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菲力:魔法内幕

Posted in Card Preview on 2020年 6月 12日

By Magic Creative Team

教师。学生。旅者。父亲。时间法师。鹏洛客。从在陶拉里亚学院中求学到成为守护者团队的一员并拯救多重宇宙,泰菲力已过了漫长又精彩的一生-横跨了1200年的人生。用了一点我们自己的时间魔法,我们得以安排与在泰菲力的故事史中出现的关键人物们进行访谈。究竟是什么让泰菲力成为了...泰菲力?让我们一起找出答案吧。这里是魔法内幕。

陶拉里亚学院

把泰菲力称作天才儿童就跟把卡恩唤作天才纸镇一样。他的魔法潜能如此强大,这使他被招募为陶拉里亚学院的第一届学生。由鹏洛客克撒与大魔法师巴林所创,这座学院设立的目的就是为了要培育下一代的菁英法师,期望他们能够对抗那逐渐逼近的非瑞克西亚威胁。他们需要强大、守纪律的学生。但泰菲力却完全不具有这些特质。

我们和陶拉里亚学院的其中一位创校者巴林坐下来对谈。

魔法内幕:先生,能够邀请你来真是我的荣幸。

巴林:好说,好说。你想聊什么?我今天很忙。几乎每天都是。

魔法内幕:我们有一些关于你的学生泰菲力的问题。

巴林:你的意思是我的前任学生泰菲力吗?

巴林揉了揉他的太阳穴。

巴林:非常好。问吧,不过尽量快点。

魔法内幕:泰菲力是个什么样的学生?

巴林:聪明的小孩。有点喜爱恶作剧。相当傲慢,但他有本钱这么做。甚至可说是天才。我从未见过一个人拥有如此强烈的天赋,自从...这个嘛,别告诉他我说了这些,但有一天他甚至能够超越克撒。你知道他在刚来的第一个礼拜就创造了一道教职员们从未见过的咒语吗?

魔法内幕:泰菲力做的吗?如果他的心智如此卓越,为何他现在却成了前任学生?

巴林:创造新咒语是一回事。用那道咒语将上千颗蚊蚋卵偷偷放进导师的办公室并让它们在同一时间孵化却是另一回事。的确,那是另一项魔法突破,尽管我可能有其他感受,但我也忍不住因此称赞他。但现实上,传统的教育并不适合每一个人。他教会自己的比这里任何一位教授教会他的多。

魔法内幕:所以,他被开除了吗?

巴林:我不想谈论细节,不过后来,在发生许多类似的棘手事件几年后,泰菲力以学院生的身份进入克撒的办公室并成为一个独立自主的男子离去。无论是他自愿退学或被开除显然都不关你的事,我只想祝那位最令我失望也是我最喜爱的学生一切顺利。

魔法内幕:谢谢你的时间。

巴林:是的,它十分宝贵。

尽管泰菲力离开了学院,他被教导的(以及自学的)知识都足以让他成为一个强大的时间法师。当他回到位于杰姆拉大陆的故乡赛费尔时,他很快就成为赛费尔王室的皇家法师。随着他的力量与影响力增长,他将其用于实行与时间魔法和时间跃离有关的危险实验-直到其中一样出了可怕的差错。灾难没有发生,却反而发生了另一件事。他的内在有某个东西被活化了。一盏被点燃的火花。泰菲力已成为一个鹏洛客。

海市蜃楼之战

泰菲力对这份新获取的力量感到欣喜不已。他能够进一步扩增他的实验规模,尽一切代价找出击败非瑞克西亚的方法。他卸下宫廷法师的职位并退居到一座隐密的海岛上,在此他便能够认真工作。于是他确实开始了他的计划。利用增强的法力,泰菲力不断地突破,不断地获得关于时间魔法本质的新发现。然后在某一天,他和岛上的其他每一个活物都从存在中跃离消失了。

这个事件激发了杰姆拉史上的其中一场历时最久也最血腥的战争。泰菲力咒语中的魔法吸引了三位强大人物的注意:寇朗多的曼格拉、燃烧群岛的凯雷威克,以及木万弗黎丛林的裘蕾尔。我们与曼格拉聊到接下来发生的事。

使节曼格拉 | Howard Lyon作画

魔法内幕:非常感谢你接受我们的访问,曼格拉。

曼格拉:拜托,这是我的荣幸。你要来点茶吗?

魔法内幕:呃,这是我们的工作室,所以我不-噢,他已经变出一些茶了。我不用不过...看来我们的音效人员可以来一些。请便吧,杰夫。哇噢,你这个使节的名号真是名不虚传。

曼格拉:这个?只不过是简单的接待咒语罢了-别客气。那么,我们该一起聊些什么呢?

魔法内幕:那天在泰菲力的岛上发生了什么事?

曼格拉:啊,没错。当时我正在喝茶,差不多就跟现在一样,而且我感觉到一种极为奇怪的东西。一道咒语有大部分的比例看似在呼唤我。于是我把茶喝完,接着便旅行至那份感觉的源头。而那座岛屿,当我抵达的时候是一片荒芜。没有树,没有草,连最小的昆虫也没有。它被全然地遗弃了。同时,有另外两位强大的法师抵达。一位是百兽女皇裘蕾尔,她是一名独自生活于丛林里的女子,居住在她独力建造的皇宫中,只有动物仆人们与她作伴。另一位法师是凯雷威克,他是一个怀抱着黑暗野心的男子,在乌尔博格还有强大到足以支持其梦想的盟友。我们三人对这里发生的事感到困惑。我们从未见过泰菲力,所以我们完全不知道他的实验。我们全都同意移居到杰姆拉的邻近之处并携手探查这座岛屿。这原本可以是一场成果丰硕的合作。

魔法内幕:我了解杰姆拉并没有提供你一个理想的工作环境。

曼格拉:噢,那相当不容易。我试图专注地解开泰菲力咒语的秘密,但却发生了这一连串战事。所以,我决定理智地帮杰姆拉的所有国家进行和平谈判。

魔法内幕:所有国家吗?

曼格拉:每一个国家。当然,凯雷威克被冒犯了。正计划征服这些国家,这个狡诈之徒,于是我的和平协议更造成他的不便。他说服裘蕾尔-也许是因为孤身一人住在丛林里,她还不习惯人类的欺瞒。他说服裘蕾尔我是个征服者,不是个调停者,于是他们两人便把我封印在一个琥珀牢笼里。

Kaervek
怨忿者凯雷威克 | Daarken作画

魔法内幕:你说什么?

曼格拉:我自己非常震惊。但这个访谈不是要聊我,而是要聊泰菲力。我们就跳过一部分吧。战争持续了一段时间,然后噗地一声,泰菲力和岛上其他所有生物再次出现,彷佛他们未曾离开过。我还被困在琥珀里,而发现自己被耍了的裘蕾尔则去向归返的泰菲力求助。

Jolrael
木万弗黎隐士裘蕾尔 | Izzy作画

曼格拉:因为近期的失败而变得谨慎,泰菲力不想丢下他的实验以免它们造成更大的麻烦。他被困在那座岛上并且无法直接干预。所以,那个男人做了什么呢?以一种被我视为绝顶天才的方法,泰菲力决定向杰姆拉的领导者们送出幻影以引导战争终结。多么高超的战略啊!领导者们跟随他的指引,我被释放,我也把凯雷威尔关在琥珀里,如果你问我的话这正好是一种甜美的讽刺,接着战事结束了。

魔法内幕:你之后有和泰菲力相处过吗?你对这个人有什么看法?

曼格拉:我在战争结束后与他碰面并闲聊了一会儿。他的言谈幽默,正如我所了解他的本性,不过我看见一个正逐渐熟悉伟大想法的男子。很少人会被赐予神一般的力量,更少人能够妥善运用它。我认为,假以时日他将会掌握他的能力并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好。

魔法内幕:感谢你的见解。

曼格拉: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时间无情地流逝,正如它的本质,而多明纳里亚最大的恐惧也即将发生:非瑞克西亚正准备入侵。鹏洛客克撒已为此刻布局许久,而泰菲力也参与其中。让我们听听他本人的说法。

Tutelage
泰菲力的指导 | Ilse Gort作画

泰菲力:你们真的做了整个...关于我的特辑吗?我是说,我真受宠若惊,只是...噢,开始了吗?

泰菲力清了清喉咙。

泰菲力:我是泰菲力,史上最伟大的法师。我是说,我泰菲力,但我不再是那个泰菲力了,如果你懂我的意思。

魔法内幕:你已随着年纪变得成熟了。

泰菲力大笑。

泰菲力:没错。我已在1200年的岁月里学到一点点谦逊。

魔法内幕:1200年可以改变一个人。

泰菲力:完全正确。

魔法内幕:我们确实想聊聊某件发生在很久以前的事。当时你有点,这么说好了,过度自信。

泰菲力:我大概知道你们想聊什么。好吧,是哪件事?

魔法内幕:非瑞克西亚入侵。

泰菲力:哎呀。大战役。不是我最自豪的时刻,但我宁愿你是听我而不是听别人说。

魔法内幕:告诉我们发生了什么事。

泰菲力:这个嘛,我们都知道它即将发生。克撒和巴林已为此准备了非常久,而我则暗中参与了一些他们的计划。

魔法内幕:你们在学院时期之后一直保持联系吗?

泰菲力:当然。我和他们两人的交情很好。你们有跟-?

魔法内幕:我们跟巴林聊过了。

泰菲力:那个怪老头。我算古老了,但我还是活得没他久。我相信他一定说了我很多好话。

魔法内幕:一道正向积极的信标。

泰菲力:嗯。当大战役开始时,我正在与我的老同学尤依拉一起召集赛费尔的防御兵力。然后克撒抵达,要求我协助他拯救多明纳里亚的计划...不计任何代价。那份代价早已摧毁宾纳里亚-我不会让他牺牲赛费尔。

魔法内幕:发生什么事?

泰菲力:非瑞克西亚人逼近我的家园,而克撒则需要让非瑞克西亚分心以免破坏他在别处的计划...于是赛费尔就成了诱饵。所以,我做了我自认为该做的事,把赛费尔从存在里跃离。整个国家。我无法让我的族人在约格莫夫的手中战斗死去。打个比方,我不认为约格莫夫有手,应该是黑色的烟雾卷须。

然后我前往西瓦,做了一样的事。把它从存在中跃离。为了保护他们。

魔法内幕:为了保护尤依拉的家园吗?

泰菲力:那是许多人的家园。

魔法内幕:所以接下来怎么了?

泰菲力:这个嘛,这是我人生中最大的悔恨之一,我离开了。我几乎花了所有的力量把两个国家跃离,我已没有剩余的力气对抗非瑞克西亚,所以我离开了。如果当时的我是今天的这个我,无论如何我都会留下来战斗,但当时我不是,所以我没有留下。

魔法内幕:人们会认为这份残留的悔恨是造就今日的你的一部分原因。

泰菲力:如果他们不计较的话,的确。

泰菲力大笑。

泰菲力:不,你说的没错。它在这些日子里驱动了我的许多决定。但我相信你正在想我是如何把赛费尔和西瓦带回来的,对吧?

魔法内幕:这个嘛...

泰菲力:好吧。这里就是我的另一个大悔恨。结果显示使用时间魔法把整个国家从存在中跃离对实界的本质不太好。当时我太在意克撒的自大,却没考虑到自己的。很讽刺,对吧?时缝开始出现在多明纳里亚各处,我得牺牲自己的火花把西瓦带回来并把时缝封上。

魔法内幕:赛费尔呢?

泰菲力:赛费尔...还在那里,某个地方。它的人民...我的族人还在那里,某处。有朝一日我会亲手把赛费尔复原。

魔法内幕:所以,你失去火花并且不再是个鹏洛客了。你怎么办?

泰菲力:我很讨厌这么说,我躲了起来。人们控诉我把整个国家移除,就每一层意义上来说那是事实。即便我想,我也无法让自己继续成为公众人物。我的力量只剩下原本的一小部分,但几世纪以来的时间魔法却让我老化得极为缓慢。我在杰姆拉游荡,是时间汪洋中的一名黜人。

魔法内幕:你是如何再次找到目标?

泰菲力:就如同之前许多人的经验,我在所爱之人的怀抱里找到了依靠。在我的旅途中,我遇见一位名叫苏碧拉的女子。她是商队队长,率领着杰姆拉最古老的商队-它甚至在我出生前就以某种形式存在了。苏碧拉的智慧就跟塔路姆水晶ㄧ样敏锐,如果她选择对付你的话将会是两倍致命。虽然当我遇见她的时候,她确实把我当成谋杀犯,但就在我说服她我不会随意杀人后,我们便相处得十分融洽。

图兹迪商队长苏碧拉 | Leesha Hannigan作画

泰菲力:我决定跟着商队一起旅行一周,接着那一周变成一个月,而那个月是我这辈子最快乐的一个月。在那之后没多久我们就结婚了,并且度过了一段简单、快乐的岁月。我们有一个完美的女儿妮安碧,她让我想起许多关于她母亲的事。可是,我...非常想念她。你知道的,我想我们现在可以稍微休息一下。

魔法内幕:我同意。谢谢你和我们分享这么多。

全能鹏洛客泰菲力。护家好男人泰菲力。这两个形象天差地远,很难想象它们都属于同一个人。我已经听了许多关于前者的事,于是我们便联系了泰菲力的女儿妮安碧来听听关于后者的事。

尊贵议长妮安碧

妮安碧:泰菲力是个怎样的父亲?我找不到更好的人了。他很仁慈,明理,而且在任何情境下都能自得其乐。

魔法内幕:你的童年是什么样子?你需要隐藏家人的身份吗?

妮安碧:不,不必。完全不是那样。时间已经太过久远,只要他使用不同的名字,很少人认得他。我的母亲和父亲离开商队并安顿下来够长的时间而有了我。可惜的是,我的母亲最挂念的还是商路,于是她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回归商旅。她尽可能地来探望我,但我的父亲才是把我抚养长大的那个人。

魔法内幕:泰菲力对于妻子的缺席有什么感受吗?

妮安碧:这看起来并没有造成他的困扰,或至少他没有显露出来。我相信他已经在他的人生中看尽无数的人来来去去,而且他能够感激她依然会回访。我知道的是,直到她过世前他们都深爱着彼此。

魔法内幕:泰菲力曾告诉过你关于他过去的故事吗?

妮安碧:在我小的时候,他会向我讲述最神奇的故事。直到我成年后他才告诉我那些都是真的。他和故事里的那个人不一样。关于赛费尔的回忆一直纠缠着他并且影响了他所做的每个决定。

魔法内幕:你快50岁了。你的父亲看起来跟你一样大会很奇怪吗?

妮安碧:唯一奇怪的地方就是我是比较成熟的那个。

妮安碧大笑。

妮安碧:不会,在我前40年的岁月中看着他几乎没怎么变老就已经够了。他就算变成乌尔博格的鬼魂回到家里我也不会惊讶。

在女儿出生后约莫过了五十年,泰菲力的过去便追上他了。尤依拉,驾驶着闻名的晴空号飞船,为他带来了两个改变人生的惊喜。第一个是他的火花,被锁在一颗能量石里并随时能够收取。第二个就是他未来的伙伴-守护者鹏洛客基定、莉莲娜,与茜卓。同心协力,加上其他许多鹏洛客的协助,他们前去击败龙长老尼可波拉斯并拯救了多重宇宙。

我们想要和茜卓一起坐下来并询问她关于新同事的一些问题,但她的行程满档。幸好我们能够在她工作的同时和她闲聊几分钟。

魔法内幕:茜卓,现在不方便吗?

茜卓:不会,我只是在跟这只巨型怪兽战斗。为什么会不方便?

茜卓站在一只巨型爬虫四足兽前方,它至少比她高三倍。至目前为止,战斗已进行一段时间。怪兽被烧灼,而茜卓也开始觉得疲累。看来她或许会在访谈开始前就对我们感到厌倦。

魔法内幕:我们想请教你一些关于泰菲力的问题。

茜卓:泰菲力?

我们引起了她的兴趣。可惜的是,同一时刻那头怪兽用巨大的鳞状长尾击中了她的肋骨。茜卓被往后甩。她转向我们。

茜卓:稍等一下。

她转向怪兽,眼睛(和头发)炽热燃烧。

茜卓:我正在进行一段访谈!

茜卓举起双手,释出一波熊熊烈焰吞噬了这只怪兽。空中充斥着高频的尖啸声,类似一只正在沸腾的龙虾。当火焰消散,那只怪兽变成地面上的一块焦黑躯壳。茜卓靠在这个野兽变成的煤砖上,几乎喘不过气。

茜卓:你...想问什么...关于泰菲力的事?

魔法内幕:他是你最近才认识的人,对吧?他是个怎么样的人?

茜卓花了一点时间喘气,接着给出一串快速的答案。

茜卓:你曾遇过一个马上就知道你们会相处愉快的人吗?泰菲力就是这样。跟他交谈很愉快,而且被他固定住的东西会更容易焚烧。他就像某种时间魔法大叔。你有水吗?我好渴。

茜卓回绝了一瓶进口的苏打水并迅速地喝光了递上来的水袋。

茜卓:你知道的,有一天他告诉我说我让他想起了年轻的自己。然后他深深地叹了一口气,那有点令我担心,不过他整体看起来相当快乐。如果我活了1200年,我希望我最后会像那样。

魔法内幕:他经历了很多事。

茜卓:没错,可是...他是个英雄,你知道的。他不会这样自称,但我看见他在多明纳里亚和在拉尼卡做的事。他过去或许搞砸了一些事,而且我会在他准备好的时候让他告诉我那些事,至于今日的他?他是个英雄。

Latest Card Preview Articles

CARD PREVIEW

2022年 1月 28日

完成神河:霓朝纪的设计 by, Dave Humpherys

我喜欢良性的挑战,也总渴望能负责更多具有挑战性的系列。如果系列执行的难度变高了,有时候可能就是我造成的。在决定了我们将要重返神河后,我就知道这不是件简单的任务。 乘蟾达成 | Justine Cruz作画 但这次我有点紧张。虽然在第一次造访这个时空时我还是牌手,我知道我对这个时空或是真实世界启发它的那个地方—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都不熟悉。这次我将会需要大量倚重其他人...

Learn More

CARD PREVIEW

2021年 11月 16日

依尼翠:腥红婚誓的衍生物 by, Kendall Pepple

吹熄蜡烛的火光,一起来欣赏依尼翠:腥红婚誓裡的衍生物!这个系列和对应的指挥官套牌总共包含 25 张全图的衍生物、一张徽记及一张双面白昼 // 黑夜衍生物。在轮抓和系列补充包裡,你可以开到一张徽记、十九张全图衍生物和一张白昼 // 黑夜衍生物(限定于轮抓及系列补充包)。在聚珍补充包裡,你则可以开到许多传统闪卡版本的双面衍生物。 每副指挥官套牌都包含十张双面衍生物(总共有七...

Learn More

文章

文章

Card Preview Archive

想阅读更多文章? 浏览我们文章存档,阅读您最爱的万智牌作家所写的数以千计的文章。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