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人至上

Posted in Magic Story on 2022年 5月 25日

By K. Arsenault Rivera

K. Arsenault Rivera is the author of the Ascendant trilogy, as well as a writer on Batman: The Blind Cut and The Shadow Files of Morgan Knox. She's a lifelong Brooklynite who has never met a hobby she didn't like. To celebrate the release of her debut novel, she got a Magic: The Gathering tattoo.

「爸爸,我们今天晚上必须在这过夜吗?这个地方看起来不怎麽样,不是吗?」

安海洛眉头皱了一下。她说的没错,高地园宛如一件精心製作的艺术品,任何人都想看一看。它的不同部分一起歌唱,像一个天使组成的唱诗班。对于像安海洛这样的指挥家、鑑赏家、品味生活家—为他的工作挑选合适的环境就像为一首交响曲挑选合适的琴键一般。

但他无法想像有人可以在这裡创作。如果你问他,这地方就是一个垃圾场,再简单明瞭不过。臭的像腐烂的食物,汙泥涂满了牆壁。抱歉,先生,这裡没有石灰石,也没有大理石,更没有黄金。垃圾堆满大街小巷等着被收拾。这裡的人也一样鬼鬼祟祟—在任何地方都看不到一丝时尚的影子。天使们一定没有看顾这个地方。

想当然尔,流芳讨厌这一切。而她是对的,有她在这裡就像把一束阳光带进洞窟内,但对一切没有帮助。老大想要情报,而流芳需要为明天即将到来的大日子做一些最后的准备。

安海洛不确定自己还有多少机会成为为她挺身而出的那个人,但只要一有机会他就必须牢牢掌握,但是老大,嗯

「亲爱的,对不起」他说道,并亲了亲她的额头。「我保证,只要五分钟。」

「你到底要在这裡买什麽?」她噘着嘴着问道。她有和她母亲一样的温暖棕肤色,但浓密的捲发却完全继承了父亲。她指了指窗外,昂贵的美甲在欠缺维护的闪烁灯光下显得廉价。「在这个地方不可能有艺术家。」

「艺术无处不在,只要你知道去何处寻找。」安海洛答道。这即使是一厢情愿的想法,但也并非全然的谎言。他下了车,抛给司机狠狠的一眼,清楚地传达在他离开时,如果流芳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后有什麽后果。街上的消息是这个地方做生意很快,但如果他们不是。「如果我十五分钟内还没回来,那就早上见。」

流芳双臂交叉。当她这样做时,看起来就跟她母亲一样。愿这位女士的灵魂安息。「你刚刚说五分钟,但现在变成十五分钟了。 该不会又像上回,你因为那个叫塞韦罗的傢伙错过我的宴会一样吧?」

他曾挥舞过的刀剑伤害都比不上这种失望带来的痛苦,这一切是他自作自受。流芳过去不知道他为什麽在这裡,未来也不会知道。

「你问倒我了」,他答,「那就五分钟。」


用五分钟来完成案子、用五分钟获得资料、用五分钟回到车上。他不能让她失望,不能再一次。 光是这样的想法就足以驱使他直奔重点。

「涂璐丝,你有听说过这个消息吗?」

在黑暗的办公室中,她的咧嘴笑又大又苍白,苍白得像一把剃刀抵在黑夜的喉头上。她的声音比这附近加总的一切都还要丰厚。「安海洛,我听过所有的消息。这就是你和家人打招呼的方式吗?」

安海洛轻弹自己棕色的鼻尖:「我的时间不多,而我们还不是一家人。」

指甲在桌子看不见的地方敲响。即便如此,他已经足够解涂璐丝,清楚知道她脸上的表情,总像是一副妈妈抓到你在晚上偷偷熘出去的样子。她那浓密的黑眉毛,是这片小镇的招牌标誌。「那,生意呢?我对绝艺盟人没有任何指望。你真不懂礼貌。」

「生意啊,」安海洛点头道。他会不带评论地让一切过去,但只有今天。「有一位白衣女子在老大的地盘裡游荡。你知道任何有关她的事吗,嗯?」

「很多啊。」答案当然如此。涂璐丝以玩弄她的食物着称,安海洛也不抱任何幻想。在这个地方外头,他是一个无可阻挡的刺客,一个无与伦比的用刀艺术家。但在这裡吗?

涂璐丝让她的办公室保持黑暗其来有自。如果安海洛让涂璐丝不高兴,那麽即使流芳与她的女儿成亲也于事无补。众人称她为无明者璐丝自然有理由,她曾声称曾经从上级那裡公平公正地赢来了一个漂亮的小玩意。一个暗影生成器。如果无明的璐丝想让你消失,那你永远看不到她的到来。

但是安海洛可没有时间浪费,而且他并不喜欢人在黑暗中工作这样的想法,而最好让你的工作公开进行,这是他真心讨厌这个社群的部分原因。这裡有很多具创造力的人——但缺乏戏剧感。

「一个人要怎麽做才能得到这些消息?」

「如果你是家族成员,」她开始说道,「一切消息唾手可得。」

她一副爱说不说的样子,让安海洛咬牙切齿:「快告诉我。」

「安海洛,别看起来那麽恐怖嘛,」她说,「我一切所求只是想要你帮个忙,这对你我都有所帮助。」

「以你的名声这很难相信。」他回道。涂璐丝为她的客户提供的额外能力,意味着她的服务费用甚至远远超过扶济社。她的腿过去在暗影生成工作的过程中受伤,但这似乎并没有让她慢下来。唯一不同的是,她的田野工作少了一点——当她进行这样的工作时,手杖从不离身。

「你不太了解我,」答案来了。鞋跟在地面上咔哒作响。「费罗菲斯宾。你知道这个名字吗?」

安海洛咯咯地笑了:「是的,我认识,他是我们这边的。这人对时尚没有品味,总是囫囵吞枣。总之,他做什麽的?」

「小丑只是个幌子。我女儿多年来一直和他有纠葛。昨晚他有了近一步的行动。你有看到她。」

他的确有看到她。帕涅丝出现在彩排晚宴上时,脸颊上有一个口香糖大小的伤口。那一晚从头到尾流芳都对她过分关照。安海洛也没有错过她身上的血腥味,更没有错过当流芳拥抱她时,她颤抖的样子。大概是肋骨骨折。当然,帕涅丝拒绝谈论这件事—出于愚蠢的自尊心—但是安海洛有一股不详的预感,可能是他不断耳闻的那位白衣女子,正四处招惹麻烦。

但是费罗?费罗?这完全说不通。就到目前为止安海洛所耳闻的,这傢伙从来没有做过正经工作。他真的就只是一个艺术品经销商,而且还是坏的那一种。

不过,他知道涂璐丝不是个骗子,尤其当她提到帕涅丝的消息时。

「如果你想为了你的家族提供消息,那你要为我们做点事。先把他干掉,我们再来谈。」她说。

他捏了捏鼻樑。把家族裡的某个人宰了不太好解释,但他下得了手。他也不是那麽喜欢费罗,没有人喜欢他。那男人身上喷的古龙水,量多到在一英里之外就可以让你窒息而亡。

「你要我什麽时候办妥?」

「明天。」

「但明天是—」

「婚礼,我知道,」她回道。在冰凉的石头地板上传来一声轻敲——很可能出自她的手杖。「他的手下有二十个总想到处为非作歹的暴徒,我敢打赌,他厌倦被当作一个笑话,并希望自己扬名立万。还有什麽比破坏如此高调的事件,更能证明他的残酷天性呢?」

他的右手紧握成了拳头。那个小

时间会很紧迫。他需要在三点半之前到达卡佩纳大堂参加婚礼,流芳希望安海洛能带她走过红毯。安海洛希望让费罗成为一尊懦夫和叛徒的纪念碑,这需要花上好几个小时。「为什麽你不自己来?」

「因为你要去啊,」涂璐丝回道说:「我们就摊开来讲吧。」

她大可自己动手。当她的母亲曾经手无寸铁打破一隻罗克的头颅,费罗还想试图对帕涅丝发出追击。这说明了他的胆量与狂妄。他还试图用袭击两个家族的婚礼来跟进⋯⋯

他讨厌承认她是对的。那傢伙必须除去。

「已经过了三分半钟了,安海洛。如果你现在离开,你还有时间回到车上。」

「你真是体贴啊,」他说完转身走向门口:「我会搞定的。」

「我就知道你会的,」她说道:「祝贺这场婚礼。」

他勉强地笑了笑:「是啊,你也是。涂璐丝,你也是啊。」


你可以谱写出最好等级的交响乐,然后交给一群孩子演奏出走调的小提琴乐曲。好的艺术—无论是音乐、绘画还是谋杀——都是各个部分的总和:作曲家、演奏者、乐器;画家、画布、颜料。

安海洛需要处理一个糟糕的部分。费罗不是任何人的朋友,他声称的时尚只会妨碍安海洛的艺术表达方式,目前为止,太华而不实了。如果他要完成这项工作,他需要确保在某个乾淨简单的地方找到尸体,以便进行比对。对于一个经营展览馆的人来说,这是一项很大的要求。

更大的要求是,要在不到十二个小时之内完成任务。

但是安海洛不愿意让他们失望—他的老大、流芳,他的崇拜者。他会搞定这一切。

第一步是发送邀请。他可以在接到指令当晚做这件事,这会给他一些工作的时间。

致费罗菲斯宾先生,为了表扬您对新卡佩纳不断变化的时尚做出的贡献,我们诚挚邀请您参加私人展览馆之旅⋯⋯

下一步是寻找合作对象。毕竟,像这样的伟大艺术需要两位艺术家。早上的第一件事,他来到艾弗琳家,亲吻戒指,谈论她最近的收穫——但她在五分钟内就发现了他的意图。

Art by: Marta Nael

「你不是来这裡看肖像画的吧?」

艾弗琳的黠智就像安海洛袖子裡的刀一样锐利。她有几个世纪的时间来磨练它。「我被嗅出来了」他说道:「明天需要一点东西。」

「为了婚礼?」艾弗琳说。她的眉毛扬了起来,「我听说帕涅丝和人起了争执,但没想到主角是你。」

「不是这样。」安海洛回道。

「那你是要在你女儿婚礼当天干家族的生意吗?」

安海洛的唇角抽动了一下,他讨厌这样的说法,但是,「是,我是要这样做。我需要一些可以在展览馆摆设的东西。」

在他们之间沉默了片刻,艾弗琳打量着他:「天哪,这是一个什麽样的困境啊。当然,我会帮你。」

他的胃裡有种下沉的感觉。「代价是什麽?」

「真是聪明的孩子,」她露出尖牙说道:「细节我们之后再来谈。但现在,我们先把它当作人情吧。」

艾弗琳的「人情」是在绝艺盟中你所牵挂的事物中最糟糕的那个。唯一能激发家族成员更绝望的,只有老大对你不满。上一次安海洛欠她人情时,艾弗琳要他去杀了一隻梦魇,她说想成为镇上独一无二的存在。他做到了—但那道伤疤至今复盖着他的肋骨。丑陋的肉体将与他永世共存。涂璐丝可以把这种事情成为一种骄傲,但他无法。

他可以婉拒她。他也可以自己想办法做到,用一种涉及较少镁光灯的方法。如果他放弃把这件事当作一件艺术品,那麽他可以单纯地把费罗拉到一个壁龛裡杀了他,再简单也不过了。他还能尽早出现在婚礼上,帮忙摆设银器。

但是那会留下什麽样的讯息呢?怎麽样的影响呢?

不,艺术家从不妥协。他有时间来做这两件事,两件事。他不能在小巷裡割断费罗的喉头,就像他不能抛弃他的女儿一样。这件事情会成功的,必然如此。

「好吧,」他说道:「説説你的价码吧。」


「安海洛,安海洛,安海洛!」费罗彷彿老友般用一隻胳膊绕着他。金圆烟雾旋绕着他们,引起了保安的注目。毫不在意到处张贴的告示——正是费罗想给众人留下的印象。「我的老朋友!实在是太荣幸了。我从没想过你邀请我来参观,今天不是你女儿的婚礼吗?」

安海洛带着僵硬的笑容回说:「当然,是今天啊。」

「你愿意花时间来帮助像我这样的废柴,」他接着说道,并拍了拍两下肩膀,放开了安海洛,现在他身上也散发着廉价古龙水味。「我跟你说,家族裡没人像你,我的好兄弟。再也没有人会替小人物着想了。」

至少他们有共识他是个废柴。「那是你的工作,不是吗?」安海洛说。他开始往前走,希望费罗能明白这一点,「照顾我们所有的新人、指导他们行规、时时留意新艺术。没有你,我们在哪裡?」

费罗深信不疑地上了安海洛的钩,这个人直直走进自己的坟墓。儘管他多麽地平庸,但如此庄严的场合却赋予安海洛某种无法抗拒的诗意。

「嗯,你知道,我会做好份内的事。唉,流芳怎麽样?对大日子感到紧张吗?」

安海洛引领他们两人走过一幅天使拥抱恶魔的画像,恶魔的喉咙被割开。救赎者和被救赎者。那傻子甚至懒得看。他是某种艺术品经销商,私人之旅,他正忙着打理一场他想毁掉的婚礼。如果安海洛就在这裡杀了他,也不算过分。

「不知道。我没看到她,」他承认道。他的语调中的愧疚感并不是表演的一部分。「但在我早上离开之前,她看起来很开心。帕涅丝就是她的全世界。」

费罗从他的金圆手杖上吸了一口。他将烟雾往油画上吹去。安海洛不禁牙痛了起来。「而她是你生命的全部。我很惊讶你现在不在那裡。」他说。

「喔,相信我,我很想去,但你知道这是怎麽回事。老大命令我照顾这个地方,」安海洛迷人的微笑下有着沸腾的毒液,「往这边走,费罗。我有个全新的展览。可以用得上你的专业眼光。」

「你给老费罗准备了什麽?」 他问道。他直直地走进安海洛为他打开的那扇门,这个房间裡的空气明显比前厅更加乾燥凉爽。「我的专长是,你知道,当代的东西,大家称之为现代主义。你也想尝试蹚这滩浑血吗?」

「可以这麽说。」安海洛回道。他为什麽要这麽多閒聊?至少他们还在计画的路线上。他指了指他们周围的牆壁,牆上挂着从旧卡佩纳教堂抢救回来的木板。上头有真正的屋簷,从同一屋簷上拆下来的,用橡木和樱桃木做成的。 「欢迎来到旧卡佩纳特展。」

「旧卡佩纳?安海洛,像你这样的人,明白—那是什麽吗?」

即使是像费罗这样的乡巴佬,当他看到它时也知道有些不同。它特别的东西,比安海洛高一倍,比费罗宽一倍,旧卡佩纳战士的刀臂即使死了也令人感到害怕。一场利刃的风暴、一首金属的交响曲,安海洛从未见过这样的东西。他也不知道艾弗琳从哪裡找到这些东西的。

但他知道,如果他能让费罗站在一个特定的位置,那麽当光线透过彩色玻璃照射他时,它所持的斧头就会噼下来砍断他的头。这是一个令人愉快的工作目标。

「真令人印象深刻,不是吗?」安海洛说。他现在把手放在费罗的双肩上,带他走向那座奇蹟。光是斧头的顶端就有一个人蜷缩成一团球那麽大。「新鲜货。我想听听你觉得怎麽摆姿势比较好。」

费罗第一次收起了他的金圆手杖。「这东西的大小。我好奇我能用这样的斧头做些什麽?」

「想动手试试看吗?」安海洛说道。靠近一点,再靠近一点。「如果你想要的话,我们可以拿下来让你试着挥看看。」

费罗看着他,就像一个孩子得知他可以在糖果店裡拥有任何他喜欢的东西。「你的意思是?你会为我这样做?」

「为了我的老朋友,费罗,什麽都可以。」安海洛咧嘴而笑。他的血液又开始涌动,就像即将到来的场景一样。「你先站在这裡,我爬上去把它弄下来。」

费罗站在一个完美的位置,光线已经打在他的脚踝。是时候了。

安海洛绕过底座时吹起了口哨,甚至在往上爬时哼了一声。事实上,他所要做的只是剪断一根小到几乎看不见的线线。他甚至不用上刀就能做到——用指甲折断即可。

无论原先的战士是谁,焊接在他们手臂上的斧头仍然锋利。费罗的脑袋乾淨利落地落下。鲜血在凋像周围形成一道完美的弧线,然后落在了安海洛整个上午凋刻的凹槽中。战士脚下的血淋淋的字清楚地拼写出警告:叛徒去死。

他允许自己停下片刻欣赏自己的杰作—五彩缤纷的光线照射在费罗鲜红色的血液上,他的身体与光滑的白色大理石地板形成鲜明对比。这已近乎完美,只需要一秒钟调整身体的姿势吻合附近的圣像,图像就完成了。

时间也恰恰好。安海洛的手錶指向三,他有半个小时的时间穿过整座城市。

Art by: Aurore Folny

自己开车是很不得体的。就像昨晚他不能用简单方式杀死费罗一样,他的大脑不会让他坐上任何一辆旧车后驱车前往婚礼。如果有一天,安海洛不得不在死亡和穿着上个月流行出席派对之间做出选择,那麽唯一可能会左右他的想法的只有流芳的哀恸声。

即使时间紧迫,他也无法强迫自己偷一台车来开,无论可以多快。当然,他的心神一直专注在费罗华丽地死亡,以至于他没想过要预约专车。他没有时间等一辆绝艺盟核可的汽车—这意味着,恐怖中的恐怖

搭乘计程车。

这应该还好,这是为流芳做的,他还是不能自己开车。这样应该还好。计程车司机比任何人都更熟悉新卡佩纳的大街小巷,不是吗?

他急速穿过大门口的门卫,冲下台阶。在外面,一排轿车准备就绪,等待着任何来自外地的傻蛋愿意支付他们的要价。安海洛的目光落在了他们中最得体一位的身上——司机在外面穿着一件双排扣夹克,为杀戮量身订做。他的车也恰如其分——全黑,带有抛光的金色装饰。搭着这傢伙的车,感觉根本不像是坐计程车。

「卡佩纳大堂,加快速度」安海洛边说边滑进后座:「只要十五分钟内到,你要什麽我都给你。」

「没问题,老闆,没问题。」司机说。他咧嘴一笑——但他的眼神不对劲,就像有一点星火点燃了起来。

当安海洛当一有这种想法,车门锁就强行关上了。脖子上的寒毛都竖了起来,也许是因为眼下的压力,但这裡是不是有哪边不太对劲?樱桃香气黏着在他的舌头上,他很清楚最强效的工业清洁剂会用樱桃味来遮掩溶剂气味。虽然汽车的内部既奢华又新颖,但它实在新了。计程车不会有这样配备的。

Art by: Dan Scott

「卡佩纳大堂,今天是你的大日子,不是吗?」司机声音平顺轻柔,但当他调整后照镜的时候,眼裡仍存有火光的痕迹。「安海洛先生。」

「是个大日子没错,」安海洛回道。他并没有把目光从那傢伙身上移开。「听着,我的提议仍然有效,我不管你是谁。今天,就今天,如果你把我带到我要去的地方——你喜欢什麽我都给你。」

司机将他们带上街。无论他的真正目的为何,他毫不畏于开快车。周围的城市灯光在几分钟内就缩成一道道光束。其他汽车纷纷转向避让,在避不开时猛按喇叭,每个转弯都将他们从车的一边甩到另一边。行李箱裡有什麽东西在吱嘎作响——听起来像是玻璃,听起来像是贵重的东西。

「你给不起我想要的东西。」司机说,他的驾驶仍然流畅、专业。

安海洛环顾四周寻找那傢伙的牌照。就在那裡,在隔板上,他看到了—一幅小小的素描肖像和基本资料。安东尼奥史威夫特,多适合司机的名字。他以前也没听过,他会记住的。

不过,仔细一想,那张脸好像也有点眼熟?尤其是鼻子——断过一次,癒合后偏离中心,就像混凝土上的裂缝一样。

「喔,一切开始清楚明瞭了,不是吗?」安东尼奥说,「我这张脸,你以前见过。」

安海洛将手按在刀上,真是祸不单行。「可能有吧。我们有生意往来过吗,安东尼奥?有的话可以等等。今天是我女儿的日子——」

「婚礼,我知道,」司机打断他:「我知道你的一切,这也是为什麽我如此容易就能骗倒你。这辆车、这件衣服,我不确定这是否有用,但你们吸血鬼,你们很容易读懂。你对奢侈品的沉迷真是可悲。」

偷来的汽车和偷来的衣服,也许这不仅只是一个坏表象。

「你不叫安东尼奥。」

「是啊,我不是。我叫塞韦罗。三年前,你在我生日那天杀了我父亲,」他保持笑容地说着。他把轮子扭向右边车道。当转向逆向的车道时,明亮的灯光注满了车厢。「恭喜你的大日子。希望你的女儿像我一样受伤。」

安海洛越过隔板向他扑去,但即使将刀刺入塞韦罗的胸膛也不足以阻止即将发生的事情。一辆巨大的勤工联交通车像一隻愤怒的罗克一样撞向他们。安海洛眼前的视野变红,然后变白。他的头撞在了隔板上。在他的耳朵嗡嗡作响之前,他最后听到的是塞韦罗疯狂的笑声。

但即使他在失去知觉的边缘摇摆着,他并没有让自己屈服。不能屈服,今天绝对不行,没有一丝一毫的空閒时间。塞韦罗在一件事情上是对的:安海洛无法给他想要的东西。

他要去参加那场婚礼,不论他看起来像是刚被路杀的动物、不论他的头是否像轮盘一样旋转,他都会办到。

这是当汽车停下来的时候他唯一的想法。玻璃鑽进他的肌肤,一块匕首大小的碎片穿过了他的前臂。 安海洛折断它,将手从束缚中扯出来,放到塞韦罗的肩膀上。他踉跄地下了车。如果他是个凡人,他的胃会被掏空—但永生也有好处,免于呕吐就是其中一个。

但这并不全是好消息。安海洛把手放在汽车残骸上试图稳住自己,却听到身后传来喊叫声。

「那个绝艺盟人偷走我们的货?!」

安海洛呼了口气。商品,后车箱裡的东西,玻璃。他蹒跚地走向车尾,想要让他的恐惧得到证实。

不论这个安东尼奥到底是谁,他一直在为勤工联人搬运金圆。

勤工联人刚刚把他赶到马路上,他们想要拿回他们的货物。勤工联人逼近他身旁,手裡拿着铁撬和扳手。即使看不见这些,他也能够听到。

他有十五分钟的时间,也许吧,在流芳想起他之前赶到婚礼。他几乎看不到、他的西装被毁了、他在一天之内杀了两个人,他身上的每一根刚折断的骨头都在疼痛。

但是当这群暴徒重重地包围他时,他能想到的只有流芳的大日子。他所做错的是接了这份工作,不是吗?

好吧,他不会让自己的过错毁了这场婚礼。

安海洛满身是血,被殴打着。他从靴子裡掏出一把备用刀。「你想跳舞吗?」他含煳不清地说:「那我们来跳隻舞吧!」

当这群人听到时,他们明瞭这是个邀请。随着距离越来越近,脚步声在他身边晃来荡去。一隻罗克将一条钢筋甩向安海洛的头上,那不可思议的反应是唯一让他保持站立的事情——他没有看到打击,只感觉到头顶的风。但躲避的代价高昂:安海洛无法及时恢復平衡。

他的脸先倒在路上,玻璃深陷脸颊、灰尘沾满舌头。当他翻过身时,他看到了聚集的勤工联人,但在他天旋地转的世界中无法辨认他们的脸。在一切模煳中,他看到了流芳,在他周围的喇叭和引擎的嚎叫声中,他听到了她的声音。

你保证过的,对吧?

她问过多少次了?如果他坐下来细数,这数字可能比这座城市的灯还要多。

「我我来了。」他含煳地说道。他把嵌着玻璃的指关节靠在柏油路上,强迫自己站起来。

他没有看到一把利刃从背后刺来。

但他不需要这样做—因为涂璐丝看到了。

那把刀在持刀人挥舞前的瞬间便掉落在地上。如果众多骨头的断裂声和「无明」的疯狂低语没有告诉他是谁出手相救,那突如其来的黑暗就足够传递消息。一团黑云吞没了眼前的视线。在这裡面,他听到死亡的咯咯声和胸骨被压碎,梦想消弭,希望破灭。在一切都结束后,只剩下她一个人站着——她的衣服上没有任何一滴血。

她帮了他一把。他凝视了片刻,看着她手掌上的鲜血,考虑着自己的选择。他可以尝试自己站起来,但是,如果家族听到这件事会怎麽想?他的牙齿被一群暴徒踢了进去,需要涂璐丝出手相救。老大对这事不会太客气的。

「不要让你的骄傲碍事,」她说:「你是家人,安海洛。」

这让他有些措手不及。世界的波浪不停地旋转——但她的手宛如一根绳索。「你跟踪我吗?」

「我保护我的投资,」她如此回答。她将他的手臂搭在她的肩上。现在,那根手杖正支撑着他们两人。他们一起朝路边走去,她已经准备好一辆车在那裡等着他们。「而且,我对这份工作感到有些抱歉。」

他笑了出来,但这只让他咳血。「哦?有些抱歉?告诉我吧。」

令他惊讶的是,她也笑了。「从我这裡听起来一定很稀有,对吧?」她的手下打开车门,把他扶到她的豪华房车后座。在裡面等他的是一位治疗师和一位拿着新衣服的傢伙,甚至是位设计师。「撑着,安海洛。你要是出了什麽事,帕涅丝就对我没完没了。」


当你的大脑不清醒时,路反而走得很快。他什麽都记不清了—他的肉体重新缝合,助理把他的乱七八糟的衣服全部换新。灯光在他四周游移,他所能做的就是不停地看时间。十分钟,八分钟,五分钟。

我答应过的?

当他们到达卡佩纳大堂时,他才刚刚开始了解自己的身在何处。但他知道,即使在那时,如果他的心脏还在跳动,它会跟随着一个节拍器:他的女儿。一想到流芳蜷缩在新娘的房间裡,猜想着他在哪

车还没停妥他就从车上跳了下来。令他惊讶的是,他看到涂璐丝也做了同样的事情——儘管她看起来比他更镇定。秘闻帮人或许没有多变的风格,但他们知道如何保持镇定。

而且,好吧,也许她的那根手杖很滑。

从他们通过入口的那一刻,宴会就开始了。周围满是黄金和珍珠母贝、羽毛和丝绸。秘闻帮人穿着沉稳的灰色衣服,笑容满面,脸颊通红,以香槟提神。绝艺盟刺客们在金圆上方閒聊。即使是安海洛拖着疲倦的步伐,摇摆曲调也能使提振他的精神。

在他身边旁的涂璐丝松了口气:「我以为你的手下现在已经开始打架了。」

「然后毁了一个美好夜晚?算了吧,」安海洛说:「如果有人想打架,那也是你的人。」

她笑着摇了摇头。「今晚不行,今晚不行,」她说道。和他一样,她也在人群中寻找她的女儿。大厅另一端的两个秘闻帮人在向她招手。涂璐丝从大衣裡拿出一个信封递给他。那纸既易碎又黑,用黑蜡封口。 「我对这整件事情抱持怀疑的态度。像我们这样的人往往不容易走到一起。我们手上有太多的鲜血。但是看到这一切,以及你如何尽心竭力达成⋯⋯,我可能对你太苛刻了,让你历经这些苦难是我的错。下次你需要消息时,找我。」

他低头看着信封,就像看着她的手一样。又一次,答案呼之欲出。他挥手请她离开。「听好,我明白了。像我这样的人花太多时间在工作上,你知道我在乎这些事情。生意上的事可以改天再说。」

涂璐丝深思熟虑地点了点头。她把信封藏了起来,然后从路过的服务员那裡拿起了玻璃杯。在她离开时边向他举杯:「恭喜你,安海洛。」

「涂璐丝,你也是。」他说。安海洛看到了那通往新娘房间的楼梯,他没有浪费任何时间。来自两边家族的女士都为他遭遇的麻烦敬酒致意,但他不需要那些东西。他所需要的是在三分钟内到达那裏。

这就是为什麽当他的一个小跟班抓住他的手臂时,他最后一点耐心消失了。甚至当他意识到这傢伙比附近女像柱的瓮中流出的花瓣还要苍白。「你最好有个好理由。」他厉声说道。

「老大,我们在柯达亚失去了一些人——」

安海洛捏了捏他的鼻子:「我刚才说什麽来着?」

「我最好有个好理由。」那傢伙回复。

「嗯对。这不是好理由。去找其他人报告。简而言之,告诉大个子你找不到我。」安海洛接着说:「除非有暴徒闯入大门,否则在接下来的八个小时裡,我唯一关心的家人就在那个房间。你现在滚吧。」

至少他不必重複这些话。小跟班带着最后一丝工作的气息离开了。这裡只剩下新娘套房,在裡面,他能听到流芳和她的朋友们叽叽喳喳的欢言笑语。

在那一刻,他吃了多少苦才准时到达这裡已经不再重要了。

安海洛打开了门。她在那裡,他的小女孩,穿着她母亲的婚纱。她们长得太像了,以至于让他停下了脚步,呼吸都停止了。他见过她比现在更快乐吗?被朋友包围、洋溢着喜悦,她周围的空气似乎也在闪闪发光?她腿上的鲜花与她的美丽无法匹配。她一看到他就跳了起来,把花留给了她的伴娘。「爸爸!爸爸,你来了!」

Art by: Justine Cruz

「永远如此,亲爱的。」他拥抱了她。喉咙哽咽了,当他意识到她的母亲永远不会见到这样的她时,那哽咽更加巨大了。安海洛本来可以代替,当时他可以,但是

这已经不重要了,他会在那裏。 对于莎莲娜和流芳来说,永恆早已是一个承诺。

今天和未来的每一天,他们都是他的世界中心。

那是任何艺术品都比不上的。

Latest Magic Story Articles

MAGIC STORY

2022年 5月 25日

肉身花园 by, Lora Gray

「在这裡,机械正道,即完美。此道,即祝福。」 当她说这句话时,合成音迴盪在苍皓宗堂的庭院中,非瑞克西亚摄政王和机械之母艾蕾侬在她神圣的机械化身躯深处感受到了那真理的光芒。机械正道是通往最终一体的唯一途径,这条道路就像她自己的烁油一样纯粹无杂、无懈可击、无法拒绝。 当她从高台上望向聚集的非瑞克西亚人,她的盔甲在乳白色的光芒中闪闪发光,艾蕾侬从未如此有把握。这裡是她促成力...

Learn More

MAGIC STORY

2022年 5月 25日

流浪猫的蓝色时期 by, Rhiannon Rasmussen

琪特扛起皮製包包,感觉到装着金圆的瓶子在她的外套下移动,她问自己,最初是如何陷入此等骚乱的—她,只是一位为了零钱打赏而吟唱的三流地铁街头艺人。 Art by: Thomas Stoop 当然,地铁不是新卡佩纳最令人感受到愉悦气息的地方,绝对不是,但演出使她得以谋生。人们在那些破旧的大理石楼梯间忙碌穿梭着,人潮如同被列车吸入再吐出。那天早上,琪特选择了下贝颂莫车站声音...

Learn More

文章

文章

Magic Story Archive

想阅读更多文章? 浏览我们文章存档,阅读您最爱的万智牌作家所写的数以千计的文章。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