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了嗎?Unstable 版

Posted in Making Magic on 2022年 3月 21日

By Mark Rosewater

Working in R&D since '95, Mark became Magic head designer in '03. His hobbies: spending time with family, writing about Magic in all mediums, and creating short bios.

Unhinged 公開時,我寫了一篇名為「知道了嗎?」的文章,解釋了一些我們藏在 Unglued 裡的笑話。接著在 Unstable 公開的時候,我又寫了一篇分上下兩部的「知道了嗎? Unhinged 版」(第一部第二部)討論了很多 Unhinged 裡的笑話。這篇文章在我們公開 Unfinity 後一直在我的代辦事項上,今天我終於找到時間來完成它。

1. 每個系列都有一個

  • 439392
  • 439613
  • 439614
  • 439615

Amateur Auteur 調侃的是在魔法風雲會設計中得設計每個時空上都可以運作的基本效應。這是一張我們持續製作的牌,有時在時空A、有時在時空B,有時又到時空C等。它一開始只是 {一}{白} 叫 2/2—一張我們做了很多次的牌,但我們得要加上結界去除因為它不適用於其他任何地方。這張牌用了異畫來玩弄四個「不同時空」的笑話。同樣的角色以同樣的姿勢出現在四個不同學院的音樂劇中(你可以從佈景中得知)代表了魔法風雲會裡四個受歡迎的時空(依尼翠、拉尼卡、塞洛斯和贊迪卡)。我們接著在背景敘述是透過歌詞來講述每個時空的故事,再次強調了這齣戲是來自哪裡。


2. 不經過起點

GO TO JAIL 引用的是由孩之寶所發行的地產大亨這個遊戲。這張牌的機制與地產大亨裡的監牢機制相同—只要丟出相同的數字就可以獲釋。牌名裡的字母全部是大寫是為了向地產大亨裡的 GET OUT OF JAIL 這張牌致敬。


3. 我能做到

Riveting Rigger 對照的是the 第二次世界大戰「我能做到」的經典鉚釘女工海報。 她擺了相同的姿勢,但其中一隻手指則被焊工具所替代。


4. 將軍

Unstable 裡使用了我們稱為「外來協助」的內容,那些牌裡藉由讓一個不在對局裡的人做出決定影響勝負來加入隨機的元素。這個概念很難在插畫裡呈現,但畫家 Matt Gaser 在 Sacrifice Play 裡找到了一個很聰明的方式來呈現。你會發現左邊要被拎走的那個玩家戴著像是主教的帽子,手裡看似也正要拿走在棋盤上的主教。


5. 多麽小說

  • 439430
  • 439622
  • 439623
  • 439624

Novellamental 調侃了魔法風雲會裡的元素被定義為可以是任何物質,這次則是短篇故事。這個名字來自所有異體牌都只有背景敘述不同,四張的背景敘述合在一起會變成一則短篇故事。另外,這本書的書名是簡空(Jane Air)—開了小說簡愛(Jane Eyre)的玩笑。如果再來一次,我希望我們可以有四幅不同插畫,分別有一本不同書名的書。


6. 幫我一把

Unstable 裡有五個派別,分別與一個不同的臨色色組相對應。機械的順序就是一連串的半機械人,其中一個笑話是他們分別用不同的零件來取代了身體上的一部分—Socketed Sprocketer 是最直接使用了這個笑話的一張牌。牆上是一系列有著不同功能的部件。在背景裡還有一些武器的選擇,近一點的牆上則是更多日常實際會使用的東西像是廚房用具、梳子和泡澡用的橡皮鴨等等。我最喜歡的是他的正式手臂,穿著燕尾服且手上還有一個玻璃杯。


7. 多麽隱密

由於這張牌重製了另一張牌(洛溫裡的 Cryptic Command),我們便請同一個畫家—Wayne England 來完成這張牌。令人難過的是Wayne 在提交了草稿後就過世了,但畫家 Zoltan Boros 得以接著完成這幅插畫。我們決定使用 Wayne 的素描來作為其中一個異畫的版本(這張牌是有個不同規則敘述的異體牌),並修改了這張牌來在機制上提到 Wayne 和他的插畫。


8. 十分天才

Incite Insight 裡組裝 X 個機巧的效果顯然是對照了克撒傳Stroke of Genius 的抽 X 張牌。


9. 只有小寫

為了要利用懲罰大寫字母的笑話,這張牌在標題欄、牌張類別欄或規則框裡都沒有大寫字母。我們也討論了把收集資訊和版權文字也做成小寫,但最後被告知我們不能這麼做。在插畫裡,兩個大隻被炸彈攻擊的囉囉的衣服上也有著大寫字母。這張牌本來是要被叫做懲罰大寫(capital punishment),但這個牌名多年前已經在詭局:王權爭霸裡被使用過了。


10. 那需要時間

  • 439443
  • 439616
  • 439617
  • 439618

Extremely Slow Zombie 是其中一張有著多個異畫版本的牌,四張牌連成了一個笑話。我們可以看到一隻殭屍緩慢地接近,但因為實在太慢所以季節已經提前變化。背景敘述上也利用了這個笑話,拼出「Brains(腦袋)!」。不過事後才發現,我們錯過了讓這幾幕從冬天開始,如此一來「Brrrr」就會出現在冬天的牌上。


11. 他們很好

Masterful Ninja 實在是太好了,好到根本看不見他們。不,他並沒有出現在插畫裡。因為他正在鬧你,我們把它做成了巨魔忍者。


12. 在早晨

Old-Fashioned Vampire 有個令人難受的早晨—對他來說那是晚上八點(你可以看到背景裡有個時鐘),因為對吸血鬼來說那是他的早晨。他喝血的杯子上寫著「我不是個早起的人」。我們把他的生物類別做成吸血鬼(Vampyre)來利用他是個守舊吸血鬼的感覺。是的,從規則上來說,他也會被會對吸血鬼(Vampire)影響的東西所影響。


13. 墓穴狀態

這張牌的插畫諷刺地模仿了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場景,除了散兵坑的部分變成了殭屍從他們自己的墓穴中爬出來。


14. 關於方向

  • 439456
  • 439650
  • 439651
  • 439652
  • 439653
  • 439654

Sly Spy 有六個不同的版本,分別有一個不同的規則敘述。有個版本會消滅面向左邊的生物,另一個版本會消滅面向右邊的生物。我們把那張會消滅面向右邊的插畫做了鏡像讓他也面向右邊,那是六張裡面唯一有著不同方向插畫的。


15. 我買了件衣服

在塑造史派克的概念時,我們希望給她一些態度,所以負責這張牌概念的 Kelly Digges 提出了寫有「不(Nope)」的襯衫來表現這點。這張插畫十分受歡迎,以致有個幫我們做衣服的人問我們是否可以製作這件「Nope」的衣服;衣服也十分受歡迎,最後變成了一整個系列,先是顏色還有其他的魔法風雲會用語。


16. 十分閃亮

這個通道有著銀色閃亮的特性,因為那重塑了補充包的內裏。這張牌原本的名字是不死萬馬千軍,利用了你希望開的是萬馬千軍補充包的笑話—裡面全部都是生物,且這張牌只會從那包補充包裡獲取生物。


17. 到了錘子的時間

紅綠色組是鬼怪爆炸客,他們是製作了很多機巧的汽鞭。其中一個關於系列裡鬼怪的笑話,是他們被刻畫為對錘子著迷。Box of Free-Range Goblins 用把錘子作為捕捉鬼怪的誘餌來表達這點。


18. 一半一半

在命名增強牌上我們使用的一個協定,是它們的名字會是半—任何東西;半—(Half-Kitten, Half-Half-Shark, Half-;和 Half-Squirrel, Half-)。為了利用這個笑話,我們製作了一張半—半獸人的牌,因為那是龍與地下城裡的一個生物。


19. 和 π 一樣簡單

這張牌會造成 π 點傷害,所以插畫裡展示了「派」的傷害。在設計的前期,黑紅色組一開始是小丑而非超級壞蛋。這是唯一一張得以付印的小丑牌。


20. 穿越再穿越

Super-Duper Death Ray 有踐踏異能,所以在插畫裡它就只是一直向前,穿越目標、穿越囉囉,再穿越牆壁。


21. 不要再一次!

  • 439487
  • 439610
  • 439611
  • 439612

Target Minotaur 是另一張有異畫版本的牌。這些牌是調侃牛頭怪在那些會對生物做壞事牌的插畫裡往往都是受害者。四張牌分別是牛頭怪被不同的顏色攻擊(冰 [藍色]、酸雨 [黑色] 、火 [紅色] 和藤蔓 [綠色])。


22. 幸運猜中

As Luck Would Have It 利用了這是世界上最幸運的人的笑話。一部分在於她有多個代表好運的標幟:馬蹄鐵、四葉草、兔腳(和整隻兔子)、彩虹的一頭有裝著黃金的壺,且食指與中指交疊著。


23. 野獸心願

  • 439492
  • 439619
  • 439620
  • 439621

Beast in Show 是另一張有多幅插畫的牌。這張牌的笑話在於要怎麼用野獸這個生物類別來包括如此大範圍的生物。四張插畫分別展示了巴洛西、糙節獸、犄牙獸和霸蛛龍。背景敘述很好玩地用了品種鑑定時的說法來分別談論這些野獸。


24. 我會有幾拳

Really Epic Punch 是一個笑話的第三部分。這個笑話要從韃契可汗裡的 蠻野毆擊開始,展示了龍爪蘇拉克正在毆打一隻熊。這張牌受到玩家的喜歡,所以在韃契龍王裡我們製作了一張你能看到龍爪蘇拉克正在毆打一隻龍的牌一壯絕對抗。當我們來到了 Unstable 時,我們發現我們漏掉了熊與龍之間的最終對決。大家討論了許久究竟是讓熊毆打龍還是龍毆打熊會比較有趣,最後我們決定熊毆打龍會比較好玩。


25. 只是一個頭

Urza, Academy Headmaster 延續了一個從 Unhinged 開始的笑話,而那是來自晴空號傳說裡的一個事件。在故事裡,克撒的頭被砍下,但依然活著。雖然在故事中他最後還是死了,Unhinged 探索了克撒依然以一顆頭活下去的另一個結果。那出現在 Urza's Hot Tub 的插畫裡。我們希望 Unstable 裡有一張鵬洛客,而玩家對克撒鵬洛客和五色鵬洛客的要求從未停過,所以我們尋找了能完成這些的機會且延續了沒有身體克撒的笑話。


26. 別那麼情緒化

  • Curious Killbot
  • Delighted Killbot
  • Despondent Killbot
  • Enraged Killbot

我們希望套牌能使用很多殺戮機器人(Killbot)(有一副需要套牌裡放很多殺戮機器人的 Mary O'Kill 套牌),且這個系列裡有很多異體牌(插畫、背景敘述、規則敘述、浮水印等),所我們想出了讓一張牌有不同牌名的想法–我們刻意選擇了同樣的插畫,因為覺得這樣會更有趣。最後選擇了情緒作為不同的牌名,因為插畫相同的情況下能做漫畫的處理方式。不過為了要有相同的收集編號,它們得要照字母順序排列。我們選擇把它們夾在 Contraption CannonEntirely Normal Armchair 中間,這就是為什麼都是 C、D 或 E 開頭的原因。還有彼此的背景敘述也有些微的不同。


27. 螺帽還是堅果

這個系列有一點松鼠主題,所以我們決定要把其中一張松鼠做成機械的神器生物。在開始這麼做之後,我們發現有個有趣的「Nut」笑話可以使用—鋼鐵松鼠會喜歡機械的 Nut(螺帽),而非食物的 Nut(堅果)。


28. 在框上

這張牌代表了一個銀框世界的 Un- 系列(左邊)遇上黑框世界的一般 魔法風雲會(右邊)的地方。Un- 世界的代表是企鵝和章魚,而黑框世界的代表則是牛頭怪。


29. 得要有兩個

秘羅地時,我想製作一張能幫助擲硬幣套牌的神器。那最後在多張的情況下有些過強,所以對局設計師問我們是是否可以把它做成傳奇。當然沒問題。Krark's Thumb 最後在休閒玩家之間成了一張很受歡迎的牌,所以在製作 Unstable 時,我決定要製作同一張牌—不過這次是擲骰子。我一直開玩笑說喀勒克只有一個拇指實在有點怪,所以製作了 Krark's Other Thumb。在指揮官傳奇裡我們終於把喀勒克做成傳奇生物來完結這個笑話—當然他是沒有拇指的。


30. 法師杖聚會

  • Staff of the Letter Magus
  • 370635
  • 370676
  • 370586
  • 370625
  • 370592

限量版(第一版)裡有一個被暱稱為「幸運符」神器循環,你會在施放特定顏色的咒語時獲得生命。這些神器在新手玩家之間十分受到歡迎,所以我們也持續製作新的版本。魔法風雲會 2014 裡有一個除了該色咒語被施放外,在使用相應的基本地時也會獲得生命的新版本。

Unstable 裡,我們認為重做這個設計但改為在意咒語名字裡的字母而非顏色會很有趣。最早的版本讓你選擇任何字母,但如此一來所有人都只會選擇母音;我們接著改為子音,但所有人都只會選擇其中四個字母,所以我們最後禁止大家選擇那些字母。這張牌交給了同一個畫家 Daniel Ljunggren,而他在插畫裡選擇了跟之前循環一樣的姿勢。


31. 給我一隻手

這張牌需要你用手來派出衍生物,所以我們請畫家創造了一個看起來像是一隻手但實際上不是的怪物。我很愛它最後的樣子。


32. 螢幕時間

這張牌把你的牌庫分成四堆,所以插畫也展示了 S.N.E.A.K. 探員正在觀看著螢幕。一個螢幕是被咬過的櫻桃派,一個是鬼怪的庫房,有著炸彈的洞而非弦月。一個是應該要正看著螢幕的探員正在睡覺,最後一個是細微內容之死,作為這張插圖自我引用的笑話。


33. 我剛拿到那個帽子

暴風雨的設計裡,我製作了一個可以操控對手回合的神器(那是瓦拉司的頭盔最一開始的版本)。當時規則無法處理,所以我只能放棄。多年後在設計秘羅地時,我在尋找很酷個神器設計並想起了暴風雨的這張牌。我們有了新的規則經理,而他說規則不是問題。在 馭靈械一開始出現時,大家開玩笑說那看起來像是你可以把兩罐飲料放進去用吸管喝。在 Unstable 裡,我們很喜歡外來協助的表現,所以決定要加進一個不一樣的馭靈械變型。還記得馭靈械的笑話嗎?我們把這張牌完全做成大家開玩笑說馭靈械看起來的樣子。


34. 不是時候也不是戰鎚

秘羅地環境是第一個有神器主題的環境,也為魔法風雲會帶來了武具。在玄鐵—環境裡的第二個系列裡,我們設計了兩把帥氣的劍:Sword of Fire and IceSword of Light and Shadow。我們當時真的沒有要把它做成循環的想法,但兩點便成一線,我們之後也完成了另外三把對色的劍完成了循環—這當然就引導我們完成另個臨色的循環。

不管怎麼樣,在設計 Unstable的時候,我想製作一張稍微愚蠢一點的Sword of _______ & _______ 諷刺這個劍循環應該會很有趣。設計團隊提出了幾個選項,但我們最喜歡的是 Sword of Dungeons & Dragons。這代表我們得和龍與地下城 團隊討論(過去曾未有過任何聯名的產品),並問他們是否同意讓我們製作這張牌。他們接納了這個想法,但對要如何調整這張牌提出了一些建議。

一開始的設計讓你丟三個六面骰(來對應你是如何丟出數值)。他們是否可以改擲二十面骰,因為二十面骰是龍與地下城當中經典的一部分。另外,一開始的設計會派出超越者的衍生物,D&D 團隊希望可以改成龍衍生物。他們喜歡派出一支金色龍的想法,於是我們也開心地把它做成一隻金色的龍(這是只有在Un- 系列裡可以做的事)。插畫上有幾個對 D&D 有趣的致敬:劍的握把處有一個&的符號,那正是 D&D 的標誌;劍的底部是一個二十面骰子,且劍上還有 D&D 的經典武器戰鎚。


35. 我沒見過你

  • The Countdown Is at One
  • Graveyard Busybody
  • Novellamental
  • Side Quest

其中一個在 Un- 系列中我們很享受的部分,是引用系列裡的其他牌。Unstable 裡就有一些。The Countdown Is at One 引用了 Baron Von Count(他在設計時的名字是獨白市長)和 Clock of DOOOOOOOOOOOOM!Graveyard Busybody 上有 Spy EyeNovellamentalCrow Storm 裡的烏鴉作為重點,而 Side Quest 則是把重點放在 Shellephant 裡的烏龜/大象。

「你是一個很棒的觀眾」

這是今天所有的笑話。如果你還沒有機會看過 Unstable,那系列裡實際上還有更多有趣的內容。這裡可以看到所有的牌。一如往常,我很想知道你們對於今天的專欄、任何談到的牌、 Unstable 這個系列或所有 Un- 牌整體的想法。你可以寫 email 給我,或透過我的任何一個社群媒體帳號(TwitterTumblrInstagramTikTok)與我聯絡。

下週回來跟我一起看看作為落葉機制代表的是什麼。

在那之前,希望你享受這些額外的笑話。

Latest Making Magic Articles

MAKING MAGIC

2022年 5月 9日

魔法五四三:新卡佩納:喧囂黑街 by, Mark Rosewater

每個系列時,我都會有一個郵箱專欄來回答所有人關於最新系列的問題。今天輪到的是新卡佩納:喧囂黑街。 這是我的推特: It’s time for me to write a mailbag column about #MTGSNC. Please keep your questions about Streets of New Capenna to a single t...

Learn More

MAKING MAGIC

2022年 5月 3日

關於新卡佩納:喧囂黑街,第三部 by, Mark Rosewater

前兩週(第一部和第二部)我們聊了一些新卡佩納:喧囂黑街裡個別牌張的設計故事,今天將是這個系列的第三部也是最後一部。 勒頸 在前幾篇個別牌張的設計故事裡,我把比較多的重點放在了較高稀有度的牌、鵬洛客及傳奇生物上。然而,有些人留言說希望聽到更多低稀有度牌的故事,所以我決定來講講勒頸,一張很酷的紅色小普通牌。然我沒預期到的是在開始深入它的過去後,才發現它的過程不只長還曲...

Learn More

文章

文章

Making Magic Archive

想閱讀更多文章?瀏覽我們的文章存檔,閱讀數千篇您最喜愛的作者針對魔法風雲會所寫的文章。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