恪守承諾

Posted in Magic Story on 2015年 12月 2日

By Doug Beyer

Senior creative designer on Magic's creative team and lover of writing and worldbuilding. Doug blogs about Magic flavor and story at http://dougbeyermtg.tumblr.com/

前篇故事:不計代價

幾週前,茜卓納拉決定不涉入贊迪卡的災禍之中。她待在瑞格沙時空,在這裡她接受了一座烈焰術士-修行僧修道院的僧長一職。她的思緒常飄向目前正在贊迪卡如火如荼地進行中的戰鬥,飄向她的朋友們可能正在遭受的痛苦-以及她能夠提供的幫助。但她已承諾過要履行她在瑞格沙的職責,而且一言既出,駟馬難追。


完全沒有睡意,反正也不是個選項。

一疊羊皮紙頁被放在茜卓寢室的地板上。即便把背部儘可能地塞進房間最遙遠的角落裡,茜卓還是能看見她寫在封面的幾行字:

我激勵人心的演說

納拉僧長著

就這麼多了。

鵝毛筆還在她上次擺放的同一處-頭朝下地塞在磚石中。茜卓覺得她的大腦正試著要從她的頭骨裡扭出來。

明天她將會進行一場傳統的科瑞里亞山演講。明天她將精心策劃一連串自信滿滿的烈焰術示範、某些可能會喚起他們摯愛的雅亞那振奮人心的詞句、或許還有一些以火為依據的隱喻來使路緹修女和她所有的學生印象深刻。她將會證明自己值得擔任科瑞爾要塞僧長一職,就像每一位僧長從一開始就這麼做的,或許。

她穿著僧長袍沉沉地往床上倒下,直盯著寢室的天花板看。

這就是妳選擇的人生呀,她提醒著自己。

她已做了承諾。無論贊迪卡發生什麼事,無論他們有多需要她,無論加入那場戰鬥的感受可能會有多自由,現在這就是她的角色了。

山脈 | Sam Burley 作畫

她凝視著那支被插在牆裡的鵝毛筆,接著她的視線緩緩地移向了房門。她起身走向門口。探出身子,前後張望著要塞的走廊。陰影在火光搖曳的火盆下跳著舞:夜燈籠。要塞將會保持數小時的寂靜無聲。

這就是恪守承諾的感覺,她告訴自己。妳不再是個小孩了。這就是負-她用一隻手將自己平衡在門框上,並強迫自己想著下一個字-責任。

她緊咬著嘴唇,站在門口,再次前後檢視了一下走廊。然後她牢牢地關上了房間的門。

她低頭瞥了一眼那份尚未動筆的講稿,接著看了一下那瓶幾乎從未碰過的墨水。

她站穩雙腳並把僧長袍繫於腰上,然後瞪視著正對面的牆。

只看一眼就好,她想著。

她用意志驅使著四周的環境,強迫它改變。贊迪卡

她的寢室開始消融。牆壁變成潮溼的夜空。石地板變成一座布滿鵝卵石的斜坡。天花板則變成了一片散布著漂浮土地與傾斜鑽石形體的陰暗天空。

她本能地蜷起身體。從她被贊迪卡的污泥弄髒臉的那天起,已經過了數百個、或許是數千個日子。她依然可以嗅到肥沃的土壤、自由奔放的純淨、空中那鋒利斷崖的警告。但卻有某種新東西-那是乾燥塵土的味道,一種耗竭的味道。

她的心臟強烈跳動。她把手掌在儀式袍上面抹了幾下。她突然感覺到自己對贊迪卡廣大的危險竟毫無準備、裝備不足。她心頭為之一震。

天際瀑布 | Philip Straub 作畫

她被許多具有旋繞枝幹的樹木與尖刺的峭壁圍繞著。她急忙衝往高處以確認自己所在的位置。她眼前的大地退去,向下延伸進一片波光粼粼的海洋。在海的另一頭出現一座有著許多白色石塔的城市-海戶!她試著次元旅行到更接近她的目標之處,更靠近基定說過能夠找到他的地方。白塔被固定在一座強大的海堤上,而在海面上空則懸浮著由許多晶石組成的半圓,它們的符文在夜空中閃耀著,同時反射在波浪頂端。

在遠方,茜卓看見一個她認不出來卻又奇特、龐大的黑色輪廓出現在地平線上。它也許是其中一座違抗贊迪卡重力的山脊或巨大的地貌,被昏暗的光線扭曲成了龐大的影像。

而就在她下方,位於一座峭壁底部,有著許多人。有些是她認識的。基定正在大喊著指令,他身為領導人的角色看起來就跟他身上的鎧甲一樣自然。

「現在小心-很好,」基定說道。「好了。戶門小隊,用力拉!」

茜卓跟隨基定的視線。其中一顆較大的晶石,盤旋於水面上,正在移動。實際上,她能夠看見一隊隊的人影正沿著水面引導它,用粗厚的繩索和推送咒語將它拉到半空中。沿著海堤排列的寇族結繩師們拉起他們的導線,逐漸把晶石引導就定位。

「然後-停在那裡!」基定大喊著。

第二隊開始往反方向拉。正在移動的晶石漸漸地在環裡的位置停了下來。

「位置正確,」基定說道。「高度正確。下一隊,準備好你們的繩索!」

他們正在這麼做,她想著。我的朋友們正在這麼做。他們來到這裡,而且他們正在幫忙。他們正在拯救這個世界。.

茜卓在下意識中用拳頭自豪地揮了一下-使她在峭壁外緣因暈眩而差點被絆倒。她穩住自己,但幾顆鵝卵石卻滾下了她後方的小徑。

「注意!注意!」她上方傳來一位女性的呼喊聲。

茜卓彎身躲在兩株彎曲的樹之間,使頭部擦過一根樹幹,接著往上看。有個斥侯在上方飛行:一隻空鰩寬廣的身軀在空中滑翔,有一位女性妖精抓著韁繩。鰩魚敏捷地旋轉,而斥侯則一邊仔細地看著下面這片茜卓藏身之地。

馭空妖精 | Dan Scott 作畫

「樹林裡有動靜,就在那邊!」妖精朝下方呼喊。

她聽見基定從下方回應。「再繞一次,」他大喊著。「我需要知道有多少,還有多大。」

鰩魚騎士繞了一大圈開始原路折返茜卓的所在地。在斥候銳利的眼睛發現她之前,茜卓沒剩多少時間。茜卓並不是要留在這裡,只是看一眼。

茜卓衝下她原先攀上的小徑,半跑半滑下斜坡。她開始在鬆動的岩石上滑行,並試圖使自己停在一座弧形的峭壁上-沒想到卻一頭撞上了另一群麻煩的物種。

在她停下來後,她正與三隻稜角分明、肋骨帶肉、硬骨頭部的生物面對面。他們具有把內臟穿在外面那種令人不安的印象。

無目看守 | Yohann Schepacz 作畫

奧札奇。這些是奧札奇。它們是折磨著這個世界的生物,也是基定與傑斯請求她協助對抗的生物。

最大的一隻發出咔噠響的尖嘯嘶聲,而其他隻也發出類似的聲音,一邊往茜卓靠近。

「不、不、不要,」她低聲說道。茜卓往上瞥了一眼。妖精斥侯正在往她的方向繞回來,但卻還未完全轉向。她轉頭看著她的對手們,正好及時看見其中一隻用一條刀刃般的腿朝她的臉劈過來。

她躲開了,但另一隻奧札奇已撲向她,把她的手臂壓在巨石上。她掙脫手臂,但第三隻已跳到她身上,用黏滑的鉗子緊抓著她的下巴和頭髮。

「要有禮貌!」她喃喃自語道,一把抓住胸骨然後將這隻生物從她身上甩開。

最大的那隻倒在她身上,使自己的重量強壓在她的肩膀上,也使她的長袍變得更重了。她感覺到奧札奇鋸齒狀的前肢正試著要把她固定住-或是把她壓扁。

她在它的重量下咕噥著,試圖要站穩身體。她的脊椎痛苦地彎曲著,接著她跪了下來。她把那隻生物的腿往上推,它的脊椎陷入她的手中。它仍在向下施壓,而茜卓努力掙扎的痛苦表情也變成齜牙咧嘴。她使用了全身的力氣,站穩雙腳,然後往後推著它。

「啊-啊!

那個東西從她身上滾落,這一刻她自由了。

空鰩從她上方經過。那位斥候看見她了嗎?妖精斥侯發出哨音,接著飛行獸便再次轉圈,在回頭往茜卓飛來時潛得更低。

沒有時間了。茜卓看著這些奧札奇生物,感覺到她的皮膚因熱度而刺痛著。她彎身旋轉她的身體,旋轉化為憤怒,而憤怒則變成了火焰。

惹事人烈焰 | Steve Argyle 作畫

她射出一道火焰圓頂,從她身上往四面八方噴出。片刻間她只看見她自身火焰的閃光,但接著她再度看見四周的黑夜,而那些生物則仰躺在地上,但還活著。它們那被烤焦的身體和腿胡亂移動著想抓住些什麼。

沒時間沒時間沒時間。

它們垂直向上攀爬並對她發出喀噠的尖吼聲。她在身體前方交叉雙臂,從腳下的山脈中漸漸累積魔法力-然後把雙臂朝兩側劈砍,創造出三把火焰刀從它們每一隻身上劃過。

這些生物一動也不動,每一隻都在它自己的墓坑裡靜靜地飄著煙。

她勝利地握緊拳頭。她半喊出聲,但卻制止自己並用手捂住了她的嘴。她再次往上瞥了一眼,一邊在樹叢底下往後退。妖精斥候經過她,眼睛直盯著冒煙的奧札奇屍體。

她的身體不停顫抖,害怕與欣喜的節拍正在她的心中擊打著。她倚靠在一棵樹幹上,用長袍的袖子遮掩護目鏡的反光玻璃,希望不會被發現。

就這樣了。這就是我來此的原因。只是想知道他們安然無恙。只是想知道-他們不需要我。

她開始次元旅行回瑞格沙。贊迪卡的地貌開始在她四周融化。她允許自己再回頭看一眼基定和其他人。就在這個時候她看見了地平線上的形體-那個被她視為一座漂浮的地貌或是不規則狀山脈的東西。

在黎明的第一道曙光下,她看見地平線上的巨大形體移動了。它緩慢地上下擺動肢臂,這表示它具有肢臂。它的雙生下頷骨在夜色裡顯得既蒼白又參差不齊。

它不只是在朦朧裡出現。它正在接近。它正朝海戶走去,朝基定和其他人逼近,在世界上刻出它的死亡之徑。它威脅著要在一路上摧毀所有生命。

她之前對抗的生物-跟這隻怪物比起來那些實在是微不足道。這-鎢拉莫-才是真正與戰鬥有關的東西。造成了原本不存於這個世界上的死亡塵土氣味,也是她的同胞們冒著生命危險面對之物。

不休飢渴鎢拉莫 | Michael Komarck 作畫

這是她協助釋放出來的東西。

-但鎢拉莫的影像卻消融了,成為她視網膜上不停起伏擺動的陰影。她已開始次元旅行離開那裡。瑞格沙漸漸出現在她四周,取代了通往晶石、通往她朋友、通往奧札奇泰坦的大地。她的寢室在她四周成形時變得明亮,一道道晨光穿過了窗戶。

,」她大聲地說道。

在世界完全成形的同時,急促的敲門聲傳入茜卓耳中。門突然被拉開,接著出現了路緹修女生氣的臉孔。對茜卓來說,她看起來就像發著微光穿透了鎢拉莫仍未散去的殘影。

「茜卓?」路緹修女斥喝道。「妳好了沒?演講!吟誦早就開始了!」

茜卓驚訝地闔不上嘴。

「在這裡妳將無法逃避妳的責任,納拉僧長,」路緹修女說道。「妳將不會違反妳的承諾。」路緹修女隨即便怒氣沖沖地沿著長廊離去。

茜卓緩緩地閉上嘴巴。她還穿著長袍-瑟雷諾的長袍。現在這件繡花斗篷的袖子上有道微小的裂痕,一隻奧札奇的鋸齒狀鉗子就是從那裡插入她的二頭肌。

游盪在一片不真實的濃霧中,她走了兩步,彎下身,然後拾起那捆羊皮紙頁:她的演說。

我激勵人心的演說,封面是這麼寫的,她親手潦草地寫著。納拉僧長著。

她看著門。它通往要塞的其他部分、通往她的學生、通往路緹修女、通往瑞格沙。只不過她的雙腳不知該如何向它走去。

她突然把這幾頁紙在手中揉成一團球。紙頁燃起火焰,在閃光中熊熊燃燒。她讓灰燼從指縫間如雪花般落下。

這就是恪守承諾的感覺,她想著。

她走出她的房間,鎢拉莫的形體依然壓印在她的腦海中。


僧長向她的學生們點頭致意。科瑞爾要塞的大廳裡布滿許多張直視著她的臉孔。路緹修女從群眾後方看著。

「早,呃,安,」她說道。她緊貼著那座被當作講台使用的石碑,試著記得語詞是如何運作的。她對著長袍的袖子咳了幾下。

她皺起眉頭,試圖回想起某些瑟雷諾僧長說過的教誨。「火是一種符號,」她生硬地說著。「為了那把-好吧,火。就在我們所有人心中。」

不知怎麼地當瑟雷諾說的這句話的時候效果比較好。

修行僧們面面相覷。有的人還清了清他們的喉嚨。

「我們必須確保…」她的聲音逐漸減弱,一邊看著她面前的講台。「鼓動!那把火。就這樣。呃。」

她匆匆往上一瞥,看見了路緹修女的臉。那是個錯誤。茜卓用食指按摩著太陽穴。

她咳了一聲。她深吸了一口氣。

「聽著,」她說道。「當我小時候來到這裡時,我是一團糟。我完全不知道該拿這個東西怎麼辦。」她舉起雙手,接著它便冒出火花。她甩了一下手火焰就再度熄滅。「這裡的人們-瑟雷諾僧長、路緹修女、你們所有人-你們讓我看見。你們並沒有試著控制我。你們沒有試圖改變我。你們教我如何用自己的方式去表現真正的我。」

她看著眼前那數十張臉孔。「如果我能夠做些什麼來回報這份恩惠的話,那就是鼓勵你們做相同的事。你們每一位都是不同的、獨特的。你們不是科瑞爾要塞的火焰修行僧,不完全是。你們不是雅亞教誨的虔誠信徒。你們不是來這裡聽我或其他任何一位僧長說話的。你們是獨特的個人,對於真正重要之事有著狂野的想法。你們會在這裡只是因為這是個允許你們尋找自我的地方。」

這些真的是我說的嗎,她想著。我說的就是我想的那樣嗎?茜卓搜尋著路緹修女的臉,但已無法在人群中找到她。

「我想對現在那些感到失望的人說聲抱歉,」茜卓繼續說道。「但就我所知,能夠榮耀這場傳統柯瑞里亞山演說最好的方法就是告訴你們別再聽這個柯瑞里亞山演說了。」

修行僧們再度面面相覷。茜卓解開僧長袍的腰帶,從袖子裡抽出手臂,然後用肩膀把袍子推開─她裡面穿著平常的鎧甲。她溫柔地把袍子掛在手上,彷彿正拿著要交給其他人的重要寶物。

「你們每個人都擁有只有你們能夠帶給這個世界的天賦。一種其他人無法卻只有你能夠幫助的方式。而你們展現這份天賦的方式就是要聽這個:相信自己。相信你的天賦。不要過度依賴演說,無論是來自我或其他任何人。」

有些修行僧緩緩地站了起來。點了點頭。她看見展露在一些笑容裡的火花。

「你們在外頭還有著使命,比起傳統或一場演說更為重要,」她繼續說道。「此刻你們需要捲入的危機、沒有你們便無法解決的麻煩。我催促你們出發。出發並找出它們是什麼。」她低頭行禮,舉起瑟雷諾的長袍作為某種致敬。「謝謝你們。」

許多修行僧搖了搖頭,嘴巴彎成了失望的形狀。但有些人卻歡呼並高舉他們的拳頭。她感覺到他們充滿活力,看見他們醒覺的雙眼,是她在數週以來的例行公事與隱喻中未曾見過的樣貌。

咆哮烈焰茜卓 | Eric Deschamps 作畫

「謝謝你們,」她說道,眼裡泛著淚水,一邊用手臂捧著那件長袍。「非常感謝你們為我做的一切。謝謝。」

茜卓微笑著轉身離開講台。她撞上了路緹修女這面牆。

茜卓的笑容開始遲疑。「對不起,路緹修女,」她說道。「但妳知道我必須得離開了。」

「這就是妳的感受嗎?」路緹修女平靜地問道。「這就是妳要的?」

「我要去贊迪卡,」茜卓說道。「他們需要我。」

茜卓直視著路緹的雙眼,她立刻就看見她的離去將會造成的痛苦。她看見自己將會如何遺棄這個地方,這個當初歡迎她加入的地方,這個相信她並幫助她成為她自己的地方。

路緹修女的表情讓人無法參透。「妳不確定,」她說道。「這就是妳真實的內心嗎?」

茜卓在她視野的角落看見了不停閃爍的鎢拉莫幽魂。「是的,我相信是如此。」

「無法接受,」路緹修女厲聲斥喝。「這裡需要妳!」

「我得離開,」茜卓說道。「聽著,很抱歉我必須離開你們-我知道這會讓你們失去一位僧長,而且我非常感激這一切-」

路緹修女打斷她的話。「很抱歉我得這麼做。但我必須提醒妳關於妳的承諾。妳將會繼續留在這裡當這座要塞的僧長。」

「什麼?」

「妳承諾過這個地方。妳曾考慮要離去,但妳卻決定留下來。把學生們召回來。妳將會進行演說並教導烈焰術。」

茜卓壓低了眉毛。「妳說什麼?」

路緹修女非常嚴肅。「我禁止妳離開。」

茜卓雙手握起拳頭,但她卻又強迫自己鬆開。她搖了搖頭,一邊輕聲地笑著。「現在,聽我說,我-」

「茜卓,難道還要我提醒妳嗎?就算妳是僧長,我的位階還是比妳高。而且我說妳將會留下來。」

拳頭。「我不會留下來。」

「妳會而且妳即將留下。」

「不要這樣。」

「妳有責任!」

「我確實有責任!」茜卓大喊著。她把一隻手指戳向空中,指著某處。「現在那裡有許多人正在受苦,而且我能夠幫助他們。我可以幫忙。一旦得知能夠出去並使用妳教過我的技能來阻止一場災難,我就不能待在這裡無止境地重複鍛鍊。」

突然間,路緹修女的表情默默地浮現自豪的光彩。「現在妳確定了,」她柔和地說道。「恭喜妳,茜卓。」

茜卓吸了一口氣。「我…」

「現在妳知道自己腦袋裡的真相了。」

「那-那就是妳想聽見的嗎?」

「那就是需要知道的。」

茜卓垂下肩膀。她抹去了不由自主地在她的眼角形成的淚珠。「謝謝妳,」她說道。

路緹修女伸手接過僧長的長袍,但茜卓卻猛然給了她一個擁抱。茜卓感覺到路緹的猶豫,於是便將她摟得更緊了。

「去吧,茜卓納拉,」路緹對她的秀髮悄悄說道。「去拯救世界吧。」

「我保證,」茜卓用著幾乎聽不見的聲音說道。

茜卓放開她。她開始收拾瑟雷諾的長袍並小心翼翼地摺疊它。接著她再度換個方式摺它,然後再重摺一次並對著她第三度創造出來的一團不對稱又皺巴巴的東西皺起眉頭。她開始再一次摺它,然後在路緹修女溫和地從她手中拿走斗篷時露出了笑容。

「沒關係,」路緹修女斥責道。「沒關係。」

茜卓轉身,許多學生開始鼓掌。

「再見了,」她說道。「再會。希望某天能夠再見到你們大家。」


贊迪卡的空氣充滿了塵土的味道。但她希望-它聞起來也有鹹水的味道,這樣她就不會離得太遠。她出現在海岸邊的一塊森林區域某處,但她卻能看見海戶的高塔聳立於樹林之上。

她也看見鎢拉莫。他已經抵達這座城市。他那可怕的頭顱比那些塔還高,他那骨質下頷與分岔的手臂正威脅著這座城市。她希望她還沒有太遲。

海堤很近,就在一片被樹木覆蓋的斜坡下方。一小隊奧札奇生物從樹上垂下到她面前,嘶嘶作響並揮舞著棘狀的四肢。但她卻轉身把手一揮拋出一道咒語,接著這群生物便在一團火焰魔法中變成灰燼,然後她用肩膀推擠穿過它們燒焦的形體。

她來到海戶了。茜卓跑上具有寬廣白石的大道,也是強大海堤的頂冠。數以百計贊迪卡人的目光正翻越海堤看著鎢拉莫-

而且他們正在歡呼

茜卓跑到海堤的外緣。她努力將眼前的景象盡收眼底。

鎢拉莫被困住了。


茜卓能夠看見泰坦在一圈晶石環裡不停揮打,無法移出這個範圍。在她四周,妖精和寇族與鬼怪大聲叫喊著,嘲弄著失能的泰坦。令人擔憂地,一隻具有八條手臂的海洋生物從水域裡現身,但茜卓看見牠正用肢臂拍打著不同的奧札奇遊蕩者。牠也正在幫忙!她幾乎看不見一位人魚法師正在用她的雙叉戟指揮這隻類似章魚的怪物。

茜卓激動不已。她回頭跑下海堤,一邊閃躲穿越不停笑著並互相擁抱的贊迪卡人,持續試著讓視線越過海堤。她急切地想找到她認得的面孔,但她卻找不到傑斯或基定。

在她注意到有翼陰影飛掠過水面的那一刻,時間看似慢了下來。當她抬頭注視那個具有地獄脈紋的惡魔時,一陣恐懼感開始從她的胃裡湧向全身。她看見惡魔在空中往後仰,一邊拍打著強大的翅膀,停在鎢拉莫監牢的上方。她看見惡魔向下伸出爪子,彷彿正在從遙遠的下方吸取能量。他嘴裡唸著難以理解的詞句,接著她感覺到大地開始震動。

在她四周,歡呼聲變成了擔憂的竊竊私語。

現在晶石的尖端都對準了惡魔。晶石監牢已成為某種新的晶石裝置,一股能量漩渦朝位於頂點的惡魔奔去。黑暗能量從這些晶石上竄出,匯集在惡魔身上。他的身體彎成拱形,接收這些能量,而他的頭則向後仰。他發出了深沉又滿足的笑聲,漂浮在鎢拉莫頭蓋骨上方的空中。

火花再燃的歐尼希茲 | Chris Rahn 作畫

惡魔大笑,她想著。絕無好事。

茜卓往手中吐了一些口水,互相摩擦雙手,接著憑空召喚了一道極大的火焰。同時發出三道火焰咒語應該可以搞定。她扭轉身體並咕噥著轉身,朝惡魔同時拋出一大片烈焰術彈幕。但當她的咒語朝黑暗地脈急速飛去時,它們被糾纏並吞噬在這些能量線之中,而火焰則在碰到目標之前就消散無蹤。

大地移動,她周圍的低語變成了尖叫聲。她低頭看見鎢拉莫監禁環上的晶石開始傾斜顫動。大地更加激烈震盪,撼動了海堤並激起滔天巨浪。贊迪卡人在一片刺耳嘈雜的驚慌中爭先恐後地沿著海堤奔逃。

從哈利瑪海的那一側,海浪翻湧噴濺過海堤。其中一道特別巨大的浪潮高聳入雲霄,在一些奔跑的難民上方達到四十呎的高度。茜卓用火炎錐衝擊這道巨浪,在它壓碎他們並淹沒海堤之前便使它沸騰成蒸汽。她和他們一起奔跑,一邊用一波波的烈焰空氣擊退翻湧的海水。

在茜卓跟著群眾往低地跑去的同時,她仰頭看見海戶的眾多高塔開始前後搖晃。其中一座尖塔出現裂痕,使白色的塵土和碎片散落在他們身上。

隨著惡魔的賦能咒語終結,重力開始影響這些晶石朝海面墜落。晶石落下,一個個落入翻騰的海中激起水花,扯斷了將它們彼此連繫於海戶城牆上的繩索。晶石環正在毀壞。鎢拉莫監牢的結構正在斷裂。

不再受到拘禁,鎢拉莫像一朵末日小花般地綻放。泰坦抓住了在附近竄逃的人形生物,使其在一瞬間化為塵土。

茜卓憤怒地大聲嘶吼。她朝鎢拉莫射出許多道火焰,但它們看似起不了作用。她在群眾裡還是沒看到基定或傑斯。她無法阻止惡魔或剛獲得自由的泰坦。

今天還能夠再出什麼亂子?

位於海戶遠端的岩石半島開始震動,接著大地突然斷裂。岩石與泥土往自身塌陷,一座自我吞噬的沉洞。這座沉洞以不自然的方式延展,洞穴外緣往內側彎曲退縮,地表形成了帶有彩虹光澤的奇異直角圖案。

在地底深處有某種巨大的東西在移動,一邊往地表湧上來。

當然,她想著。為什麼不呢?此刻怎麼不會是這個呢?

巨大的尖角斷片,閃爍著微光又類似黑曜岩的物質從大地升起。隨著這隻生物逐漸攀升,茜卓看見這些斷片以固定的陣型懸浮在一顆不停旋轉的巨大球形頭部上,而頭部則被嵌在由鎧甲覆蓋、具有分岔肢臂的軀體中,下面則被一大片地獄般的觸手支撐著。在它升起的同時,它就像就脫下長袍般地剝除了大地,地貌因此坍塌並如大雨般地落入海中。

這並非只是多一隻需要抵抗的奧札奇生物而已。這是另一個有如神一般的存在,就像鎢拉莫-一個來自黑暗虛空的可怕神明。

第二位奧札奇泰坦加入了這場戰局。

Lius Lasahido 作畫


再戰贊迪卡故事檔案庫

鵬洛客檔案:茜卓納拉

時空檔案:贊迪卡

時空檔案:瑞格沙

Latest Magic Story Articles

MAGIC STORY

2021年 11月 16日

第二集:客套話的痛苦重擔 by, K. Arsenault Rivera

「你看見她了嗎?」 「沒有,你呢?」 「差勁,糟透了,竟然只為了露個面就讓我們等這麼久。她可能自認為是依尼翠之王,但-」 「別講那麼大聲,雷利歐-」 「但她可差得遠了!除非我親眼看見,否則我不相信。」 沃達連邸|由Richard Wright作畫 雷利歐喝著酒杯裡的液體。少許血液沿著他的下巴滴下,弄髒了他的環領,蔻黛莉也警告過他會發生這件事。他從不聽她的話。...

Learn More

MAGIC STORY

2021年 11月 2日

第一集:血稅與請柬 by, K. Arsenault Rivera

史頓襄睡夢正酣。安眠者的睡眠,逍遙者的睡眠,忘憂者的睡眠-吸血鬼們也沉睡於其尖塔內。他們並不是真的需要睡眠,但農民需要,而這幾乎讓它成為一種新奇的事。如果我們-在擁有巔峰權力的此刻-睡覺的話,那不是很有趣嗎? 那沒有持續很久。大概一兩個小時。打個盹。一種玩笑,一種姿態,一種短暫的興趣。 但那卻是史頓襄的人類幾週來所擁有最棒的小時。伴隨著高掛天空的月亮,儘管他們的身體渴...

Learn More

文章

文章

Magic Story Archive

想閱讀更多文章?瀏覽我們的文章存檔,閱讀數千篇您最喜愛的作者針對魔法風雲會所寫的文章。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