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在哪裡

Posted in Making Magic on 2019年 3月 11日

By Mark Rosewater

Working in R&D since '95, Mark became Magic head designer in '03. His hobbies: spending time with family, writing about Magic in all mediums, and creating short bios.

十年前,我開始了一個信箱的專欄,其中包含了所有以6W–誰(Who)、什麼(What)、哪裡(Where)、為何(Why)、何時(When)和如何(How)開頭的問題:

上週我終於進到了「誰」的部分,而今天隨著回答完「哪裡」的問題,我總算完成了這個長篇系列。由於這是在十年的時間之內完成的,讓我們來看問題並完成這個系列吧。


問: 提勃在哪裡?

問:撒姆特在哪裡?

問:妮莎會在未來魔法風雲會系列的哪裡?(我不是指贊迪卡)

問:娜希麗在哪裡?

問:安梭苛在哪裡?

問:娜爾施在哪裡?

問:雅琳珂德在哪裡?

所有這些問題的答案都是一樣的:提勃、撒姆特、妮莎、娜希麗、安梭苛、娜爾施和雅琳珂德都會出現在火花之戰。事實上,如果你還沒看過,先看看這個吊人胃口的廣告吧。

廣告裡的每個出現在彩色玻璃裡的鵬洛客(全部36個!)都會出現在火花之戰裡。這究竟代表了什麼?你會知道的。我一直在社群媒體上說火花之戰是一個很不一樣的系列,這應該暗示了我並不是在開玩笑。


問: 謝納戈斯在哪裡?

謝納戈斯已經死了,死在尼茲之旅裡,且令人難過地由於他死在尼茲,代表他甚至不在塞洛斯的地底世界裡(和其他一些白色的騎士不同)。所以謝納戈斯不在任何地方,他已經離開了,所以他也是少數幾個不在火花之戰裡的鵬洛客。


問: 賈路在哪裡?

雖然大多已知還活著的鵬洛客都會出現在火花之戰裡,但並非全部,賈路就是其中一個缺席的。但賈路的支持者們別擔心,我們有為賈路制訂的計畫,你們很快就會知道了。


問: 在玩家最想重返的時空中,哪裡是明年會實際發生的?

有時候在我的部落格上,我會寫一些稱為「我想知道」的東西來問問題並搜集反饋。這是我在一月時所問的問題:

在今天搜集資訊的過程中,我想知道你們想在接下來標準系列中造訪的時空。我希望你們可以這樣回答:按照順序列舉你最喜歡的前五個,可以不滿五個,但是請限制不要超過這個數字。第一個將是你最想在未來看到我們造訪的時空。

如果你有興趣,也可以告訴我為什麼你想要回到那個時空。你可以列舉任何已知時空,包括那些我們從未造訪過的,但我需要是實際存在的時空而非「狂野大西部時空」之類的。

舉個例子來說:

  1. 依尼翠—這是我最喜歡的時空
  2. 翡歐拉—我喜歡詭局也想在標準系列裡看到翡歐拉。
  3. 韃契—回去吧,但那裡最好要有部族。
  4. 瑞斯—我不知道你們會怎麼做,但我會很喜歡。
  5. 阿拉若—請多一點艾斯波吧。

我想要搜集很多資訊,所以也請把這個轉給你其他魔法風雲會的朋友們一同作答。

由於資料將會被給予權重,請為你的答案編號,如果沒有編號我將會依照順序計算。請不要把一個時空列舉多過一次。

我把這個問題連結放到了我所有的社群媒體帳號上,也放在了一些像是Reddit這類的地方。(而那些無法在Tumblr上回覆的人,我讓他們寫信給我,所有的答案都有被計算進去。)我得到了很多回覆,而我現在想跟你們分享這份資料。在之前有三點要先提及的:

  1. 我的社群媒體觀眾重度傾向更有經驗的玩家。如果是透過市場調查對所有魔法風雲會玩家進行投票的話,結果很可能會跟這個有點不一樣。
  2. 我請所有人依照喜歡的順序列出最多五個時空,下列資料有經過加權(排第一的5分,第二的4分依此類推)。
  3. 這個問題是在一月效忠拉尼卡上市時問的。顯然最近才造訪一個時空會降低玩家要求再訪的意見。這個問題如果是在三年前問的,我認為答案會有所不同。

這些是加權過後前30名的回應:

  1. 洛溫/暗影荒原(969)
  2. 神河(819)
  3. 韃契(690)
  4. 塞洛斯(682)
  5. 秘羅地/新非瑞克西亞(560)
  6. 阿拉若(524)
  7. 依尼翠(496)
  8. 多明納里亞(450)
  9. 凱德海姆(337)
  10. 維林(246)
  11. 卡拉德許(244)
  12. 贊迪卡(207)
  13. 阿芒凱(186)
  14. 翡歐拉(182)
  15. 依夏蘭(159)
  16. 山德拉(133)
  17. 烏爾格羅薩(107)
  18. 原始的非瑞克西亞(103)
  19. 拉尼卡(90)
  20. 瑪凱迪亞(70)
  21. 瑞斯(38)
  22. 瑞格瑟(36)
  23. 培魯利(34)
  24. 凱勒姆(28)
  25. 伊奎羅(24)
  26. 瓦拉(22)
  27. 拉比亞(20)
  28. 貝雷儂(Belenon)(19)
  29. 莫干達(17)
  30. 芭洛維亞(11)

現在回到你的問題。在玩家想要我們回歸的時空裡,我們會回到哪個?在現在的七年計畫當中,我們計畫了很多次的回歸(再說一次,我們想要新時空和回歸間有一個大概50/50的平衡),而那些全部都是來自上面的那個列表。具體來說是哪些?很不幸地,那並不是我可以說的東西。但我可以告訴你在過去幾年我們一直花了很多時間討論究竟哪些時空是有經驗的玩家們會很興奮看到再訪的。(像這就是一個帶我們回到多明納里亞的原因。)


問: 基於現在的原理,你認為顏色的發展是朝向哪裡?

多年來我們花了很多時間在挖掘顏色間的細微差異(你可以在這裡了解更多),但每個顏色在原理上所代表的本質一直是遊戲中最一致的元素之一。

所以,原理發展的方向是哪裡?一直以來的那裡。會改變的是我們一直持續重新評估如何透過機制來執行這些原理。舉例來說就像在去年,我們把綠色做成了敏捷的次要顏色,也把黑色做成了閃現的次要顏色。我們一直在尋找可以推往新方向的機會,尤其是在特定賽制裡的特定顏色(指揮官裡的紅色和白色就是很好的例子)。顏色派有潮起潮落,但原理的基礎依然穩固。


問: 夫畢佐在哪裡?

他依然在迷失當中。他曾出現在烽會拉尼卡裡插畫的一部分. . .

. . . 效忠拉尼卡 . . .

. . . 所以,我會在火花之戰裡留意他。對了,如果你找到他的話請告訴巨型造妖。


問: 火花之戰之後的下一個系列會發生在哪裡?

火花之戰後將是核心系列2020,接著在十月我們將造訪一個全新的時空。因為距離現在還有些太遠,我現在還不能告訴你們任何東西,但我可以說那是一個我過去十年一直希望我們可以做的系列,也很興奮看到它終於實現了。


問: 我們可以在哪裡得到更多像Lord Windgrace這樣傳奇中心的指揮官鵬洛客?

指揮官鵬洛客、傳奇中心或其他,都完全屬於指揮官套牌的範疇,且就算如此也不是我們會每年做的東西。我們一直試著在補充產品和相關的標準賽系列(像是多明納里亞核心系列 2019)裡引入更多傳奇中心的牌。舉例來說,近代新篇就充滿了許多不管是創意或是機制上引用魔法風雲會過去的牌。


問: 你最棒的那些啟發都是從哪裡來的?

秘訣在於從不同的地方探尋不同的系列。舉例來說,當我們要做一個頂底啟發系列的時候,會在原始素材中做很多研究來找到那些很酷但我們尚未注意到的地方。我也喜歡從流行文化中了解其他人是如何處理我們正在討論的東西的。

而對其他系列來說,我們喜歡從一個之前從未開始過一個系列的時空開始。韃契可汗的起頭來自我們想要在風味上捕捉一個輪抽環境的獨特方式;拉尼卡則是因為想要試著做一個盡可能跟大戰役環境不同的多色系列;卡拉德許是我們想要捕捉成為發明家的感覺。

在任何我所設計的系列中最重要的一個部分,是找到一個很獨特的方式來發想這個系列。這也讓我和團隊的想法彼此競賽,這普遍的策略往往為我們帶來最棒的啟發。


問: 瓦拉司是在哪裡得到裂片妖的?

我們不知道。這是我們所知道的少數事實:瓦拉司造訪了一個尚未被定義的時空並發現了裂片妖。身為同類的變形獸,他為這些多相且集體心智的生物感到著迷,便把裂片妖后帶回了瑞斯。

他接著從她身邊帶走了一群幼蟲(並留在了瑞斯大熔爐)以利研究。金屬裂片妖是被設計來做為工具待在裂片妖群體中作為間諜,這也是為什麼它可以獲得異能卻無法提供異能的原因。

裂片妖接著在瑞斯覆蓋於多明納里亞上時到了那裡。在山德拉時空上還有另外一脈(那些看起來像人類的)裂片妖,但我們並不知道什麼時候這兩脈裂片妖會連結在一起。

我們是否會有一天造訪裂片妖的家鄉時空?希望吧。


問: 你希望魔法風雲會未來十年在哪裡?

每當我回顧過去十年,都會很開心看到設計的技巧被進步及延伸了多少。在那些比我年輕十歲的東西裡,總會有我知道會讓我驚訝的存在。所以當我預估未來十年時,也有著同樣的打算;我希望魔法風雲會能繼續以我可能無法預期的方式成長及進化。


問: 你在哪裡可以做出最好的設計?是辦公室、車裡,還是躺在床上快睡著的時候等等?或著每次都不一樣呢?

我大多的牌張設計都是在工作時完成的,不管是坐在桌子前面或是在會議室裡和設計團隊一起創造牌, 大多數「大方向」的工作–塑造如何讓系列合在一起、創造機制或更大的主題–都是當我在忙於其他東西的時候,通常並不是在辦公室裡。我們會在會議中討論想法,而我會讓它在我的腦中過濾。一些最棒的點子是當我在忙於其他東西時跑出來的。像打包的機制(來自原始的秘羅地),就是我在夢中創造的。


問: 辛格氏男爵城堡裡的時空渡橋通往哪裡?

現在的答案是沒有任何地方。當大融合發生之際(在時間漩渦環境),它關閉了所有存在的時空渡橋。在大融合之後,我們唯一看到在運作的時空渡橋是卡拉德許上列施蜜發明的那一個,而那只能用來傳輸無機體。

那大融合之前它通往哪裡?沒人可以確定,但我聽過謠言說那是某類的學院。我想是多明納里亞上某個地方的社區學院,不過只是謠言罷了。


問: 非瑞克西亞人一開始是從哪裡來的?

就像裂片妖一樣,那尚不是個已知的世界。我們唯一知道的,是他們出現在很多不同的世界上,原始的非瑞克西亞、多明納里亞、秘羅地和艾紫培的家世界。在大融合之前他們使用時空渡橋,但現在那些渡橋已經被關閉,他們移往新時空的能力也被很大部分終止。他們仍得以透過並未意識到這一切且受到侵染的卡恩到達秘羅地。如同裂片妖一般,有可能有一天我們會造訪他們的家時空,也或著只是另一個他們存在的世界。


問: 如果可以旅行到任何一個時空,你會去哪裡?

我最想要造訪的時空將會是卡拉德許。我想那個時空是美麗的,且也為那裡的科技所著迷,另外那裡也沒有遍地都是可能會讓我陷於危險的災害。排在之後可能是拉尼卡。


問: 飛羽在哪裡?已經過了8個拉尼卡的系列及多年的補充產品,為什麼我們還沒有一張牌?

拉尼卡的其中一個問題是有太多傳奇生物牌的需求。或著說,拉尼卡是有著第二多(僅次於多明納里亞)已知有名字的角色卻沒有一張牌的。在重返拉尼卡和補充產品的系列之間,我們正在慢慢追上這空缺。我相信總有一天我們會為飛羽印一張牌,但你得要有耐心,還有很沒有牌的拉尼卡角色。


問: 咕嚕力莫在哪裡?

有人告訴我在輸掉與多密爭奪古魯掌控權的戰爭後,他正離開那裡漫步在瓦礫區中。我很確定我們會再看到他的。


問: 在因為威世智的工作而旅行過的地方裡,你最喜歡的是哪裡?

哇,這挺難選的,這些年來我去了很多地方。好吧,我將每個洲選一個。

非洲–南非開普敦;魔法風雲會2001年邀請賽

這個答案並沒有碰上太多的掙扎,因為那是我唯一到過非洲的一次,但我在那裡度過了一段很棒的時光。我得以親眼目睹所見過最大的野生企鵝聚集、餵食獵豹,也買了很多現在依然在我家裡很酷的藝術品。

南極洲–無

這是在威世智工作間我還沒有機會踏上的大陸。那裡有組織比賽(古早以前一群科學家有召集鬥技場的聯盟),但尚未有牌店。但如果有一天有了南極大獎賽,我會參加的。

亞洲–日本東京;1999年及2005年世界冠軍賽;許許多多的專業賽及大獎賽

我相信東京是我因為魔法風雲會比賽而造訪最多次的外國城市,每次造訪都覺得很開心。在日本,集換式紙牌遊戲非常熱門,而他們也有著我所見過最有禮貌的牌手基礎。我已經有多年沒有機會造訪日本了,但在去年我得以送幾個我的人形立牌去代替我出席。

Standee

如果按第一個鍵,我會說英文;如果按第二個鍵,我會說日文(翻譯給了我很多的指導)。我答應我太太總有一天會帶他去日本,所以再訪只是時間的問題。

澳洲–雪梨;2000年魔法風雲會邀請賽及2002年世界冠軍賽

魔法風雲會邀請賽之前,我太太Lora和我及當時六個月大的女兒Rachel在那裡度了個假且非常喜歡那個地方。我也在那裡得到那頂戴了很久的帽子(在航空公司弄丟我們行李之前)和另一批我們家中的藝術品。

歐洲–義大利威尼斯;2003年威尼斯專業賽

這個是最難選的,因為在威世智的時間中我去了很多歐洲的城市,很多都給了我一段很美好的時光。我選擇威尼斯是因為在那趟旅程中發生了很多魔法(雙關無誤)而我很樂在其中,也得以每一餐都吃披薩。

北美–美國紐約;多次專業賽各式不同活動

這個也同樣不容易,因為我很幸運能旅行到很多美國的城市,但在大蘋果裡有太多不同的魔法風雲會歷史賽事(包括第一場專業賽),所以我不能不選它。

南美–巴西里約熱內盧;1998年魔法風雲會邀請賽

里約邀請賽是一場很棒的的賽事,但它得以勝出的原因是我在這裡向太太求婚,所以這裡是情感上的選擇。另外,里約實在是令人屏息地美麗(雖然很熱)。

在我魔法風雲會日子中一項記憶最深刻的就是所有的旅行。有太多美好的城市要體驗和很棒的支持者們要碰面了。


問: 你覺得孩之寶認為未來五年的紙牌魔法風雲會會在哪裡?

桌上版魔法風雲會(那是我們用於「紙牌」魔法風雲會的名詞)是遊戲的核心。在人們總是緊盯著螢幕的當下,魔法風雲會讓你可以和其他人面對面的特性是它關鍵的本質。是的,我們有很多為數位版魔法風雲會所制定的計畫,但那並不代表我們有任何放棄或甚至減少桌上版魔法風雲會的打算。事實是,我們相信延伸更多到數位能對桌上版的生意有所幫助,因為能讓更多更多人接觸到魔法風雲會的喜悅。

我們期待五年後會在哪裡?我們認為魔法風雲會會更加茁壯且接觸到更大基礎的玩家,他們很大一部分會玩桌上版魔法風雲會。雖然現在還不能透露太多,但我們有許多進行中的計畫是特別為桌上版魔法風雲會所制定的,其中包含了很多很酷及新的東西。距今五年後,我預期桌上版魔法風雲會會成為史上最大且最健康的狀態

人們在哪裡知道你的名字

這是我今天所有的內容,謝謝所有花時間寫問題進來的人。我很高興終於可以讓這個長篇系列進入尾聲。一如往常,我很想知道你們對於這個專欄或任何我今天給出答案的反饋。你可以寫email給我,或透過我的任何一個社群媒體帳號(推特TumblrGoogle+Instagram)與我聯繫。

下週回來跟我一起更深入來看主題的共鳴。

在那之前,希望你享受探索—多重宇宙和這個世界。

Latest Making Magic Articles

MAKING MAGIC

2021年 10月 18日

機制化顏色派 2021 裡所做的改變 by, Mark Rosewater

*/ 下面是我在機制化顏色派 2017文章和今天 2021 版本中所做改變的完整清單。在每個改變的後面,我會在藍色框內解釋改變了什麼以及為什麼修改。 在開始全部的內容前,我想先解釋我做的五類改變: 改變文字:這代表文字在舊版本和新版本之間有一定程度的改變。我會分別向你們展示舊的和新的內容。舊的會被劃掉以表示被刪除或改變,而新的內容會以綠色顯示來強調。 改變標籤:這...

Learn More

MAKING MAGIC

2021年 10月 18日

機制化顏色派2021 by, Mark Rosewater

在 2017 年時,我寫了一篇名為機制化顏色派2017 的文章,鉅細彌遺地列出了每個顏色裡的每個效應。我承諾會隨著時間更新那篇文章,而今天我就要來完成我的承諾。你可以在搭配的文章機制化顏色派 2021 裡所做的改變中看到所做的改變及解釋。 在開始前的幾個注意事項: 機制化顏色派代表了 2021 年 10 月 18 日當下顏色派的狀況。顏色派將會持續進化且隨著時間做改變...

Learn More

文章

文章

Making Magic Archive

想閱讀更多文章?瀏覽我們的文章存檔,閱讀數千篇您最喜愛的作者針對魔法風雲會所寫的文章。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