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混合#4:男孩與他的帽子

Posted in Beyond the Basics on 2016年 12月 15日

By Gavin Verhey

When Gavin Verhey was eleven, he dreamt of a job making Magic cards—and now as a Magic designer, he's living his dream! Gavin has been writing about Magic since 2005.

這是我的帽子。

讀者們,我的帽子;帽子,我的讀者們。

有些人以前從沒見過這頂帽子,有些可能跟它很熟,或許有些人甚至戴過它。

這是我超人的披風,我的心頭肉,我的愛。

今天,你們會知道為什麼。


這一切都要從2012年的12月開始說起。

那年聖誕節的隔天我將前往歐洲,父親試圖送一件衣櫥裡的必要元素給我當作聖誕禮物。我已經很久沒有戴帽子了-但從風格上來看,他認為一頂優雅的報童帽是個不錯的選擇。

這頂帽子從很多方面來看有點神秘,直至今日他也完全已經想不起來是在哪裡買的了。我曾試圖在網路上搜尋這個牌子跟款式卻遍尋不著(如果任何人有頭緒請告訴我)。但關於這頂帽子我永遠記得的是:只要戴上它,我父親就會告訴我:「感覺如何?它看起來真不錯。」

隔天我前往歐洲,然後……這頂帽子就再也摘不下來了。我不認為有任何一個時候我不是戴著它的。

這是一切的起源。

事情是從2002年的4月開始的。

當時12歲的我終於向社會壓力妥協做了這件事。

我終於嘗試了……「抄套牌」。

一直以來我都是用自己的策略在構築套牌,也很自豪可以用獨特的策略獲得一些勝利。但這次,我選擇了一些不一樣的。

我的小手幾乎無法拿穩整副60張的藍綠瘋魔套牌。在過去,我從未拿別人的套牌來嘗試,這將是我第一次的冒險。一般來說我會強力堅持自己的想法—但不是今天。

使用別人的套牌感覺不太光彩,就像是在課堂裡抄了別人的作業一般。這真的值得嗎?

我去參加了一場週五認證賽,人生第一次拿到了四戰全勝的成績。

勝利的果實著實美味,我可以適應這個的。

對我來說帽子一直以來都像是個功能性的物件,它保護你的頭不受涼,如果你住在西雅圖或鳳凰城,它也為你遮風擋雨。但在那之前,我從未把它視為是一種服飾配件。

回國後,我開始在穿短大衣時戴上帽子,大家也一直說很好看。某個時候開始,有些女孩甚至以帽子為話題想跟我約會,這讓我更想帶著它了。我開始進行一些實驗。有什麼是可以跟帽子合理搭配的?畢竟我從未真正嘗試過這類型的報童帽。

所以,什麼情況下我應該要戴上它?很快的,答案就變成了「任何時候」。

要進行一場演講?戴上帽子吧!

有拍攝行程?戴上帽子吧!

去迪士尼樂園玩?戴上帽子吧!

去工作?戴上帽子吧!

去爬山?戴上帽子吧!

正裝參加一場表演?戴上帽子吧!

參加魔法風雲會的比賽?當然要戴上帽子!

我大概在大部分的日子裡都戴著同一頂帽子-不誇張-大概連續幾百個日子。人們開始把帽子當作我的代表,在2013年的拉斯維加斯大獎賽,很多人上前跟我打招呼,並告訴我他們是因為帽子而認出我的。

在無意間,我創造了自己的新形象。


當你可以任意使用最好的套牌時,誰還需要原創呢?

抄套牌美妙絕倫。

冒險般地抄了藍綠瘋魔參賽獲得好成績頓時讓我貪得無厭地想要嘗試所有看到的套牌。每一場構築的專業賽,我都會滿懷期待的等待八強的套牌,興奮地構築所有職業玩家們帶到世界頂端的新組合。之前是什麼一點也不重要。

Astral Slide?有!

共鳴?當然!

Beacon of Creation?必須的!

拉尼卡的黑綠?試過了!

擴充Life from the Loam?少不了我一份!

隨著時間,我自己構築的套牌數量趨近於零。我不再專注於如何用自己的創意獲勝,而只是努力學習最好的套牌並享受勝利的果實。我在週五認證賽裡的敵人持續減少,並很快的奠定了自己的地位,從一條魚變成了大家都想要擊敗的玩家之一。

引用我朋友Dan Hanson所說:「你並不會因為感覺比對手聰明而獲得額外的勝分。」

我感到自信滿滿,並準備好要開始用這些套牌去征戰更大的舞台。是時候去嘗試並挑戰專業賽的資格了。

當你可以任意使用最好的套牌時,誰還需要原創呢?

距離兩年前我在服飾店收到那頂帽子的命運轉捩點已經過了兩年,而那頂帽子依然是我每天的一部份。

它伴隨了我到世界上的任何一個角落。擁擠的紐約街頭和廣闊的愛爾蘭荒野;羅馬競技場和艾菲爾鐵塔;湍急的瀑布;甚至熱帶的火山。

在我人生大半重要的轉折點上它都陪伴著我。無論是不知道是否可以再次微笑的刻骨銘心的失戀,或是認識不知道是否會再次皺眉的新朋友時。搬家、開始一個新嗜好:任何時候它都在。

許多人也戴過它,非常多人,如果這個數字低於100我大概會非常吃驚。有時在派對上,不知道為什麼有人就是會拿下我的帽子並戴在自己頭上。一次在舞會中,一群我從來沒見過的人開口向我借這頂帽子讓他們可以戴著拍照。我不知道為什麼,但這確實發生過。

在某一年的GavinCon(我每年會議主題的生日派對)上,一個本地的藝術家甚至為Artist’s Alley(藝術家小徑)做了一幅畫(這幅畫現正躺在魔法風雲會R&D的Yoni Skolnik的桌上)。那幅畫受歡迎的程度很快地便使它出現在GaviCon的鈕扣系列中,你能夠帶上這些鈕扣以表示你與那頂帽子站在同一陣線。

隨著故事越來越多及記憶的增長,帽子成了就像我的親密友人一樣。當強風吹過時,我先注意的並非保持身體的平衡,而是扶穩頭上的帽子。當在愛爾蘭知名的莫赫懸崖邊時,我把帽子放在包裡並緊緊的抱住它,以防一個不小心就掉進下面的深淵。曾經經歷過最可怕的就是在迪士尼樂園驚魂古塔的途中帽子被吹掉,我當時都以為我要永遠失去它了。

這一切都導致了在加勒比海命運的那天。

我當時正在Steve Port每年的魔法風雲會巡航上,和一些朋友繞道到了聖馬丁以造訪瑪侯海灘-一個可以看到飛機在頭頂起降的海灘。

事情進行得很順利,我坐在海灘上看著飛機不真實地在數百呎上空降落。那時我們看到了一群人聚集了看飛機起飛。

起飛的飛機遠比著陸的來得少上許多(至少看起來是這樣的),我們走進到圍欄邊上以求看得更清楚一點。我用兩手拿著手機錄影,而其他人都靜止不動。

然後:刮起了一陣大風。

這或許沒什麼好奇怪的,當飛機起飛時總需要打開引擎;同樣不值得奇怪的,一轉眼就颳起了一陣大風。而第三件不令人感到意外的,就是並沒有人預期這兩件顯而易見的事情會發生。

人們被吹了倒退三步,一陣沙塵被捲起。在飛機起飛時人們摀住了眼睛。

我試圖調整我的帽子來阻擋塵土…然後發現它已經不在了。

我體會到深深的恐懼。

我瘋狂地環顧四周,它並不在我視線可達之處。不在機場、不在沙裡,也沒有卡在護欄上。

然後我看到了:在遙遠的海上有一個灰色的小點,我的最後一絲希望。我涉水去把它救了回來。

我拿回了我的帽子…但它已經全毀了。沙已浸透了我真愛的身軀。

就是這樣,一切都結束了。

我嘆了口氣,參加了另外一場的PTQ。就是這樣,一切都結束了。

我嘗試去拿到比賽的資格。我想要去參加一場專業賽。看似我已經很接近了-但其實不然。

我一直拿網上抄的套牌並練習如何使用。這似乎是一個參加魔法風雲會週五認證賽的好選擇,但卻不足以讓你獲得PTQ的勝利。

那還不夠好。我想要參加的是專業賽。

我想了很久究竟該如何改變,抄套牌已經陪我走了好長一段路!我自認處理得不錯,省下了構築套牌的時間來學習如何使用套牌-也避免了我把抄來的套牌在過程中變得更差。我已經從週五認證賽的狗熊變成了英雄,我喜歡這種感覺。

但另一方面,我觀察了身邊最成功的那些玩家們。他們是我所景仰的本地玩家,全部看似都知道該如何構築套牌。雖然他們沒有把新套牌帶進賽場,卻會有一些備牌策略和不同的牌張選擇,這些他們花了個把個小時透過試算表策劃準備要參加比賽的東西。

所以我下定了決心。在經過了一段不短的時間之後,我回頭嘗試了一些之前並沒有涉獵很多的東西:套牌構築。

我坐了下來,做好了心理準備自己會弄出一些莫名其妙的東西。由於鮮少練習,我認為我的構築技巧應該比之前好不上哪裡去,未來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

但有趣的事情發生了:我開始了構築會獲勝的套牌。

有些是原創的套牌,也有些是在既有的套牌上做了一些修正。不管是哪一個:都給了我我所缺少且正在尋找的那個優勢。

突然間,我把Simic Sky Swallower放進了克薩傢俱組並獲得了參加國代賽的資格。

不久之後,很快地我又在Seismic Assault套牌裡混入了Burning Wish來找備牌並獲得了參加專業賽的資格。

在意識到之前我又更進了一步。在一場大賽事前晚的八點我跟大師Conley Woods一起調整套牌…並在PTQ上用Abyssal PersecutorNinja of the Deep Hours贏得了比賽的勝利。

我選擇成為了一個不一樣的人。

我感覺我成為了一個完全不一樣的人。

我的帽子毀了,這讓我感覺人格上像是有了個洞。我知道把那麼多心意放在一頂帽子上聽起來很詭異-但這感覺就像是身體少了一部份。

就像是換牙時的感覺:你瞬間少了身體上你認為你需要的一部份。

事情會好起來嗎?

嗯,當然人們並不會對沒有帽子的我有什麼不同(除了他們會一直問「你的帽子怎麼了?」以外)。所有我所得到的改變依然在我身上。我依然是那個同年齡的我-只是現在我可以證明自己有頭髮而非是用詭計來遮掩禿頭。

回過頭看,我其實還滿開心這件事發生的。這教我重新評估自己每天的路線,而非只是因為這是一週的一天就戴上帽子。事實也證明,這實際上並沒有任何影響。當你過去幾年的每一天都帶著同一頂帽子時,他多多少少會有些傷,也代表並非在各種背景下都那麼新鮮。

有時適合戴上它,有時不然。但你必須要知道時候才是戴他它的最好時機。

當然,我依然會戴上帽子-尤其像現在這樣的冷天之際。

好在,這個故事有個美好的結局。在經過幾個小時謹慎地清理沙塵,和一個半月乾洗之後,我的帽子得以重見天日。

我向我的帽子保證我再也不會輕率地使用「吃我的帽子吧」這類的詞句了。

直至今日,我依然有時會在帽子裡找到沙子。這就像是個記憶的容器一般,我想像未來有天會向我的小孩展示並告訴他們它所經歷過的故事。因為它已經經歷過了許多-而誰知道以後還會有多少呢?

現在,我只需要保護它不受到企鵝的攻擊。

有時抄套牌是正確的,有時不是。但這一切都在於了解在過程中你學到了什麼。

隨著時間我所瞭解的,是透過使用妥善調整過的套牌,知道該如何更換備牌,並學習對局的本質-這都給了我自行構築套牌所需要的工具。這是成為一個更好的玩家所需經過的跳板。

我見過很多會自己構築套牌的玩家輕視其他抄套牌的玩家,也見過使用專業賽八強套牌的玩家嘲笑那些沒使用有實績套牌的人。兩種方式都同樣有效-而兩種批評都同樣的不可取。兩邊我都見過成功的玩家,沒人該次於其他人。這一切都只在於你是如何使用-以及在過程中你學到了什麼。

我一直鼓勵大家從嘗試賽制裡的套牌開始。所以如果你想要試試標準賽,選擇像是藍白閃現或黑綠躁狂之類的套牌試試看吧!學習並了解為什麼他們得以有突出的表現。

在你瞭解了一些東西後,你就可以知道如何才是最好的使用方法。

希望你喜歡這期的主題混合!投票勝出的主題「我的帽子」跟「抄套牌與構築自己的套牌」的混合-我希望現在很清楚了。

有任何想法嗎?我都很想知道!在推特上找我或透過Tumblr問我問題吧!我都會在那兒。

祝大家都有一個很棒的假期。希望你收到一頂帽子當作禮物-不管是以什麼形式。

我們下次見,

Gavin
@GavinVerhey
GavInsight

Latest Beyond the Basics Articles

BEYOND THE BASICS

2018年 1月 4日

一切為登殿 by, Gavin Verhey

依夏蘭的下一章即將開始。 決勝依夏蘭接著依夏蘭結束的地方繼續下去。四個部族彼此間更加糾纏,匯聚在同一個地方,那個吸引英雄們前往的地方¬-傳說中的黃金城歐拉茲卡。 只剩下一個問題:你會成為那個登殿得到黃金城祝福的人嗎? 黃金城祝福 | Yeong-Hao Han 作畫 關於故事的問題我將留給魔法風雲會創意團隊的同事們,但如果你想知道人們是否會在決勝依夏蘭的構築和限...

Learn More

BEYOND THE BASICS

2017年 11月 16日

取得領先 by, Gavin Verhey

歡迎回到見微知著!今天我準備了一篇很重大的文章給你,還包括一張新的預覽牌! 真的?但首先我想先談一些你或許不會看但是很重要的東西-我相信你一定已經拉到最後去看預覽牌了。不過有夢最美嘛! 讓我們開始吧! 我想你應該知道,競爭級別的魔法風雲會比賽通常是一對一的個人賽。在一場比賽中,你坐在對手的面前,注視著他的眼睛並準備戰鬥。在那個時候,你們的對手只有彼此,其他的都不再重...

Learn More

文章

文章

Beyond the Basics Archive

想閱讀更多文章?瀏覽我們的文章存檔,閱讀數千篇您最喜愛的作者針對魔法風雲會所寫的文章。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