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願望就是我的指揮官傳奇,第一部

Posted in Making Magic on 2020年 10月 26日

By Mark Rosewater

Working in R&D since '95, Mark became Magic head designer in '03. His hobbies: spending time with family, writing about Magic in all mediums, and creating short bios.

歡迎來到指揮官傳奇的第一個預覽週。我今天要和你們說這系列是如何出現的故事。我也會秀一些預覽牌給你們看。讓我們開始吧!

我們今天故事的主角是Gavin Verhey。Gavin是個魔法風雲會的老玩家和社區成員,但我是在九年前他到威世智工作時才認識他的。他年少時幾乎都在玩魔法風雲會,而他的夢想一直都是在威世智工作。在許多努力之後,Gavin的夢想成真了,而我也和他快共事十年了。認識他是我的榮幸。

從我的觀點來看,Gavin有四個大特徵:第一,他很樂觀。第二,他很愛和人們互動,尤其是魔法風雲會的社群。第三,他一旦有想法之後就一定會看到該想法開花結果。第四,他喜愛旅遊。這四個特徵就是今天故事的基石,以及指揮官傳奇出現的由來。

我們的故事要從第四個特徵,即Gavin喜愛旅遊這點開始。Gavin不只是喜愛旅遊,他還會常常旅遊!在大多數的週末(甚至某些週間)他都會出現在其他州或是國家裡。有些是因為公事(魔法風雲會畢竟是個全球性的遊戲),但他大部分的旅遊都是要到世界的各個角落看看。我常常在檢視社交媒體時看到他這週末又跑去地球的另一端了。我根本無法記得看到他出現在地球遠方地標的同時想到「他兩天前不是還在公司裡嗎?」的次數。我提到這點是因為,Gavin這麼常旅遊的副作用之一就是他會參加很多大獎賽。其中之一就是2014年的溫哥華大獎賽。

而這就要提到他第二個特徵,即他很愛和別人互動這點。Gavin認識所有人。他不只是愛走遍全球,而是會在走遍全球時確保能和該區的魔法風雲會玩家花點時間交流。我覺得不管在和誰談話時,他們都會有一個和Gavin交流的故事。在溫哥華大獎賽時,Gavin和他認識的所有人(即所有參加大獎賽的玩家的)聊天時碰到了Jeremy Petter(因Loading Ready Run而聞名)。在和Jeremy聊到他們最愛的賽制時,他們兩個都同意有兩個:指揮官和輪抽。Gavin就說他頭上的電燈泡就是這時候亮起來的。如果我們製作一個能讓玩家兩個都做到的產品呢?如果你們可以——輪抽指揮官呢?

而這就要提到他的第一個特徵了,即Gavin的熱情。Gavin對於這點子感到非常興奮。他回到公司之後就立刻將這個點子分享給Ethan Fleischer和Shawn Main。威世智正在製作指揮官套牌。如果我們能製作指揮官補充包呢?雖然Gavin非常興奮,但這個點子有一些問題需要解決。

問題#1:你要如何取得你的指揮官?

指揮官就是要圍繞一個傳奇生物建構一副套牌,而該傳奇生物的顏色身份則會定義你套牌的限制。很明顯地,你必須要設法抽到一個傳奇生物,這表示它們必須要在補充包裡,但我們並不想要強迫玩家輪抽一個傳奇生物。我們想要給他們一些選擇。我們要如何達成這個目標呢?

問題#2:你要如何取得100張牌呢?

這會要很多補充包和很久的輪抽時間。這輪抽必須要在經濟上行得通(玩家得願意支付這場輪抽的費用),然後它也必須在合理的時間內完成。100牌畢竟真的是很多。

問題#3:你要如何防止被斷色呢?

在平常的補充包中,玩家可以在各個顏色中選擇。如果某個顏色被切斷時,你就可以移到沒人抽的顏色裡。不過,一旦你選定了一個指揮官之後,你的顏色就決定幾乎無法更動了。你並沒有像平常一樣能適應輪抽的能力。這同時也會造成問題,因為輪抽在後期時每個人能拿的牌就會越來越少,進而造成沒什麼變化的輪抽。

而這就要提到Gavin的第三個特徵,即他的堅持不懈。在接下來的六個月裡,能輪抽的指揮官補充包就變成他的寵物專案了。Gavin會在他的自由時間時處理它。他會和Ethan或Shawn、或是在地窟裡的任何人聊天來看看是否能找到解決上述問題的方法。

第一個重要的解決方式就是指揮官輪抽可以和指揮官構築不一樣。標準會使用60張的套牌,而補充包輪抽則會使用40張的套牌。如果指揮官輪抽不是使用100張套牌,而是60張的套牌呢?為什麼是60呢?這是玩家最熟悉的套牌大小,因為它是構築賽制中使用最多的套牌大小限制。舉例來說,大多數玩家都知道60張套牌的地牌百分比。另外,60跳到100張的比例和40張跳到60張牌的比例類似,所以這感覺和其他限制賽制的運作方法類似。

這點子是和Gavin創造的一個想法一起出現的。在對局中,這賽制的玩法就和指揮官一樣。每個你們熟悉的規則都在,但套牌構築會有點不同。它還是會有個指揮官來定義套牌的顏色身分,但會有兩大不同點。第一,套牌大小會是60張而不是100張牌,以及第二,你可以使用重複的卡牌。這麼做的原因是輪抽的限制已經很多了,而且玩家能使用的卡牌並沒那麼多。另外,大多數的構築賽制都有個最多同名四張的限制,但是在補充包輪抽中,你卻能使用抽到的任何數量。這感覺是個適當的對比。

這個改變有三大優點:

它減少了需要的補充包數量– 通常在補充包輪抽中,你得為40張的套牌抽45張牌。沒錯,套牌只需要大概23張非地的可用牌,但這能讓你的輪抽有點變化,因為不會你抽的每張牌都會進入套牌裡。假設比例類似,那100張卡牌會需要七包15張牌的補充包,而60張牌只需要四包。我們已經給輪抽省掉三包了。

輪抽進行的較快– 輪抽較少的卡牌會讓輪抽速度變快。60張牌和普通補充包輪抽相比還是比較慢,但至少它的輪抽時間還在能接受的範圍。

重複的卡牌稍微舒緩了被上下家斷色的問題– 我們已經很擔心每包裡的選擇不夠多了。允許使用重複牌多少能有點幫助。要解決這問題還需要處理很久,但至少我們的方向是正確的。

Gavin和Ethan、Shawn,以及另一個叫做James Hata的R&D成員進行他的第一場輪抽。它有許多需要解決的問題,但它很好玩。Gavin彙整了輪抽的反應,微調了這系列,然後將它拿給當時的主要產品建構Mark Globus。Globus然後和Gavin、Aaron Forsythe,以及Mark Gottlieb進行了一場測試。每個人都喜歡它,但沒有人知道要怎麼處理它。這想法很棒,但還是有太多問題需要解決。

Globus決定它很適合當第一次駭客松的人選之一。那次駭客松的目的就是要找出全新的補充產品。近代新篇Jumpstart都是從這個駭客松裡出來的。指揮官傳奇(當時的代號是「chevron」)需要更多關注。

Gavin被定為團隊的帶領,而它還包含了其他兩個成員(Robert Schuster和Mclane Crowell)。設計的主要目的就是要解決最大的設計問題—設法讓輪抽更動態以及避免被斷色。這問題需要處理兩個主要的要素:

輪抽時的無法改變性– 我們多年前推出了一個叫做洛溫的系列。它具有非常強烈的部族要素。補充包輪抽最大的抱怨就是一但你選擇了部族之後,你的顏色就鎖死了。選擇抽人魚了嗎?你現在就只會在乎白和藍色的卡牌了。指揮官輪抽也有同樣的問題。我們要如何在輪抽進化時讓玩家的輪抽進化呢?

重疊的缺乏– 另一個洛溫輪抽出現的問題是當卡牌太專一時,那最終的套牌看起來都差不多。如果只有人魚套牌想要某張特定的人魚牌,那人魚套牌就會在每次該牌出現時抽下它。指揮官輪抽也有同樣的問題,即顏色身分會把玩家鎖在特定的顏色裡。如果這是個非指揮官的系列,那我們就能用混血牌解決這問題,但指揮官這賽制會將混血視為「和」而不是「或」(一張藍紅的混血只能進入藍紅套牌,而不是藍或紅的套牌),所以我們不能使用混血這個解決方案。

Gavin和他的駭客松團隊花了一整週尋找這問題的答案並且想到了一個有趣的點子—拍檔。拍檔原本是個為指揮官(2016版)創造的機制,用來解決製作新四色指揮官的問題。拍檔會出現在傳奇生物上,並讓你可以任選兩個做為你的指揮官。火線齊心(也是由Gavin帶領的)引進了拍檔的變型(和XX拍檔),讓傳奇生物(和兩個傳奇鵬洛客)能和另一個特定的傳奇卡牌做拍檔。

拍檔讓玩家可以在輪抽早期先抽一張傳奇生物,並且在輪抽中後期時拿下第二張,這樣他們就可以添加第二個顏色了。(指揮官傳奇中有拍檔的生物都是單色。)由於現在有機會在中後期抽到帶有拍檔的傳奇生物,所以這也會鼓勵玩家在輪抽前期先拿一些其他顏色的牌。這個解決方法比較良好地解決了第一個問題(第二個問題還是沒有解決),但卻是讓這產品有機會推出的一大步。

駭客松另一個加入的要素則是帶回傾曳。傾曳在休閒玩家中一直都是個頗受歡迎的機制,但它的高差異性在競爭環境中比較不討喜(不過還是有些傾曳牌可以做為套牌的核心)。這產品看起來就是個給指揮官玩家更多傾曳牌,同時又不會造成任何比賽問題的好地方。

在該週結束後,Gavin和他的團隊展示了「chevron」,而儘管它並沒有被挑選為接下來的欄位(這榮耀頒給了近代新篇),但它還是被放到月曆上了。指揮官傳奇正式要成為產品了(我們是這樣希望的。不是每個被放到月曆上的產品都會推出,但對這系列來說是個很大的前進)。

不久之後洞察團隊正式成立了。這團隊是由Gavin帶領,並包含了Ethan Fleischer、Robert Schuster、Andrew Veen,和Noah Millrod。我通常會先介紹每個系列的洞察團隊,但由於我沒在隊裡,所以我就請團隊的帶領Gavin來寫了。點擊下面的連結來看Gavin介紹他的洞察設計團隊成員。

點擊這裡來認識團隊

Ethan Flesicher

Ethan Flesicher on CMR Symbol

Ethan(和Shawn Main)是第一批嘗試我指揮官輪抽原型的人之一—而我也非常高興他能加入這個團隊。他除了是個很棒的設計之外,他對於故事的深刻理解在處理指揮官傳奇時更是非常的有幫助。身為一個狂熱的指揮官玩家,他也終於將一些個人喜好的效應放到卡牌上了,而我相信你們也會喜歡這些牌的。

Robert Schuster

Robert Schuster on CMR Symbol

在正式的團隊組成以及專案能進行之前,它是駭客松的一部份—我們會在這一週裡暫停其他的工作來探索新專案。駭客松最終產出了三個和我們一開始預想差不多的專案:近代新篇Jumpstart. . .指揮官傳奇!Rob是我該團隊的其他兩個成員之一,而由於他對這專案能進行貢獻很多,所以我想要他做為設計加入這團隊。Rob真的代表了指揮官的精神,並且從一開始就是這賽制的推廣人。除此之外,他也是個努力的工作者,也常常會給專案提供更多的內容:我非常愛和Rob合作。

Andrew Veen

Andrew Veen on CMR Symbol

Andrew是個知道要如何在競爭的魔法風雲會對局中摧毀你的玩家,同時也知道要如何享受一場有趣、社交性的魔法風雲會對局。他具有對局設計的背景,並在過程中提供了許多平衡的洞察。他也願意衝擊設計的極限,提繳了一些非常不可思議的點子,而這些想法也為系列提供了不少刺激性。Andrew之後離開了威世智,但我很開心能在這個專案中和他合作。

Noah Millrod

Noah Millrod on CMR Symbol

指揮官對我來說很重要的一點是,我們在製作這產品時會想要更多面的觀點,因為指揮官的玩家群非常大。因為如此,我常常會試圖讓非遊戲的設計加入指揮官團隊來提供他們的想法。Noah就是這樣的人:他在威世智不是遊戲設計,但我認為他對於設計的熱情和指揮官的洞察都是一等一的。Noah做的非常棒,而在這之後他的設計火花就點燃了,加入了許多其他的設計團隊。

Gavin Verhey(帶領)

Gavin Verhey on CMR Symbol

嘿,是我啊!我帶領了洞察設計團隊。我很確定你們會在之後從我這邊聽到許多指揮官傳奇的事情(記得看Good Morning Magic來獲得每天的指揮官傳奇預覽!),所以我只要說這一點:想一下你六年前在做什麼。想到了嗎?我第一次想到指揮官傳奇這點子就是大約六年前。能到這地步真的是非常漫長,而我也真的希望你們能喜歡這系列!

洞察團隊要負責一些事情。第一,他們需要繼續嘗試並解決指揮官輪抽的問題。第二,他們需要創造出這系列到底是要做什麼的遠見。第三,他們需要思考這系列想要用什麼機制。

#1 – 解決指揮官輪抽

這問題並沒有單一的解決方法,而是由各種東西組成解決的。

繼續進化拍檔– 駭客松的解決方式需要完成,而洞察設計團隊就得處理這件工作。幸運的是,拍檔完成了它被要求的工作。洞察設計團隊決定只在單色的傳奇生物和鵬洛客上使用拍檔。

The Prismatic PiperShowcase The Prismatic Piper

加入虹彩魔笛手– 測試時最大的擔憂之一就是玩家拿不到傳奇生物,也因此沒有指揮官可以用。我們想到的解決方案就是設計一個能做為備案的傳奇生物,這樣玩家就能確保能在需要時拿下一個特定顏色的傳奇生物。這生物也有拍檔,這樣你就能在使用單色的傳奇拍檔生物時使用另一個顏色。虹彩魔笛手原本是個三費叫的2/2,但這會變成有些玩家偶爾會在特定套牌中使用的填料生物,所以我們將它改為五費叫3/3,這樣它就能照我們原本的想法運作了。在洞察設計時它只被使用過一次,但它的存在讓輪抽玩家的神經放鬆了不少。

製作補充包的選項– 洞察設計團隊決定他們需要檢視這產品想要的補充包大小的各種可能性。一但他們知道要抽下60張牌之後,他們就有兩種選擇—15張牌的補充包(抽四包)或是20張牌的補充包(抽三包)。洞察設計將這兩個選項交給系列設計來看看哪個比較好。

#2 – 設定遠見

首先以及最重要的是,這產品需要能輪抽指揮官,但這並不表示沒有其他的問題要解決。

指揮官構築和指揮官現開的差別– 我上面有解釋這點(60張牌的套牌、可以使用重複牌等等),但這些想法是在這裡成型的。

這系列應該比較休閒– 做為一個指揮官中心的系列,它需要吸引會玩指揮官賽制的玩家,而這就表示它的受眾會比較休閒。這個想法在駭客松時加入傾曳時就存在了,但洞察設計團隊想要這點子能應用在整個系列裡。

這系列應該懷舊– 除了更休閒之外,指揮官玩家們通常都是玩的比較久的人。在一個能使用超過27年歷史裡大部分卡牌的賽制中,玩家通常會比較喜歡那些提到遊戲過去的新卡牌。Gavin和他的團隊非常確定的一點是這系列裡的許多傳奇生物都應該是老角色,其中大多都沒有出過卡牌。

而這就要提到我的預覽牌了。為了找出一些從沒出現在卡牌上的受歡迎角色,Gavin和這系列原本的創意負責人Kelly Digges密切地合作。其中之一是個做過許多壞事的鵬洛客(Gavin想要一些單色具有拍檔的鵬洛客),像是合作時想要殺掉克撒。點擊來看泰維司刹特。

點擊來看愚者末日泰維司刹特

Tevesh Szat, Doom Of FoolsBorderless Tevesh Szat, Doom of Fools

泰維司刹特是魔法風雲會最早的反派之一,最早在冰雪時代就被提到過了。他也是克撒為了攻擊非瑞克西亞而集結的九個泰坦之一。泰維司刹特背叛了克撒(但克撒已經預料到刹特會這麼做了,因為這樣他就可以毫無顧忌地做出攻擊非瑞克西亞的靈魂爆彈)。這張牌會提到他的薩帕迪亞出身(即墮落王朝的背景),以及他想要犧牲克撒的邪惡計畫。

密稀會有一個帶有拍檔的單色傳奇循環,而泰維司刹特則是黑色的那個。這些角色也會獲得一張牌,而這些牌也是一個循環。點擊來看刹特的意志。

點擊來看刹特的意志

Szat's WillExtended-art Szat's Will

這循環都是模式牌,讓你可以在操控適當的指揮官時兩個模式都選。這張牌同樣也是使用了泰維司刹特的過去設計的。

最後,指揮官傳奇也重印了一堆指揮官的常用牌來幫助玩家能更容易取得它們。點擊來看重印牌之一。

點擊來看吸血鬼導師

Vampiric TutorExtended-art Vampiric Tutor

#3 – 尋找機制

洞察設計團隊最後加了兩個機制到系列裡,其中之一最後則是被移除了。

The Monarch

君主

這機制是源自於詭局:王權爭霸並已成為一個大受歡迎的多人機制。多人遊戲常常會拖很久,而君主機制則會鼓勵玩家攻擊,進而加快遊戲的進行。Gavin造訪Shawn Main時兩個人就聊到他們有多喜歡君主這個機制。Gavin回來時就將它加進檔案裡了。洞察設計團隊(以及之後的系列設計團隊) 都很清楚指揮官玩家在看到這機制回歸時會很開心。

擁護

這是個觸發機制(像是地落和星彩),會在你的指揮官進戰場或是攻擊時觸發。我會在下週更詳細探討它為什麼被移除了。

洞察結束

在我們故事的這個時期,Gavin和他的洞察設計團隊已經將檔案交接給Jules Robins和他的系列設計團隊了,而我們今天也要在這裡告一段落。我會在下週繼續述說系列設計處理這系列的故事。如同以往,我想聽聽任何關於今天的專欄或是指揮官傳奇的回饋。你們可以寄電子郵件給我或是透過我的社交媒體帳號(推特TumblrInstagram,或是TikTok)來聯絡我。

請在下週回來看看我們故事的第二部。

直到下次,希望你們也能喜歡輪抽指揮官。

Latest Making Magic Articles

MAKING MAGIC

2022年 5月 9日

魔法五四三:新卡佩納:喧囂黑街 by, Mark Rosewater

每個系列時,我都會有一個郵箱專欄來回答所有人關於最新系列的問題。今天輪到的是新卡佩納:喧囂黑街。 這是我的推特: It’s time for me to write a mailbag column about #MTGSNC. Please keep your questions about Streets of New Capenna to a single t...

Learn More

MAKING MAGIC

2022年 5月 3日

關於新卡佩納:喧囂黑街,第三部 by, Mark Rosewater

前兩週(第一部和第二部)我們聊了一些新卡佩納:喧囂黑街裡個別牌張的設計故事,今天將是這個系列的第三部也是最後一部。 勒頸 在前幾篇個別牌張的設計故事裡,我把比較多的重點放在了較高稀有度的牌、鵬洛客及傳奇生物上。然而,有些人留言說希望聽到更多低稀有度牌的故事,所以我決定來講講勒頸,一張很酷的紅色小普通牌。然我沒預期到的是在開始深入它的過去後,才發現它的過程不只長還曲...

Learn More

文章

文章

Making Magic Archive

想閱讀更多文章?瀏覽我們的文章存檔,閱讀數千篇您最喜愛的作者針對魔法風雲會所寫的文章。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