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挥官传奇中的传奇角色,第一部

Posted in Card Preview on 2020年 10月 30日

By Ari Zirulnik and Ethan Fleischer

整周,我们都在展示指挥官传奇中描绘新旧角色的牌张。有些你或许认识,也有些或许是第一次听到,但他们每个人都有个故事。

以下,你们将会看到到目前为止指挥官传奇每天所公开新传奇牌的一段简短介绍。下周,我们将会带来另一半新「传奇」的清单,一起来认识他们,并持续锁定下周的第二部吧!


凯锡革布陷人阿雷娜

沃文森的森林是依尼翠里许多最令人害怕那些生物的家,这包括了狼人、吸血鬼和着魔的生物。阿雷娜在沃文森中保护旅者们,引领他们到附近的城镇卡兹特,身边总是伴随着她的伴侣(不管是工作或私人)—荷拉娜。阿雷娜是一名本领高超的追捕者,利用所有的感知找出威胁着凯锡革省善良人群的怪兽。在猎捕狼人上她尤其拿手,但当依尼翠面临到更大的威胁—奥札奇入侵之际,她加入狼人以拯救这个时空。

Alena, Kessig TrapperShowcase Alena, Kessig Trapper


辉光巨龙阿玛蕾丝

在一个遥远的时空上,随着年纪增长,龙的鳞甲会随着时间变硬,转化为美丽的水晶。阿玛蕾丝已经活了很长的一段时间—比其他所有龙都要来得更长,而她对自己闪耀的鳞甲有着无比的自豪。实际上,这让她对搜集无聊的黄金毫无兴趣—她尤其喜爱搜集和自己一样闪闪发光的宝石和水晶。如果你偶然碰见她的巢穴,且并未尝试要为自己拿走任何东西,阿玛蕾丝将会很开心地花上个把个小时来向你展示她收藏中最好的那些。

Amareth, the LustrousShowcase Amareth, the Lustrous


腐化观察员贝尔蓓

艾维拉是瑞斯里天帷妖精中的一名公主,埃拉达力的女儿,一名非瑞克西亚的密探暗杀了她并把尸体带回了非瑞克西亚。艾维拉的尸体被重组及完备,并与其他机械组件结合出新的生物:贝尔蓓。贝尔蓓存在的目的是作为非瑞克西亚的暗黑神—约格莫夫的眼睛,观察瑞斯选出新的大魔将。候选者有病态的吸血鬼寇维克斯,残忍的战士格利文,和早熟的年轻巫师尔泰。随着时间过去,贝尔蓓放弃了原本的目标,做出了自己的决定。她与尔泰相恋,在竞争中助他一臂之力,并试着阻挠非瑞克西亚人入侵多明纳里亚。可惜她的计划并未开花结果,寇维克斯成为了新的大魔将,非瑞克西亚的入侵成了多明纳里亚历史上最毁灭性的事件,而贝尔蓓也被埃拉达力所杀。

Belbe, Corrupted ObserverShowcase Belbe, Corrupted Observer


喜剧天才布力姆

对拉铎司宗派来说,直到有人失去眼睛之前,那都只是场有趣的游戏—之后也就只是更加可笑。布力姆认为自己是拉铎司里百年难得一见的喜剧天才,认为自己的表演总是充满了笑声(和如喷泉般涌出的鲜血)。他说他有一次演绎了一场极为有趣的表演—不夸张,那次他屠杀了所有的观众。他也说你应该要参加那场表演的,但如果你当时真的在现场,早已是一具尸体,所以他说的话听听就好。

其实,布力姆并没有那么厉害,但酒精是如此便宜且刁难他人的机会俯拾即是。记住千万别朝他丢西红柿—布力姆会朝你丢更加尖锐的东西来反击。

Blim, Comedic GeniusShowcase Blim, Comedic Genius


莽霸联盟袭劫者布里奇

鬼怪海盗布里奇广为人知的是他在炮术上的天份,绳结上的造诣,和吼叫上的专业。他对任何东西、在任何时候、或基于任何原因,都可以充满热忱地以最高声量咒骂这件事已蔚为传奇。

即使布里奇在最近一次为了偷取永生圣阳而造访欧拉兹卡的旅程中,未能完成他的主要任务,但和同行的海盗掠夺黄金城被证明是笔极佳的买卖。布里奇和他的朋友马科姆成为了莽霸联盟的要角,赚进了大把「钱币、珠宝和本票」!

Breeches, Brazen PlundererShowcase Breeches, Brazen Plunderer


明月巨海兽碧鳞

碧鳞是有千年岁月的明月巨海兽,统治着赞迪卡上阿库姆沿岸的海岸线。他有着坚硬的甲壳,和许多随着时间变得更为强壮的爪子和触角。所有海中较小的生物均臣服于碧鳞,而巨海兽要求所有经过他领地的船只都要奉纳。碧鳞害怕的东西不多,但远古的吸血鬼鹏洛客索霖马可夫正是其中之一。碧鳞知道索霖鲜血术的能力可以结束它的性命,不过如此一来碧鳞将会在他死亡之际把索霖拖入深渊共赴黄泉。碧鳞从与奥札奇的战争中活了下来,并保有阿库姆之海的统治权直至今日。在心底,他依然哀悼着最亲密的朋友—特裘如领袖苏提娜的离开,她在奥札奇觉醒的前期丧失了性命。

Brinelin, the Moon KrakenShowcase Brinelin, the Moon Kraken


末代紫杉柯芬诺

柯芬诺是一名真正的远古红杉树妖,也是在洛温上的最后一代。很久之前,他习得了整个部族的古咒知识和智能、魔法及远古的传统仪式。他是名伟大的哲人,可以比别人更早感知到事情的发生—在其他比较短命的种族能理解这些事件之前。柯芬诺知道洛温上将要迎来巨变,也知道自己难逃此劫ㄧ至少不是以任何一般人熟知的方式。他把自己的精华灌注在一颗种子上,并把毕生所学传授给他的最后一个学生—金叶妖精黎兹。他交付黎兹把种子种在细语树丛的任务,在那幼苗将会茁壮,并把柯芬诺的智慧在洛温大限已到之际带入时间—它已经被伟大极光转变成了暗影荒原。

Colfenor, the Last YewShowcase Colfenor, the Last Yew


歧路卜算师艾力思

没有任何东西比起搜寻并发现多重宇宙的秘密更能取悦一只史芬斯。几个世纪之前,艾力思偶然发现一个没有人应该知道的事实,使得他现在存在于五分钟后每个可能的未来当中。简单来说,如果你和艾力思对话,他将会已经完成了与你的对话,并经历了这个对话中每个可能的排列组合。从你的角度来看,可能看似他已经对你要说的所有东西毫无兴趣,但实际上,他已经听过你说这段话无数次并已经不能再仔细地尽可能回答了你的问题—只是你并不在那个听到答案的正确时间轴上。

在如果要再简单一点的话,与艾力思对话这件事让人极度沮丧。

Eligeth, Crossroads AugurShowcase Eligeth, Crossroads Augur


拉米雷迪皮托的鬼魂

幽灵海盗几百年来一直都是杰姆拉这片海的特色,每当他感受到海浪的召唤时都会聘雇新的海盗船员。拉米雷的风格和智慧让他在那些对亡者没有偏见的海盗里广受欢迎。

当他进入多话模式时(也就是随时),迪皮托声称自己在兄弟之战时曾在南海库夏斯船长的背刺号上进行走私工作,并在约翰之战时并肩长者多雷瓦奇在宁静海大战罗巴兰佣兵团,且曾在夺回马达拉之役期间掠夺伊岱米群岛之间的海运货品。他声称曾多次在战役中阵亡,不只是与海盗女王强心阿迪拉的那一战、被陶拉里亚只知道名字叫半丹恩的变形兽所暗杀,或是在乌尔博格败给寇奇的关德琳。我们永远无法知道这当中有多少为真—如果真的有哪一个属实的话。

Ghost of Ramirez DePietroShowcase Ghost of Ramirez DePietro


埃分族学者葛末札

埃分族—一个像人的两栖种族—已经安稳地居住在深海里好几个世代。但随着数量的扩张,他们化石庙的洞穴已经不敷极速成长的数字使用。埃分族的祭师把眼光放到了山德拉的海岸线上,猎人们已经包围好准备开战,同时的记忆法师也已经潜入了主要城市中的每个下水道。他们会用心灵操控的能力,消除所有人们意识中关于埃分族存在的记忆。从阿尔迪斯坦到勒许等主要城市都对埃分族几近普遍地无所知悉,正是埃分族的能力,以及他们无法无天的意图最好的证明。

—葛末札,寰海探秘

Gor Muldrak, AmphinologistShowcase Gor Muldrak, Amphinologist


凯锡革护林者荷拉娜

伊莫库来到依尼翠造就了一连串更加古怪且骇人听闻的事件。凶杀案及祭典仪式日益增加,沃文森森林附近的人们也开始改变。他们长出须触的触手且在奇怪的崇拜中吟诵着伊莫库的名字。荷拉娜和她工作及生活中的伴侣阿雷娜开始追踪伊莫库的秘密仪式活动并与其正面对抗。在这样的生死交关的时刻,两位猎人加入了他们过去敌人—狼人的阵营,一同对抗伊莫库的变异大军。

Halana, Kessig RangerShowcase Halana, Kessig Ranger


三生轮回洁丝卡

洁丝卡一开始是多明纳里亚上的欧塔利亚的帕笛可野蛮人,但她命中注定要重生三次,并在多重宇宙间度过这些时光。

当她的兄弟卡马尔用映奇宝珠之剑刺向她的时候,伤口迅速溃烂且蔓延,并把她变成了不可近的菲姬,即便是最轻微的碰触都代表了死亡。这是洁丝卡的第一次重生。

当卡马尔以刈魂斧一击击败了菲姬、艾若玛和札戈卡后,三人合为一体成了伪神卡若娜。这是洁丝卡的第二次重生。

当卡若娜最信任的助手莎许和威司寇背叛了她,并再次以映奇宝珠之剑刺向她的时候,三个女人又再次分离。艾若玛和札戈卡就这么死去,但洁丝卡点燃了鹏洛客的火花。这是洁丝卡最后一次的重生。

点燃火花成为鹏洛客之后,洁丝卡加入了银魔像卡恩的阵营。几个世纪过去,洁丝卡回到了多明纳里亚帮助关闭开在上空的裂隙。最终,她牺牲了自己来关闭最大也是最后一个裂隙,保护了多明纳里亚和多重宇宙的其他人。

Jeska, Thrice RebornBorderless Jeska, Thrice Reborn


克洛萨之心卡马尔

当多明纳里亚野蛮人卡马尔获得了映奇宝珠—一个强力的魔法神器时,那强化了他天生的特点,并提供了他对暴力及权力的渴望。在这样的状态下,卡马尔试图强迫所有帕迪可部族臣服于他。在失去控制且被不正常的愤怒驱使的情况之下,卡马尔把剑刺向了自己的妹妹洁丝卡,那让她几乎丧命。

深受良心及自责的打击,卡马尔成为克洛萨森林里的一名隐士。他跟随螳人苏律司学习如何成为一名隐士,并向大自然及保护他人奉献了自己。即便卡马尔现已长眠,卡马尔宗德鲁伊的秩序依然建立在克洛萨森林里,以表达对他行为及记忆的敬意。

Kamahl, Heart of KrosaShowcase Kamahl, Heart of Krosa


烬爪佣兽柯迪斯

熔岩术士的佣兽很大程度会影响到宿主魔法的效果。不好的(我是说难控制的)佣兽会妨碍咒语的施放及限制新的发现,而如柯迪斯一般优秀的佣兽则可以以不可思议的幅度强化咒语。有柯迪斯跟你在同一阵线,你会发现不只火力变强、范围变广,还有突如其来各式新的涡流出现焚化你的敌人。他同时还能点燃你的锻炉,吃掉熔渣,并在漫长的一天结束后温驯地蹭蹭你的脸颊。

Kediss, Emberclaw FamiliarShowcase Kediss, Emberclaw Familiar


阳鬃佣兽凯勒丝

在战场上,相性合的座骑可能代表着生与死的差别。如果有人想跨上凯勒丝,兼容性将是一切。在一些圈子里她被视为「造王者」,因为任何被凯勒丝接受的骑士都将注定在战争中得享荣耀。然而当一切尘埃落定,骑士得到自己的奖赏后,凯勒丝就会消失—隔一些时候,她将在其他的战场再次出现,寻找自己新的骑士。

Keleth, Sunmane FamiliarShowcase Keleth, Sunmane Familiar


血肉雕匠刻兹杰

刻兹杰是一位对他的魔判官希欧蕊着迷的非瑞克西亚人。他相信她是完美的典范,且只希望依照她的概念去重塑这个世界。刻兹杰有着完成任何符合希欧蕊 规则新对象的使命,且通常最后那如蜘蛛般的特色总让人联想到魔判官。在艾蕾侬毁坏了希欧蕊的领土后,没有人知道刻兹杰之后的命运是什么。

Keskit, the Flesh SculptorShowcase Keskit, the Flesh Sculptor


东树木灵

木灵是东树的树灵。在逆神之战之前,东树的修行僧正享受着在树灵旁丰足的生活,利用孢子来散播区域内的新生命。当逆神之战开始时,树灵看似开始休眠,把树根渗入地底,对外毫无反应。

不幸的是,现实并没有那么平静。树灵正蔓延自己的树根到东树的领域,然从土地上突然出现一种所有修行僧都没有看过的孢子。这些孢子同时扎根,缠上了人类并吸取他们的能量来创造新的灵性产物。在一场横跨二十年战争的最后,木灵又一次陷入了长眠。即使他依然沈睡至今,剩下的修行僧在祈祷时依然战战兢兢—在一段安全的距离之外。

Kodama of the East TreeShowcase Kodama of the East Tree


没有拇指的喀勒克

喀勒克是一名高投机的赌徒,居住在秘罗地的奥悉达山上。在与得克一场粗暴的赌局中,喀勒克失去了双手的拇指,其中也包括他的幸运拇指。喀勒克想要回他的拇指,他与得克赌一根拇指他可以走到秘罗地的中心再回来。得克指出喀勒克已经没有剩下任何拇指了,但喀勒克却说这不是个问题。他深入秘罗地的中心,并在几周后带着一本他写的书回来,记载了这趟旅程的点点滴滴。得克叹了口气并交还了喀勒克的幸运拇指。喀勒克把拇指和其他的幸运符一同挂在脖子上直至死期(那并非很久之后的事,他的旅途使他被异端杀死)。在他死后,有个名为「喀勒克仪式」的宗教依着他的著作诞生,散播着在秘罗地里面有个秘密世界的内容。.

Krark, the ThumblessShowcase Krark, the Thumbless


薄暮之帷莉艾莎

在千年之前的依尼翠上,四名大天使姐妹保护着人类: 席嘉妲保护着生灵,布鲁娜保护着王者,姬瑟拉与怪兽战斗,而莉艾莎则结合众人。四个姐妹分别带领着较小的天使们并有着共同的目标—保护人类,但分别用着自己的方式。在四个姐妹当中,只有莉艾莎应该要了解她们的敌人,并藉此缓和邪恶。利用她的知识,她认为应该要用更有效率的方式与怪兽战斗,并和邪恶交易来为善。

有一天,一位新的天使凭空而生:艾维欣。她对正义毫不妥协,且在能力上无人能敌。她不认同莉艾莎的方式,且当莉艾莎与恶魔领主达成契约之际,艾维欣称她为异教徒并消灭了她,以及她的整群天使们。

Liesa, Shroud of DuskShowcase Liesa, Shroud of Dusk


立誓哨卫利维沃

翡欧拉是一个充满政治斗争、欺瞒及背信的时空。即使贵族会吞掉其他的活体,一般人则正经历着苦痛。利维沃已经看够了这一切。作为贵族宅邸唯一的继承人,他无助地看着父亲指示别人消灭一个小村庄,只因为对拥有那片土地贵族心中的怨恨。他拔下了家族的纹饰并扔在父亲的脚边,放弃了家族的姓名及未来的头衔。

从那一刻起,利维沃投身于保护一般的人们。他受过钱所能买到最好格斗指导者的训练,而他丰沛的技巧也远足以击倒那些在上城帕兰诺上威胁别人的杀手们。在玛切莎女王掌权之前的日子里,她视他为一颗有趣的活棋,能让政治斗争变得更加有意思。这一切当然在他了结了一些敲诈本地商人的女王人马后嘎然而止。现在,玛切莎认为她跟利维沃需要好好谈谈。

Livio, Oathsworn SentinelShowcase Livio, Oathsworn Sentinel


锐目领航员马科姆

马科姆是上莽霸联盟海盗的一员。身为一名塞连,他天生就有领航的天份,再补上对天体了解的天份,能从星象、图表、罗盘及星盘获取信息的占卜术。马科姆受雇于瓦丝卡船长来服务海盗船上寻找永生圣阳的海盗。你很难得会看到马科姆最好的朋友不在他身边—无法抑止(且无法安静)的鬼怪海盗Breeches。

Malcolm, Keen-Eyed NavigatorShowcase Malcolm, Keen-Eyed Navigator


玖瑞加酋长努玛

努玛要为玖瑞加妖精整个部族的存活负责。赞迪卡是个恶劣且危险的时空,威胁可能来自四面八方:不管是危险的生物,外来者,或是土地本身。努玛确保他们人民都有足够的装备来面对任何赞迪卡可能会丢往他们的东西,不管是工具、武器,或是任何强力的德鲁伊咒语。任何威胁到他部族的东西都会被除去或驱离—也因此努玛在放逐年轻的妮莎时下了很大的决心,但玖瑞加认为她物灵的能力已经激怒了赞迪卡。

Numa, Joraga ChieftainShowcase Numa, Joraga Chieftain


欧娜诈术师尼黎斯

尼黎斯带领了洛温时空上一个聚群的仙灵,誓死效忠欧娜。他接下了一个艰巨的任务:激怒且耗竭所有碰见像人的生物。怒气越高,暴露在尼黎斯的魔法下时就会睡得更沉。越深沉的睡眠能产生更浓烈的梦境以利仙灵收成,而那些梦境也基于神秘的目的被小心地传送给了欧娜。

Nymris, Oona's TricksterShowcase Nymris, Oona's Trickster


钢铁军团的璞拉娃

璞拉娃因为让钢铁军团有最低的死亡率而享誉名声。她在战术上的警觉无与伦比,使她得以最有效率的方式配兵以让他们平安归来。最近在战斗中的成功和在军团里巨大的威望为她赢得了官阶。

璞拉娃在军事上的敌人是吸血鬼司令官莉西娅,他们已在战场上交手过无数次。彼此的部队及战略看似势均力敌,若是哪一边占了上风,另一边就会马上赶上。如果璞拉娃不那么在意自己部队的生死,或许有机会能获得胜利,但那并非她愿意做出的牺牲。

Prava of the Steel LegionShowcase Prava of the Steel Legion


撒拉大天使蕾荻安

蕾荻安是最早一批由远古鹏洛客撒拉所创造的大天使,在战争中指挥撒拉的天使们对抗腐化及黑暗。当撒拉离开她的地境时,她把守护的重责大任交给了蕾荻安。

年复一年,蕾荻安坐在撒拉的王位上,但那并不适合她,对她所带来的苦痛也与日俱增。即便蕾荻安之光坚定不移,非瑞克西亚的潜藏密探在入侵撒拉领域后把她转向对抗自己的子民。此时晴空号飞船出手干预,拯救了那些希望被撤离的人们。在最后的人类和天使成功逃离后,时空崩塌也带走了蕾荻安。蕾荻安的圣光和撒拉领域的魔法,填满了晴空号之心里的魔法石,飞船最后也被证明成了多明纳里亚的救赎。

Radiant, Serra ArchangelShowcase Radiant, Serra Archangel


旋升建筑师莉蓓可

在远古的多明纳里亚,莉蓓可是整个索蓝王朝里最棒的建筑师。她的建筑总吸引大家的目光,邀请大家实际来到被她称为腾扬建筑的地方。她把魔法石整合进许多设计中,并在杰作索蓝神庙上到达顶峰—那正漂浮在首都宁城的上方。

莉蓓可的天份为她带来了力量及影响力。在丈夫生病之时,她用了自身的影响力把索蓝医师约格莫夫带到了宁城。不知不觉中,她帮助约格莫夫壮大了他的力量,而最终使得索蓝王朝进入了内战,破坏了宁城和所有莉蓓可的创作。在了解到约格莫夫在非瑞克西亚的神器时空上进行扭曲的实验后,莉蓓可封印了前往非瑞克西亚的途径,并在过程中牺牲了自己。

Rebbec, Architect of AscensionShowcase Rebbec, Architect of Ascension


罗噶之子罗噶克

喀尔寨鬼崽把巨龙普罗许视为神崇拜着他。在信仰中的核心概念,是以任何符合他们神性的方式行动—主要是掠夺、焚烧,并散播一切的恐惧。鬼崽相信只要遵从这些就会从普罗许的蛋中以龙的样貌重生。

有一天,他们的领袖罗噶有了个新的想法:要像神最好的办法就是自己成为神。从那一刻起,他给自己设定了暴君的角色,要求向他进贡及牺牲所有过去献给普罗许的东西。罗噶的儿子罗噶克不忍看着父亲掠夺自己的子民,他并未选择向其他人掠夺的道路,转而带领着反抗者向父亲抗衡,试图把喀尔寨的鬼崽们带回「正确」的道路。

Rograkh, Son of RohgahhShowcase Rograkh, Son of Rohgahh


黯黑男爵辛格

男爵辛格是远古的吸血鬼领主,在童话中被描绘成在多个时空恐吓孩童的形象。即便不是鹏洛客,过去在年少时期的男爵曾是一名强力鹏洛客的招唤奴隶。在远古的多明纳里亚上,他的仆役据称吸取了整片大陆的鲜血。黯黑男爵机灵且聪明,在高雅的晚宴和哲学的谈话间,他接手了乌格萨时空里一座矮人的锻炉,并缓慢地建造了能量基地。 在过去的几个世纪间,他把越来越多家乡的人们转变为奴仆。大家最后一次见到男爵是在一群吸血鬼大军的前面,走过神秘的矮人之门—一个通往另一个时空—大融合前夕在自己城堡的地牢里的通道。不管另一边是什么总归已经灰飞烟灭。

Sengir, the Dark BaronShowcase Sengir, the Dark BaronSengir, the Dark Baron Promo


风暴眼夏尼

在鞑契原本的时间轴上,夏尼是一名在寻找了解真实真正的本质洁斯凯斗僧。虽然许多的洁斯凯都相信训练和冥想是启蒙的关键,夏尼却相信真正的启蒙只能在战争中的静止中发现。确实在战斗中,她会进入出神的状态,而她宣称在那时可以听见远古巨龙的声音。

Siani, Eye of the StormShowcase Siani, Eye of the Storm


愚者末日泰维司剎特

当泰夫隆格雷深爱的姐妹被宗教狂信者所杀,这名远古的鹏洛客自我限制的理由就已经消失。改名为泰维司剎特并重塑身形成一条蜷曲的龙,下定决心要终身不语。他的方式既微妙—呢喃细语以加剧多明纳里亚领袖的妄想症并驱使他们做出不明智的决定—又直接—使用魔法来杀掉那些他无法操控的人。作为多明纳里亚历史中持续出现的恶魔,他促成了撒尔帕汀帝国的殒落,消灭了冰河王国斯托葛,谋杀了龙长老铬米恩卢尔,以及太古巨龙灾难性的重生。

在非瑞克西亚入侵的时候,鹏洛客克撒引荐他加入他的九泰坦,一群致力于永久击败非瑞克西亚的鹏洛客。司剎特背叛了泰坦们,并在克撒—他预见了司剎特的背叛—杀掉他前除去了其中两个成员。克撒用司剎特的精华强化了用来对付非瑞克西亚的灵魂弹。

Tevesh Szat, Doom of FoolsBorderless Tevesh Szat, Doom of Fools


虹彩魔笛手

在多重宇宙之间,在极其需要的时刻,魔法使用者会发现自己得以施放与过去施放不一样的魔法。随着危机过去,那知识会消失的不见踪迹。如果被问起,每个魔法师都会有相同的回答:就像是脑中浮现了音乐,令人魂牵梦萦的笛声。

研究者基于这个最广为人知的理论把这个现象名为「虹彩魔笛手」。那个理论表示纯粹魔法力的灵魂—比任何元素还要纯粹—可以同时存在在所有时空的任何时候。作为纯粹的魔法力,它没有自己的意识,但能量可以被符合特定条件的人在潜意识中操纵。要精准找出那些条件只有少数的结果,而现在魔笛手依然是个谜。

The Prismatic PiperShowcase The Prismatic Piper


焰击族的尤洛克

尤洛克在勇得带领了一集族彻底无惧的沙潜者。他在刻意为之的危险情况下狩猎—在你对熔岩流动暸若指掌的情况下,那将能给你带来很大的优势。当然,一些沙潜者可能会失足,不会那只是集族存活下来所需付的代价。在聚流之后,尤洛克发现猎场大幅度地扩张,而她相信艾斯波可以用一些邻近的熔岩来重新装饰一下。

Yurlok of Scorch ThrashShowcase Yurlok of Scorch Thrash


反逆征兵员札拉

在准备反抗执政院的时候,乱匠们需要鼓舞他们的力量。在多个征兵员之间,没有一个的效率比札拉更好。她的言词蔚为传奇,甚至可以说服根深蒂固的执政院成员加入她们的阵营。作为自己飞船的船长,札拉带领着卡拉德许上最底层成员所进行的一连串成功的突袭,是乱匠获得胜利的关键。

Zara, Renegade RecruiterShowcase Zara, Renegade Recruiter

Latest Card Preview Articles

CARD PREVIEW

2022年 1月 28日

完成神河:霓朝纪的设计 by, Dave Humpherys

我喜欢良性的挑战,也总渴望能负责更多具有挑战性的系列。如果系列执行的难度变高了,有时候可能就是我造成的。在决定了我们将要重返神河后,我就知道这不是件简单的任务。 乘蟾达成 | Justine Cruz作画 但这次我有点紧张。虽然在第一次造访这个时空时我还是牌手,我知道我对这个时空或是真实世界启发它的那个地方—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都不熟悉。这次我将会需要大量倚重其他人...

Learn More

CARD PREVIEW

2021年 11月 16日

依尼翠:腥红婚誓的衍生物 by, Kendall Pepple

吹熄蜡烛的火光,一起来欣赏依尼翠:腥红婚誓裡的衍生物!这个系列和对应的指挥官套牌总共包含 25 张全图的衍生物、一张徽记及一张双面白昼 // 黑夜衍生物。在轮抓和系列补充包裡,你可以开到一张徽记、十九张全图衍生物和一张白昼 // 黑夜衍生物(限定于轮抓及系列补充包)。在聚珍补充包裡,你则可以开到许多传统闪卡版本的双面衍生物。 每副指挥官套牌都包含十张双面衍生物(总共有七...

Learn More

文章

文章

Card Preview Archive

想阅读更多文章? 浏览我们文章存档,阅读您最爱的万智牌作家所写的数以千计的文章。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