派出一隻仙靈,且每隻額外的仙靈基本上都需要支付額外 {一}{黑}{黑} 的費用。只要有足夠的仙靈,就可以用來消滅對手的生物。我不是很確定為什麼在第二個起動式異能上沒有魔法力閘(像是費用)—在現在我們往往會加上它。無論如何,團隊測試了這張牌多次,認為它十分不有趣。不過許多設計師都很擁護消滅生物的那部分。

故事到了這裡就輪到我出場了。在啟示錄裡,我設計了一張名為 Phyrexian Arena 的牌,那是一張讓黑色魔法師每回合都可以抽一張牌的結界。由於黑色的抽牌伴隨著費用,你每抽一張牌就會失去一點生命。

我很喜歡這個設計,也被許多套牌所使用,所以我建議了一個 Phyrexian Arena 版本的仙靈。那十分簡單也感覺對仙靈套牌是很不錯的補強,所以我說服了夠多的設計師同意把這張牌放進系列裡。它有著很好的表現,也就留了下來。 從結果論來說,它最後成了一張很強的牌。在進到下一張牌之前,這是我們當時為這張牌所寫的插畫敘述。過去的插畫敘述通常要比現在短得許多。

插畫敘述
顏色:黑色咒語
動作:展示在天色尚明的晚霞下,沼澤中一片紫色及藍色花海吞噬了一些樹木。在花叢間有幾隻(至少三隻)看起來休閒且致命的黑色仙靈殺手。

塑形學者凡瑟

Venser, Shaper Savant2X2 Venser, Shaper Savant

時間漩渦環境的主題是一個被稱為大融合的事件,用意是重塑鵬洛客運作的方式,讓它們從原本擁有神力變成更有共感的角色。凡瑟是其中一個新角色,他在故事的一開始並不是鵬洛客,而我們計畫讓他轉變為重塑過後的鵬洛客。事實上在預知未來裡,我們一開始計畫要引入鵬洛客作為一個牌張類別(以未來移轉牌框),而凡瑟是最早被計劃要做成鵬洛客牌的三張之一(另外兩個顏色是藍色及黑色)。這是檔案裡最早凡瑟的樣子:

凡瑟 (第 #1 個版本)
{五}{藍}
鵬洛客
忠誠值<8>
1. 目標玩家抽2 張牌。-2 忠誠值
2. 目標玩家獲得目標魔法力費用小於或等於你手牌數量的神器或生物的操控權。-2 忠誠值

這是鵬洛客當時運作的方式。凡瑟進場會帶有八點忠誠值。第一回合,他會以目標玩家為目標—通常會是你,你抽兩張牌然後失去兩點忠誠值。第二回合,他會讓目標玩家—同樣的通常會是你,獲得魔法力費用小於或等於你手牌數量的神器或生物的操控權,然後再失去兩點忠誠值。第三回合,他會再讓目標玩家抽兩張牌然後再失去兩點忠誠值。第四回合,再偷另一個神器或生物並再失去兩點忠誠值。這將會是他的最後兩點忠誠值,接著這張牌就會離開。別忘了玩家可以攻擊他,會讓他失去忠誠值並加快他離開的速度。由於忠誠值是效應的一部分而非費用,這個效應就算只剩一點忠誠值也可以使用。

R&D 並沒有很喜歡這個表現方式。那機械感太重(沒有表現出任何鵬洛客的感覺),也沒有給玩家獲得忠誠值的手段。我們接著決定先把鵬洛客從系列裡移除,給自己更多討論的時間(不過在塔莫耶夫規則提示欄的新牌張類別上稍微提及了一下)。這個早期的鵬洛客設計一部分之後被用到了傳紀上(以規定方式進行放在故事上要比放在人上合理得多)。雖然鵬洛客凡瑟並不在系列裡,凡瑟依然在故事裡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所以我們希望他有一張屬於自己的牌。這是我們在傳奇生物版本上的第一次嘗試:

凡瑟 (第 #2 個版本)
{一}{藍}{藍}
傳奇生物— 人類/魔法師
2/2
閃現
{一}{藍}{藍}:將凡瑟移回其擁有者手上。你可以在凡瑟在場上、在墳墓場裡、在堆疊或被移出遊戲時使用此異能。

我不確定是什麼啟發了這個版本。從戰場上和堆疊移回手上都是藍色的效應(後者有些奇怪不過基本上是反擊咒語的替代品)。我們沒有做過太多從放逐區移回手上的東西,但我想把自己移回來應該是藍色的。把自己從墳墓場移回來屬於黑色和綠色(以及紅色的鳳凰),但不是藍色的東西。這個版本最大的問題是它沒有捕捉帶凡瑟的傳送魔法。下一個版本嘗試更強烈地展現他的風味:

傳送大師凡瑟(第 #3 個版本)
{四}{藍}{藍}
傳奇生物— 人類/魔法師
2/2
閃現
當傳送大師凡瑟進場時,目標生物的擁有者將該生物洗回他或她的牌庫。
{藍}:凡瑟本回合不能被阻擋。
{二}{藍}:將凡瑟移回其擁有者手上。
{零}:凡瑟的擁有者將其洗回他或她的牌庫。

這個設計全然是為了以魔法風雲會的效應來捕捉傳送的風味。凡瑟可以將自己傳送到阻擋者身後—不可被阻擋的異能。凡瑟可以把東西傳送到別的地方—洗回牌庫或回手。凡瑟可以傳送自己來逃離險境—把自己洗回牌庫。回想起來,把東西洗回牌庫不屬於藍色顏色派的內容,因為那和藍色的去除有些太過接近,至於把自己洗回去或許無妨。如果我們在今天設計這個版本,高機率會是把生物放在其擁有者的牌庫或是從上面數來第幾張牌下面。

最後,這張牌保留了閃現並把回手的效應移到了「進戰場效應」。我想「回手咒語」被移到了另外一張牌上,也了解到可以設計回手的進戰場效應來讓這張牌變得更特別。凡瑟之後在秘羅地創痕裡終於獲得了一張鵬洛客牌,而你可以從上面的各個版本了解到這張牌演變的過程。

Gifts Ungiven

Gifts Ungiven2X2 Gifts Ungiven

Gifts Ungiven 第一次出現在神河群英錄裡,但這張牌最早的設計可以追溯到暴風雨的時候。我有個讓你能導師(像是從牌庫找一張牌)三個不同咒語的咒語想法,對手可以選擇要讓你把哪張牌放進手上,剩下的則進到墳墓場。這張牌就是 Intuition

接著,我們便開始進行暴風雨構築套牌的對局測試(在過去,除了設計外我也參與了很多開發的工作),而我正在與其中一名設計師對戰(我記得是 Mike Elliott),他施放了 Intuition,接著從套牌裡找出了三張同樣的牌。當時的對話是這樣的:

:Mike,你不能找三張同樣的牌。
Mike:可以啊,這張牌又沒說不行。
:我的意思是這並不是這張牌被設計的目的,目的是要找三張不同的。
Mike:但牌上不是這麼寫的。
:沒錯,我知道它寫錯了。作為這張牌的設計師,我在跟你解釋設計的意圖,而我們應該要依照這樣來進行對局測試。
Mike:我覺得現在這樣比較好。
:如果三張都一樣,我們又為什麼要勞煩對手選擇呢?
Mike:這就是最酷的地方。如果你這麼做對手就無法選擇了。
:如果我想讓這張牌找出三張同樣的牌,並把其中一張放進手上另外兩張放進墳墓場,我就會讓這張牌直接這麼做。讓對手選擇就是這張牌最有趣的地方,因為他們得去了解你能幹什麼。這正是最酷的史派克時刻。
Mike:不,我喜歡現在這樣。

我帶著這個問題找上了開發團隊,而大部分的成員都決定要保留現在的樣子。這張牌在超未來聯盟裡有很多出場的機會,所以他們決定不要更動這點。顯然,我對這個決定並不滿意。所以,快轉到多年之後,當我在設計神河群英錄裡面牌的時候。這是我交出去的版本:

修正版的Intuition
{一}{藍}{藍}
巫術
從你的牌庫中搜尋三張名稱各不相同的牌,並向所有玩家展示。目標對手選擇其中一張已展示的牌。將被選擇的牌置入你手上,其餘的置入你的墳墓場。然後將你的牌庫洗牌。

我不是很確定為什麼我把它從 {二}{藍} 改成了 {一}{藍}{藍},我想可能是我對它的強度有些顧慮(雖然那不是我擅長的地方)。這張牌進到了檔案,開發團隊之後把它從三張選一張改成四張選兩張以跟 Intuition 做出區隔。所以最後到了多年之後,我以我要的方式得到了我設計的牌。這張牌最初的插畫敘述是這樣的 :

插畫敘述
顏色:藍色
地點:月人的雲宮殿裡
動作:在一個華麗的密室裡,一位女性月人預言家宇代,身著美麗的和服,跪坐在覆蓋絲綢的短桌邊。桌上擺了四個不同的小雕像,有著不同的顏色和形狀—可以是任何東西。宇代平靜地看著它們,正要做出決定。
註記:與 80913 連結。圖像搜尋「netsuke」將會帶你找到正確的方向。

而這個是在 Double Masters 2022 裡使用的插畫敘述,最早是用在 Signature Spellbook: Jace 裡:

插畫敘述
*鵬洛客 *傑斯
設定:沒有特定設定
顏色:藍色咒語
地點:不重要/抽象
動作:這是一個鵬洛客傑斯貝連奇怪的重影。兩個傑斯的影像都是「真的」,但有之間一部分重疊。它們應該要被足夠分開以得到兩個傑斯的臉和伸出去手的完整影像。在兩個影像中,傑斯都罩著帽子,只看得到一部分的臉,但我們可以看到他臉上帶著不自然的笑。兩個傑斯都像我們伸出了手,提供了某個東西。但兩個影像所提供的是不同的—假設分別是捲軸和珠寶—而那是兩個影像間唯一的差距。
焦點:兩個傑斯和他們的禮物。
情境:困惑?很好。

漂念精

Mulldrifter2X2 Mulldrifter

呼魂機制有個很有趣的故事,其中一個與漂念精有關,因為那正是我用這個機制所做的第一張牌。看著這張牌隨著時間的改變可以很好地了解呼魂的演進。這個機制一開始出現是因為我正嘗試要解決一些難題:我們正在設計洛溫做為一個著重在生物類別上以生物為中心的系列。有沒有什麼辦法是可以設計以生物為中心的咒語機制?在經過了一些討論後,我想出了一個很酷的想法,我把它稱為顯露。

啟發菁華(第 #1 個版本)
{一}{藍}{藍}
部族巫術 ~元素
2/2
抽兩張牌。顯露 3(你可以於此咒語結算時支付 {三}。若你如此做,則將其視為生物放進場。)
-------------------------------- 飛行

這個想法很簡單。如果你有可以「增幅」(支付額外魔法力)來變成生物的瞬間跟巫術呢?洛溫已經利用了部族的牌張類別,所以這張讓我們可以把這個咒語專屬於一個特定的生物類別使用。計畫是顯露的費用將會在不同生物之間有所不同,那將能讓我們可以依據生物的體型和異能有所調整。和所有其他需要新牌框的東西一樣,檔案裡只列了我們需要的東西,預想之後可以找出牌框問題的解決方法。如你所見,我的第一個嘗試是能讓你抽兩張牌的 2/2 飛行藍色生物。費用也不一樣({一}{藍}{藍}/{四}{藍}{藍} 對上{二}{藍}/{四}{藍}),不過很接近了。

從咒語開始的原因,是因為我想像這個機制如果可以把咒語變成生物將會很酷,看似能有更多共鳴也更加華麗。然而,結果顯示對局並不喜歡在戰場上有瞬間和巫術。規則盡其所能地讓這件事情不會發生,而我相信如果我們硬要這麼做,遊戲會馬上擺脫它把它放進墳墓場。這代表我們無法用預想的方式設計顯露,讓我們想出了下一個嘗試的方式:

啟發菁華(第 #2 個版本)
{四}{藍}{藍}
生物~元素
2/2
飛行
當~牌名~進場時,抽兩張牌。
折扣3(你可以減少 {三} 來使用這隻生物。若你如此做,則在它進場時將其犧牲。)

如果我們希望這張牌變成生物,看似最簡單的方式就是讓它一直都是生物。為了要仿造這張牌咒語的部分,我們把效應做成生物上的「進戰場」效應(當時還是「進場」效應),而生物會在你沒有支付額外魔法力的情況下被犧牲。

這個版本的第一個嘗試我們稱為折扣,它會提供生物施放咒語時減少費用的選項,但代價是犧牲該生物。如你所見,這個改變只是複製了之前的版本,所以在「咒語」上依然是 {一}{藍}{藍},「咒語+生物」依然是 {四}{藍}{藍}。

心念滑翔獸(第 #3 個版本)
{五}{藍}
生物~元素
2/2
飛行
當~牌名~進場時,抽兩張牌。
加速 {二}{藍} (你可以以 {二}{藍} 使用此生物。若你如此作,當它進戰場時便犧牲之。)

我們接著了解到單純展示替代性費用會比要玩家算數來得更加簡單。折扣接著變成加速,最後成了呼魂。開發團隊利用了魔法力費用和呼魂費用,但這張牌不管是否留下來都會是 2/2且能讓你抽兩張牌的飛兵。

我很想一下大家展示這張牌的插畫敘述,但很遺憾我在資料庫裡沒能找到

雙倍對局

這是今天所有的時間。我希望你們都喜歡聽到這些 Double Masters 2022 的牌一開始是如何被設計出來的故事。一如往常,我很想知道你們的回饋,不管是文章、任何談到的牌,或是 Double Masters 2022 這個系列本身。你可以寫 email 給我,或透過我的任何一個社群媒體帳號(TwitterTumblrInstagramTikTok)與我聯絡。

下週回來,我們一起看看更多故事。

在那之前,希望新系列能加倍你的快樂。

Latest Making Magic Articles

MAKING MAGIC

2022年 8月 2日

設計咨文2022 by, Mark Rosewater

在2003年12月時,我成為了魔法風雲會的首席設計師。當時做出的其中一個決定,是要在每個魔法風雲會「年」末寫一篇文章,討論這一年上市的所有系列並聊聊我對設計的想法。我參考了每年美國總統所進行的國會咨文。第一篇文章出現於2004年,那是我完整了監管了整個「魔法風雲會年」所有上市系列的第一年。 下面是過去十七篇文章的連結: 2005 2006 2007 2008 ...

Learn More

MAKING MAGIC

2022年 7月 26日

魔法風雲會設計A到Z,第三部 by, Mark Rosewater

我在前兩週(第一部和第二部)開始述說26張不同卡牌(每個字母一個)的幕後設計故事。上週是在Q結束,所以這週會從R開始。 Rofellos, Llanowar Emissary 當我和Michael Ryan一同撰寫晴空號傳說的第一個版本時,我們知道我們需要一個傑拉爾德離開晴空號的理由。這故事的重點之一就是要晴空號的船員說為了拯救西賽,他們需要傑拉爾德的幫忙,但他如...

Learn More

文章

文章

Making Magic Archive

想閱讀更多文章?瀏覽我們的文章存檔,閱讀數千篇您最喜愛的作者針對魔法風雲會所寫的文章。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