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牌,第二部

Posted in Making Magic on 2018年 12月 3日

By Mark Rosewater

Working in R&D since '95, Mark became Magic head designer in '03. His hobbies: spending time with family, writing about Magic in all mediums, and creating short bios.

兩週前,我開始講述我們是如何為所有晴空號傳說裡的船員設計牌張的故事。上次只介紹完了一半,所以今天要來繼續把剩下的故事講完。

宿敵

瓦拉司

瓦拉司是晴空號傳說裡的一名主要反派,但在這提到他,是因為他曾經有一段時間是晴空號的船員。怎麼會這樣?這個嘛,瓦拉司是隻變形獸,而當傑拉爾德和他的夥伴從天羅城塞裡拯救西賽、卡恩、坦格爾斯和塔卡菈(史塔克的女兒)時,瓦拉司偽裝成了塔卡菈緊跟在後。瑪凱迪亞揭開真相有名的插畫就是當大家知道塔卡菈其實是瓦拉司的時候(這在他殺掉史塔克之後)。

有趣的是,在Michael Ryan和我的原始設定中,船員們會留在瑪凱迪亞整個環境,而下個系列將是繞著誰殺了史塔克的神秘謀殺案。我們將透過名字、插畫和背景敘述來編織線索,並舉辦競賽來了解是誰殺了他–答案將會是偽裝成塔格爾斯的的瓦拉司。(在我們的故事版本中,玩家會遠比船員更早知道瓦拉司的存在–瓦拉司在我們的版本裡有更多事要做。)最後很多事情有所改變,也包括了瓦拉司偽裝的對象。

新版本的故事裡,在瓦拉司殺了史塔克並揭露自己的真面目之後,他回到瑞斯–那最後成了他的葬身之地。也就是說,如果我們想要用牌來代表他,就得把他做在宿敵裡。以角色來說,瓦拉司是藍黑,但宿敵裡並沒有多色的牌,所以得把他做成藍色或黑色。藍色已經有多張變形獸,但從未有過黑色的,所以我們認為那將會是一個新奇的設計。(另外這張牌一開始的生物類別並不是變形獸,因為在當時傳奇生物的生物類別就是傳奇。)

設計上碰到的挑戰是創造一個感覺像變形獸的黑色生物。我們最後設計了一張讓你可以棄掉生物牌來暫時改變大小的牌。這是其中一張我並不滿意的晴空號船員設計(不過不是最不滿意的就是了,這個等下再說)。即便他確實捕捉了變形獸的感覺,卻沒有實際捕捉到瓦拉司的才智。總有一天,我想要重新設計來讓他成為一張聰慧的藍黑變形獸,一如他該成為的樣子。


寇維克斯

在整段的晴空號傳說裡只有兩個角色獲得了多張傳奇牌,其中一個就是寇維克斯。第一張牌展示了他從貴族轉化成吸血鬼。從那時開始,寇維克斯便背叛了晴空號的眾人,並努力成為了瑞斯的大魔將(或領導者)。就在看似要達成目標之際,瓦拉司從瑪凱迪亞回來了。兩人被迫進行一場生死戰,而在爾泰(等等再來講他)的協助下,寇維克斯殺掉了瓦拉司並成為大魔將。這另一版本的寇維克斯也需要一張新的牌。

這張牌的設計目標在於捕捉他現在是人民的領袖,卻肆意無情地傷害他人的特色。為了捕捉第一部分,我們決定要讓他能加大你的生物。由於黑色並不傾向加大整個部隊,我們決定限制在黑色生物上。(別忘了在當時「領主」會加大所有受影響的生物而非只有你的。)接著為了展示他的無情和與加大生物對稱,我們讓他給所有其他的非黑生物-1/-1。)

我們考慮了給他像前一個版本一樣有可起動的飛行異能,但後來認為一直都可以飛將會更酷。最後給了一個3/3的體型,以利我們給他4黑黑的費用。

時空混沌裡,我們做了一張可以加大白色並傷害非白色生物的鏡像版本,以描寫米麗(而非寇維克斯)被撒琳妮雅詛咒那交替現實的版本。

大戰役

西賽

晴空號傳說進到了最後一個環境,還有很多重要的晴空號船員並未被做成牌。一個很重要的便是晴空號的船長西賽。當一開始Michael和我在構築故事時,我們從海市蜃樓裡借來了晴空號。它在那故事裡扮演著一個小角色,幫助主要角色移動以對抗敵人,其中一個在故事中被提到的船員便是船長西賽。她曾出現在一些背景文字中,也是一張牌(憧憬西賽的戒指)的標題。藉由那些片段,我們創造了一個認為會是個好船長的角色,也是傑拉爾德會感覺必須要拯救的人。

她的牌有一些可以利用的面相,但我們最喜歡的是她很擅長得到英雄們的幫助來完成任務的想法。由於大戰役是一個多色的系列,我們可以把她做成綠白雙色。我相信她可以導師傳奇生物(把他們從牌庫移到你手上)的異能是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為她嘗試的異能。我們沒有把她做得很大,因為那與故事並不符合,也可以讓牌專注在最酷的地方–她的異能。後來西賽成為一個非常熱門的指揮官。


哈娜

上次,我解釋了在進行船員調查時我們是如何透過流行文化了解他們的特質,其中一個就是領航員,或 工程師。我們有一艘飛船,總得有人讓它保持飛行。由於那是一艘魔法船,那個人得要熟悉魔法事物。我們選擇把她做成女性,因為在當時所有故事中鎖定的工程師都是男性,而我們喜歡這樣革新的想法。

同時,我們也試著解決一個完全不同的問題。把船員放在一起之後,我們還需要一名魔法師。因為要飛遍整個多明納里亞來聚集船員,我們喜歡魔法師是從陶拉里亞來的想法,但究竟要怎麼讓晴空號前往陶拉里亞?如果我們的工程師就是從陶拉里亞來的呢?顯然她得要熟練魔法事物。那如果她正是在陶拉里亞大學院學會的呢?

就是那時我產生了個有趣的想法。不如把這個角色跟連到過去的魔法風雲會故事上?(記住這時克撒還不是晴空號傳說的一部分–那是在Michael跟我離開之後。)哪個住在陶拉里亞的角色可以有個女兒?我知道我不希望是克撒,但如果是他的左右手巴林呢?巴林有個妻子(蕾安),所以看起來是個適合的人選。

我們為哈娜設定的背景是她父親訓練她成為魔法師,但她對魔法物品的興趣遠大於魔法咒語。哈娜選擇加入晴空號成為船員被巴林視為是女兒對他的侮辱,這讓他們之間的關係變得緊張,也為故事在船員們前往陶拉里亞找尋一名魔法師時多加了些份量。

哈娜的牌也出現在大戰役,所以也成了雙色。我們最後把她做成白藍,因為那符合角色的設定。我希望這張牌有強尼/珍妮的感覺,因為那像是一名工程師希望成為一張牌來讓你的套牌更能做一些很酷的事情。最後我受到了來自闇黑的這張牌啟發:

我一直為傲姆的頭骨這張牌所著迷。它讓我得以組出很多有趣的套牌。問題只有兩個:其一,就它的效果而言費用有點高,其二,它不會讓我得到神器。結界和神器是我身為一名強尼玩家想要繞著構築的,而傲姆的頭骨只讓我得到一個。嗯,或許哈娜可以幫我解決這個問題。

首先,白藍的哈娜非常適合我想要的東西。白色大多在意結界,而藍色則大多在意神器。我了解到她的角色是這兩色的混合,正註定了這張我一直想做的牌終於找到了歸宿。同時,由於她是多色,我可以調低她的起動費用。不再需要是五,它可以是三點但需要你同時擁有白色跟藍色的魔法力。我把她做成1/2,這樣可以把她留在三費裡–跟傲姆的頭骨同樣的費用。

時空轉移

坦格爾斯

當Michael和我第一次寫下關於船員的想法時,我們寫了「一隻夏濃族的牛頭怪」,因為夏濃族牛頭怪實際上已成為了威世智的吉祥物。威世智限定的T恤有它,威世智限定的牛仔夾克上也有它,讓船員中有一隻夏濃族牛頭怪是再適合不過了。你或許會留意到坦格爾斯最後並沒有成為夏濃族牛頭怪,而是成了塔路姆牛頭怪,原因在於夏濃族牛頭怪臉上有刺青,而我們相信要求每個畫坦格爾斯的畫家都要在插畫中畫刺青將是一個大工程,所以把它改成了牛頭怪的另一個種族。

Michael和我非常喜歡原型,也想要一個過於熱切的戰士原型–一個總想成為最優秀戰士的角色。他們自豪並高貴,且願意做任何事來確保正確的事情被完成。它們同樣也衝動,從不會對該進行的行爲有所猶豫,就算該決定可能會在未來給自己帶來麻煩。這看起來非常適合的原因在於這個原型感覺很紅色,而牛頭怪正是紅色的。

如之前所解釋的,一開始的計畫是讓瓦拉司使用坦格爾斯的樣貌,所以本來打算在暴風雨環境中做一張坦格爾斯,然後之後再做一張巧妙地暗示坦格爾斯已經改變的牌(坦格爾斯在被瓦拉司所困時改變了外型,所以我們想新的這張牌可以描繪坦格爾斯因為那改變了哪裡。)當計劃改變後,我們最後沒有在暴風雨環境裡製作塔格爾斯。

當時是時空轉移,而故事也要到了尾聲,是時候來做一張坦格爾斯牌了。我們有幾個想要的東西。首先,坦格爾斯是一名很好的鬥士。我們想要確保這張牌在戰鬥中有很好的表現;其次,我們想要捕捉一點它的衝動特色。如果坦格爾斯就算不在戰鬥中也可以跟別人互鬥呢?別忘了那是在互鬥出現之前的事。(它一直到多年後的依尼翠才成為了關鍵字。)

我們接著為坦格爾斯可以在攻擊時互鬥這個想法所著迷,問題在於我們不希望他可以每回合多次起動這個異能,所以得讓這個能力需要橫置,也就是唯一辦法是讓他不需橫置就能攻擊。雖然當時警戒還不是一個關鍵字(這會在神河群英錄時發生),但那是一個白色的異能,除了少數特例的牌張(一隻隨書贈牌的生物和傳承裡的一張靈氣)之外,警戒並不是一個紅色的能力。但由於實在是太適合這張牌,我們決定要為他開個特例(在那時,我們更願意把不屬於該色的能力作為特例放在特殊的傳奇生物上)。


爾泰

在所有與Michael和我的晴空號傳說原始版本有所偏離的角色中,爾泰可能是落差最大的一個。在我們的版本裡,爾泰一開始是個年輕傲慢,且剛從魔法師學校出來的魔法師,到後來他成了睿智的老魔法師。(我們的版本裡晴空號最後穿越了時空通道,也讓晴空號穿越時間回到多明納里亞。)要讓這個故事實現有一部份是需要在逃離瑞斯時把爾泰拋下。

這是我們想要的故事方向:爾泰被送去把通道打開,好讓晴空號利用來逃離瑞斯。(晴空號時空轉移的能力已經在與掠奪者號的戰爭中損壞。)但瓦拉司的城塞裡所發生的事拖慢了船員們的腳步,唯一在通道關閉前穿越的機會是使用一個來自傳承稱為塑風擎的神器,它有產生強風的能力。拖到最後一刻才逃離造成了爾泰被留在瑞斯上,也為後面的故事鋪陳了設定。

在故事改變後,爾泰走上了一條很不一樣的路。在幫助了寇維克斯後,他成了一個更乖戾的自己。由於他的改變足以讓他有另外一張牌,我們為他做了一個新的版本。首先,他需要比原本藍色的版本有更多的顏色–顯然我們想要加入黑色來代表他是如何被改變,但這個角色本身也有白色(他曾有過保護他人的行為),受惠於時空轉移上有三色弧(一個顏色和其兩個鄰色),我們最後選擇把他做成了白藍黑。

我們想要爾泰跟原本的版本一樣可以反擊咒語,但現在他是成了一個修正後的版本。一開始我們嘗試了犧牲生物來起動異能,但這感覺是藍黑並沒有白色的感覺。我們在他的異能裡加上了犧牲結界而非只有生物來為他添加一些白色的風味,也把他做得稍微大一些讓這些改變使他變得更穩定。三色的條件讓我們可以把他做成3/4。

啟示錄

傑拉爾德

我們等到了最後才做最後的一員,故事主要的一名要角傑拉爾德。傑拉爾德一開始是Michael的想法,他喜歡討人喜歡的惡棍角色並把他做成了主角,而Michael認為從不同的觀點來看這個原型將會很酷。

身為主要角色,傑拉爾德有很多面向,擱置這張牌的其中一個原因就是我們並不確定要怎麼設計他。玩家們已經要求他多年,所以我們也有滿足眾人期待的壓力。最後,由於希望他被大家使用,我們選擇把他做成一名鬥士,給他的異能是不讓生物可以阻擋他。為了不讓他只是觀戰而不攻擊–這樣跟角色有所偏離,我們把這個異能做成只有攻擊時才能使用。我認為做成起動式而非觸發式是在於我們希望可以讓他在有足夠魔法力時用在多張生物上。

另一個異能則來自一個奇怪的地方。回到晴空號–那個開始晴空號傳說的系列,我們用傑拉爾德的名字做了一張叫傑拉爾德的智慧的牌。

那張牌變得非常熱門,所以基於某些原因我們決定應該要在這張牌上引用。為了感覺更像是他在與對手戰鬥,我們把生命值調低為1點並改為在意對手的手牌 。

說了那麼多,這張牌對我來說卻是到目前為止晴空號船員牌中最失敗的一張。首先,傑拉爾德是一個紅白的角色,他的牌也是在啟示錄,也就是一個對色系列中,我不知道為什麼我們沒有選擇把他做成紅白;其次,他的兩個異能在機制上並不協同,創意上也並不合適;第三,對於一張有著這麼多期待的牌來說,我們完全沒有推廣他。最後他只是一張沒有人想要使用也沒什麼風味的牌。所以,雖然我知道這已經是多年前的作品,請讓我在這裡正式向大家道歉。我希望未來我們有機會可以做一張牌來還傑拉爾德一個公道。

漂流

而這裡就結束了我們檢視晴空號船員們設計的旅程。一如往常,我很想知道你們對於這篇文章的看法,或是任何的角色或談到的牌。你可以寫email給我,或透過我的任何社群媒體帳號(推特TumblrGoogle+Instagram)與我聯繫。

下週回來跟我一起探索魔法風雲會系列的想法是怎麼來的。

在那之前,希望你跟晴空號的船員們有段美好的時光。

Latest Making Magic Articles

MAKING MAGIC

2021年 10月 18日

機制化顏色派 2021 裡所做的改變 by, Mark Rosewater

*/ 下面是我在機制化顏色派 2017文章和今天 2021 版本中所做改變的完整清單。在每個改變的後面,我會在藍色框內解釋改變了什麼以及為什麼修改。 在開始全部的內容前,我想先解釋我做的五類改變: 改變文字:這代表文字在舊版本和新版本之間有一定程度的改變。我會分別向你們展示舊的和新的內容。舊的會被劃掉以表示被刪除或改變,而新的內容會以綠色顯示來強調。 改變標籤:這...

Learn More

MAKING MAGIC

2021年 10月 18日

機制化顏色派2021 by, Mark Rosewater

在 2017 年時,我寫了一篇名為機制化顏色派2017 的文章,鉅細彌遺地列出了每個顏色裡的每個效應。我承諾會隨著時間更新那篇文章,而今天我就要來完成我的承諾。你可以在搭配的文章機制化顏色派 2021 裡所做的改變中看到所做的改變及解釋。 在開始前的幾個注意事項: 機制化顏色派代表了 2021 年 10 月 18 日當下顏色派的狀況。顏色派將會持續進化且隨著時間做改變...

Learn More

文章

文章

Making Magic Archive

想閱讀更多文章?瀏覽我們的文章存檔,閱讀數千篇您最喜愛的作者針對魔法風雲會所寫的文章。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