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集:课外活动

Posted in Magic Story on 2021年 4月 30日

By Adana Washington

Adana Washington is a creative workaholic. More specifically, she is a writer, tarot reader, and aspiring game developer. She's the creator of the Kinetic Tarot Deck and the author of a few books.

从书桌上往窗外眺望,威尔能够看见秋风搅乱了庭院里的落叶。身穿蓝色与红色服装的粹丽学生从旁经过,一边大笑交谈着,啜饮着热饮。当他的视线终于飘回到乙太操纵伦理学的作业上时,那些问题仍未自行解答完成。他叹了口气并再次拾起铅笔,同时他的宿舍房门嘎吱一声地打开了。萝婉走了进来,她的头发被风吹得一团乱,脸上挂着莫名其妙的笑容。

「嘿,」威尔说道,早已感到恼火。

「噢!嘿。」

「你去哪了?」

「跟奥瓦宁和蒲琳克在一起,」萝婉回复道,她的笑容渐渐消失。

「你那些靡华友人吗?」

「没错。」她横越房间走向他们的衣柜并在里面翻找着。当然,他们共享那座衣柜,但萝婉的那半部跟由各种服装组成的鸟窝差不了多少。

威尔从书桌旁起来。「你已经完成乙太操纵伦理学作业了吗?」

「对,」萝婉说道,零散地丢出她的冬季制服。

「那么你也准备好周末的考试了?他们说黑玉教授的考题是出了名的困难。」

萝婉正在摆弄一个扣环。「她的什么?」

「考试。你知道的,两天后的那场?」

「噢。对。」

威尔举起双手。「萝婉,你根本就没把这当一回事!我们来到这里是一份特权。你还不明白吗?」

她转向他,眼睛透着明显的怒意。「噢,你认为我笨得不了解这一切的重大意义,是吗?」

「萝婉,我没说-」

「我想斯翠海文已经有够多讲师了,不缺你一个!」

让威尔却步的不是那突如其来、令人意想不到的怒火-而是在他姐姐散落於脸上的发束之间跳跃的电能回圈。

「萝婉,」他只能挤出这句话。

他看着萝婉从愤怒转为困惑,然后是尴尬。她皱起五官,接着火花就消失无踪。

「你还好吗?」他问道。

「我没事,」她忿恨地说。就在他能够说些什么之前,她一把抓起她的冬季制服斗篷并气冲冲地夺门而出。


两天后,尽管从他的房间搬到了茂典阁的其中一个公共研习区,他还是没有完成黑玉教授的作业。威尔瘫坐在他的椅子上,一边用手掌搓揉眼睛。「如果有人把我变成一只螈或某种生物,那或许会替我们省去许多麻烦。 」

在桌子对面,昆特从阅读中抬起头,双手捧着一杯茶,它的鼻子欣喜地嗅着升起的蒸汽。「那是关于乙太栓炼吗?」

威尔无力地点了点头。「我厌恶乙太。我厌恶拴炼。我厌恶这整个主意。」

「棘手的概念,」昆特如此认同。 「你有试着参考撒玛尔黜人的-」

威尔就只是举起他正在阅读的书好让他的朋友能够看见书名。

...实体操纵论。嗯。」

「感谢尝试,」威尔说道。

「好呀,我相信你会获得灵感的,」昆特兴高采烈地说。

过了一阵子,他们之间就只有翻动书页与偶尔啜茶的声音。「噢天啊,」昆特在过了一段时间后说。「这是-等等,我以前曾看过这个。」他拿了另一本书,一直回到他想找的那一页,然后用手指沿着一段文字移动,一边比较他面前的两本巨著。「我就知道!壮丽的阿尔提拉和天际探寻者拜罗是同一人。」

威尔心不在焉地点了点头,依然纠结於黑玉教授的未解谜题上。

昆特突然笑得喘不过气来。「我不可能搞错这个玄秘印记!这太惊人了-这表示地底王国的历史必须要重新改写,或至少要被记录下来以说明-哎呀!」

随着昆特的茶从杯中喷溅於他面前的书上,洒遍了整张上古牛皮纸,威尔猛然一惊。他瞪大眼睛。「我们该怎么- ?伊莎帛会把我们关在拘禁腐沼里一个月!」

「如果她没看见的话就不会。」昆特把茶杯放在污损的书页旁。

「你无法清除它,」威尔说。「那会使墨水一起消失。」

「没错,但若我以同类呼唤同类-」

昆特的手指开始发光。他伸进茶杯里沾了一下,然后用手指碰那本书。洒出的茶开始飘升,许多小水滴从页面上浮起并落回至昆特的茶杯中。他微笑着抬起头。「这是我们在挖掘期间用来寻找散落碎片的咒语之一。」

昆特又啜了一口已回收的茶,同时威尔咯咯笑着用一只手滑过书页,发现它们摸起来既平顺又干燥。「真让我大开眼界。」

昆特就只是耸了耸肩。「总会有派得上用场的咒语。」


萝婉从她和奥瓦宁与蒲琳克共享的桌子旁环顾整个弓尾酒馆。她已经於课后和靡华女巫们在这里会面一周了,很快地这也成为她最喜爱的校园地点之一。她啜了一口那不停起泡且嘶嘶作响的药剂,相当满意于浓烈的水果风味。

「你有听说关于昨天的那场决斗吗?丁斯理的考试组构体被摧毁了,」蒲琳克咬了一口食物说道。「那位银毫法师不如就让他着火。损害还比较少。」

「如果她做得对就不会,」萝婉笑着说。

「我不懂为何他们不等到斗法塔大赛的时候。粹丽、银毫-到时候他们就可以尽情地轰击彼此。这些决斗只不过是无意义的装腔作势罢了,」奥瓦宁说。

其他女孩们大笑着表示赞同,但萝婉的笑容却消失了。一场决斗听起来正好可以让她发泄闷气。自从院长们解散了她和威尔在斯翠海文的第一天不小心卷入的那场决斗起,她就一直渴望能有另一次好好发泄的机会。那是目前来到这里最值得的部分-好呀,那个以及她来自靡华的朋友们。当然,威尔看似非常享受这里的时光。

仿佛她亲自召唤了他,威尔正从门口走进来。他审视房间直到与她四目相接,然后笔直地朝桌子走来。萝婉叹了一口气并瘫软在她的药剂上。「噢,太棒了。」

「什么?」蒲琳克抬起头正好看见威尔抵达桌旁。「噢,是你的弟弟!你好啊,威尔。」

威尔朝她点头示意后面转向萝婉。「黑玉教授贴出了考试成绩。」

萝婉耸了耸肩。「然后?」

「你差点就不及格了,萝婉,」威尔用严肃的声音说。「我以为你说过你不需要任何帮助。」

「我及格了,不是吗?」萝婉摇了摇头。「这也不关你的事。」

「我们有好几周可以准备。」威尔皱眉。「你现在应该知道了。要不是你一直忙着跟朋友们鬼混,我原本可以帮你复习剩下的部分。难道她们知道你的力量是如何-」

「到外面说。立刻,」萝婉打断了他。

威尔看了一眼那些靡华女巫,然后以后脚跟旋转并跨步朝门口走去。当萝婉一赶上他后,她就立刻抓住他弟弟的手臂。「你竟敢像那样让我丢脸?」

「所以她们不知道当你生气时你的魔法就会发出火花。」威尔摇了摇头。「萝婉,我们是来这里学习如何更有效地控制我们的力量,而不是让它变得更糟!我们来自肯理斯家族!那在这里还是具有某种意义。」

「其实威尔,那没有意义,」萝婉说。「这里根本就没人听过艾卓。我来这里并不是代表什么人或什么东西,我就是我自己!」

威尔嗤之以鼻。「亏你还说不想变得跟我们的生母一样。」

萝婉露出严酷的眼神。「你说什么?」

随着一股电能流经他周围的空气,威尔能够感觉到手臂上的汗毛直竖。「冷静,」他小心地说。「我不是那个意思-」

萝婉朝她的弟弟走近一步。「不,威尔。再说一次。告诉我我哪里像我们的母亲。」

弓尾酒馆的门打开了,奥瓦宁与蒲琳克带著灿烂的笑容冲向他们。「我们搞懂转换法了!我们正要去韦德胫学校拿些补给品。」

萝婉看了她们一眼并在脸上摆出一道友善的微笑。「等我一下。我跟你们一起去。」

靡华女巫们点了点头并在出发的同时开始热烈讨论。当她们走出听得见的距离后,萝婉就转向威尔,笑容消失无踪。「别烦我,威尔。你不能告诉我该怎么做。」

威尔面露愁苦表情。「我-」

就在他把话说完之前,萝婉就推开他并追上她的朋友们。


尽管共用一个房间,在那之后他几乎见不到萝婉。每天当威尔醒来时,他的姐姐早已出门,前去进行任何学习以外的事。等到粹丽与银毫队伍之间那万众瞩目的斗法塔大赛来临时,他已经有好几周没跟她说过话。随着选手们冲过运动场,一边朝彼此的路径抛出元素,威尔发现自己正在纳闷她过得如何。

他身旁的昆特惊呼一声从座位上跳起。「太不真实了!维科正在使用第四大地概念,就在这场混乱中央!他让这看起来很容易啊!」

威尔和昆特一起看着那位粹丽选手将巨型的泥草堆变换为环状阵形,同时把它们推向对手们并且拦截了咒语。在前场,有一位银毫选手突然转身跃向空中,一道黑色的弧形火焰在她抓住其队伍的飘浮苑像时推着她上升,那是一个宛如污渍且不停变幻的墨灵。他们四周的看台上爆出了欢呼声。威尔转向昆特。「那又是什么?」

昆特皱眉。「我不确定。可能是阿诺特燃烧的变异?」

在赛场的对边,另一球银毫咒语又使群众疯狂。威尔突然想起他们在第一天见证的对决场景,随之而来的则是萝婉的身影。他听说从他们在弓尾酒馆的争执过后她已参与了几场校园对决。

他身旁的昆特突然变得紧绷,在位子上把身体往前倾。

「不」-昆特坐得更挺了,他的眼睛直盯着赛场-「那招不管用。」

威尔跟着他的视线看见一位粹丽选手朝敌方队伍飞奔,笔直地冲向那个拿着苑像的选手。

所有群众都看着那位粹丽选手伸出一只被深红光芒环绕的手。墨灵开始发光,它不停变幻的头部上方出现一圈红色光晕。它突然往前倾并将两根液态长牙埋入那位银毫选手的手中。

!」她大喊一声,随即抛下了墨灵-正好让粹丽选手及时把它捞起。

整个竞技场欢声雷动。

「拦截苑像!太高明了!」昆特一把抓住威尔并抱着他,两人跟着其余群众一起欢呼。

「所以他是催眠它吗?」威尔说,欣喜却感到困惑。

「他完整地操控了它。那是一种简单的伎俩,你懂的-只对召唤出的生物有效-但是哇噢!」

威尔转身,看着看台上的学生与教授,甚至还有一些村民。他看见了他们的兴奋,一抹微笑浮现在他的脸上-但当他一看见走道对面的萝婉正直盯着他看时,笑容就消逝了。


「我们离开这里,」萝婉说。

「但比赛还没结-」

蒲琳克咕瞅着,同时奥瓦宁用手肘推了一下她要她安静。她朝走道的另一侧点了一下头,接着蒲琳克就跟着她的视线。「噢。」

「你至少该打声招呼,」奥瓦宁说。

「噢,我应该这么做吗?」

蒲琳克轻拍了她的手臂。「他是你的弟弟。那不是某种理所当然的事。」

萝婉面露怒容,但她的决心却在两位好友的关注下瓦解了。「随便吧。」

她悄悄地侧身穿过坐在同一排的其他人并踏入走道。过没多久,威尔也在该处与她相会。他们两人在那里站了一会儿,感到尴尬,不确定该说什么。

「所以,」威尔说。「还好吗?」

「你知道的,」萝婉说。「很好。」

「还在跟你的靡华朋友们鬼混?」威尔说道,一边朝她后方做了个手势。

萝婉的嘴唇变得僵硬。「那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或许你只是选错了学院,就这样。」

「那是什么意思?」

「这个嘛,显然你没兴趣进行真正的学习。而且她们是自然法师-并不是说她们不在乎你无法控制你的力量这件事。」

「我可以控制我的力量,」萝婉说道,现已展现怒容。「没看到我此刻没用闪电轰击你吗?」

「噢,所以你过去这几周在校园里还没骂够吗?那么你到底做了什么,因为我知道『学习』并不在你的清单上!」威尔知道最好别像这样刺激她,但他就是忍不住-他不爽她把他排除在外,在过去这几周丢下他一人。 「如果你只想着要打斗,我希望你待在凯勒姆就好!」

他不是故意的,但那也无所谓了。从萝婉头上开始竖起的发束不停抽动裂响着能量,他知道自己太过分了。「噢,我会让你瞧瞧我一直在学习什么。」

威尔感觉到火花从她伸出的手上跃起并立刻传遍了他全身。他的肌肉痉挛抽搐,接着他朝侧面倾斜,逐渐瘫软。

「你希望我留在凯勒姆?好呀...我希望你!」萝婉大喊。

「嘿!」他听见昆特在他后方某处大喊。

威尔几乎无法移动手臂-但他能够把其他的感官往外探出。萝婉惊呼了一声,同时她的靴子突然结起一层冰霜,使她的双脚动弹不得。

他低声念诵,他的脸上冒出雾气。萝婉伸出另一只裂响着能量的手,但就在她能够释出之前,有一层冰包覆了她的拳头。她因突如其来的冰冷与痛楚大声嘶喊。

「住手!」

一瞬间,群众鸦雀无声。萝婉瞥了一眼他们周遭的学生,只看到奥瓦宁和蒲琳克往后退开。有更多学生移动清出一条路,同时一道阴影则下在威尔身上。他眯起眼往上看,正好对上黑玉教授的视线。

「你们所有人都回到座位上,」她以命令的口气说道。「不过,你们俩得跟我来。」


威尔和萝婉跟随黑玉教授穿过其中一座靡华建筑的漆黑大厅。这里的阴影深到看不清细节,但某种有机物体走廊的链接石头上生长而出,而且某种介于植物和腐烂之间的气味从四面八方包围了他们。

听人们说,你不会想要惹恼黑玉教授。各种与她有关的可怕故事在粹丽宿舍之间流传,尽管威尔认为他们不太可能成为某种肉食不死真菌的孵化器,但他仍未打算完全排除这个可能性。更糟的是,要是他们被开除的话呢?

他们跟着她进入她的办公室。黑玉教授用手一挥就点燃了几根蜡烛,燃烧着紫色的火焰。「那是怎么回事?」

「没什么,」萝婉以一种漫不经心的语调说道。 「只不过是两姐弟在闹脾气。」

「据我上次的观察,抛掷闪电击并不只是寻常的手足争斗,」教授说道。她瞪视着萝婉。「兄弟姐妹之间的冲突是一种特别的伤痛。只有某种特别的傻瓜才会煽动它。」

威尔看见萝婉对这份侮辱感到勃然大怒。他清了清喉咙。「都是我的错。是我开始这场争斗的。」

他感觉到萝婉正注视着他,但他仍直视着前方。

黑玉教授来回看着他们两人,然后摇了摇头。她在椅子上坐了下来。有那么一刻,威尔发誓她看起来非常疲倦。「有些人打算对这个地方-还有所有称之为家园的人-造成严重的伤害。如果我们彼此争斗,这会让他们更容易达成任务。」

「教授,」威尔说。「你说的到底是什么人?」

她端详了他一会儿,用那双紫色的眼睛盯着他。「你们听过欧理可吗?」

「无法通过入学考试的失败者,」萝婉在威尔能够回答之前说道。「或是那些被退学的。对吧?」

黑玉教授咯咯笑着,但那在威尔耳中一点也不快乐。 「那是一种说法。但低估他们也是愚蠢的事。对我们所有可能不这样认为的人来说,斯翠海文在这个时空并没有独占势力。」

这使威尔在座位上挺起了身体。 这个时空?那么黑玉教授是...

但她就只是微笑着。

萝婉肯定漏听了这个。她依然思索着关于欧理可的评论。「但若他们真的在计划某种攻击行动,教授们也会为此做些什么。不是吗?」

「或许会,」黑玉教授说。「或许不会。要考量的问题是:你们会怎么做?」


新鲜的空气闯入威尔的肺,既冰冷又清澈,同时他跟着萝婉走出靡华建筑。他的姐姐早已沿着路径走了一半,一路朝餐馆走去。「晚点见。」

「什么?难道你没听见教授刚刚说的吗?我们得想怎么办法!」

「像是?」萝婉转身问道。「那是他们的学校。就交给他们应付吧。」

威尔摇了摇头。「要是那还不够呢?这里就只有那么多教授,萝婉。我们不能仰赖他们保护我们所有人。必须有能够让我们自保的方法-也保护其他学生。」

「我再说最后一次,威尔,这里不是艾卓。我们不是这里的王族。我们不能就这样,」她挥动双手,「命令麻烦消失!」

「身为王族也无法阻止我们差点在家乡被杀害。」威尔摇了摇头。「至少在这里我们有茂典阁。那一切的知识-肯定有某个东西能够帮助我们。我不想再次变得无助。」

威尔没有错过传遍萝婉全身的颤抖。她挺起胸膛并咬紧牙齿。她一定是想起了瓯柯和他们的父亲。即使是现在,那不是某件他们能够彻底忘怀的事。

萝婉回头看着他。「你去尽情钻研所有古书吧,威尔。我会用自己的方式准备面对即将到来的事。」

威尔在萝婉转身离去时叹了一口气。 那么,又得再次靠自己了。


克蜜娜静静地坐在校园外的树林之间,同时她的猫头鹰向她展示了茂典阁外侧的一座小庭院。在下方,她能够看见那位肯理斯女孩在草坪上抛出分岔闪电。有两名靡华学生在一旁观看。其中一人鼓掌;另一人则说了某些她无法分辨的话。

这片庭院视像从边缘开始模糊,消逝为一个截然不同的地貌。克蜜娜把注意力转移到不同的猫头鹰身上。双胞胎消失,同时她的视野被阴影和红色的石头填满。

她看见卢卡站在一位戴着面具的欧理可特务身旁。特务移动位置,从他的斗篷底下拉出某个东西并将它交给那位鹏洛客。克蜜娜的猫头鹰把头转向以获取更好的视野。

那是一个银色面具,形状像人类的头骨。

卢卡摇了摇头。他的脸孔产生变化,他的肤色变深,他的耳朵随着他呈现其狐狸行侣的特征而延伸为尖状。他看着欧理可特务离去-然后,突然间,回头直视着这只猫头鹰,这使克蜜娜反射性地往后靠。

她朝这只鸟送出一道心灵指令,接着它就升空,翱翔飞离欧理可洞穴。她已经看得够多了。


萝婉坐在奥瓦宁的房间里,心不在焉地看着这个女孩在书桌上倾倒并搅拌一瓶发光药剂。她感到精疲力竭;她已经训练了好几周,找出最棒的方法来通联看似现已无时无刻流经她全身的力量。尽管如此,她还是没什么进展。

一声高频尖啸把萝婉拉出她的思绪。她皱眉看着奥瓦宁从玻璃罐中拿起一只不停蠕动的虫状生物。「那是什么?」

奥瓦宁专注在这只生物上,一边把它放在一个金属盘上。「一般的噬盐虫。花了我一小时才找到这么大只的。」

「你在做-」

萝婉的话随着奥瓦宁开始吟诵而中止,她的双手悬置在这只害虫上方。

那只生物静止不动,睁大了那些漆黑的圆眼睛。随着奥瓦宁的声音充斥了整个房间,这条虫开始从盘子上升起,不停扭动颤抖,同时有闪烁的能量从它那丰润的躯体窜出。

萝婉用手捂着嘴巴,一边看着那只生物的生命力穿过空气进入她友人的药剂里。液体发出强光并冒泡,颜色从深紫衰退为鲜红。在奥瓦宁结束这道咒语的同时,那只噬盐虫就下在盘子上,它的身体随着它奋力呼吸而不停起伏。萝婉皱起脸孔。「那真令人毛骨悚然。」

「有一点,」奥瓦宁点头说道。她拾起药剂并加以检视。「这个药剂所需的能量比我从纯粹草药里获取的更多。但如果我能调配成功的话,这就可以帮助许多人。为了更大的利益,有些牺牲是必要的,你不认为吗?」

萝婉只是耸了耸肩,她的视线回到害虫身上。关于她母亲的不愉快回忆涌上心头;她立刻压制了它们。 牺牲。没错。


萝婉在茂典阁里找到威尔,他正被一堆巨著与卷轴围绕着。威尔伸向另一本书,一边翻动书页一边喃喃低语着。

「这完全不是我认为的训练。」

他抬头看她,显然大吃一惊。过了一会儿,他的注意力又回到眼前的文句中。「如果欧理可就跟人们说的一样危险,那么我们会的咒语可能不够用,」威尔摇了摇头说。「我们应该专注於补充更多军火。」

「也许我们能够找到一个方式来强化我们早已拥有的力量。」

但威尔就只是翻过另一页,他的眼睛不停审视内文。

不理会威尔的反驳,萝婉四处张望。在房间另一侧,位于一位勤奋苦读的粹丽学生身旁,飘浮着一个形似水母的生物-一个元素,由被魔法结附的水与穿透於其间的发光纯秘能量脉组构而成。萝婉咽下了对奥瓦宁所做之事感受到的部分反感。 那只不过是一道咒语,就跟其他任何咒语一样。

「萝婉,你在做什么?」威尔问道,终于从他的书堆里抬起头。

她要他噤声;她把注意力集中在元素上。随着她从其水状表面拉出能量脉,拉向她自己,电能也在她的手指之间裂响跳跃着。最后,它崩解成石地板上的一滩泥水。收集在她掌中的能量不停放出火花、翻腾,接着突然在一波闪电爆裂中使她的头发竖起。那位粹丽学生几乎从椅子上跌落,然后捞起他的书并一边瞪视着萝婉一边逃离。

「萝婉!」威尔怒斥。「你不能就这样-随心所欲地从任何东西里抽取魔法!此外,我们还没上过任何一堂汲能理论课程!你会伤害到自己,或是别人。」

「威尔,欧理可众一点也不在乎依循课纲,而且他们也不会遵守校园准则,」萝婉说道。感觉像亘古以来的第一次,她正在平静且和缓地说话。「他们将不计一切代价。那表示我们也得这么做。」

「拥有这些力量是一种责任,萝婉。那就是存在这里的一部分意义。否则我们或许会把它们用於」-威尔设法把他的恐惧化为文字-「自私的目的。黑暗的目的。难到你没从我们的母亲,或者从瓯柯身上学到什么吗?」

「是啊,」她回嘴。「我学到当你不怕破坏规则时,你就能完成许多事。祝你阅读顺利。」她把他丢在那里。当一位衡鉴图书管理员在几分钟后前来询问那短暂照亮藏书架的闪电击时,威尔也回答不出什么来。


克蜜娜感觉到她的猫头鹰停在手杖顶端,但她的视线却停滞於地平线上。一个人影出现在庭院外缘,夕阳的光芒照出了他的轮廓。她认出了他的肩膀姿态-他所保持的僵硬、军人般的风格。她也认出了站在他脚边的狐狸。「很遗憾看见像你这样的一个男人竟堕落得这么快。你的单位在得知他们的前任队长成为他人计谋里的棋子时会做何感想?」

「我想,他们不会想太多,」卢卡说道。「考量到有一半的人已经经在土里,而另一半则巴不得我死。你跟你那些假鸟已经监视我多久了?」

「久到足以得知这条路只会通往更多痛苦,」克蜜娜说。「你和其他许多人的痛苦。我不会让你这么做,卢卡。」在那一刻,她的声音既不明智也不友善-它冰寒刺骨。

「我已经受够别人告诉我该怎么生活了,」他咆哮着。「而且我不是任何人的棋子。管理这所学校的法师们自认为比任何人优越 - 而这整个的世界就只是点头配合。我即将让他们看见自己的错误。」

「我曾希望你或许能成为一个盟友。希望你能把那些天赋使用在公共利益上。」克蜜娜叹了一口气。「但我明白我高估你了。」

就在卢卡能够回应之前,克蜜娜的猫头鹰离开她的肩膀飞向空中。拍打了一下翅膀,卢卡狐狸周遭的空气突然凝聚为一颗狂暴的球体。随着狂风在这只动物四周盘旋,克蜜娜直接朝卢卡的胸口送出一道镰刀形的加压空气。

他勉强躲过了这把隐形刀刃,接着它笔直地通过他,砍穿了一阵树。卢卡看了米拉一眼,随着他试图与它相连,他的脸也逐渐变得尖锐瘦,但那些动物般的五官几乎在一浮现的时候就消失了。

用手臂一挥,克蜜娜朝他送出另一球风击,这一发有如长枪般窄尖。卢卡翻滚至另一侧,然后起来抽出了他的剑。

他以野兽般的速度朝克蜜娜冲去。她及时举起手杖以木柄挡住了这把剑。她的眼睛发出银色光芒,但就在她能够施放另一道咒语前,卢卡转身绕开,突然把剑抽离并使她往前踉跄。

「这些巨龙,」卢卡以低吼的声音说。「那些护龙卫。他们统治这些人太久了。他们让这些人害怕每一道阴影、每一张陌生的脸孔。要是他们不只猎捕欧理可众-而是任何一个施行他们不喜欢的魔法的人?」

克蜜娜转身并伸出手,同时卢卡再次回转。一面蓝光墙出现在他们之间,并朝她这一侧弯曲。「你被自身的痛苦蒙蔽了,卢卡。你以为埃陀斯打算改变那一切吗?你以为他会和你共享力量吗?他只为自己而战。」

卢卡用武器砸向这面光墙,他的脸孔因愤怒而扭曲。「坦白说吗?我根本就不在乎他在这一切化为灰烬后想怎么做。」

她向前走一步,她的护盾逼迫卢卡往后退。他不停挥打他的剑,试图以蛮力突破,直到克蜜娜弹了一下她的手。光芒变换,光束射出击中了卢卡的肚子。他往后弹飞并着陆于被困住的狐狸旁边。就在他能够起床之前,克蜜娜已来到他面前,她的手杖尖端正抵着他的下巴。

「认输吧,」她说。「都结束了。」

卢卡的咆哮突然变为蛮野的笑声。「结束?噢,不对-好戏才正要开始。」

克蜜娜稍作停顿。在激烈的打斗中,她已停止追踪她的猫头鹰。她此刻看见的,那些爬上了学校外缘区域的东西,使她全身打了个冷颤。

「我不是来这里打败你的,」卢卡咧嘴笑着说。「我还没笨到相信自己办得到。但它们确实可以。」

他们脚下的大地开始颤动。随着一群具有甲壳且不停吱叫的形体在树林之间疾行,整个地平线也开始爬行移动。从它们分节的躯体下方发出一种恶心的紫色光芒-仿佛整座森林都燃烧着不自然的火焰。

「猎法妖,」克蜜娜低声说道。「你做了什么?」

「做了?我告诉过你,」卢卡回头撸了一口血。他面带微笑,露出染血的牙齿。「我们才正要开始。」

随着猎法妖逐渐逼近,它们的光芒变得更加耀眼。克蜜娜闭上眼睛并专注在另一个时空,另一个地点;一团白色羽毛从她身上扫过,接着她就消失了。


卢卡起来并撵去身上的尘土。轻盈的脚步逼近,很快地埃陀斯就站在他身旁。

「你确定你控制住了吗?」这位欧理可首领问道。「从没有欧理可众尝试同时操控这么多只。」

卢卡点了点头。「我不像你其他的法师。」

他身后传来一些动静:其余的欧理可众,都停在了庭院外围。特务们准备就绪,正等待埃陀斯的指令。埃陀斯挺起胸膛并点了点头。 「发动攻击。」

Latest Magic Story Articles

MAGIC STORY

2021年 10月 21日

第四集:收成节 by, K. Arsenault Rivera

奥莉薇亚沃达连的门被敲响三声,这使她涌现一股杀意。当然,并不是说她从未心怀过杀意,但有时人们会自作主张地让事情变得更糟,那么她该怎么办?你就是不能容忍这些事;这会让你的仆人萌生叛意。而且不是有趣的那种。 "进来吧,而且要确定那不会浪费我的时间,"她呼唤道。"我无法忍受有人打扰我的美容觉。" 她没有张开眼睛,因为如果她这么做的话就会让整个东西掉下来。她花了整整十五分钟才...

Learn More

MAGIC STORY

2021年 9月 21日

第三集:贝佐德家族的殒落 by, K. Arsenault Rivera

"所以,当你们说如果那把钥匙在瑟班的话,它很安全…" 在其他人回应之前,亡者孽物的呻吟声就已回答了茜卓。卡娅捏住了鼻子。泰菲力早已不使用鼻子;他改用嘴巴呼吸,而且那一样糟。尽管日正当中,依然聚集了层层云朵将残余的大教堂笼罩在一片阴影里。即便是天空也为这片景象感到羞愧。 看见它使雅琳的胃开始纠结。在那里,她曾于阳光明媚的尖塔内阅读,此刻已成了四散于地的瓦砾;在这里,她如...

Learn More

文章

文章

Magic Story Archive

想阅读更多文章? 浏览我们文章存档,阅读您最爱的万智牌作家所写的数以千计的文章。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