凱德海姆鵬洛客指南,第一部分

Posted in Feature on 2021年 1月 8日

By Ari Zirulnik and Jenna Helland

歡迎來到維京世界

凱德海姆從北歐傳說與神話中取得靈感,而且遠古傳紀的主題更貫穿了整個設定。它是一個由許多境域構成的龐大時空,所以旅者要知道的資訊很多。在這份指南的第一部分,我們將會詳述這座時空的基本設定,以及人類境域碧塔嘉。

十個境域與世界樹

World Tree

這個世界從一顆種子誕生,而那顆種子長成了世界樹,接著從樹上長出了其他的一切。它的葉片擁有想像得到的各種顏色,隨著它的枝幹延展,它們也成為眾多世界本身。一旦長出十個強壯的枝幹,上面也結出了果實,而這些果實就是寰宇怪獸。第一個誕生的是盤蛇,牠從亙古以前就一直生長至今。

-始紀

凱德海姆的境域是與它們誕生的宇宙結構相連的許多小時空,而且它們都以難以預測的方式繞著它旋轉。境域的人民把這個結構視為一棵巨大且活生生的樹-世界樹-為一切生命的起源,生長於一片浩瀚虛空之中。在境域裡,世界樹顯化為一棵實體的樹並且能在空中看見它的枝幹。除了凱德海姆的十個境域以外還有其他境域,但現在還不是時候講述它們的故事。

斯達海姆之光

Snow-Covered Plains
覆雪平原|由Sarah Finnigan作畫

在所有境域中,女武神之廳能夠以幻日效應的形式在空中被看見,類似太陽在寒冷的天空中產生的效應。那被稱為「斯達海姆之光」,而且居民們保留了代表它的符號。

寰宇

境域之間的空間被稱作寰宇,宛如極光般不停變換的光芒充斥在這個朦朧的空間裡。一個境域內的居民非常難以跨越寰宇進入另一個境域,但並非不可能。

寰宇怪獸

被稱為寰宇怪獸的魔法生物生活在境域之間的空間內。牠們大多形似可辨識的動物,例如狼或鷹,但體型卻異常龐大並且被神秘能力與超自然知識所強化。凱德海姆的人民相信當寰宇怪獸誕生時,所有關於這個世界的秘密-包括那些尚未發生的事件-都被鎖在牠們心中。來自許多境域的法師,甚至神明,都終生致力於解開那些秘密。

這些怪獸是難以置信地古老。據說牠們是世界樹的第一批「果實」,而現在牠們成為它的守護者,維持這個時空以及其境域的結構。大部分的寰宇怪獸能夠自由地在境域之間穿梭,經常在牠們進入一個境域時帶來浩劫與毀滅。

除了居住在寰宇內,寰宇怪獸彼此並沒有什麼共通點。他們有各種體型,從龐大到不可思議的寰宇盤蛇到嬌小、淘氣的托斯奇,牠的體型小到足以坐在埃西卡的手中。許多寰宇怪獸都廣為人知,出現在大量的傳紀裡,但其他怪獸則從未有人見過並且人們對牠們的行徑也一無所知。有些怪獸可能比世界樹還大-這個念頭甚至也會在眾神心中激起恐懼。

寰宇盤蛇寇瑪

Koma facing right

寰宇盤蛇是寰宇怪獸中第一個誕生也是最古老的。牠真正的大小未知,因為牠能夠把自己分裂成許多小片段並且各自繞著世界樹移動。

大部分寰宇生物能夠自由進入任一境域。不過當斯科提推翻埃尼爾眾神後,他們也禁止了埃尼爾崇拜的寰宇盤蛇進入任何一個境域。或許他們怕寇瑪會進入斯肯法釋放被囚禁的埃尼爾,又或許他們害怕這條龐大的巨蛇最後會生長到沒有境域可以容納牠的程度。無論如何,持續崇拜寇瑪的妖精們相信牠的放逐會傷害世界樹。在境域外躁動不已,寇瑪的焦慮使世界樹變得不穩定,危險地提升了末日劫的出現率。妖精們相信除非寰宇盤蛇能夠自由地於境域漫遊,否則世界樹將會死亡-所有境域也將跟著陪葬。

穿越寰宇

一個不具備適當魔法就闖入浩瀚寰宇的平凡人一開始會迷失方向,然後感到驚恐,接著迅速地發瘋。寰宇怪獸會被這個不幸的旅人吸引,可能很快就把他們吞噬。即使他們僥倖躲開了怪獸,那裡沒食物也沒水,幾乎不可能穿越寰宇。但若取得正確的魔法種類-一道特殊的咒語、一件神族武器,或是一艘刻著強大符文的船-就有可能從一個境域穿越寰宇前往另一個境域。

預兆路:隨著境域在世界樹上不停遷移,被稱為預兆路的通道有時會開啟於境域之間。一個境域的居民能夠使用預兆路抵達另一個境域。有時這就跟走路穿過地貌上的一道閃光一樣簡單,但其他的預兆路卻更為險惡,包括爬行穿過不停變換的隧道以及被無預警地拋在一個陌生境域的山頂上。一旦境域之間的預兆路開啟,有些強大的法師能夠隨心所欲地關閉或重新打開它。預兆路的出現通常預告了這兩個境域會在一場劇烈的末日劫難中重疊。

末日劫難: 雖然每個境域彼此不同,但它們都繞著世界樹不斷移動,有時它們則會重疊。此種重疊被稱為末日劫,而且它是一種由改變世界的地震與地質失衡所標記的劇烈、爆炸性事件。重疊境域的居民必然會發生衝突。

:因為寰宇瓊漿造就了眾神的本質,使他們不受寰宇那令人迷失方向的效應影響,並且比其他種族更能輕易地穿梭於境域之間。單純地穿越時空依然是一種挑戰,因此他們經常使用能夠開啟一條預兆路或是,在罕見的情況下,將他們直接傳送穿越境域的魔法物品。

變形獸與預兆覓徑人:變形獸改變形體的能力以及預兆覓徑人被符文強化的長舟都能夠協助穿越不同境域。

凱德海姆眾神

目前統治全域的神族,斯科提,在幾世紀前取代了遠古的埃尼爾。埃尼爾的後裔為暗影妖精與林木妖精,他們的力量已大幅削弱。

儘管曾經有許多「神族」存在過,他們全都與世界樹精華產生一種寰宇連結。妖精們相信埃尼爾曾透過他們與寇瑪的連結來通聯它,而斯科提則喝下一種由世界樹神埃西卡創造的神奇「寰宇瓊漿」。寰宇瓊漿也減緩他們老化的速度並同時保持他們的超自然力量。

斯科提非常強大,但他們也相當自私,容易發生口角,並且持續在境域裡製造麻煩。除了特別強壯、迅速、敏捷外,每一個神都具有與他們的勢力範圍相關的特殊力量與能力。諸神擁有強大的個性,而且每一個都涉入了與他們親族那錯綜複雜的關係。雖然每一個神都十分強大,但他們的內部衝突正逐漸成為這個時空的問題。

鈦晶

Forging the Tyrite Sword
鈦晶劍鍛造志|由Kieran Yanner作畫

Forging the Tyrite Sword

眾神使用一種衍生自世界樹的「樹液」且極為神奇的物質。鈦晶看起來就像是寰宇那極光般的光芒實體化。儘管眾神能夠安全地操縱它,直接接觸鈦晶對凡人而言依然相當危險。

因為世界樹神埃西卡從鈦晶製造出她的寰宇瓊漿,斯科提的肌膚或外觀的其他部分都以細微(有時並不那麼細微)的方式展現出極光的影響。

斯科提

艾郎德是知識神。他透過和寰宇怪獸交戰而贏得浩瀚的知識。

Alrund, God of the Cosmos
寰宇神艾郎德|由Kieran Yanner作畫

瑞丹妮,正義神,年輕、傲慢、狂熱,完全致力於正義的志業。

哈爾瓦,戰鬥神,無私、魁梧、堅定,總是任何一個房間裡最明智的人。

Halvar, God of Battle
戰鬥神哈爾瓦|由Lie Setiawan作畫

埃甘,死亡神,是最古老的神之一,但他的年齡卻逆向推進。他擁有一副青少年的外表(還有那憤恨不平、消極的態度)。

托拉夫,雷神,是個無懼的冒險者,懷抱著一份對豐功偉業與永垂千古的探險的熱情。

碧爾琪是誇耀神。為人風趣又具有魅力,她總是在旅行穿越境域時成為目光的焦點。

寇西瑪,海神,擁有強烈的好奇心而且性情乖戾。生為一個寰宇怪獸,她無法忍受待在一個地方太久。

特格麗德,恐懼神,是一位技藝高超的戰士,其影子本身就是個駭人活物。

瓦爾基是謊言神。自負又自私,他為其他神帶來無止盡的困擾。當然是故意的。

Valki, God of Lies
謊言神瓦爾基|由Grzegorz Rutkowski作畫

埃西卡是世界樹神。她創造了讓眾神維持超自然力量的寰宇瓊漿。

蔻沃莉是親緣神。健談又充滿活力,她深切地關心著她那神聖家族的命運。

約恩是氣象神。他是一位傑出的追跡人,他知道穿越(以及往返)每一個境域最迅速、安全的道路。

碧塔嘉

ship in channel concept art

人類境域碧塔嘉是五個彼此衝突不斷的人類部落家園。每個部落都擁有其獨特的戰技與魔法。碧塔嘉由一塊巨大的大陸構成,被一座危險且充滿風暴的海洋圍繞著。大地被一片遼闊的平原佔據,人稱費特瑪原野,從海洋延伸數百哩到艾登嘉的遠古樹林。在這片土地上擁有多樣化且豐富的植物與動物群。

費特瑪原野

Green mountains concept art

費特瑪原野這座廣大的草原覆蓋了碧塔嘉一半以上的土地並且承載著人口最密集的區域。這片翠綠的土地也是麋鹿、馴鹿、駝鹿、山羊、旅鼠、狐狸、山貓、鷲鳥以及野生飛馬的棲息地。貝斯奇部落-以兇猛戰士與執行部落法典的律語者聞名-定居於費特瑪原野。儘管小型的村落四散於平原上,它們大部分仍位於從最大型的聚落貝斯奇廳騎乘一天的距離內。

貝斯奇廳的繁榮村落建於距離海岸約一哩的高地上。通往村落的陡坡使得人們更容易防守來自陸地的襲擊,而且它面向西海的視野也會在劫掠船靠近時給予貝斯奇充分的警告。賦予這座村落名稱的中央立會廳裝飾著紀念傳奇偉業、血腥決鬥,以及部落法典簽署的繁複雕刻。高大的木牆則被刻上了魔法守護,賦予一些對抗入侵者的額外防護。

貝斯奇

Bretagard Stronghold
碧塔嘉城塞|由Jung Park作畫

Bretagard Stronghold

座落於圍繞著大立會廳且以其為名的草地上,貝斯奇部落致力於維繫他們領地上的和平、秩序,以及律法。被廣泛地視為無私的裁決者,貝斯奇僧侶-律語者-強制執行部落法典並且調解碧塔嘉所有部落之間的糾紛。不過只有傻子才認為他們維繫律法與和平的決心會弱化貝斯奇,因為他們的戰士就跟斯凱爾以及塔科力的掠奪者一樣可怕,而且人數更多。貝斯奇由兩名女性領導:瑪婭與西格莉德。西格莉德是這個部落的精神領袖,她的血統可追溯至傳奇戰士忽里克,據說他曾經救了艾郎德神一命。

忽里克在狩獵途中偶然遇見一個正在與一隻巨狼搏鬥的男子。他很快就注意到這並非一般的狼-這是從世界樹果實裡誕生的其中一隻寰宇怪獸。而那名男子也不是一般人。那是智慧神艾郎德,他決心對抗每一隻寰宇怪獸,從最年輕到最古老的。艾郎德相信當他對抗寰宇怪獸時,寰宇的本質將會展現在他面前。他不想殺害這些怪獸(如果情勢對他不利的話,他還是會這麼做),他只想從牠們身上學習。

當忽里克遇見他時,艾郎德已經在與巨狼的搏鬥中佔了上風-但他卻沒發現狼牙已被敵對的神塗上毒藥。當獠牙穿過他的前臂時,艾郎德倒在地上,全身麻痺又無助。正當巨狼準備撕開艾郎德的喉嚨時,忽里克用一支箭射中牠的眼睛。牠痛苦地嘶吼著跑開了。

鬆了一口氣的艾郎德心懷感激,感謝他的迅速介入並將整片費特瑪原野送給忽里克和他的後人。然後他便離開碧塔嘉並持續他那對抗每一隻寰宇怪獸的旅程,沒有因為他與死亡擦身而過而退縮。

-破狼傳

部落法典

幾世代以前,來自五個部落的代表簽署了一份血盟,願意遵守一部管理部落關係的通用法典。這個部落法典提供了一份賠償系統,會在一個部落成員傷害另一個部落成員時強制執行。例如,一個謀殺犯會積欠受害者倖存的家人一份債務-而這份債務的嚴厲程度就要看那位家族成員與受害者的關係。可以用黃金、牲畜,或其他資產來支付,也可以用一段奴役期抵債,或血債血償。

部落法典任命貝斯奇部落為其護衛與裁決者。他們的角色是衡量證據並且對罪行宣判適當的懲罰或賠償,但不是執行那份懲罰。犯罪方需要支付他們積欠的債務,或是在無法履行時,他們的部落必須強迫支付。如果部落無法履行這份責任,受害者就得親自處理這件事。

甚至連律法相對較不嚴謹的塔科力和卡納部落都會讓貝斯奇裁決他們與其他部落的糾紛,儘管律語者的影響力在費特瑪原野以外的荒野並沒有那麼強大。斯凱爾劫徒在發動腥天大屠殺的時候背棄了部落法典,現在他們自認為不受貝斯奇律語者管控。

貝斯奇部落對於正義與秩序的熱忱在他們自身的法律中顯而易見,它們在規定貝斯奇人的行為上更勝過部落法典的要求。他們那嚴格的行為規範掌管了他們對待彼此、陌生人、訪客,甚至是敵人和囚犯的方式。多虧了這些規範,貝斯奇以他們的好客聞名,甚至包括來自其他境域的訪客。有些於貝斯奇流傳的傳説提到神明或其他強大的人物在偽裝後來到貝斯奇家庭並且豐厚地賞賜那些款待他們的人,或是懲罰那些沒有好好歡迎他們的人。

科爾達海

pillar island formations

碧塔嘉的土地被科爾達海那洶湧、冰冷的水域包圍-大部分人類都設法避開它。無數傳紀講述著引誘船隻到海中墓穴或化為人形並在睡夢中謀殺村民的海怪。撇開怪獸,這片水域本身就十分險惡,有高聳的海蝕柱與崎嶇的岩石沿著海岸排列,經常隱身於濃霧中。

科爾達柱群是一片永遠被冷冽霧氣籠罩的海蝕柱迷宮,形成海岸水域中最危險的地區。自然而然地,預兆覓徑人-他們碧塔嘉最專業的水手,受到符文領航魔法的協助-便將科爾達柱群稱為家園。

每季一次,所有部落的領航員都返回位於柱群中心的碼頭網絡並且停泊他們的長舟,同時分享他們的航海圖與發現。不過,在一年裡的其他時間,這些碼頭幾乎完全淨空,因為預兆覓徑人平日都在旅行與探索。

許多柱子都刻上了天文圖、地圖,以及其他來自各個境域的秘密,不過預兆覓徑人嚴密守護著他們的知識,使用只有一位部落成員能夠解讀的符文魔法來隱藏他們的記錄。

預兆覓徑人

Inga Rune-Eyes
符眼茵嘉|由Bram Sels作畫

受到想要理解寰宇秘密的渴望驅使,無懼的預兆覓徑人穿越碧塔嘉的海洋與境域之間的空間尋找玄秘知識和新的奇觀。這些神秘的領航員跟隨以符文魔法刻成的天文圖,展示了尋常夜空中的星辰以及在世界樹高處閃耀的神秘斯達海姆之光。透過細心繪製與大膽探索,預兆覓徑人希望能預測在兩個境域重疊時出現的末日劫。他們每季在碧塔嘉的科爾達柱群集會一次分享他們從其他境域搜集的秘密,不過他們待在長舟上的時候最感到自在並自認為是寰宇的居民。預兆覓徑人的領導者是符眼茵嘉,她是一位盲眼先知,擁有該部落於旅途中搜集的所有知識。

維卓恩魔法師

維卓恩是一群預兆覓徑人菁英魔法師,他們使用自然世界的元素,例如洋流、風,和極光的光芒,來預測未來事件以及穿越寰宇前往其他境域。

最強大的維卓恩魔法師能夠開啟通往其他境域的預兆路,而且他們相信前往更多境域能夠拓展他們的魔法力量。比起直接的戰鬥,他們更偏好詐術與戰略詭計,但若他們無法避免,他們就會用元素魔法與元素生物進行戰鬥。維卓恩魔法師與霜巨人有著強大的連結,一個維卓恩學徒在瑟特蘭跟著霜巨人學習操縱雪與冰並不是罕見的事。

斯凱爾泥沼

swamp with totem

艾登嘉含有一大片沼地。有些沼地是季節性的,在夏日陽光融化冰雪並融解冰封地表時氾濫而成,但其他沼地卻是永久存在的,在較冷的季節裡轉變為冰與爛泥。這些永久沼澤裡規模最龐大的就是斯凱爾泥沼,位於艾登嘉中心附近的一處陰暗之地。

生活於沼地內部與四周的殘暴劫徒部落也以斯凱爾泥沼為名。斯凱爾人在泥沼上建造了只能被自己人看見的繁複魔法通道。外人很快地會迷失在沼澤裡或陷入泥濘中,使他們容易成為潛行的斯凱爾劫徒攻擊的目標。

斯考德丘是斯凱爾部落的指揮中心。斯凱爾人在一個死了很久的巨型野獸頭骨上建造了一個簡陋的立會廳,而那隻野獸遺骸已半沉於沼澤中並長滿了苔蘚。發出不祥光芒的符文幾乎被刮在這座禁忌結構物的每一處,見證了斯凱爾那怪異、致命的魔法。

斯凱爾

Blightstep Pathway
枯階通路|由Jenn Ravenna作畫

曾經是一群暴烈的黜人,比起在沼澤裡困苦求生,斯凱爾部落在很久以前就決定從其他部落奪取資源會更容易。

既惡毒又擁有超能力般的速度,他們能夠在與斯凱爾沼澤裡的基地相距數哩遠之處進行劫掠,然後在一片寬敞的草地上消失得無影無蹤。目前他們是碧塔嘉最令人懼怕的部落,甚至有許多人相信只要提及他們的名字就會替村落帶來厄運。

征服戰術

除了殘暴的狂戰士,斯凱爾人也仰賴邪惡魔法來征服村落並逼迫他們進貢。他們進行規律性的征討,要求獻上食物、貴重物品,以及金錢以換取被允許活命的「特權」。任何拒絕進貢的村落將被立即徹底消滅。

當斯凱爾人征服一個村落時,他們會讓大部分人活著,不過他們會豎起蔑敵柱來宣示他們對於這座村落的主權並加以操控:這些被火燒得焦黑又刻滿符文的柱子能夠同時以魔法削弱村民們的體力與反抗意識。拆毀一根蔑敵柱就等同於反叛,而且斯凱爾人不容許反叛的村民存活。

格外頑固且可能煽動叛亂的村民會被烙印上由獨特又殘暴的斯凱爾符文魔法所創的死亡印記。一個死亡印記會緩慢地耗竭其承載者的生命力並且將那份力量輸送給創造該印記的劫徒。

威拉格斯

Varragoth, Bloodsky Sire
腥天君父威拉格斯|由Tyler Jacobson作畫

斯凱爾部落在一個逃離無盡風暴的惡魔威拉格斯的教導下成為今日的可怕勢力。那個惡魔早已被逐回無盡風暴,但斯凱爾人卻依然崇敬他,遵循他的殘暴方式,施行他的致命魔法,甚至還打扮成他的樣子。他們相信這個惡魔有一天將會歸返並領導他們完成他開啟的大業,徹底剷除或降伏其他部落,只讓斯凱爾留存。

威拉格斯經歷難以置信的痛苦與努力才逃離無盡風暴。一抵達碧塔嘉後,他迅速地為自己確立了斯凱爾劫徒首領的身份,而且他們都非常樂於跟一個惡魔結盟。他率領他們前往貝斯奇廳,一路上屠殺任何他們發現的人。少數逃脫的貝斯奇人乞求眾神在斯凱爾人完全殲滅他們的部落之前插手。看見這個來自另一個境域的入侵者所造成的暴虐行徑,眾神介入並與威拉格斯穿越各個境域交戰了一整個月,最後他們終於把他逮回無盡風暴並且修復了將惡魔們困於該域的守護。在碧塔嘉,人們為了紀念這場大屠殺而依然把冬季稱為腥天-同時也提醒著大家那些捨棄部落法典的人所造成的毀壞。

-腥天大屠殺錄

塔斯科山脈

ship below cliffs with world tree behind

崎嶇且不適人居的塔斯科山脈佔據了這塊大陸的東側。山峰終年積雪,但仍有許多強韌的物種生活於此,包括了野豬、熊、野貓,以及各種小型哺乳動物。

塔科力部落的嘈雜戰士們以這座山脈為名並且瞧不起位於低地的「軟弱」部落。他們獵捕野豬與山羊為食,對農業沒什麼興趣。他們喜歡下山前往費特瑪原野只為了進行掠奪,完成一些驚人的壯舉,或是在罕見的情況下參與一場貝斯奇盛宴。

塔科力

Needleverge Pathway
針緣通路|由Adam Paquette作畫

塔科力的社會既混亂又以光榮和誇耀為中心。他們被驅使去完成危險的壯舉並進行狂野的探險-那種會成為永世傳誦的傳紀的探險。他們全都致力於執行比所有境域裡的任何人更宏大、更棒的壯舉,並且慫恿彼此去嘗試異地的力量與技巧測試。他們經常造訪艾席嘉尋找矮人族北地詩人並陪伴他們前往那永不止息的探險,畢竟來自一位北地詩人的話語最有可能證明一段故事的真實性。

塔科力人喜歡打仗並且通常只需要感到無聊、發現他們有一陣子沒有好好打一場仗,或是聽見某人說了比平時更侮辱人的話這類藉口。他們是擁有熱忱卻雜亂無章的鬥士,完全不在意謀略或謹慎的戰術。相反地,每一個鬥士都會嘗試他們所能想到最極端的英雄壯舉,無論他們的盟友正在做什麼。對他們而言,沒有什麼比得上光榮地戰死沙場;絕非偶然,塔科力戰士也比其他部落的戰士更有機會被女武神把靈魂帶往斯達海姆的榮光。

來自塔科力英勇行徑的戰利品、紀念品,與獎賞都是他們說故事的焦點-其實,被他們稱為家園的廳堂正是從一個巨人捨棄的頭盔所製成的戰利品。每一面牆上都掛著奪得的武器、神秘的神器,以及怪異的動物頭骨與獸皮,而且每一樣都具有一則塔科力人人知曉的故事。

塔科力人是偉大的蜂蜜酒飲者與釀造者,而且至少總會有一隻山羊在他們廳堂中央的火堆上方燒烤著。

塔科力的領導權會落在於任一時刻被視為最強壯、大膽,並且最有成就的部落成員身上。領導者的位置可作為格外非凡壯舉的獎賞,這表示這個職位能夠隨時被交接給下一個達成不可思議成就的戰士。

塔科力部落目前的領導者曾經被稱為躍羊者亞尼,但就跟其他塔科力人一樣,他依據近期最偉大的成就而改變自己的稱號:對他而言,那就是以一些個人的代價贏得一場與巨魔的撞頭比賽。

艾登嘉

Snowy Pines

艾登嘉是一座由松樹、紫衫,以及落葉樹構成的遠古森林,綿延於西側與南側的費特瑪原野以及東側的塔斯科山脈之間。森林外緣被灑上了斑駁的陽光並令人感到舒適愜意,但愈往中央,樹林便生長成一片無縫的微光林冠。

卡納

Path to the World Tree
世界樹徑路|由Daniel Ljunggren作畫

這座森林是游牧的卡納部落的家園,他們在森林裡維持臨時聚落,卻又經常派遣團隊進行探險。隨著卡納人不倦地尋找通往斯達海姆的路徑,有些探險甚至跨入了其他境域。艾登嘉如此遼闊,有些卡納人遊蕩了數年都未曾離開過這片森林。

在森林東側外緣,位於攀升為塔斯科山脈的高地上,豎立著一棵受詛之樹-一棵永遠被雪覆蓋的橡樹。卡納傳紀中講述這裡就是一位神明詛咒他們永遠留在艾登嘉的地點,永遠別想進入斯達海姆的神聖殿堂。如果卡納人離開森林,冬天就會跟隨他們並以逐漸增強的無盡落雪折磨他們,最後使他們無法往前推進並迫使他們折返。卡納人在受詛之樹附近保有一座小型聚落,他們在此施行符文儀式以期望有朝一日詛咒能被解除。

卡納部落由獵蛇者芬恩領導,唯一一位曾設法傷害寰宇盤蛇的人類。

受詛與施咒

當斯科提擊敗埃尼爾時,卡納人期待他們的詛咒可能被解除,於是他們便向新竄起的神明懇求。但斯科提眾神卻忙於自身的誇耀與爭吵並且不理會卡納人的吶喊,因此詛咒依然留存。

多虧他們遭受眾神如此惡劣的對待,卡納人鄙視任何與神有關的東西,包括了寰宇怪獸。他們相信殺了寰宇盤蛇將會給予他們足夠的力量崛起並摧毀斯科提,終結詛咒,並且將斯達海姆據為己有。

第一部分結束

這就是鵬洛客指南的第一部份!第二部分將會詳述系列中剩餘的九個境域以及靜候於其中的友人與敵手。

創世致謝名單

這裡要特別感謝每一位協助讓凱德海姆成真的人!

概念藝術家

Alix Branwyn
Chris Rahn
Daarken
Jehan Choo
Jenn Ravenna
Jonas De Ro
Nick Southam
Randy Vargas
Sam Burley
Steve Prescott
Rebecca On
Taylor Ingvarsson
Tyler Jacobson
Viktor Titov
Zack Stella

創世寫作團隊

Jenna Helland
Ethan Fleischer
Emily Teng
James Wyatt
Annie Sardelis
Hans Ziegler
Doug Beyer
Katie Allison

藝術總監

Cynthia Sheppard

創意製作人

Meris Mullaley

創意負責人

Jenna Helland

創意總監

Jess Lanzillo

Latest Feature Articles

FEATURE

2021年 12月 21日

依尼翠:腥紅婚誓的傳奇角色 by, Doug Beyer, Ari Zirulnik, and Grace Fong

我們設法了解依尼翠:腥紅婚誓的賓客名單,而且它看起來有點瘋狂!我們有舊與新的面孔,有獠牙和沒獠牙的,人類以及...呃...流漿怪獸。讓我們來看看出席的有誰吧: 新的傳奇角色 羽翼傳令使唐諾 身為一位虔誠的艾維欣信徒,她的背叛與消逝使唐諾無所適從。他為了尋找更深層的意義而進行一趟朝聖之旅。過了幾個月,當他在一座森林空地上睡了一晚後,唐諾被眾鳥的齊聲鳴叫喚醒。他張開...

Learn More

FEATURE

2021年 11月 10日

依尼翠:腥紅婚誓售前賽入門 by, Gavin Verhey

有場婚禮近在眼前...而你正在受邀之列! 傳奇吸血鬼奧莉薇亞沃達連即將與艾德嘉馬可夫共結連理。每個人誓死也要赴宴~你自然也想去看個究竟。 若你有此打算…那麼你一定想參加售前賽! 等等,什麼是售前賽?其中有什麼精采內容?又該如何構組現開套牌? 如果你比較喜歡藉由影片來瞭解,請到此處觀看我的Good Morning Magic頻道: 如果你比較想閱讀,則可繼續讀...

Learn More

文章

文章

Feature Archive

想閱讀更多文章?瀏覽我們的文章存檔,閱讀數千篇您最喜愛的作者針對魔法風雲會所寫的文章。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