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集:考验

Posted in Magic Story on 2021年 5月 5日

By Adana Washington

Adana Washington is a creative workaholic. More specifically, she is a writer, tarot reader, and aspiring game developer. She's the creator of the Kinetic Tarot Deck and the author of a few books.

威尔突然惊醒。他花了一点时间才明白他正在自己的房间里,那些潜伏在角落里的阴暗人影只是他的梦境残影。他还穿着他的制服,现已被弄皱。位于他面前书桌上的作业仍未完成。他能看见外侧的阿凯维沃晚上,一片漆黑,点缀着校园里常见的古怪光芒。萝婉不见踪影。她那一侧的房间依然跟过去几周一样杂乱。他站起来,因脖子一阵抽痛而皱起脸,同时走廊传来一声大喊。

「-南门!」

「有多少是她-?」

「难道每一个人都-」

在这群从旁经过的学生中,威尔看见某个来自粹丽斗法塔团队的成员-亚洛维科,那位使用土地魔法让昆特大开眼界的得分后卫。

「嘿!发生什么事了?」

维科指向长廊前方。「嘿新生!跟着人群走-乌薇赟院长正等着要带你们前往指定的避难所。」

「可是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欧理可众来到这里了,」他简短地说,接着就转身跑在一群年轻学生后头。威尔站在原地一会儿,大为震惊,并逐渐感到一阵反胃。黑玉教授是对的。

在外侧,威尔被卷入一个极为混乱的场景中。这些群众,随着从宿舍里涌出的学生而增加,也停滞在庭院的一侧。在另一侧,越过了他们那些惊恐、震惊的表情,威尔能够看见一面逐渐逼近的黑影围墙。

不-不是影子。是生物。

它们用狭长、尖小的腿疾行穿越修剪整齐的草坪,昆虫般的板甲覆盖着葡萄酒色的肌肤。散发紫光的脊椎在它们的背部一路往上延伸至无眼的头部,完全不具有五官,除了一张长满利齿的血盆大口。骇人的尖啸声撕裂了空气。

它们听起来很饥饿。

一开始,威尔只觉得是自己的膝盖变得瘫软-但其实是整个地面都在摇晃。他看见维科走出人群,他全身震荡着能量,并猛然把双手伸进他下方的黑土中。一片呈现半圆形且不停翻腾的土壤从他所站之处往外摆荡,升起成为一面介于那些生物与学生之间的厚实土墙。他转向那些目瞪口呆的新生们。「快逃!我说快逃!」

即使他急忙听从指令,威尔仍能看见第一支骇人生物来到土墙面前,一边轻松地攀上它。他需要找到他的姐姐。萝婉在哪里?


在斯翠海文校园里,萝婉边咆哮边挥舞她的剑。它砍中了那只生物板甲之间的关节,使一团深色的血喷洒上她整件制服并且滴下在围绕着靡华宿舍的蔓生花园里。在她后方,蒲琳克正从其中一只生物旁退开,一边惊恐地尖叫着;大声喊出咒文,奥瓦宁从土壤里召出荆棘树根缠住那只生物的腿并把它拖进泥土里。

「它们到处都是!」蒲琳克大喊,差点被这只生物的掩埋形体绊倒。「我们被包围了!弃船!投降!」

萝婉仔细查看延展於靡华学院前方的战场。她的朋友说得对。这些生物以散发怪异光芒的几丁质墙面阵形往前推进,把学生们推回宿舍的方向。

「如果我们等教授们出现-」奥瓦宁开始说。

「不。如果我们只是等待的话,我们将会被压制。我们必须突破它们。我们得逃出去,」萝婉说。

「逃去哪?」奥瓦宁急切地问道。

萝婉看往茂典阁的方向,她想到了威尔。如果她了解她弟弟的话,那里就是他所在之处。「那里,」她说,一边指着它在夜色中的广大轮廓。

「噢,你现在还想要念书?」蒲琳克说道,同时跌跌撞撞地走向她的朋友们,近乎歇斯底里。

不过,她并不只是因为威尔才想去那里。它位于校区中心;如果院长和教授们要选择任何一处坚守阵地,那么就会在那里-而且她的弟弟一直不厌其烦地提及所有被藏在那些古老覆尘巨著中的强大咒语。 希望你是对的,威尔。


「黑玉教授,小心!」

莉莲娜听见学生呐喊而转身,正好有一个欧理可特务朝她送出一道嘶嘶作响的能量线圈。那是一道恶毒的咒语,某种用来吸取她生命力的法术-但她对于这类魔法十分老练。她让咒语停在她伸出的手掌前方几英尺处并冷漠地看着它。在她后方,不久前参与她课堂的一群学生们正注视着,目瞪口呆且惊慌不已。 他原本会击中他们的,她心想。 好呀。非常公平。 以一个手势,莉莲娜使它往回朝施法者奔去,比之前饥饿两倍。他试图闪躲,但这道贪吃的魔法却在他有机会嘶喊之前就把他吞噬。

齐安妮与英巴罕院长加入她的阵线,跑上位于另一球学生后方且通往量析学院的走道。「黑玉教授,」英巴罕用他那高频、怪异的声音说道。「我们正被一个非常奇特的敌人追赶着。我建议我们和其他教职员一起会合於-」

他被一声尖叫打断;后方有一位学生已倒下。「快走!」英巴罕大吼。「我来照顾这群学生。」

她们立刻离去,齐安妮和莉莲娜以相同的步伐行进。传来另一声嘶喊;这次,她们能够看见那位学生瘫软畏缩在地上,同时有一只类似昆虫的怪兽正耸现於他面前。「猎法妖,」齐安妮低声咒骂。莉莲娜可以看见更多猎法妖自阴影里蜂涌而出,它们的尖腿在鹅卵石上喀哒作响。

那只生物往后仰,它的体节发出光芒,所以齐安妮就用一把几何力枪刺穿了它。莉莲娜一把抓住那位受到惊吓的学生并把他推到她后方。「离开这里。」

不过,有其他某个东西吸引了她的注意-在四面八方的爬行暗影之间看似有一个人拍,一名身穿怪异红色制服的男子。至少一开始她认为他是人类;他的脸孔不太对劲,削尖延伸至颧骨的脸型让她想起了下颚。他直视着她,然后带著怪异的协调性,其他所有猎法妖都朝她们涌来。

「那是谁?」齐安妮说。

「我不知道,」莉莲娜说。「但看来他正在用某种方式操控这些生物。」

齐安妮院长表情因恐惧而扭曲。 「它们全部吗?我从未见过像那样的魔法。」

「总是有咒语办得到,」莉莲娜喃喃说道。她伸出手从指尖释出黑色的魔法丝线,但就在它们碰上他之前,其中一只生物跳起阻挡。这道咒语掘入它的外壳,使它的几丁质破裂并崩解为尘土。

Defend the Campus
守卫校园|从Izzy作画

在她身旁的齐安妮院长举起双手,闪烁的光芒包围了她。转眼间,她聚集了一群充满棱角且外形像猫的分灵。这些组构体朝她的方向往前跳跃,与这球逐渐逼近的猎法妖正面交锋。那名身穿红色外套的男子遁入这群不停翻腾的多棘身躯后方,所以莉莲娜就动身准备追赶他,但某个念头却阻止了她。

这一切骚乱。一场波及整个校区的攻击行动,没有明显的目标却只有毁灭与混乱。是为了什么?

因为,逐渐累积的恐惧使莉莲娜明白了,这不是一场攻击行动-这是在声东击西。


威尔狂奔。他尽可能疾速奔驰,试着不去想那些在他后方的骇人生物以及它的多条腿,或是随着他强逼自己奔跑而产生的肺部灼热感,或是他脚下容易让人滑倒的湿润草地-

等等。 没有停下脚步,威尔把手伸向地面并稍微集中注意力。在他身后,傍晚的露水已凝结成坚固的冰。他转身往后看,正好及时看见怪兽的其中一只长腿滑向另一侧,瘫倒在它底下。

「太棒了!」威尔大喊,很快地又遇见某个具有尖棘的庞然大物。

他在第二个生物用爪子挥砍他的同时从它的外壳上弹开,划破了他的制服但却没失去任何重要的东西。下到地面后,他朝一旁翻滚,同时另一根抓子埋进了他的头部刚刚所在之处的土地中。威尔盲目地伸出手臂触碰它被铠甲覆盖的上腹部,接着迅速地从中抽取热量,使外壳中央裂开。那只生物往后倒,不停尖啸,但此时另一只已起身并高速朝他走来。

突然间,空气中回荡着一声嘶吼,这个声音响彻天空。有更多嘶吼声作出回应,直到大地因这阵喧嚣而颤动。那只生物从威尔身旁跳开并几乎用它的多条腿飞奔,快速移动-但还不够快。

从空中射下一道火柱横扫大地。威尔能够听见四周传来那些入侵者的尖啸,随着它们的外壳被炙烤、爆裂、焦黑,他也能嗅到空气中的碳味。转眼间,它们就成了灰烬,因巨大翅膀的拍击而随风飘散。

威尔把手臂伸到头顶上,趁另一球火焰扫过庭院时在他四周招唤出冰层。它勉强能保护他不受高温炙烤,但威尔却忍不住发出声音欢呼。巨龙们来了。


萝婉在听见她的名字后转身,让她的朋友们冲向主校区。在那里,手里拿着一把冰剑而且在他的制服正面有一道看似愚蠢刀痕的,正是她的弟弟。「威尔!」

他们冲向彼此并紧紧拥抱。当萝婉抽身时,她朝他手中那把临时凑合的武器皱了一下眉。「你的剑到哪去了?」

「在我们的房间里,」威尔边大口喘气边说道。「我尽可能快速地赶来。」

「小心!」有人从他们后方大喊。萝婉差点来不及注意到从树篱后方走出的欧理可特务;当他伸出手,朝他们送出尖棘般的致命血红能量时,她把威尔推倒在地。

出现一种咕噜声响,然后是一片静默;萝婉过了一会儿才明白自己已闭上眼睛。当她睁开眼睛时,她看见欧理可特务正仰躺于地。附近出现了黑玉教授那令人熟悉的威严姿态,她用那双冰冷的紫色眼睛看着他们。「你们俩。怎么还不去避难?」

「我们被攻击了,」他们几乎异口同声地说。

「在粹丽宿舍,」威尔说。

「还有靡华宿舍,」萝婉说。「它们包围我们-就好像它们正设法把我们困在一个地方。」

「因为它们正打算这么做,」黑玉教授说。「这是干扰战术的一部分。」

「为了干扰我们什么?」威尔问道。

「对这个问题我没有答案,」她说。「还没有。但我知道一件事-猎法妖并不只是把学生驱赶在一块而已。它们已在茂典阁周围形成一道边界。」

一道边界。 萝婉不喜欢那听起来的感觉。一座活生生的墙,充满那些脊椎、发出紫光的触须,以及不停啃咬的牙齿。「我们该怎么办?」

接着,黑玉教授把那双紫色的眼睛转向她。「如果我是一个尽责的教授,我会带你们去某个安全的地方。我会让你们远离这一切。」

「但你并不打算这么做,」萝婉说道。「对吧?」

教授的嘴角抽动了一下-萝婉几乎要称之为微笑。「没错。我并没有那么尽责。而且我需要帮助。」


「所以我们是从这里进去吗?」威尔说道,一边把手放一圈石头头上。它看似被设置在高低起伏的丘陵地上,位于靡华校区中较为荒野的区域。

「对。这是一条古老的维修通道,我在学生时期发现了它。」教授把手放在门上并喃喃念诵了某些东西。伴随着一道在威尔听来稍嫌过大的缓慢碾磨声,这圈石头分离了,缩入山丘侧边。在另一侧有条漆黑的长隧道。

「他们让学生来到这底下吗?」他问道。

萝婉和黑玉教授都扬起一道眉毛。

「不,」威尔说。「不,我想不是。」

萝婉在手里召唤出一颗火花光球并小心翼翼地走下通道几步,教授和威尔则紧跟在后。

「会有什么,骗,」威尔开始说。「东西在底下让我们吗?」

「我不知道,」黑玉教授说。「可能有。在斯翠海文已经很久没有人使用这些隧道了,但我不太可能是唯一一个知道它们存在的人。我相信埃陀斯这几个月来一直利用这些隧道来运送他的手下。」

「埃陀斯?」

「这一切的幕后主使。欧理可众的首领。」

威尔感觉到喉咙被什么东西卡住。「啊。所以我们只需要担心一群操纵黑暗魔法的凶残法师。」

「坚强点,威尔,」萝婉说。「我们已见过大风大浪。」

「是这样吗?」黑玉教授看似被逗乐了。「你们俩最不可能在这场动乱中成为英雄。但我想我也说不准。」

至于那是什么意思,威尔毫无头绪。


埃陀斯跨步走下茂典铉的弯曲长廊,用一只手沿着精致木质书架滑行。这些古书了蕴藏了多少智慧—但看似没有任何一样帮得上他们的忙。再次听见这个地方一惯的寂静有种奇怪的感觉,只是现在这份寂静不时会被在里面逮到的学生尖叫打断。

「埃陀斯!」

他在听见自己的名字后转身。他的其中一位特务走上前来,拿着一本具有破损、泛黄页面的厚书。塔弗,如果他从声音判断正确的话—一位较年轻的成员,并且十分致力于此志。他已参与过好几场深入学校核心的任务。

「我在东址发现了它,就好像你说的,长官。」

「做得好。」埃陀斯接过这本书并扫去一层灰尘。金箔字母在微光下闪耀着。

「长官,这是什么?如果你不介意我问的话,」塔弗说道。

「另一位天才的杰作,被忽视并任由其腐烂。如果我们跟他们的目的不符,他们就会急着把我们丢弃。」他伸出一只手,感觉充满善意。「你将会因为今天所做的一切获得奖赏。」

正当特务握住他的手时,埃陀斯看见他的后方出现一位身穿银毫长袍的学生。她血流不止,一条手臂无力地垂挂於一侧,但她却以极其愤怒的表情瞪视着他们两人。他感觉到从她正在施放的咒语中所发散出的恨意,那是一颗无瑕的鬓影球,她把它直接朝他抛去。

埃陀斯毫不迟疑地抓紧塔弗的手臂并把他拉近,同时把他转向那道咒语的路径。特务随着冲击而弯下身体,他的面具内部回荡着一声嘶喊,然后他就瘫软地倒在地上。那位学生举起双臂,设法聚集更多能量,但她已耗竭。埃陀斯朝她送出一发裂响能量直接击中那个学生。随着她倒下,图书馆也再次回复寂静。

他朝下看了一眼戴着面具的特务身体,现已静止不动。没再多看一眼,埃陀斯继续前行。


「你在学生时期就发现这个?」威尔感到惊奇不已,他的声音怪异地从石隧道的墙面上回荡而出。

「那是多久以前的事?」萝婉问道。她持着他们唯一的光源,一小盏跳跃的火花魔法对他们的影子做出了古怪的事。

「很久以前了,」黑玉教授说。「那是个非常不一样的时代,而当时我也是个非常不一样的人。」

他们出现在一个看似石室的地方。上方的灰色岩石天花板消失在一片黑暗中。一座裂口把他们所站立的岩架与另一个隧道隔开,他在昏暗的光线下几乎看不见它;有一座木桥横跨了这个深渊。

「骗,有其他方法可以越过它吗?」威尔问道,一边看着破旧的绳索以及看似古老的木板。

「你知道的,我从来没找到过。」黑玉教授轻轻地踏上木桥外缘。萝婉跟在她后方,以惊人的速度跨过腐朽的木片。

「慢一点,」威尔说,他以稳定缓慢的速度走在她后面。

「我们在这里每浪费一分钟就会让欧理可众多伤害别人一分钟,」萝婉一会儿说道。跨出的每一步都使碎木块坠落底下的裂口。

空气中传出裂响,从墙面回荡而来。石头向下飞掠,在他们四周掀起了尘云。萝婉踏出另一步,接着她下方的木头裂开了。

威尔在萝婉下坠时弯身,用一只手扣住她的腰。推落了更多木板,他使劲拖拉,把萝婉抬回桥上。他们摔倒成一团,然后一边爬完剩下的距离。

「谢了,」萝婉用颤抖的声音说道。

「你也会对我做一样的事。」

「来吧,」黑玉教授在另一头说道。她几乎没注意到他们的濒死体验。「快跟上。」

「他到底想要什么?」威尔说。「我是说,埃陀斯。他是为了什么来到这里?」

「有各种他能够追寻的东西。极有价值的巨著、魔法神器-茂典铉充满了各式各样一个自大狂可能想夺取的东西。」

「所以你要带我们去哪里?」

「我正要带你们去我会去的地方,如果我想造成最大量的伤亡。」

威尔只是看着她持续深入隧道。

「我们得继续前进,」萝婉说,一边把他往前推。


埃陀斯把一只手放在通往圣法谕大厅的双重门那光滑、凉爽的木头上。它们被锁住了,但谢天谢地,欧理可众的袭击发生得太快,任何守护都来不及被启动与安置。短暂地运用了意念,他把门从铰链上轰开并走了进去。

环绕着这个房间的是许多由石头雕成的严肃、年老面容-圣法谕,死去已久但未被遗忘。埃陀斯觉得自己在他们的鹅石眼里发现一种轻蔑,仿佛他们就算在坟墓里也不赞同他在这里做的事。仿佛他们不认为他属于他们的一份子。

无所谓。他们已经死了。而且当他结束之后,他们会很庆幸自己早就死了。

他把视线移向天花板,即使戴着面具,他还是得在它的光芒下眯起眼睛。斯翠海文魔旋高挂於半空中,众多能量卷须绕着大厅不停拍打裂响。源自这世界创生时的魔法力,依然以能量漩涡的方式盘绕着。它下方有一连串石环,几乎就跟漩涡本身一样古老-那些是围护环,埃陀斯清楚。它的光芒将整个房间笼罩在一片柔和的蓝光里,也让阴影在地板上飞舞着。

没错,他心想。 会成功的。

打开了手里的书,他迅速翻过泛黄的页面,直到他找到他正在寻找的东西。

长廊传来脚步声,欧理可特务依序进入这个房间。他们每个人都带著一本书或一个卷轴。埃陀斯点头示意,庆幸他的面具藏起了他脸上的狂妄笑容。 「很好。像我们讨论过的那样排列它们。是时候了。」

一个接着一个,特务们小心翼翼地把书本和卷轴摆放在他们首领面前,直到这些远古文件形成一个开口朝他的半圆。只稍作停顿来享受这个时刻,埃陀斯开始念诵。


莉莲娜预期得一路奋战才能抵达魔旋处-毕竟,欧理可众不可能没派人守卫他们的终极奖赏-但她却没料到她的学生们竟对他们「冒险」的这个段落如此富有热忱。她几乎不需要杀任何人;只要一看见其中一个戴面具的欧理可,萝婉就会用能量流电击他们,使他们在地上不停抽搐。甚至连威尔也十分有用,在倒下的欧理可特务四周结成层层冰壳,好让他们的肌肉在停止抽搐时,除了颤抖什么也做不了。不过,当他们抵达圣法谕大厅时,大门早已被拉开。在里面,她能够看见被内部漩涡的涟漪光芒所照亮的一群戴着面具的人影轮廓。位于中央,他们的其中一员正从一本厚重的巨著里念诵某种咒文。

她能感觉到空气中的秘法能量流正在变换、倾听,以一种她曾经感受过太多次的方式展现。强大的黑暗魔法正在此处运作;即使是肯理斯双子也看似注意到了什么,他们两人都僵立在她身旁。

「我们太晚了,」莉莲娜说。「他已经把自己和魔旋链接。」

「还没,还来得及。」萝婉第一个打破了那看似困住他们所有人的恍惚状态,并直接冲进大厅。

「等等!」威尔大喊,在莉莲娜能够阻止他之前也跟着她跑了出去。 蠢蛋-他们根本就无法挑战能够任意操纵那股庞大力量的他!她心想。

那些戴面具的法师们早已转身,他们的手上都泛起耀眼火焰与冒泡毒液以及其他粗糙、恶毒咒语的光芒。萝婉的呐喊声混杂了愤怒与一份骇人欣喜,同时闪电攀爬过她全身肌肤并跃向一群欧理可众,释出了失控的力量。在他们倒下时,焦烟从他们的兜帽底下盘绕飘出。 那个女孩是一股早该被估算到的力量,莉莲娜心想。 再过几年,她就会变得相当可怕。

但萝婉的稚嫩经验仍不足以让她感应到从她后方逼近的欧理可特务,手上正裂响着杀戮之力。莉莲娜集中精神,时间似乎也变慢了,同时她通过在空气中盘旋的秘法能量感应那名男子的灵魂微光。猛然投射出意念,她把那盏微光推出他的身体,接着他就瘫倒於地。

就在此刻有一道咒语溅洒在她全身。 什么?莉莲娜心想,急忙把头转向这球攻击的源头。埃陀斯,拿着那本沉重巨著的男子,已伸出了一只手。不过,她没感觉到任何攻击性咒语的累积-既不是温暖的火焰也没有死亡魔法的恶心感。他到底用什么击中了她?

突然间大厅看似在她脚底下扭曲摆荡。一切都以令人不舒服的方式旋转;她的胃部升起一股晕眩感。虽然感到恶心与扭曲,但这种感觉有点像在穿越时空。她看见的最后一个景象是那位肯理斯男孩-没有看着她,而是看着他的姐姐。莉莲娜说不上来是替她或是因为她而感到惊恐。然后她的视野化为一片漆黑。

当她张开眼睛时,魔旋的光芒已消失。

莉莲娜眨眼以适应这片黑暗。她移动着坐起来,她的手拖过尘土与落叶,环顾四周,她的心智终于清澈到足以认出周围树林的形状。 强制迁移术。 她从未被这种魔法击中过。

她爬着起来。在前方,她正好能看见其中一座通往斯翠海文的火炬。校园就位于远方某处,超出了视野。

撑着别死啊,你们俩。我来了-不过这将会是一段漫长的路程。


萝婉凝视着黑玉教授原先所在之处,然后转向埃陀斯。「你对她做了什么?」

那个戴着面具的人没有回答。发出了沮丧的咆哮,萝婉朝他伸出一只手。空气被一声嘶吼劈开,同时一发闪电击正朝他的方向奔去,但这位欧理可首领就只是朝她给了个手势。闪电就这样停滞,然后从空气中坠落,宛如玻璃般地摔碎在地上。他漫不经心地挥了挥手,仿佛正在拍打一只苍蝇,接着萝婉就看到空气弯折扭曲成一股力量朝她直冲而来。她闭上眼睛并举起双手—但她没有被这道咒语撕碎,随着威尔召出的冰墙破碎,她就只是被洒了满身的碎冰。

「萝婉,听我说!」威尔大喊,一把抓住她的肩膀。「我们需要让我们的魔法同步,就跟以前一样。」

「是你自己说的-我再也无法控制我的力量!」萝婉怒斥。「现在已经不一样了。我们的魔法正在改变。」

「没错,」威尔说。「你已经变得更强了。但我的控制力也增强了。同心协力,我们就能办到。没有别的办法!」

但那并非事实。萝婉回头看着埃陀斯以及在他后方不停翻腾发光的纯粹魔法风暴。魔旋,黑玉教授曾经这么称呼它。她能够感觉到从它发散而出的力量,比任何法师所能使用的力量更多。她能够接受它,抽取它,正如她从那位粹丽学生的水元素身上抽取力量一样。 「我们可以做他正在做的事-我们能够利用魔旋之力。使用同一种卑鄙伎俩!」

「那太危险了!」威尔说。「它的能量太强大-你会害死你自己!你会摧毁整个斯翠-」

从埃陀斯所站之处嘶吼而出的另一球力量打断了他。威尔召出另一面冰盾,但这次的咒语却强大到足以穿透护盾并把他们两人击飞至房间的另一侧。


萝婉把自己撑起为坐姿,感到头昏脑胀。在不远处,她能看见威尔也做了同样的事。她意识到有某种东西聚积在她脚边,浸透了她的靴子。她惊惶地发现那是血液。

不过,不是她的血,也不是威尔的。血流看似正在蔓延至整个房间。她追溯它们的路径,她的视线飘向了高挂於埃陀斯上方的魔旋。它之前曾经是蓝色光芒,现在已转为深红。

一声让骨头嘎嘎作响的嘶吼撼动了大厅,使墙面上出现裂隙并且从屋橱上震下了百年古尘。另一道裂隙撕裂了房间,一块天花板朝他们垂直落下。

萝婉弯身冲向威尔,接着他们两人都在石头砸上地板时翻滚到一旁。另一块巨岩坠落,压碎了邻近一位欧理可特务的瘫软身躯并使萝婉畏缩了一下。

更多血液从埃陀斯面前的同心圆石环内涌出,宛如喷泉般地冒着泡。一开始的淘气细流增长为洪水。她的鼻子里充满了甜腻的铁臭味。

在魔旋底下,埃陀斯展开双臂。「醒来吧,圣者!我呼唤你,血腥圣者!向这个不公平的世界释放你的愤怒吧!」

从石环内那座不停冒泡的血液喷泉里,有两个尖状物开始成形,并持续延展弯曲形成两根角的形状。某个东西正在使自己挣脱。

萝婉一直往后退直到碰上墙。不是角,而是一顶远古铜质头盔。那个升起的东西,沉浸在血块中,体型庞大且呈现模糊的人形。它的四条强韧手臂各拿着一件残忍的武器,过多的刀刃与尖棘使萝婉无法一次看清。它是个战争生物,这点很清楚。它存在的唯一目的就是毁掉矗立了数百年之物。

这一直都是埃陀斯的计划。这就是他们一直设法阻止的事。而此刻,他们的失败也可能代表了所有人的消亡。

Latest Magic Story Articles

MAGIC STORY

2021年 7月 1日

束缚之炼 by, Reinhardt Suarez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来这里,」马列夫说道,又啜了另一口茶。 「我不需要家教,而且-无意冒犯-肯定不是来自另一位学生。 」 「没关系,」迪娜说,他的眼睛直盯着提瓦什教授留下的便条:尽管希望成为成功的量析学生,马列夫对于召唤术也展现了非凡的兴趣。 可惜他那差劲的态度使他容易犯错。 她因为听见马列夫的空茶杯碰上茶盘的声响而抬起头,并把手伸向正在逐渐衰弱的烬火上保温的茶壶。 正常...

Learn More

MAGIC STORY

2021年 6月 28日

魔法呐喊 by, Aysha U. Farah

「斯奎哈特小姐,我让你感到无聊了吗? 」 我吓了一跳把膝盖撞上书桌。 我的腿对斯翠海文的一切来说太长了,而且乌薇妲办公室的椅子也不例外。 精进院长优美地交叠双手坐在位子上,完美地体现了她所操纵的冷静、节制的魔法。 而且,以免有任何人需要这份提醒,她的办公室也一样。 深蓝色的墙面,天蓝色的地毯,还有随着冷风颤动的蔚蓝色薄纱窗帘。 在这一片布景中唯一不协调的音符就是烛台了。...

Learn More

文章

文章

Magic Story Archive

想阅读更多文章? 浏览我们文章存档,阅读您最爱的万智牌作家所写的数以千计的文章。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