蓄意破坏

Posted in Magic Story on 2018年 1月 31日

By R&D Narrative Team

大约1300年前

一阵微风吹过一片辽阔的草原,成群的草食野兽平静地穿过了一座由玻璃与石头构成的巨大城市的城墙,接着空气泛起波纹,一只龙从一个遥远的世界撕扯穿透了这片天空。

他的名字叫乌金,而他的目的则是一如往常地独特。

人群在他从空中接近的同时聚集并且因看见这只龙而欢呼。 他们带领他前往城市中心。 他们微笑着迎接乌金,因为律法仲裁者告诉他们可以信任灵龙。 乌金跟着大张旗鼓的人们穿过城市,然后在一排市民们声称通往正义宫殿的阶梯顶端看见了他的伙伴。

这个史芬斯是一位活了10000年的圣术士。他的动机十分高贵,即便他的理由并非如此。

「乌金,我的朋友,」俄佐说道,一边夸张地摆动翅膀并低头行礼,「欢迎来到我最新的家。 」

史芬斯轻挥了一下他的飞羽,接着一股小型的律法魔法脉冲便使围观的群众转身离去。

「你来这个时空有什么事吗? 」俄佐问道。

灵龙对俄佐说。 「在我们上次见面的时候,我们谈论过我们共同的敌人。 」

「他怎么了? 」俄佐问道。 他紧张地环顾四周。 「难道这个世界有危险了吗? 」

那位毁灭者曾经突然抵达俄佐守护的其中一个世界,扫除俄佐的心血,并为他自身神秘的目的打造了一个全新的帝国。

不到十年后,乌金与这位史芬斯会面并揭露了这个祸害的名字,他的手段,以及他那邪恶的历史。

「只要我们的敌人自由且安然无恙,每个世界都会身处险境。 那就是我来此的原因。 我已想出一份计划以将他的影响自多重宇宙中移除,但没有你我办不到。 」

史芬斯响应道,「我已在无数个世界上建立律法。 我已在混乱之处创造秩序。非常荣幸能够与你分享我那了不起的天赋,亲爱的朋友。 」

乌金感到相当满意。 「我们将会联手把尼可波拉斯自多重宇宙里铲除。 」

他们密谋的计划需要在两个方面获得成功:他们需要一个方法与机会将他们的敌人拉进他们的监牢里,以及一道在该处牵制并且除掉他的锁。 当他们交谈时,俄佐兴奋地概述为了创造一件能够增强他自身律法魔法的物品所需要的圣术-能够提供他从多重宇宙里的任何地点召唤这条金龙的能力。 这需要他牺牲自身的火花,但有了乌金的协助,他便能够在摧毁尼可波拉斯之后取回火花。 「我一直想把秩序带往一个时空-一个名叫依夏兰的世界。 我会在那里建造永生圣阳,就在图瑞琮大陆上。 」

俄佐将不再是一个鹏洛客,但永生圣阳将会藉由他分离的火花之力来增强他的圣术,让他能够操控一个平凡的史芬斯所永远无法冀望创造的魔法。不需任何辅助,无论他们的对手在哪个时空都会被召唤到这个牢笼里。 这个装置也能够作为他们监牢的锁,确保他们的鹏洛客敌人无法逃脱。乌金向俄佐保证,多亏了几世纪来的规划,他已暗藏了一个能够永远铲除尼可波拉斯的方法。 他们只需要抓住这只金龙,然后他们的任务就完成了。

「你需要把他引诱到一个特定的地点,」俄佐说。 「为了把他召唤到这座监牢,我需要知道该以何处为目标。 」

当然,乌金早已盘算过这一切,因为他既狡诈又老谋深算。 「我会把他引诱到鞑契。 」


「告诉我更多关于这个律法使者的事,」尼可波拉斯慢条斯理地说,一边漫不经心地把他握在爪子里的次级官员的右手臂扯掉。 一个妖精,身兼这个鬼地方的领导者以及没人在乎的监管人。

尼可波拉斯用那条扯断的附肢反复打这个男人耳光,同时也一边思考着不该让自己如此轻易地被凡人的愚蠢诱导作出野蛮行径,尤其是当他只要稍微使用他的通念能力就足以取得所需的信息时更不该如此。 不过,这些耳光也达到了预期的效果,使这个男人脱离惊吓状态足够久的时间以产生答案。 光是惩罚愚蠢的人就能让波拉斯获得某种愉悦的感受。

当这个妖精的所有官僚同事-以及城里的其他所有人-都明智地逃生时,这个可悲的笨蛋却还留在广场里。 他开始不停辱骂。 骂一位龙长老。 他厉声地说律法使者很快就会归返,并且会再次终结邪恶。如此老掉牙的谩骂,波拉斯心想着,同时这个妖精则失控大哭,说出了他知道的一切并不停求饶。

这个史芬斯。 又是这个史芬斯。这已经是波拉斯经历的第三个时空了,这些时空的人民都崇敬一位来自遥远之地的史芬斯。 现在他知道这并非巧合。 这些故事都太相似了-这个史芬斯总是来自一个遥远、未知之地,而且他总是在对百姓施行一套司法制度后再次消失,于所经之处留下了艰涩难懂的法典以及,在这座时空里,自命不凡的雕像。一位鹏洛客,波拉斯想着,很可能是个圣术士,而且似乎是个敌人。

这座雕像,本身就十分巨大,被安置在(在波拉斯眼中实在是太过招摇了)城里最大的建筑物顶端-一座耸现于广场上方并且看似是政府机构的大理石厅。 巨龙小心翼翼地把这位血流不止的官员放在雕像头上后放手,并等了一会儿以确定这位妖精已站稳脚步。 「不必害怕,凡人,」波拉斯在准备离去的同时讥讽道。 「根据你告诉我的一切,我相信你的律法使者会在你失血而亡之前回来帮助你的。 」

「俄佐,」这个软弱的人曾说过。 这个史芬斯名叫俄佐。 决心要尽可能得知关于这个俄佐的事,波拉斯朝在雕像上摇摇晃晃的那个男人轻蔑地笑了一下。 然后他便展开巨大的翅膀飞向天空。

经过许多年,穿越许多时空,尼可波拉斯搜寻着关于这个史芬斯行程的线索。 最后,在一个饱受战争摧残的时空,波拉斯遇到一位绝望地低头看着一座破碎雕像的律法师-又是另一座让人想起这位传奇律法使者的浮夸雕像。

律法仲裁者使我们的世界自相残杀,这位律法师想着,而随着尼可波拉斯通连至她的心灵并逐渐拆解她的存在,一股影像洪流也自她的心灵中涌出。他的解决方法破坏了一个不需要修复的世界,我竟然还把他当成一个救世主来崇拜。 我躲在正义宫殿里的那些日子,听着他和灵龙计划着真正邪物的终局,我竟然會认为自己比任何凡人更接近神明 . . .

当这位律法师死去时,尼可波拉斯品尝着她最终绝望的滋味。一个真正的邪物,他想着,真是无比荣幸呀 . . .


俄佐站在图瑞琮的海岸上,位于他自身魔法的涡流中。

这个史芬斯完成了一项空前绝后且天下无双的圣术成就,将他的火花分离以创造一件他称作永生圣阳的神器。 史芬斯站在他的杰作上,感到精疲力竭却又十足地自豪。

他的声音穿越了众多世界,因为这个时代的鹏洛客们仍具有神一般的力量。 「乌金,我的创造物使我的力量增强了十倍。 我准备好封印我们的犯人了。 」

乌金听见了,并以同样的方式响应。 他的声音穿越黑暗虚空并清晰地回荡于俄佐的心灵中。 「我们毕生的心血很快就会完成,我的朋友,」乌金说道,并将「朋友」裹上一层俄佐从来就无法抗拒的诱人亲切感。 「我只需要在陷阱里摆上诱饵并等待毁灭者到来。 」

乌金在鞑契崎岖的山峰上翱翔,全神贯注地进行准备工作,而当他的宿敌现身于他面前时,他因过于意外感到极度震惊。

波拉斯张开翅膀挡住乌金的去路,宛如一件腾扬的斗篷,他的鳞片在他四周风暴的光芒照耀下闪烁不已。

「你那只蠢猫太喜爱他自己的雕像了,」尼可波拉斯若有所思地说。 「如果他没有到处留下这么多小线索的话,我甚至不会听你们那段迷人的远距谈话呀。 」

乌金勃然大怒。 「永生圣阳将会把你封印在你的监牢里,鹏洛客。 」

尼可波拉斯放声大笑,然后在他的笑声扩大成一道震耳欲聋的嘶吼时朝他的对手冲去。

他们在空中暴怒扭打,暴风雨中的巨兽。

但波拉斯举起一只爪子,接着数百只龙的眼睛便同时往下看着乌金。 它们弯起巨大的身体俯冲攻击。 灵龙试图逃脱,但却被一阵狂乱的火焰与爪子包围。

他撞上地面。 或许,他原本会死的,但一个不属于这个时代的男人却出手干涉。 那个男人把乌金的躯体保存在一座石茧中便消失了。

然后尼可波拉斯穿越时空离去,永远不再折返,因为他已获胜。

俄佐等了一年。

他保持警戒,站在永生圣阳上并注意着天空,等待一道来自他朋友的讯号。

不过却没有讯号出现,等俄佐意识到乌金一定发生了什么事的时候,已经没有龙可以召唤了。 没有对手可供他的陷阱封印。 没有巨大的牺牲献给对抗邪恶的过程。

俄佐失去了火花,他的监牢也失去了囚犯。

他等了几十年才终于明白他在这里无事可做,除了他最熟悉的工作:在那里打造另一个律法系统,在图瑞琮。

他把永生圣阳赠予后來将成为暮影军团的一座修道院,但他们却不够格,于是俄佐便在图瑞琮未来的征服者使用它之前取回了永生圣阳。

他把它送给烈阳帝国,使他们的王国强盛了一段时日,但他们的领导者却变得偏执,并抢先攻击他们的邻居。 所以俄佐再次将他的杰作取回,这次却把自己封闭在欧拉兹卡的城墙内并委托川流使-依夏兰唯一睿智的族群-确保没有人能够找到他或是唤醒内部的力量。

经过了难以计数的岁月,俄佐在一座空城里的高耸王座上沉思着,一边咒骂着遗弃了他的朋友的名字。

一直以来,俄佐仍不知晓,乌金沉睡着。

瓦丝卡

杰斯告诉瓦丝卡他所知关于尼可波拉斯的一切。

试图夺取时空渡桥却失败,还有阿芒凯的永生者大军。

瓦丝卡也把她所知关于尼可波拉斯的一切告诉了他。冥想时空和允许她进入的咒语锁钥,以及她有多害怕若她失败的话波拉斯就会杀了她。 瓦丝卡说得愈多,他们两人就更加明白尼可波拉斯的计划极为庞大。 瓦丝卡感到同等地内疚与恐惧,彷佛她已一肩扛起所有时空的重担。

她双手抱头。 「我应该要召唤波拉斯的其中一位伙伴,然后他们会取回永生圣阳-」

「-通过时空渡桥,」杰斯把话说完,一边沮丧地摇了摇头。 「是泰兹瑞。 他就是你要召唤的人。 」

瓦丝卡短暂地摇了摇头。 她不知道那个人是谁。 杰斯露出愁苦的表情。 「拥有那条 . . .手臂的男人。 就在我年轻的时候。 」

瓦丝卡嫌恶地咒骂了一声。

杰斯用手揉着他的脸。 「波拉斯派泰兹瑞前往卡拉德许取回一座能够传送物品的门。 他派你来取回某个能够把鹏洛客锁在一个时空上的东西-」

「然后他前往阿芒凯炸掉他的尸体工厂。他打算怎么处置那些被困在一座死亡时空上的殭尸? 」

杰斯的脸色发白。 瓦丝卡能够看见他的眼白。 他闭上眼睛并咕哝着。 「它们已不再只是尸体了。 它们经过拉佐特石处理;就是这种附加在永生者有机质上的矿石-」

「-使它们成为能够承受跨时空旅行的物体。 」瓦丝卡摇了摇头。 「他制造了一群能够在多重宇宙内传送的军队。 一旦它们抵达后,永生圣阳则会确保没有人能够离开。 杰斯,是否有任何东西可以告诉我们他的最后阶段是什么? 」

杰斯稍作停顿。 「我需要查一下。 等等。 」

他闭上眼睛,瓦丝卡便等待着。

这个房间已变得闷热,细小的微尘点缀着自出口处投射进来的阳光。 她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在胸口跳出一道担忧的节奏,但过了整整两分钟,杰斯仍完全静止不动。

他终于张开眼睛,并用一种她所见过最为哀伤的表情看着她。

「让我看,」瓦丝卡下令。

于是杰斯便这么做。

空气泛起现已更为熟悉的幻影迹象的波纹,瓦丝卡透过杰斯的双眼看着。

黄金鳞片。 砂岩。 高温。 在他嘴唇与眼睛和喉咙里的粗糙沙砾。残破、挫败的朋友们。 他正试图闯入一只龙的心灵。 感应那条龙的计划内容,阻止他造成伤害,而有那么短暂地一刻,他成功了,他看见了目标,但答案却停住了他胸口的心跳-

拉尼卡是尼可波拉斯心中极其明显的野心。

它并非被蓄意展示,就像心灵陷阱一贯的模式,但它却被交织进这条龙的意图中,被广泛且明亮地烙印在他的潜意识里。

尼可波拉斯发现了杰斯的存在,并通过将他的精神力量撞向这位法师的心灵加以报复。 但当他这么做的时候,并且当这条龙扫荡了他的内在时,瓦丝卡感觉到某种陷阱被启动,尽管波拉斯设法要搅乱杰斯的记忆,杰斯一部分的心灵却将他从阿芒凯推往了依夏兰。

拉尼卡就是尼可波拉斯的目标。

一切都导向那里。

瓦丝卡张开眼睛,杰斯的投影也跟着停止。

她发现自己的双手正不停颤抖。

「他想要派出一支军队。 前往我们的家园。 通过我的协助。」

他们两人都沉默不语。 太多了。 太沉重了,太不知所措。瓦丝卡航行了数个月寻找的那件物品就挂在他们上方。

瓦丝卡利落地站起身。 她开始踱步,一遍又一遍地咒骂着,并拾起一块石头丢向上方的永生圣阳。

「如果我不传送圣阳的话我就会被困在这里,如果我传送它的话尼可波拉斯就会摧毁拉尼卡。 拉尼卡是我们的家啊! 」

杰斯不发一语。

「还有你! 」瓦丝卡说。 「他会窥探我的心灵并发现我遇见你!发现我认识你,以及发生的这一切。 他会把我们两个都杀了! 」

她坐了下来并试着呼吸以平复她的恐慌。 无论发生什么事,其余的葛加理成员将会受苦。 无论发生什么事,她将难逃一死。

「这一切一直都是场闹剧,」杰斯无力地说。 「卡拉德许,阿芒凯,这里。 守护者并没有保护任何东西。 不尽然。 我让每一个人失望了。 」

瓦丝卡把头埋在手里。她正在喃喃自语,试着在口头上想出一个对策。 「尼可波拉斯打算困住鹏洛客然后,怎么,铲除拉尼卡的其他部分吗? 不走漏风声好让他困住令他担忧的敌人并摧毁别的地方吗? 这两点看似都没有意义-如果他想杀害鹏洛客,他会直接下手。 我无法理解他的企图。 」

瓦丝卡做出的每一个选择都是为了生存。 但现在,她却一筹莫展。 她不是在拉尼卡遭逢劫难的同时持续被困在依夏兰,就是回去并因为和巨龙的敌人合作而立刻被他杀害。 无论她的选择为何,只要尼可波拉斯能够窥视她的心灵,她的家园就会被摧毁。

但要是他看了并且什么也没发现呢?

她心中浮现一个可怕的主意。 一个可怕、出色的主意。

瓦丝卡闭上双眼并呼出一道漫长、颤抖的气息。 这是她这辈子最骇人的主意。 但如果尼可波拉斯看了并且什么也没发现,持续信任她,将他曾允诺过作为劳务报偿的力量赐予她 . . .那么她便能够伤他更深。他们就能够伤他更深。

「杰斯。 」

杰斯回看了她一眼,忧心如焚。

「我有个主意,但你不会喜欢它。 」

杰斯摇了摇头。无助被蚀刻在他那愁苦的表情上。 「我不知道能帮得上什么忙。 」

瓦丝卡尽可能地鼓起勇气说出这份请求。 她即将说出口的话十分可怕,惊人地剧烈,并且对于他们两人的存活而言更是绝对必要。

「我需要你暂时移除我对你的记忆。 」

杰斯嫌恶地往后退。 「我不会那么做。 」

「杰斯,那是暂时的而且那是让我们保命的唯一办法。 」瓦丝卡困难地咽了一口。 她知道这听起来有多糟,但她愈在心中反复思量这个主意,她就愈觉得它是个正确的选择。 唯一的选择。

杰斯难以置信地摇了摇头。 「我不会用那种方式伤害你-」

「你不会伤害我,你会保护我们,」她坚决地说。 「你从我的心灵中移除关于你的记忆并保管好它们。 把它们藏在安全的地方,不让那条龙看见它们,所以当他看见我的时候他会认为任务进行得非常顺利。 然后,在拉尼卡,在适当的时机,你再把记忆还给我。 」

杰斯沉默不语。 瓦丝卡几乎可以看见他正在仔细思考这个计划。 他缓慢且从容不迫地说话,以一种充满恐惧却又带了点危险好奇心的语调。 「你想背叛尼可波拉斯。 」

瓦丝卡点了点头。她发现自己面露怒容,她的卷须正愤怒且坚定地摆动着。 「如果那个混蛋认为我会袖手旁观并让他通过我的帮助来征服我的时空,那么他可就大错特错了。 而且我会背叛他千万遍以阻止他对拉尼卡做出他对阿芒凯做的事。 」

杰斯脸上的厌恶表情已被好奇取代。 他以带有密谋好奇心的眼神看着瓦丝卡。 「我们说的是哪种破坏计划? 」

毕竟,从魔法力刃时期开始他一直保有些许犯罪天赋。 瓦丝卡向杰斯投以赞赏的目光并开始详谈她的计划开端。

「他允诺我公会长的头衔。 律法魔法融于拉尼卡的结构中,甚至在俄佐到来之前就已存在。这座时空的本质以阶层体系为主,而且公会长能够获取那份力量,尤其是当他们同心协力的时候。 我会接受这个职位并且持续当他的仆人,你就继续做你的十会盟工作并且规划一份计划。 巨龙不会怀疑任何事,因为我不会站在你那边直到你提醒我我是你的同伴。 当你准备好的时候,以及当我们能够让尼可波拉斯伤得最重的时候,把记忆还给我而且我们会执行你规划的任何计划。即便他弄懂了你正在进行的事,他也不会觉得那管用,因为他认为我仍对他忠心耿耿。 」

这个计划感觉起来相当疯狂,但瓦丝卡知道它将会奏效。 在他记起他的导师教会他的事之前,杰斯是多重宇宙里第二厉害的通念师。 但现在呢? 他已变得完整。 不再支离破碎。 如果男孩时期的他就能够打败一个史芬斯,那么长大成人的他又会有什么能耐呢?

瓦丝卡看得出来杰斯正开始理解。 他不情愿地看着她。「你愿意把你的记忆交给我保管? 」

「我完全信任你,」她以铁一般的决心回复道。

她怎么能不信任呢? 他就跟她一样。 瓦丝卡头一回明白这就是伙伴的感觉,于是她的信念便加深了。 有个人可以互相信任,这好奇特呀。

杰斯脸上的表情告诉她他从没听任何人对他这么说过。 他带着敬畏与哀伤的眼神看了她一眼,短暂地闭上眼睛,并再次睁开。

「阿哈玛瑞特教过我一个技巧,」杰斯不安地说。 他从所坐之处把身体往前倾,一边将手肘靠在膝盖上。 他的肢体语言从警戒的恐惧转换为解决问题的专注。 「奥布维尔计略。 那是一种掩饰心灵窜改证据的方法。我可以反向操作乌金施放在我身上的咒语以进一步隐藏留下的缺口。 波拉斯应该无法看出任何被移除的部份。 」

「你确定吗? 」

「波拉斯不会发现少了某个他不知道要找的东西。 他太骄傲了,而且他不知道我在这里。 」

瓦丝卡开始充满希望。 「在拉尼卡有谁可以帮忙想出一份破坏计划? 」

杰斯思考了一会儿并点了点头。 「尼米捷。 他在实体与心智上都能够挑战尼可波拉斯,此外他会很愤怒地得知有个比他聪明的龙存在。 」

「那么我们就知道我们该做什么了。 」

瓦丝卡伸出手。 杰斯紧紧握住了她的手。

「你确定我们没时间再规划一下吗? 」他问道。

瓦丝卡摇了摇头。 「拉尼卡有危险而且你已经离开好几个月了。 」

杰斯缓缓地长吐了一口气。 「那么趁我改变心意之前,我们开始吧。 」

他带着平静的决心看着瓦丝卡。 「我以现世十会盟的身分向你承诺,你的记忆将会被妥善保存并且完整地归还。 我发誓会找到一份对付尼可波拉斯的计划,而且我发誓将会履行职责保护拉尼卡,我的家园。 」

瓦丝卡满怀自信地说。 「我以好战者号船长的身分向你承诺,我将会在回复记忆后不惜一切代价阻挠尼可波拉斯。我发誓将以清醒的自我致力于他的毁灭。 」

瓦丝卡紧握了一下杰斯的手,然后他们松手。 条约成立。

一抹浅笑拉扯着杰斯的嘴角。 「让我们阻挠那个混蛋吧。 」

瓦丝卡咧嘴一笑。

虽然她感到兴奋、害怕,但却仍感到宽慰。 无论如何,杰斯会确保一部分的她安然无恙。 他们将会拯救拉尼卡。

「在它消失以后你会去哪里? 」她问道,一边朝上方的永生圣阳点了点头。

杰斯站起身。 「我需要前往多明纳里亚和我的朋友们会合。 」

「去招募他们吗? 」

「主要是为了迟到这么久而向他们道歉。 」

「至少你有个很棒的理由。 」瓦丝卡耸了耸肩。

「不过,在找到他们之后我不会待在多明纳里亚。 」他变得异常安静。 他稍微皱起了眉头。 「十会盟属于拉尼卡。 我不想跟俄佐一样。 」

拥有这个头衔,瓦丝卡理解他为何会有那份恐惧。 她点了点头,随着杰斯再次沉默下来,她的心灵也开始漫游。

过了一会儿她笑了一下。 「我才刚明白我下次见到你的时候还是会认得你 . . .不过我一定会试图杀你。 」

「我知道,」他亲切地说。

瓦丝卡忍不住露出笑容。 他得守住这么一个古怪的秘密。

在这一切结束之后,她纳闷还记得依夏兰会是何种感受。 她会记得好战者号吗? 她会记得她的朋友们吗? 「你能感应到我的船员在哪里吗? 」她大声地询问。

杰斯停顿了一会儿,聆听着某种她听不见的声音。 他点了点头。 「可以。 他们就在上面的房间里。 如果你想的话,我可以向马科姆或布里奇发送一道讯息。 」

瓦丝卡内疚地叹了一口气。 「告诉他们两人我们被俘虏了。 叫他们回到船上,由埃米莉亚指挥,还有告诉他们这组船员是我遇过最棒的事。 那是实话。 」

杰斯的双眼短暂地发出魔法的蓝色光芒。 「办好了,」他哀伤地说。 「我也会想念他们。 」

「我们会再见到他们的,」瓦丝卡坚定地说。 「我不想忘记他们。 」

「你不会的,」杰斯向她保证。 「我会加以确认。 」

瓦丝卡转动了她的肩膀。 舒展一下筋骨。 最后的时刻已至。 「这要怎么运作? 我应该先召唤泰兹瑞吗? 」

「首先,我需要确认你所拥有关于我的每一段记忆,」杰斯回复道。 「你在我完成后再召唤泰兹瑞。 我推测他已经修好了时空渡桥,所以他会用那个来传送永生圣阳。 然后我们就可以穿越时空离开了。 」

「等一等。 」瓦丝卡的眉头显露了担忧。 「当我拿回我的记忆的时候,我怎么知道它们是真的? 」

杰斯移动到她面前。 「当我下次见到你的时候,在我归还你的记忆之前,我会用你的头衔称呼你。 」

「你会称我为公会长? 」

他的目光变得柔和。 「我会称你为船长。 」

她的眼角泛起幸福的笑意。 「那应该可行。 」

他探向她,抬起了双手。 「可以吗? 」他问道。 瓦丝卡点了点头,然后他便把他的手指放在她头部两侧。

瓦丝卡微笑着。 「等这一切都结束后 . . .我可以带你去看看拉尼卡的锡街市场吗? 」

杰斯报以一道哀伤的浅笑。 「我还记得锡街市场在哪里。 」

「没错,不过 . . .我想要带你参观一下。 喝点咖啡。 我知道一间非常棒的书店。 」

「你喜欢书? 」杰斯问道,展露出滿是希望、喜悦的眼神。

瓦丝卡点了点头。 「我会买一本历史书,你可以买一些结构图或任何你爱读的书,」她揶揄著。

他笑了。 「我喜欢回忆录。 」

「真的吗?你喜欢回忆录? 」

「我喜欢有趣的人物,」他带着一道温柔腼腆的笑容说。

瓦丝卡微笑着。 「一言为定。 」

她点了点头并闭上双眼。 「和尼米捷谈谈。想出一个需要公会长们参与的计划,并且把我留到最后。 不要让另一只龙发现。 接下来就 . . .」

「蓄意破坏,」杰斯兴奋地把话说完。

他连通了他们的心灵。 瓦丝卡突然觉得自己彷佛一直站在一座舞台上,眼前的帘幕正缓缓地升起。他很有礼貌,但她却感觉到他正蹑手蹑脚地穿过她的心灵。

如果我靠近任何你不想让我看见的东西,只要说一声我就会退开。

瓦丝卡点了点头。

我也会留下一些让尼可波拉斯搜寻的记忆,以免他看见任何缺口。 这样可以吗?

可以,瓦丝卡回复。 她因看见杰斯这么多的过去而感到内疚。

那不是你的错,杰斯说,一边抽出河岸上的那段记忆好让他们两人看见。 她感觉到他正透过她的眼睛看着,看见了泥泞中的情况有多差,迷失在他自身过去的洪流里。 让杰斯进入她的心灵竟令她感到怪异地欣慰,就像在同伴身旁看着一场戏。 他们两人仔细筛选着他们共有的回忆,将它们分离并一一列出。 当杰斯看见自己在那座覆满鸟类排泄物的海岛上第一次看上去的模样时,他惊讶地在心灵中吹出一声口哨。 他们都面带笑容看着他们自己在劫掠行动中并肩作战。當瓦丝卡看见他们在厨房里的对话时,她感觉到自己热泪盈眶。

你的故事值得告诉大家,杰斯说道。

当他来到河岸上的记忆,以及他自己迷失在悲痛中并被搂在瓦丝卡臂弯里的记忆尾声时,他停了下来。 瓦丝卡知道杰斯能够理解,在他们心灵相通的状态下,那是多年来她第一次主动触碰某个人。

然后,瓦丝卡觉得自己彷佛正在下降。河岸消失,一切变得漆黑模糊,接着某个陌生的东西出现在她面前-一座由斑驳石板所构成的井,它的内部墙面则排列着无数的记忆纹理。 她看见自己关于杰斯的记忆被捆成一束,放在一个盒子里,并加上一道牢不可破的守护缄印。 她感觉到杰斯把那个盒子藏在这座井里并以一道咒语掩饰它的存在。

安然无恙,杰斯如此允诺。

回头见,瓦丝卡说。

锡街市场,对吧? 咖啡和书?他满怀希望地问着。

咖啡和书,她快乐地回答。 她的脸感到温热,瓦丝卡露出了笑容。

她本可发誓她听见了雨声。

她的思绪沉着平静,她放松了身体。

她觉得自己彷佛正站在外头的一场春雨中。

清爽宜人。

她张开了眼睛。

她眨了眨眼并环顾这座空荡荡的房间。

我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这里相当闷热,另一头则耸立着一个怪异的王座。 她有种感觉,这个房间不应该是对外开放的。 她能够听见从上面房间传来窸窸窣窣的脚步声。 在她上方有个巨大的圆盘被埋在天花板中。 她掏出奇术罗盘并且,果不其然,指针指向了上方。

我找到它了!

瓦丝卡伸出手施放她的赞助者在几个月前教过她的那道咒语。

它相当繁复,需要高度专注以及比她所预期更多的能量。 这个咒语从她身上射出,宛如一道闪电。

瓦丝卡等了整整一分钟。她才在纳闷这是否有用,接着就被开启于永生圣阳正下方的紫色圆环给吓了一跳。

随着圣阳被拉扯穿越到另一个时空,她感觉到内在产生一种奇异的转变。 在传送门关闭的同时,瓦丝卡也穿越时空离开了。


决胜依夏兰故事档案库
鹏洛客档案:尼可波拉斯
鹏洛客档案:灵龙乌金
鹏洛客档案:杰斯贝连
鹏洛客档案:瓦丝卡
时空档案:依夏兰

Latest Magic Story Articles

MAGIC STORY

2021年 5月 17日

第五集:期末考 by, Adana Washington

威尔从没听过像魔旋里面那个东西的嚎吼声。这声嘶吼探入他的内心,允诺了各式各样的暴力与死亡。随着经过的每一刻,那只生物逐渐把自己从能量漩涡里拖出。在威尔和萝婉上方,一片房子抡笔直落下,在距离他们脚边几英寸远之处砸出巨大的声响。 < figcaption >唤醒血腥圣者|从Art by:Kekai Kotaki作画 「他们认为我永远无法成功-认为我不属于这...

Learn More

MAGIC STORY

2021年 5月 5日

第四集:考验 by, Adana Washington

威尔突然惊醒。他花了一点时间才明白他正在自己的房间里,那些潜伏在角落里的阴暗人影只是他的梦境残影。他还穿着他的制服,现已被弄皱。位于他面前书桌上的作业仍未完成。他能看见外侧的阿凯维沃晚上,一片漆黑,点缀着校园里常见的古怪光芒。萝婉不见踪影。她那一侧的房间依然跟过去几周一样杂乱。他站起来,因脖子一阵抽痛而皱起脸,同时走廊传来一声大喊。 「-南门!」 「有多少是她-?」 ...

Learn More

文章

文章

Magic Story Archive

想阅读更多文章? 浏览我们文章存档,阅读您最爱的万智牌作家所写的数以千计的文章。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