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蘭黎遺跡

Posted in My Favorite Flavor on 2015年 12月 29日

By Cassie LaBelle

Cassie LaBelle is a freelance writer. When she's not at her keyboard dreaming up stories, you can find her playing with his cats, listening to records, or building yet another Magic deck.

歐蘭黎位於塔晉深處,是一塊廣大的礁岩森林。

想像一座珊瑚礁岩,易碎又多刺,但卻是由往天空扭曲延伸數百呎的岩石所製成。礁岩可能是死物,但它看起來就像活著一樣。巨大而蔓延的根部結構纏繞著易碎的砂岩拱門。沈重的荊棘與厚實的灌木壓倒了岩石,看不出枝幹和石頭的分別。萬物快速生長,超自然的快速,特別是在那些連正中午的太陽都難以照到的洞穴與深淵之中。歐蘭黎的爆發性生長能夠讓你無法呼吸-不論象徵性或字面上的意義都是。

歐蘭黎是個潮濕的地方,岩石上面有洞,水不斷地從沐浴在日光中的瀑布高地上湧出。歐蘭黎的巨型螳螂食草林鹿很少口渴,風暴既常見而又快速散佈。在歐蘭黎,狂攪是非常積極的,空生生物居於劣勢。歐蘭黎的人類-召現師、求生家-總是感覺得到森林中危險的多頭龍與巴洛西。廣林內的住民很少,因為它對任何人來說都太難馴服了。如果你想從自然世界逃離,它不會是個你進去的地方,而更像是你成為了它的一部分。

歐蘭黎死了,樹木、生物都不復存在,岩石易碎而發白,奧札奇吸乾了這片土地。

如果歐蘭黎遺跡似乎很眼熟,那可能是因為你還記得一張來自贊迪卡的類似牌:

很嚇人,對吧?即便Jason Felix的歐蘭黎遺跡並未完全把Mike Bierek所繪製,原本Oran-Rief, the Vastwood的一草一木都畫出來,它依然能夠喚起類似場景的記憶。這兩張牌都有一株大樹在邊框的左邊,一座大拱門在背景,以及另一隻礁岩的支架在右上方。兩張牌都有一小群「探險者」爬進邊框深處-在Oran-Rief, the Vastwood是人類或妖精,在歐蘭黎遺跡則是奧札奇孽裔。

兩張牌在機制上也很類似,Oran-Rief, the Vastwood橫置來在本回合進入戰場的所有綠色生物身上放一個+1/+1指示物,歐蘭黎遺跡則是橫置來在這回合進入戰場的目標無色生物身上放置一個+1/+1指示物。歐蘭黎現在可能是奧札奇的力量來源之一,但從土地汲取力量有其後果,歐蘭黎不再像以前滿溢綠色魔法力時那麼強大,那是奧札奇做什麼都無法改變的。

當然,這張牌最有趣的部分便是新的「代表無色魔法力」符號。在過去的魔法風雲會系列中,這會用一個小小的1加上圍繞在旁的圈圈表示。但在贊迪卡則不一樣,那小小的格子加上凹進去的邊,代表奧札奇正對土地做的事,做得如此優雅。

魔法風雲會的歷史中,「無色」通常是留給神器的:無論鵬洛客所屬的顏色是哪一種都能使用的物體。不管你是個白色法師或是藍/紅法師-你都可以施放奉從組構體老兵佩刀,不管你使用的是哪一種地牌。遊戲裡有一些無色而非神器的咒語-重獲自由的卡恩是一個,靈龍烏金是另一個-但它們是例外的稀有,也通常會有強大的故事背景來支持它們超越顏色識別的存在。

歐蘭黎遺跡 | Jason Felix 作畫

奧札奇則有所不同,牠們的無色並非是超越的一種,例如烏金;也不是通用的一種,例如神器。奧札奇的無色是因為牠們做的事情並不符合顏色身份,牠們以顏色為食,留下的只有…其他東西,某種和Mishra's Factory這種無色不同的東西,但肯定不是白、藍、黑、紅、或綠色魔法力。叫它缺色、剋色、無位之色,色是最嚴格的說法。

它是我們曾看過最接近第六種魔法力顏色的東西。

守護者誓約中,有和奧札奇相關,且特別需要無色魔法力才能施放的牌。要是你沒有像歐蘭黎遺跡這樣橫置產生無色魔法力的牌的話,你是不能施放它們的。以故事的角度這很令人開心-現在奧札奇已經吸乾了一大片贊迪卡的土地,牠們能夠用那些能量來增加自己在這瀕死時空的風采。牠們酌飲,贊迪卡死亡,而牠們變得更強。

守護者誓約發售後,如果你正在構築一個奧札奇套牌的話,你將得更小心的思考自己要放多少非無色的地牌,做出一個只展現出贊迪卡枯萎、殘破部分-那虛於顏色的部分-的套牌是可能的,和這樣的套牌打起來既嚇人又奇怪,因為魔法風雲會的舊規則不再適用-就像顏色與無色的整個觀念都已經被某種不屬於它們的東西給轉變了。

我等不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