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卡佩納:喧囂黑街鵬洛客指南

Posted in Feature on 2022年 6月 21日

By Miguel Lopez

Miguel is a writer and narrative designer whose work has most recently appeared in Lancer, by Massif Press. He is based out of the San Francisco Bay Area, CA.

歡迎來到新卡佩納,一個由鉻合金與鐵構成的閃耀城市,它象徵了從古老、陳舊的時空灰燼中進展與重生。這是個要求並且獎勵繁忙、勇氣和決心的城市;你在這裡爬得愈高,風景就愈棒-也可能跌得愈重。新卡佩納是屬於年輕人和飢渴的人的城市。獨自聳立於一座遼闊的時空上,那是個能讓你夢想成真的城市。

Family's Favor
家族之威|由Alexander Mokhov作畫

一座孤城:新卡佩納的歷史

以前的卡佩納

新卡佩納的人民表現得好像城市創建之前的歷史並不存在;他們都錯了。在幾百年前有一個時空,擁有許多城市、國王、文化與奇觀的時空。那個卡佩納,卡佩納,已不復存在,消失在一場與被遺忘的敵人之間的災難性戰爭中-而同一場戰爭也促成了高聳之城新卡佩納的創建。在未知之地或許有零星的文明區塊存在,但對新卡佩納的居民來說,他們的城市就是整個時空。

Next of Kin
近親傳承|由Andreas Zafiratos作畫

對抗末日

新卡佩納高地的安全是以現世與傳承的記憶為代價換取而來,並將歷史轉變為神話與傳說。入侵者吞噬了希望,讓父母攻擊子女,並且毒害了這個時空數千年。只有透過舊卡佩納的大天使及其宿主的干預才讓這個時空的凡人守軍有機會反抗。與這些神聖戰士結盟,舊卡佩納的守軍們設法守住一小塊土地,雖被包圍但仍奮力抵抗末日。

在這些守軍中能夠找到現代五大家族的根源:將成為扶濟社的神聖武士,將成為樂舞會的德魯伊,將成為勤工聯的武器匠與工匠,將成為秘聞幫的先知,以及為他們提供資金且將成為絕藝盟的貴族階級。

Weathered Sentinels
褪色哨衛|由Jakub Kasper作畫

由火焰守護的希望

入侵的敵人不停地派出兵力襲擊舊卡佩納的最終守軍,儘管天使與凡人們堅守陣地,但大天使們卻很清楚他們贏不了了。敵人的數目永不耗竭;除了他們自己的騎士,敵人還把凡人死者納入他們的陣營,讓殞落守軍的活化屍體與他們的同袍交戰。為了拯救舊卡佩納的人民免受此種命運-並阻止這時空的徹底潰敗-大天使們轉而向古老且熟悉的對手求援:舊卡佩納的大惡魔。

Angel of Suffering
施難天使|由作畫Martina Fačková

上方的要塞

當舊卡佩納的同盟聯軍堅守陣線時,大天使與大惡魔們共同建立了一座耀眼的高塔,一座穿透雲霄的強大要塞。用最快的速度,舊卡佩納的人們趕往安全的要塞高塔,並用自己的勞力將它蓋得更高,讓它充滿街道與公園,還有類似故鄉的大馬路與建築,金光閃閃地傲視著蜂擁於外界時空的敵人。這個地方會守住這個時空:這座要塞變成一座城市,一座被人們稱為新卡佩納的城市。

Raffine's Tower
拉斐茵的高塔|由Elektrodeko作畫

時空已死,時空萬歲

由大天使、凡人,以及大惡魔組成的聯軍是最後進城的,就在他們保持長廊暢通以讓難民進入底層電梯之後。敵人永不止息。傳說中的最後一場戰役發生在最後一班電梯上,隨著它接近城市底部,聯軍一直將敵人的騎士從持續上升的平台上扔出。敵人受到阻礙,最後一班電梯抵達,接著新卡佩納與下方的一切永遠隔絕。

Paragon of Modernity
近代典範|由Volkan Baga作畫

一個殘酷的問題

隨著這個時空的倖存人口安全地來到新卡佩納城內,大天使與大惡魔便讓人們慶祝。但是,大天使們卻無法感到喜悅,因為他們知道一份黑暗的真相。這座高塔,儘管它既強大又剛毅,還是不足以阻止敵人。雖然它易守難攻,倘若敵人找到進入的方法,而且他們永遠不會停止嘗試,這裡就會跟遙遠的下方一樣發生戰爭。因此,這座城市的建築師們為了一個殘酷的問題而苦思:當他們的人數差異如此懸殊時,他們該如何確保這座城市以及它所在的時空的安全?

Angelic Sleuth
天使偵員|由Marc Simonetti作畫

一個淒涼的答案

在大天使們苦惱的當下,卡佩納的大惡魔們則暗自計畫著。在戰爭期間,卡佩納的大天使及其天使宿主光是現身就能蹂躪敵人。大惡魔研究這份神聖的天然武器,並且發現如果他們能夠困住天使並將其菁華分配給整個新卡佩納-甚至散布到舊卡佩納-他們就能夠擊退敵人並確保這座城市和他們的人民能夠得救。不過,他們無法獨力達成叛行,因此大惡魔們便派遣低語者向凡人-野心勃勃的卡佩納人-講述,對未來的疑問植入一個淒涼的答案:困住天使,並開啟一段惡魔時代。

Broken Wings
翅翼斷裂|由Irina Nordsol作畫

惡魔城,第一部分

大惡魔的五位凡人支持者是次級領袖以及有影響力的低階貴族,有其自身的領導魅力並且早已聚集了一小群熱情的追隨者:拉斐茵,一位有爭議的算命史芬斯,一直相信她自己是一個預言工具。尚奪爾勳爵,一位身體欠佳的藝術家,來自一個幾近滅絕的貴族世家,他嫉妒那些年輕貴族同儕們收到的正面評價。齊朵拉,一個年輕的巨龍狂戰士兼強盜首領,她生來只為戰鬥並且只想獲得權力。傑米爾,一位浪子回頭的隱士德魯伊,他拒絕過著其教團的苦行生活,並沉迷於狂野的享樂派對中,永遠不讓音樂停歇。這四人被最終的大惡魔支持者所召集,他就是才華洋溢又不輕易妥協,極度狂熱的律師,馮柯斯帕拉。

Meeting of the Five
五霸會晤|由Dominik Mayer作畫

惡魔城,第二部分

渴望在所有權力都被佔據之前取得一部分新卡佩納的控制權,這些凡人便讓自己臣服於大惡魔,而他們針對大天使的計謀只能透過大惡魔的共同犧牲才能完成。這五人變成了混血惡魔,受到與他們結合的大惡魔賜禮與詛咒,放大了他們的邪惡並且強化了他們的力量。

與他們的大惡魔守護神合作,這五位混血惡魔及其追隨者利用一場突然讓入侵者兵團陷入沉睡-其原因不明,但他們欣然接受-的事件來執行計畫,並且取得了超出他們在最樂觀的情況下所預測的成功。取代了一場長期戰鬥,大惡魔和這五人在一場慶祝勝利的全城慶典中捕獲了大天使及其宿主。雖然人民被告知大天使們自願犧牲以讓敵人陷入沉睡,但這五位首領和他們的組織、他們的家族都封鎖了這份殘酷的真相:大惡魔已利用天使們來守護這座城市,把他們困在一種停滯狀態下,並讓他們的實體緩慢地轉變為新時代的燃料:金圓。

Depopulate
掃除人口|由Jokubas Uogintas作畫

犯罪事業

到了現代,這五大家族開始主導專營企業並在城裡的三個行政區內控有領地,同時以公開和暗中的方式運作。一個名義上的退化市政府負責讓燈光持續發亮,保持水質潔淨,以及維持街道的修繕工作。至於在其他時空認知裡的法律-一個王權或政府以及一群警察部隊,具有硬性規範並且會懲罰違規的人-並不存在於新卡佩納。這裡反而有一份協議,一份五個家族都同意的準則。最初由馮柯起草並且被五個家族首領認可,這份準則建立了鬆散的和平規範:只要你不越界,你想做什麼都可以。

Cut of the Profits
分割利潤|由Donato Giancola作畫

租借和平

少了市政府的規範,這些家族就得維持自身的秩序。偽裝、詭計,以及秘密行動都彼此心照不宣地進行著。他們全都這麼做,而且他們都了解試著隱藏他們對於法規的蔑視,並且認可法規存在的事實是有禮貌的行為。彈性、許可、施加恩惠,還有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都是在新卡佩納生活的關鍵:只要沒有家族試圖為自己強取豪奪,那麼其他家族也不會,於是新卡佩納便擁有和平。當然,這是一種血腥的和平-執法者與街頭上司爭吵打鬥,惡棍成為屍體,小量貨物不知所蹤-但對眾家族來說,這些都是可接受的損失。就像租金,支付以避免戰爭。

Kill Shot
致命箭矢|由Josh Hass作畫

犧牲

新卡佩納的廣大群眾並不知道大惡魔背叛大天使以及五大家族爭奪權力之事。入侵行動進行了好幾世代。他們感到精疲力竭、害怕,並且渴求安全之處。如果缺乏效率的國王與懦弱的管理者無法給予他們保障,那麼這些新組織-擁有其魅力領袖的五大家族-或許辦得到。家族首領們說天使犧牲自己,只為了把這座城市送給你們。他們放棄自己以創造金圓,將它散布於整座城市裡並瀰漫於空氣中,因此你們便得以安全繁榮,勤奮不懈,努力工作以把這座城市建得更高大宏偉,並在天使的犧牲完結後,抱持著有朝一日返回下層時空的希望。人們接受了這份主張。他們感謝天使的犧牲,讓金圓的寬慰護盾落在他們身上並刪除過去,然後投入工作。

High-Rise Sawjack
高空鏈鋸工|由Randy Vargas作畫

這時空的其餘部分發生了什麼事?

今日的新卡佩納是個熙熙攘攘的蜂巢,這座城內時空高聳入天數哩,矗立於一群結構圓柱與頂樑之上,被眾多纜線和一層瀰漫的金圓-天使菁華-所圍繞著。

對新卡佩納的人民來說,將他們的先祖驅趕入城的威脅已如此遙遠,幾乎被遺忘。那是舊的時空,在「城外」而且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偶爾會出現擁有古老名字的新訪客搭乘遠古電梯自下方升起,帶來艱苦生活與荒地夢魘的故事,但他們卻發現新卡佩納很少有人會對城外發生的事感興趣。最後,這些新移民發現自己也開始遺忘。這個城市的步調如此要求。新卡佩納是充滿機會的城市:一個讓你忘記自己曾經是誰的地方,當你尋找新財富或在這個新時空建構新生活時,這是個能讓你寫下嶄新未來的地方。

Gathering Throng
集群民眾|由Randy Vargas作畫

最後機會

當我們抵達新卡佩納時,我們發現五大家族之間的和平假象正開始崩解。金圓-一種黏稠、神聖、類似油的液體,因其強化魔法與治療的力量而供不應求-即將耗竭。

眾家族都察覺到末日即將到來,即便他們不知道它會以何種型態或方法降臨。他們早已開始盡力囤積金圓,而且流通的量也不多。曾經被認為是範圍以外的地方與人們都成了目標。曾經只發生於碼頭和柯達亞倉庫以及梅齊奧小巷的暴力事件已濺上了高地園的黃金街道。

五大家族都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但他們都同意一件事:城裡的權力平衡正在改變。他們曾賴以生存的規則已不再適用。曾經拯救過這座城市的金圓,現在可能會讓它毀滅。曾經被認為已從這個時空上消失的天使,正開始歸返。那些將權力賦予各家族的大惡魔們依然遙遠。這場派對即將停止,而且沒有任何家族想被留下來買單。

Glittering Stockpile
金光寶堆|由Brock Grossman作畫

新卡佩納:今日的城市

這個時空並不只有新卡佩納城,但若你詢問任何一位新卡佩納市民,你將不會知道這點。這個城市是一座巨型都市高塔,建於一個被遺忘的王國首都的瓦礫之上,像個在遼闊、空曠荒地裡的孤單哨兵,容納了幾近整個時空的人口。這個大都會被分成三個不同的行政區,從下到上:工業發達的柯達亞、熙熙攘攘的梅齊奧,以及光鮮亮麗的高地園。

Island
海島|由Matteo Bassini作畫

柯達亞

柯達亞是新卡佩納最底層的行政區,這個城市的工業中心充滿了工廠、倉庫,以及龐大的基礎建設。新卡佩納強大的結構圓柱矗立於此,只有在以柯達亞為家的勤工聯勢力面前才顯得渺小。雖然柯達亞可能缺少高地園的魅力或梅齊奧的激烈競爭,但它卻因目標、勇氣與決心而生氣勃勃。若沒有由勤工聯統一與組織的勞工們,新卡佩納就會停止運轉。

柯達亞是各種人類、魔鬼、凡爾西諾,以及羅克的家園,他們在該處的排屋與工廠內一同生活工作,或搭乘城市電梯到上層去建造梅齊奧與高地園的鉻合金高塔。

Mountains
山脈|由Zbigniew M. Bielak作畫

柯達亞所在地

柯達亞是新卡佩納繁忙、擁擠的工業基地。勤工聯是這裡的強勢家族,但他們的人數卻遠不及居住在柯達亞密集公寓裡的勞工人口。

柯達亞最惡名昭彰的區域是維茲區,該處的城市街道已被從兩旁的街區上移除,創造出一排類似要塞的公寓建築供高階勤工聯成員休憩。

Brokers Hideout
扶濟社藏所|由James Paick作畫

梅齊奧

梅齊奧是新卡佩納最有活力、最競爭、人口密集,並且佔地最廣的行政區。位於城市中層,梅齊奧是個不夜城。無論它的通勤者是來自下層的柯達亞或是來自上層的高地園,梅齊奧的街頭總是人來人往,總是嗡響著生命、承諾,與人群。總是在建造,總是在重塑自我,從不安靜,絕不無趣;在梅齊奧,身穿髒污工作服的勞工與身穿貂皮大衣的社交名流於地鐵上擦肩而過。絕藝盟打手與秘聞幫秘教徒走在同一條街上。夾在下層的工業之火與上層高地園的奢華遊樂場之間,梅齊奧才是新卡佩納「真正的」城市,在此能夠培育夢想以及創造財富-或賠錢。當你卡在中間的時候,往上爬或往下墜都只是一步之差。梅齊奧是樂舞會、秘聞幫,與絕藝盟的家園。

Plains
平原|由Olga Tereshenko作畫

梅齊奧所在地/h2>

梅齊奧是墮落與簡樸相互衝擊之處,交融成一幅兼容並蓄、混亂、又充滿生機的織錦畫,讓傳統在此與進展共舞並創造了這座城市。梅齊奧擁擠喧囂,永不入眠;總是有可以做的事,可以見的人,可以去的地方,加上有趣的食物、音樂、一場表演、一份景緻-難怪樂舞會和絕藝盟都爭相把城裡的這個行政區稱為家園。

儘管柯達亞自稱為這座城市的工業中心,但梅齊奧卻號稱為其文化中心。從連接柯達亞與梅齊奧的巴索馬橋大車站,到位於永遠燈火通明的市中心的維斯提廣場,然後一路通往上層的雲橋,梅齊奧是新卡佩納範圍最大的行政區。

Capenna Express
卡佩納特快|由Viko Menenzes作畫

高地園

位於一切上方的就是高地園,它是新卡佩納最上層的高空行政區,此處的建築閃耀著鉻合金、黃金、玻璃,以及鋼鐵的光澤,直入雲霄並在雲頂形成彎弧。高地園上方空無一物,除了星辰的天體軌跡,而將高地園稱為家園的人們都清楚這點。

身為城裡人數最不密集的行政區,高地園內有許多新卡佩納主管、老闆,以及工業巨頭的家與總部。歌劇院、管弦樂廳、僅限會員進入的俱樂部、場地、商店、公園、房產,以及花園也都能在高地園裡找到:任何獨家的東西,任何奢華的東西,任何被柯達亞與梅齊奧市民視為無意義-卻又暗自渴望-的東西,你都能在這個城市行政區裡找到。在高地園,每一條人行道都是伸展台,每一間商店都是舞台,而且每一條規則都能被打破,只要你知道該把錢匯給誰。

高地園是扶濟社的家園。

Island
海島|由WFlemming Illustration作畫

高地園所在地

高地園是新卡佩納的頂峰,權貴在此嬉戲享樂,而城市本身則屈服於他們的意志。它是個美麗的地方,有綿延起伏的綠色公園、樹林、公共花園,也是唯一一個人們抬頭只能看見天空的行政區。高地園的中心特徵就是讓這個行政區獲得該名稱的公園:費若拉公園,城市創建者們在此委託設計了模仿舊卡佩納天堂般的地貌,包括他們進口並安置於公園中央湖泊裡的巨海獸。

Sky Crier
報信艾文|由Raoul Vitale作畫

新卡佩納:五大家族

勤工聯

源自建造舊卡佩納王國的工匠,勤工聯是柯達亞的主要勢力,他們是新卡佩納的凡人建築工,也是城裡最大批金圓庫存的看守人。他們是一群吵鬧、行動優先、欲速則不達的犯罪家族,其成員無懼於盡全力打鬥以成就他們的目標。曾經是一個勞工工會,勤工聯依然秉持著許多曾經將他們組織起來的價值觀:忠誠、人多力量大、以及相互支援。

Riveteers Ascendancy
勤工聯霸權|由Svetlin Velinov作畫

在惡魔龍齊朵拉的穩定管理下,勤工聯的影響範圍涵蓋了整個城市,即使他們通常只跟下層城市有關聯。若沒有勤工聯的知識與專業,建築就無法往上-或往下-發展。少了他們,城市將會殞落。受到齊朵拉的整合龍族願景所激勵,勤工聯相信他們自己就是龍族遺產的繼承人;他們能夠瓦解城市並重新建造,而且他們不怕參與這種激進的拆解與重建工作,尤其當他們努力的目標是敵人的時候。

Ziatora, the Incinerator
焚炎魔齊朵拉|由Chris Rahn作畫

勤工聯都集中在柯達亞,他們在該處的工廠與鍛爐內工作,不過人們也能遇見他們在城市各處建立建築以及拆解那些無法準時支付保護費的建築。

Workshop Warchief
車間戰酋長|由Zoltan Boros作畫

勤工聯的中心位置

勤工聯的總部是崔柵窟,一座位於柯達亞港口特區的洞窟倉庫巢穴,齊朵拉便在此休息與管理勤工聯事務。在這個寬廣的空間裡,齊朵拉要她的勤工聯下屬建造了一座展現其榮光的紀念碑,並將它的鋼鐵橫樑和陽台塑造為龍形。挑高天花板與熔化金屬的通道描繪出了這個空間的內部界線,跨越了深色的玻璃地板。崔柵窟總是忙碌,經常迴盪著勤工聯走私客接收最近期贓物、巢穴主管訓練新生,以及一般豪飲喧鬧的聲音。

藏於崔柵窟下方並且只對齊朵拉及其最資深的勤工聯職員開放的是齊朵拉的巨龍寶庫,那是一座充滿黃金與金圓的巨型秘窖。這個地方對沒有龍族遺產或其他保護措施的人來說相當危險:空氣本身燃燒著自柯達亞工廠導入的毒氣,這是一種安全措施,為了保護齊朵拉貯藏於內的王國時代珍寶、黃金,以及金圓。

Riveteers Concept Art
Rebecca On作畫

秘聞幫

在舊卡佩納,秘聞幫是一群魔法師;而現在,他們進行預言、算命,以及與夢境和亡者領域的玄秘交流。如果城裡發生一場事件,秘聞幫將會預測到它,用他們的招牌光圈魔法捕捉它,然後將它歸檔於檔案庫中。他們是命運的建構者與破壞者;出個價,你就能擁有你想要的未來,或是埋葬某個人的未來。

Obscura Ascendancy
秘聞幫霸權|由Igor Krstic作畫

秘聞幫由拉斐茵率領,她是一位來自舊卡佩納並且容易預見未來凶兆的史芬斯惡魔。秘聞幫努力保持五大家族間的平衡;如果他們無法透過蠻力來征服這座城市,那麼他們至少能藉由欺瞞、勒索強大的對手、散布謠言、詐騙,以及替人洗白名聲來掌控新卡佩納資訊的流通。

Raffine, Scheming Seer
卜策魔拉斐茵|由Johannes Voss作畫

秘聞幫主要集中在梅齊奧,不過他們也會出現在高地園的稀有休息室與柯達亞的骯髒下水道內。身為預言、命運,與運氣的占卜師-以及指揮者,出現在城裡的每一個地方正是秘聞幫的職責,而且還得裝作他們只待在其溫暖舒適的店鋪與休息室裡。

他們的總部是尖雲頂,一座位於高地園且看似無法進入的摩天樓,拉斐茵和她的高階職員在此透過廣大的監控魔法網路來密切關注這座城市。

Scheming Fence
陰謀故買人|由Cristi Balanescu作畫

秘聞幫的中心位置

雖然秘聞幫大部分的行動都集中在梅齊奧,但秘聞幫運作核心的心靈宮殿卻是尖雲頂,一座位於高地園的高聳摩天樓。在它最頂層的觀測台,拉斐茵將她的辦公室架設於秘聞幫最敏銳、強大的占卜與監控儀器之間:空氣本身充滿了低語聲和魂魅影像,那都是經由拉斐茵的現場特務傳送給她的即時城市影像。

尖雲頂底層包含真知館,秘聞幫特務們在此利用整座城市的比例尺地圖,以及一間關於歷史與潛在未來的時間預言圖書館來進行計畫與謀略。

絕藝盟

曾經是舊卡佩納的貴族階級,新卡佩納的絕藝盟是具有準則的殺手大師:要精準、專業,與嚴謹。他們自認為是藝術家與評論家。畫作、雕刻品,或表演,絕藝盟是不停尋找下一件傑作的狂熱收藏家,同時也一邊默默地組織新卡佩納的過去,並將舊卡佩納的秘密藏於他們的博物館檔案庫和秘窖中。

Maestros Ascendancy
絕藝盟霸權|由Jodie Muir作畫

由惡魔吸血鬼尚奪爾勳爵所領導,絕藝盟是新卡佩納的頂級刺客,這群吸血鬼專業殺手不只將合約視為生意,也將其視為一份表演的機會。他們對自己的工作維持著一種扭曲又自私的觀點:他們是這座城市的救世主,無與倫比的慈善家,無情地追求他們自認為應得的名聲與文化寶藏。為了達成目標,他們將毫不猶豫也絕不後悔地進行殺戮。

Lord Xander, the Collector
收集魔尚奪爾勳爵|由Martina Fačková作畫

絕藝盟主要分佈於梅齊奧和高地園。鮮少在柯達亞看見他們,除非是為了慈善事業,絕藝盟打手與刺客偏好待在他們認為新卡佩納更精緻、更有文化素養的區域。身處一間專屬酒廊就跟參加一場高級晚宴同等自在,絕藝盟成員們有一種不可否認的吸引力-當然,是吸血鬼體質的賦禮,但還有品味的天賦。他們的總部是舊卡佩納博物館,位於高地園,尚奪爾勳爵將他的辦公室設置於此。

Maestro Initiate
絕藝盟新手|由Irina Nordsol作畫

絕藝盟的中心位置

就像秘聞幫,絕藝盟經常於梅齊奧出沒但卻把總部設在高地園。舊卡佩納博物館是絕藝盟的主要聚集地,尚奪爾勳爵在此擔任首席館長兼主人。在博物館內,人們可以漫步穿梭於溫暖、乾淨的新卡佩納歷史長廊,觀賞來自王國時代的藝術、雕刻品,與神器,屬於這座城市的早期歷史,甚至還有一些當代藝術品。藏在博物館裡的是多個通往聚影舍-刺客們聚集於此交換秘密與合約-以及尚奪爾的秘窖-存放這位年老吸血鬼的神器、武器、紀念品,與藝術等私人收藏品-的入口。

樂舞會

源自舊卡佩納德魯伊和吟遊詩人,樂舞會是新卡佩納各慶典、節日、與派對的驅動引擎,支配了大眾文化以及影響菁英階層的潮流趨勢。身為富裕的狂歡者,樂舞會在城裡的各個行政區經營舞廳、音樂會場地,以及最精美的餐廳。他們的大門總是敞開,而且他們總會以笑容迎接你,但在你結清帳單之前別想離開。

Cabaretti Ascendancy
樂舞會霸權|由Kari Christensen作畫

樂舞會由惡魔貓傑米爾所管理,他同時以慷慨和善妒而聞名。曾經是一位知名度普通的德魯伊,傑米爾掌管樂舞會的漫長人生已鞏固了他身為真正節目主持人的名聲。在新卡佩納,樂舞會利用恩惠、文化,與錢幣。他們的派對和影響者決定誰「入選」以及誰「出局」,決定哪間餐廳和場所會成功而哪間會失敗,決定要在表演台上播放誰的音樂而誰的唱片又會淪落到柯達亞的垃圾桶裡。如果你想在新卡佩納成為一個明星或大亨,你就得先想辦法向樂舞會繳納會費。

Jetmir, Nexus of Revels
歡宴魔傑米爾|由Ryan Pancoast作畫

樂舞會的身影遍佈於梅齊奧和高地園,他們在此作為風潮的引領者與破壞者、文化尋覓者,以及創造者。他們的總部是萬通匯,新卡佩納的主要慶典都在這個位於梅齊奧的廣大場地內舉辦,而且傑米爾創始人會確保金圓的流通永不止息。

Attended Socialite
偕伴名流|由Drew Baker作畫

樂舞會的中心位置

樂舞會是屬於梅齊奧的生物,在城裡最大的行政區各處經營夜總會、音樂廳,以及酒廊。他們最著名的場所是萬通匯,一座廣大的休閒娛樂綜合館,在此的派對看似永遠不會結束,金圓持續供應,而且任何娛樂或個人偏好都能以特定的價格購得,一如往常。

雖然萬通匯向大眾開放,但此巨型建築群的某些區域卻只對特定賓客開放:萬通匯的玫瑰室是最為專屬的酒廊,其大門只向樂舞會高階職員、最熱門的明星,以及被傑米爾個人視為古怪、有趣、或有魅力的人敞開。

Cabaretti Concept Art
Rebecca On作畫

扶濟社

扶濟社最初由舊卡佩納的聖武士招募而來;在新卡佩納,他們是嚴謹的恩惠交易員,實施一種自私卻依然有效用的契約保護形式。他們專注於保持一份對五大家族有利的和平,並且維持著「這是個有規範與秩序的城市」的假象。無論你是否想讓他們這麼做,他們都會保護你的安全。

Brokers Ascendancy
扶濟社霸權|由Dallas Williams作畫

扶濟社由惡魔艾文馮柯斯帕拉所領導,他是扶濟社織契能力的創始者。隨著新卡佩納逐漸茁壯並遠離其創始年代,馮柯-這位曾經喜愛社交的公設辯護人-已退居至他位於高地園的住所內,在此從辦公桌後方帶領扶濟社並鎮日鑽研深奧的法律理論。

有許多關於他執業方式的耳語:他設法解讀一份威脅整個新卡佩納的末日預言,但他卻引導扶濟社利用這個即將到來的末日,而非阻止它的發生。這些耳語很快地就被資深合夥人壓制,而且他們暗自擔心馮柯對於預言的著迷程度可能會讓他最糟的恐懼成真。

Falco Spara, Pactweaver
織契魔馮柯斯帕拉|由Keiran Yanner作畫

扶濟社一開始是僕從,最上層人士的特務,在最糟的環境下仍感到自在的惡棍-他們的套裝上加了鎧甲不是沒有原因的。

施行一種由他們的創始人所發明的獨特契約魔法,扶濟社向那些有急需的人提供不具有預付費用的勞務。無論是在柯達亞被一群戴著指虎的勤工聯成員搭訕,或是在高地園被嗜血的絕藝盟刺客逼到角落,扶濟社會在被召喚時出手干預,提供條款,並為了他們的新顧客而戰。價格總是一樣:用難以拒絕的好處-你的牙齒,你的事業,或你的性命-換取稍後兌現的恩惠。

扶濟社的總部是尼多廳舍,一間位於梅齊奧中央特區的奢華辦公室。

Brokers Veteran
扶濟社老手|由Lie Setiawan作畫

扶濟社的中心位置

雖然扶濟社職員傾向住在馮柯閣樓周圍的高地園內,但他們的主要辦公室卻在梅齊奧。尼多廳舍是位於行政區中心的一棟明亮、潔淨,且設備齊全的辦公室大樓,擁有許多向大眾全天開放的法律事務所與保鑣公司。

廳舍的禁區包括訓練區、軍械室,以及律師和新人的宿舍。馮柯斯帕拉的居所也在尼多廳舍內,不過他已很少使用它並且經常造訪公司,畢竟他的預言文本被保存在它的鐵甲寶庫裡。

Spara's Headquarters
斯帕拉的總部|由Kieran Yanner作畫

結語

如果你想從街頭觀看這座城市,請前往故事中心閱讀新卡佩納:喧囂黑街的故事吧

致謝名單

系列致謝名單位於產品頁面底部

Latest Feature Articles

FEATURE

2022年 6月 16日

收藏Double Masters 2022和產品概覽 by, Max McCall

在尋找充滿深受愛好者歡迎的牌張,內容精彩有力的輪抽賽制嗎?您是否等不及想把漂亮的全新無邊框蝕刻閃卡收進套牌裡呢?Double Masters 2022是專為提供您精彩亮眼的魔法風雲會卡牌而設計的系列。 產品概覽 Double Masters 2022包含332張卡牌:91張普通牌、80張非普通牌、120張稀有牌和40張秘稀牌,再加上隱密尖峰。您可以在您當地的遊戲店...

Learn More

FEATURE

2022年 6月 14日

你會在新卡佩納:喧囂黑街中找到的傳奇角色 by, Miguel Lopez, Ari Zirulnik, and Grace Fong

新卡佩納充滿了強大的人與勤勞的人、腐敗的人與勇敢的人,每一個人都擁有形塑這座城市的故事與命運。雖然新卡佩納:喧囂黑街小說無法講述他們所有人的故事,但在此你可以找到這些你即將遇見的傳奇角色們的背景簡介。 新的傳奇角色 鬧事人賈希絲 惡魔掌管新卡佩納,但來自柯達亞的傳言卻說那將不會持續太久。 在下方的拳擊場中有一位明星,一個受到新卡佩納最底層行政區的歡呼群眾所簇擁...

Learn More

文章

文章

Feature Archive

想閱讀更多文章?瀏覽我們的文章存檔,閱讀數千篇您最喜愛的作者針對魔法風雲會所寫的文章。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