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多明纳里亚:第十一集

Posted in Magic Story on 2018年 5月 23日

By Martha Wells

Martha Wells has written fantasy novels, short stories, media tie-ins, and non-fiction. Her most recent works are The Harbors of the Sun, part of her Books of the Raksura series, and a science fiction novella from Tor.com, The Murderbot Diaries: All Systems Red.

太阳正在落下,此时晴空号已离开海面,越过海岸进入乌尔博格。

基定与莉莲娜站在舰桥上,同时尤依拉正引导这艘船飞过一片满是腐沼与杂草淤塞水道的沼泽地,周围绕着一圈浓密的绿色植被。古老的遗迹深埋在藤蔓和苔藓底下,暗示了这片土地那悠久的历史。

他们早已行经一座外岛附近,尤依拉在那里派她的猫头鹰前去进行一场简短的侦查任务。当它归返时,她面色凝重地解释道,「非瑞克西亚侵略失败的纪念碑就在那里。作为一段可怕时期里的希望象征,人们曾前往那里朝圣。据说贝赞洛命令柯帮损毁它的外观,就我的猫头鹰所见,这个传闻是真的。」

「我也听说过那件事。」泰菲力站在舰桥的另一端,交叠双臂并凝视着下方的丛林沼泽地。他轻蔑地扭动嘴巴。「显然柯帮称它为愚人坟墓。」

莉莲娜面露愁苦的表情。「那么,我的希望象征就是当乌锋劈开贝赞洛并吸干他的生命时,那会是一种难以想象而且永远持续的痛苦。」

尤依拉露出笑容。泰菲力大笑着说,「我喜欢你思考的方式,莉莲娜。」

莉莲娜看了他一眼。「别习惯这么做;认识我就会知道我的可怕。」

基定叹了一口气,于是她便瞪了他一眼。

随着晴空号飞往内陆,阳光也渐渐消逝。天空因来自火山的尘云而阴暗,接着尤依拉将这艘船的航行指示灯调弱为最基本的小火光。基定设法看清由独块巨石构成的索蓝建筑物的粗厚外型,但大部分的遗迹都具有属于非瑞克西亚残骸的棘状有机体外观。

有些以巨大的圆形结构突出于树林上方,而其他则带有锋利的线条在草木底下隐约可见。断垣残壁以及偶尔出现的塔标记了近代城镇的位置,被茂密的植生摧毁并改造。尽管遗迹遍布,乌尔博格绝非渺无人烟。各种规模的光芒在树林与藤蔓底下闪耀着,它们飞掠而过或从容缓慢地移动。每一丛植被看似都居住着不停移动的生物。

当他们飞越漆黑的地表时,船上的气氛十分严肃。泰菲力和其他人走到下方,不过卡恩仍留在船首甲板上持续看守着。基定和莉莲娜与尤依拉待在舰桥上。他知道自己应该休息,准备面对他们明天的战斗,但他却无法想象自己正试着要在此刻入睡。他们已经如此接近目标,如此靠近他们能够把所有注意力转向尼可波拉斯之前的最终努力。

「你确定你的这些朋友会帮助我们吗?」莉莲娜问尤依拉,稍微带了点怀疑。稍早时,尤依拉已派出她的机械猫头鹰飞越沼泽传送一道讯息给她在此地的接洽人。「而且不会一看到我们就试着把我们出卖给柯帮?」

尤依拉扬起一道眉毛,但显然她现在已太习惯莉莲娜的方式而不以为忤。「我很确定。我从决定摧毁柯帮那时起就一直跟他们保持联系。这里有许多人类居住,而向柯帮臣服则是他们的求生法则。但还有许多人已进行反抗并在试图将柯帮逐出这些岛的过程中死去。现在反抗势力集中在一个秘密的藏身所内。即将与我们交谈的人们便是来自那里。」

「当我在思考我自己的计划时,曾经听说过这里的变化。亲眼看见的感觉更是不同,」莉莲娜承认道。「的确,有愈多军队死在这片土地上愈好。至少就我们的目的而言是如此。」

「在乌尔博格已经死过太多人。这些豹战士几乎彻底灭绝。」尤依拉的表情透露着些许哀伤。「而现在鬼魂与巫妖们已在沼泽四处建造了他们自己的城镇。」

「鬼魂?」基定皱眉。「亡者的?」

「是的,以及纯粹黑暗魔法的显化物,」尤依拉解释道。「这里的不死生物数量与种类几乎数不清。」

「那么我应该会觉得非常自在,」莉莲娜理所当然地说。

尤依拉的讽刺表情显示她知道那不是在开玩笑。她补充说,「大部分已不像我们那样地在乎柯帮了,而且他们得对抗由柯帮的痴呆魔法所创造出的梦魇——还有其他威胁。」她把身体向前倾,凝视着这片浓雾与黑暗。「我的猫头鹰回来了。」她面无表情地和她的佣兽沟通。「而且反抗势力同意和我们会面。」

「很好,」基定说。他已准备好解决这件事,然后离开这个怪异之地。


天色已完全变黑,此时晴空号停在位于腐沼边缘的一座小型城市附近,半埋在苔藓和蔓生的树丛底下。它有一面石墙和沉重的大门,而且被各式各样的彩色灯光点亮。基定自晴空号的甲板上所瞥见的内部景象更是极其古怪,具有在许多怪异建筑形状以及看似一座钟楼的东西之间延伸的桥梁,而这座倒向一侧的钟楼也形成了新结构的一部分。

其他人待在船上,而基定与尤依拉则爬下梯子来到城门外的一处小空地上。当他们一来到地面时,一个年轻的杰姆拉男子便从阴影里出现。「往这边走,」他说,并带着他们往回穿过灌木丛。

基定提防着以免走得离晴空号太远,但他们却只走了一小段距离就来到一个避难所。它被建造于一棵巨树倒在一个古老非瑞克西亚建筑弯弧中之处。

有四个人在那里等待着,他们都坐在一张铺地布上,被笼罩在飘浮于附近的一小团发光浓雾的光芒里。有两个是人类,但另外两个却是豹战士。他们身形高大,精瘦结实,而头部和脸孔则是他们以之为名且毛皮柔亮的猫类掠食者。每个人都全部武装,身上融合了寻常的皮制或金属铠甲以及显然从柯帮手上夺来的覆满黑棘的服装。

那位女性豹战士示意要他们走近。「尤依拉。我是塞拉。你曾寻求我们的协助。」

基定依然站立警戒着,就跟他们的向导一样,正背对群众留意着树底下的阴影。尤依拉坐了下来并说道,「谢谢你和我们会面。」

塞拉把头倾向一侧,并稍微带点讽刺的语调说,「当我们听闻尤依拉开着一艘传说中的飞船来到这里时,我们很难置身事外。」

尤依拉一点也不浪费时间。「我们来这里攻击城塞。」

塞拉感到惊讶,举起一只具有宽大利爪的手。「如果你是来这里招募战士的,我们的人数实在太少而帮不了你。」

「不,我们不会要求其他人加入这场战斗。」尤依拉把身体向前倾。「我只需要两样东西。首先,一件柯帮斥侯或斗士的服装,这个人会在乌尔博格猎捕俘虏并将他们带往城塞的死斗坑。」

「我们可以轻松地办到那件事。」塞拉朝其他人作了个手势,接着其中一位站立的人类便离开跑进了黑暗中。「另一件事是?」

「信息。你能否在一张地图上指出上次发生的惨烈战役位于乌尔博格的何处?」

「一样,小事一桩。」塞拉打开她的腰包并抽出一张被折了好几折的地图。

灌木丛里有某种东西在移动,于是基定便把手伸向他的剑柄。不过那位杰姆拉人却说,「没关系。那是个城里来的鬼魂。它们憎恨柯帮而且不会背叛我们。」

那个从阴影中跑出的形体既矮又圆,具有一个扁平的头和深灰色的肌肤。它看似在翻滚而非行走,但基定能够清楚地看见它至少拥有三条腿。在它经过的同时,一颗眼睛还转过来盯着他看。


黏足要它的新芽们待在底下。这个地方十分怪异,它本身甚至比起他们才刚跨越的广大水面更令人感到威吓。但这里却有某种东西看似正呼唤着黏足,于是它便勉强爬上阶梯来到甲板上。亚瓦德和蒂娅娜站在挂于栏杆上的梯子附近,而其他人类则在船首甲板上。

黏足待在舰桥附近的阴影里,一边缓缓地走向栏杆,被某种奇特的冲动吸引到那里。它拉长身体俯瞰着下方那纠结缠绕的草木。

在黑暗中,许多发光的形体在灌木丛间移动。某个东西说,你是谁而且来自何处?

黏足回复,我是黏足,我来自晴空号。你们是谁?

札立特和儿革思和希尔潜行者以及——黏足被一连串的名字淹没。不过你是什么?这些声音问道。你就像——这些话语转变为影像、气味。被炙阳温暖的明亮绿叶,花朵,富饶的湿土。

黏足说,亚维马雅。拉夫曾说过黏足来自亚维马雅,以及它和它的新芽们应该在他们杀了贝赞洛之后回到那里去。黏足并不确定这点。晴空号就是它所知的一切。

儿革思说,这里有亚维马雅,从很久以前就交织在这片土地中。它是为了战斗而来

我们是为了对抗恶魔而来,黏足说。

恶魔,恶魔,声音彼此低语着,一路传递这个字。对抗恶魔

黏足靠在栏杆上和它的新朋友们交谈。像这样被了解的感觉真棒。


隔天早晨,黎明之前,基定弯身把头探入茜卓那敞开的舱房房门。「情况如何?」

「快好了,」拉夫说。他坐在书桌旁,一页页翻着那本他通常链在腰带上的秘法文献。他懒得移除使它失去重量的咒语,于是它便飘浮在和他的脸孔等高之处。莉莲娜和莎娜站在房间的另一头,一边用评判的目光打量着茜卓。

莉莲娜若有所思地说,「或许你该把头发剃光。」

茜卓用力地搔抓头皮。「在你们把泥土放到我的头发里之后,我现在有点想这么做。」她正在伪装成一位柯帮赏金猎人,穿着一件深色裤子以及在黑色皮甲底下的短上衣。这套服装显然是取自一个死亡的教众,上面还沾了血迹和泥土。

莎娜不同意。「僧侣们才把头发剃光,我们并不想吸引那种注意力。不过她确实需要那些疤痕。」

拉夫站起身。「我准备好了,只是需要检查几样东西。我在学院里学到这个咒语,但我已经有一阵子没使用它了。它是一种幻影师的高阶演练。」

这一次,基定不认为拉夫在吹嘘。他的表情过于专心,过于全神贯注。拉夫走近茜卓并说道,「就只要固定不动并且直视前方。」

一道微弱的光芒绕着拉夫的手指舞动,同时他也将它们自茜卓的脸上往下移。她的肌肤起皱拉扯,创造出一条从她额头的一侧延伸到下巴的剑痕。基定因这份转变感到大开眼界。拉夫往后退并说道,「那样如何?」

莉莲娜赞同地点了点头。「完美。她看起来像个讨喜的浪客。」

莎娜拍了一下拉夫的背。「非常好。」

茜卓小心翼翼地触碰这道疤痕。「哇喔,那感觉好怪。」

基定说,「我们需要开始行动了。」他自身的伪装更为容易。他已卸下他的铠甲和武器,撕破他的衣服,在他们上一站的泥土里打滚,然后让莎娜在他的脸上揍了几拳。

「马上好,」茜卓说道,一边扭动身体套上她的武器背带。

基定沿着通道走向通往甲板的楼梯,莉莲娜则跟在他后方。他问她,「你也准备好了吗?」

「早就准备好了。」她用双手摩擦脸部。「我想从身上移除这份条约。我要把贝赞洛碎尸万段。」

「这很快就会结束了。」基定试着使自己听起来令人安心。

莉莲娜摆出讽刺的表情。「不管怎样都会结束。」

他们爬上阶梯来到露天的甲板上,看见了曙光下的乌尔博格。

天空依然充满尘云,这使早晨的阳光变得灰暗。晴空号下方的沼泽薄雾森林看似渺无人烟,除了一个半掩埋的非瑞克西亚环状结构物。基定朝站在栏杆旁的卡恩和泰菲力走去,他正用一副望远镜看着某个东西。泰菲力放下望远镜并动了一下他的下巴。「就在那里。」

基定昨晚曾看过这座火山的形状,黑暗的天空衬托出了它的轮廓,但现在这座城塞那自火山口升起的城墙已清楚可见。它曾被建造为一座非瑞克西亚基地,然后当非瑞克西亚被击败时,它也因火山爆发而部分损毁。「贝赞洛进行了一些重建,」泰菲力如此评论。「我上次见到它的时候,这座塔的大部分都消失了。」

基定估算着距离。「我们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但莎娜说得对,我不会冒险让这艘船开得更近。」

基定无法读取卡恩的表情,但不知何故,他却不认为卡恩在担忧这个地方。卡恩说,「我们应该开始了。」

茜卓和其他人跟着尤依拉登上甲板。现在茜卓在背上背着一把柯帮剑,两侧大腿上各系着一把长刀。「你看起相当可怕,」泰菲力向她保证。

「谢了,」茜卓微笑着对他说。「我知道我闻起来相当可怕。」

泰菲力大笑。「我本来不打算提那个部分。」

雅亚拍了一下茜卓的肩膀。「就只要记得,你已做好准备,而且你办得到。」

茜卓咧嘴一笑。「谢谢你。」

在其他人聚集的同时,尤依拉说,「准备进行我们的干扰计划。如果这管用,你们应该立刻就会知道。」

「噢,它会成功的,」莉莲娜说。她迟疑了一下,凝视着基定与茜卓。「别被杀了,」她最后说道。「那会毁了一切。」

茜卓嗤之以鼻,但基定却认真地告诉莉莲娜。「我们会没事的。」现在他已够了解她并且明白她是真的在担心,尽管她的感受被埋在一层层的防御讽刺言语之下。她想要摆脱她的条约,她想要向贝赞洛复仇,但她也不想看见基定和茜卓受伤。

亚瓦德为他们从侧边垂下了梯子。卡恩第一个爬下,基定跟在他后方,从最后几英尺高之处跳落到覆满苔藓的软泥上。即使充满尘云的天空让阳光变得灰暗,地面上却更为温暖。高大的草丛与挂着藤蔓的树林遮挡了微风,许多昆虫在泥巴与杂草淤塞的池子周围嗡嗡作响。

基定站在卡恩身旁警戒直到泰菲力和茜卓爬下来到他们身边。随着卡恩率先动身穿越树林,茜卓说道,「好吧,我们出发。」

基定鼓励地捏了一下她的肩膀。「这会管用的,」他说。这必须管用。

她担忧地仰头看着他。「所以 . . . 你真的认为莉莲娜改变了吗?」

「是的,」基定真诚地说。他微笑着耸了耸肩。「我只是不确定她知道这件事。」

茜卓的表情说她认为他疯了。

随着他们穿过四散的遗迹,基定觉得这片地貌看起来比夜晚时更怪异。卡恩在附生藤蔓与多刺树丛之间开出一条路,一边用他的重量测试地面。顶着如此阴郁的天空,依附于灌木丛的阴影以及许多微小的火光都在他们经过的同时穿过高草窜逃而去。

在他们行走一段时间后,地面稍微朝一座岩洞下倾,他们看见许多鬼魂生物聚集在洞里,显然正在举行一场会议。泰菲力做个手势减缓了鬼魂周围的时间,几乎冻结这群鬼魂直到基定和其他人穿过岩洞并再次离开它们的视野。尤依拉曾说过这些鬼魂并不支持柯帮,但他们已决定不要涉险。微小,发光,不停飞掠的东西,比昆虫还大,已跟了他们一段时间,但却没有发动攻击。

他们遇到一座古老倾颓的石墙而且必须爬越它。当基定来到顶端时,他瞥见了某个东西的轮廓,那看似一根巨爪,埋在藤蔓与树根中,一种非瑞克西亚武器的残骸摧毁了这个石造建筑。

「这里的遗迹还真多,」茜卓在跃下的时候说道。「有多少人住在这里?」

「非常多,」卡恩说,在他绕着巨爪行走的同时低头瞥了她一眼。「我们的朋友凡瑟曾经住在这里。」

「是把火花给了你的那个朋友吗?」茜卓问道,然后畏缩了一下。「尤依拉说过——我知道他死了。很遗憾。」

泰菲力露出严肃的表情。卡恩点了点头说,「他是个好朋友。」

既然已打破沉默,基定决定提出他从亚维马雅起就一直在思考的问题。「在贝赞洛死后,你——你们两人——是否愿意和我们一同去对抗波拉斯?」

泰菲力带着一种古怪的笑容瞥了他一眼。「你的意思是,进入陷阱里?」

在基定能够回应之前,茜卓说,「嘿,至少这次我们知道那是个陷阱!」

泰菲力倾斜他的头,做出了让步。「我以前曾经和尼可波拉斯交手过。」

基定大吃一惊。「你跟他交手过?」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泰菲力解释道。「我输得很惨。」

「我们也是,就在我们上次对抗他的时候,」茜卓承认。

「那可不是个鼓舞人心的信息,」卡恩对她说,但他的声音里却带了点愉悦。

基定说,「一旦莉莲娜完全恢复力量,不受她的条约束缚,我们就能把它变成专为波拉斯设置的陷阱。我们希望。」

泰菲力耸了耸肩。「我拿回火花的其中一个原因就是跟你们走。我认识波拉斯,而且我知道他的计划将会包括我的家园,迟早的事。现在我有了女儿和孙子以及曾孙需要担心,我发现我的观点已经改变。」他拍了一下卡恩的金属肩膀。「那么你呢,我的朋友?你会跟我们来吗?」

卡恩说,「我需要在非瑞克西亚人重返多明纳里亚之前用钵摧毁新非瑞克西亚。」

「非瑞克西亚人被困在那里,」泰菲力指出。「你拥有多重宇宙中所有的时间来摧毁他们。如我所…」

卡恩打岔,「不要说关于时间的双关语,拜托。」

泰菲力咯咯笑着。「好吧,但你明白我的意思。」

基定注意到卡恩并没有拒绝。他持续试探,「你能够帮助我们,卡恩。多一位斗士可能会为我们带来不同的结果。」

卡恩沉默了一段时间,一边替他们开路穿过一些浓密的灌木丛。「你相信他带来的威胁有这么急迫吗?」

茜卓从额头上抹去汗水。「他在阿芒凯做了可怕的事。我不想再看到那发生在其他任何地方。我们得阻止他。」

基定同意。「我不确定他的计划是什么,但我知道我们已经没时间了。而且我知道当我们下次与他相遇时,那将会是决定性的一刻。」

泰菲力扬起他的眉毛。「不管怎样都是吗?」

「遗憾的是,没错,」基定说。

卡恩看似思考了一段时间,然后说,「我会好好考虑你的邀请。」


在短暂地从基定带来的背包里补充粮食饮水过后,他们花了将近一整天才抵达通往城塞的道路。

他们停在高地上,这里的尘土与植被已部分遮蔽了一面颓圮巨墙的瓦砾,它的高度足以提供他们一处隐密的有利位置。天空愈来愈阴暗,在尘云上方某处即将发生一场风暴。不过光线依然足以让人看清城塞的样貌。

它就跟陶拉里亚西境的特务所形容的一样。一条漫长的石制走道跨越了古老的渠道与壕沟,它们正一层层地排列在火山面前的斜坡上。现在渠道里已充满泥水与一些极度饥饿的有鳞生物,而走道则被具有厚重城门的墙壁阻断,许多全副武装的魔骑与身穿长袍的僧侣们正严密看守着,他们在此要求通关密码以及其他证明身分的对象。火山的一侧已被削成平滑的截面,而走道则朝上通往了建造于其上的高耸半圆墙面。穿过那面墙的大门呈现圆形,依然带有某种非瑞克西亚武器的尖刺形状,希望它现在已停止运作。

随着这座黑塔的形体耸现于他们上方以及逐渐因烟尘而变得更暗的天空,这俨然是一幅令人畏惧的景象。基定很高兴他们不必一路硬闯过这些防御。

基定把他们的补给包递给卡恩,他把它背在肩上,同时泰菲力说道,「这道咒语应该能持续到让你们通过这些门。一旦你们抵达目的地后,找个别人看不见的地方,或至少躲在阴影里。当咒语终止时,可能会有一道置换空气的爆裂声,那会引起别人的注意。」

「了解,」茜卓说。她看着基定。「我们准备好了吗?」

基定认为他们已经准备好了。在一段满身大汗的长途跋涉后,他们看起来都比在晴空号的时候更像柯帮猎人与囚犯。他问泰菲力,「我们能够从里面看见那道咒语吗?」

泰菲力往后退,面露苦笑。「别担心,它的效果很明显。现在,别动。」

他抬起一只手。基定本能地准备迎接这份冲击,但他却什么也没感觉到。接着他发现泰菲力和卡恩看似冻结在原处,还有微风吹拂树叶的声音,虫鸣鸟叫,全都戛然停止。基定再次看了城塞一眼,发现所有位于各个检查站的铠甲人影现在都跟雕像一样静止不动。

茜卓与他四目相接,一边扬起了眉毛。「哇喔,这好怪。」

基定不得不同意。接下来,尽管泰菲力看似依然被冻结,他们却听见了他的声音说,「现在去吧。最好是等速且快步行进。」

「好,我们走吧,」基定说。茜卓抓住他的手臂,而且,小小翼翼地与她保持等速,基定开始走下山坡。他们费了点力气走出高大草丛与芦苇,进入看见低矮外墙上的魔骑那辽阔完整的视野。但随着基定与茜卓穿过宽阔的地面朝走道移动,整个世界变得无声又静止。

泰菲力解释过这道咒语会在他们周围创造一个慢时区,所以,在正常的走速下,他们的速度将会变得过快而使任何待在这个区域里的人看不清他们。他们来到走道的尾端,他们脚下的成堆尘土已转变为光滑的深色铺路石。

第一座墙是看似某种巨型生物牙齿的非瑞克西亚结构物,它的外观如此自然,或许是从地面直接长出来的。它上面挂着柯帮的红色旗帜,而横跨走道的这扇金属巨门至少有十二英尺高。

基定与茜卓停了下来。「我猜,我们不能就这样打开它,」茜卓说。「它比我们的时间气泡更大。」

基定不确定如果他们试着把它推开的话会发生什么事。最好还是别去探究。「我们会爬过它,」他说。

小心翼翼地待在一起,他们爬上这扇门,宽阔的横挡刚好可以作为他们的梯子。这很蠢,但基定提醒自己如果柯帮魔骑朝他们射毒箭的话会变得更困难。在另一边,他们缓慢地绕过那些静止不动的守卫以及飘散在各处的黑球,那是用来困住入侵者的咒语的体现形式。「这会花上比我们预期更久的时间,」茜卓严肃地说,同时他们正小心翼翼地穿过两扇覆满金属尖棘的陷阱门。「我希望泰菲力给了我们足够的时间。呃,我不是刻意要说双关语。」

「我知道,」基定说。「继续前进吧。」


晴空号的舰桥上,莉莲娜站在尤依拉身旁,而蒂娅娜则带他们低空飞越沼泽。他们正要前往豹战士与柯帮的其中一场最终战役发生之处。「据我所知,比起战役那更像是一场大屠杀,」尤依拉说。

莉莲娜告诉她,「以我们的目的而言,一场大屠杀更好。」

现在尤依拉把身体往前倾并告诉蒂娅娜,「南方有一座鬼镇,我们肯定想避开它。」

尤依拉不希望柯帮在他们准备好之前发现晴空号在这里。但莉莲娜能够感应到前方存在着死亡。古老的死亡与冰冷的愤怒。这里死了好多人,使树木与茂密的绿色植物转变为藏尸所,而靠这些遗骸维生的植物早已在很久以前就腐烂为泥土。残余的尸骨嘶喊着复仇。莉莲娜非常乐于提供它们这个机会。她说,「我们已经够靠近了。停在这里。」

早已探向晴空号下方的不息亡者,莉莲娜转身爬下了通往甲板的梯子。

她往外走入逐渐增强的风里,充满了浓厚的灰烬和雨水以及初期闪电的气味。这群不死军队将会是一种干扰手段,攻击并扰乱城塞,好让基定与茜卓寻找乌锋并用它来摧毁贝赞洛。但若莉莲娜成功的话,她的军队也会铲除柯帮在乌尔博格的势力。这群僧侣和死亡教众在承受过今日的重击之后将一蹶不振。

她大步走向船首并踏上扬升的甲板。随着她高举双臂,她肌肤上的条约也散发出紫色光芒。「听令,」她低语着。「我召唤你们前来,带领你们复仇并且摧毁柯帮。」锁链面纱里的欧纳克族鬼魂在她的心灵中低语着。

接着在下方的草丛与芦苇和灌木丛里,亡者开始苏醒。


这看似过了永久的时间,但基定与茜卓已成功地通过每一个检查站,并且不需打开一扇门或移动任何可能会透露他们行踪的东西。基定并不担心被抓到,因为他知道他们已移动得如此迅速,一个僧侣不太可能会施法攻击他们。但他不希望任何人发现一扇变动过的门并决定在城塞里搜索闯入者。

当他们终于穿过通往第一座大厅那敞开的门口时,茜卓恼火地说,「那比看起来还困难。」

「如果你没发现我们能够在第三个陷阱处走在水面上,我们将永远无法办到,」基定对她说。

「我希望我当时能够更快想到这点,」茜卓在他们停下来厘清方向时承认道。这座主厅既广大又阴暗,支撑着天花板的柱子朝内弯曲,让这像是走进了一个巨人的胸腔。天花板上挂着红色旗帜,而柯帮教众则一团团地蜷伏在地板上。来自香炉的一片烟雾一动也不动地挂在半空中,许多飘浮的火炬部分点亮了这个空间。很容易就能看出这个巨大的房间来自异界,由非瑞克西亚人所创造并被柯帮赋予新的用途。茜卓说道,「我们得躲起来。泰菲力的咒语撑不了多久了。」

「我们试着更往下走吧,朝死斗坑的方向。」基定带头走向房间侧边的其中一个开口,位于两根弯曲支柱之间。透过质问那位柯帮特务,他们大略知道死斗坑应该位于这座大厅底下几层之处,而且藏宝库就在它附近。有了茜卓伪装的柯帮猎人和基定伪装的囚犯,为了贝赞洛的荣耀以及取悦教众而被带去死斗坑奋战,他们应该能够相对轻松地在这个区域内走动。一旦莉莲娜和其他人带着他们的不死大军抵达,大部分的柯帮兵力将会离开城塞前去应战,届时基定和茜卓将有机会找到乌锋并面对贝赞洛。

至少,他们希望能够照这样发展。

穿过大厅,他们发现一条被如肋骨般弯曲的支柱所支撑的大型长廊。这比起胸腔更像是食道,基定苦笑了一下。有更多飘浮在半空中的火炬点亮了这条长廊,但它那迂回曲折的路线却制造了许多阴暗的凹室。他们在通往楼下的宽广阶梯附近找到一个,暂时没有任何柯帮教众或守卫存在。基定认为来自最近一把火炬的光或许正要开始闪烁。他转向茜卓并伸出他的手臂。「快点,我想咒语快结束了。」

茜卓把锁链固定在基定的手腕上。「那会痛吗?」她担忧地询问他。

「没事的,」他向她保证。光芒再次闪烁,他们两人都准备好了。

缓缓地,他们周围的寂静宛如水涌入碗般地被填满了。一开始是声音,从入口处回荡而来,不停反复地吟诵着贝赞洛的头衔。恶魔领主,乌尔博格之王,荒野领主,幽域魔裔。接着是隐约的呻吟、尖叫、金属撞击、嘶喊声。火炬闪烁,身穿黑袍的柯帮教众跑下大厅,穿着铠甲的魔骑则跟在他们身后。

基定与茜卓严肃地互看了一眼,然后开始往楼梯走去。


尤依拉和莎娜一同走上甲板看着莉莲娜唤醒亡者大军。

满是灰烬的天空变得更加阴沉,远方传来雷鸣。在晴空号下方,许多人影在草丛与灌木丛之间骚动着。它们是豹战士的残骸,它们的遗骨上披着它们曾经拥有的肌肤阴影。它们的武器是曾被埋在泥泞里的锈蚀剑与长矛,或是从地上拾起的木棍与岩石。它们成群结队,再现了它们曾用来进行最后一场战斗的阵型。它们曾竭尽所能地与柯帮交战,而这片沼泽就是一座属于它们军队的大型坟墓。

「它们有好几百个,」莎娜说,一边把身体探出栏杆外。拉夫和亚瓦德跟着雅亚站在甲板的另一侧,小心地看着。散绿菌爬上阶梯,在那里站了一会儿,然后急忙将它的宝宝们送回阶梯下。

有十几个阴暗的形体出现在船首的栏杆上方,莎娜把手伸向了她的剑。尤依拉抓住她的手臂。「不必,我想它们是巫妖,被莉莲娜召唤而来。」

随着它们蹲踞在栏杆上,它们的形体也固化为豹战士。它们依然具有那些夺走它们性命的伤口,砍穿它们的铠甲并深入它们的胸口与手臂,那些巨大无血的刀痕。莎娜放开她的剑柄但仍警戒地看着它们。「这很怪,」她如此评论。

「在我们结束之前会变得更古怪,」尤依拉对她说。

莉莲娜以一种轻柔的语调对不死战士说话,而且豹战士们也做出回应。尤依拉能够听见这些话语,但这就像在听一种她无法理解的语言。接着莉莲娜转身说,「它们准备好了。它们会跟随这艘船投入战斗。」

「很好,」尤依拉轻声地说。她从栏杆上退开。漫长的等待终于结束;他们将会正面迎战柯帮。「拉夫,去告诉蒂娅娜带我们…」

「尤依拉!」拉夫大喊。

尤依拉转身,睁大了眼睛。远方有个巨大的生物正从沼泽里窜出。带着斑驳的暗绿色,它的头颅差不多是半个晴空号的大小,对那些从泥泞与树林里爬出的扭曲、长肢躯体而言确实过大了。它那宽阔的口部裂隙一张开就把头部分成了两半,并且露出了宛如洞窟般的利齿巨口。

莎娜大喊着,「莉莲娜,那个东西是你的吗?」

莉莲娜在船首咒骂了一声,听起来更像是恼火而非惊讶。「我没有召唤那个东西!而且无论它是什么,它都还没死。」

尤依拉喃喃自语着,「当我说会变得更古怪时,我的意思不是这个。」她提取自身的力量,从光芒与空气中将防御咒语合而为一。

拉夫跑到她身旁,一边盯着这只生物。「如果我们知道它是什么东西的话,或许…」

尤依拉往后瞥了一眼。「莉莲娜…」

豹巫妖俯身再次朝莉莲娜低语着。她加以翻译,「它叫做雅骨尔。它的由来是贝赞洛把某个叫雅库尔的白痴变成一只蛆,接着又被一只青蛙吃了,然后就变成那个东西。」她沮丧地挥了挥手。「那根本就没有帮助!」

「它们知道怎么杀它吗?」莎娜问道。

莉莲娜摆出愁苦的表情。「不。那就是杀了它们所有人的东西。」

尤依拉摆出坚决的表情。「这个东西无法阻止我们。」但它将会拖延他们。基定和茜卓会被困在城塞里并一边期盼着晴空号随时抵达。

接着雅骨尔咆哮着扑向了晴空号


基定因等待而紧张。他和茜卓就站在围绕着死斗坑的竞技场外侧。穿过弯曲的拱门,歌颂贝赞洛的赞词变得愈来愈大声,几乎淹没了死斗坑里的武器敲击声与嘶喊声。

「他们这时候应该已经到了,」茜卓压低了声音说道。「一定是出了什么差错。」

那就是基定害怕的事。他们已经迁移了两次,试图找到不起眼的位置进行等待,但随着教众与僧侣们为了观赏他们的囚犯在死斗坑里互相残杀而逐渐涌入,竞技场周围的走廊与大厅也变得愈来愈拥挤。通往柯帮藏宝库——他们的情报指出乌锋被收藏于此——的入口就在附近,所以基定并不打算撤退。但已愈来愈难不被群众卷走并且被拉入竞技场中。

不是莉莲娜试图复苏亡者大军的过程出了差错,就是更糟的,某个东西袭击了他们。他们随时会抵达这里,基定提醒着自己。然后教众会被召集上阵而整个地方将会在他们奔向外围防御时净空。我们只需要等待

一群教众涌入走廊,使茜卓被往前推。基定试着用他的锁链固定她,但却有许多手从后方推挤他,于是他们便随着群众跌跌撞撞地进入了竞技场。

他们来到一条沿着死斗坑外缘延伸的宽敞走道。嘶喊和武器撞击声变得更响亮,不过基定仍无法从这里看见死斗坑的内部。数百名教众站在一个巨型房间周围的观台上,一边吟诵着赞歌。火炬飘浮在死斗坑上方,拱型天花板垂挂着红色的旗帜。茜卓四处张望寻找出口,但高大的基定却看见通往最近一座拱门的道路已被群众挡住。

「魏飒璞来了,」他们周围的教众开始吟诵。「魏飒璞呼唤我们前往死斗坑。」

一位红袍僧侣气势十足地走了进来,同时群众也站往两旁让她通过。教众们趴到地上好让她能够踩着他们的背登上升起的平台。随着她举起双臂甩下她的长袍,邪恶也如沼气般地自她身上发散而出。「恶魔领主驾到!」

基定悄悄咒骂了一声。吟诵声加剧,位于竞技场远程的巨大门扉轰隆作响。火炬猛烈燃烧,接着一个庞大的恶魔形体便自阴影里现身。贝赞洛。他展开翅膀并沐浴在教众的吟诵与嘶喊声中,他那苍白的肌肤闪烁着火光。他的身体强壮结实,他的头上长了一对沉重的弯角。他跨步向前走并坐在竞技场尾端一个类似王座的石制结构物上。他比了个手势,于是魏飒璞便向他深深地鞠躬行礼。在她挺起身体的同时,她大喊着,「进入死斗坑,为了贝赞洛的荣耀!」

在竞技场四周,猎人与教众们开始将俘虏从边界上推入死斗坑。在魏飒璞转身的同时,她的视线落到了基定与茜卓身上。「你,快把他送进去!难不成你想跟他一起死在这里?」

茜卓开始仰头看着基定,而且他知道这是个他们不能犯的错误。他猛然从她身旁挣脱并低声说道,「把我推进死斗坑。」

「基定…」她提出抗议。

「快照着做。我们需要争取更多时间。」魏飒璞正宛如一个嗅到猎物的掠食者般地看着他们。「立刻!」

茜卓推了他一把,接着基定便假装踉跄了一下,然后往后翻落死斗坑。


鹏洛客档案:莉莲娜维斯
鹏洛客档案:基定尤拉
鹏洛客档案:茜卓纳拉
鹏洛客档案:泰菲力
鹏洛客档案:卡恩
鹏洛客档案:雅亚巴拉德
时空档案:多明纳里亚

Latest Magic Story Articles

MAGIC STORY

2021年 11月 16日

第二集:客套话的痛苦重担 by, K. Arsenault Rivera

「你看见他了吗?」 「没有,你呢?」 「差劲,糟透了,竟然只为了露个面就让我们等这麽久。他可能自认为是依尼翠之王,但-」 「别讲那麽大声,雷利欧-」 「但他可差得远了!除非我亲眼看见,否则我不相信。」 沃达连邸|由Richard Wright作画 雷利欧喝着酒杯裡的液体。少许血液沿着他的下巴滴下,弄髒了他的环领,蔻黛莉也警告过他会发生这件事。他从不听他的话。...

Learn More

MAGIC STORY

2021年 11月 2日

第一集:血税与请柬 by, K. Arsenault Rivera

史顿襄睡梦正酣。安眠者的睡眠,逍遥者的睡眠,忘忧者的睡眠-吸血鬼们也沉睡于其尖塔内。他们并不是真的需要睡眠,但农民需要,而这几乎让它成为一种新奇的事。如果我们-在拥有巅峰权力的此刻-睡觉的话,那不是很有趣吗? 那没有持续很久。大概一两个小时。打个盹。一种玩笑,一种姿态,一种短暂的兴趣。 但那却是史顿襄的人类几週来所拥有最棒的小时。伴随着高挂天空的月亮,儘管他们的身体渴...

Learn More

文章

文章

Magic Story Archive

想阅读更多文章? 浏览我们文章存档,阅读您最爱的万智牌作家所写的数以千计的文章。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