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海戶

Posted in Magic Story on 2015年 10月 28日

By James Wyatt

James Wyatt joined Magic’s creative team in 2014 after more than 14 years working on Dungeons & Dragons. He has written five novels and dozens of D&D sourcebooks.

前篇故事:形塑軍伍

紮營在塔晉上方空中的伊美黎晶石之間,為了與奧札奇進行最後一搏,基定尤拉已派遣使節橫跨世界前去召集其他伙伴。海戶城,曾是學習與文化的明燈,現在則擠滿了奧札奇,但基定卻選擇它作為這場戰役的地點。在此,他將會集結贊迪卡的人民並讓他們知道戰勝奧札奇已指日可待。

伙伴們已抵達。卡列奇的哲娜從古墜茲帶來了吸血鬼。調皮的人魚諾言達帶來一團能夠用魔法控制贊迪卡猛烈狂攪的「狂攪法師」。來自世界各地的戰士與難民們都集結在基定麾下。他已經聚集了贊迪卡前所未見、最強大的軍團。

但這樣就夠了嗎?


當第一道陽光從遠方的地平線上升起時,人們便開始從晶石上爬下來。這進行得相當緩慢─連結眾多晶石的繩索與階梯並不是用來一次讓這麼多人通過的。當基定來到地面時,他發現早已有一半由位於晶石陰影下的營地所組成的軍隊正在等著他,而這些地面營地是因為晶石上的空間變得過度擁擠而建造的。他大喊著,「為了贊迪卡!」接著便有一道震耳欲聾的咆哮聲回應。

在基定帶領倖存者們從沃里克的營地攀上伊美黎的漂浮晶石時,他們只有數十人─少許的幾十個,他當時是這麼想著。而且他們有許多人都受了傷─有些人,就像沃里克他自己,在幾天內就因傷口惡化而死去。但從那時起的幾週內,一群群四散遊盪的難民已抵達,一群接著一群,他幾乎沒注意到這座營地已漸漸地變得如此龐大了。治療師們不敢多做歇息,盡可能地設法讓更多士兵恢復健康以重回戰場上。

現在基定率領著一個軍隊-無可否認地,是一群烏合之眾,什麼人都有,但卻是一個由上百人組成的軍隊,而且不只是少許的幾百人而已。它是贊迪卡真正的軍隊,來自這個世界的每個部分,甚至是冰凍的塞基黎,那裡在奧札奇崛起之前幾乎早就是一片荒蕪了。寇族、人魚,和妖精都與人類並肩行進,甚至鬼怪和吸血鬼也都加入了行列。

基定在審視他們的同時露出了笑容。「基定的雜牌軍,」他對自己說著,喚起了他年輕時在塞洛斯那苦樂參半的回憶。他和他的朋友們也曾是烏合之眾,什麼人都有-與拉尼卡的波洛斯制式軍隊相去甚遠。

現在,有基定做為他們的領導人,這個雜牌軍隊-贊迪卡的軍隊-開始前進,為了從奧札奇手中奪回海戶。

他們遇見的第一群奧札奇是群渺小的後裔,像放牧羊群般地四散在布滿岩石的山坡上。每一隻後裔都站在一條骨白色痕跡的後方,也就是它們進食過後所留下的毀壞。基定大聲呼喊後便衝下山丘,而數十位熱切的士兵則跟在他身後。他的軟劍四處揮掃,切割並緊纏著奧札奇,同時他伙伴們的長矛與劍則劈砍戳刺著這群不停蠕動的觸手生物。

在他右方某處,遠超過他伸手可及之處,一位士兵發出了慘叫。基定停了下來,環顧尋找著叫聲的來源,但卻有更多後裔湧向他。

後裔在他們一開始的衝鋒之後很快地倒下,而他後方的軍隊則產生一股既恐怖又振奮人心的動能往城市衝去,彷彿是基定身後的一陣風。很快地他開始奔跑、叫喊,並將他的武器如旗幟般地在空中揮舞著,一頭衝進另一群比較靠近城市的奧札奇。這些奧札奇體型較大,而且它們也沒那麼快死。武器劈過骨板並砍斷不停扭動的觸手,但基定卻聽見更多痛苦的叫喊聲蓋過了戰吼,就在鋒利的骨爪劈砍戳刺,而血肉因奧札奇之觸而爆裂或崩碎成塵土的時候。

軍隊持續蜂擁向前,就跟奧札奇群落一樣勢不可擋,穿透了贊迪卡的敵人。基定只懂得戰鬥:來自軟劍的揮掃與重擊,以及奧札奇攻擊撞上他的盾牌或是從守護他肌膚的一股金色能量上彈開的不規則節奏。他雙腳的節奏一直在移動,前前後後,但總是一直往前推進。愈來愈靠近海戶的白色岩石,愈來愈接近即將映入眼簾的摩天燈塔。往前進,永遠向前,還有贊迪卡的軍隊做他的後盾。

一條坑坑疤疤的觸手突然從基定左側一位人魚士兵的背後伸出。我本來可以阻止它的,基定這麼想著的時候胃部一陣抽搐,但已經沒有時間沉浸在他的失誤裡了。

永遠向前。

一團頂端有著骨質頭顱的蠕動觸手吞沒了他右側的三位士兵。他衝過去攻擊它,並以迅速的一擊斬斷了它的頭顱,但這三位士兵卻只剩下經由觸手滲流而出的塵土。他太慢了。

沒時間了。永遠向前。

一隻巨大的骨質手掌將鄰近的一位寇族掃離地面並把他高舉到空中。基定在他身後翻滾,砍斷了手臂並用盾牌重擊奧札奇的臉。那隻手退縮了,血液從手指之間噴出,接著這個怪物與寇族一起倒在地上。

向前﹒ ﹒ ﹒

盤曲穿刺 | Jaime Jones 作畫

這麼多的贊迪卡人正在死去。這麼多的男男女女,在他的領導之下,都筆直地奔向了他們的死亡。他突然回到了塞洛斯,一個把赫利歐德的長矛拋向死神的傲慢年輕人。而他周圍的贊迪卡人,那些他真切地比擬為他的雜牌軍的烏合之眾,現在就像他原本的雜牌軍那樣地死去,因他那愚蠢的錯誤與自大而付出了代價。

這四條人命的重擔將永遠無法從他肩上被抬起。四個。今天過後,他還會再背負多少數以百計的重擔?

他搖了搖頭想甩開它,才明白他的向前推進已經使他脫離了其餘的軍隊。大範圍地劈砍著他周圍的奧札奇,他轉身想回到他的部隊。前鋒部隊已面臨停滯狀態,而現在一大群奧札奇則在他和他剩餘的部隊之間不停翻騰。

他們有好多人正在死去。

已經不再是一個朝海戶推進的緊密箭頭陣形了,軍隊已四散開來,而奧札奇則在士兵之間蜿蜒前進。他意識到防禦陣形已經瓦解,他們的進擊衝鋒也已停滯,而士兵們則感到疲憊不堪。他們一直這樣戰鬥多久了?

一天就要過去。海戶燈塔仍是個遙遠的信標,橫跨這一座充斥著致命對手的原野。而贊迪卡的軍隊則步履蹣跚-即將覆亡。

而且這都是他的錯。

蒙達,被稱為「蜘蛛」的寇族領袖,正在他右側距離數碼的位置,一邊揮動著替他贏得這個綽號那複雜糾結的繩索。就像基定,他已經太過向前推進而遠離贊迪卡軍團,而且他的力氣正逐漸衰弱。

基定殺出一條路來到他身邊。「來吧,」他說道。

蒙達咕噥了一聲。

「回到軍隊裡,」基定說道。「我們必須集結他們。」

蒙達朝後方瞥了一下軍隊,那曾經是一道連貫的前線。「這樣還不夠,」他說道。

儘管有疑慮,蒙達還是與基定背靠背地同步移動。他們兩人經常離開營地前去獵捕奧札奇,而且他們是作戰的好搭檔。但仍有愈來愈多的奧札奇闖入他們在持續旋繞武器時所留下的空隙中。

伏擊領袖蒙達 | Johannes Voss 作畫

「為了贊迪卡!」基定大喊著,同時由士兵組成的崎嶇陣線彼此分開後將他團團圍住。回應的呼聲是真誠的,無庸置疑,但卻相當微弱。「到我這裡!」他大喊著,而士兵們則開始費力地回復成一個類似陣形的東西。

「我們贏不了的,」蒙達說道。「今天無法。」

基定的胃部一陣翻攪。失敗還不是他準備好要考慮的選項。

「改天吧,」蒙達說道。「如果我們能活到另一天的話。」

「撤退,」基定說道,一半是對自己說的。

「撤退!」他鄰近的一位士兵大喊著。那是他之前見過的一位寇族,一個來自營地的哨兵。鮮血從額頭流下經過她的眼睛,在臉頰上畫出了彷彿是淚水的痕跡。

「撤退!」蒙達應和著,喊聲傳遍了軍伍。

基定幾乎是馬上就感覺到了:曾經是一股往前的動力,幾乎是在他身後能夠直接感受到的壓力,被釋放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溫和的拉力,同時後方的軍隊正開始往後退。

「撤退!」基定大喊著,準備好守護正在撤離的部隊後側。

有紀律的部隊能夠在撤離敵人時仍保持陣形,在撤退的同時也能夠保護自己。有那麼一會兒贊迪卡的軍隊看似能夠進行像這樣的撤退方式。蒙達待在他身旁,協助他防守部隊後側。

但就大部分而言,這些並不是有紀律的部隊。他們強韌、兇猛,而且意志堅決,習慣於贊迪卡的艱困環境以及奧札奇的恐怖。但他們相當疲累,而奧札奇仍無情地追趕著他們。

而且他們有許多人已死去。

原本井然有序的撤離行動變成了一場混亂。在他後方的軍隊溶解並如塵土般飛散的同時,他背上拉扯的感覺也轉變為一股吸引的渦流。

「穩住陣線!」基定大喊著,而那股拉力則稍微減弱了一下。最靠近他的士兵們放慢撤退的速度並形成密集的陣形,但對其他人來說卻已經太遲了。贊迪卡的軍隊-他的軍隊-已經消失了。

而那也留下基定、蒙達和一小部分士兵來抵擋奧札奇,就像是海戶這個水壩正在阻擋來自哈利瑪海的海水。

在他身後遙遠的某處,一個號角正在吹奏著召集的呼喚。這對他和正朝他蜂湧而來的奧札奇來說並沒有什麼差別。但這卻給了他一個方向,就在缺乏一個井然有序的軍隊撤離行動的時候。他背對著號角聲的方向並痛苦地一路撤回到城市上方的山丘上。


終於沒有任何奧札奇在追趕他們,而基定則退離海戶與他僅存的軍隊重聚。位於一個上坡的頂端,塔茲莉站在一面破損的旗幟下方與四散的士兵之間-是她吹響號角的。隨著基定攀上坡頂並環顧四周,他看見一群群的士兵在下方山坡上點燃了數個營火。在太陽落到地平線上時,贊迪卡的軍隊也一起回來了。

蒙達拍了拍他的肩膀。「我們毫髮無傷地做到了,朋友,」這位寇族說道。

「打得好,」基定說道。「我也很高興能見到妳,塔茲莉。」

「那是一場災難,指揮官將軍,」她說道,她的語調使這個頭銜轉變為對於他失敗的控訴。

基定對著她皺起眉頭很長一段時間,而蒙達則屏住了呼吸。

「好吧,那麼,」他終於說話。「我做錯了什麼?」

「什麼也沒有,」她說道。「就是這樣。你什麼都沒做。」

基定感到自己漲紅了臉。「什麼都沒做?我一定殺了好幾十隻。我救了─」他的話突然卡在喉嚨。幾十隻?或許吧。但還是不夠。

「你是無與倫比的英雄,我的朋友,」蒙達說道。「我自己的鉤子擊倒了─」

「但是這些人需要一位指揮官啊,」塔茲莉說道。「我已經盡力了。我嘗試過。但他們卻寄望於你。」

「我帶頭衝鋒,」他反駁道,但他的心卻感受到來自每一個他無法避免的死亡的重量。

「那是兩回事。你帶頭─從前鋒領導,真是給了你的部隊一個優秀的示範呀。」她嘲諷著。「而且你還期望你的軍隊跟著你一頭衝進戰鬥中最激烈的部分。」

基定向她皺起了眉頭。「沒錯,我期望這個軍隊裡的每一位士兵都會和我們剩下這些人一起奮勇戰鬥。沒有人只是跟著來兜風的。」

「你期望這個軍隊裡的每一位士兵都是另一個,」她說道,一邊用手指戳著他的胸口。「看看他們!下面並不是一千個基定。」

「幸好不是,」蒙達插嘴,一邊輕蔑地哼著鼻子。

「是的,」塔茲莉說道。「沒錯。一千個基定確實會是個不容忽視的力量。但他們該如何對付飛行的奧札奇?還有那些在海裡的呢?」

基定往下看著軍隊,看著這些由人魚和妖精組成的小隊,帶著他們武裝好的空鰻與飛鰩,看著吸血鬼與鬼怪,看著寇族航箏手和持鉤手,看著來自世界各地的人類。

Kieran Yanner 作畫

「一千個基定,在空中揮舞著他們的鞭子並大喊著『為了贊迪卡!』,同時一頭衝進敵方陣營。或許這行得通,如果他們都享有你那刀槍不入的能力。經由純粹的頑強蠻力,或許他們能夠戰勝奧札奇,甚至是鎢拉莫本尊。但這並不是你擁有的軍隊呀,指揮官將軍。」

「你認為我不知道這些嗎?」基定說道,矗立在她面前。「我看著他們死去。有這麼多人死去。」

塔茲莉把雙手放在他胸前然後將他推開,在她脖子四周的光圈開始發出強光。「而且我還看著他們戰鬥!我們是贊迪卡人,鵬洛客。甚至在奧札奇出現之前,這裡的每一個人都在看似決心要將我們趕盡殺絕的世界中長大。我們世界裡的每一個種族與文明都找出了各種對抗的方法,各種面對這個世界拋向我們的任何威脅的辦法。而且他們很少有人會一頭衝進一場滅絕之中!」

她的話感覺就像一把插在他胸口的刀刃。

「你激勵了這些人,」她說道。「沃里克看見了。你也激勵了他。甚至連我也感受到。你希望人們能夠盡其所能,而且你讓他們想要達到這份期待。但你卻沒給他們這麼做的機會。」

基定舉起雙手。「我不懂,」他說道。「他們還需要什麼?」

塔茲莉轉身面對他。「一個計畫!」她說道。「一個戰略!他們需要知道該如何融入這個軍隊以及整體的攻擊計畫當中。他們需要知道如果他們竭盡所能的話,他們也將會協助這個軍隊的其他部分做得更好。他們知道自己能夠做些什麼,但你得想清楚他們的才能該如何搭配並向他們解釋。」

基定看見她臉上的痛苦,聽見她聲音裡的困惑,接著突然看見她身處這場慘烈的戰鬥中,看著士兵們死去卻又無能為力。然後他才明白他不只是辜負了他的軍隊─他也辜負了他的指揮官們。

「陪我走一會兒吧,塔茲莉,」他說道。「蒙達,你也來吧。」

身旁跟著兩位指揮官,指揮官基定尤拉將軍走下山丘來到他軍隊的營地裡。


接下來的幾天,一個計畫逐漸成形。基定分別與軍隊裡的每一位指揮官會面,同時也召開群體會議。他與士兵們對打,得知他們的能耐,並駕駛了一隻空鰻。飛行斥侯─具有航箏的寇族、騎在怪異座騎上的妖精和人魚,以及用某種他不懂的方法飄浮的吸血鬼們─持續替他更新關於奧札奇移動以及海戶狀態的資訊。

現在真的是時候了。

之前,他一直確信會獲得勝利,因他的刀槍不入以及他軍隊那純粹的熱忱而更有把握。現在他滿懷自信。他有個計畫-這支軍隊有個計畫,而且每個士兵都能看見每項獨特的技能是如何幫助彼此取勝。他們是一個整體,每個部分都知道自己的角色。他知道地勢走向與奧札奇最為密集之處。當然,勝利還無法確認,但他知道勝利指日可待。每個士兵都知道。他們不再因迫切的生存希望而戰鬥,而是依照一個致勝的計畫來戰鬥。

另一道黎明將東方的海洋染上一片金黃,而第一道曙光則照亮了布滿山腰的長矛與頭盔。部隊早已排列成周密的陣形,準備在他的號令下向前邁進。當他看見第一道泛紅的光線升上地平線時,他便用軟劍劃過天空並大喊著,「為了贊迪卡!」

不知怎麼地,即便在先前突襲的那場屠殺過後,即便有這麼多士兵倒下,贊迪卡的軍隊仍以在他耳中迴盪不已的呼喊聲回應。

他們向前行進。前線整齊劃一,井然有序,以完美的節奏隨著人魚那悅耳的海螺殼鼓聲前進。在他們後方,基定知道,鬼怪們正在倉皇竄走,妖精們帶著弓箭前後搜索,空鰻與飛鰩在空中掃蕩,還有一群非常特別的人魚,在諾言達的指揮下不停蹣跚扭動,準備要施放他們那奇異的狂攪魔法。秩序與節奏對前鋒以及他附近的士兵來說是重要的,但對其他人卻不是。不同的鼓聲是給不同的行軍者聽的,他提醒著自己。

當群眾遇上第一群四散的奧札奇時,基定大喊著不必要的提醒,而軍隊則以井然有序的直線持續前進。刀刃鳴響劈砍。奧札奇倒下。受傷的士兵則往後退,並由下一排士兵取代他們在隊伍中的位置。大部分的軍隊留在後方,等待需要他們上場的時刻。現在要基定調動他更為機動的部隊還太早了。

基定戰鬥著。他屠殺奧札奇。他盡可能保護鄰近的士兵。他穩住陣線使奧札奇無法突破。在塔茲莉的反對之下,他仍堅持繼續從最前鋒領導他的軍隊。不過他同意的讓步就是他只需要不時地退後幾排以聽取來自飛行斥侯的回報─以確定他了解整場戰役的局勢。

其中一位斥侯,就在第一天的下午,帶回了一個警報。她在海戶外圍的海洋上看見某個東西:看起來像是由一群怪物組成的軍隊─一個艦隊?─正朝向城市游來。不是奧札奇,而是巨蛇、鯊魚、巨型章魚,甚至還有一兩隻巨海獸,都有如浪潮般地朝海戶蜂擁而來。基定原本會擔心的,不過斥候卻回報說牠們在後方留下了漂浮在海面上宛如魚餌般的水生奧札奇碎屑。

「那麼,是盟友,」基定說道。「至少目前還是。」

章魚衍生物 | Craig J Spearing 作畫

軍隊持續穩定地向前推進,而海戶燈塔也逐漸映入眼簾。這個景象激發並振奮了部隊的士氣─基定感覺到在他背上那有如實體壓力般堆積起來的能量。他也感覺到這股興奮,但他卻強壓著想脫隊向前衝鋒的衝動。軍隊與海戶城牆之間仍有著數小時的艱苦戰鬥。

當一位斥侯回報右翼的嚴重傷亡時,基定便引導更多部隊前往該處,他的指令以號角信號傳遍整個軍隊。當他聽聞有一大群飛行奧札奇正從哈利瑪內海的方向逼近時,他派出一團鰻騎兵與弓箭手前往該處將它們擊退。他派遣鬼怪兵力前去抵禦一群會使他較為強壯的士兵們從更大的威脅上分心的小型疾行奧札奇。

血紅的太陽開始落入西方地平線,將這場戰鬥投映在一張色彩醒目的背景布幕上。當然,奧札奇並沒有疲倦的跡象,而被拉長的影子也看似完全沒有削弱它們。基定下了一道指令,號角聲迴盪著,接著前鋒部隊開始小心翼翼地撤退。

基定發現自己正屏住呼吸,而且他強迫自己吐氣,逼迫自己信任他的部隊。這就是計畫的全部,每個人都知道它即將到來。一排排人類、寇族、人魚以及妖精步兵往後退,接著新鮮的部隊則往前遞補他們的位置-吸血鬼部隊。

基定能夠感覺到撤離士兵們的緊張氣氛。有奧札奇在前,吸血鬼在後,而且他們那恐怖的血侯哲娜正在上方盤旋著─這感覺起來就好像被困在兩群敵人中間。他知道,他們都知道,這些吸血鬼就跟他們一樣正在為贊迪卡而戰。但他們也知道吸血鬼嗜血維生。而且整個軍隊都非常飢餓。

但計畫卻進展得相當順利。這些已充分休息而且不受黑暗阻礙的吸血鬼帶著可怕的狂熱衝向奧札奇並將其撕裂。很明顯地他們能夠把他們的飢餓,他們的嗜血慾望,疏導至戰場上的凶殘。基定,以及他後方的士兵們,大大地鬆了一口氣,即便白天戰場上的疲憊正在淹沒著他們。

在計畫的這個部分,塔茲莉克服了基定的反對意見:他和其他指揮官們一起休息與進食,並利用傍晚的時間來討論計畫與戰略。白天相當成功,而基定得相信夜晚也會一樣順利,即使少了他在前線作戰。他甚至還嘗試入眠。但當充足的陽光從東方的天空一滲進來時,他立刻就加入了位於前線的部隊,激勵吸血鬼們重新向前衝刺。


海戶的城牆,被建造來保護這座城市免於野獸與盜匪的侵擾,並且大部分毀於奧札奇的肆虐,在第二天的時候出現在他們眼前。而隔絕哈利瑪海與外側海洋的土地很快地就變得非常狹窄,直到海戶那巨大的白色水壩與它坍頹的城牆底下。面向哈利瑪海的那一側是個緩坡,底部則是一片寧靜的海灘;而另一側的峭壁則往下延伸直到下方那不停翻騰的海洋。這片狹長的土地是個特殊的挑戰,使軍隊的兩側暴露於潛泳或飛行奧札奇的攻擊之下。它也是一條通往城市入口的陡峭走道,這使得軍隊難以井然有序地前進。

但吸引了基定的注意力的問題與地形或甚至是奧札奇無關。問題是一隻巨型章魚,已經半攀上了軍隊旁的峭壁,朝他們抬起一條巨大的觸手。更明確地說,問題是坐在觸手頂端的一位人魚。

他的士兵們正等著他下指令,於是他便拋開自身的困惑並走向峭壁邊緣與這位人魚會面。她的容貌十分出眾:她蔚藍色的肌膚閃耀著波光,巨大的鰭上有著從頭部升起的靛藍色條紋,彷彿是精雕細琢的頭髮,而且她的額頭上戴著一顆巨大的藍寶石,類似某種頭飾或皇冠。她的手中握著某樣武器:一種看起來由紅珊瑚製成的奇特分叉長矛,在末端優雅地彎成了兩個相同的矛尖。不知怎麼地,它看起來﹒ ﹒ ﹒有種微妙的熟悉感。

「唷,看看這個,」她帶著得意的笑容說道。「你帶了一整團軍隊來幫我奪下這座城市嗎?」

「來幫-」基定結巴地說著。

「我是奇奧拉,」這位人魚說道。

深淵宗師奇奧拉 | Jason Chan 作畫

基定的目光對上了奇奧拉的深色眼睛。「基定尤拉,」他說道。「這個軍隊的指揮官將軍。我們早已前來收復海戶」-他彎起嘴巴擺出半個笑容-「而且我們非常樂於接受妳的協助。」

她發出刺耳的笑聲並舉起了她的長矛。她身後的大海翻起一道巨浪,露出許多巨大海洋生物的陰暗形體─也就是基定的斥侯曾告訴過他的「艦隊」。

「而我則是這個軍隊的指揮官將軍,」她說道。「我是破浪,深淵宗師。我曾面對過一位真正的神-塔薩失敗了,奧札奇的偽神們更無法擊敗我。」

「塔薩?」基定說道,睜大了雙眼。當然,那把雙叉戟。「妳去過塞洛斯?」

奇奧拉對他眨了眨眼-那是牽涉到在同一隻眼睛闔上兩片不同眼皮的一種令人不安的舉動。「所以我很樂於接受你的協助,鵬洛客。」

她召喚的巨浪打碎在海戶巨大的白色水壩上。在鯊魚和鯨魚、巨蛇與巨海獸撕碎奧札奇的同時,海洋不停翻攪著。

「海戶之戰已經開始,基定尤拉。想跟上的話你最好加緊動作。」

龐大的觸手將奇奧拉放回到海中,接著另一道巨浪在下方的海面翻湧著。一群新的奧札奇竄起,或許在試著逃離奇奧拉的浪潮,正朝著軍隊直衝而來,而基定則大喊著指令。人魚鵬洛客的「軍隊」是一團他無法指揮的混亂,但他卻能夠調整他自己軍隊的突襲以充分利用它。號角響起將他的命令散布到整個軍隊,他能夠感覺到一股嶄新的能量激湧過他周圍的士兵身上。

奇奧拉的兵力有效地掩護了他軍隊的其中一側,使抵達海戶外牆的任務變得更容易些-至少理論上是如此。不過,最大的困難在於奧札奇仍持續不斷地從海戶竄流而出,四處遊盪尋找任何被它們視為美食之物,而地勢則將它們導向了基定軍隊的路徑。已經無法繞過奧札奇最密集的區域了。他們只能夠正面迎敵。

他感覺到部隊的渴望。海戶的城牆近在眼前,他們想向前衝刺,朝敵人衝鋒並將它們從這塊土地上掃除。他認出了這股衝動,但卻穩住前線使它成為緩慢又穩健的行軍。他們不會再重複像第一次那樣魯莽的衝鋒。

向前,永遠向前-但卻變得更加緩慢。這群奧札奇是從城市裡湧出的湍急洪水,而向前踏出的每一步更是得來不易。

夜幕再次低垂,哲娜的吸血鬼們再度站上前線並試著保住他們的形勢,但他們的人數實在太少以致於難以抵擋這股洪流。奇奧拉的水生突襲兵力看似也隨著夜晚的潮汐衰退。吸血鬼們被迫不停往後撤退,直到他們來到後方的營地,而疲倦的士兵們則在半夜被吵醒並在黑暗中抵禦奧札奇大軍。

卡列奇夜巡衛 | Jama Jurabaey 作畫

這個艱困的夜晚使隔天的進展更緩慢了。但就在太陽沒入地平線的時候,軍隊已經來到海戶的外牆。前線發出了歡呼聲,同時士兵們觸碰岩石,以一種熟悉的崇敬動作把雙手放在牆面上。對他們許多人來說,海戶就是家園,即便對其他人而言,這面牆也代表了邁向勝利路途上的里程碑。

三分之一的城牆已是斷垣殘壁,而另外三分之一則是粉白色的塵土,但至少它或多或少也疏導了奧札奇的移動。採取防禦姿態-即便他們正位於城牆錯誤的那一側-能夠幫助吸血鬼整夜抵擋奧札奇,以便其他士兵們能夠休息。

隔天,從他們開始行軍以來的第四個黎明,贊迪卡軍隊衝破城牆並進入了海戶。

突然間,基定正在進行一場截然不同的戰鬥。有別於牆外的空曠地形,兩軍在城市裡的街道上交鋒並在彎曲的小巷與小型廣場內交戰。跟外牆一樣,許多建築至少都有部分被損毀,但即便是一座建築物的粉碎空殼也會擋住視線並成為軍隊行進的阻礙。已經不再可能是個嚴守紀律的行軍了。

那代表著是時候讓其他軍力做他們最擅長的事。妖精護林人迅速又安靜地在建築物之間穿梭,在前方探測以便各個士兵小隊能夠推進這座城市。潛行的鬼怪擠進狹窄的縫隙中將潛伏的奧札奇連根拔出─而且甚至還設法拯救一些從城市淪陷的那天起就受困在瓦礫堆中或藏身於地窖裡的倖存者們。航箏兵與鰻騎士則往較為大群的奧札奇投下易爆的煉金調製物,製造連番爆炸的吞噬烈焰。

基定甚至再也無法判定他們是否正在前進或撤退。正當士兵小隊掃蕩贏得一區的建築時,奧札奇便繞了一圈前去攻擊他們後方的另一棟建築。有些士兵幾乎快抵達燈塔,但其他人卻還在城牆上對抗奧札奇。他甚至不確定撤退看起來會是什麼樣子,但到處都是奧札奇,而他的士兵則分身乏術。他得想點辦法。

他停下來一會兒,低頭看著一隻巨型奧札奇的垂死掙扎,並感覺到他腳下石頭的震動。

「我需要哨兵!」他大喊著。「是什麼來了?」

一位在巨鰻背上的人魚急降到他附近。「贊迪卡!」她大喊著。「贊迪卡前來與我們並肩作戰了!」

「什麼?」

「好多樹木與石頭!大地起身來摧毀奧札奇了!」

基定無法理解-直到他看見第一個元素笨重地走過他身邊。它的形體就像是一頭巨獸,但它的頭卻像一株古老的橡樹,在根部之間有著一張血盆大口,而它的腿則是巨大糾結的樹木與藤蔓。每一步都撼動了石頭,而且它在移動時還一邊前後揮動它的頭部,將奧札奇扔向一旁。

林地漫遊靈 | Vincent Proce 作畫

更多的元素出現在眼前,赫然聳立於建築物前方並緩慢地沿著寬廣的街道前進。它們是木頭與樹葉、藤蔓與樹枝、巨石與岩床。而在隔了幾條街之處,站在一個高聳元素頂端那兩隻弧形木角之間,他看見一位歡欣不已的妖精,雙手與眼睛都散發著綠色的光芒。妮莎回來了。而且她確實帶著贊迪卡回來了。

諾言達的狂攪法師們吟誦著關於這個世界毀滅性的力量:「世界起伏!它在晃動!它在奮戰!它不進行摧毀的話就會死亡!」而此處的世界正在這麼做,並非那難以預測又不分青紅皂白的狂攪,而是融入活化形體中的自然軍隊,在妮莎的指揮下向前行進。

基定能夠感覺到局勢的轉變。他從未見過士兵們的士氣變得如此振奮。贊迪卡是個險惡的世界,而且大部分人都在一種這個世界正試著要殺死他們的感覺中成長。但現在,以一種非常具體的感受,這個世界正在與他們並肩作戰,殺死他們的敵人。一群群的士兵在元素後方集結,為它們喝采並剷除任何從樹根纏握與岩石揮擊中逃脫的奧札奇。

「帶我上去!」他朝仍乘著空鰻在他頭頂盤旋的人魚大喊。

她使空鰻往下降,接著基定開始往上攀爬,先攀上鄰近建築的屋頂然後再爬上空鰻的坐鞍,蹲坐在騎士後方。他們一同飛昇到城市上方,於是基定便能看見他的軍隊相互合作的全貌。

當他與指揮官們規劃攻擊計畫時,他經常拿身體做比喻,每個部分都和諧地運作著。現在他能看見真實情況了。這兩種軍力-贊迪卡的軍隊,還有它的士兵、海怪與元素,以及奧札奇大軍-就像兩名扭打在一起的摔角手。他們每個人大約各佔海戶水壩表面的一半,而燈塔則豎立在他們之間。元素們已經幫忙清除那些越過前線的奧札奇,所以贊迪卡人對於他們那一半的城市有著十足的把握。

而且贊迪卡人已經佔了上風。他們即將獲勝了!

以量取勝 | Tyler Jacobson 作畫

在基定的號令之下,鰻騎士將他放在燈塔附近。他大喊著命令,而號角則把它們傳遍整個軍隊。士兵行進,航箏手升空,斥侯在建築之間穿梭,而且勝利愈來愈靠近了。

在燈塔的另一頭,戰況逐漸趨於緩和。贊迪卡人正在把他們前方的奧札奇從另一端逐出這座城市,而非逆流而上抵抗奧札奇這場奔離城市的洪水。這些生物仍在戰鬥;它們看似跟往常一樣一心想把贊迪卡人變為食物或塵土。但現在贊迪卡人這頭已取得優勢。當他們在夜晚暫停打鬥時,哲娜的吸血鬼士兵很輕易地就能夠防守住奧札奇。

差不多接近隔天中午的時候,一片寂靜籠罩了整座城市。過沒多久,城牆附近便爆出一陣歡呼聲並擴散到整個部隊。他的心臟劇烈跳動,基定示意要聽取空中斥侯的回報。

「戰鬥已停止,指揮官尤拉將軍,」這位妖精報告著。「我在城牆內已經看不見任何奧札奇了。」

基定得親眼看見。「燈塔頂,」他說道。「你能帶我去嗎?」

妖精點了點頭,接著基定便爬上不停上下擺動的飛鰩背上。過了一會兒,他爬進位於燈塔尖塔頂部的一面窗戶並向外眺望著海戶。

城市破敗不堪。許多建築都成了塵土與瓦礫,而街上則四散著亡者的屍體。這座強大的水壩撐住了,但他卻能夠在表面上看見一塊塊零星散布的腐化塵土。

但海戶已經是他們的了。贊迪卡的軍隊已經把它從奧札奇手中收復。他們贏了。

一位信號手也來到塔頂並用她的號角吹響了他的指令-兩群強大的士兵們分別聚集在水壩的兩側,而小型的巡邏隊則沿著面向哈利瑪海的那側排列,警戒著來自水域的奧札奇,至於弓箭手則排列在面向海洋的城牆上。他們已經收復海戶,但他們仍得守護它。

漸漸地,其他指揮官們紛紛來到他身旁,最後妮莎也抵達了-然後是奇奧拉。

「我有些問題想問妳,」他帶著笑容對這位人魚鵬洛客說道。

「你肯定有的,」她說道。

就在他能夠提問之前,他聽見自下方城市裡傳來的叫喊聲。擔心奧札奇再度來襲,他急忙衝向窗邊。

與淡紅色肌膚形成鮮明的對比,一位身穿白珊瑚鎧甲的人魚正以全速朝燈塔直奔而來。

「裘黎安?」他說道。

她正在大聲呼喊,但他卻無法聽出她在喊些什麼。在她進入燈塔的同時,他開始走下樓與她會面。

然後他終於清楚地聽見她的話:「鎢拉莫!」

他們在階梯上相遇。因耗費體力而大口喘氣,她重複了她的警告。

「鎢拉莫來了!」


接下來兩篇未知領域的故事將會引介來自指揮官(2015版本)的新角色。再戰贊迪卡的故事將於11月18號起繼續刊登!


再戰贊迪卡故事檔案庫

鵬洛客檔案:基定尤拉

鵬洛客檔案:奇奧拉

鵬洛客檔案:妮莎瑞文

時空檔案:贊迪卡

Latest Magic Story Articles

MAGIC STORY

2022年 1月 6日

第五集:至死不渝 by, K. Arsenault Rivera

法律就是主張秩序凌駕於混亂之上。缺一不可。艾德琳每日的訓練都讓她清楚地知道:護教軍總是需要伸張正義,因為混亂是這個世界的自然狀態。在這頭野獸的腹部深處,被一團混亂漩渦包圍-那就是最令護教軍感到自在的時刻,畢竟那也是最需要他們的時刻。 總之,那是他們的說法。艾德琳開始思考在她被教導的事物中有多少是一廂情願的想法。 人們需要我的幫助,她想著,而這成為她唯一的想法,讓她撐過...

Learn More

MAGIC STORY

2021年 12月 21日

第四集:婚禮破壞者 by, K. Arsenault Rivera

一把光之長矛粉碎了沃達連莊園的窗戶。婚宴守護崩塌,宛如灰塵般四散於風中。幾個月來的頭一次,史頓襄的空氣既鮮活又清新,就跟這些滿懷希望的群眾的目標一樣清晰。 今晚,他們打破了這座可怕城堡的門。今晚,他們用牙齒、指甲、爪子與寶劍戰鬥以奪回白晝。 席嘉妲召喚|由Nestor Ossandon Leal作畫 雅琳來不及發號施令。當她看見天使光羽的那一刻,她便朝其他人大喊,...

Learn More

文章

文章

Magic Story Archive

想閱讀更多文章?瀏覽我們的文章存檔,閱讀數千篇您最喜愛的作者針對魔法風雲會所寫的文章。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