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抢劫:一出塞洛斯冥途求生大戏

Posted in Card Preview on 2020年 1月 7日

By Mark Gottlieb

我发誓,我没有想着要得分。我那时正笔直的往前走。当然了,有时我会想起过往的日子。那挺刺激的你知道吗?在危险的边缘、享受追逐的快感、从钢索上摔下的危险。但我有家庭了。我没办法承受放弃这一切。低下头、做一份安全的工作、过上安静的生活。这是一个小小的口袋天堂。

这样很棒。

但没办法永远持续下去。

欢迎统计大师:YONI SKOLNIK

Yoni长于数字并且勇于冒险。他永远对赔率了如指掌。他的头不断地在来回转动,不停在四周寻找着机会。而他偶然发现了一个大的。在深度进入塞洛斯冥途求生的系列设计时间时,Yoni将这份图表寄给了一群值得信赖的设计师。

字数统计表

如果上面是红色的,表示它很热门。

追踪普通和非普通牌上面的平均字数是万智牌设计师的例行公事。这是一个非常基本的复杂度速记法。如果整体来说,普通牌上面的字数很少,那么这系列多半不会有太多有趣、且活力十足的互动。如果普通牌整体上有一大堆字,那么这系列要不就会过于繁琐且难以推行;或是充满了各式各样的决策点让游戏变得乏味;或是一堆不值得为它们耗费那么多墨水、可有可无的异能。我们并没有一套强大又快速的规则来判断这类事情,但我们确实有一些准则去定下一个合理范围,大多数的系列都尝试着居于该范围之中。

但是追踪稀有以及秘稀牌的平均字数?这太疯狂了。每个补充包中只有一张,所以在那个位置上有一张啰嗦的牌并不会对整个补充包的平均字数影响太大。但如果系列中高比例的稀有以及秘稀牌都有着密密麻麻、最小字体的叙述文字墙,那肯定是个警讯。如果说最让人兴奋的牌,整体上却是繁琐而乏味的,那么它就不再令人兴奋了,不是吗?

Yoni快速地给了我们一个主要方向。但我们需要更多的分析。我们必须仔细侦查。

欢迎文字巨匠:GREGG LUBEN

Gregg是塞洛斯冥途求生的编辑。他掌管全局、斟酌数字、然后把它分配给我们。

字数统计图1

字数统计图2

好吧,好吧。塞洛斯冥途求生可望打破纪录!这系列是个成熟的李子。一只肥鹅。一个简单的标签。它有着比所知所需要更多的字。

巨大的红色警示灯在于,Gregg手上有着大量文字的牌实在太多,以至于他开始称呼那些比标准的最小字体还要小上1/4的字为「塞洛斯极小体」。这只有一部份是玩笑话。这件事其实 . . .不太妙。我们必须在它们对自己产生伤害前,先消除这些牌上面的多余文字。

欢迎首领:AARON FORSYTHE

首领大人能有今日的崇高地位,可不会白白让大奖从身边错过。他能够嗅出猎物,就像是下风的猎豹对上自负的跳羚一般。Aaron估算了塞洛斯冥途求生,并且意识到解决这事比在热浪中拆下冰屋上的圣诞饰品还容易,他召集了所有关系人并且给我们下达军令:

通常我不希望牌上面的叙述量创下新纪录,除非一个系列有什么结构性问题强迫我们如此。我不认为塞洛斯冥途求生有着这样的结构,所以我们可以减少字数。

当牌的文字太过繁琐的时候,他们会变得难以讨论以及内化体验,即便对于有经验的玩家也不例外,而对于无经验的玩家更是令之望而生畏。

通常我不认为文字会是敌人,而「有趣的文字」能让牌更加的好玩,但那仍存在一个转折点,而我认为我们在这边已经过头了。

噢,是的。开始了。正当的抢劫、美丽的盗窃、高尚的侵占。但我们不会急于求成。我们必须占领整片土地。

欢迎标签们

目标#1: 一群超级冗长的稀有牌,肥到连一跛一跛的被赶进管制区时,都会有动词从它们的口袋掉出来。

首领大人说:「我只想要猎三张超过60个字的稀有牌,但我们现在有6张。」

噢,该死。赶快把这群砍半。

目标#2: 这些稀有牌虽然没有像第一群那么夸张,但就算从口袋中被摸走什么也一点感觉都没有。

首领大人说:「接下来,让我们看看次冗长的那一群、超过35个字的稀有牌。确保全部的字都是有作用的。其中的一些或许并不值得他们对使用者所要求的理解能力。」

目标#3: 那些肥猫秘稀牌

首领大人说:「在这块我们真的在创下糟糕的记录—我们每张秘稀牌比起多明纳里亚要多了超过25%的字。这必须尽可能的降低。」

那么首领大人指派了哪些文字劫匪组成精英团队来处理这个计划?你已经知道Gregg了。其他的成员还有 . . .

欢迎未来学家: IAN DUKE

Ian之前负责塞洛斯冥途求生的超未来联盟。他知道该避开哪些标签,而哪些又该追随。

欢迎构筑专家: ANDREW BROWN

Andrew是被指派设计塞洛斯冥途求生的对局设计师。他擅长拆毁(让一张牌从此不存在)以及重建(从头开始创造一张新牌)。

欢迎那位凡人英雄,虽焦头烂额但有着坚定意志在事情最低潮时把工作完成:我

我仅仅是一位从您的标准观点来看事情的角色。我进来的目标非常明确。而我也是这整个系列的主企划。所以,我们是如何完成的呢?

反省回顾

可以很简单的说是我没留意到、我有盲点。事实上,虽然我之前已经带领过了许多的设计团队,但我从未带领过标准赛制内系列设计的收尾阶段。我一直都是带领早期的设计时间。所以或许这是其他的设计师会去留意、或很自然地会去协调的东西。我同时也对冗长文字以及复杂性有很高的容许值。每一张稀有牌以及秘稀牌都十分迷人、或讲述着一个顶底的神话故事、或被精准地赋予在标准赛中的任务、或因为他本身是张鹏洛客或是传纪而有着大量的文字。其中任何一个原因都经得起检验。直到再一次检查会议,这些稀有牌和秘稀牌被放在一起集体评估时,我们才明白这些贪吃牌上的字已经饱到作呕了。当整个系列的所有稀有牌看似都在推广最小字体,我们彷佛重新回到了Ice Age

那好冷啊

目标

首领大人说:「如果我们能让每张稀有牌的平均字数减少1.5-2个,那就是一次胜利。」

好的。我们有个目标了。我们明白要成功得付出些什么。

请留意这些都是相对的。任何一个所提出系列的需求会去定义什么看上去不错,以及感觉不错。一个有着传纪、神、泰坦以及鹏洛客的系列多半将比它邻近的系列有着更多的文字。Aaron并没有设定一个绝对的字数上限,不论是对这个系列或是其他系列。但他敏锐地指出我们的文本盒子感觉过于膨胀了,我们多出来的字足以塞满口袋。

准备工作完成。现在到时候来进行 . . .

文字抢劫!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所想的是一次像是电影十一罗汉那样的抢劫。并不是哦。那太疯狂了。那是个好莱坞电影,现在我们是要解决真实世界的问题。

省省吧。

这可是一次像是电影十三罗汉那样的洗劫。

在那部电影中,一伙人想要破坏他们敌人赌场的盛大开幕。他们并不是透过一个宏大的计划来完成,而是通过同时并行、集中注意力的多个小计划。他们在花旗骰桌上使用灌铅骰子,在轮盘桌上使用灌铅的球,并使用后门程序来支配老虎机。他们也在21点牌桌上使用作弊的洗牌机。

说到窃贼,这正是我的工作—噢不,我的神圣天职—去偷东西。包括那部电影的情节。我们着手使用了书中的所有伎俩来减少字数。

策略:伦纳德.谢尔比

这招很简单。同时也算是在作弊。但如果你奢望你的精英文字窃贼团队行为高尚,不如先打开你的图书馆让我进去看看吧?你知道我的意思吧。(我的意思就是我会偷走你的文字,因为盗窃贼是没有道义的。「盗亦有道」只是一些本身无道义的窃贼刻意流传的神话,他们会非常乐意看到你们继续去遵守一个僵化的道德准则来让我们予取予求,感激不尽呐。)

好吧,这个策略就是明智地从高稀有度牌上面删减提示文字。当一张稀有或是秘稀牌有空间可以放提示文字时,我们就会纳入。但如果纳入了一个机制的提示文字之后会使该牌的文字缩到小于最小字体,我们就会把陷阱门打开让它咻—变不见。如果我们已经有足够的普通以及非普通牌上面包含了这些提示文字来教导玩家关键词的意义,此策略就十分可行。

我们晚点还会再提到它。

策略:塔哈妮.阿尔-贾米

当牌中提到它自己的时候通常都会使用全名。不当之利第一个版本的文案并不是「放逐这张咒语。」而是「放逐不当之利。」不知为何,那张牌现在突然从我脑中冒出来。

我们一直都有对那些有着大量文字以及有着「名字,称谓。」命名形式的传奇生物之第二次姓名引用使用特例。看看尸诞邪笑这个例子。他的第一个异能以全名「尸诞邪笑」来称呼自己,但在第二个异能中就简化为「邪笑」,而在第三个异能中亦是如此。这个原则并没有举世通用;龙智者尼米捷(首发时间晚于邪笑)用全名引用了自己两次,因为他有足够的空间能够如此做。

每一张能在后面的引用之中简化称谓的艾卓王权 传奇牌都如此做了,不论文案长短。(他们是勇威凯拉爵士慧眼伊诺拉爵士阵锤方纶爵士盖伦碧王约沃,以及Korvold, Fae-Cursed King。)

塞洛斯冥途求生更将它带入了新的阶段。系列的传奇生物中有一半在称呼自己的时候只以前名为之—即便是首次引用。在这系列的30张传奇生物中,15张利用了这个策略来精简文字量,包括了所有的神、半神,以及泰坦们。另外五张传奇生物仍然以全名来称呼自己,而其他的十张在异能之中没有提到自己。这是个会在未来的系列中继续沿用的策略,我们认为它是恰当的。

策略:艾尔顿.泰瑞

这个是最简单同时也最难执行的。在好几个案例中。我们当场砍掉了卡牌设计并创造了新的设计来取而代之。

例如,此系列包含着一只叫做达拉柯斯的蓝-红色传奇生物。这是一个基于希腊神话角色代达罗斯的顶底设计,这张牌是打算要做给指挥官玩家的。但荒谬的是它是一锅由66个复杂而过程紧凑的单字所组成的大杂烩,旨在启发一副如今尚不存在的指挥官套牌。我喜欢看见我们在全新的空间之中做尝试,但在某些时候,我们正在实验的东西是将牌模块化为在段落中央使用两列符号列表。这个设计现在已经舒适地在后方的墓地之中长眠。.

而为了取代它,我们提出了新设计的要求,它需要满足以下的条件:

  • 仍然是一个蓝-红色传奇生物
  • 仍然是一个基于希腊神话角色代达罗斯的顶底设计
  • 仍然要求指挥官玩家的关注,尝试去启发一副如今尚不存在的指挥官套牌
  • 长约20字

Ari Nieh,寻找伟大设计师3的优胜者,将它完成了;你将会在补充包之中看到他的设计。

奇械巧匠达拉科斯

其他的牌也经历了类似的过程。值得一提的是,我们并没有重新设计那些有用的多字牌。如果一张牌集合了有趣、受欢迎、故事性以及能力,那么我们就不会去动它。但那些对局设计师们认为无用,而对于更多的休闲玩家也没有吸引力的边缘人则被剔除了。我们以这样的方式用更简单的设计去替换掉了几张牌,并且让它能达成与所取代的牌相同的目标。

策略:维达.沙宣

有些牌并不需要被完全取代,而只是需要一点小调整。我们仔细检查了每张牌,确认它所使用的每一个字是否值得。

阿喀洛斯战纪,一张传纪牌,缩短了最终异能的长度。

克洛缇丝,新的红-绿色神,精简了她的主要异能。

阿喀洛斯战纪命运神克洛缇丝

曳梦史芬斯删掉了一个异能,让它只剩下四(!)个异能。(你明天会看见AllieStrasza介绍这个。

凯利斯,一位新鹏洛客,也失去了他的第四个异能。那是一个很酷的静止式异能,读起来很有趣,还能用一个非传统的方式让你在他身上放置额外的忠诚指示物—但如果我们的选项是「如果文案不合适,我们就不能印这张牌」以及「我们可以印这张牌三个异能的版本,并且调整他的数字来补偿他一局中可能因此无法获得的忠诚指示物」的二选一,看起来是个简单的选择。(你今天可以在TCGplayer.上面看到凯利斯。)

策略:比利.比恩

这是我最爱的一个。这系列中文字最冗长的牌之一就是传奇生物,脱缰的波禄卡诺斯。或者称呼它在开发过程中的昵称,灵俑波禄卡诺斯。我设计了这张牌。我爱这张牌。它非常地难以平衡(很多数字,很多需要移动的东西),所以它在数个月之间都在持续地进化,而对局设计团队最终将它带到了一个感觉正确、而他们也非常喜欢的位置。而现在,它每颗头都被放到了砧板上,因为它的字数比它的脖子数量还多。我们该怎样去降低塞洛斯冥途求生 稀有牌的平均字数,而又能将这张牌留在系列里面呢?

脱缰的波禄卡诺斯

简单—我们把它换成了秘稀牌!

这并不是任性而为。原始的吞世客波禄卡诺斯就是张秘稀牌,而这张牌完全有资格占据一样的地位。它被定为稀有的原因只是因为秘稀牌塞满了神、鹏洛客以及泰坦,而且将这张多色牌放进去会造成颜色平衡的些微混乱。但把它放进秘稀的呼声已经持续数个月了,因为它总是让人感觉属于那里。我只是需要最终去把总开关拉下。当然了,因此而被降为稀有的那张牌显然有着较少的字数。

策略:葛丽泰.嘉宝

也有许多的牌我们并没有做更动。我们检视并且讨论了一切。对于任何被提出的牌来说,如果将字数、复杂度以及乐趣综合评估完,调整没有正面帮助,那么我们就不会动它。引发最多讨论的多字牌包括悲哀神行客、虚实先知阿提理斯、秘态转生以及冥界裂隙。在这边所举的例子中,我们无法找到方法来让这些牌同时精简并且更棒,所以我们不做更动。

悲哀神行客虚实先知阿提理斯冥界裂隙

简短的神学独白

首领大人说:「在原始的塞洛斯版本,每一位神的专属异能(所以不计算不可毁坏或是献力)字数分别是12、15、15、18、26。他们全部、包括字数最多的(普罗烽斯)都有足够的提示文字空间留给献力。而塞洛斯冥途求生之中的神,他们的专属异能长度分别是25、29、30、25、39以及40个字。两倍长?为什么?我希望在这些牌上面看到一点优雅。」

从神身上偷东西格外需要健康的自我价值来肯定。但我接受了挑战 . . .去回答 Aaron为何我们现在没有那样做。他提出了一个很棒的问题。而我是如此回答的:

我会将这当作一个单纯的字面问题,而不会去钻牛角尖,因为这让我去想想为什么。我们是怎样与这些神一起走到现在的?

轻浮的答案(核心的一些部份是事实)是原始的塞洛斯神已经把所有简单的异能都用掉了,于是我们只剩下比较长的那些。

现在我们的开发流程已经有些不同了,而对于赫利欧德、倪勒娅以及塔萨,在对局设计中已经有着围绕着他们来构组的完整超未来联赛套牌,所以他们有着高度关键性的异能(而倪勒娅以及塔萨有着涉及区域变动的程序性牌张优势)。

我认为一个主要的原因,是因为因果关系已经反转了。在塞洛斯,献力是一个全新的异能,所以我们承受代价去保留献力的提示文字。塞洛斯神们留下了提示文字的空间是因为提示文字被认为是必须的,所以异能因此受到相应的限制(而后普罗烽斯成了一个例外)。在天神创生,神上面的献力提示文字已经被认为过于奢侈,而没有任何一张放上去了。对塞洛斯冥途求生来说,我甚至从未考虑过在神上面预留提示文字的空间。

最终大结局

我们采用了多角度的手段去解决一个实际的问题,并且在处理时运用了所有的开发资源以及解决问题的技术。我们深思熟虑并且明智—我们从Aaron以下到整个团队的目标,都是尽可能制作出最棒的系列,而不是字数最少的系列。方针是只要有任何地方能够透过减少字数来让系列更好,那么我们便应该去做。

目标是让每张稀有牌的平均字数减少1.5–2个字。

我们最终的稀有牌平均字数(含提示文字)= 32.415

我们最终的秘稀牌平均字数(含提示文字)= 51

我们最终的字数出现率是(2*稀有 + 1*秘稀)/3 = 38.61

那代表的是我们为每张稀有牌的平均字数减少了3.5个,每张秘稀牌减少了2.13个,对于稀有与秘稀的综合出现率则是3.05个字。

中-大-奖!

非常、非常甜美的成功之音。让我们在最后的蒙太奇喷泉播放Claire de Lune吧。(我知道我知道,这又回到了十一罗汉,而不是十三罗汉了。我该说什么呢—它的结局比较赞啊。)

欢迎致命诱惑:塔萨的先知

但这里还有最后一个章节。终极的葛丽泰.嘉宝。扬长而去的那位。我深深着迷的那位。我保护着的那位。她真的像她表现出来的那样天真无邪吗?还是她实际上一直都在玩弄我?我最好别知道太多。

这是一张牌,叫做塔萨的先知。整个系列字数最多的一张牌。让我来为你介绍。

塔萨的先知塔萨的先知版本2

有段时间,这张牌的规则说明只有最前面的两句。它很强大,但一直未让人印象深刻。它就感觉不像一张稀有牌,而多位设计师都如此说。于是我加上了第三个句子 — 一个或许、有时、可以让你直接赢下对局的句子。现在它有自己的标志了。现在它扬眉吐气了。再也没有人会把塔萨的先知踢出他们的潮牌俱乐部—但它现在在背后长出了一个靶子。

在一开始要求处理文字过长的呼吁之中,Aaron点名了几张牌。而这是其中的一张。

首领大人说:「塔萨的先知—稀有牌之中的首恶。有着几乎是一般稀有牌两倍的字数。我认为即使拿掉了替代获胜,它仍然是一张竞争赛事等级的牌,而这里可能不是加进这种东西的好地方。」

Ian同意Aaron的看法。他也支持把替代获胜条件从牌中移除,感觉即使没有这个异能它仍然会是张合理的稀有牌。Andrew Brown和我支持维持现状。这个替代获胜给了这张牌(以及这系列!)一定的je ne sais quoi(法语:未知数),而我们不愿意失去它。我们考虑了其他的牌库操控手段,但是读起来比较容易的,执行起来就比较困难。在这两个例子中,额外的文字都是值得的我也考虑过删掉提示文字,但因为提示文字放的进去,我们也应该予以保留。最后,我们在另外一张牌上面省下了足够的字数,而让这张得以保留下来。

你知道在十一罗汉,的结局,那场抢劫已经不再真的那么在乎金钱—而是茱莉亚罗伯茨这个角色?塔萨的先知就是我们的茱莉亚罗伯茨。而整个十三罗汉则是一场巨大的错误。

而这就是这个故事的结尾。最终的结局是如此,而无损首领大人Aaron Forsythe的权威,今天的预览牌就是我们的「首恶稀有牌」,声名狼藉真是棒。

享受这个系列吧!

—Mark Gottlieb

Latest Card Preview Articles

CARD PREVIEW

2021年 9月 8日

延日泰菲力 by, Ian Duke

鹏洛客一直是我最喜欢设计的牌张类别。他们有许多的异能和数字要调整,也能提供让角色传达出强烈风味和个性的机会。感觉只要持续努力、调整并持续重复的步骤,就可以找到恰到好处的解答。作为一名设计师,我很快就了解到现实世界中并非每件事情都能如你所愿,但中间的过程和目的地总是可以带来很大的满足。 我们通常会提前几个系列安排鹏洛客的出场顺序,那需要插画和故事团队的通力合作—以了解我们...

Learn More

CARD PREVIEW

2021年 9月 7日

从悚动旅店到异烁驿所 by, Reggie Valk

大家好,我是 Reggie,万智牌的设计师。依尼翠:黯夜猎踪是我前几个参与制作的系列,自然是我的心头肉。今天这张预览牌的故事要从系列设计 Ian Duke 接下专案并给了它"高尔夫"的代码后不久开始说起。团队检视了这个系列的稀有牌,了解我们想要在一些空间上有新的设计,其中有一个位置是双面牌—感觉很像是一块地,或许可以是的鬼屋。 Transform 西行谷修道院 正是我...

Learn More

文章

文章

Card Preview Archive

想阅读更多文章? 浏览我们文章存档,阅读您最爱的万智牌作家所写的数以千计的文章。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