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花之战:拉尼卡—灰烬

Posted in Magic Story on 2019年 6月 12日

By Greg Weisman

Greg Weisman is best known as the creator and producer of Gargoyles, and the writer-producer of Young Justice, Star Wars Rebels, and The Spectacular Spider-Man. He's the author of five novels: Rain of the Ghosts, Spirits of Ash and Foam, World of Warcraft: Traveler, World of Warcraft: Traveler - The Spiral Path, and War of the Spark: Ravnica.

前篇故事:绝望行动

如果你正在阅读 Greg Weisman 所写的火花之战:拉尼卡且不想被剧透,这篇故事与小说的第 50 到 67 章节有所重叠。

父母们,请注意这篇故事可能含有不适合年轻读者阅读的内容。

大部分事情都进行得很顺利。伊捷信标、永生圣阳、时空渡桥,以及来自阿芒凯的永生者们都已被封锁。所有公会都加入了战争,费登先生、卡恩先生、撒姆特女士、就连萨坎沃先生都从阿芒凯带着一只巨大的矛回来了,由名为哈佐蕾的神明所拥有,而且已经证明了它在战争中有其用处。四名永生煞神中的其中两名—再加上许多正常大小的爬虫类—都已经被消灭,而最棒的是赫卡拉再次复生了!所有的好事都发生了,你知道吗?

但光明的地方总有黑暗。事实上,根本没有所谓光明的存在。波拉斯所谓的至尊咒创造了一个广泛的魔法风暴,拉尼卡堕入人为的永夜,鹏洛客被窃取的火花时不时就像冲向波拉斯及游离在双角之间神秘宝石的彗星一般,供养着巨龙及其所需的能量。许多鹏洛客失去了自己的火花,然被永生者大军夺取的生命依然占据这个世界。试图除去黑发女士—莉莲娜维斯的计划失败了,那名死灵术士依然为波拉斯操控着永生者。当然,新的现世十会盟—炎灵尼米捷大人—僵直地倒在大使馆的废墟中,所有神秘的能量仅在杀掉一只爬虫神祇后就消耗殆尽。

还有就是尼可波拉斯。龙长老依然坐在他的王座上,彷佛我们所做的一切努力都是徒劳无功。

我们大部分人已经回到了俄佐立参议院,准备参加这又臭又长又糟糕的一天里,第二次的会谈。

尤拉大人又一次地向众多的鹏洛客、拉尼卡公会的成员及我说:「我们终将一战。为了让尼米捷复活所做的一切努力都是值得的,但就算有了他的帮助,这一战依然势在必行。是,我们现在没有炎灵的帮助,但事情却非毫无转机。我们已经削减了部分永生者,消灭了巨龙一半的永生煞神,现在我们只需要用乌锋除去波拉斯来结束这一切。」

他的言谈中透了着像是自信又像是权威,着实让人放心不少,你知道吗?

「这次的计划很简单。现在,波拉斯已将大部分的军队撤回城塞,所以我们要兵分两路展开大规模的袭击。在地面的每个公会成员及鹏洛客—该死,每个拉尼卡人都可以持有武器—将发起前线的全面突袭,大伙—除非你会飞或是可以驾驭会飞的东西—带着所拥有的一切同时一起上。接着,当地面突袭让永生者疲于奔命之际,欧瑞梨、我以及剩下的空军部队将会从上方加入战场。我会用刀枪不入的能力尽量接近,接着把乌锋深深插进波拉斯身上,这么一来一切就结束了。」他让这一切听起来如此单纯和简单。

太简单了 . . .

我听到沃纳先生向拉温妮女士要了一把剑。

查雷克先生把他拉到一边说,「你不是一名战士。」

「今天我们都是战士。」

在这同时,守护者们像是进行一场表演似地更新了他们的誓约。从尤拉先生开始,再次高举乌锋说道:「愿这不再发生,不再发生在任何世界上。我在此发誓:为了海户、为了赞迪卡、为了拉尼卡及其所有的人们,也为了正义与和平,我将挚诚守护。在波拉斯殒落之后,当多重宇宙出现了新的危险或威胁之际,我与守护者们就会出现在那。」

我以为或许他们全部都会起相同的誓约,但贝连先生的则要简短许多:「愿这不再发生。为了多重宇宙,我将挚诚守护。」

好吧,相同主题的不同变化。至少感觉有趣了些。

纳拉女士往前站了一步:「每个世界都有暴君,为满足自己的欲望而置人民于不顾。所以我说,愿这不再发生。如果这代表大家能自由地活着,我将挚诚守护。和大家一起。」

泰菲力先生吟道:「从很久以前开始,强者就折磨着弱者。愿这不再发生。为了曾失去及被遗忘的人们,我将挚诚守护。」

接着,金鬃先生向大家微微一笑,咆哮着说:「我见过那些暴君无穷无尽的野心,他们自称为神、执政官或领事,但只想到自己的欲望,而不在意受他们管辖之人的死活。欺瞒了所有的人们,迫使居民投入战争。人民只是想要安家糊口,却被迫承受这一切死去。愿这不再发生。在所有人找到安身之所前,我将挚诚守护。」

最终,他们五个人转而面向瑞文女士。她和往常一样似乎不愿意说些什么,瞥了一眼纳拉女士,而纳拉女士抿了下嘴唇,带着些不安回应了她的目光。

妖精接着笑了。那转瞬即逝,但我看到了。她大步向前,以一个轻柔却清澈如铃当般的声音说道:「我曾见过一个世界被夷为平地,满目疮痍只剩下尘土与灰烬。如果再置之不理,恶魔将会持续吸收所有挡在他面前的东西。愿这不再发生。为了赞迪卡和其孕育的生命,为了拉尼卡及每个时空上的生命,我将挚诚守护。」

纳拉女士开心地笑了,而她并非唯一一个。这六个誓约绝非只是稍微鼓舞一下而已。

尤拉先生用眼神扫射了一遍人群说,「还有人吗?」

人们默默地或环顾四周,或低头不语。巴拉德女士咯咯了笑了一声,卡恩先生则将他结实的银色双臂环抱在胸前。有一瞬间看似卡娅女士要说些什么—在失去勇气之前。最后没人站出来,也没人说话。

泰佑和我交换了眼神。我想他会成为一名很棒的守护者,但他并没有足够的勇气上前—并非害怕为大家挺身而出,而是他不认为自己有资格站在这些大英雄身边并肩作战。

「他们会很庆幸有你的。」我低声说道。

「我不知道,你呢?」他也低声回答。

我笑了。「如果你受困于一个时空且队友无法看到或听到你,你也无法保护多重宇宙对吗?」

他不情愿地点了点头说,「如果他们不要你,那我也不想加入了。」

我捶了他一拳。

「哇。」


我看到尤拉先生和贝连先生拉着纳拉女士的胳膊离开人群。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尾随他们来到伊佩利女士的石尸背后—你知道的—偷听。

瞧,这只是我的作风。

「什么?」她大吼。

贝连先生挥手示意要她小声一点。

她吸了一口气,用略为小声的音量说,「是什么?」

尤拉先生说,「我们有个特别的任务要给你。我们想要你回到新布拉夫并重启永生圣阳。」

「你说什么?」她再一次大吼。「你知道把那该死的东西关掉有多难吗?」

三人交换了个眼神,打断了她暴冲的行为。

她身体微微一倾,轻声说道「你们不相信其他的鹏洛客不会一走了之。」

贝连先生摇了摇头。「不是这样。我们需要圣阳来完成它被创造时赋予的任务—不让波拉斯逃走。」

尤拉先生同意:「不管结果如何,今天就会结束。」

「那叫别人去吧,」她说。「如果你们认为我会错过这场战役那肯定是疯了。」

尤拉先生笑了出来。「我们从未那么想过。」

贝连先生说,「带上你需要的任何人,重启圣阳让它重新运作,并留下一名强壮的护卫。我们接着当然欢迎你重回战场。」

「我不知道,」她抱怨道。「波拉斯也希望启动圣阳,我甚至不确定这是个好主意。」

「我倒觉得这想法不错。」四个人同时转头。戴克费登先生正坐在伊佩利女士的背上,脸上挂着一抹蔑笑。「抱歉,我不是有意要偷听的。」

纳拉女士干咳了两声。「瞧你坐的位置,你就是来偷听的。」

「好吧,没错。我见到万能的守护者偷偷摸摸地躲在死去的史芬斯背后,这有点引起了我的好奇。」

瞧,不只是我吧。或许这只是个小偷的作风。

「有点?」贝连先生挑了挑眉。

「就只有一点点,」费登先生肯定地回答。「瞧,我知道我不是这计划的一部分,但也同样要说说自己的想法。没有人想要再经历一次同样的事情,但如果波拉斯得以逃走,你们知道我们就得再来一次。我支持大个子,」他向尤拉先生点了点头。「不管结果如何,今天就会结束。」

另一个人也转向纳拉女士。她耸了耸肩。「好吧,」她说。

我见她召集了莱伊女士、瑞文女士及一小队她所能找到最精锐的公会成员,接着便动身前往新布拉夫。

费登先生和我目送她们离去。他点了点头压低声音说:「女士们,祝你们好运。」

接着他便转身离开,说道,「几个街区外有个很大的金饰品,我不只没有去偷,还将去和一名龙长老作战。有些窃贼啊 . . .


我们的小队无声无息地朝向第十区广场前进。

我想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盘算,他们所能失去的东西比我多太多了。我没有可被收割的火花,永生者看不到也听不见我。我想我大概比大多数人要安全许多。

但另一方面,我生命中的人屈指可数。如果失去一个—就像清晨我以为我会失去赫卡拉一般—我的世界将会被无尽地摧毁。(我在意的任何一个人看起来都不像可以复活。)但你知道吗?知道这事是成功的一半。如果我有一点 . . .刀枪不入,我将会用那来确保我的朋友和家人都活着且安全。

所以或许我实际上比其他人更有信心一点,和泰佑、卡娅女士、赫卡拉及城里的所有人一样。我看到瓦丝卡女王从后面凑到了贝连先生身边,想测试一下我对他们两个的猜测是否正确。

对了,我一直在偷听 . . .

「杰斯,」她略带哽咽地说。

他停下了脚步转过身并略带微笑,优雅地用手扶着她的后颈,并把额头贴在她的额头上。「你好,船长」他轻声说。那声音实在太小,要不是我已经完全入侵了他们的私人领域,我绝对听不到。

她也轻声回答「你不知道我做了什么。」

「事实上我知道,但这并不是你的错。你并没有拥有全部的记忆,而我来得太晚了。」他说。

她撇过了头轻声说道:「你确实来得太晚了。但事实上我拥有所有的记忆,但却没有任何帮助。」

他摊了摊手。「听着,」他说,「我今天已经试着杀掉一个前女友。可不可以先搁置这不安等到波拉斯或我们死后再说?」

她难过地笑了。「所以我现在是前女友啰?」

我就知道!

「我希望不是,」他说,看起来有些焦虑。

「但在可以成为前女友前,我们是否该先在一起?」

「我希望,」他说。「嗯,我是指前半部分,而非后半。」他看起来是那么地脆弱。让我不知为何又想起了泰佑。

她说,「所以明天我们来试试 . . .在波拉斯或我们死去之后?」

「不管结果如何?」

「不管结果如何。」

他点了头。「同意。不过让我重申一次,我希望是第一个选项,而非第二个。」

「同意。」

她握住了他的手,这招来了查雷克先生的目光。贝连先生微笑并给了他一个挖苦的表情。接着他和女王手牵着手,朝向那不管是什么正等着我们的东西走去 . . .


情况比我预想的还要糟糕。

我们冲向城塞,大部分的军力高喊着战呼。(虽然我没有,高喊着没人听得到的战呼没什么意义。)由于我母亲坚持要我从她那拿一支轻便的战斧,我的刀子依然在鞘内。坦白说,我不确定这是否算是有所加强,说是说轻便,但总归是比用顺手的武器重些,而我的臂力或许也非阿里梭克塔的女儿应该要有的样子。但看到我装备更加齐全总是让她感觉好多了,且既然她可以看见我且可能会担心,我决定遵从她的指示。

龙依然盘据在金字塔的顶端,他的能力—甚至是体型—迅速地成长着。双翼大开,奇怪的宝石游离在双角之间,持续收集着来自堕落鹏洛客们被偷走的火花。

刚堕落的鹏洛客们。

那些堕落—或尚未堕落—的鹏洛客们正与公会的勇士并肩和无声的震惧军们作战。

那是场混战,彻彻底底的混战。尽管如此,双方比我们所希望的更加势均力敌。永生者的数量比之前要少,且多归了费登先生、撒姆特女士以及其他的人—还没有援军前来。

咕噜力莫扫荡着他眼前所见的区域,用两只巨大的锤矛一左一右地猛击地上的爬虫。费登先生伴随着独眼巨人的阴魂奋战,用魔法磁化永生者的拉佐特外层,让爬虫类们彼此相撞并牢牢地黏在一起。它们在试图脱困之际,通常会被绊倒并让自己门户大开。费登先生接着就会上前用他的剑除掉一群一群的永生者。那实在是很有效率。

撒姆特女士用最快的速度穿梭在永生者的队伍当中,用弯刀削下一个个的脑袋。距离太远使我听不清她说了什么,但我知道每当一颗头落地,其他的永生者也就「解放」了。

沃瑞先生以一个稳定且毫不迟疑的步调穿越战场。他曾是古鲁的公会领袖,而现在正与人短兵相接,几分野蛮人的起源—当然也是我的起源—正凶猛地展现出来(虽然经过了一些析米克的调整)。他用生机令牌抓住了任何一只仍有形体的爬虫类并把它们由内到外翻过来,内脏和拉佐特所展生的爆炸实在是很壮观。

我见到金鬃先生挥舞着一把双头斧,一个接一个地打击永生者,也看到卡恩先生用他的一双金属手把永生者的头敲得粉碎。

瓦丝卡女王打起来像恶魔一般,用她像是手术刀一样的短弯刀及蛇发妖的凝视来将还没变成两半的永生者变成石像,有时情绪高涨起来则是两项并进。

贝连先生与她并肩作战(我想),创造了多个自己的幻影来引诱永生者去向金鬃先生、巴拉德女士或卡恩先生送死,他有时也会用自己心灵操控的能力来完成。

一队伊捷法师正对永生者们使用火焰喷射器—差点连贝连先生一起烤焦了。他所发出的心灵警告在我脑中隆隆作响。

呀!原来感觉是这样的。

与我的通灵能力完全不同,我甚至不知道那是怎么办到的。

泰菲力先生在爬虫的四周作出了放慢时间的泡泡,并在长矛大师博鲁沃、阿里或甘梭克塔到位能消灭它们时才把它关掉。

一名吸血鬼鹏洛客正用着令人生畏的力量剃掉永生者们的头颅,而同时一位寇族的鹏洛客则用石头削成钉子来一次把三四个钉在一块儿。

俄佐立逮捕人—通常不是拉尼卡的特色中我喜欢的那个—正在拉温妮女士的带领下对付永生者们。

底密尔的刺客和拉铎司的信徒则将永生者的整个阵型一片片撕裂。

所有人都在那儿了,共同努力着。那实在是历史的一刻你知道吗?

但在这样的一场战争里,你并非永远都是站到最后的那一个。

一名永生者从背后抓住了费登先生。(我正忙于杀掉身边的爬虫类且离我太远无法帮忙,但目睹了整着过程。)他得以对攻击者的拉佐特施咒;受磁化的骷髅头突兀地向后折,啪的一声扭断了自己的颈子,头软绵绵地垂在肩上。

但有些太迟了。有那么一秒,费登先生看似从大家的视野中消失,我猜是穿梭时空了。但纳拉女士显然已经完成了她重启永生圣阳的任务,他突然回到原本的位置,永生者的手指还挂在他的臂膀上。

他试着举起他的剑砍下永生者的手,但显然已气力放尽,甚至不足以握住那把剑。剑从他的指缝间滑下,掉在了脚边的地上。

接着他大声尖叫—声音大到连在一片吵杂声中战斗的我都听得一清二楚。永生者碰到了戴克费登之所以为戴克的东西并偷走了它。由于戴克的火花已被从他身上抽离,看似他体内所有的液体和组织都被抽干,只留下了皮肤和骨骼。

永生者全身着火,被偷走的火花向上昂扬,滋补了龙的宝石和力量。

然后费登先生停止尖叫,尸体和凶手的残骸交叠在地上。


我更加坚定要保护我爱的人的信念。我想我的父母和教父应该可以好好照顾自己,是说他们是受过训练的勇士—而且没有火花,永生者无法在转瞬之间就杀掉他们。但泰佑跟卡娅女士的情况截然不同,他们极其脆弱。

至于赫卡拉 . . .身为刀锋祭司的她是个极其危险的人物,所以理论上来说,她在成为血祭司后应该更加强大。但事实上比起勇士,她更像是个表演者。除此之外,她的复活清楚地改变了她之于我的存在,如果其他地方也改变了呢?如果她不再是之前那个混蛋呢?

所以我专注在保护这三个人上。

令人意外的是,我并不需要太担心泰佑,他已经进入状况。他或许并没有太多攻击的能力可以使用—除了有时会对对手丢出固体光线的法球—但他很机灵且反应迅速,且已经准备好用他的盾来防御所有我们那些身陷麻烦的伙伴。

突然之间,这只有些微攻击力的小男孩发现了他的盾能用来作为锤子,猛击爬虫的背部并把他们送去给咕噜力莫、沃瑞先生或狼 . . .狼人女士。

同时,卡娅女士已经有了一些防御。侧翼有执法者比拉古和另一名欧佐夫的巨人,我见她把一对鬼影匕首插进一些爬虫类的脑袋里。

但她花了大部分的时间在鬼影型态当中,而那看似使她筋疲力尽。她经过一只永生者,让手现形把鬼影匕首插进它的骷髅头中,再接着在向另一只生物移动时让脚现形时而把手隐藏起来。这战斗中的急迫性,所受到的威胁及无数令人分心的事物让她变得更加鲁莽,且在我看来更加疲倦。我试着要支持她,用借来的战斧,在不被她以外的任何人发现的状况下解决一只又一只的永生者。

「好吧,」我对着人群中大喊.「在古鲁中长大应当有所价值!而在我这样的特殊情况下长大更是!」

我花了很多时间保护卡娅—但保护赫卡拉所花的时间更多。我稍微跟着我的女孩,坦白说以死掉的女人来说她的状态还是很不错的 . . .且她并不需要知道我有多少次在她背后为她除去攻击她的爬虫。

所以或许她看不见我,但我可以知道她是安全的。这很重要你知道吗?或至少绝非毫无意义。


我觉得自己好像被困在泰菲力先生的其中一颗时间泡泡里。一切都发生得太快,同时一切却又像在以慢动作进行。战争飞逝而过。战事看似永无止境。实在难以计算经过的分钟,更别说秒钟了。

当号角声响起,我完全不知道我们已经战斗了多久,我抬头看见那艘伟大的波洛斯飞船幻日二号飞越天际。天使们从它的甲板上降下。(包括一位罕见的四翼天使,率领着许多中队,还有玛拉朵菈夫人,她终于有机会满足她曾经提及的参战渴望。)波洛斯空骑士与瑟雷尼亚飞马骑士骑着飞马、狮鹫兽,以及巨鹰。伊捷法师搭乘米捷飞行球冲向战场,旁边跟着驾驶空中滑板车的伊捷鬼怪和乘着火焰风筝俯冲的伊捷仙灵。一只小型的极音速龙和一只翼龙兽、一只蒸气龙兽、一只蓝宝石龙兽、一只风龙兽,以及一只析米克滑行怪并肩飞行。通常滑行怪会试着吃掉其他龙兽,但今天不会。

他们一同击溃所剩无几的永生者空中势力。此时我才发现尤拉先生正骑在一只飞马上。我们都看见他了,而且我们都放声欢呼。他正挥舞着一把能够终结这一切的剑-透过终结尼可波拉斯。

麻烦的是...并不只有我们注意到他。

我看见黑发女士,貌似正在模仿一位弓箭手的动作,举起了一把想象的弓,同时她的刺青-无论那是什么-散发出紫色光芒。我眺望永生煞神欧柯塔,它也正举起那极为真实的巨弓照着做。维斯女士和欧柯塔同时瞄准了尤拉先生。我大喊着警告-绝对没有人听见,而且同时,死灵法师与永生煞神射出了一枝与标枪同样大小的箭。

不过欧柯塔的箭却没射中尤拉先生。它那六呎长的箭身反而穿透了他的坐骑。那只被射中的飞马立刻从空中翻落。

依然紧抓着乌锋,尤拉先生和那头野兽一同坠下至尊殿后方并失去了踪影。


当尤拉先生坠落时,战场上的人都暂时停下动作。这不只中断了我方的行动,连敌方也受到影响。有那么一刻,永生者看似莫名地迟疑。难道连黑发女士也大吃一惊吗?不,那不太合理。毕竟她是号令欧柯塔开火的人。

当然,这一刻并没有持续很久。双方再次相互打斗。

然后有人大喊,「你们看!尊殿的方向!看啊!」

我先看见烟雾。然后是火焰。接着是戴着火焰冠冕的巨型有翼恶魔。

赫卡拉拍手鼓掌,铃铛叮咚响,一边为她那邪恶的公会长欢呼:「上啊,老板!」她转向查雷克大人、卡娅大人,以及瓦丝卡女王,同时大喊着,「早告诉过你们他会参一脚的。他喜爱这个计划!」

拉铎司领主。污化魔王。恶魔。公会长。元祖。跟一只龙一样大,拥有结实的手臂与腿,比例就像是一位巨大的摔角手。两对巨角,一对宛如公牛般地朝上、朝外,并朝后弯,而另一对则有如巨型公羊般地往下又往上弯。炽热的黄色眼睛。剃刀般的牙齿,并排在咧嘴的笑容中。宽广的下颚上冒出了一整排骨棘。蝙蝠翅膀。偶蹄。血红色的皮肤上穿戴着锁链与头骨。他的眉毛是一圈火焰。在此的是一个与众恶相匹敌的邪物。

但他能否成为尼可波拉斯的对手?

接着我看见尤拉先生,正骑在这只恶魔的头上。在拉铎司领主的火焰冠冕中逐渐攀升。尤拉先生的刀枪不入白色灵气一定保护他免于狱火的伤害,但从我站的位置,他看似只身在一片地狱烈焰的白热中心。

他依然抽出乌锋准备出击,于是我上下跳跃,为这位英雄与恶魔欢呼,同时恶魔往高处翱翔并突然朝尊殿与它的主人急速俯冲。污化魔王的嘶吼声回荡在整个广场上。

这道嘶吼是个错误。

它引起波拉斯的注意。巨龙及时转身并施放一道残身咒轰退了拉铎司领主。但尤拉先生却跃过这波轰击,利用这只恶魔的动力带着乌锋跳向波拉斯,准备挥砍。

我屏住呼吸,同时尤拉先生,双手握着剑柄,把剑劈向这条长老龙双眼之间的皱折。

我听说那把剑已杀了一只大恶魔,一个永生煞神,甚至还有一只像尼可波拉斯这样的长老龙。

就是这个了。这将会终结一切。

向下挥砍,尤拉先生用尽全身的力气将这把武器往下 猛烈戳刺...

乌锋在尼可波拉斯那无敌的眉毛之间化为碎片

乌锋碎裂:拉尼卡每一个人的希望也随之瓦解。


在巨龙大笑的同时,尤拉先生持续坠落。他重重地跌在尊殿的屋顶上。我无法分辨他的死活。

我只是感到麻木。

莉莲娜维斯女士站在他倒下的身体旁。我曾听说-或是无意中听见-维斯女士与尤拉先生的友谊直到最近才瓦解。我有点纳闷她此刻在想什么。不过她离我太远,我读不到她的思想或情绪,更别说是她的表情了。

但我的距离还是看得见她往前走了几步,同时黑暗的魔法力开始盘绕在她周围。随着魔法力盘绕,永生者们-再次-停止攻击我们。它们反而立正了整整五秒钟...接着所有的怪物和那两个永生煞神都向后转朝尼可波拉斯走去。

这时我才知道黑发女士已倒戈。我不知道原因-就像我不知道为何她一开始会那条龙战斗一样。但维斯女士操控这群永生者,而这些永生者显然已开始攻击它们的主人,就在它们的女主人号令之下。

没有东西可以战斗,我就只是呆立原地。看着...

我想我或许听见维斯女士朝波拉斯喊了些什么,但我却听不出任何字。无论她说了什么,我都能感觉到巨龙的惊讶困惑在我的意识里飘荡而过。随之而来的是轻蔑。

我仔细查看黑发女士。她身上发生了某件事,而且我一开始无法分辨出是什么。然后我觉得她看起来像从内部开始发光。一边发光...一边消融。

没错,就是这个。她变得比较少了;黑色的斑块与紫色的火花正被风吹散。我正看着她一点一滴地剥落、分解。

那看起来不像个愉快的离开方式...

欧柯塔与芭图-两个仅存的永生煞神-依然试图要抓住波拉斯,但巨龙却散发出一种能够拦阻它们的纯正魔法能量。

我转头瞥了黑发女士一眼,她的头发早已变少:她的头皮正一块块地燃烧消散。

尤拉先生突然出现在她后方,并把一只手放在维斯女士的肩膀上。他发出白色的光芒,接着那道白光开始向她延伸,越过她,包围她。

随着维斯女士闪耀着他那纯白的光芒,她的形体也开始重新结合在一起。黑色长发再次披挂于她背上。她逐渐回复完整。

可是,可是...

作为交换,她的消亡正在转移到他身上。此刻,他燃起火花并开始剥落,正如几秒钟前的她一样。他仰头,而且我确信自己听见了...开始嚎吼,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喷出黑色火焰并彻底分解。仅存的只有落在黑发女士脚边的几件铠甲。铠甲与灰烬,后者也迅速地消散在风中。

尤拉先生死了。可是,可是...他应该是拯救我们所有人的英雄,不是吗?

我们都看往波拉斯。即使从地面,他看起来都十分沾沾自喜。

这次我清楚地听见黑发女士发出愤怒的嘶喊,同时用双臂做出向前推的动作。欧柯塔与芭图作出回应往前推进,从两侧逼近波拉斯,一边抵抗着由长老龙释出的这股力量。每个永生煞神朝波拉斯踏出一步-却被他的力量推回了步。

我认为我们几乎死定了。

接着从某处,金鬃先生呼喊着,「你们看!


哈佐蕾的双叉长矛穿透了巨龙的胸膛,每根矛尖上都清楚地淌着血液与脏器。他的血液与脏器。不过,那还不足以杀死他,更别说是在他吸收了这么多力量、这么多火花之后。但显然这是个重伤,而且这证明了他还是会受伤。所以有那么一刻,我再次感觉到某种类似希望的东西,你知道吗?

长老龙回头看。盘旋于他身后且拿着长矛的正是尼米捷大人,他继续把长矛推进波拉斯的背;他的呻吟声回荡在整座广场上。

挥动一只翅膀,长老龙打飞了重生的炎灵。他撞上几英里远的地面。

希望止步...

时间凝结。巨龙太晚发现他已经忘了维斯女士,给了她机会用她自己的双叉武器攻击。

她的两个永生煞神开始进击并且已来到波拉斯面前。巨龙设法要消灭欧柯塔。

或许这个举动耗费了他的力气-又或者是因为刺穿他胸膛的那把长矛-他来不及阻止芭图,而它则在它前任的主人手腕上咬了一口。

芭图立即开始自动收割至尊咒赐予巨龙的所有火花。在一瞬间收割了一切。芭图吸收这些火花但却无法承载它们。它爆裂成碎片,在一道如此耀眼的光芒中炸裂,使我得闭紧眼睛。

当我再次张开眼睛时,看见的第一个场景就是永生者大军走上尊殿金字塔的阶梯并朝巨龙奔去。在它们后方的则是由拉尼卡人与鹏洛客组成的第二支军队。我得奔跑才能跟上他们。

被窃取来的火花漩涡盘绕在波拉斯头顶上方。然后,它们就这样蒸发了,每一盏火花消散无踪。

在那个时候我只踏上第三阶,我看着波拉斯开始消融,就像不久前的尤拉先生。而且跟尤拉先生一样,巨龙在分解的同时一边嚎叫着,一点一滴,粒子随风而逝。


结束了。波拉斯就这么消失了。只剩下他尊角之间的宝石。我看着它落在尊殿屋顶上,弹跳了几次,然后翻滚着停在黑发女士脚边不远处。

这场不自然的风暴烟消云散,露出了午后的阳光。

我们全都站在原地,不确定我们能否相信-能否坚信-这场梦魇已结束。

接下来,自然而然地,广场里的战斗者们发出了嘹亮的欢呼,包括我自己。 欢庆的绿色魔法螺旋缎带在空中飞扬。各式各样的人-不同种族的成年男女-爬上了波拉斯雕像遗迹,彷佛它是个孩童的游乐场。真正的孩童们,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都攀上了倒下且休眠的维图加基(尽管我的教父试着要驱逐他们却又徒劳无功)。

现在维斯女士独自站在尊殿顶部,就像是一面静止不动的墙,而失去活性的永生者们则将她与金字塔阶梯上的拉尼卡人和鹏洛客们隔开。接着群众从他们整体的呆滞状态中回过神来,并且在咕噜力莫与坏脾气牛头怪先生的带领下,开始忙着从后方击倒震惧军。将它们砍成碎片。小块的碎片。当我们挥击并把它们剁成碎片的时候,这些怪物没有试图防卫。(我发现自己也在这么做。)我一边留意着黑发女士。我知道她能够操控永生者,而且我想要在她决定再度活化它们之前预先获得警告-尽管只是为了保护她自己。

她跪了下来。我看不见她在做什么。然后她再次起身并且,在一团黑色云雾中,穿梭时空离开了。

我无法理解这件事。我一直确信永生圣阳已经被重新启动。那不就是费登先生逃离不了宿命的原因吗?但我猜,随着巨龙消失,它一定又被关上了。

一个身穿白色衣服的鹏洛客接着离开。我看见燕灵女士和旸谷先生带着他们的三尾狗离开(牠看似在这三位消失之前转化为石头)。其他我不知道名字的人也离开了。

我听见撒姆特女士的呼喊,「不应该这样!这些都是我的族人。我知道他们应该被摧毁。但不是用这种方式。给他们一点尊严吧。」

「那就是我们来此的原因,」巴拉德女士说道,并且朝纳拉女士点了点头,她们便开始行动。在牛头怪、独眼巨人以及阿芒凯之子的注目下,这两位烈焰术士穿过剩余的失能震惧军并且仔细地把每一个成员-每一块碎片-烧成灰烬。

我没有留下来全部看完。我花了几分钟寻找我的父母。我发现他们以一种有点尴尬的拥抱姿势待在一起。艾莉注意到我了。她向甘梭克塔指出我的位置。我们拥抱彼此。我把斧头交给妈妈。接着我便前去寻找我的朋友们。

这个时候,太阳已没入拉尼卡的高塔后方,总之,是那些还屹立不摇的塔楼。微光正在降临。这不是至尊咒带来的人造夜晚,而是真正的夜晚。微光。暮色。紧接着的黑夜。以及随之而来的另一个早晨与白昼。

我们活下来了。

或者该说是大部份的我们...

我周围的人们正在庆祝。而那些没在庆祝的人则忙着搬离伤者与垂死之人。

还有亡者。


十一

我不知道她是从哪里找到那些布偶的。

赫卡拉正坐在一块裂开的砖石上,独自一人欢庆我们重大的胜利,手上还套着两个真实到不可思议的掌上布偶:她自己以及查雷克大人的布偶。这是一场精彩的演出,观众就只有她自己和她的大鼠。

「你真是我的大鼠。」

「我就是你的大鼠。」

当然,她并不知道我的存在。但我还是非常享受这场表演。她为双手提供了不同的声音。

「我们打败邪恶巨龙了,不是吗,赫卡拉?」查雷克布偶的声音成功地模拟了这位伊捷公会长,只不过音频有点高。

「我们当然成功了,」赫卡拉布偶以一种装出来的古怪低沉嗓音回复,听起来根本不像赫卡拉,这显然很好笑。

「而代价则是要你经历一场可怕的死亡。」

「当然。不过只有一次。我不介意死一次。不是每隔一段时间。你知道的,需要一个好理由。或者是为了娱兴价值。」

我能够观赏这场演出好几个小时,不过泰佑却打断了它。我不知道他在我后方站了多久,不过他却走向赫卡拉并说,「密使,你还记得你的朋友大鼠吗?阿蕾希亚?」

赫卡拉说,「我当然记得大鼠!我很爱大鼠!她在哪里?」

这让我觉得好高兴,我想我可能会哭。

泰佑向她指出我的位置。我猜她会设法专注看我然后或许再次学会看见我。

但她看起来却十分困惑。于是泰佑便用手拉着赫卡拉那套着赫卡拉布偶的手,并且试图引导、带领赫卡拉来到我的位置。

她犹豫了,抗拒着。她听起来有点紧张不安,以一种我从未听过的方式说,「你知道,我不太记得大鼠的样子了。那有点怪,不是吗?」

泰佑不知道该说什么。但这对我来说已司空见惯。如果我离开太久,即便是能够看见我的人也会忘了我。如果我离开太久,甚至连我的母亲-尽管她绝对不会承认这一点-也开始忘记她有个女儿。我想我没预料会这么快发生在赫卡拉身上。不过这跟突然发生还是截然不同的,你知道吗?

所以,我很感谢一阵皮质翅膀的声音和一股硫磺恶臭打断了这场对话。拉铎司领主亲自降临寻找他的密使。

「来吧,女人,」他用那轰隆作响的阴沉声音说,「拉尼卡再次属于我们。漫长的战斗已消沉了人们的心情,必须向群众表演死亡马戏团以振奋人心。我们得聚集表演者,准备节目,还有一群渴望透过燃烧来忘记这恐怖一日的现成观众们。溅血与燃烧。」

「噢,太好了,」赫卡拉说,一边让恶魔将她捧在手心,宛如一个真人大小的赫卡拉布偶,正准备无声地说出她主人的话语。他们一同飞离,而赫卡拉则尖声叫着,「燃烧!溅血!燃烧!」

好吧,她没再想到我。

这很伤人,好吗?这很伤人。那就是你们想听的吗?

接着我抬头看见泰佑那大受打击的表情。为了他,我试着摆出一张若无其事的脸。我微笑着耸了耸肩,说道,「我失去她了。」但我却维持不住这道笑容。我垂下肩膀。低下头。「我之前从没失去过任何人。有这么多人我从没失去过。不过在能够看见我的人当中,她是我第一个失去的。」

更糟糕的是,莱伊女士选择在那一刻差点撞上我;我得挪到一旁让她通过。

泰佑看起来更沮丧了,如果可能的话。他看见卡娅大人朝我们走来并说,「别忘了,你还有我们两个。」

我点了点头。我想让他觉得好过,但我就是做不到。我说,「不过你们都是鹏洛客。你们终究会离开拉尼卡。」

我立刻就后悔这么说了。

让他们两人难过有什么用?能帮助什么人?肯定不是我。我宁愿让我的朋友们快乐,你知道吗?

我们开始行走,经过了狂欢者与丧亲者。火花之战已结束。剩下的就是收拾残局并找到方法重新开始。

最后,我们与一群鹏洛客和拉尼卡人会合,他们正在争论该如何处置永生圣阳。

「毁掉这个该死的东西,」坏脾气的牛头怪先生说。

莱伊女士反驳,「可是它是一件神奇的…」

「它是一个神奇的鹏洛客捕鼠器。我被它困了两次。我就讲明了,我完全不想再被它困住。」

瓦丝卡女王,她的右手紧握着贝连先生的左手,说道,「摧毁它不如你所想的那样容易。它是由极为强大的魔法制成,被俄 佐自身的火花所强化。」

贝连先生摸着他的胡渣下巴。「这个东西或许在某天追捕并囚困泰兹瑞的时候派得上用场。」

「或是多温班恩,」纳拉女士补充说道。

「或是欧尼希兹,」卡恩先生提出看法。

「或是,」长弓女士说,「莉莲娜维斯。」

贝连先生和纳拉女士都在听到黑发女士的名字后畏缩了一下。瓦丝卡女王担忧地看着贝连先生。巴拉德女士与泰菲力先生互看了一眼。显然他们所有人都跟这位死灵术士经历过一段一言难尽的过去。这让我不再烦心,纳闷着那会是怎样的一段过去...或者最后那会带来什么结果。

等到其余的守护者成员-瑞文女士与金鬃先生-跟着欧瑞梨大人的脚步抵达后,人们尚未做出任何决定,而欧瑞梨大人则捧着基定先生那焦黑的胸甲,宛如一件圣物。

纳拉女士说,「我们应该把它埋在塞洛斯。我想小基会喜欢那样。」

「他想要的,」金鬃先生说,「就是知道这并没有结束。」

「没有结束?」泰佑惊恐地问。

金鬃先生咯咯笑着并把一只令人安心的手掌放在泰佑的肩膀上。「我确信尼可波拉斯的威胁已消失。但我们无法假装波拉斯是多重宇宙面临的最后一个威胁。如果我们真的希望向我们的朋友基定致敬,我们就必须确认当下一个威胁崛起时,守护者将会挺身而出。」

纳拉女士审视着那座被摧毁的十会盟使馆并说道,「我们失去了我们的俱乐部了。」

「我们不需要俱乐部。我们只需要更新我们的誓约。」

「阿耶尼,今天稍早时我们都更新过了。」贝连先生叹了一口气,听起来有点精疲力竭-又或许是感到恼火。「难道你不认为一天一次已经够多了吗?」

金鬃先生面露怒容。泰佑肩上的爪子不自觉地握得更紧。这位狮族并没有真的使他流血,不过泰佑却皱起了脸。

卡娅大人注意到这点并小心翼翼地把爪子移开,使泰佑能够稍微松一口气。

我忍不住咯咯笑着。泰佑和我互换了微笑。

他的笑容真甜美...

卡娅大人说:「或许...或许可以立誓。」

纳拉女士满怀希望地看着她说,「真的吗?」

查雷克大人怀疑地看着她并附和道,「真的吗?」

「我不是个完美的人...」卡娅开始说。

「相信我,我们都不是,」贝连先生懊悔地打岔。

瓦丝卡女王调侃地哼了一声。

不过卡娅大人并没有搭理他们两人。「我一直都是个刺客与窃贼。我有自己的道德准则,但其首要宗旨总是『管好自己的事』。我能够以魂魅状态过日子,不让任何东西碰到我。我的力量在字面上确实如此,但不知何故那也成了我情感上的事实。不过我在拉尼拉身为刺客、窃贼、被迫担任公会长,甚至是更勉强的战士身份已对我产生影响。很荣幸能够和你们并肩作战。那是我在这个有点离奇的人生中做过最可怕以及最棒的事。守护者今日在此的作为…」她低头看了一眼欧瑞梨大人手里的铠甲。「…你们今天在此的牺牲...好吧...这听起来有点过时,不过这确实相当激励人心。如果你们肯接纳我,那么我愿意成为它的一份子。我要让你们所有人知道如果遇上什么麻烦,你们可以召唤我,我将与你们并肩。」

「我们愿意,」纳拉女士说。

「没错,女孩,」金鬃先生说,咧着他狮族的笑容。

瑞文女士、泰菲力先生,还有贝连先生都微笑着点头同意。

卡娅大人深吸一口气并举起右手。或许是为了象征她所能提供的协助,她把那只手转为魂魅状态,让它变得半透明,发散出一种柔和的紫色光芒。她说,「我已穿越多重宇宙,协助亡者,呃...继续它们的旅程,并且服侍生者。但我在过去几个月里-这几个小时内-于拉尼卡见证的事物却改变了我自认为知晓的一切。不再有了。为了生者与亡者,我将挚诚守护。」她转身对泰佑和我微笑。

我能够感觉到泰佑正在纳闷他是否也该立誓,是否其他人会认为他值得。我正准备告诉他说他们应该为他的加入感到荣幸。

不过我们两人的注意力都被尼米捷大人的到来打散,他以一种稍嫌夸张的方式降落并咧嘴笑着。「你失业了,贝连。炎灵是新的现世十会盟。而且本来就应当如此。」

贝连先生咯咯笑着,「但不知何故,放弃那份职责看来并没有令我感到遗憾。」

完全无视这条龙,瑞文女士把头靠在广场人行道上的其中一条裂缝上。她闭上眼睛并深吸一口气。从这些战损的鹅卵石之间,有颗种子萌芽并迅速地长成一株拥有巨大绿叶的植物。

她朝纳拉女士点了点头,而纳拉女士竟本能地知道那位妖精要她做什么。这位烈焰术士小心翼翼地从植物上摘下三个较大的叶片。

然后我们都看着这两个女子与欧瑞梨大人爱惜地,温柔地,将尤拉先生的铠甲包覆在叶片 里。

欧瑞梨把铠甲交给纳拉女士。两侧站着贝连先生与瑞文女士,她率领着一列肃穆的队伍朝欢庆(同时哀悼)的群众走去。愁苦的欧瑞梨看着他们离去并且没有跟随-同时大多数的鹏洛客则跟着队伍走。

查雷克大人碰了一下卡娅大人的肩膀并示意她稍作等候。沃纳先生也对瓦丝卡女王做了一样的动作,于是她便点了点头并朝贝连先生呼喊说她稍后再跟他碰面。

泰佑困惑地站在原地,而我则满怀好奇地在他身旁等待着。拉温妮与欧瑞梨大人、莱伊女士,以及那条龙也在等待。很快地,沃瑞先生、艾克瓦女爵、甘梭克塔,还有博鲁沃便与我们会合。(博鲁沃向我微笑,仅管我的父亲仍一如往常地没发现我的存在。)当守护者行列安全地离开至可听见的范围之外后,莱伊女士便转化为拉札夫大人,这使我纳闷在那一刻真正的莱伊女士到底身在何处。

炎灵先开口说话:「身为新任现世十会盟,我已咨询过每一个公会的代表。」

卡娅朝沃纳先生扬起一道眉毛,而他也点头示意。

巨龙持续说:「我们一致同意某些个体,也就是那些与波拉斯合作的人,必须接受惩罚。」

瓦丝卡女王勃然大怒,她的双眼闪烁着魔法的光芒:「我不会被你们这种人审判。」

「你已经被审判了,」拉温妮大人说,坚毅却不带任何威胁。「而且你今日的作为已减轻了那份裁决。」

查雷克大人说,「你不是唯一一个被波拉斯误导且利用的人。卡娅和我也共享那份罪孽。我们或许比你早发现自己犯的错,但我们不想跟一位盟友争辩。尤其是一个愿意向拉尼卡以及她自己的公会誓诚的盟友。」

瓦丝卡女王看似一样怀疑-一样警戒-不过她的双眼已停止发光。「继续说。」

欧瑞梨大人说,「今天有数百个,或许是数千个生灵在拉尼卡丧生。」

「外加数不尽的财物损伤,」沃纳先生补充说道。

无视于他,欧瑞梨大人继续说,「必须严惩这类骇人行径。有三个人尽一切力量协助并怂恿那条龙:泰兹瑞、多温班恩,以及莉莲娜维斯。」

泰佑说,「可是莉莲娜不是…」

沃瑞先生打断了他的话:「维斯太晚倒戈了。她等到已直接造成大量伤亡后才反叛。」

「你们到底打算提出什么要求?」卡娅大人不悦地说。

「这三人全都是鹏洛客,」拉札夫大人如此陈述。「我们逮不到他们。但你们可以。」

炎灵讲到了重点,「拉尔查雷克早已同意追捕泰兹瑞。瓦丝卡,作为对过往罪行的忏悔,我们把多温班恩交给你。至于卡娅,十公会想要雇用你来暗杀莉莲娜维斯。」

我猜或许火花之战并不像我想的那样『结束』了,你知道吗?


火花之战 故事档案库
鹏洛客档案:金鬃阿耶尼
鹏洛客档案:安戈斯
鹏洛客档案:雅琳珂德
鹏洛客档案:茜卓纳拉
鹏洛客档案:戴克费登
鹏洛客档案:基定尤拉
鹏洛客档案:杰斯贝连
鹏洛客档案:雅亚巴拉德
鹏洛客档案:姜旸谷
鹏洛客档案:卡恩
鹏洛客档案:卡娅
鹏洛客档案:莉莲娜维斯
鹏洛客档案:沐燕灵
鹏洛客档案:尼可波拉斯
鹏洛客档案:妮莎瑞文
鹏洛客档案:拉尔查雷克
鹏洛客档案:莎希莉莱伊
鹏洛客档案:撒姆特
鹏洛客档案:泰菲力
鹏洛客档案:薇薇安瑞德
鹏洛客档案:瓦丝卡

Latest Magic Story Articles

MAGIC STORY

2019年 6月 5日

火花之战:拉尼卡-绝望行动 by, Greg Weisman

前篇故事:火花之战:拉尼卡-危急特务 此篇故事包含由Greg Weisman所著之火花之战:拉尼卡小说的剧透。 父母们,请注意这篇故事可能含有不适合年轻读者的内容。 一 泰佑、卡娅大人、查雷克大人、瓦丝卡女王和我尽可能地带他们使用葛加理通道前进。但以前联通葛加理与拉铎司公会大厅的直达通道,自从贾雷,也就是葛加理前任公会长,在鋭兹玛第被一位拉铎司血祭司杀死之后就关闭...

Learn More

MAGIC STORY

2019年 5月 29日

火花之战:拉尼卡—危急特务 by, Greg Weisman

前篇故事:火花之战:拉尼卡—召集难题 父母们,请注意这篇故事可能含有不适合年轻读者的内容。 一 我想,找到方法来召集俄佐立参议院——以及他们那位与恶龙合作的公会长,多温班恩——还有设法联系底密尔会堂那位神秘的变形公会长,拉札夫——的任务,已经交付给其他自愿者了。 但查雷克大人和贝连先生指派卡娅大人去将另外四个任性的公会——葛加理群落、拉铎司宗派、古鲁部族以及瑟雷尼...

Learn More

文章

文章

Magic Story Archive

想阅读更多文章? 浏览我们文章存档,阅读您最爱的万智牌作家所写的数以千计的文章。

See All

我们在该网站上使用Cookie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和分析网络流量。点击YES即表示您同意我们设置Cookie。 (Learn more about cookies)

No, I want to find out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