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概覽

Posted in Magic Story on 2017年 11月 29日

By Mark Rosewater

Working in R&D since '95, Mark became Magic head designer in '03. His hobbies: spending time with family, writing about Magic in all mediums, and creating short bios.

「同學們早。」

「史老師早!」

「今天是我們第一堂的報告課。本次的題目是:政府。叫到名字的同學請到前面來。發言時先自我介紹,然後告訴全班你的題目是什麼。我會根據報告的表現、內容,以及回答問題的水準來評分。另外台下聽講的同學請遵守紀律。那我們開始吧。瑪蒂娜,妳先來?」

「大家好。我是瑪蒂娜,今天我要為大家介紹的是《科學憲章》。《科學憲章》是芭洛維亞最古老的文獻,其中闡述了科學最基本的根據與原理。大家耳熟能詳的『若不能先理解週遭的世界,便無法參透世間萬物』便出自其中。這部文獻的中心思想便是科學十分重要。超級無敵重要。重要到裡面花了大量篇幅來制訂詳細規則,讓任意類別的科學都能夠形成政府。

「我認為作者的原意,是讓人們能夠圍繞基礎科學學科~生物、化學、物理這類~來構建完善的政府。但可惜的是,他們忽略了人性;憲章的作者對人性缺乏最基本的瞭解,以至於行文之間並沒有鼓勵人們將科學當作瞭解世界的方法,而是將科學變成控制人民的工具。因此我們現在有了五個瘋狂政府,一個比一個更亂來,每個都把瘋狂科學當作美德來推崇。」

「瑪蒂娜,我給的作業是陳述事實,不是讓妳以評論為重點。」

「真的嗎?難道上學就是為了陳述事實?就是讓我們來接受自己從小以來就一直被灌輸的既定說辭嗎?」

「那妳能不能只說事實的部分呢?」

「你想聽事實?好啊。《科學憲章》這部重要文獻完全改變了芭洛維亞,讓整個世界都熱衷於最新奇,最先進的玩意。你想把自己變成機器或動物嗎?想要監視鄰居嗎?威脅鄰居嗎?還是乾脆要把鄰居炸上天?恭喜你,政府能替你包辦一切。為防止你質疑這是否可以,他們總能拿出最新式的玩意來轉移你的注意力。」

「瑪蒂娜,妳對《科學憲章》造成的影響有何感想呢?」

「呵呵,它讓世界變了。變得更糟了!瑪蒂娜發言完畢!」

「等等,瑪蒂娜,妳應該. . .哎,算了。下一位同學。安娜貝爾,妳來吧?」

「大家好,我是安娜貝爾,我要講的是政府的構成,也就是大政府。芭洛維亞政府目前採五頭統治體制。所謂的五頭統治,就是由五個互相獨立的組織聯合構成的政府,各有自己的領袖和架構。統治芭洛維亞的五個組織為:瑣件騎士團(Order of the Widget)、斯匿密探社(Agents of S.N.E.A.K.)、怯滅聯盟(League of Dastardly Doom)、鬼怪炸兵會(Goblin Explosioneers)和異配實驗室(Crossbreed Labs)。有意思的是,這五個組織內部的政體也各不相同。」

「瑣件騎士團採專家統治,即完全由技術控制一切決策的政體。他們的領袖名為大理序機(Grand Calcutron),這機械以無上的權威管理全團。組織該如何運轉全由大理序機決定。按照該組織的憲章,如果世間出現更為高強的人物、機械或技術,便會立刻成為其領袖。但尚未有任何人員或事物挑戰大理序機在瑣件騎士團中的領袖地位。

「斯匿密探社則是竊盜統治~即由盜賊來統治人民。截至上週,他們現任領袖還是菲比,但她斯匿頭子的稱號也不過是個自稱。根據他們的章程,擁有黃金戒尺(Golden Ruler)的人就能成為組織領袖。這一規定導致其政府首腦頻繁更迭,單去年便有十六次之多,不過每次上台的來來去去都是那麼三個人。至於多次變動的原因,則是由於一個來去無蹤的神秘人物在幕後作祟~其具體身份也無人知曉,只能以『X』代稱。傳說各路人物經常收買他去盜取黃金戒尺。

X
X | 畫家:Dmitry Burmak

「怯滅聯盟采寡頭統治,施政方針全由少數人決定。目前掌控聯盟的集團叫作邪惡軍團(Legion of Evil)。集團現有成員包括點數男爵(Baron Von Count),鬼主意(The Big Idea),古修達(Grusilda),以及殺機瑪麗(Mary O'Kill)。邪惡軍團成員幾年來也發生了幾次更迭。而統領怯滅聯盟的團體在聯盟歷史上也有過數次更迭。在邪惡軍團之前是惡人組。在惡人組之前是酷行幫。而在酷行幫之前則是虐士會。

「鬼怪炸兵會不太像是有統治架構的樣子~至少鬼怪之外的其他人都認為如此。它像是強者統治、惡人統治和民主統治三者的結合體。有的時候就是只要有鬼怪大膽邁出第一步,其他鬼怪便會蜂擁而上。而有時候,他們會投票表決。他們很愛鎚子,因此承諾的鎚子越多就越能贏得投票。目前的鬼怪頭子~我覺得他還不算是領袖~名叫老轟隆(Ol' Buzzbark)。他頗具破壞性,因而在炸兵會中人氣高昂。

「異配實驗室則是天才統治,智商高者決定一切。他們的結構有點像是學校。聰明的人既當老師又當領袖。異配實驗室目前的領袖名叫尤理斯混異博士(Dr. Julius Jumblemorph)。這位科學家曾參加精研基因剪接技術的研究並取得成功,這一突破發現也讓異配實驗室能夠自成一支,獨自組建政府。重大政策決定最後都由他來拍板定案。

「芭洛維亞法律規定,任何對整體法律系統的修改案都需要得到五派全票同意方能通過。但近些年來從來沒有出現過五派意見一致的情況。記載中,上一次有這情況還是由於酷行幫治下的怯滅聯盟用天氣機器威脅其他各派才得以實現。不過也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關於這事件的記錄也已全都消失不見;人們普遍認為這是斯匿密探社幹的好事。由於沒有能夠掌管一切的治理機構來統領全局,導致如今各派能在自己掌控的領域當中自行其是,而這所謂的領域更多是按事務而非地域來劃分。

「以上就是我關於政體的報告。」

「非常棒,安娜貝爾。我想問妳幾個問題。這些知識你都是從哪裡學到的呢?」

「瑣件騎士團有間圖書館藏書豐富。」

「妳的用詞都是從那裡學來的嗎?」

「是的,沒錯。」

「這五個政府妳覺得哪個效率最高?」

「瑣件騎士團。」

「哪一個給人民最大的自由呢?」

「鬼怪炸兵會。」

「如果妳能進入其中一個政府,會選擇哪一個呢?」

「怯滅聯盟。」

「當真?為什麼?」

「我覺得能夠參加陰謀團體很有趣。」

「很好,謝謝,安娜貝爾。」

「卡里姆,下一個輪到你了。」

「我是卡里姆,我可為大家準備了精彩的故事:關於瑣件騎士團的由來。這個組織是在54年前,由一位名叫凱文耿得生的人建立。他可是位響噹噹的人物。有一次凱文在度假時非常想吃到烤麵包,因為這個人離不開烤麵包。不幸的是,雖然他住的地方有麵包,卻沒有烤麵包機。凱文和芭洛維亞的大多數居民一樣也是位發明家,因此他回到家後便設計了一台可以帶去度假的攜帶式烤麵包機。

「他下次度假時便帶著那台攜帶式烤麵包機,不過期間他計劃去另一個地方,也就是零件港玩上一天~順便說一句,如果大家沒有去過的話,這可是個好地方~然後他覺得自己在此後的24小時內不會需要烤麵包機,於是就把烤麵包機給留下了。這個想法大錯特錯,就在他準備上床睡覺時,他心中又升起了對烤麵包的渴望。說到底,誰不想來一塊呢?在動了一番腦筋之後,凱文想出了個極具創意的解決方案:他把自己的左手換成了烤麵包機。反正凱文慣用右手,左手也不常用,因此他覺得把左手換成烤麵包機能解決他『度假時渴望烤麵包』這一問題。

「在烤麵包機的嘗試成功之後,凱文又把右大腿換成了冰箱。原因是他喜歡吃抹過奶油的烤麵包~說到底,這才是正確的吃法嘛~而改換後能讓他隨時擁有妥善保存的奶油。他此後又將自己的右手食指換成了奶油抹刀。

「凱文對自己身體進行改造的消息一經傳開,便吸引了眾人的關注。人們得知他能隨時吃到抹過奶油的烤麵包之後,也開始升級改造自己的身體。手掌、手臂、小腿、腳掌、軀幹~身上每個部位都能升級,換成更為實用的科技產品。班上有很多人都是瑣件師,大家都知道這有多棒。這一風尚轉而成為了一項運動,而凱文發現自己站在了這項科技與哲學變革的中心。於是他成立了瑣件騎士團,以給接受這一全新自助理念的大量人群提供支持。

「為了騎士團,凱文經年以來不斷為自己升級。運行組織所需的計算能力越來越高,他也隨之把全身都換成了更大、更多的機械~當然,烤麵包機,冰箱,以及奶油抹刀都留著。在他把自己超過九成的身體都替換過後,他決定把自己的名字也換一下。凱文耿得生成為了理序耿得生,並最終成為了大理序機。他已經當了54年領袖,成績輝煌。而如今基本上已經可以算作機器的那個人,仍然能夠隨時隨地滿足自己對烤麵包的渴望。」

「謝謝,卡里姆。我有一點好奇。你覺得為什麼會有那麼多人想加入瑣件騎士團呢?我覺得不僅是喜歡烤麵包這麼簡單吧。」

「我覺得他們是樂於助人。和凱文把自己變成理序機差不多。大多數騎士團成員都以助人為使命。」

「你為什麼沒有選擇講這方面的內容呢?」

「我爸說烤麵包機的內容比較有意思。」

「很好,謝謝,卡里姆。你回座位吧。下一位是胡安妮塔。」

「大家好。我是胡安妮塔,我今天想為大家介紹斯匿密探社,這是個神秘的間諜組織,主要目標是. . .呃,誰都不知道。」

「妳是想說這是秘密嗎?」

「不,不,不,不是這個意思。我為了演講採訪了34位特務。他們誰都不知道。他們每個人被問到這問題時,都反問我其他人口中的斯匿密探社目標是什麼。說實話,『誰都不知道』這點讓我很在意。」

「或許這是個秘密,他們不想告訴妳。」

「他們可守不住秘密。我還找到了他們的秘密藏身點,因為門口就寫著『秘密藏身點』。」

「那就說說妳發現了什麼吧。」

「斯匿密探社最早是個工作分享佈告欄。人們貼出想要完成的任務,自然會有他人為了報酬去辦事。這裡可是芭洛維亞,也就自然會有人設計協助完成任務的小工具;之後就失控了。人們在小工具上花的錢遠遠超過他們完成任務能賺到的錢。因此人們便開始靠犯罪所得來貼補自己對工具的愛好。大家發現佈告欄上的人願意犯罪,他們貼在板上的工作便愈加瘋狂。在人們意識到之前,工作佈告欄已化為城裡組織犯罪的中心。」

S.N.E.A.K. Dispatcher
S.N.E.A.K. Dispatcher | 畫家:John Thacker

「胡安妮塔,妳怎麼知道有這個工作佈告欄?」

「它現在還在。就在他們所謂的秘密基地裡。我親眼見過。既驚人,又有點讓人沮喪。你能在板上貼出任務,只要出價合適便有人會完成。任何任務都可以。」

「或許這就是他們的目標吧。」

「才不是呢,工作佈告欄就像是一種業餘愛好。從我搜集到的信息來看,斯匿密探社大部分的活動就是監視別人。他們都有些神經質,對間諜工具有著濃厚興趣。他們會不斷發明新工具,好讓自己的窺探能力超越他人。」

「那麼斯匿密探社的人想要什麼?」

「除開炫酷新奇的工具和最新的秘密之外,我沒有發現其他東西。我採訪過的每個人都表示自己的首要目標就是想弄明白自己到底要幹什麼。其中一半的人甚至擔心整個組織或許不過是各派精心編造的玩笑。」

「還有其他要補充的內容嗎?」

「我覺得他們其中有些人目前正在監視著我們,因為他們可能不相信我真的是學生。偷聽的人可聽好了,我真的是學生。」

「好吧。謝謝,胡安妮塔。」

「哈羅德,下一個輪到你了。」

「我叫哈羅德,我想講的是怯滅聯盟。和斯匿密探社不一樣的是,他們的目標非常明確~他們想征服世界。登,登,登~!」

「那他們的計劃是什麼?」

「這便是聯盟內部最大的爭議所在。部分人想要消滅所有人,部分人想要奴役所有人,部分人想要嚇唬所有人,部分人想要迷惑所有人,而部分人想讓大眾過度依賴某些新科技。 聯盟中有多少人,他們就有多少種計劃。」

「那聯盟到底是怎樣湊到一起的呢?」

「有意思的是,這一切都開始於一個超級惡棍互助團。一位名號是獨角戲大師的人原本想要往城市的供水系統投毒,但卻陰差陽錯地把毒藥跟含氟藥劑給混在了一起,結果反倒改善了人們的牙齒健康狀況。他受到了點打擊,於是召集了其他幾名犯罪分子和他一起分享各自的不幸經歷。大家這才發現超級惡棍的失誤率比一般人高出不少。互助團存在的消息逐漸傳開,後來就成了超級惡棍聚會的場所。

「互助團進一步壯大,於是開始細分為各個專門會~搶劫銀行失敗、末日機器失靈、秘密巢穴事故等等。佈陷失敗是其中一個專門會,最終成為了虐士會,並首先邁步將互助團轉為正式組織。」

「聯盟目前的職責是什麼呢?」

「基本上是監管發放超級惡棍許可。如果有人想用別出心裁的方法威脅大眾、綁架好人,或精心策劃主題鮮明的連串大案,首先得去找聯盟。他們為超級惡棍準備了大量工具。他們有副手僱傭服務,有機器零件團購計劃,還有時間管理,確保全城內的需求互不衝突。」

「聯盟最讓你驚訝的是什麼呢?」

「他們有非常不錯的在校生實習計劃。我今年暑假想去試試身手,協助怨毒博士打造寒冰射線機。」

「謝謝,哈羅德。你的報告內容很豐富。」

「謝謝。這次的功課很有意思。我原先都不知道聯盟那麼酷。」

「明娜。妳是下一位。」

「大家好。我要為大家帶來的是關於鬼怪炸兵會的介紹。呃,我的名字叫,明娜,大家剛剛聽到了。」

「放輕鬆,明娜。用不著這麼緊張。給大家介紹一下鬼怪炸兵會吧。」

「一切都要追溯到多年前的汽鞭工業集團。最初那只是一座鋼鐵廠。他們煉鋼水、鑄鋼塊、軋鋼板~都是普普通通的東西。芭洛維亞對鋼材需求量原本就大,所以他們一直都很忙。為了保持競爭力,他們省下一些安全措施,因此也發生了不少事故。這讓工廠聲譽一落千丈,到最後甚至無法招募足夠人手來開工。這個時候,公司老闆松娜格拉布想出了一個很極端的點子。

「她進山裡去找鬼怪協商。還記得嗎?那時候鬼怪都住在山裡。之後的故事是,她將整個部族的鬼怪都聚集在一起,向他們展示各式各樣的科技玩意,希望這些亮晶晶的東西能讓鬼怪喜歡。雖然她的算盤沒打錯,但最後起作用的並不是她以為的那些東西。鬼怪對她帶去的那些東西沒有興趣,反倒是對她用來打造一切的鎚子鍾愛有加。他們從沒見過鎚子,頓時為鎚子而傾倒。松娜說廠裡有很多很多鎚子,還有其他新穎的科技玩意,可以任由鬼怪使用。於是,整個部族的鬼怪都來工廠工作了。

「起初一切都很順利。鬼怪很喜歡自己的新工作,也願意為了鎚子和機械廢品工作;這些東西與松娜付給其他工人的工資相比之下只是九牛一毛。但不久之後他們就幹起了鬼怪的老本行:作試驗。大部分情況下,試驗都造成可怕災難,但偶爾會誕生全新的發現。雖然許多鬼怪不幸死去,但由於他們繁殖力極強,鬼怪總數不僅沒減少,反倒還有所增加。

「曾經有股政治推力要把鬼怪趕出工廠,因此松娜利用他們的試驗發明成立了一個全新的政治派別。她讓鬼怪自己起名字,於是便有了『鬼怪炸兵會』這個組織。自立一派之後,鬼怪便更能無拘無束地進行試驗。

「鬼怪數量的激增,加上試驗的危險程度,導致非鬼怪的工人全數離職。之後管理層也逐漸辭職。鬼怪很快就填補了他們留下的職缺。最後松娜本人也走了。鬼怪完全接管了汽鞭工業集團。之後一切便開始愈發詭異。鬼怪不再滿足於單純地打鐵,他們開始製造越來越浮誇的機巧。」

「汽鞭工業集團如今生產什麼?」

「誰都無法確定。鬼怪愛造不愛賣,人們多半只聽過工廠裡傳出的各種噪音。多年前,有一個汽鞭上司不知怎麼出現在了城裡,他的滿口胡話引發了人們各種猜想。」

「你覺得他們在造什麼?」

「不知道。或許是一個很大很大的鎚子。」

「謝謝,明娜。妳的演講很精彩。納迪瑪,下一位輪到妳了。」

「大家好!我是納迪瑪,我想講的是異配實驗室。故事開始於28年前一間大學的實驗室。尤理斯傑森、路易莎羅理格和田中華三位博士在苦心研究如何治癒癌症。這三位在大學共事,都是這個領域裡最優秀的人才。他們研究發現南部的某種鬣蜥對某種特定細胞異變似乎有免疫效果。他們希望用一種全新的方法把鬣蜥的免疫效果轉嫁到人體宿主上。但試驗對像卻長出了一條尾巴。

「羅理格博士和田中博士覺得這是重大失敗,而傑森則明白他們意外得出更重要的成就。他們的技術能讓人將其他動物的肢體移植到自己身上。傑森博士的同事都不理解這一改變的意義所在,但他意識到這項發現能重塑人類~甚至不止人類,而是所有物種。如果科學能讓人們變成自己想要成為的任何東西,那會怎麼樣?」

Clever Combo
Clever Combo | 畫家:Kev Walker

「為了展現其間意義,傑森博士身體力行讓自己得到一雙翅膀。他一直想飛翔空中,如今終能實現這一夢想。當他向全校學生徵集接受手術的志願者時,同學們紛紛踴躍參與。想成為什麼動物,就能成為什麼動物。而且還不只限於一種。如果你想變成半人半龜半獵豹,你就真能如願。

「大學成為這一全新生活方式的中心,人們從芭洛維亞各地趕來,並逐漸形成了群體。各種生物會依自身願望改造自己,將動物植入自身,或依照自身認知重新定義自己,然後生活在一個對此沒有任何偏見的世界當中。傑森博士也對自己做了數次手術,將多種動物植入自身。在他混入恐龍的DNA之後,便把自己的名字改為尤理斯混異博士。」

「異配實驗室都在做些什麼呢?」

「他們立誓完成兩項任務。一是為任何尋求改變的人進行手術,幫助他們變成所謂的『真正形態』;二是為所有成為真正形態的人們建立一個能夠和諧相處的社會。」

「那他們又是怎麼自立政府的呢?」

「曾有人討論要立法禁止這種改造,混異博士則幫幾名政治人物發現真實自我,助其自立。」

「你對異配實驗室做了這麼多研究,有什麼收穫?」

「我發現我的真實形態可能會是半獾半貓鼬。」

「有意思。謝謝,納迪瑪。今天的報告就到此為止了。」

「那我呢?」

「啊,史都華,抱歉。我不小心把你錯排到了下個星期。上台來吧。」

「大家好,我是史都華,報告主題是松鼠。」

「這不是我指定給你的作業啊。」

「生命短暫,不能死做作業。」

「話不能這. . .算了。好吧。我們就聽你講講松鼠。」

「芭洛維亞喜歡科學。準確地說,是非常熱愛科學。但是沒有人討論有關這種熱愛的後果。這就是為什麼我選擇松鼠作為我的主題。」

「這兩者有什麼. . .不好意思,請繼續。」

「科學的一大基石就是實驗。為了做實驗,就需要實驗對象。多年來,科學實驗的首要選擇都是小白鼠。這是完美的選擇。老鼠的回應明確,方便餵養,並且數量龐大。這幾年來,芭洛維亞愈發注重科學,開展的實驗也越來越多。因此也就需要越來越多的小白鼠。」

「最終新實驗的誕生速度超過了小白鼠的繁殖能力。人們發現的時候,已經為時過晚。在整個科學社群意識到小白鼠即將滅絕之時,他們已經無力回天。怯滅聯盟曾試圖應用克隆技術複製小白鼠,但大家都曉得其成效不彰。最後一隻小白鼠於十三年前死去。」

「起初,大家都束手無策,但異配實驗室提出了一個有趣的應對方案。有一種動物各項屬性都與小白鼠相差無幾,能夠完美填補所需的空缺;那就是松鼠。有人曾擔心松鼠也會步上小白鼠的後塵,因此便採取措施改進松鼠,讓牠們更健康、更強健,繁殖更快。人們還採取措施改造了牠們的DNA,讓牠們成為完美的實驗對象。」

「很有意思,史都華,那這些和政府又有什麼關係呢?今天我們要討論的是芭洛維亞的政府。」

「人們紛紛議論,對松鼠DNA的改良不僅僅是為了增強他們作為試驗對象的表現。有人相信這種改良已推動松鼠向智慧物種進化。」

「那這對政府有什麼影響呢?」

「我覺得所有的五派私底下都是由松鼠在管理。」

「我可不相信你說的這一套。謝謝,史都華,謝謝你有關松鼠的. . .獨到見解。」

「等等,我還沒說完呢。我說的內容可都是有證據的。好吧,嚴格來說不算證據,更像是我的揣測。不過,如果我們關心芭洛維亞是如何運轉的,我們就應該討論一下這個問題。」

「可惜呀史都華,今天的課就要結束了。感謝同學們的報告。全都很精彩。請記住,下週一我們要討論各個城市。輪到城市這主題的同學屆時請做好準備。謝謝各位。下課!」

Latest Magic Story Articles

MAGIC STORY

2022年 5月 25日

肉身花園 by, Lora Gray

「在這裡,機械正道,即完美。此道,即祝福。」 當她說這句話時,合成音迴盪在蒼皓宗堂的庭院中,非瑞克西亞攝政王和機械之母艾蕾儂在她神聖的機械化身軀深處感受到了那真理的光芒。機械正道是通往最終一體的唯一途徑,這條道路就像她自己的爍油一樣純粹無雜、無懈可擊、無法拒絕。 當她從高台上望向聚集的非瑞克西亞人,她的盔甲在乳白色的光芒中閃閃發光,艾蕾儂從未如此有把握。這裡是她促成力...

Learn More

MAGIC STORY

2022年 5月 25日

流浪貓的藍色時期 by, Rhiannon Rasmussen

琪特扛起皮製包包,感覺到裝著金圓的瓶子在她的外套下移動,她問自己,最初是如何陷入此等騷亂的—她,只是一位為了零錢打賞而吟唱的三流地鐵街頭藝人。 Art by: Thomas Stoop 當然,地鐵不是新卡佩納最令人感受到愉悅氣息的地方,絕對不是,但演出使她得以謀生。人們在那些破舊的大理石樓梯間忙碌穿梭著,人潮如同被列車吸入再吐出。那天早上,琪特選擇了下貝頌莫車站聲音...

Learn More

文章

文章

Magic Story Archive

想閱讀更多文章?瀏覽我們的文章存檔,閱讀數千篇您最喜愛的作者針對魔法風雲會所寫的文章。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