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情黑鴉

Posted in Magic Story on 2015年 7月 29日

By James Wyatt

James Wyatt joined Magic’s creative team in 2014 after more than 14 years working on Dungeons & Dragons. He has written five novels and dozens of D&D sourcebooks.

上一篇故事:傑斯貝連─敘舊

莉蓮娜或許是多重宇宙裡最強大的死靈術士,但她的人生卻一直被想要操控她的強大實體們糾纏著。巨龍鵬洛客尼可波拉斯、她為了獲取力量而進行交易的四隻惡魔、以及神祕的鎖鏈面紗都對她造成了強大的影響,並引她走上背叛與謀殺的道路。而來自另一位更為神祕的角色的干預─鴉人─引致了她哥哥的死亡並點燃她的鵬洛客火花。她現在所做的一切努力都是為了要追尋自由,首要之務便是屠殺她的惡魔主人以及掙脫鎖鏈面紗的掌控。

但當她專注於這些事務時,其他糾纏著她的力量並不會就此罷手。


莉蓮娜維斯走上了位於拉尼卡優雅的第二區裡那熙熙攘攘的街道。她大步穿越,人群彷彿水流般地從她兩側分流而過。她調整了一下長筒手套的頂部,而一隻鄰近的黑鴉發出的粗啞啼叫則剛好越過喧鬧的群眾吸引了她的注意─包括了城裡的群眾以及壓迫著她的思緒的眾鬼魂們。

傑斯有聽見它們嗎?她如此納悶著。很難想像他聽不見─歐納克鬼魂一直在她腦中喧嘩吵鬧,而傑斯的讀心術一定有聽見這些噪音,但他卻沒有露出任何察覺到它們存在的跡象,或者他確實知道鎖鏈面紗正在對她做的事。

是否知道這個東西正在對我做什麼?

彷彿在答覆她,她腦中的音量突然變大了。「…毀滅的容器…根源…」

「噢,給我閉嘴,」她咆哮著,一邊猛烈地搖了一下頭,一束頭髮從她的頭飾上被甩落然後就這樣掛在一隻眼睛前面。一位年輕的維多肯因她的爆怒而睜大了眼睛,接著便迅速閃到一旁去。她把頭髮塞回原位,而聲音也消退了。

當然,他們曾是山德拉最強大的族群。它是歐納克族的故鄉時空。在拉尼卡這裡,或是在依尼翠,或是在她最近造訪過的任何其他時空中,它們通常都處於背景噪音的狀態。但是,在她與傑斯交談的情境之下,那些背景噪音感覺起來就像是廚房水壺的碰撞聲,而且她實在無法相信他沒有注意到這陣喧鬧。

或許他會注意到的,她想著,如果我們沒有被打斷的話。

如果他注意到了呢?又怎樣?或許他就會幫助我了。

莉蓮娜為了搜尋漏洞而來找傑斯,尋求一種方法用來擺脫她招惹上的麻煩。鎖鏈面紗的力量深不可測。它允許她殺了柯索非和棘澤邊,她積欠自己靈魂的兩個惡魔─她為了重新得到因時空修復而失去如神一般的力量所簽訂的部份合約。

但在使她自己擺脫一項換取力量的交易時,她卻不經意地踏入了另一個交易。鎖鏈面紗的魔法是有代價的,那對她的身心都造成了可怕的後果。走投無路的她把面紗帶回山德拉並試圖要將它留在那裡,但她卻發現自己無法這麼做。它與她緊密連結,而她也是。

一定有擺脫的辦法。

鎖鏈面紗 | Volkan Baga 作畫

傑斯應該要幫助她找到方法─某種使她能夠繼續使用鎖鏈面紗而又不會被它和它攜帶的鬼魂們奴役的方法。傑斯非常聰明,如果面紗在某種程度上控制了她的心靈,她有信心他能夠幫助她破解。

相反地,傑斯卻要求的協助,就在那位士兵,基定,出現以後。她大聲地嘲弄這個念頭,吸引了周圍人們驚慌的目光。一位穿著入時的商人與她四目相接,然後迴避消失在群眾裡。一個鬼怪在發現自己正擋著她的路後便倉惶地跑開,不敢抬頭看她。

然後一隻黑鴉,棲息在鄰近的牆上,用帶著黑色光澤的眼睛盯著她看。她朝牠瞪了一眼後便繼續向前走。

基定來到餐廳,打斷了他們的交談,並且幾乎在乞求傑斯與他一起前往贊迪卡,他說過的某個正被巨大怪物們吞噬的未開墾的無名時空。莉蓮娜差點就要嘲笑他荒謬至極─說得好像她或傑斯能夠為這種地方操心一樣。畢竟,身為現世十會盟,傑斯還有拉尼卡要擔心;此外,他即將幫助她。

但他卻沒有,他反而答應幫助基定。「我知道你會做正確的事,」基定這麼說道─然後傑斯就淪陷了。接著他就荒唐無比地要莉蓮娜跟他去。一想到這她就再度露出嫌惡的表情。

她的胸口一沉,她皺起了眉頭。她和傑斯渡過了一些美好的時光,一起玩樂,而再度見到他卻喚起了某種意料之外的感覺。他們曾共有一間房子,共享一張床,就在拉尼卡其中一塊較為貧窮的地區。她幫他渡過了艱困的歲月,那位親愛的男孩…她卻在他背上插了一把譬喻的刀後便回到了尼可波拉斯身邊,而且她認為他能夠幫他擺脫那些經由他協助安排的惡魔合約。

惡魔契約 | Aleksi Briclot 作畫

要是這次能夠不一樣呢?要是我跟他去並幫助他的話呢?

或許他們會有更多美好的時光。或許她能夠享受他的陪伴,即便這代表著得忍受基定那自視清高的傲慢─他幾乎就跟一個天使一樣差勁,她想著。的確,我知道你會做正確的事。但或許跟巨大怪物們較量並復活它們的屍體來替我戰鬥會很…有趣?

「呃,」她說道。對抗基定的怪物們就代表要再度使用鎖鏈面紗,接著她又回到原點了。

在她面前的一陣黑色翅膀拍打中斷了她的思緒。另一隻黑鴉─

鴉人。

黑鴉的叫聲。一隻在牆上的黑鴉。現在是她面前的一隻受驚嚇的黑鴉。她一直心不在焉,而且她在環顧四周的同時靜靜地咒罵著自己,終於注意到她的雙腳在她迷失在思緒裡時將她帶往了何處。

她站在一座小型的廢棄庭院外緣。有一座古老的噴泉,乾涸又結了一層石灰,上面足足有十二隻黑鴉棲息,每一隻都抬起頭來看著她。更多的鳥跳過了龜裂的鵝卵石或是在庭院周圍的建築物屋頂之間振翅飛躍。一隻鳥,從噴泉頂部的棲息處揚起身體,發出了一連串的咔噠聲響,接著突然向她啄來。

「好了,鴉人,」莉蓮娜說道。「受夠你的把戲了。」

突然間,棲息在噴泉上的黑鴉們拍打著黑色的羽翼飛向空中。牠們在鵝卵石上方形成一團翻攪的羽毛和刺耳叫聲,接著鴉人便從這團漆黑之中走了出來─而鳥群則消失無蹤。

莉蓮娜懶洋洋地鼓掌並意興闌珊地說著,「噢,幹得好。讓我見識了另一個把戲。」

他看起來就跟他們初次相遇時沒有差別,就在她家鄉的卡里戈森林中。經過的這個世紀並沒有在他身上留下什麼痕跡,反而卻對她的形體造成了較大的影響。身穿黑色與金色的服裝,一頭白髮與金色雙眼,他看似活人,也像是一道來自她過去的幻視,但他卻伸出手並紮實地放在她的肩上。

Adame Minguez 作畫

「妳需要幫助,」他說道。

莉蓮娜把他的手從肩膀上甩開,然後朝反方向退了一步。對她來說,沒有一次與鴉人的會面有好結果─或是對那些她愛的人來說。

「那麼我猜你是來這裡幫我的囉?」她說道。

他不以為然。「如果我提供的話妳會接受嗎?」

「當然不會。」

「我認為妳不知道該如何接受幫助,」他說道,再度向她走近。

「我不需要幫助,」她說道。她把手放在他的胸口並將他往後推了兩步。「一切都在掌控中。」

「啊,我明白了。」他看似被逗樂了,而且她心裡突然湧上一股想打爛那道荒謬笑容的欲望。「所以妳的下一步是什麼?」

「把你從世界上剷除並且把你和你所有的小鳥朋友們都變成我的殭屍奴僕。」

鴉人咯咯地笑著。

「告訴我不該這麼做的理由,」她說道。

「妳讓它聽起來還真容易呀。」他聳了聳肩。「或許妳該這麼做。」

「它很容易,」她說道,但她在其中卻感受不到任何樂趣。因為鎖鏈面紗的關係才會變得容易。她早就能感覺到面紗的力量在體內激湧著,彷彿它很急切地想被派上用場。在她心中,歐納克族的聲音也隨之變得愈來愈大聲。她轉向別處,搖晃著頭想把它們清除。

她在耳朵上感覺到他的氣息。「竟然把背向著敵人,莉蓮娜維斯?」某個東西穿過長袍扎著她的腰背─他正拿著一把匕首。

「我不怕你,」她說道,接著一圈黑暗湧出環繞著她,逼退了鴉人。

「妳當然怕我,」他說道。

她再度轉身面對他。「你到底是誰?」她逼問道。「你是一個鵬洛客─我在多明納里亞、山德拉,還有這裡都遇到你。很明顯地,你是一個變形獸。在山德拉你還經由一個死屍的嘴對我說話。你是誰─你是什麼?」

他的嘴唇捲出一個比起被逗樂更像是殘酷的笑容,但他卻什麼也沒說。

Chris Rahn 作畫

「你說著鎖鏈面紗就好像整件事都是你的主意─孕育了邪惡的根源、欺瞞的面紗、毀滅的容器。」在她說出這些話的同時,歐納克族鬼魂也在她的心裡重複著它們,嘶嘶的低語聲就像在陵墓裡迴盪著。「但柯索非卻派我去替他取回鎖鏈面紗。」

「但妳還沒有把面紗還給他。」

「我不替任何人跑腿。是不是你給了惡魔派我去取回它的想法?如果是你做的,你確實是種下了他的毀滅的種子啊。」

「妳是比那個還要更加龐大的毀滅容器。」

他的話使她的背脊產生一股涼意,但她卻帶著狡猾的笑容向他走近。「噢,是啊,」她說道。「我所到之處都會帶來毀滅。這也把我帶回到了稍早的問題─為何我不應該毀掉你?就是現在?」

「那麼關於妳自己的毀滅呢?」

她怒目而視。「你在說什麼?」在她最黑暗的時刻裡,她已經開始害怕鎖鏈面紗確實帶著她自身毀滅的種子,就在這麼長久又努力地抵抗迴避死亡之後,卻又被她招來了自己身上。但她並不打算向鴉人坦承這份恐懼─或者,確切來說,在他面前顯露出任何恐懼。

「看看妳的四周吧,莉莉,」鴉人說道。

「不要那樣叫我。」

他無視她。「死亡正從四面八方盯著妳。」

她真的匆匆瞥了一下四周,不是刻意的。到處都是黑鴉,數十雙透著黑色光澤的眼睛正在注視著她。

Raven Familiar | John Avon 作畫

「還有兩隻惡魔仍用妳皮膚上的文字束縛著妳,而且這兩隻比第一隻都還強大。每一次妳使用那件肆無忌憚地披在妳的臀部上的面紗時,它都會奪走妳愈來愈多的力量。但若沒有它,妳的惡魔們將會把妳的心臟從胸膛裡挖出來。」

「我已經無心很久了。」一段她不想要的關於傑斯的回憶飛掠過她的腦海。

「不只這樣。那位被妳詛咒的野獸法師還在獵捕妳,在他搜尋妳路過的跡象時一邊殺害愈來愈多的鵬洛客。甚至連妳鍾愛的傑斯也在邀請妳前往死亡呀。」

她張口想反駁─接著又閉上了,皺起她的眉頭。「噢,我們應該把心靈法師加入你的成就列表中嗎?」她說道。「滾出我的腦袋吧,鴉人。這裡無法再多容納一個人。」

他不理會她。「四面八方,」他重複道。

「是的,好吧,我已經非常習慣於死亡的存在了。」

「妳習慣了謀殺,」他喝斥道。「妳習慣於受妳意志驅使的屍體們,妳習慣用死亡作為武器。但死亡正要來找妳,莉莉。妳無法操控的死亡。它在妳的內部成長,而妳卻無能為力。」

總會有─」她舉起雙手,接著一道紫色的眩目強光從她身上飛馳而出─她的雙手,她的眼睛,刻在她皮膚上的發光螺紋與文字,以及那些裝飾著鎖鏈面紗的頭骨狀小珠子─將鴉人吞噬在一片魔法的熊熊大火中。

「─可以做的事,」她結束了這句話。

Adame Minguez 作畫

死去的黑鴉與破爛的羽毛四散在原本鴉人站立的鵝卵石上。她正後方的空中有一團翅膀正在拍打著,她轉身看見他從另一團鳥群中冒出來,露出了他的匕首。她抓住他的手腕並拉扯著搏動在他的血管裡的生命能量。匕首哐噹一聲地落在地上,同時他再度消融成數十隻吵雜的黑鴉,牠們的翅膀不停拍打著她的臉頰與手臂。她的手裡則緊握著一隻死去的鳥。

「很好,」她說道。「我可以製造我自己的鳥群。」

她手裡的鳥扭曲蠕動著掙脫,現在成為一隻受她意志操控的渺小殭屍。在庭院周圍,更多的殭屍黑鴉從石頭上站起身,朝她蹦跳拍打著翅膀而來。當另一群活生生的鳥成形時,她自己的小小奴僕便投身於其中,用尖銳的爪子撕扯並用厚重的鳥喙撕裂鮮肉。她一度認為她看見鴉人開始從狂亂中浮現,但他卻舉起雙手消失無蹤。只有一小部分黑鴉逃離這場打鬥,拍打翅膀飛越建築物並在風裡四散而去。

莉蓮娜感覺到水滴從她的肩膀上留下。低頭看著她的皮膚,看見鮮血從她那惡魔合約的紫色條紋中湧出,同時這些條紋正在逐漸消失。只剩下許多細微的紅色小孔─但當時,她差一點就提取了鎖鏈面紗的全部力量。

她坐在噴泉外緣以喘口氣並使自己平靜下來。事實是─她被困住了。如果她繼續像這樣使用鎖鏈面紗,等到她殺了剩下的兩隻惡魔,它可能已經把她的生命吸乾了。如果她試圖不借用面紗之力來面對她的惡魔們,他們將會把她扯爛。幫助傑斯對抗贊迪卡的巨大怪物也帶來了相同的抉擇:如果使用面紗的話會死,如果不用的話也會死。

「我需要幫助,」她大聲地說著。傑斯可以去解開基定的謎題。我會解開我自己的。

她站起身,閉上雙眼,然後深吸了一口氣。在她打開世界之間的門扉時,她的胃抽搐了一下。

正當她踏進去的時候,她聽見了後方傳來一隻黑鴉嘲弄般的叫聲。

腐肉烏鴉 | Aaron Miller 作畫


莉蓮娜的起源故事:第四條約

鵬洛客檔案:莉蓮娜維斯

鵬洛客檔案:傑斯貝連

鵬洛客檔案:基定尤拉

時空檔案:拉尼卡

Latest Magic Story Articles

MAGIC STORY

2022年 5月 9日

第四集:聖源 by, Elise Kova

博物館 這些熟悉的走廊,經過拋光與仔細的規劃,對尚奪爾來說就跟教堂一樣神聖。今晚,位於終響會前夕,他決定再逛它們最後一次並品味它們的輝煌。安寧的時刻稍縱即逝,如果他的線人與臆測準確無誤,那麼在新年來臨之前將會有流血事件發生。 「這是我最愛的其中一樣。」尚奪爾停在一座抱著嬰兒的天使雕像面前。「每當我看著它的時候,我就想起了我自己的母親。」要是他能記得任何關於她的事就好了...

Learn More

MAGIC STORY

2022年 5月 3日

你期待看到的 by, Kaitlyn Zivanovich

新卡佩納裡的陽光在玻璃與鋼鐵的大樓間閃耀,一紅一綠的鳥兒在空中彼此追逐。卡蜜茲在陰影裡停了下來,她的徒弟在陽光則是一臉目瞪口呆。 Grady Frederick 作畫 「卡蜜茲,你看!」桂莎往遠方指去。「好美麗啊。」 卡蜜茲嘆了口氣。「歐亞鴝,它們是知更鳥。」 「它們就像藝術家一般,如此的美妳也會動容吧?」 「孩子,我只欣賞事實。」 在知更鳥的鳥鳴聲中,卡蜜...

Learn More

文章

文章

Magic Story Archive

想閱讀更多文章?瀏覽我們的文章存檔,閱讀數千篇您最喜愛的作者針對魔法風雲會所寫的文章。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