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集:天使赞歌

Posted in Magic Story on 2022年 5月 25日

By Elise Kova

Elise Kova is a USA Today bestselling author. She enjoys telling stories of fantasy worlds filled with magic and deep emotions. She lives in Florida and, when not writing, can be found playing video games, drawing, chatting with readers on social media, or daydreaming about her next story. Learn more about Elise at her website: www.EliseKova.com

新卡佩纳的街道

「你们觉得如何?」艾紫培询问她的伙伴们,一边蹲踞在她之前跟踪线人时的同一个壁架上。难以相信尚夺尔给她的考验已经是几週前的事了。不知何故,它们看似既像昨日也像数年前。

「这是我们目前看过城裡最安静的区块,」薇薇安承认道。

Adam Paquette作画

「吉娅妲?」

这位年轻女子看起来相当疲累,因此当她说出「我认为待在这裡是个好主意」时,艾紫培一点也不感到意外。

「你来看顾吉娅妲。我快速地勘查一下四周,」薇薇安提议道。

「谢谢你。」艾紫培指向建筑侧面。「那些浣熊人躲在隔壁的小巷内;小心点。」

薇薇安跃离岩架,落入漆黑的夜色中。她持续令艾紫培大开眼界。每一个动作都具有自信且从容不迫。即使她对新卡佩纳也相当陌生,但她却彷彿拥有每一寸玻璃与水泥般地行动自如,并且看起来不带任何自夸与自傲。在看似等量的时间内,她比艾紫培更顺利地适应了这座城市,即使这裡应当是艾紫培的家园。

「艾紫培。」吉娅妲打破沉默,让艾紫培脱离了个人的骚乱与怀疑。

「怎麽了?」当吉娅妲没立即说话时,艾紫培便把视线转向她。吉娅妲趴在岩架上,双手交叠于下巴底下,一边用牙齿咬着下唇。艾紫培曾经感受过那种程度的不安,于是便将手掌轻轻地放在这位少女背上以设法提供一点慰藉。吉娅妲持续眺望着朦胧的新卡佩纳天际线。

「我好害怕。」

「你在害怕什麽?」艾紫培能够想到让吉娅妲害怕的数千个理由。但她想听听是哪一个理由成了她瘦小肩膀的重担。

「要是我不够呢?」

「不够什麽?」艾紫培温和地试探着。

「要是我无法帮助新卡佩纳呢?难道我的魔法真的足够吗?要是--它耗竭以后会发生什麽事?」吉娅妲摇了摇头。「我不知道我需要付出多少,而且我真的不知道如果我尝试的话是否会有所不同。这座城市太...分崩离析了。」

这些话宛如气流般急速窜出。彷彿在吉娅妲内心某处的一座水坝溃堤,这些一直从内部缓慢啃食她的问题现在已找到了解放的一刻。艾紫培专注地听着她伙伴那令人心碎的提问。每一个问题都替她们过往的互动漆上一片新色彩-将它染上一点艾紫培曾于吉娅妲心中见过但直到此刻才了解的恐惧。

吉娅妲的肩膀承受了太多重担,却没给她半点自主权或赞扬。乐舞会、众家族、魔头,全都将她视为解决难题的办法,一件工具。作为金圆供应缩减的廉价解法,他们会榨取她直到血管耗竭了鲜血,直到骨头裡没了骨髓,直到她的灵魂耗尽了魔法,而且他们完全不会顾虑到她的健康。

艾紫培应该更早就为吉娅妲做更多。

吉娅妲看向艾紫培,一边寻找着艾紫培不知道能否提供的答案。她想着这是否就是每当她向阿耶尼寻求答案时所带给他的感受,同时她也知道在他的内心深处并没有答案。她想着是否吉娅妲会因为她的答案而怨恨她,就像她在那些久远的时刻裡怨恨她的挚友一样。

「你说得对,」艾紫培开始轻柔地说道。「新卡佩纳分崩离析,而金圆则是包扎这座城市伤口的脆弱绷带。」真正的和平,真正的繁荣,都必须来自内部-藉由与那些实际建造这座城市的恶魔以及依然出没于其街头的象徵性版本交谈。

「那麽,我要怎麽做?我还是想帮忙-我想要一个目标。」

「实现...目标...」艾紫培开始轻柔地说道,一边沉浸在她自己的思绪裡,正如她几个月来在这个话题上的状态。但这是她第一次没感到胸痛。这份空洞的感觉已不像过去那样庞大。「这些东西必须来自你的内心。我无法把它们给你。没有人可以。」

吉娅妲皱起眉头,一边沮丧地将下巴靠回手上。艾紫培轻轻地按摩着她的上背部。

「不过我会这样告诉你,吉娅妲。你将有机会找到那些答案-为了你自己。你会找到你的目标。」就像我也会。「而且我将亲自确保你能安全地利用所需的时间来进行,无论有多久。」

「你保证?」吉娅妲以满怀希望的目光转头看着她。

「我发誓。」

薇薇安的归返打断了她们的对话。她轻盈地降落在艾紫培与吉娅妲趴着的平臺上。「它看来已经被遗弃了。裡面没有生命迹象。」

「很好。」艾紫培站起身。「那麽我们今晚就待在这裡休息。」

仓库

艾紫培被肩膀上的重量压醒。朦胧的黎明光芒自上方的天窗洒下,将熟睡于艾紫培身边的吉娅妲脸庞罩上一层温暖的光晕。她们三人挤在仓库后方的一间小办公室裡。只有一个出入口,容易防守。而位于窗户对面牆上且眺望着仓库地板的镜子则提供了她们一道不会暴露行踪的视角。

「我们该离开了。我认为这裡不只有我们,」薇薇安低声说道,眼睛朝艾紫培听不见的声音望去。她正靠在她们对面的牆上。

「可能只是浣熊人。多给她一点时间吧。」艾紫培还没移动过。她从未见过如此安详的吉娅妲。在之前的每一场互动中,吉娅妲一直被艾紫培无法理解的焦虑所纠缠着,直到昨晚吐露心声后才终止。

吉娅妲的过去发生了什麽事?难道她一直被乐舞会软禁吗?她是如何发现自己拥有创造金圆的力量?

艾紫培会持续思索这所有问题。吉娅妲已经被要求的够多了;艾紫培不需要成为另一个对她提出要求的人。只要她有能力,艾紫培将会信守誓言保护她。那样就够了。

金属声响起,既尖锐又刺耳。吉娅妲突然惊醒,接着艾紫培用手摀住了她的嘴。她的另一条手臂紧紧地搂着她的肩膀,将这位少女拉近。

「别出声,」艾紫培厉声说道,一边用眼睛审视镜子裡的任何动静。

薇薇安跪在地上,一边把手伸向她的弓。此时大门被甩开而且玻璃落到她们身上,她们宁静的早晨已随着窗户碎裂。

金妮站在门口。有两位乐舞会打手站在她后方,一边挥舞着斧头。在镜子裡,艾紫培能够看见另外三个人抽出了剑。

就在薇薇安能够抽出一支箭之前,金妮便朝她扔出了匕首。薇薇安抬起手臂阻挡匕首,这使她的前臂被挖出一道伤口。其中一个男子绕过金妮冲出,把弓从薇薇安受伤的手臂上打落,然后霸佔了它。

「没了这个你就强悍不起来了,对吧?」

即使少了弓,薇薇安的挑衅目光仍让他发现她能够有多致命。她缓缓地露出笑容,近乎平静。那种笑容肯定会是他看见的最后一个景象。

「你该不会真的认为逃得过我们吧,是吗?」金妮跨步走向前,并把手裡的刀子架在艾紫培的脖子上。金妮是怎麽找到她们的?这是弃置的仓库,而且城市如此庞大。肯定有一种解释,某种被她们忽略并且让金妮能够追踪她们的东西。「没想到,我那麽信任你。」

比起金妮对艾紫培那冰冷、严酷的凝视,刀刃还温暖多了。即便她还在呼吸,但对金妮来说她可以算是死了。

「我当时正试着要-」

「省省你的谎言吧,」金妮怒斥。「你跟魔头是一伙的?」她的刀锋划入了艾紫培的脖子。

「不可能。」

金妮用她的目光刺探。最后终于相信她,她便问道,「那麽,是为了什麽?」

「我要保护吉娅妲的安全。」

「骗子。你想把圣源据为己有。」金妮猛然把刀子往前戳。再深入一点就会割开艾紫培脖子裡的血管。艾紫培甚至不敢吞嚥口水。

「金妮,难道不是该由杰米尔来决定如何处置叛徒吗?」吉娅妲表达了看法。金妮的脸上闪过受伤与困惑的神情。艾紫培看了吉娅妲一眼。当她替她说话的时候,她知道自己在做什麽吗?但随着吉娅妲熟练地挥舞她的剑,她显然已从乐舞会学了不少东西。「就让他决定该如何处置她们吧。他的头脑总是清晰。不过很高兴再次见到你。谢谢你救了我。」

金妮松开了手,于是刀子便缓缓地从艾紫培的喉咙上移开。「也很高兴见到你。我以为我们永远失去圣源了。」

「我就在这裡。」吉娅妲虚弱地微笑着。

「没错。」金妮呼出怒气,一颗较为冷静的头脑逐渐佔了上风。但当她回头看向艾紫培时,同一份恨意依然在燃烧着。「把她们铐起来。我们把她们交给杰米尔。」

「我们要返回万通汇吗?」吉娅妲站起身。

「不,它被破坏了。我们要去盟友那裡,」金妮含煳地回复道。「没有家族想看见魔头将新卡佩纳据为己有。既然圣源已再次安全,我们就有了确保其他人跟我们合作的筹码。」

圣源。筹码...有名字啊,艾紫培想要呐喊。

「我们全都能活着离开。」金妮的温柔语调与那些粗暴地为艾紫培和薇薇安戴上手铐的男子们形成强烈的对比。

艾紫培在被锁上手铐的同时感觉到一股魔法烧灼了她的手腕。薇薇安看似也跟随艾紫培的动作。她仔细留意着那位收走她的剑的乐舞会男子,一边将她的抗议藏在紧闭的嘴唇后方。就目前看来,照这样发展是待在吉娅妲身边的最佳办法。

「然后你就能为我们的时空带来平衡,」金妮以此作结。

吉娅妲点了点头,并紧闭着她的嘴唇。金妮一把抓住她的手,同时吉娅妲将视线飘向缓缓地点了一下下巴的艾紫培。

我会坚守对你的承诺,艾紫培暗自立誓。她希望吉娅妲能理解。但随着金妮护送她们离开仓库,吉娅妲却始终面无表情。

算命师

在她们被护送着穿越梅齐奥的同时,艾紫培和薇薇安小心翼翼地交换了眼神。乐舞会成员离她们这麽近,艾紫培不敢说些什麽。一旦她们抵达所谓的「安全之处」后,她将会找到与薇薇安再次会合的宁静时刻。

檀木与柑橘的香气搔抓着艾紫培的鼻子。

「金妮,」艾紫培唤道,同时停下脚步。

「继续走。」其中一位乐舞会成员推了她一把。艾紫培往前踉跄,并利用这个动作来掩饰她为了缩短与金妮的距离所跨出比平常更大的步伐。

「这裡是秘闻帮的藏身处,」艾紫培说。

「你以为我不知道吗?」金妮扬起眉毛。「不然你以为我的朋友是谁?」

艾紫培心跳加快。「当时你也在终响会场。绝艺盟、乐舞会,以及勤工联-每个家族都被渗透了。这可能是个陷阱。」

「跟不一样,有些人确实忠心耿耿。」金妮停在一扇门前并敲了门。这个敲法跟艾紫培递送尚夺尔的包裹时使用的敲法一样。

艾紫培往后退并站到了薇薇安身旁,一边看着她的眼睛。「保持警戒,」艾紫培低声说着。薇薇安点了点头。艾紫培不太相信金妮分辨一位忠诚追随者与为己营利者的能力。毕竟,她曾认为艾紫培只不过是个急躁的谄媚者。

就在金妮能够多说些什麽之前,门打开了,出现一位身穿深蓝大衣的鱆人女子,大衣上还装饰着黄金纹路。她的服装和钟形帽跟艾紫培递送包裹的那位秘闻帮成员十分相似。艾紫培颈背上的汗毛直竖。

「卡蜜兹,」金妮松了一口气说道。「杰米尔的情况如何?」

Chris Rallis作画

「稳定,但依然不舒服。我看见你已找回圣源。太棒了,我就知道你办得到。进来吧,趁还没有人看见你们。」

「谢谢你收容我们。」金妮走了进去,其他人则跟在后头。

「她们是谁?」卡蜜兹来回看着艾紫培和薇薇安。

「叛徒-夺走圣源的人。杰米尔会知道该如何处置她们。」

她们走进一个摆了一张书桌和几张椅子的接待区。在帘幕后方有一张方桌,上面盖着一块深蓝色的丝布。在桌子中央有一大颗水晶球和一副牌。卡蜜兹拉开帘幕,露出通往一间大型内厅的密门。从许多肯定装有珍贵秘密的板条箱以及书架研判,这裡是秘闻帮间谍的休息处所。

「你成功了。」杰米尔被安置于一张较低的卧铺上,有一位乐舞会治疗师正在照顾他。这个女子在金妮冲上前的同时移向一旁。

「父亲,你还好吗?」

「你担心太多了。」这不是个答案。即使在房间的另一头,艾紫培也能看见杰米尔那双黯淡的眼睛。空气中瀰漫着浓厚的血腥味,一块浸溼的布被扔在他的床边。他需要一场奇蹟才能撑过来。

「吉娅妲,来,过来。」金妮向那位年轻女子招手,一边在一袋补给品内胡乱摸索着并掏出一个小瓶子。「拜託,请治疗他。」

吉娅妲接过瓶子并眨动着闭上眼睛。出现一小阵光芒,接着吉娅妲摇晃着把金圆递向金妮。这个瓶子从没机会换手。

她们进入的那扇门与后门同时被撞开,出现了十几位身穿围裙与劳工服装的闹事者。混乱爆发。

「勤工联?」金妮猛然转身,她的表情在一瞬间化为纯粹的憎恨。「勤工联叛徒。」

薇薇安把握这个时机。她双手握拳并转身面向那位依然拿着她的弓的男子-伸直手臂宛如攻城槌般地打中他的脸。她一把捞起掉在地上的弓。依然戴着手铐,她无法拉弓射击,但她能够-而且也她也这麽做了-用它来挥打殿堂内的其他乐舞会成员。

艾紫培把能量注入双手。它让手铐周围的空气不停闪烁。使用一道意念,她的魔法便打开了锁并使这件金属哐噹一声地落在地上。挥了一下手,她朝薇薇安的方向施咒,接着她盟友的手铐也掉了下来。

「你把这一招藏哪去了?」薇薇安评判道,一边从倒下的男子身上拾起艾紫培的剑并丢给她。

艾紫培一把接住剑鞘。「试着行事低调而且只在真正需要技能时才使用它们。现在看似是时候了。」

「很高兴你终于完全加入战斗。」薇薇安变换了握弓的方式,一边把手伸向剑筒裡的箭。「找到吉娅妲。我来开路。」

「谢谢你。」艾紫培急忙跑向前,并在绿光闪现的同时抽出了她的剑。

吉娅妲和金妮与杰米尔一同被逼到角落。金妮英勇奋战,但她却在绝艺盟刺客与勤工联暴徒的包围下寡不敌众。

难道这些蛮汉打算杀了吉娅妲吗?他们不是也想霸佔圣源吗?

艾紫培不打算静观其变。

她朝右侧冲去,一边把剑噼向那位高举着锤子的勤工联成员。她的剑砍中他的肩膀,使他在能够进行攻击之前就丢下了武器。另一个人影从边缘朝她冲来。她抓住他的手腕并解除了他的武装。用鞋尖钩起他的匕首,她将它往上抛,然后及时抓住握柄挡开了另一把刀。第三个人朝她冲锋,艾紫培弯身闪躲并且肘击他的腹部,同时往后仰用刀戳刺,把它插进了第一位攻击者的肋骨之间。

这场打斗的空间相当狭小。艾紫培的每一个动作都得考虑到其他许多人的行动。此外,她还得留意吉娅妲。艾紫培已承诺过她会确保吉娅妲的安全直到她嚥下最后一口气。

但人数实在太多,这使她难以分辨敌我。艾紫培迟早会犯错。她弯身躲开来自一个男子的挥击,接着往后退以获取足够的距离来挥舞她那把沉重的剑。她没看见那把槌子,直到已经太迟了。

在艾紫培奋力举起剑的同时,槌子击中了她的肋骨,使她喘不过气来。她能感觉到自己的胸腔压缩,骨头碎裂。艾紫培咳出了血。一支匕首刺穿了她的肩膀。远处传来吉娅妲的惊叫。

她知道这份寒意。厄睿柏斯那冰冷、骨头般的手指正在爬上她的嵴椎。他会缠上她的脖子并且掐着直到她呼出最后一口气。

吉娅妲,很抱歉。我曾试着要保护你。

随着她的视野变得狭窄,那位挺身对艾紫培造成致命一击的男子却突然瘫倒。工人的服装被薇薇安那件深绿色的实用大衣所取代。一个新人影在战斗声响消逝的同时出现。

有一条手臂搂住了艾紫培的肩膀,将她扶了起来。一双熟悉的深色眼睛正担忧地凝视着。

「吉娅妲?」艾紫培眨了眨眼,试着要弄清楚眼前的景象。

「喝了这个。」吉娅妲把某个东西倒进艾紫培口中,她别无选择只好吞下。

她感到一阵暖意发散而出。她的骨头开始移动,接合。伤口癒合。无形的手正在修补她的残破身体,缓缓地让意识与思路復原并且甩开了厄睿柏斯的魔掌。世界变得前所未有地清晰。光线更加明亮而且-

「吉娅妲...」艾紫培轻轻触碰这位年轻女子的脸颊。「你正在发光。」

吉娅妲惊讶地张开了嘴唇。「你也看见了它吗?」她低声说道。

「我-」艾紫培没机会询问是否「它」就是包围着吉娅妲的朦胧光晕。

「这个方向!」卡蜜兹大喊着。

金妮一把抓住吉娅妲,并从手臂处将她抬起。「别帮她们,我们得逃了。」

「等等。」艾紫培已起身,在她血管内奔腾的金圆让她再次变得灵敏又强壮。「我们也一起逃。」

「你以为-」金妮的愤怒因为必须躲开一道袭击而被打断。她大声咒骂并且来回怒瞪着艾紫培和她倒下的乐舞会士兵。「算了。在这堆废物裡你是最优秀的。跟上,而且别试图耍花样。」

在卡蜜兹的带领下,她们逃到一条后巷内,而勤工联和绝艺盟成员则在她们后方追赶着。艾紫培与薇薇安殿后,负责拖延攻击者们。终于无人跟在后头。

「我想我们甩掉他们了。」金妮松了一口气。

「快点,进来这裡。」卡蜜兹打开一扇门,于是所有人便冲进一片几近全然的黑暗中。「这些是秘闻帮隧道,」她解释道,同时他们向上跋涉,蜿蜒地穿越新卡佩纳。「我们利用它们来避人耳目。」

「你怎麽知道他们没有被渗透?」薇薇安偷走了艾紫培的问题。

「我不知道,」卡蜜兹老实地回答。「那就是我们得继续前进的原因。」

「我们要去哪裡?」金妮问道。

「高地园。秘闻帮的主要塞,尖云顶。如果那裡不安全的话,我们到哪都不安全了。」

Sam White作画

高地园大教堂

随着他们持续攀爬,艾紫培突然抓住吉娅妲的手并轻压了一下。谢谢你救我,艾紫培以口型说道,希望吉娅妲能在从牆壁顶部的横条所散发的蓝光中看见。这位年轻女子露出一道疲倦的微笑,接着她点了点头。随着艾紫培滑开了手指,吉娅妲依然专注地看着自己的手。

吉娅妲缓缓地从手腕上脱下一个手环并来回偷瞄着金妮和艾紫培。就在确认过金妮把注意力放在前方后,她丢下手环并指着它,一边用嘴型说出三个字,追踪咒

艾紫培用靴子把手环碾碎。吉娅妲一直在问着困扰艾紫培的同一个问题:金妮是如何找到她们的?艾紫培心中涌现一股自豪感。吉娅妲相当聪明,现在变得更坚强也更有自信。而使自己摆脱手环的举动也让艾紫培确认了吉娅妲依然想跟她走。只要一有机会,艾紫培就会再次带她离开。

通道来到了一个死胡同。

卡蜜兹滑开一扇门,迎接他们的是高地园那熟悉的泥土气味。艾紫培眨眼适应午后的阳光,它早已迎来一个跟新卡佩纳一样血红的黄昏。

「没多远了,」卡蜜兹说道,一边率众穿过修剪整齐的树篱。「就在这附近。」

薇薇安停了下来。艾紫培也听见脚步声和武器碰撞的声响。

「等等,这是个陷-」

吉娅妲和金妮早已绕过树篱的转角。

「这是什麽意思?」金妮大喊。

薇薇安架好了弓,转身面对从后方包围他们的秘闻帮打手。艾紫培让薇薇安掩护她的背后,一边往前冲。

空地上有更多秘闻帮打手在等候。金妮早已开始跟他们交手,同时受了伤的卡蜜兹则设法从金妮的脚边爬开。一明白她的欺骗,金妮果然就把怒气发洩在卡蜜兹身上。

这一切都是佈局。秘闻帮就跟其他人一样被渗透了。在藏身处的打斗只不过是让他们与其他乐舞会成员分离并引诱他们走入陷阱的藉口。但她敢说卡蜜兹没料到艾紫培和薇薇安还会在附近逗留。

「走吧。」艾紫培抓住吉娅妲。

「可是金妮-」

「她已经做出了选择。」艾紫培确实把吉娅妲抱了起来。「我们得离开,不然我们就会送命。」

吉娅妲顺从了。

薇薇安殿后,她们冲过公园,随着她们疾驰着寻找喘息的机会,伸长的树枝也抓耙着她们的脸和手臂。让城裡出现一个安全的地方吧,一个庇护所,艾紫培暗自恳求那些残忍又无情的神明。她们再次出现于一条小径上,而这条小径则通往邻近一座悬吊于许多天使凋像下方的大教堂。

「进去那裡。」艾紫培做了决定,冲进前厅。随着脚步声迴盪入正厅,她也放慢了速度。

这座大教堂是个杰作。无数个天使凋像排列在通往十字型耳堂的走道上。每个凋像都抬起双手伸向上方的天窗,有一束阳光穿透大教堂本身的阴影照亮了它们。

艾紫培眨了好几次眼。那不是光影的戏法。这些凋像正在散发它们自身的光芒。就像吉娅妲。就像-

她凝视着自己的手掌。她之前怎麽都没看到?比其他光芒黯淡...可是艾紫培也正在散发最微弱的金色光晕。

「你听见了吗?」吉娅妲悄悄地说。

「我听见了。」

合声自每一座凋像深处共鸣而出。它迴盪在唱诗檯周围,并且四处移动让整座大教堂充满了肃穆的安魂曲。没有话语,只有声音,来自动乱以及一种如此深切的痛楚刺痛了艾紫培的眼睛。一段女高音跃升于其他合声之上,唱出的音符描述了他们所有人渴求的鲁莽希望。

它既温暖又美善。它使人满足却依然盼望。它是...

「那是什麽?」艾紫培低语道。

「我的家人。我到家了,」吉娅妲虔敬地说道,彷彿突然明白了一切。

Eric Deschamps作画

突然间,「家」这个字具有了意义。艾紫培与面带神秘笑容的吉娅妲对望了一段时间。她就跟大教堂的天使们一样散发着光芒。她自身的形体看似属于这裡,彷彿它是一块终于回归定点的碎片。

「家,」艾紫培附和道。家就是目的。它就是守护那些需要她的人。阿耶尼说得对;家从来就跟地点无关。艾紫培第一次觉得自己找到了某种归属-她找到了目的,找到某个人与某个东西供她相信与守护。

一声低沉隆响传遍大教堂并打断了这首歌曲,随之而来的是雷鸣般的脚步声。艾紫培转身看见一位身形魁梧的长角男子。有两个膜状翅,带着古老血液的颜色,展开在他身后。

魔头。

「到我后面,吉娅妲。」艾紫培抽出她的剑。

「难道你真的认为逃得过吗?」

「你自己送上门来还真好心啊,欧尼希兹。」薇薇安不等他回应。她射出了第一支箭。

欧尼希兹直接用拳头打穿魂魅狼的脸。它叫喊了一声便消散无踪。薇薇安又搭上两支新箭,同时有更多打手在他后方包围了大教堂。

「你对付他,我来处理其他人。而且要小心,他跟我们一样!」薇薇安大喊。她的意思是,一个鹏洛客。艾紫培握紧了剑。

「逃吧,」欧尼希兹在薇薇安经过的同时咆哮着说道。他的声音就像砂纸与火焰。「先和我的手下们玩玩,直到我准备好折磨你。」他把注意力放在艾紫培和吉娅妲身上,脸上浮现残酷的笑容。沾沾自喜。彷彿一切都是可让他点燃的火柴。「你以为你能打败我吗?我会让你见识那些违抗我-甚至想阻碍我夺权的人有什麽下场。一旦让我得到圣源,我就会了结你们两个,一次一个,慢慢折磨。」

Slawomir Maniak作画

艾紫培能够感觉到从他身上散发出的浩瀚力量。「吉娅妲,如果事情出了差错,就逃跑。在我倒下之前逃走,」艾紫培悄悄说道。「我会儘量拖延他,但你必须在我还能够干扰他的时候离开。」

欧尼希兹像个轻盈的人般地快速移动。艾紫培已误判他那些隆起的肌肉会拖慢他的速度。但利用他的翅膀来保持平衡,他便能够以惊人的速度将自己向前推进。

「我要好好享受摧毁你的乐趣!」

艾紫培专注于防御性攻击。她得消耗他的体力。他的力量和速度都胜过她,而她唯一的机会就是利用那些来对付他。

每当她看见破口时,她就戳刺或噼砍。但她总是打偏。足以阻挠且令对方受挫,但却不足以延迟或阻止。这把剑对她来说太过巨大而且难以驾驭。她得等候适当的破口到来。

受够了她的干扰,欧尼希兹释出一股力量。它从他身上发射而出,将艾紫培往后弹飞。她的头撞上石头,接着一切便开始旋转。她感到一阵反胃。

「吉娅妲,」艾紫培吃力地说。她把头往后倾,但这只让她感到更加头昏眼花。「快跑。」

「不,我无处可逃了。」吉娅妲徘徊不去;她的形体开始变得模煳,甚至发出比之前更明亮的光芒。

欧尼希兹那轰隆作响的脚步声逐渐逼近。他的粗糙笑声撼动了艾紫培的骨头。「先处理你。然后是圣源。接下来是另一个鹏洛客...再来就没有东西可以阻止我了。」

「快跑,」艾紫培恳求道,目光如炬。她曾立誓要保护吉娅妲。她已找到责任与目标,却没料到会以更多的失败作收。

「别再为我担心了,艾紫培。我在那裡还有更多事要做-我现在要和我的家人团聚了。」吉娅妲绕到艾紫培身旁,并跪了下来。比起一个实体,她现在更像是一团不停闪烁的魔法轮廓。

家人...艾紫培曾经透过阿耶尼、达克索斯而知道它...吉娅妲的话点燃了她内心深处的某个东西。一盏摇曳的希望烛光,亮度与她稍早时看见自身的微弱光芒差不多。欧尼希兹停下脚步。「你以为你在做什麽?」

吉娅妲只专注在艾紫培身上。「谢谢你所做的一切。我找到了我的答案。现在就让我保护你吧。」她仰起下巴,看起来就像其馀的天使凋像。「我准备好了,」她朝看不见的耳朵低语着。

房间充满了光芒。它从吉娅妲的身体朝每一个方向射出,这份轰击力强大到足以把欧尼希兹撞开。不过,艾紫培却丝毫不受影响。她敬畏地看着吉娅妲转化为金圆的灿烂魔法。

Eric Deschamps作画

艾紫培将它吸入,允许它如铠甲般地复盖她的肌肤并且没入她的骨头裡。歌声再现,整体合声的每个部分都完美和谐。它抵达了喜乐的真正终响,彷彿要取代那竟敢用了同一个名称的乐舞会庆典的惊叫声。

不停盘绕的光芒开始缓缓地消逝,艾紫培坐起身。欧尼希兹依然趴在地上呻吟着。薇薇安和外部的男子们也都跌倒于地。艾紫培纳闷是否吉娅妲的转化已震撼了整个新卡佩纳。

艾紫培,吉娅妲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在逐渐消逝的合声中几乎难以听见。她正在消失,但她并不孤单。跟其他像她这样的人一样,吉娅妲被耀眼的轮廓所包围。终结这件事,保护新卡佩纳。你有你需要的武器。它一直就在你身边,跟随着你,等候你做好准备

我不够强大

你很强大,吉娅妲坚称。你的失败并不能定义你。现在别放弃,尤其是在如此靠近你想要的一切时更不能放弃。战斗吧!

艾紫培在吉娅妲的话裡听见了阿耶尼。她的好友依然在对她说话,跨越了时间与空间。她颤抖着闭上眼睛,然后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家就是责任。

家人就是她选择守护的那群人。

她总是拥有她需要的一切。

艾紫培张开眼睛并站起身。她以一个流畅的动作举起了身旁的剑。这个武器不再是一把笨重的宽剑了。它已被转变成一件更为狭长的武器,一个在长度与重量上更适合她的身形的武器。握柄上的圆头不是一个实质的钢铁护手,而是一颗金圆,闪耀着不停变化的色彩,并同时呈现了每一种颜色。

金圆渗入剑刃中,往上填满了剑身的沟槽。从中央到边缘,这把武器闪耀着与吉娅妲相同的微光。艾紫培把剑柄举至鼻尖,剑刃朝上,她知道吉娅妲会以某种方式,在某个地方,看见这份致敬。既然艾紫培能够实现她的誓言,吉娅妲便能完成她的蜕变。

艾紫培会守护新卡佩纳。

Volkan Baga作画

她向前冲,一边用双手拿着她的新剑。欧尼希兹几乎来不及翻身躲开她的突刺。在他闪躲的同时,他举起了一隻手指向她。她能感觉到在空气中聚集的魔法并惊险地躲过这发轰击。

受到金圆与目的的驱使,挥舞着吉娅妲赠与的剑,艾紫培便能够与强大的魔头正面对决。她的挥击不再笨重又偏斜,而是坚定且熟练。

她觉得就像过去的自己。。不再有她过去那个女子的动作了。这些动作来自一个更强大、更优秀的人。在与她即将成为的人相较之下,之前的她更是微不足道。

每当她击中欧尼希兹时,他就变得愈来愈洩气。他咆哮了一声,往后闪躲,并试着要举起手再次攻击。艾紫培不允许这件事发生。她拉近距离,直接刺向他的下巴。

在最后一刻,他试图躲向一旁,但他的速度不够快。钢铁遇上肌肤,她划破了他的脖子侧边。欧尼希兹惊呼了一声,但这却只让伤口变得更糟。在他施加无效压迫的同时,鲜血从他的指间流出。艾紫培抽身,决定要再噼砍一次。如果非得这麽做才能了结他,她就会砍断他的手指。

不过欧尼希兹却往后踉跄。空气颤动,扭曲了他周围的一切。它向自身折叠,以难以感知的方式瓦解了欧尼希兹的形体。一眨眼间,他就消失无踪,穿越时空离去。

艾紫培凝视着欧尼希兹曾经佔据的那块空间。许多咒骂即将脱口而出,此时一道呻吟声将她拉回了现实。薇薇安!艾紫培冲向入口处帮助她的朋友起身。薇薇安按摩着自己的头。

「发生了什麽事?」

「吉娅妲救了我们所有人。但欧尼希兹跑了。这件事还没结束。」

尾声-博物馆

艾紫培和薇薇安走上博物馆的阶梯。不出所料,那些灰早已被清扫乾淨。但主厅的大理石上仍有许多凹坑。绝艺盟成员正努力将他们的博物馆恢復原状。

「我一直在等你。」现在家族的规模已小了许多,安海洛正从他对几位年轻成员们下指令的位置走了过来。

「等我?」艾紫培问道,一边把手轻轻地放在穿过腰带的金圆剑柄部圆球上。她不是来这裡打架的。但当她终于能够进入尚夺尔的档案库时,她可不接受「不准进入」这个答案。

「没错。我在终响会之夜发现这个被缝在我的外套裡。我一读了它就立刻赶回来,但已经太迟了...不过这也让我躲过了万通汇的大屠杀。」安海洛从口袋裡掏出一封信。它具有尚夺尔的缄印。艾紫培打开它,唸出了信的内容:

安海洛,

感谢你多年来的服侍。你是个优秀的人,正如你是个优秀的刺客。可是,我的朋友,恐怕这将是我们分离的时候。

现在绝艺盟已交到你手中,而且我相信在经过漫长的黑夜之后,你将会帮助他们开创一个新时代。这些年来我收集的一切应当能帮上你的忙。你可以把我们的家族当成你自己的。早就该让一个更年轻的领袖来带领了。

最后,要是艾紫培熬过了这个晚上-我相信她做得到-她将会前来探寻我的档案库。让她进去而且别问太多问题。

最后一次,

你真挚的,

尚夺尔

「他知道我会来。」艾紫培在把信递还安海洛之前多审视了它两遍。

「尚夺尔总是知道在新卡佩纳会发生什麽事,往往早于我们其他人。」安海洛把双手交叠于他的腰背部。「往这边走。」

她跟着安海洛穿过博物馆并登上尚夺尔的办公室。他拉开房间远端角落的帘幕以露出一扇门。打开门锁后,他便示意薇薇安和艾紫培进入。

「尚夺尔档案库裡的一切都任你查阅。你随时都可以来。」安海洛离开了她们。

她们一整天都在寻找与搜索。每一页都被翻遍了。安海洛很好心地替她们张罗了午餐...还有晚餐,此时城市已被笼罩在一片微光中。

藏于尚夺尔办公室内的历史拼凑出了这段故事:在遥远的过去,非瑞克西亚人试图进犯这个时空。天使们试图阻止侵略行动,但这份威胁已庞大到她们无法独力面对。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下,她们便与恶魔领主结盟。在非瑞克西亚人面前,卡佩纳自身的敌对关係更是微不足道;不过,那些敌意并不会被遗忘。恶魔终于背叛了天使,并将她们困在一种停滞状态下好让他们能够把天使的身体转变为金圆,那是一种菁华-正如尚夺尔告诉她的-人们能够摄取它来帮助保护这个城市。那很糟糕,但它管用。恶魔领主们利用金圆击败了非瑞克西亚人,然后他们自己也消失无踪。

金圆一直是关键。如果它能够阻止这裡的非瑞克西亚人...这可能就是阿耶尼在寻找的答案,即便金圆的供应正日渐减少。幸运的是,尚夺尔在档案库裡还储有少量金圆以防不时之需。现在看来正是时候。艾紫培会把它和所有资讯带回给阿耶尼和守护者。

艾紫培和薇薇安并肩而立,站在与尚夺尔相同的位置上从巨大的窗户往外眺望。她们有好几个小时不发一语。真相的揭露与知识填满了这片沉默。

「新卡佩纳会持续争夺金圆,」艾紫培终于开口。「供应几乎被耗尽,要是断货了,他们将会自相残杀。」她的心思短暂地飘向吉娅妲以及这位年轻女子离去时的闪烁身影。当这座城市陷入危急时刻,天使们是否会重返新卡佩纳并开创一个新时代?还是她们已全都去进行某个更伟大的事?

「这个时空不只是一座城市。如果新卡佩纳的命运是自灭,那麽大自然就会把它收回。生命将会留存于这个时空。」薇薇安的话并不冷酷,但却意味深长。或许甚至是刻意要确保某个东西会在这座城市殒落后持续茁壮。

「即便如此,我还是无法背弃他们。」

「如果你留下来,你永远无法保护他们的安全。现在非瑞克西亚人已成了每一个人的威胁。」

「我知道,」艾紫培说。

「不过现在我们能够对抗他们,」薇薇安说道,先朝艾紫培的剑点了点头,然后再朝被尚夺尔藏起来那些金圆点头示意。「要是洼巴司可以信赖的话...

「他跟你说了什麽?」

薇薇安环抱双臂。「革命。」她皱眉沉思。「在新非瑞克西亚。这或许能提供我们阻止他们所需的空档。」

为了阻止她。大修道士的陶瓷咧嘴-她之前的监牢与非瑞克西亚首都-在艾紫培的记忆中日益显现。离开新卡佩纳就表示得再次前往那座金属地狱。寇斯、梅梨莱、卡恩...回去就表示要面对她的梦魇。那代表了另一场战斗,另一场战争。

她够强壮吗?她有选择吗?有任何人有选择吗?她只想休息,但现在她怎麽能够避战?她必须返回多明纳里亚告诉阿耶尼她得知的一切,向他展示金圆,然后让自己做好准备。

有太多事要做了。艾紫培点了点头,决心驱动着她,就像在她臀部上的剑裡盘绕的金圆一样滚烫。如果她有需要守护的目标与人们,她将会在过程中找到她的家。那就是她前进的最佳路径。

「我们该走了,」艾紫培如此宣告。

「去哪裡?」

艾紫培很高兴看似薇薇安已准备好和她一起继续这趟旅程。如果战争即将来临,她能够用上更多强大的盟友。

「多明纳里亚。」艾紫培转身背对新卡佩纳的城市天际线。「是时候和一些老朋友见面了。」

Latest Magic Story Articles

MAGIC STORY

2022年 5月 25日

肉身花园 by, Lora Gray

「在这裡,机械正道,即完美。此道,即祝福。」 当她说这句话时,合成音迴盪在苍皓宗堂的庭院中,非瑞克西亚摄政王和机械之母艾蕾侬在她神圣的机械化身躯深处感受到了那真理的光芒。机械正道是通往最终一体的唯一途径,这条道路就像她自己的烁油一样纯粹无杂、无懈可击、无法拒绝。 当她从高台上望向聚集的非瑞克西亚人,她的盔甲在乳白色的光芒中闪闪发光,艾蕾侬从未如此有把握。这裡是她促成力...

Learn More

MAGIC STORY

2022年 5月 25日

流浪猫的蓝色时期 by, Rhiannon Rasmussen

琪特扛起皮製包包,感觉到装着金圆的瓶子在她的外套下移动,她问自己,最初是如何陷入此等骚乱的—她,只是一位为了零钱打赏而吟唱的三流地铁街头艺人。 Art by: Thomas Stoop 当然,地铁不是新卡佩纳最令人感受到愉悦气息的地方,绝对不是,但演出使她得以谋生。人们在那些破旧的大理石楼梯间忙碌穿梭着,人潮如同被列车吸入再吐出。那天早上,琪特选择了下贝颂莫车站声音...

Learn More

文章

文章

Magic Story Archive

想阅读更多文章? 浏览我们文章存档,阅读您最爱的万智牌作家所写的数以千计的文章。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