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花之战:拉尼卡-富饶之途

Posted in Magic Story on 2019年 5月 15日

By Greg Weisman

Greg Weisman is best known as the creator and producer of Gargoyles, and the writer-producer of Young Justice, Star Wars Rebels, and The Spectacular Spider-Man. He's the author of five novels: Rain of the Ghosts, Spirits of Ash and Foam, World of Warcraft: Traveler, World of Warcraft: Traveler - The Spiral Path, and War of the Spark: Ravnica.

前篇故事:老朋友,新朋友

父母们,请注意这篇故事可能含有不适合年轻读者阅读的内容。

赫卡拉死了。

我只知道这样。

我猜我运气不错,因为我站在泰佑与卡娅女主之间,而他们正在击退进犯的永生者们。我不认为当时自己有办法击退一只家猫。

我想我会懒得这么做。

我对于接下来几分钟的记忆相当模糊。我想查雷克大人说了某些关于他的信标召唤了更多鹏洛客的事,就像他和卡娅女主和尤拉大人和贝连大人以及泰佑。我猜我们周围出现很多鹏洛客。我想其中一位是牛头怪。我不知道。

赫卡拉死了。

她本应是个鹏洛客的。一个时空舞者。我可以想象那个画面。赫卡拉后空翻穿越多重宇宙,造访不同的世界,让他们笑容满面。溅岀一点血。或者,你知道的,很多血。

另外,如果她是个鹏洛客,她就能够穿梭时空躲开那个杀害她的东西。

「她是怎么死的?」我问道。但只有泰佑注意我,而他也不知道答案。

接着发生某件事。我真的没有在留意任何人,但我想一定有人施放了一道咒语。泰佑抛下他的光盾并遮住了眼睛。

这让我回过神来了。我必须如此。一个永生者正准备用一把锤子砸向我新朋友泰佑的脑袋——我唯一的朋友泰佑。

愤怒不已的我跳向它并戳刺它的双眼。它开始摇晃...然后倒下。

我怒火中烧。我不记得自己有这么愤怒过。

现在我可是上等古鲁体质。我的父母将感到无比骄傲。

巴拉德女士说过,「不是每一位鹏洛客都是守护者的料,你知道的。而且有些还真的很龌龊。」

而尤拉大人则回复,「你得假定无论龌龊与否,大部分的鹏洛客都不会是尼可波拉斯的大粉丝。我们需要分头行动。穿过整个城市。尽可能拯救更多人并且召集我们找到的每一个鹏洛客。」

他们一伙人大喊,「是!」

卡娅转向泰佑和我说道,「你们两个实在太有用了。跟我来吧。」


泰佑,祝福他,是个天生的跟随者。而且我不打算像对赫卡拉一样丢下他让他去送死,所以当听从卡娅女主的指令跟随她时,我也跟着他。我想这是件好事。街道十分危险,几乎让我短暂忘却赫卡拉的事。

几乎。

卡娅女主试图前往欧佐瓦,召唤她的公会一同参战。但我们离丰饶圣堂很远,而且震惧军的方阵兵与祀群正在扫荡拉尼卡的街道,杀害它们发现的每一个人。不知何故,永生者们没有进入任何建筑。如果人们躲在里面,他们会安全的。

至少,目前是如此。

于是我们横越拉尼卡,穿过街道,小路,小巷,而且我们一路上也救了不少人。因为我们能告诉他们找到避难所或待在室内,这样就不必过于担心他们后续的状况。也不用在团体内部追逐永生者。这样很好,因为比起跟这些生物进行近战,在空旷区域战斗至少还稍微安全点。

我是说我们只有三个人而且泰佑的光盾玩意几乎就只能用来进行防御。

别误会我的意思。我们需要他。

他会守护我们的后背,我们的前方,我们的侧翼。但我不认为他真的会杀一个永生者。

「你这辈子从没杀过任何人或任何东西,对吧?」我问他。

「我杀过一只蜘蛛。」

「一只巨型蜘蛛?」

「巨型是指多大?」

「它比你的拇指还大吗?」

「没有。」

「那么就只是一般的蜘蛛。」

「对。就只是一般的蜘蛛。」

然后,我想他以为我对他感到失望。但我想一部分的我很高兴他竟是如此地...那个词是什么?

纯洁。对。如此纯洁。

他早已没有安全感了,而且我不想让那变得更严重。于是我当下便决定暂时收起对赫卡拉的思念。我们还得对付永生者,而且他现在需要我。我会稍后再哀悼。

我将永远悼念。

「我很高兴你不是个杀手,」我说。

「呃...谢啦。在这之前我从没真正想过那个问题。」

总之,我们设法避开较大团的军队,不过尚能应付个别的永生者或较小的祀群。可以说,最困难的部分由卡娅女主负责。这些生物看似特别怕她的魂魅匕首。而且它们也无法触碰到无形化的她。但它们还是看得见她,而且那使她与泰佑——伴随着他那闪耀的白盾——对我而言成了很棒的干扰战术。因为说真的,没半个永生者注意到我,直到我已经开始杀戮它们。

我会躲在泰佑的其中一面光盾后方,躲开两三个永生者并接着戳刺没看见我逼近的那个,通常是把两只匕首埋进它的眼睛,深入它的脑。然后在它倒下之前我早就消失了。

在这几场冲突之间,正当我们穿过一条宽敞空旷的街道时——除了许多证实永生者已路过这里的尸体外空无一物——泰佑转向卡娅问道,「我们现在是守护者了吗?」

「我不知道,」她回复道。「我在今天以前从没听过『守护者』。完全不清楚那是怎么一回事。」

我说,「我想,是好人的意思吧。」

泰佑点了点头。「就等同于拉尼卡版的盾法师团。」

卡娅摇了摇头。「我不认为他们只局限在拉尼卡。所有的成员都是鹏洛客。或许他们是多重宇宙版的盾法师团。」

我耸了耸肩。「所以...是好人。」

「是的。」

「那么我认为你们两个都是守护者,」我说。「我当然不是。我不是鹏洛客。」然后当一个念头浮现在我的大鼠脑袋里的时候,我开始大笑:我不是守护者;我是无属者。那就是大鼠。永远的无属者。

「你杀的永生者比我多,」泰佑说。我试着不翻白眼,因为他根本就没杀半个。

但我却说,「你这么说实在太贴心了,泰佑。你真是个体贴的男孩。你说他是不是个体贴的男孩呢,卡娅女主?」

「非常贴心。」

他瞪了我一眼并说道,「我很确定自己比你年长。」

我不理他,一边对卡娅女主说,「那就是我一开始收养他的原因。」他开始抗议,但我却打断他的话。「那道伤口还好吗?我看不见疤痕。」

他感到些许困惑,摩擦着曾经在头上的伤口位置。「我猜,没事吧。我根本就感觉不到它。」

「金鬃先生非常好心地为你治疗了。他也不是闲着没事,还有那些他左右砍杀的永生者。金鬃先生非常好心对吧,卡娅女主?」

「非常好心,」她说。

此刻,我能够看见丰饶圣堂的尖塔逐渐耸现于邻近的低矮建筑上方。突然间,卡娅女主沿着一条小巷斜切跑过两栋建筑之间。那看起来是一种奇怪的选项,但我想她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于是我便抓住泰佑的手,我们跟在后头。

过了约一百码我才明白她只是仰头看着圣堂,并且选择最直接的路径。我在心中咕哝并说道,「我不认为我们会想走这条路。」

「我们会的,」她回复道,「如果它会带领我们更快抵达欧佐瓦。」

「这是一条死路。」

她停下脚步并转身面对我。「你应该早点说。」

「你看起来这么有自信。我以为你大概知道一条秘密通道。我是说拉尼卡有很多秘密通道。很多。而且我几乎都知道——好吧,或者是大部分的路。但我想卡娅公会长可能会知道一两条我不知道的路,对吧?」

「大鼠,我才当公会长几周而已。我只在拉尼卡待了几个月。我对这座城市的了解甚至跟泰佑差不多。」

「我今天早上才刚到这里,」他说了多余的话。

「我知道,」卡娅女主咆哮道。

我朝她点了点头。「没错,没错。所以从现在开始,就让本地人来带路吧。这边走。」

我依然握着泰佑的手——不确定为什么,我想我就只是喜欢握着它——我把他拉向我们来时的路。他让我拖着他走。卡娅女主则跟在我们后方。

我在看见它们之前就听见它们逼近了。

「好吧,」我说,「或许要折返另一条路。」

「为什么?」她问道。但她立刻就明白了。另一个祀群的永生者已经进入小巷入口。在这个封闭空间里我们实在难以对抗这么多的数量。一发现我们,它们便开始冲锋。我们转身奔逃。

卡娅女主大喊,「你说过这是条死路!」

「没错!」

「那我们正要跑去哪里?」

「这条小巷尾端有扇通往一间地下酒吧的门。它不会引导我们前往圣堂,但如果我们进去的话或许这些可怕的东西就会忘记我们。」

这个建议就跟其他的没什么两样。

虽然永生者行动迅速,但它们并不是在逃命。我们轻易地便来到小巷尾端,抵达库能酒吧的厚重铁门前。终于放开泰佑的手,我试了一下门把。它被锁上了。

当然。白天它怎么会开呢?

我用双拳重击大门。没有回应。我跪了下来并说道,「没关系。我可以把锁撬开。」

「我也可以,」卡娅说,「但我想没时间了。」

「我可以争取时间,」泰佑说道。我转头瞥了一眼,看见他吟诵召出一面相当大的白光钻石盾,把我们与永生者隔开,而且才过一两秒它们就撞上光盾了。他痛苦地呻吟但却奋力维持住光盾,甚至还把它扩张成与小巷等宽的长方形,好让任何生物无法从旁边溜过来。

「我不知道你可以这么做,」我说,一边忙着撬锁。

「我也不知道。之前从没这么做过。不过我可以利用小巷的墙面来取代几何构型。就像靠在上面一样。」

「你说了算。」

我可以听见永生者们用武器挥砸光盾的声音,听见他低声吟诵以及在每一次受击时稍微发出的咕哝声。我不知道他还能撑多久。

某个东西轻微地咔哒响了一下。「成功了,」我说,一边起身。我握着门把,但它却依然无法被推动。「锁打开了!一定是从里面被拴上了!」

卡娅女主说,「交给我吧,」然后鬼魅般地穿过这扇门。没过多久,她的头就穿了回来,并说道,「我会打开它,但你们需要多撑一会儿。」

我转头看泰佑。他什么也没说。不过他却瞇起眼睛并点了一下头。他已不再吟诵。就只是咬紧牙根用双手撑着他的光盾,同时一个拉佐特牛头怪正不停反复地用头撞击它,而其余的永生者则用锤子或镰刀柄击打它。白光随着每一道冲击闪现。光盾挡不了多久了。

卡娅女主一定也有同样的想法。她穿过铁门回到小巷并抽出她的匕首,准备战斗。

幸运的是,援军抵达。再一次,我在看见新访客之前就听见他们的声音了。听见他们的吶喊叫嚣声。我微笑着把手放在泰佑的肩膀上。「就只要再撑几秒。一切都会没事的。」

古鲁战士们——甘梭克塔、多密雷德、阿克玛科瑞、葛凡雷利、席札与贾迪拉、邦帕,还有其他人——从后方攻击永生者,斧头不停劈砍拉佐特石。獠牙穿刺。锤如雨落。甘梭克塔以足够的力量同时砸向两颗永生者头颅,将它们的头骨打碎成拉佐特石与骨头的碎片。

永生者立刻就忘了我们的存在并转身面对古鲁。泰佑全身瘫软,解除了他的光盾。我抽出匕首防卫地站到他身旁,同时卡娅女主则从后方开始攻击这些骇人生物。

多密用他那笨重的长镰刀斩断一个永生者的头。他匆匆瞥了一眼并粗声笑着,「你一定就是卡娅公会长,全能的鬼魂杀手。你走运了,多密雷德在此,享受这份血腥混乱吧!」

「你就是多密?」卡娅女主问道。

我得忍住笑意,因为多密看似立即被冒犯了:「我当然是多密!不然会是谁?」

多密一直都是个傻小子。我还是无法相信他取代了一位像咕噜力莫那样优秀的战士,成为古鲁的新公会长。而且我真的无法相信甘梭克塔正在跟随他。另一方面,我很高兴多密带领大家来到这里。

卡娅女主也是。「我很感激,」她勉为其难地说。

「你说得真对!」他说,颇为洋洋得意。到了这个时候,大部分的永生者已成了地上的碎片。多密喷了鼻息并对他的战士们大喊,「好了,伙伴们,这里已经没戏了。我们再去找更多吧!」

古鲁人开始跟着他走回小巷,安梭克塔殿后。不幸地,其中一个永生者并没有死透。它少了一条手臂,但那却没有阻碍它太多,于是它用剩余的手拿剑起身,准备从后方戳刺甘梭克塔。

泰佑在我做出反应之前就出手了,伸出手在那只生物的后脑勺召唤出一颗小型却坚固的白色光球。它猛烈撞击,永生者蹒跚了一下,产生的噪音足以警告甘梭克塔这份危险。他及时转身看见泰佑用另一颗光球砸中这个骇人生物。

然后换卡娅女主接手,用她的两把刀戳刺它的腹部。永生者正在死去——但看似它还不知道。还在朝甘梭克塔挥舞它的剑。

所以我跳上怪物的肩膀,把我的匕首插进它的眼睛并深入头骨。它瘫倒在我下方。

甘梭克塔...皱了一下眉。我知道他厌恶被外人拯救。带着某些不情愿,他低声朝卡娅女主与泰佑道谢。无视于我,他转身跨步离去以赶上多密和其他人。

「那个人是谁?」泰佑问道。

我耸了耸肩。「那个大家伙吗?那是甘梭克塔。我的父亲。」


所以,我猜,我们现在正在结伴同行吧。

现在我和泰佑维拉达与卡娅女主有了甘梭克塔、食人魔葛文莱利与邦帕、阿克玛、席札与贾迪拉(那对凡尔西诺双胞胎),还有其他许多由多密雷德大人领导的古鲁战士、祭师和德鲁伊。

我们很快就遇上永生者方阵兵,而打斗到一半,敌军就被左边的析米克和右边的伊捷兵力包夹了。

「他们是谁?」泰佑问道。

我朝左方点了点头:「那些是析米克联合的兵力。由生机术士沃瑞率领的地貌塑师,超级士兵,与人鱼。」接着我朝右方点了点头:「然后那些是伊捷联盟的机械法师——那是查雷克大人的公会——由他的副手玛蕾侍从所领导。」

「哪一位是玛蕾?」

「那个鬼怪。」

「好吧。」

「之后我要考你这些名字。」

他惊慌地看了我一眼,然后才发现我在开他玩笑。他滑稽地瞪着眼睛。

我觉得他喜欢我开他玩笑,你知道吗?

我们很快就铲除了那队方阵兵,现在我们有三个公会的强度。不过人数却一直增长。

另一场战斗带来了更多援军:这次是鹏洛客,一位名叫奇奥拉的人鱼女性,来自一个被称作赞迪卡的世界,还有一位年轻的人类女性,来自某个叫做阿芒凯的世界,显然那也是这些永生者们的发源地。

「你不能就只是把它们放在那里,」我问她,尽可能地讽刺。

她无视这段评论和我。我猜她有点过于忙着战斗与哀悼,哀悼与战斗。她知道每个被她杀害的永生者的名字,我猜从她们还是朋友的时候就知道了。(看着她的哀伤,很难不让我想起赫卡拉。)她会杀了一个永生者并且沉重地说,「你自由了,埃克涅。」接着她会杀了两个并说道,「你自由了,蒂穆特。你自由了奈特。」

我纳闷着如果赫卡拉转变为一个无心智、嗜杀的永生者,是否我能够杀了她。

或者让她杀了我还比较容易?

当战斗结束后,我们继续前进,被这一大群盟友们围绕着。

卡娅依然在设法带我们前往欧佐瓦。

泰佑正盯着奇奥拉看,一边试着不让自己看起来太明显。

摇了摇头,我咯咯地笑了。

「怎么?」他问道。

「你从来没见过人鱼吗?」

「我们在戈拔坎并没有很多水。」

我笑着指向其中一个伊捷机械法师。「你从没见过维多肯吗?」

「我认识拥有黑色皮肤、棕色皮肤、黄褐色皮肤,以及深褐色皮肤的人,但我之前从没见过任何蓝皮肤的人。」

多笑了一会儿,我朝贾迪拉的方向点了点头。「你从没见过一个凡尔西诺吗?」

「或许我们有些蜥蜴长大会变成凡尔西诺?」

「之前曾见过大鼠吗?」

「我在戈拔坎见过许多大鼠。没有一个跟你一样。」

我再次大笑并且大概真的很温和地揍了一下他的手臂。

我偷偷瞥了一眼甘梭克塔,他正走在多密后面而且闷闷不乐。我的父亲曾经跟随咕噜力莫,一个能够让他视为领导者与战士来敬重的人。显然身为多密大人的副手令他感到恼火,而且他恶狠狠地盯着多密的背。我想要再次向他保证蠢蛋多密是个混蛋,他很快就会失去对古鲁的掌控。但此刻我却想不出引导那份论述的方法。所以我就只是叹了一口气并继续在泰佑和卡娅女主之间走着。

此外,我们很快就会遇上另一场战斗。

我们登上一座覆满鹅卵石的山丘,震惧军在此处占有制高点。

沃瑞先生大喊着指令:「消灭它们!把它们全都消灭!」

玛蕾侍从看似准备好要沃瑞先生把指令吞回去,但多密却带着粗鄙的古鲁咒骂抢先她一步,这一切没什么意义,因为他做的下一件事就是跑上山丘,一边大喊着,「来吧,伙伴们!我们不需要这些实验鼠来教我们如何爆头!」

我能够轻易地读出玛蕾的思绪。她决定自己宁愿当沃瑞先生的盟友也不愿跟随笨蛋多密的范本。

所以这不是最协调的攻击行动,但古鲁、析米克,与伊捷成员仍一起冲上山丘,我猜,这算是某种有限度的泛公会进展。

当然,我们跟着他们一起行动:我和泰佑以及卡娅女主与奇奥拉女士。我环顾四周寻找撒姆特女士,但她却早已超越队伍前方,一边呼喊着,「你自由了,哈格。你自由了,瓦威特。」

我和泰佑才当抵达丘顶,两名女子便突然现身在和我们只隔了一条手臂之处。两位鹏洛客都拥有暖棕色的肌肤,不然华特莉女士和莎希莉莱伊女士(我稍后才得知她们的名字)的外观实在太不相同。华特莉女士全副武装,头盔底下冒出一条编法扎实的黑色马尾。她个子不高——几乎跟我一样矮——但却体格结实并带有锋利的双眼和严肃的面容。莱伊女士身穿不停打转的长洋装,饰有耀眼的金丝。她甚至比卡娅女主还高,并且把头发盘绕在头顶上,这让她看起来更高了。她的仪态轻盈优雅,并带着一双好奇的眼睛以及一张灿笑的脸。

尽管她们有许多不同之处,但她们显然是朋友。试图估算了一下局势,她们迅速地互看一眼却又站在那里什么事也没做,有点不确定她们应该要帮哪方。泰佑召出一面光盾来抵挡一把可能会劈到莱伊女士头部的永生者斧头,而这差不多也回答了那没说出口的问题。

「谢谢你,」她说。

「是的,感谢你,」华特莉女士附和。

我已经看够了,于是我便急忙从她们两人身旁跑过以加入战局。我杀了一个永生者,正好第三个鹏洛客也在这时候出现。这一位看似了解情况并起立刻就加入战斗,使用她的魔法操控其中一个可怕生物并让它攻击其他生物。她拥有蜂蜜般的金色长发,一件蓝色的兜帽斗篷,还有一把长钩杖。她对奇奥拉女士说她的名字是克蜜娜女士或克蜜里女士或克玛戈里卡女主之类的。(好吧,不是克玛戈里卡女主。)

不过,没错,这个时候就连 也难以记住每个人的名字。

我很快就看不见她的踪影,但她马上就利用那个被她操控的永生者造成了可观的伤害。

华特莉女士也是,屠杀这些可怕生物变得愈来愈顺手。

而且由莎希莉女士放出的耀眼黄金小蜂鸟加速穿过了一个永生者的额头并从它的后脑勺窜出。这个永生者摇摇晃晃地瘫倒。我想要捕捉并占有那个有用的闪耀玩意,但那只鸟却从未减缓速度。它反复地对其他永生者进行它的攻击。

但并不全是好消息。可怜的邦帕冲得离我们太远。他用石锤砸碎了五六个拉佐特头颅,但永生者大军很快就包围了他,在我们任何人能够赶来帮他之前将他拖倒并戳刺他大约三十次。

还有一位析米克祭师——我从来就不知道她的名字——多花了一点时间施咒却被砍了头。坠下的头颅在死去之前哑声说出最后几个必要的音节,而那个杀了她的可怕生物便爆炸成一阵四散的拉佐特石与黏稠物。

所以,对啊。阻碍,你知道吗?

但战事很快就结束了。我们赢了,没有一个永生者活着——或甚至维持不死状态。

我们团队全都停下来喘口气——然而这个时刻却被打断了,因为远方传来一道震耳欲聋的霹啪声!我们全都转身,从这座我们辛苦赢来的山丘顶,我们能够看见四个巨大的永生者从世界的裂隙里出现,耸立于遥远的第十区广场上方。

我用力咽了一口并喃喃说道,「哇喔。好大。」

撒姆特女士咒骂了一声。

卡娅女主问道,「它们是什么?」

「它们是我们的神明,」撒姆特女士悲痛地说。「但波拉斯杀了它们或者派人处决了它们。现在它们归他所有。他的永生煞神。」

好吧,没错。当然。今天还少不了那个。永生煞神。

我们默默地观望了一会儿,同时这四个煞神正在撕扯看似是维图加基的东西,基于种种原因那十分怪异骇人,比如说我想不出那株世界树一开始是如何从它位于瑟雷尼亚的家园跑到广场里去的。

我又想哭了。

接下来我想揍蠢蛋多密,因为他真心地欢呼:「呜呼!你们看看那个!它们正在捣毁维图加基!天啊,它们好好地教训了那些瑟雷尼亚傻瓜!」

他的一些同伙们点头并出声赞同,但我们其他人就只是错愕地盯着他看。

他说,「古鲁成员,我们站错边了!这条龙正在改变一切!他将会歼灭众公会!他会摧毁拉尼卡!难道那不是我们一直以来的期望吗?当公会殒落,混乱主宰,而当混乱主宰,古鲁就会称霸!你们听见了吗?我们要加入那条龙!」

我强忍插瞎多密的冲动,并留意我的父亲会有什么举动。甘梭克塔没有令人失望。他停下脚步,目露凶光地说,「雷德,你要侍奉那个主人吗?」

「是同伴、伙伴,不是服侍!」

「孩子,你不懂那份差异。你不是部落首领。你是个随从。我要回到咕噜力莫身边。」

蠢蛋多密看似感到震惊。甘梭克塔低头怒瞪着他,然后转身离去。我看着他离开,满怀古鲁的骄傲。

好吧,这对我来说是个非常古鲁的一天。

泰佑看着我。我发现他认为甘梭克塔应该多关照自己的女儿。我耸了耸肩。泰佑是个好男孩,但他根本就不了解我的家庭状况。

我完全能够理解这点,因为这有点怪,而且我确实没跟他提过任何关于我家的事。

坦白说,我不习惯和其他人谈论我家的事,而且我甚至不确定该如何谈起。但我想他终究会明白的吧。

总之,蠢蛋多密气得嘟起嘴一两秒,接着便大喊,「忘了甘梭克塔吧。他也是个老傻瓜!现在是我们的时刻,你们明白吗?」

卡娅女主说,「你是个笨蛋,雷德。波拉斯不会对那些他选择打交道的人守信用。你真的相信你能够径自赢得他的青睐吗?」

但蠢蛋多密无视她,一边率领他的战士们下山前往广场,并大喊着,「巨龙,援军将至!我们将会携手把他们都击垮!」

卡娅的怒意看似足以跟上前去把他拖回来,而我的怒火则足以切断他的蠢舌头。

不过另一个祀群的永生者正要从丘陵的另一侧爬上来。于是,同时叹了一口气,我们都准备面对另一场战斗。


我听不见那些话——那是要给鹏洛客们听的,不是给像我这样的人听——但我感觉到贝连大人的心灵触碰宛如石头般地飞掠过我的心灵湖面。

不过对卡娅女主来说,这显然更强烈。被杰斯大人所投映之物扰乱——甚至有点痛楚,她几乎被另一个永生者牛头怪的斧头劈成两半,还好我拉了她一把。

「你有听见吗?」泰佑困惑地询问。

「听见什么?」我提示着他,一边跳上这只牛头怪的背并且——无法抓住它的角并戳刺它的眼窝——将我的两只短匕首插进它的脖子。

我们还在团队之间。古鲁人已离去。有些跟随蠢蛋多密。有的跟随我父亲。不过析米克和伊捷斗士还陪着我们,还有撒姆特女士、奇奥拉女士、莱伊女士,以及华特莉女士。

我对那个牛头永生者的攻击造成少许伤害,但那已使这个可怕生物把注意力从卡娅女主身上移开,反正那也是我的主要目的。我跳开并慌忙地跑到泰佑的其中一面光盾后方。

那只困惑的牛头怪环顾四周寻找,好吧...我。这给了卡娅女主时间回复并使用她自己的魂魅匕首来让那个永生者永远安眠。

突然间,另一个鹏洛客——一个拥黄绿色肌肤的大型凡尔西诺——现身在我们正前方。

他才嘶嘶地说出,「这是怎么回事?」就被一个女性永生者从后方抓住。这个永生者没有对这位蜥蜴人使用武器,但紧接而来的却是一场骇人的表演:这个可怕生物看似从凡尔西诺的背部抽出了生命力,就像一座伊捷风扇吸起火焰一样。她吸收那道火焰直到它在她拉佐特石的身体内闪耀,如此明亮,足以创造出——或至少点亮了——她拉佐特石外壳上的裂隙。

凡尔西诺倒下,成了一个了无生息的躯壳,同时永生者则从内部燃起熊熊火焰。接着那股火焰奔向天际,宛如彗星般地朝第十区广场以及巨龙射去。燃烧殆尽的永生者瘫倒在死亡的蜥蜴身上,彷佛他们曾是一对恋人,在最终的拥抱里殉情。

我们很幸运,华特莉女士早已杀光这一个祀群里的最后一个可怕生物,因为其他人就只是震惊地呆立原地。

这个时候,我再次感觉到贝连大人的心灵触碰。我看往露出愁苦面容的泰佑,而他则看出我疑惑的眼神并说道,「那是守护者团队的贝连。他说,『撤退。我们需要一个计划。联络每一个你能找到的鹏洛客与公会长。前来俄佐立参议院与我们会合。立刻。』」

我猜我们有了新的指令...


火花之战故事档案库
鹏洛客档案:多密雷德
鹏洛客档案:华特莉
鹏洛客档案:杰斯贝连
鹏洛客档案:卡娅
鹏洛客档案:奇奥拉
鹏洛客档案:莎希莉莱伊
鹏洛客档案:撒姆特

Latest Magic Story Articles

MAGIC STORY

2019年 6月 12日

火花之战:拉尼卡—灰烬 by, Greg Weisman

想要更多万智牌的故事吗?登录到Del Rey的邮件列表,免费看 Django Wexler 所著 20 篇的前传 (英文版) 前篇故事:绝望行动 如果你正在阅读 Greg Weisman 所写的火花之战:拉尼卡且不想被剧透,这篇故事与小说的第 50 到 67 章节有所重叠。 父母们,请注意这篇故事可能含有不适合年轻读者阅读的内容。 一 大部分事情都进行得很顺利。伊...

Learn More

MAGIC STORY

2019年 6月 5日

火花之战:拉尼卡-绝望行动 by, Greg Weisman

前篇故事:火花之战:拉尼卡-危急特务 此篇故事包含由Greg Weisman所著之火花之战:拉尼卡小说的剧透。 父母们,请注意这篇故事可能含有不适合年轻读者的内容。 一 泰佑、卡娅大人、查雷克大人、瓦丝卡女王和我尽可能地带他们使用葛加理通道前进。但以前联通葛加理与拉铎司公会大厅的直达通道,自从贾雷,也就是葛加理前任公会长,在鋭兹玛第被一位拉铎司血祭司杀死之后就关闭...

Learn More

文章

文章

Magic Story Archive

想阅读更多文章? 浏览我们文章存档,阅读您最爱的万智牌作家所写的数以千计的文章。

See All

我们在该网站上使用Cookie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和分析网络流量。点击YES即表示您同意我们设置Cookie。 (Learn more about cookies)

No, I want to find out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