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开学日

Posted in Magic Story on 2021年 4月 7日

By Adana Washington

Adana Washington is a creative workaholic. More specifically, she is a writer, tarot reader, and aspiring game developer. She's the creator of the Kinetic Tarot Deck and the author of a few books.

在茂典阁那看似无止境的大厅里,来自无数世界的奥法知识正排列于此处年代久远的书架上,彷佛整个阿凯维沃时空只剩下脚跟踩踏在石地上的咔答声响。黑玉教授-这里的人们是这么称呼她的-边走边深呼吸,吸入了古老纸张以及总是伴随着魔法的熟悉臭氧味道。她需要在另一场令人难以忍受的会议之后喘口气。尽管这个地方充斥着智慧与学识,但这里还住了一些格外愚钝的人。

Professor Onyx
黑玉教授|由Kieran Yanner作画

例如:虽然她在多重宇宙中名声远播,但当莉莲娜维斯用一个完全不同的名称自我介绍时,其他教授们竟没有认出她。这并不让她感到意外。这间学校总是如此,甚至从多年前她还是个学生时起就是这样;一直专注于它自己的小问题上。

她周围的这些书本、巨著,以及卷轴有种令人镇定的作用。它们看似把这个地方包覆在某种寂静之中。当学生抵达,校园将不再这么安静-但这一刻,她趁着在书架间漫步的同时细细品味这份孤寂感。

前方传来一阵沙沙声。带着一丝不悦,莉莲娜想到那本永远碟碟不休的法典;它很可能会随时出现在转角处。不过,当她绕过下一个拐弯时,那并不是她在书架上看见的那本被学校以魔法活化的书。

「你在做什么?」她问道。

那个人影僵住不动,他的手正准备伸向另一本书以把它放到他脚边的书堆上。

莉莲娜向前走。「学生不能来这里,还要再过一个-」

话语声终止,同时一串紫色的光芒从那个人影的手上飞出。光芒掠过她的手臂,随着一股恶心感弥漫至她全身,这个房间看似开始变形摆荡。透过意念做出一个手势,她隔离了这道咒语的效应,然后粉碎了它。一个业余者的伎俩,没错-不过斯翠海文的五个学院都不会教导具有那种本质的魔法。

「所以,」她说,一股不停盘绕的死亡能量流随着她召唤自身的魔法而包围了她的手,「你不是来这里参加暑期课程的,我了解了。」

她现在能看见了,这个人戴着面具-原本该是眼睛的位置只被一片光滑平坦的金属遮盖。当然,她曾听闻过欧理可。学校充斥着关于这个秘密法师社团的忧心低语,他们醉心于禁术并不计一切代价地追求力量。不过,她却没预料到会这么快就遇上一个。「我知道你是什么人,」她说。

闯入者朝大厅看了一眼,然后看着莉莲娜。「那么你就知道你的死期不远了。」

「黑玉教授?」其中一座邻近大厅传来一道略为熟悉的声音。莉莲娜转向声音的来源,一边举起能量充盈的手。莎依儿塔伦卢克院长正皱着眉头站在大厅尾端。「你还好吗?」

当她转过身来,闯入者已经消失了。只有地上成堆的书与卷轴显示他曾出现在那里。

莉莲娜使自己恢复平静,让魔法消散。这不是让大家注意到她的好时机。「我没事,我只是-以为我在书架上看见什么东西。教职员们已经进行到手边的下一个主题了吗?」

塔伦卢克院长打响了她的喙,那双巨大的黑色眼睛里充满了不悦。「纳撒理院长坚持要延长今年的斗法塔赛季。」

莉莲娜在触碰到那道咒语擦过她手臂之处时皱了一下眉。在跟着塔伦卢克院长走回圣法谕大厅的路上,她朝书本望去。「我们肯定有比斗法塔更严重的麻烦。」

「没错,就是这样!」塔伦卢克院长轻柔地说。莉莲娜几乎没听见她还说了什么。


在位于凯勒姆的房间里,威尔肯理斯无助地看着他床上高耸的一迭书。他一直在努力选出该带哪一本走;看来最好押那本关于热融预言的巨著,但他接下来却想起了他最喜爱的历史手记,萨都丝治疗师的陈述。现在已经过了一小时,他还迟迟做不了决定。他用手顺了顺他的金色短发并环视房间,看见桌上的猫头鹰造形发光卡片,然后摇了摇头。无法得知他们要过多久才会返回凯勒姆。如果他们回得来的话。

前门被重重地打开,使威尔畏缩了一下,接着萝婉便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

威尔的姐姐几乎跟他一样高,金色的头发披垂在肩膀后的红色披风上。她朝威尔皱眉,视线跳到依然散落在他面前的书本上。「你怎么还没准备好?」

「只要...再给我一分钟就好,」他说。热融预言。绝对是热融预言。

萝婉从房间另一头的桌子上拿起邀请函。金色的火花从它上面浮起,这张猫头鹰造形的卡片在她手里散发着微光。「你已经用了两周的时间,威尔。我们需要出发了。」

「史书说斯翠海文已经存在几千年了。我相信它能够再多等我们几分钟。」他转头瞥了一眼书堆。没有萨都丝的陈述他怎么撑得下去?「或者,大概几小时。」

萝婉开始抱怨。「现在克蜜娜可能正在等我们。」

威尔叹了一口气。克蜜娜。这名女子已告诉他们许多关于斯翠海文的事。但她的邀请函却凭空出现,就在贾路已不担心他们的安危并离开他们之后的几天内送达。他们在凯勒姆并没有和她相处太久,而且他们现在竟然只凭她的片面之词就打算前往一个全新的世界?威尔把注意力放回到书本上。「我相信她不会介意的。」

「我们要出发了。」

「是的,我知道。当然是今天。我只需要-」

「不,威尔。」萝婉把邀请函在手里揉成一团。「立刻。」

威尔开始说话,但房里突然发出强光,阴影的卷须在空气中盘旋。他瞇起眼看着它扩散包围他的姐姐。在她后方,斑驳的耀眼蓝天在一面翠绿的叶片网中闪耀着。

萝婉挥手并咧嘴笑着,一边踏入光芒中消失了。

威尔咬紧下颚,努力抗拒那股拉扯着他的核心的力量。但他和他姐姐的连结太强了。相同的光影卷须很快就涌现在他四周,用虚相般的光芒淹没他的床。他在被光芒拉向一个新时空之前急切地抓住了萨都丝治疗师回忆录。然后,围绕着他的一切都是与凯勒姆截然不同的光芒与色彩和声音。他被抛过了虚无,穿越了一切。

无论萝婉带他们前往的地方是哪里,威尔听见的第一个声音就是一道高频的尖啸。它来自一团模糊的羽毛和爪子-这团东西正朝他们飞来。威尔叫了一声,一边举起回忆录遮挡。那只鸟在撞上之前突然往上朝天空飞去,在头顶上方以大范围的弧形轨迹盘旋。

他们正在一块空地上,被一群看似柔和的低矮树木围绕着。空地外缘站着一个拿着弯曲手杖的眼熟人影。过了一会儿,那只鸟便从天空降落至那名女子肩上。

「你们好,威尔。萝婉。」一束阳光照在她身上,使她的红发闪闪发光。克蜜娜面露浅笑,一边朝他点了点头。「我看见你们两个都成功了。而且刚好赶上。课程即将开始。」

威尔环顾四周。他看见的只有一片荒野。「所以,呃。那么,学校在附近吧?」

「没错。」克蜜娜转身朝空地边缘走去。「就只要越过这片森林。我们很快就会看见第一把火炬。」

第一把火炬?威尔纳闷那是什么意思。

「所以这个地方是什么样子?」萝婉问道,从威尔身旁离开好跟着她走。「还有其他像我们这样的人吗?能够在世界之间穿梭的人?」

「这是一个非常广大的校区,」克蜜娜说。「我相信还是有其他人来自不同的时空。你要来吗,威尔?」

威尔咬紧下颚,然后跨步跟在她们后方。


正如克蜜娜所说,有一把火炬。但她没说的是它好庞大-更像是一座塔,真的。银色的柱子升得比树林还高,穿透了耀眼的蓝天。即便从地面上,威尔能够看见在这个结构顶部飞舞的火焰,它的火光正与上方两颗太阳的光芒较劲。当他们抵达基座时,威尔用一只手掠过那光滑的金属。「他们是怎么持续点燃这个东西的?」

「就跟阿凯维沃大部分的事物一样,」克蜜娜说。「用魔法。」

威尔不悦地看了那名女子一眼。「这里是你的故乡世界吗?」

「我已经在这所大学待了很长一段时间,但不是。」克蜜娜看往地平线的方向。「下一把火炬应该是那个方向。」

威尔看往同一个方向,但他只看见在他们面前无限延伸的绿色原野,其间只穿插一条被踩踏出来的小径。

「如果还有更多火炬,你稍后还有时间来赞叹它们,威尔。来吧,」萝婉说道,一边向前跑去。

「萝婉,慢一点,」威尔说。「我们不知道这里会有什么人或什么东西。」

「没错!」她大笑着说。

他们走了几哩后才抵达下一根火炬。威尔不禁想着这整个时空到底有多少火炬-以及它们可能会耸立在其他哪个陌生的土地上。

造风师手记写得详细多了,」克蜜娜慵懒地说道。

威尔凝视着邻近的克蜜娜。他皱了一下眉,然后跟着她的视线看往他身旁的书。他把手滑到书本上,那破旧的封面给了他一种安全感。「我没听过那本书。」

「好吧,等我们抵达斯翠海文后,你总是能够去茂典阁查阅它。」

「茂什么?」萝婉问道。

「茂典阁,」克蜜娜回复道。「那里广泛地收藏了最多关于任一时空、地点的魔法知识。」

「噢,」萝婉说,毫不掩饰她的失望。「更多的书。谁在乎呢?」

「你在开玩笑吗?」威尔惊呼。「我们可以学到任何东西!一切事物!我们得加快脚步!」

萝婉翻了白眼。「现在是谁需要放慢速度了,嗯?你不是说外面可能有野兽吗?」

「我的猫头鹰会警告我任何逼近的危险,」克蜜娜说。「你们两个都不必害怕。」

威尔看了那只鸟一眼。它弯起了翅膀,它的圆形眼睛上闪烁着阳光。以一个迟疑的动作,它转头直视着他。威尔皱眉。「它有什么问题吗?」

克蜜娜看着前方。「完全没问题。虽然它年纪有点大了。」

剩余的路途上众人不发一语,而威尔则偷瞄着那只猫头鹰和她的主人。但那只鸟看似总是知道他偷看的时刻并直视着他,直到威尔忍不住把视线移开。他注意到地貌随着他们的移动发生变化,看见了远方一座红灰色的山脊。

终于,克蜜娜在他们经过另一座火炬时打破了沉默。「欢迎来到斯翠海文。」

随着这三人登上山脊,威尔几乎因眼前的景象摔了一跤。校区延伸越过地平线,发亮的高塔与平坦的屋顶繁复交错。一座由参差石头构成的巨型拱门飘浮在那肯定是学校中心的建筑上方,每块石头的末端都指向地面,各个平整光滑,彷佛有一把巨剑把底部都削去了。

威尔走到萝婉身旁。「这里...

「比我们的城堡还巨大,」萝婉压低了声音说。

那也是一种说法。辽阔的斯翠海文比艾卓的五座城堡放在一起还大。校区中央有一座比其余楼房更高的巨型建筑。它的尖顶拱门上反射着阳光,而巨大的圆球则飘浮在较矮的建筑上。

「那就是茂典阁,」克蜜娜说,一边走上前来站在他们旁边。威尔心不在焉地点了点头,依然哑口无言地眺望着校区。

萝婉发出短暂的笑声,把他从白日梦中唤醒。「这一定会很棒。」

威尔面露笑容跟着她的姐姐朝高耸的大门走去。它们庞大到足以让它们看起来很近,即使他们可能要再走一个小时才会抵达。

他才走了几步就突然发现克蜜娜并没有跟着他们走。他和萝婉满怀好奇地回头。「你不来吗?」

Mentor's Guidance
导师指引|由Brian Valeza作画

「噢,不了,」克蜜娜摇着头说。她看了她的猫头鹰,接着那只鸟便升空朝茂典阁飞去。「我还有其他事要处理。你们去找一位名叫玛雯达锋喙的猫鹰。她会协助你们安顿下来。」

「噢。」萝婉清了一下喉咙。「好吧,呃,那么,谢谢你。」

威尔鞠躬行礼。「我姐姐的意思是:谢谢你带我们来这里。」

「不需如此客套,」克蜜娜笑着说。「但…不客气。」

威尔挺起身体并再次看了一眼那名女子,接着便前去跟他的姐姐会合。「萝婉,」他低声说道。「你觉得一个『猫鹰』是什么?」


在大门另一侧的校区熙熙攘攘,人们正沿着斯翠海文那宽阔的石步道疾行。有些较年轻的学生穿着相同的制服,灰色的斗篷在他们快速行走时于身后飘荡。较年长的学生则穿着独特的服装并成群移动,就像聚在一起的各种色彩。

红蓝色的花边与领饰跟黑白色外套与鞋套上的角度和旋纹形成强烈的对比。绿黑色大衣与厚靴看似跟优雅、狭长的红白色背心与高领呈现完全相反的风格。威尔以脚跟旋转,将这些千变万化的色彩与形状尽收眼底。

「她很怪,不是吗?」萝婉心不在焉地说。她看似一点也没被他们四周的奇景震慑住-如果要说的话,她看似沉浸在思绪里。

「谁?」

「克蜜娜。她和那只猫头鹰。」她耸了耸肩。「我猜那也不重要了。她带我们来到这里,对吧?」

就在威尔能够回应之前,校区深处传来惊叫声。在一瞬间,萝婉已朝声音的来源奔去。

「嘿!」威尔唤道,同时在她身后开始奔跑。「等等我!」

Academic Dispute
学术争执|由Manuel Castañón作画

他们奔跑绕过一个转角,却在一个小型庭院的入口处滑行至停止。里面有一群人正在观看两团学生于一片草地上互相抛掷咒语,那些光芒和色彩以螺旋轨迹高速飞越空中,差一点就击中目标。其中一道咒语击中一位身穿红色与蓝色服装的女孩,于是她便开始飘浮,无助地踢动她的脚以及挥动她的手臂。群众里传出笑声和掌声。

威尔惊恐地看着。「我以为这里应该是一间学校。这实在-」

「太棒了!」萝婉把话说完,一边咧嘴笑着。她扯了一下邻近学生的袖子,那是一位身穿黑色与绿色服装的树灵。「谁赢了?」

「目前粹丽看似占了上风,」那位学生说道。「但如果我是他们的话我不会太过松懈。那些银毫学生可以变得非常恶毒。」

「嗜血战斗,就发生在校园里吗?」威尔结巴地说。

树灵皱眉。「这只是一场决斗。没有人真的会受伤。反正,伤得不重。」

「好吧,我看够了,」威尔说,一边试着让自己听起来具有力道。「萝婉,走吧。我们需要找到-呃,某种管理员。大概是一位教师。我们还有课要上,肯定还要取得一些书,而且-」

萝婉向前走,完全忽视他。在草地上,有个学生已盯上其中一位穿着红色与蓝色服装的粹丽学生。他举起双手,移动嘴唇以一种低沉、专注的语调说话。在他的手指之间,卷曲的黑色墨水开始成形。

「小心!」萝婉大喊。她朝准备墨水咒语的那个学生投出一发电击。他在被击中时叫了一声,使他正在召唤的黑色墨水整个洒在他的制服上。群众发出更多笑声和掌声。这位粹丽学生转身看着萝婉,感到十分惊讶。「谢谢!」

萝婉笑着准备响应;就在威尔能够警告她之前,一圈活生生的墨水从她下方扫击她的脚。她以背部着地,因喘不过气而咳了一会儿,接着往上看是谁袭击她-是一个身穿黑色和白色长袍的学生,跟被她电击的那个学生穿得一样。「别插手,新生,」那个学生怒斥道。

随着萝婉召出另一发电击,她四周的空气也发出电能的霹啪裂响声。「想再试一次吗?」

在边在线,树灵靠向威尔。「所以,那个就是你的姐姐?」

「恐怕正是如此,」他面露愁苦表情说道。他一直在期望安静、学习-到目前为止,这就跟凯勒姆一样糟。

「看来她已经选好她的学院了。」

说的没错-萝婉现在已站在粹丽学生那一侧,一边朝另一侧抛掷火花。威尔不情愿地站到场上,小心翼翼地穿过战局,闪躲来回飞舞的火球与光箭。当他终于来到她身旁时,他便一把抓住她的手臂。「萝婉,这不是我们的战斗。走吧。」

她就只是大笑。「威尔,如果你真正试过的话你也会觉得很好玩的!」

「我们不是来这里的,萝婉!我们是来这里成为更好的法师的!」

「闪边去,新生!」他身后传来一道喊声。在他转身的同时刚好有一颗墨水球打中他的胸口,墨球爆裂使他往后撞上了萝婉。他们一起从地上起身,咳嗽,接着威尔惊恐地往下看:那本他放在旅行背包里的萨都丝回忆录已掉了出来并且还滴着黑色墨水。他立刻就知道书被毁了。「好吧,」威尔咆哮道,一边咬紧下颚。「或许这就是我们的战斗。」

萝婉把他拉起来。「记得那场跟维特兹和古罗穆的对决吗?」

威尔点了点头,一边召唤施法的能量。转眼间他周围的空气就降了好几度;他呼出一口气,在空气中结成了雾。「来吧。」

萝婉转身并举起她的手召唤出一颗电球,它劈啪且嘶嘶作响地朝空中伸展、蜿蜒。

威尔一边计算时间,一边送出一波冷风与冰盘绕在萝婉的闪电周围。「一......三!」

威尔和萝婉一起行动,他们的合并魔法以弧形轨迹朝其他学生奔去。他们看似已不再露出过分自鸣得意的笑容了-但就在它击中那位银毫学生之前,萝婉的闪电突然发出强光与裂响,穿过了威尔的冰魔法缎带。威尔皱眉,但已经来不及调整了。至少,萝婉的攻击力道非常猛烈;它穿透了那位年长银毫学生召出的光盾,使她往后摔倒。

萝婉在他身旁欢欣地大喊,但这份庆祝却很短暂,同时她转身用一条闪电鞭打掉了另一个法师的咒术。

威尔凝视着他们的合并魔法失败之处-他们之前总是能成功施放那道相互交织的咒语。某个东西不对劲。


莉莲娜站在茂典阁外侧,看着欢乐的学生队伍经过。她几乎立刻就能感受到她那件旧靡华制服的重量,并且心不在焉地拉了一下她这件教授外套的领子。

在对面,纳撒理院长阔步穿过茂典阁的大门,身旁跟着莉塞特院长。莉莲娜以相同的步伐走在这两位院长旁边。

「黑玉教授。」莉塞特院长点头打招呼。「你对课堂适应得如何?」

「还不错,」莉莲娜说。「不过我一直从学生那里听到一些令人不安的传闻。」

纳撒理院长大笑。那是一种奇特的声音,来自一个魔神,就像是从水晶上流过的水。「这个嘛,年轻的心灵习惯创造复杂的故事。我认为那是一个好的迹象。积极想象,诸如此类。」

莉莲娜勉强挤出笑容,设法保持一种轻松的语调。「除非他们也进行扮装游戏并且潜行穿过大厅,不然我认为这不只是个天真的游戏。」

「潜行?」莉塞特院长扬起一道眉毛。「而且你还见过其中一人?」

她稍作停顿。该如何回答这题?「我在校区里看见一个戴着面具的陌生人。无论这是否为其中一个欧理可,然而...

「又是那个词。那听起来总是如此认真。我们真的不知道这些传言是否不属于一个无害的恶作剧,」莉塞特院长说。

那个面具陌生人朝她抛出的魔法远超过了无害恶作剧的程度。「总之,我们不该低估他们。我们应该警告其他院长和教授们。这所学校肯定有某种我们能够采用的防线。」

「你的意思是,除了阿里布以外吗?」纳撒理院长气冲冲地说。「我相信他确实会喜爱做一些不一样的工作。或许那样他就会放下对我的不满了。」

「我想的不只是一个魔像而已。」

「即使你说的那些东西代表了某种风险-我们的学生也不是无助的羔羊,」莉塞特说。「他们能够保护自己。」

「可是谁要来保护他们不伤害彼此?」纳撒理说道,指向了邻近的庭院。莉莲娜能够看见射偏的咒语飞向空中,同时空气中充满了欢呼与叫喊;另一场决斗。莉塞特叹了一口气,而纳撒理则大笑。「看见了吗?拥有如此才华,我不认为欧理可对他们来说有什么好怕的。」

「纳撒理院长,」莉莲娜开始说道。「我们真的应该-」

「好,好。」

她们一同前去终止这场打斗。纳撒理用一大片水冲过群众,把粹丽学生们围在一起。藤蔓与树根在莉塞特院长的号令下自地面窜出,将孩子们彼此拉开并且在他们能够抛出任何魔法之前捆住他们的手。

一个年轻男孩边抱怨边跟着一个年轻女孩离开草地。「这里不是凯勒姆,萝婉。」

莉莲娜皱了一下眉,她的视线扫过他们的服装。他们没穿制服,而且腰带上还挂着剑。他的短发就跟她的一样耀眼,他们的眼睛和鼻子几乎是彼此的镜像。

凯勒姆,他这么说。她知道一个叫凯勒姆的地方-但那并不在阿凯维沃。

女孩皱眉。「我知道,威尔。但这里也不是艾卓。你不能告诉我该怎么做。」

「我们可以先离开吗?就在我们惹上麻烦之前。」

莉莲娜看着这对双胞胎从她身旁经过,短暂地与男孩四目相接。他向她露出一道紧张的笑容,然后急忙走过,一边拉着他的姐姐跟他走。

他们大概不是欧理可特务。但若他们是鹏洛客,那么他们或许派得上用场,如果- —,她纠正自己-麻烦找上斯翠海文的时候。


威尔惊奇地看着学生宿舍的内墙。繁复的线条沿着石头奔驰,散发柔和的光芒。他伸手沿着轨迹触摸其中一个线条,指尖感受到魔法的刺痛。

「就是这个,」萝婉从走廊远程说道。她挥手示意威尔跟上并推开了门。

跟随她进入,威尔看见了坚韧的墙壁与玻璃窗。阳光洒入,使这个空间填满了温暖的光芒。有两张床位于房间的两侧,每张床都铺着灰色的毯子,而毯子上则布满了错综复杂的金色线条。门后面的墙上挂着两件制服,相应的鞋子被摆在制服下方的地板上。

萝婉躺上离门口最近的那张床。「这好棒。比凯勒姆那些被称作床的岩石好多了。」

威尔咯咯笑着把他的书放在另一张床上。他坐了下来,陷入 那奢华的床垫里,然后用手沿着那些发光的缝线移动。相同的发光线条越过了石墙。雕刻的符号位于角落里,石焰与树林和星辰则沿着天花板行进。他的注意力停在火焰上,这让他想起了外面的猛烈决斗。他低头看着双手。「你觉得我们一起施放的那道咒语有哪里...怪怪的吗?」

萝婉从另一张床看着他。「那是什么意思?」

「我不知道。它就是跟在凯勒姆时不一样。」

「这个嘛,我们不在凯勒姆,记得吗?」萝婉耸了耸肩并把脚踩在毯子上。「此外,它成功了,不是吗?那有什么大不了的?」

威尔摇了摇头。「是的,它成功了,但是...它应该要更平顺的。更凝聚。我们一起施咒几十次了,但这次,那就像是我们的魔法无法合作。我想或许会在茂典阁找到答案。」

「好吧,祝你阅读愉快,」萝婉说。她起身朝门口走去。

「这不只是我的问题而已,萝婉,」威尔提出抗议。「要是待在这个世界会对我们的魔法造成影响呢?」

「我的魔法没问题。」

「不,它有问题。」威尔朝他的姐姐走近。「但在这里,我们可以找出原因。你听见克蜜娜说的了-这里收藏了最多来自多重宇宙的魔法知识!我们不是来这里扯上某个愚蠢的校园夙怨。」

萝婉翻了白眼。「噢,真的吗?那么我们来这里是为了什么?」

「为了学习。为了变得更强。为了利用斯翠海文提供的知识与智能。」威尔把手垂到两侧。「我们可以把这一切带回艾卓帮助我们的人民。」

萝婉只摇了摇头。「那是你来这里的目的,威尔。但我不是你。我们或许是双胞胎,但我有权过我自己的生活。」

「你当然有。」威尔叹了口气。「我不是那个意思。」

过了一会儿,萝婉转身离开了。威尔一把抓起他的书并急忙追在她后方。但随着萝婉在走廊上愈走愈远,威尔慢下了脚步。或许他该自己去寻找答案。


Archway Commons
拱顶公地|由Piotr Dura作画

在一个沿着优美校园庭院分布的长凳上,克蜜娜看着她的猫头鹰从宿舍归返。她依然能在心中看见那两个双胞胎,他们的影像透过这双鸟类眼睛的形状而有点弯曲。斯翠海文能够提供他们两人许多可能性。她只需要看他们最后会选择哪个。

某个东西引起了她的注意,于是克蜜娜便闭上眼睛。她的心灵充满了红色,反而不是一片漆黑。

她的另一只猫头鹰飞过天空,翱翔在一片多岩沙漠上。下方的动静抓住了她的目光。

一名男子在岩石上攀爬,他的红色与棕色服装帮助他融入地貌。在他身旁,一只类似狐狸的生物敏捷地跳上这座岩山的侧边,却突然停止动作并摆出防御姿态。

刮起一阵强风,同时有好几个人影看似从阴影里滑行而出,以难以置信的角度自周围的高地走出。他们身穿黑色服装,原本是脸部的位置悬浮着金属面具。一道恶心的紫色光芒凝聚在他们每一个人举起的手中-全都朝向那个带着狐狸生物的男子。缓慢地,他高举双手投降。

克蜜娜送出一道心灵指令,于是她的猫头鹰便在高空追踪,同时这些法师绑住那名男子的手臂并把他拖往一座在前方等候的宽敞洞口。


随着法师们把他推进洞穴里,卢卡咕哝了一声。米拉在他身旁徘徊,呲牙咧嘴并竖起了颈背的毛。他默默地透过他们的连结安抚它。如果它发动攻击,这些法师就会把他当成敌人。虽然他知道自己会打赢这场战斗,但那并非他来此的目的。米拉仰头看着他,接着便慢慢回复警戒状态。它和卢卡抱持一致的步调,跨过从沿着墙面排列的赤裸书堆上散落一地的古老、腐坏的书本。

法师们带他来到一个较大的房间里。石笋和钟乳石宛如参差牙齿般地划穿这个空间,天花板则被阴影笼罩。卢卡不小心绊到一块松脱的石头,使一阵鹅卵石从他后方的斜坡上滑落。

「安静,」其中一位戴面具的法师向他喝斥。他推了一把卢卡的肩膀。「继续走。」

卢卡吸一口气,试图压制自身的恼火情绪。然后其中一块石笋移动了。

一开始,他以为自己出现幻觉,漆黑的环境正在戏弄他的心灵。然后卢卡将他的感官延伸并 僵住了-那宛如鹅卵石且具有凸纹的结构物并不是石头,而是某种外壳。无论它是什么,这个东西看似正在缓慢地展开,在黑暗中伸出了许多纤细的长腿。在他后方,另一块钟乳石变换位置,一边发出了低沉的吱叫声。他们被包围了。

「继续。走,」戴面具的法师说。

他们小心谨慎地穿过这个空间,每一颗发出吱叫声的石头都会使他们朝天花板张望。卢卡试着想象这些生物在行动的时候会是什么样子。关于面对其中一只活物的念头让他想起了潜伏于依克黎地底洞穴系统内的许多爬行梦魇的回忆。不过,伴随着惊惧兽而来的竟是一种奇异的熟悉感-他忍不住觉得自己以前似乎曾遇过它们的同类。

法师们突然猛拉卢卡使他停下,一边强迫他跪下。米拉转向洞窟的另一端,咆哮着低伏了身体。卢卡低头看了它一眼。「嘿。安静。」

辗压骨头的声音穿透了这份寂静。脚步声逼近,接着一个高瘦的人影从阴影里走出。许多不停闪烁的黑暗能量盘绕在那遮住了他的脸并且近似于鸟的长面具周围。

当那个男人走近垂挂在天花板上的其中一只生物,并停下脚步抚摸它的外壳时,卢卡也试着维持中立的表情。 「欢迎来到阿凯维沃,依克黎的卢卡。」

「你知道我?」

「我知道很多事。那些我能够教你的事。」戴面具的男人离开那只怪异的生物,并朝卢卡走来。「作为交换,我相信能够替我办一些事。」

Latest Magic Story Articles

MAGIC STORY

2022年 5月 9日

第四集:圣源 by, Elise Kova

博物馆 这些熟悉的走廊,经过抛光与仔细的规划,对尚夺尔来说就跟教堂一样神圣。今晚,位于终响会前夕,他决定再逛它们最后一次并品味它们的辉煌。安宁的时刻稍纵即逝,如果他的线人与臆测准确无误,那麽在新年来临之前将会有流血事件发生。 「这是我最爱的其中一样。」尚夺尔停在一座抱着婴儿的天使凋像面前。「每当我看着它的时候,我就想起了我自己的母亲。」要是他能记得任何关于她的事就好了...

Learn More

MAGIC STORY

2022年 5月 3日

你期待看到的 by, Kaitlyn Zivanovich

新卡佩纳裡的阳光在玻璃与钢铁的大楼间闪耀,一红一绿的鸟儿在空中彼此追逐。卡蜜兹在阴影裡停了下来,她的徒弟在阳光则是一脸目瞪口呆。 Grady Frederick 作画 「卡蜜兹,你看!」桂莎往远方指去。「好美丽啊。」 卡蜜兹叹了口气。「欧亚鸲,它们是知更鸟。」 「它们就像艺术家一般,如此的美你也会动容吧?」 「孩子,我只欣赏事实。」 在知更鸟的鸟鸣声中,卡蜜...

Learn More

文章

文章

Magic Story Archive

想阅读更多文章? 浏览我们文章存档,阅读您最爱的万智牌作家所写的数以千计的文章。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