決勝依夏蘭的各種結局

Posted in Magic Story on 2018年 2月 21日

By R&D Narrative Team

人民已發聲,而烈陽帝國也成功地佔領了歐拉茲卡!

不過,無論最後勝出的是哪個陣營,我們認為剩餘的故事(現已不屬於正典)都太棒了而不得不分享。

一起來享受這些原本可能存在的結局吧!


RIVER HERALDS

提莎娜看著華特莉騎在長老龍的背上離去。

恐龍腳步巨大的轟響隨著野獸們越走越遠而逐漸消散,直到最後,提莎娜只剩下孤身一人。

她環顧整個城市。

當然了,它曾經閃耀著黃金色的光芒,而如今此處的空蕩讓人感到欣慰。她自己的腳步聲在廣場以及通道上的軟金屬之間迴盪著。灰塵飄揚在傍晚的空氣中,聳立的拱門上不時有著飛鳥高歌,如同脊梁一般排列於城市的各個道路上。

要是如此冷清持續下去,對此地來說不啻是種恥辱。

提莎娜考慮著他的決定。永生聖陽已離去,但它在這裡留下了一些屬於它的記憶。歐拉茲卡是一個充滿神奇能量的城市。地板上的每一塊磁磚與牆上的金色斑點都充滿著遠古力量的脈動。這讓提莎娜覺得不安。

畢竟,烈陽帝國仍舊由阿帕澤三世統治著。華特莉或許肯定和平協議是可能的,但提莎娜可沒那麼樂觀。人類是善變而挑剔的。他們缺乏決策的技巧。用衝動來取代可靠性。最令人擔憂的是。人類大多數的成功來自於一連串挑釁後的相互競爭。總的來說,他們註定著要精疲力竭。

歐拉茲卡或許是他們所建造的,但它並不屬於他們。

提莎娜現在感受到了遍佈於整個城市的聯繫觸鬚。

它們縱橫交錯,從寺廟的頂端交織延伸到城牆的外緣。小部份延伸到了分隔這座城市的河流,並穿過了它,提莎娜能夠感受到歐拉茲卡的力量從城市的一端流動到另一端。

她透過這個聯繫發出一個信號,並且感受在這座城市的每個入口守衛著的元素生物。提莎娜授意他們保持警戒,準備好應付任何可能想要進入歐拉茲卡的非人魚勢力。她立刻感受到了元素們服從了它的意念並且留神戒護,然後她便將腦中與大地的聯繫退出。

提莎娜笑了。那天晚上她將會召集其他的塑形師。他們會來到歐拉茲卡,親身體驗這座城市的力量,並且達成一個決議。歐拉茲卡或許是由烈陽帝國 . . 所建造的,但它所在的土地屬於他們。川流使們會永久長居此地,而他們必須使用穿越這座城市的河流來捍衛他們的主權。提莎娜在其他的繁根樹加入她之前將不再離開。他們會為這個地方取一個新名字。歐拉茲卡不復存在。而金水之城將永垂不朽。

畢竟,千百年以來的真實,現在仍然一如既往。

是我們來的。


LEGION OF DUSK

沃娜皺著眉頭,跟隨著聖依蓮達穿越茂盛的叢林。

依蓮達沉默不語,散發著神聖的怒氣並且完全無視馬仁費恩之寬恕請求。他一整晚都忙著像隻挨罵的狗似的乞求主人關愛。

可悲啊,沃娜心裡想著。

她在路上停了下來。她的耳中充斥著鳥鳴而鼻中滿是潮濕泥土的臭味。這片曠野中的一切都在排斥著她,但她仍不禁感到現在還不是該離開的時候。永生聖陽消失了,但歐拉茲卡仍然存在。這是一個真正由黃金建造的城市。她不能就這樣把它丟著不管。

「沃娜,」聖依蓮達從前方叫喚。

沃娜回到了現實。她嘗試設法將臉擺出類似心滿意足的表情。「是的,聖依蓮達?」

「妳陷入了沉思。把它說出來。」

沃娜合攏她的牙齒。一顆獠牙刺到了她的下唇讓她嘗到血的味道。她的胃由於渴望咯咯作響。

「我不會空著手回到圖瑞琮,」她說。

馬仁費恩在他所站的地方僵住了,他蒼白的額頭上汗流滿面。「我們不是空手而回,」他說。「我們找到了聖依蓮達。」

說的好像很棒似的, 沃娜心想。

「我們被指派要奪取永生聖陽。米拉達女王派我們前來征服,而不是夾著尾巴回家。」

「那麼妳走吧,」聖依蓮達以恰如其份的平靜語調說著。「為了妳自己去奪取歐拉茲卡吧,我將要往東方航行。」

聖依蓮達轉身並且再次起步,沒有再說第二句話,而馬仁費恩跟著她。兩人消失在雨林的黑暗之中。

沃娜同時感受到震驚與狂喜。她笑了,把血塗在牙齒上,然後轉向前往歐拉茲卡。

她回程的一路上幾乎都在大笑。當她找到路回到城市的時候,銀色的月亮高掛天空。它的光芒在塔尖上閃耀,而整個城市都沐浴在星光之中。

「這是我的了!」她大喊,讓自己咯咯的笑聲迴盪在城市裡黃金色的遼闊空間中。

黃金在月光之下看起來很奇怪。黃色的色調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種淡淡的金屬光暈。沃娜喜歡這樣的城市更多一些。

「一個屠夫女王!」她大笑,而一陣遙遠的隆隆聲回應了她。

沃娜在她所站之處停下。有什麼東西正在穿越著城市。

她不在乎。這座城市是屬於她的!暮影軍團已經奪取了歐拉茲卡!

沃娜在中央寺廟前的廣場仰望星空,這些星星就和米拉達女王在故鄉所看到的一樣。她咧嘴笑了起來,並想起了她為了讓女王登基而殺掉的每一個人。她意識到她還沒有為了得到歐拉茲卡而殺害任何一個生靈,並認為這是個遺憾。

有什麼東西在她身後隆隆作響。

沃娜收起了她的笑容並轉向身後。她忍不住喘了一大口氣。

它的上方站著一隻巨大的恐龍,牠的牙齒與她的手指一般長,爪子與她的佩刀一樣鋒利。一長串唾液從牠的口中滴到了她的頭盔上。

在恐龍把沃娜抓進口中的時候,她連尖叫的時間都沒有。

歐拉茲卡再次恢復了平靜。


BRAZEN COALITION

「復仇!救援任務復仇!」

馬科姆和布里奇高高地聳立在歐拉茲卡的尖塔之上,在巍峨的尖頂以及城市裡廣闊的金色淡彩之間穿梭著。

「找出船長,」布里奇對著馬科姆的耳朵尖叫。這隻鬼怪用尖銳的指甲和骯髒的小手指緊黏著馬科姆的腦袋。

幾分鐘前傑斯的聲音才剛平靜地在他們心靈之中說完。如果馬科姆了解的不夠深的話,他會認為傑斯對他們說了謊。但傑斯是個很差的說謊者。

「船長的命令是讓她離開,布里奇。傑斯所說的也一樣。」

布里奇安靜了一下子。他往下指著幾個他們的敵人,他們正離開這座城市並且徬徨、個別地進入了叢林。

「歐拉茲卡空了,」他說。「所有人都回家了。」

馬科姆的心臟躍動起來。「所有人 . . . ?」

「除了我們之外。」鬼怪咧齒笑著。

「除了我們之外 . . 。」

一週後

俄佐的聖所上面堆滿了桌子,上面被撲克牌以及裝滿了啤酒的馬克杯蓋滿,充斥著海盜的歌聲。

幾十名來自好戰者號的船員大笑並歡呼著,一堆一堆搶來的黃金和珠寶被堆到和頂篷一般高。遠處的貓的氣味已經被一種無所不在的海盜臭味所取代,而賺飽了黃金的水手們在頂篷的洞口與船員們互相敬酒。

其中一名海盜從她的一堆黃金之中抬起頭。「聯執皇帝來了!」她大聲地警告著。

當馬科姆與布里奇趾高氣揚的走進這個曾為俄佐歇息之處時,其餘的海盜們歡呼著表示歡迎。他們看著人群並相視點了點頭。

「你願意加入我一起享用啤酒和打牌嗎,聯執皇帝布里奇?」馬科姆問。

「是的,聯執皇帝馬科姆!」 鬼怪咧齒笑著,並對著房內的其他人尖聲喊出他的愉悅。「黃金、啤酒還有撲克牌!」

整個房間轟聲贊同,而他們棚屋的歡聲透過歐拉茲卡的金色大廳迴盪著。

Latest Magic Story Articles

MAGIC STORY

2022年 1月 6日

第五集:至死不渝 by, K. Arsenault Rivera

法律就是主張秩序凌駕於混亂之上。缺一不可。艾德琳每日的訓練都讓她清楚地知道:護教軍總是需要伸張正義,因為混亂是這個世界的自然狀態。在這頭野獸的腹部深處,被一團混亂漩渦包圍-那就是最令護教軍感到自在的時刻,畢竟那也是最需要他們的時刻。 總之,那是他們的說法。艾德琳開始思考在她被教導的事物中有多少是一廂情願的想法。 人們需要我的幫助,她想著,而這成為她唯一的想法,讓她撐過...

Learn More

MAGIC STORY

2021年 12月 21日

第四集:婚禮破壞者 by, K. Arsenault Rivera

一把光之長矛粉碎了沃達連莊園的窗戶。婚宴守護崩塌,宛如灰塵般四散於風中。幾個月來的頭一次,史頓襄的空氣既鮮活又清新,就跟這些滿懷希望的群眾的目標一樣清晰。 今晚,他們打破了這座可怕城堡的門。今晚,他們用牙齒、指甲、爪子與寶劍戰鬥以奪回白晝。 席嘉妲召喚|由Nestor Ossandon Leal作畫 雅琳來不及發號施令。當她看見天使光羽的那一刻,她便朝其他人大喊,...

Learn More

文章

文章

Magic Story Archive

想閱讀更多文章?瀏覽我們的文章存檔,閱讀數千篇您最喜愛的作者針對魔法風雲會所寫的文章。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