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護者誓約

Posted in Magic Story on 2016年 2月 3日

By James Wyatt

James Wyatt joined Magic’s creative team in 2014 after more than 14 years working on Dungeons & Dragons. He has written five novels and dozens of D&D sourcebooks.

前篇故事 : 水面之下

茜卓已加入其他鵬洛客們,從歐尼希茲用來束縛他們的痛苦監牢裡救出了基定、傑斯,和妮莎。但當他們被囚禁起來時,鎢拉莫和寇基雷在大地上肆虐,一路留下了全然毀滅的痕跡。贊迪卡也看似來到了崩潰邊緣。


基定是第一個離開洞穴的,大跨步地走進了那群嘰嘰喳喳的奧札奇中央。這些生物緊緊地聚集在洞穴入口處的一座岩石裂隙中,使他們成了基定的軟圈劍─以及茜卓的衝擊波和火焰氣旋容易攻擊的目標。他全身的每一條肌肉都相當疼痛,受到惡魔的攻擊毆打並被他們所經歷的折磨咒語所撕裂。但他又再次投入了戰鬥的簡單律動中,被與他並肩作戰的其他鵬洛客們的力量所支撐著。

很快地,奧札奇開始四散逃逸,彷彿一片衝撞著靜止岩石的浪潮。隨著最後一隻奧札奇倉皇地逃開,隨著它們的吼叫聲停止和茜卓的火焰減弱以及它們重擊的腳步聲減緩,就像是沉入了水底:寂靜,卻依然怪異。

彷彿整個世界已死去。

當最後一隻奧札奇在他腳邊不停扭動時,基定瞥了一眼他的同伴們。他們每個人在山上的至高點分別望著不同的方向,將那曾經毫無疑問地是個撼動人心的景色盡收眼底─就在奧札奇到來之前。他自己的目光則掃視著海戶的遺跡和從它擴散而出的荒蕪地帶,然後停在奧札奇泰坦身上─現在只有兩位。鎢拉莫,曾被困住而且任憑他們處置,但現在寇基雷卻突然現身並摧毀了一切。

泰坦們正在向前爬行,還稱不上是肩並肩,並在身後留下了兩條毀滅痕跡。鎢拉莫在他後方留下了再熟悉不過的骨狀塵埃,而寇基雷的痕跡則是一片怪異的色塊,由閃爍岩石形成奇特的方形螺旋,上面覆蓋了一層噁心的淡紫色和綠色光澤。當然,他們的後裔也聚集在他們四周,但基定卻看不見其他生命的跡象。

過境留痕 | Jason Felix 作畫

他的軍隊消失了。過去幾個月來的努力都白費了。什麼也不剩。

「基定,」傑斯喃喃說道。

基定轉身,但傑斯卻朝著妮莎點了點頭。

那位妖精已跪了下來,因她荒蕪的世界而目瞪口呆。基定向她走去,但傑斯卻拉住了他的手臂。

「等等,」傑斯低聲說道。「你打算對她說什麼?」

「什麼?我沒有─」

「不要許下你無法實現的承諾,」傑斯堅定地說道。

無論是出於自身意願或是受到這位心靈法師的激勵,所有他可能用來安慰妮莎的話語都出現在腦海中:我們會抓住他們,我們會讓這一切回復正常,勝利仍觸手可及,這個荒蕪的世界將會重獲新生。空泛的陳腔濫調。傑斯說得沒錯─他無法承諾這些事。

「我想我們得認真考慮讓贊迪卡自生自滅這個選項了。」

傑斯悄悄說著,但妮莎卻清楚地聽見了他的話。她站起身並急速地轉向他們,兩側的雙手握拳,眼睛裡閃耀著綠色的光芒。「我哪兒也不去,」她說道。大地因她的話而輕微地震動著─這是基定第一次看見這個世界還活著的跡象。

傑斯嘆了一口氣。「妮莎,」他說道,「至少,我們需要知道我們著手進行的事是不可能成功的。烏金是這麼想的,而且他對於奧札奇的經驗一直都比我們多。」

「但你知道他是錯的,」妮莎說道。「你看到解答了。你是想出答案的那個人。」

「我們怎麼能夠確定呢?」傑斯說道。

基定忘了他們在爭論些什麼。他發現自己正注視著下方的塵土地表。鎧甲的碎片和粉碎的武器表示他們正站在死者之間,正在穿越因奧札奇觸碰而化為塵土的屍體。他的胃部開始糾結。

「贊迪卡並不是唯一一個需要我們幫助的世界,」他聽見傑斯這麼說。

「贊迪卡需要,」妮莎反駁。「無論你們其他人決定怎麼做,我都會留在這裡。想的話你們全都可以離開。我要留下來。」

傑斯沉默不語,而茜卓則持續注視著遠方,用她的雙眼追蹤奧札奇的路徑,同時她的其餘部分卻一反常態地靜止不動。基定突然明白一件值得注意的事:他們沒有人離開過。他們任何一位原本可以離開的。很明顯地傑斯想這麼做。

但卻不想拋下其他人。

「你可以離開,」他對傑斯說道。「你原本就可以離開,而不是試著說服我們其他人。妳也是,茜卓。這裡並沒有什麼東西束縛著妳。我們都能夠離開。」

妮莎繃緊了下巴,但卻什麼也沒說。

「我們都知道的,贊迪卡在劫難逃。我們可以是最後存在於這座時空裡的人,最後站在奧札奇與這個世界的心跳之間的人。但我們能做什麼呢?我們任何一個人還能夠做什麼來對抗奧札奇─不只一個,而是兩個可怕的泰坦呢?」

「而且誰知道第三個泰坦在哪裡,」傑斯靜靜地補充道。

「或許已束手無策。或許我們其中一人─我們任何一人─都無法做任何事來對付此等怪物。」

茜卓發出了一種類似窒息的聲音。

「但或許我們四個可以辦到,」基定說道。

基定的誓約 | Wesley Burt 作畫

傑斯露出笑容,而妮莎也睜大了眼睛。

「我認為我們辦得到,」基定繼續說道。「同心協力,我認為我們四個人能夠抵抗多重宇宙決定拋向我們的任何力量。所以我們或許該這麼做。」

「不過─」茜卓脫口而出。

基定舉起一隻手。「聽我說。看看我們已經完成了什麼事。我們束縛了鎢拉莫。我們擊敗了那隻惡魔。我們每個人都是強大的,以我們自己的方式。妳的火焰,茜卓─妳的怒火是個不可思議的力量。妮莎,妳以一種我們其他人無法掌握的方式理解這座時空的靈魂和它的魔法力流。傑斯,一開始我低估你了,但你敏捷的思維與深謀遠慮多次拯救了我。同心協力,我們便能夠擊潰奧札奇。我們能夠拯救這個世界。然後我們也能夠拯救其他任何一個需要我們的世界,無論威脅有多大。」

「你太操之過急了,」茜卓說道。「或許我們應該專注於眼前的威脅上。」

「不,」基定說道。「我們需要專注於為什麼我們要面對那份威脅的原因上。它不能只是因為要彌補我們犯下的錯。它不能只是種私人恩怨。這比奧札奇還重要,比贊迪卡還重要。我們需要承諾─」他看見茜卓因這個字而畏縮了一下,但他繼續強調他的論點。「我們需要立下承諾,不只是把奧札奇趕出贊迪卡,而是要團結對抗所有威脅著多重宇宙的力量。沒有其他人能夠做到。這是落在我們身上的任務,因為我們的力量。因為我們的火花。 」

他深吸一口氣,只休息了一會兒,帶著自己從未對任何事如此正確過的把握。

「我曾見過文明殞落,」他說道。「當奧札奇摧毀海戶時,它們威脅著我相信的一切。贊迪卡的人們─我的整個軍隊─只不過是在它們路徑上的螫人蒼蠅罷了。」

他搖了搖頭。「到此為止。」

現在其他人全都看著他。在他說話的同時,他看著每一位同伴的眼睛。

「不只是奧札奇,而且不只有贊迪卡。到此為止,不再出現於任何世界上。我就此立誓:為了海戶,為了贊迪卡和它所有的人民,為了正義與和平,我將摯誠守護。而且當任何新的危險竄起威脅多重宇宙時,我將會在那裡,與你們三人並肩。」

傑斯緩緩地點了點頭,而茜卓則將雙臂環抱於胸前。至少他們有一人仍與他站在同一陣線,基定想著。

但下一個說話的卻是妮莎,一邊跪下來觸碰塵土地表。「我曾見過一個荒蕪的世界,」她說道。「隨著奧札奇橫掃贊迪卡,大地被化為塵土與灰燼。若不加以阻止,它們將會吞噬它以及上面的一切。」

她站起身,塵土從她緊握的拳頭裡落下。「到此為止,」她說道。「為了贊迪卡和它所養育的生命,為了所有時空上的一切生命,我將摯誠守護。」

妮莎的誓約 | Wesley Burt 作畫

傑斯向前走了一步,看著茜卓。「基定說的沒錯,」他說道。「我們四人擁有非凡的力量。我們有個獨特的機會─甚至是一種責任─來使用那份力量對抗像這樣的威脅。奧札奇,沒錯,但在單一一個時空之外還有其他的威脅。我曾聽人說過一個鵬洛客就是某個總是能夠逃離危險的人。但我們同時也是能夠選擇留下來的人。」

「說出那些話吧,」妮莎說道,一絲笑容打破了她憤怒的面具。

「什麼?」

「說出那些話,」她重複道。「就像一句誓言。」

傑斯也朝她微笑。「很好。我曾見過…」他皺起眉頭,笑容也從他的嘴唇上消逝。「我曾見過一個我無法想像的更大的危險。奧札奇不只威脅著贊迪卡。如果我們離開這裡,如果我們丟下它們,它們會吞噬一個接著一個的時空直到甚至連拉尼卡也成為一片荒蕪。在這一刻,伊莫庫可能正在黑暗虛空裡飄移,尋找著另一個可吞噬的時空。」

基定想到了塞洛斯、班特、拉尼卡。

傑斯毅然決然地點了點頭。「到此為止。為了整個多重宇宙,我將摯誠守護。」

傑斯的誓約 | Wesley Burt 作畫

基定把目光轉向茜卓,而且他發現傑斯和妮莎也都在看著這位烈焰術士。他不再確定該對她抱什麼期待了─除了意想不到之事。

「我知道你在想什麼,」她說道。「你覺得我永遠再也無法認真地接受像這樣的東西。或許你是對的。」

她轉頭對上了妮莎的目光。「但我想說的是,」她說道。「我已看見我們能夠齊力做些什麼。而且基定說的對─我們沒有一個人能夠獨自對付奧札奇。將需要我們四人同心協力,結合我們所有人的魔法,來打敗它們。」

她深深地吸吐了一口氣。「每個世界都有它的暴君,依循著他們自身的慾望而不顧遭受他們踐踏的人們。他們和奧札奇並沒有不同。所以我會說:到此為止。如果這樣能讓人們自由生活,當然,我會一直守護。和你們一起。」

茜卓的誓約 | Wesley Burt 作畫

妮莎擁抱了茜卓並且這位烈焰術士迅速地擦拭了一下眼睛,同時基定想起他在瑞格沙認識的茜卓,當時正因她口頭答應卻非真心接受的承諾而煩惱不已。他有種感覺這次並不相同,而且他露出了笑容。

「好吧,基定,」茜卓從妮莎身上移開時說道。「接下來呢?你總是有個計畫。」

「我沒有,」他說道。「我需要更多資訊。我不知道我們待在那裡面多久了,不清楚是否還有任何士兵活著─」

「我可以告訴你,」茜卓說道。「我把塔茲莉和一小群士兵留在那條路後方數哩遠之處。」她含糊地揮了一下手。

「塔茲莉。很好,」基定說道。「她會知道我們還剩下什麼資源。」

「跟我走吧,」茜卓說道,早已開始行走。

「我有一些主意,」傑斯補充道。「或許你們可以幫我把它們轉變成一個計畫。」

基定微笑著拍了一下傑斯的肩膀。妮莎在茜卓正後方,接著這兩個男人開始走在她們後頭。

基定過去數月來的努力都成就了這個,他明白了。使這四位鵬洛客做出選擇:選擇留下,正如傑斯所說的。選擇戰鬥而非逃跑。一個選擇─一個承諾,一個保證。將持續守護。

即便這就是他所成就的一切,這也足夠了。

呼喚守護者 | Yefim Kligerman 作畫


守護者誓約故事檔案庫

鵬洛客檔案:基定尤拉

鵬洛客檔案:傑斯貝連

鵬洛客檔案:茜卓納拉

鵬洛客檔案:妮莎瑞文

時空檔案:贊迪卡

Latest Magic Story Articles

MAGIC STORY

2021年 11月 16日

第二集:客套話的痛苦重擔 by, K. Arsenault Rivera

「你看見她了嗎?」 「沒有,你呢?」 「差勁,糟透了,竟然只為了露個面就讓我們等這麼久。她可能自認為是依尼翠之王,但-」 「別講那麼大聲,雷利歐-」 「但她可差得遠了!除非我親眼看見,否則我不相信。」 沃達連邸|由Richard Wright作畫 雷利歐喝著酒杯裡的液體。少許血液沿著他的下巴滴下,弄髒了他的環領,蔻黛莉也警告過他會發生這件事。他從不聽她的話。...

Learn More

MAGIC STORY

2021年 11月 2日

第一集:血稅與請柬 by, K. Arsenault Rivera

史頓襄睡夢正酣。安眠者的睡眠,逍遙者的睡眠,忘憂者的睡眠-吸血鬼們也沉睡於其尖塔內。他們並不是真的需要睡眠,但農民需要,而這幾乎讓它成為一種新奇的事。如果我們-在擁有巔峰權力的此刻-睡覺的話,那不是很有趣嗎? 那沒有持續很久。大概一兩個小時。打個盹。一種玩笑,一種姿態,一種短暫的興趣。 但那卻是史頓襄的人類幾週來所擁有最棒的小時。伴隨著高掛天空的月亮,儘管他們的身體渴...

Learn More

文章

文章

Magic Story Archive

想閱讀更多文章?瀏覽我們的文章存檔,閱讀數千篇您最喜愛的作者針對魔法風雲會所寫的文章。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