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龍、吸血鬼、海盜(還有人魚)之我的天啊第一部

Posted in Making Magic on 2017年 9月 25日

By Mark Rosewater

Working in R&D since '95, Mark became Magic head designer in '03. His hobbies: spending time with family, writing about Magic in all mediums, and creating short bios.

既然依夏蘭的預覽週已經結束,是時候開始個別牌張設計故事的時候了。我有很多想告訴你們的故事,所以就讓我們開始吧。

貝克蒂霸司總帥

創造兩個三色派系的原因並非我們期待玩家會使用全部三個顏色,特別是在限制賽中,而是這容許我們提供多個單色和雙色的選項。像如果你想使用海盜,你可以打純藍、純黑、純紅、藍黑、紅黑或紅藍。但我們知道兩件事:其一,有些玩家會想把所有喜歡的海盜一起放進套牌裡,而他們需要一張牌鼓勵他們如此做;其二,指揮官玩家會想要一張包含了所有該部族顏色的傳奇生物。所以,我們為海盜跟恐龍(我等等會提到它)各做了一張有著強大部族影響力的三色秘稀傳奇生物。選擇秘稀是因為我們不想讓一些玩家覺得他們在限制賽中被迫使用三色。

針對海盜,我們想要一張能重度鼓勵玩家使用很多海盜的生物,並同時鼓勵類似海盜的行為。而針對新玩家,我們把他做成了一張,代表他會讓你所有的海盜(好吧,所有其他的海盜-這樣說是能讓數字簡單一點)獲得+1/+1。第二個偷取的異能(我們都知道海盜會偷東西)需要你用很多海盜進行攻擊。我們喜歡這個代表了海盜掠奪其他船隻的概念(如你在插畫中所看到的),並認為整個組合能讓海盜套牌更加有海盜的感覺。


玄秘適境

我總喜歡找家鄉的碴,但實際上它是第一個讓你有選生物類別的牌的系列。這張牌叫An-Zerrin Ruins,它是一張讓選中的類別無法重置的紅色結界。第一版也有張牌叫煙幕,它限制了能重置生物的數量,所以有一小段時間無法重置部分是屬於紅色的東西。瑪凱迪亞有張牌是狩獵召集人,這是第一張以這種方式獲得好處的牌-狩獵召集人的攻擊力跟防禦力等於在戰場上所選類別生物的數量。

啟示錄有張叫做違天擇的藍色結界,則是第一張讓你把生物類別改為所選類別的牌。同謀,一張瑪凱迪亞黑色的結界,則是第一張把你所有的生物牌改為所選擇類別,且不只是戰場上其他區域也會受到影響的牌張。石破天驚裡的藍色瞬間標準化,把這個異能帶回了藍色但只會影響戰場上的生物。新非瑞克西亞的藍色結界異種接殖把這個異能重新帶了回來,費用比標準化高,但卻是在原本既有的生物類別上多加上一個類別,而非直接替換掉。

玄秘適境是第一張類似同謀的藍色版本,它同樣不只對戰場上的生物且還會對咒語及墳場裡的生物造成影響。


阿古爾血禁儀式/阿洛佐茲神殿

設計這些雙面牌有點微妙。這些是每張需要的東西:

  • 與四個部族當中的一個有所連結依夏蘭是一個有四個派系的部族系列。我們要確保每張有色牌都跟一個派系和大多數的神器有所連結。接下來在講到它們時我會再個別討論。
  • 一個具有風味且有著有趣探索主題的條件-這些牌代表你正在尋找一個偏僻的秘境。我們需要它們捕捉到頂底設計的感覺,並同時推廣一個有趣並會讓玩家想試圖達成的遊戲狀態。
  • 一張有趣並充滿風味的地牌-要讓玩家達成條件,你必須要提供他們不錯的獎勵。背面的地牌得要是一些能鼓勵玩家去達成條件來獲得的東西。
  • 一個能透過風味及對局在兩面間產生主題上的連結-正面和背面要感覺相連且具有凝聚力。它們需要去闡述一個故事,並在兩面都提供一個你會想放進相同套牌裡的效果。

讓我們一步一步來看這張牌是怎麼做到這些的:

與四個部族當中的一個有所連結>-這張牌與吸血鬼連結。

一個具有風味且有著有趣探索主題的條件-吸血鬼屬於一個信仰團體。他們其中的一個信念的就是讓自己挨餓(對鮮血,既然他們是吸血鬼)能產生幻象。這張牌顯示了吸血鬼透過血禁儀式找到了一塊新的土地。

一張有趣並充滿風味的地牌-我們在製作背面地牌時檢視了魔法風雲會的歷史,看看是否可以找到一些有趣的地牌作為啟發。阿洛佐茲神殿就是受到了這張阿拉伯之夜的牌所啟發:

Diamond Valley一開始並非與黑色連結,但由於黑色是最常被聯繫到犧牲的顏色,它有一個很黑色的感覺。為了要建立阿洛佐茲神殿跟黑色的連結,我們給予了它橫置產生黑色魔法力的能力。Diamond Valley無法橫置產生魔法力(Richard Garfield當時正在阿拉伯之夜裡實驗地牌的設計。我們在之後制定了地牌要能產生魔法力或讓你有辦法可以連結到能產生魔法力東西的規則)。我們確實檢視了一些附屬於黑色的地牌,但Diamond Valley證明自己最適合這張牌的選項。

一個能透過風味及對局在兩面間產生主題上的連結-背面的地讓你能獲得生命,這使得需要讓生命值降低的條件在兩面間產生了協同作用。同時,儀式與弱點互相連結,所以失去生命具有其風味。我們加上了抽牌,一部分是因為支付生命抽牌是黑色的東西,而另一部分則是因為它符合透過幻象而獲得訊息的主題。


聚骨場會談

在設計中我們把一件所做有趣的事稱為「盲目約會」,指的是拿兩張牌並試圖把它們結合成一張很酷的新牌。這並非永遠都會產生偉大的設計,實際上,大多數的情況下都以失敗告終-但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有驚喜。聚骨場會談就是這樣的一張牌。

「嘿,殭屍化 ,讓我向你介紹這張牌。她當時在她的時代裡可是很熱門的。」

「嘿,真偽莫辨 ,我聽說你喜歡高高黑黑的帥哥,我有個人選三樣裡面中了兩樣。」

他倆一拍即合並蹦出了一張很酷的新牌。


征服者巨帆船/征服者據點

這是另一張雙面牌。讓我們來聊聊它們是如何被湊在一起的。

與四個部族當中的一個有所連結-「征服者們」是吸血鬼。

一個具有風味且有著有趣探索主題的條件-一個我們最早用在地牌上的風味是海盜的藏身處,這是個我們認為可以有趣詮釋的海盜經典特色。在把玩不同風味的同時,我們開始了解海盜有更多其他可以成為雙面牌的經典特色,所以我們賦予了這張地新的用途,讓它成為吸血鬼聚集的地方。這裡的風味很直觀;吸血鬼指望在異地建立一個家,而他們拆解了他們的船來建造一個新的基地。

一張有趣並充滿風味的地牌-大多數的地牌都受到知名舊有地牌的啟發,但這張則更像是一張原創牌。它有三種不同獲取牌張的方式。最便宜的起動異能讓你用棄一張牌的代價來獲得一張牌,第二個單純讓你抽一張,而第三個則是讓你選一張想要的但僅限於墳墓場內。這裡的風味是吸血鬼在據點休息時,能研讀並學習關於新世界的一切。

一個能透過風味及對局在兩面間產生主題上的連結-這裡的連結更傾向是風味而非機制。抽牌通常是有用的,所以兩面可以有良好的配合,但它們並不具有在其他多數雙面牌上所能見到的機制協同效應。


焦炬艦隊劫奪客

焦炬艦隊劫奪客魔法風雲會歷史上第五張在規則欄裡有「第三/三分之一」的牌。它們全部都是純黑,你能說出幾張呢?

最好猜的一張自然是毒疹。它首先出現在冰雪時代,然後在第五版中重印。它使每位玩家失去三分之一的生命。

第二簡單的是闇影荒原裡的Incremental Blight。它在第一次的競逐時空跟第一次的魔王中重印,會把一個-1/-1指示物放在一隻生物上,兩個放在第二隻生物上.然後三個放在第三隻生物上。

再來是預知將來裡的Lost Hours。對手展示他的手牌,你從中選擇一張非地的牌並把它放在牌庫頂的第三張。

最棘手的是詭局:王權爭霸裡的Regicide。當你抽選它的時候,在你右邊的玩家選擇一個顏色,然後你選擇第二個顏色,接著在你左邊的玩家選擇第三個顏色。你可以接著消滅一個屬於其中一個或更多所選擇顏色的生物。


探源匕首/未名谷

與四個部族當中的一個有所連結—這張牌與海盜稍微有點關係,因為他們是最能跟武具連在一起的部族。

一個具有風味且有著有趣探索主題的條件-這張牌是雙面牌的設計中最惹人憐愛的一張。為了尋找失落的土地,你得要披荊斬棘。透過給對手兩隻可以減緩你速度的0/2綠色植物衍生生物,這個概念得以完成。

一張有趣並充滿風味的地牌-這張地受到一張晴空號傳說的地牌所啟發:

有趣的是,蓮花谷本身就是受到Black Lotus這張魔法風雲會最具代表性牌的啟發。蓋亞育苗地是第一張我們做成雙面地的牌,而蓮花谷則是第二張。

一個能透過風味及對局在兩面間產生主題上的連結-這張牌訴說著一個引人入勝的故事,但兩面在機制上並未特別連結。幸運地是,提供魔法力在大部分的套牌裡都會有用,所以繞著它構築並非難事。


戰場遺跡

古文明之戰這個系列有著很強的神器主題。所謂很強,是指出幾乎這個系列裡的每一張牌上都有「神器」字樣 。其中一張沒出現的牌是廢礦-一張可以橫置產生無色魔法力或橫置並犧牲來消滅一張地的地牌。它被證明非常強且極度不有趣,所以最後被禁了。在暴風雨裡,我試圖做了一張修正版的廢礦荒原。它們基本上是相同的牌,除了只能消滅非基本地以外,而這張牌依然過強最後也逃不了被禁的命運。

我下一個修正版廢礦的嘗試是瑪凱迪亞塵土盆地。它需要三點魔法力並犧牲一塊地(不需要是它自己-這是個錯誤)來消滅一塊地。它沒有廢礦荒原那麼糟,但依然不有趣。到了紛爭我不死心又試了一次(如果還不夠明白的話,我確實是一個固執的人),魂魅城區是有但書的廢礦:被消滅地的操控者可以從牌庫中搜尋一張基本地並放進戰場。概念是這張牌可以用來消滅一張功能型的地牌,但又不會影響對手的魔法力基底。這次終於成了。

所以當依夏蘭團隊試圖要找到一張地來對付系列裡所有強力的地牌(尤其是那些雙面牌的背面)時,他們做了一張魂魅城區的變型。差別在於它需要兩點魔法力來使用異能,但所有玩家都可以從套牌中搜尋一張基本地。


烈陽化身基撒斯

我稍早解釋了我們希望為了兩個三色部族各做一張秘稀傳奇生物的心願。烈陽化身基撒斯就是恐龍的版本。我們知道需要一張像暴龍的東西來當恐龍王,這代表它得要很大且熱愛攻擊。

我們所做的第一件事是給它三個關鍵字:它一開始有踐踏(紅綠)、警戒(白綠)和先攻(紅白),但先攻有一點過了-這讓它幾乎不可能在戰鬥中被殺掉。於是我們退了一步並重新給它三個關鍵字,分別都是三色中其中一色的主要異能:踐踏(綠色)、警戒(白色)與敏捷(紅色)。

再來我們想要一個可以鼓勵強攻卻又跟恐龍部族有些連結的異能。我們實驗了攻擊時可以把其他恐龍變大的觸發式異能,但設定並不容易感覺也不夠秘稀。接著在一個偶然的情況下,我們發現了依據造成傷害數量所觸發的戰鬥傷害觸發式異能的概念,還同時可以讓踐踏有額外的用途。於是問題就變成了要讓部族戰鬥傷害的觸發式異能做什麼。

我們探索了各種不同把恐龍變大的方式,但那些不夠新潮;如果這個觸發異能能做出恐龍呢?我們試了放恐龍衍生物,但那也不太誘人。那如果我們可以把恐龍從牌庫頂放進戰場呢?這聽起來酷多了。於是我們終於有了恐龍的領袖。


伊替莫成長儀式/烈陽育所伊替莫

與四個部族當中的一個有所連結-這張牌與恐龍連結。

一個具有風味且有著有趣探索主題的條件-你要如何找到失落的土地?跟著生物的步伐。這張牌以生物為中心,同時幫助你獲得生物並要求你擁有生物。

一張有趣並充滿風味的地牌-這張牌受到一張克撒傳的地牌啟發:

蓋亞育苗地來自於克撒傳,這個魔法風雲會史上最破壞平衡的系列。在依夏蘭裡雙面牌最酷的事情,是它們讓我們得以製作一般情況下會過強的地牌。我相信我們做來展示雙面牌可以幹嘛的第一張牌就是把蓋亞育苗地放在背面。這是一張非常酷的牌。

一個能透過風味及對局在兩面間產生主題上的連結-這兩面有很好的協同作用。正面幫助你找到生物並獎勵使用,背面獎勵你擁有它們在戰場上。這一張牌的組合非常緊密。


戰士詩人華特莉

大系列傳統上會有三張鵬洛客。傑斯跟瓦絲卡都在故事中扮演重要的角色,所以我們知道他們各會獲得一張牌-傑斯是純藍而瓦絲卡是黑綠。這代表我們只剩下一個鵬洛客的空間。

關於這張鵬洛客我們知道四件事:

  1. 他最好要是紅色跟白色,這樣才能在鵬洛客的顏色上平衡。
  2. 我們很希望她是名女性。我們一直試圖在鵬洛客的性別上取得平衡,由於早期充裕的男性鵬洛客角色,我們最近做了越來越多新的女性鵬洛客。
  3. 我們希望她原生於依夏蘭。傑斯跟瓦絲卡都是外來者,而我們希望系列裡至少有一名鵬洛客是來自這個時空的。
  4. 我們希望她與其中一個派系連結。做成紅白代表那將會是恐龍。在這邊回答許多人問過的問題,我們希望鵬洛客屬於光譜中較為智能的那一端,所以不,她不能是一隻恐龍。

我們所做出的第一個就是放恐龍的異能。系列裡的恐龍衍生物是3/3有踐踏異能的綠色生物,所以我們就用了那個。它被做成一個0點的異能,所以不會增加或減少她的忠誠值。接著-X的大絕招讓她能依照想要的方式對生物分配直接傷害。「不能阻擋」的但書是為了它的風味且能當作讓生物穿過去的終結者使用所加上的。這兩個異能都不像是白色(白色是會放衍生物但通常都是小小的),所以加號異能需要是白色的。要如何跟恐龍有好的配合又很白色呢?跟生物攻擊力有關的加血如何?恐龍應該要很大,而在最差的情況下,你還可以先做一個3/3的恐龍衍生物。

而這就是我們熱愛恐龍的鵬洛客誕生的過程。


流離謀士傑斯

傑斯的技能組是心靈魔法。一部分在於擾亂記憶跟讀取思緒,但另一個很重要的部分則是虛影。在過去幾年,我曾做過許多虛影的傑斯設計,但都因為不同原因而未被發行。這次在故事裡傑斯喪失了記憶(又一次-但願他知道這有多常發生)並忘記了自己閱讀心靈的能力(這是故事的重點,傑斯把一些東西留在黑闇裡了),代表在依夏蘭中他將只會使用自己的虛影能力,所以終於有機會讓虛影傑斯的設計得以見光。對我來說很遺憾的是我們在開發中才了解到這件事,所以我並沒有機會可以使用我的舊設計。

我相信最先設計出的是他的大絕招。幻影師學會第一件能用在戰鬥中的事是什麼?在戰鬥中做出自己的分身,接著是做出有著會在被咒語瞄的時候犧牲「虛影異能」的虛影衍生生物。第二跟第三個異能需要是減號異能,所以傑斯獲得了一個掠奪的加號異能,但跟戰鬥傷害連結使它能與第二個異能互動。


傑斯的基本地循環

  • 438428
  • 438424
  • 438412
  • 438420
  • 438416

幻滅時刻的最後,傑斯與尼可波拉斯進行心智決鬥並慘敗。他本能地穿越時空離開,但卻喪失了自己的記憶。他來到了依夏蘭,但由於這個時空中的某個力量,他無法再次穿越時空離開。所以在故事的一開始,我們看到失去記憶的傑斯徘徊在依夏蘭的野地上。創意團隊了解到那是個很酷的機會,於是選定了這個地方。

在其中一個基本地的循環裡(依夏蘭裡有四組基本地的循環),我們會見到傑斯四處遊蕩。他並未在大多數的插畫中被突顯出來,但如果仔細看你將可以發現他的蹤跡。我很好奇你們怎麼看待我們在基本地上偷偷放進一個小故事這件事情。

牌已發出

這些就是今天的內容!我希望你們喜歡這些故事。一如往常,我很想知道你們對於今天專欄或任何所提到牌張的看法。不管是寄email給我或透過我的任何社群媒體帳號與我聯繫(推特TumblrGoogle+Instagram)都可以。

下週我們再來看看個別牌張小故事的第二部。

在那之前,希望你們都能有屬於自己的依夏蘭小故事。

Latest Making Magic Articles

MAKING MAGIC

2022年 5月 19日

首見柏德之門 by, Mark Rosewater

歡迎來到指揮官傳奇:爭戰柏德之門的預覽。今天我將告訴大家這個系列設計的故事、介紹洞察設計及系列設計團隊的成員,並展示一張很酷的新預覽牌。內容不少,就讓我們開始吧。 傳奇背後的傳奇 在開始系列設計的故事前,我想先跟大家介紹製作這個系列的所有設計師。一如往常,我會讓系列的負責人來介紹,因為他們是最了解自己成員的人。下面的內容是Corey Bowen的介紹,他在這個系列中負...

Learn More

MAKING MAGIC

2022年 5月 9日

魔法五四三:新卡佩納:喧囂黑街 by, Mark Rosewater

每個系列時,我都會有一個郵箱專欄來回答所有人關於最新系列的問題。今天輪到的是新卡佩納:喧囂黑街。 這是我的推特: It’s time for me to write a mailbag column about #MTGSNC. Please keep your questions about Streets of New Capenna to a single t...

Learn More

文章

文章

Making Magic Archive

想閱讀更多文章?瀏覽我們的文章存檔,閱讀數千篇您最喜愛的作者針對魔法風雲會所寫的文章。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