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燈夜戰,第一部

Posted in Making Magic on 2021年 9月 13日

By Mark Rosewater

Working in R&D since '95, Mark became Magic head designer in '03. His hobbies: spending time with family, writing about Magic in all mediums, and creating short bios.

現在預覽已經結束,是時候開始告訴大家一些依尼翠:黯夜獵蹤裡個別牌張的設計故事了。準備好要聽怪物故事了嗎?

狼人

Baneblade Scoundrel
Baneclaw Marauder
Graveyard Trespasser
Graveyard Glutton
Shady Traveler
Stalking Predator
Brutal Cathar
Moonrage Brute
Suspicious Stowaway
Seafaring Werewolf

在製作原版依尼翠時,其中一個挑戰是要抵抗把所有東西都變成黑色的拉力。這個世界以黑色為中心,把所有怪物都做成黑色自然是再簡單也不過,但魔法風雲會的五個顏色需要被平衡(雖然設計確實嘗試了在黑色裡多放了一些牌,卻被開發因為限制賽平衡的原因而被打回—這也是為什麼你很難再看到絕境神譴這樣的系列),因此不能把每隻怪物都做成是黑色。在檢視了狼人的性格之後,我們認為那是人類回到自己的野性本質,所以可以把它們設定為紅色和綠色。

快轉到依尼翠:黯夜獵蹤的洞察設計。我們知道狼人是這個系列的主題,因此決定要為它們加入第三個顏色。黑色是最顯而易見的選擇,那也正是歷史上前三隻狼人的顏色—都是在依尼翠之前的事,也是一開始我們最想避開的地方。我們在系列裡加進了一個垂直循環(一張普通、一張非普通、一張稀有)共三隻黑色的狼人。普通牌陰沉旅人 // 潛行掠狼被設計為帶有威懾的法式白板(一個除了關鍵字異能外沒有其他任何規則文字的生物)狼人。

我們檢視了專屬於黑色的生物關鍵字(死觸或繫命),但最後發現威懾的表現更好。非普通的是災刃惡棍 // 災爪劫狼,我們希望給它一些黑色能做但紅色綠色都不行的能力(除了多年前我們曾使用過側面攻擊以外)—讓阻擋它的生物獲得 -1/-1。背面有一個當阻擋生物死去時的觸發,我們把它做成失去生命而非傷害來感覺更偏黑色而非紅色。

至於稀有的墓地擅闖客 // 墓地飽食獸則是更靠近顏色派裡黑色的位置。首先我們給了它需要棄牌的守護,這是只有黑色才會做的事;其次,我們讓它從墳墓場放逐牌(一個主色是黑色的異能)且如果那是一張生物牌的話吸允對手(一個專屬於黑色—有趣的是還有紅白色組—的效應)。這三張牌的設計在你想使用紅黑、黑綠或紅黑綠狼人套牌時都與其他狼人牌有很好的配合。

但我們不滿足於此,有沒有什麼方法可以把狼人放進白色和藍色?這兩個顏色都不是那麼適合狼人,所以我們做了一個有點不一樣的嘗試。如果正面是白色或藍色,變身成狼人時會成為紅色或綠色呢?

我們選擇讓白色變成紅色狼人,而藍色變成綠色狼人的原因是因為它們屬於對色。技巧在於確保背面在機制上和正面的顏色足夠相近。因為你需要那個顏色的魔法力來施放,如此一來才不會在感覺背面有了正確顏色的同時破壞了顏色派。

至於月怒蠻狼則是獲得先攻(一個紅色及白色共有的異能)和守護—支付 3 點生命(同樣是紅色及白色共有的異能,但用了紅色的方式—白色、藍色和綠色以支付魔法力作為基底,而黑色及紅色需支付生命)。由於它終歸可以保護生物,那對白色來說是個可以接受的調整。遠洋狼人有兩個異能:不能被阻擋(一個主色為藍色的異能)和「好奇」(當你造成戰鬥傷害時抽牌—一個綠色和藍色共有的異能)。

我很高興狼人系列成功讓每個顏色都有一個可以變成狼人的生物。

護教軍突擊兵

Cathar Commando

這張牌有兩個重點:

  1. 加強白色一部分的內容包含持續尋找能幫助這個顏色的方式。最近一般當我提起白色時,大多都是抽牌或加速,但實際上我們也有在探索其他的方式。作為主要計畫的一部分,我們決定要把白色從閃現的第三色提高到第二色(今年稍晚你們會看到一篇關於新的機制顏色派的文章)。我們認為這能讓白色感覺更加防守,不過不是單純的拖延而是以可以實際贏得對局。
  2. 在多年製作了許多 1W 3/1 的白板生物後,看到我們製作許多明顯比它們好的生物還挺有趣的。護教軍突擊兵兩個地方都比白板好,我很好奇未來的 1W 3/1 會長什麼樣。

詛咒

Curse of SilenceCurse of Surveillance

Curse of LeechesCurse of Shaken Faith

雖然這篇文章在大家看到牌之前就已經完成,我已經可以預期這個問題會被問很多遍,所以決定要超前部署。綠色的詛咒去哪了?這個系列有剛好四個詛咒,除了綠色以外一個顏色一張。那究竟發生了什麼事?答案有兩個,讓我一一來告訴你們。每個系列在我開始寫各種文章之前,都會花時間把牌一張一張的看過。雖然我參與了很多主要系列的洞察設計,通常在交出文件到付印之間還會有兩年左右的時間。(這兩年間我時不時會探頭了解一下現在系列的發展。)這代表很多東西會有所改變,且就算維持原樣,中間我也經歷了許多不同的系列。

我在檢視檔案的時候通常會做筆記:哪些牌適合作為宣傳?哪些牌能講述有趣的牌張故事?哪些牌是我有問題要問系列設計或創意負責人的?這次的過程中,我標註了所有的詛咒作為想要談論的內容。這是我幾年前做的設計,想說應該要跟大家分享進化的過程。看到白色有一張,藍色有一張,黑色也有一張,我想當然認為這是一個循環。紅色出現時我依舊把它加入我的列表,但到了綠色時卻發現什麼都沒有。

這讓我開始回想原版依尼翠時發生的事。我們希望把詛咒放進除了白色外的每個顏色,來顯示在一個滿是怪物的世界裡白色堅持到了最後。接著我們在黑影籠罩裡放進了一張白色的詛咒來顯示那對人類來說是多糟的一個狀況—就連白色也被詛咒了。由於原版依尼翠的開發負責人 Erik Lauer 不清楚我的想法,這個計畫有些脫軌(我未能在提交的設計檔案中清楚寫明這點),綠色的詛咒也被從系列中刪除。「這絕對不能再發生。」我告訴我自己。

因此我給這個系列的系列設計共同負責人 Ian Duke 留了言(Erik 在系列設計的途中把系列移交給了他),問他「綠色的詛咒去哪了?」Ian 才告訴我那並不是一個循環。在系列設計的大部分時間裡,黑色也沒有詛咒,所以沒有人認為那是一個循環。黑色到了非常後期才因為填補空缺的原因被加了上去,整個系列設計團隊也沒有人發現—因為那從未在他們的考慮範圍內。我知道以結果來看這是一個很容易就可以發現的點,但當你很長一段時間每天都和同一份檔案作伴,有時要發現每天有個微小改變的內容是很困難的。最好的比喻就是人們能輕易發現我孩子的差別,但我與他們朝夕相處卻無法察覺,這也導致這個改變慢慢成形而我們卻未能發現。

這帶出了一個更大的問題—為什麼綠色沒有詛咒?事實上,有史以來只有兩張綠色的詛咒,兩張都來自詛咒的循環。答案在於綠色的機制並沒有辦法讓詛咒有很好的表現。詛咒必須要是能給玩家帶來負面影響的結界,而那並不是綠色的異能組能輕易做到的事。

我會公開承認我認為只製作四張,一個顏色一張而漏掉第五個顏色(且沒有明確的理由—過去曾有過我們因為特定理由而刻意製作不完整的循環)是我們的疏失。我十分相信美學以及人們天生對於完整樣式的要求,所以知道這會對一些人造成困擾。我很抱歉。這並非我們的目標。作為詛咒的創造者(有趣的是,詛咒是被 Un- 牌所啟發的),我想說我很高興我們能持續製作更多在特定玩家間熱門的東西。

榮光復活師基沙

Gisa, Glorious Resurrector

基沙西卡尼一開始是依尼翠背景敘述的作家所創作的角色,用來作為依尼翠裡的聲音點綴。她和她的弟弟基拉夫都會派出殭屍,但她使用的是黑色的死靈法術,而基拉夫使用的是藍色的科學方法。不管基沙或是基拉夫都沒有在依尼翠環境裡出現,因為當時我們並未了解到背景敘述為她們帶來的人氣(且從排程的角度來說,我們都會在設計完成後才開始進行背景敘述),但最後成功讓他們一起出現在異月傳奇裡的一張牌上。基沙之後得以在指揮官(2014 年版)的牌上單獨出現。

下面是這張牌在依尼翠:黯夜獵蹤裡進化的過程。這個位置一開始的設計是這樣的:

烏姆的盧德維2.0(版本 #1)
{二}{藍}{黑}
傳奇生物~人類/魔法師
4/4
{四}:從你的墳墓場中放逐一張瞬間或巫術牌。將目標生物牌從你的墳墓場移回戰場。它額外具有殭屍此類別,且具有「每當此生物對任一對手玩家造成戰鬥傷害時,你可以複製所放逐的牌並施放該複製品,且不需支付其魔法力費用。」

沒錯,第一個版本根本不是基沙。那是盧德維–另一個殭屍製造者的設計。盧德維也會有一張牌—下週我會再跟大家介紹—但他最後被移到了檔案裡的另一個位置(到那裡時我會再跟你們介紹更多關於那個設計的內容)。所以,下面是基沙實際上的第一個版本:

幽靈姐弟基沙&基拉夫(版本 #2)
{二}{黑}{黑}
傳奇生物~人類/邪術師
4/4
{四},從你的墳墓場中放逐一張瞬間或巫術牌:將目標生物牌從你的墳墓場移回戰場。它額外具有殭屍此類別,且具有「每當此生物對任一對手玩家造成戰鬥傷害時,你可以複製所放逐的牌並施放該複製品,且不需支付其魔法力費用。」

除了從藍黑被改成純黑,這跟原本的盧德維是一樣的。我想改動一部分的原因是因為盧德維需要另一個設計,而另一部分則是這張牌可以被設計為純黑,不需要加進任何藍色。(另外嚴格來說,這張牌的放逐費用不再需要目標—一個細微的改變,但與規則有關。)這麼一來,有哪個黑色的角色會從墳墓場挖殭屍的?當然是基沙。我不確定為什麼這個版本也把她弟基拉夫加了進去—基拉夫顯然是一個藍色的角色,而這張牌是全黑。我想這大概就是為什麼基拉夫在下個版本裡被刪除的原因。

殭屍專家基沙(版本 #3)
{二}{黑}{黑}
傳奇生物~人類/魔法師
4/4
每當一個由對手操控且非衍生物的生物死去時,將該牌在你的操控下移回戰場。它額外成為黑色且具有殭屍此類別,且具有「此生物不能進行阻擋」及「當此生物造成傷害時,將它犧牲。」

我相信這張牌被修改的關鍵原因,是因為他們想要整合這個系列專屬的敗朽關鍵字,但同時希望可以設計一張更有基沙感覺的牌。盧德維在派出殭屍上更有創意,而基沙只是享受製作很多的殭屍。每個由對手所操控的生物死去就會變成你殭屍的想法感覺很酷,且敗朽機制也讓我們在費用上可以更為積極。這張牌最後的設計基本上功能相同,但利用了放逐區來稍微減緩這張牌的速度。我相信少了製作黑色殭屍是出於規則文字空間的限制。

遺世大天使莉艾莎

Liesa, Forgotten Archangel

在原版依尼翠裡,我們認識了天使三姐妹—布魯娜、姬瑟拉和席嘉妲。她們都是白色且各有一個第二色(分別是藍色、紅色和綠色)。在短篇故事「冷漠無情的凝視」裡,我們了解到原本她們還有第四個姐妹是黑白。根據慣例,當我們提到一個新角色時,玩家們總會要求我們為她製作一張牌。所以在指揮官傳奇裡,我們製作了薄暮之帷莉艾莎

但當我們回到依尼翠,發現莉艾莎並沒有死(艾維欣原本已經殺了她—密切注意網路小說來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以及她為什麼回來),這代表我們得為她製作一張新的牌。雖然如你所見,這花了我們一點時間。這是這張牌的第一版設計:

娜蒂雅馬可夫(版本 #1)
{白}{黑}
傳奇生物~吸血鬼/貴族
2/3
每當你犧牲一個生物時,目標對手犧牲一個生物。

這張牌的第一個版本是娜蒂雅馬可夫,我其實不是很確定她是誰,但顯然是馬可夫家族的一名成員(也就是和索霖有關係)。她是墓約的變型,但不是在你生物死去時觸發,而是在你犧牲生物時觸發。吸血鬼和犧牲生物在風味上有很好的搭配,所以我們會在大部分以吸血鬼為主體的系列裡都會利用這個空間。

艾默頓家族(版本 #2)
{白}{黑}
傳奇生物— 人類
2/3
{一},犧牲一個生物:在每個你操控的生物上放置一個 +1/+1 指示物。

下一個版本改了不少東西。首先,這張牌不再是馬可夫家族的一員,而是一個完全不同的家族—這次是人類食人族而不是吸血鬼。我想那是因為馬可夫在腥紅婚誓裡扮演很重要的角色,所以他們希望把馬可夫放在那裡;其次,這張牌不再是獎勵你犧牲,而是讓你可以利用犧牲;第三,和之前的設計不同,這個設計有 +1/+1 指示物效果的白色元素。娜蒂雅本來可以是純黑的設計,而這為我們帶來下一個版本:

食人族家族艾默頓(版本 #3)
{白}{黑}
傳奇生物~人類
2/3
{二},犧牲另一個非衍生物的生物:派出 X 個 1/1 白色人類衍生生物,X為所犧牲之生物的力量。

下一個版本保留了同樣的風味,但把功能改成了另一個白色的效應—派出 1/1 人類衍生生物。這個效應比較強,所以加上了起動費用。團隊對這個設計在對局測試中的表現沒有很滿意,所以接著嘗試了一個截然不同的東西:

滌罪天使(版本 #4)
{二}{白}{黑}
生物~天使
3/3
飛行
每當另一個由你操控非衍生物的生物死去時,將其移回其擁有者手上。

這個版本變成了天使。他能透過在生物死去時移回手上(而非進入墳場)的方式來保護你的生物。

生命重擔莉艾莎(版本 #5)
{四}{白}{黑}
傳奇生物~天使
5/5
飛行
每當另一個由你操控非衍生物的生物死去時,於下個回合結束步驟開始時將其移回其擁有者手上。

我想是在這個時候創意團隊了解到莉艾莎將出現在故事裡,且我們要為她找一張牌。黑白天使如何?既然確定是莉艾莎,我們就得要把她做得大一點—她在指揮官傳奇裡是 5/5。系列設計也加上了延遲把生物移回來的條件,以避免和犧牲引擎間所產生的組合技問題。

隱匿天使莉艾莎
{二}{白}{白}{黑}
傳奇生物~天使
4/4
飛行,繫命
每當另一個由你操控非衍生物的生物死去時,於下個回合結束步驟開始時將其移回其擁有者手上。

下個版本對這張牌做了微調,讓它更接近莉艾莎的最後一個版本。除了魔法力費用相符外,還給了她繫命。為了這點,團隊把她從 5/5 改為 4/5。最後的版本跟這個版本十分接近,除了兩個地方:她被從 4/5 改為 4/4,並加上了一個對手生物死去時永遠無法回來的鏡像效應。

午夜終時

這是所有今天的故事,希望你們大家都喜歡。一如往常,我很想知道你們對於這篇專欄、任何我分享的故事或依尼翠:黯夜獵蹤本身的想法。你們可以寫 email 給我,或透過我的任何一個社群媒體帳號(TwitterTumblrInstagramTikTok)與我聯絡。

下週回來跟我一起來看依尼翠:黯夜獵蹤個別牌張的故事。

在那之前,希望你們都能享受到月圓時刻的樂趣。

Latest Making Magic Articles

MAKING MAGIC

2022年 1月 27日

王朝的建立,第一部 by, Mark Rosewater

歡迎各位來到神河:霓朝紀的第一個預覽週。我今天會和你們介紹洞察設計團隊、開始述說這系列的設計故事,並且秀一張酷炫的預覽牌給你們看。我有許多故事要說,所以就讓我們開始吧。 帝居永岩城 | ゾウノセ/ZOUNOSE作畫 霓虹之名 在開始說故事之前,我想要先和你們介紹相關的設計者。我今天會介紹探索和洞察的設計團隊(因為兩個都是我負責的),然後下週則會由Dave Hump...

Learn More

MAKING MAGIC

2021年 12月 16日

魔法五四三:依尼翠:腥紅婚誓,第二部 by, Mark Rosewater

上週我開始回答大家依尼翠:腥紅婚誓的問題,今天讓我們繼續。 問:你們是否考慮過兩個系列都使用返照?那感覺符合所有貫通想要完成的內容,也有跨主題的特性,只用一半感覺有點怪。 雖然我們希望依尼翠:黯夜獵蹤和依尼翠:腥紅婚誓兩個系列彼此感覺相連,仍希望它們像是兩個不同的系列。依尼翠:腥紅婚誓的系列設計團隊認為返照會讓系列運作太過相似,所以選擇不在第二個系列裡使用。晝形/夜形...

Learn More

文章

文章

Making Magic Archive

想閱讀更多文章?瀏覽我們的文章存檔,閱讀數千篇您最喜愛的作者針對魔法風雲會所寫的文章。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