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賽最佳拍檔

Posted in Feature on 2015年 10月 18日

By Corbin Hosler

世界就是痛苦。這不是布蘭登伯頓第一次經歷這件事,看來也不會是最後一次。難以入眠,藥物治療令人不悅。每次躺在床上好幾個小時的時候他都會想,前方的道路一點也不輕鬆。

世界是小鎮裡的一間小臥室,裡面有幾個紀念品、幾本染塵的書、還有一台筆記型電腦。是一間尋常的舒適房間,但當它們是幾個星期以來你唯一映入眼簾的東西時,一切都變得更加親近。一場充滿挑戰性的手術,還有之後更困難的復健過程;對伯頓來說,那並不是段輕鬆的好時光,話說回來,當你11歲,伴隨著大腦性癱瘓時,人生中的好時光也確實不多。

伯頓與對抗難關這件事並不陌生,他一直都在對抗,從還在子宮裡的時候就開始了,使用毒品造成了他生母懷孕時的併發症。對伯頓來說,生活從來就不是件簡單的事,但還是有幾樣能讓伯頓繼續往前進的事物。

他找到了伊莉莎白伯頓,這個女人在他還是嬰兒時拯救了他,給予-而且依然在給-他完整的人生所需要的一切事物。還有,躺在床上,每一次的移動都是掙扎,每一次的移動都像一次勝利,布蘭登找到了魔法風雲會的世界。

「他對我說,『我找到了這個叫做魔法風雲會的遊戲,可以給我10美元嗎?』」伊莉莎白微笑回憶道,「我覺得這可能是某個能讓他忙上幾天的好東西。」

當布蘭登和伊莉莎白坐在再戰贊迪卡專業賽的第六局焦點桌前,前方是幾十位選手與粉絲,還有幾萬名在網路上看著的玩家們時,魔法風雲會的世界找到了他們。


在魔法風雲會的比賽裡,布蘭登和伊莉莎白真的是支獨特的隊伍。坐在輪椅上的布蘭登,在對局時無法伸手到牌桌上,於是伊莉莎白做為他兒子的延伸,便在布蘭登宣告他的動作後把牌放在桌上去。

布蘭登從小時候就開始學習遊戲;伊莉莎白教他玩克里比奇牌,接著他開始自己學習其它遊戲。在辛苦、有時甚至吞噬著他們生活的治療過程中,他們會一起玩遊戲,對他們來說,那就像一種出口,一種躲避就診室的緩解,一種讓自己迷失在遊戲世界裡的機會。布蘭登在遊戲中成長,而那是種他從未失去的愛。

於是,當布蘭登面對2004年脊髓手術加長的臥床復原時間時,他自然會找些東西來玩。他找到的是魔法風雲會,一個有著線上成分的卡牌遊戲,讓他有機會一解對遊戲的渴望,不用離開床就能找到接下來幾個星期的伙伴。

最新的系列叫做五色曙光,布蘭登馬上就被吸引了。

「我一直很迷遊戲,而我覺得這可能會很有趣,於是給了它一個機會,」他說道,「一開始我是因為沒什麼事情做而玩,但我真的愛上了它,然後就一路玩下去了。」

隨著布蘭登慢慢復原,他開始能把床拋在腦後,但他從未拋棄魔法風雲會。

「我開始在線上玩得越來越多,並且開始參加競爭級的比賽,」他短暫說道,此時他剛在再戰贊迪卡專業賽拿到了第四場勝利,這同時讓他得到了第二天賽事的席次。「我開始參加大型的線上比賽,在2011年,我在魔法風雲會線上版的冠軍系列戰中拿到了第二名。」

那是一次很高的成就,但對布蘭登來說,卻也是一次失望。再一場勝利,就能讓他得到前往世界冠軍賽的機票,以及在這遊戲最大的舞台登場的機會;但一場敗局雖然讓他得到了可觀的線上酬賞,卻不是最終的大獎。

接著,在比賽前不到一個月,幸運之神對布蘭登微笑了。

「他大聲叫我,給我看這封email,上面說冠軍無法出席,所以他成為了前往舊金山參加世界賽的選手,」伊莉莎白說,「他問我覺得這封信是不是真的,我告訴他,只有一個方式可以知道,接著我們馬上打電話給威世智公司。」

那是真的,伯頓得到了參加世界冠軍賽的機會,他要使用真正的牌,而不是數位版的。

對伯頓來說,這是一次重大的突破,但也帶來了一連串的挑戰。

受到輪椅的限制,布蘭登無法伸手到桌上玩牌,這是個特殊的狀況,需要獨特的解決方法。

就像伊莉莎白在布蘭登整個人生所做的一樣,她會在他身旁。她只知道非常少的基礎規則,但她從來不曾遠離布蘭登的身邊,而在一個到處都是超級小隊的賽場裡,沒有一個隊伍比布蘭登與伊莉莎白還要崇高,她抽牌;他看牌。


他宣告打法;她負責實踐。

「我從來不曾有所猶疑,」伊莉莎白簡單的說,「如果我可以做些事來幫忙他,那麼我會做。」

然後他們一起做到了很多事,除了他在2011年的世界賽出場-他的名次不高,但卻擊敗了Jon Finkel,後者被許多人視為這個遊戲史上最偉大的玩家-布蘭登還在數個特級賽事中拿到獎金,並且只差一局就能進入2009年芝加哥大獎賽的八強之列。


當布蘭登在2009 年開始玩實體的魔法風雲會時,他需要有人幫忙實際打出牌,伊莉莎白從那時便一直在他身旁。

事情並不是一帆風順,即便幾乎所有玩家與裁判都非常支持並樂於幫助,他們依然碰到了挑戰-當伊莉莎白不小心多抽牌的時候,布蘭登被判了自動敗北-這個雙人組必須學習超越這些挑戰。

「當我剛開始和他一起玩的時候非常有趣,」伊莉莎白說道,「我不知道自己在幹嘛,我基本上只說『直到你告訴我要做什麼之前,我不會做任何事。』我們得解開這個難題,但在這些年之後,我們依然會這樣做。」

由於布蘭登在魔法風雲會線上版中不懈的努力,這個22歲的年輕人贏得了一次線上預選賽,贏得了從伊利諾斯州的聖安妮開車前往威斯康辛州的密爾瓦基參加再戰贊迪卡專業賽的機會。

他充分把握了這次機會,贏得了進入第二天賽事所需的足夠勝場,在結束了一場緊張萬分且在攝影機前進行的焦點對局之後,布蘭登花了一點時間,思索自己從在床上第一次發現這個遊戲的那天之後已經走了多遠,而這個遊戲已經成為了他和伊莉莎白兩人生命中的一部分。

「我是如此感謝所有曾經幫助我的人們,」他說,「每個人都很好相處,而能在這場專業賽裡打得這麼好,我也覺得很興奮。人們有時會過來告訴我說,我做到的事情是多麼令人印象深刻,但我試著只把這場當作另一次的魔法風雲會比賽,我沒什麼特別的。」

身在魔法風雲會最高舞台的聚光燈下,伊莉莎白依然在和兒子一起玩遊戲,就好像許多年前,她第一次教他玩的時候一樣。

「我知道他很喜歡玩,但在其他人跑來告訴我之前,我並不知道他有多厲害。即便身在這裡,看著他玩,我還是不太知道,」她說,「但更重要的是,我對他約束自己的方式感到很驕傲,他是個好人,一直保持紳士風度,這個遊戲的社交成分對他來說很棒,他也很享受這一切,這對我來說是最重要的。」

當我們告訴她,她兒子覺得自己一點都不特別的時候,伊莉莎白在回應之前柔柔地笑著。

「他是這麼說,但我對他做到的一切是如此驕傲,不只是在遊戲中,連遊戲外也是。他做到的比自己知道的還要多。曾經有人請他寫文章,但他不願意,因為他說『沒人會想要聽我說的。』」

現在這世界正在聽。

Latest Feature Articles

FEATURE

2021年 9月 21日

依尼翠:黯夜獵蹤裡的回歸傳奇 by, Doug Beyer, Ari Zirulnik, and Grace Fong

重返依尼翠代表一些大家最喜歡的角色也將回歸!如果你錯過了,別忘了看看昨天介紹 依尼翠:黯夜獵蹤裡新傳奇的文章。有些角色已經有了幾張牌,還有一些角色第一次從背景敘述的內容來到了聚光燈下。讓我們來看看有哪些! 涅非利亞屍鬼牧者賈達 賈達曾是小鎮上的一名外科醫師,後來轉向死靈學以對付世人並不熟悉的瘟疫。當最後一名村民死去之後,賈達便屈服於死靈學所驅動的瘋魔。他復生了整個...

Learn More

FEATURE

2021年 9月 21日

依尼翠:黯夜獵蹤裡的新傳奇 by, Ari Zirulnik and Grace Fong

今年的收成節和以往不同!派對上出現了許多新面孔—讓我來為大家一一介紹。 華輝護教軍艾德琳 艾德琳是絕頂的戰術家,在戰場上從不屈服,那麼當她在癲狂劫時被選為護教軍的領袖自然也就毫不令人意外。然而,為了起身對抗伊莫庫,她無法分身顧及她的家人。一個吸血鬼家族利用了這場混亂誘拐了一些村民—其中也包括艾德琳的弟弟。 在伊莫庫被禁錮之後,艾德琳自己踏上征討吸血鬼的路。她迫切...

Learn More

文章

文章

Feature Archive

想閱讀更多文章?瀏覽我們的文章存檔,閱讀數千篇您最喜愛的作者針對魔法風雲會所寫的文章。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