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明納里亞:眾志成城設計咨文,第一部

Posted in Making Magic on 2022年 9月 1日

By Mark Rosewater

Working in R&D since '95, Mark became Magic head designer in '03. His hobbies: spending time with family, writing about Magic in all mediums, and creating short bios.

從今天開始的兩週,我將跟大家講述一些多明納里亞:眾志成城裡個別牌張的設計故事。今天的專欄裡我只打算講兩個故事,但這兩個故事分別包括了過去從未發生過有著兩條完整故事線的角色。我將帶你們一步步來看這些故事,並介紹多明納里亞:眾志成城裡的角色牌。

Ertai Resurrected

Ertai ResurrectedShowcase Ertai ResurrectedTextured-foil showcase Ertai Resurrected

當Michael Ryan和我一開始設計出晴空號傳說時,我們計畫的是一個三年的故事內容(原本打算的是我們會有更多關於角色的故事可以講,這將會是第一個),一開始想法的簡短版本是這樣的。

第一年

西賽船長被瓦拉司綁架並帶到了瑞斯時空。晴空號船員尋求傑拉爾德的幫助(然後接著是米麗、爾泰、寇維克斯和史塔克)以拯救西賽。船員們來到了瓦拉司的城塞救出了西賽,還一併救出了塔卡菈(史塔克的女兒)、卡恩和(被捕捉的)坦格爾斯。爾泰旅行來到了一個通道,要打開它以確保晴空號可以離開瑞斯。但事情並未照著計畫進行,唯一可以在通道關閉前穿過的方式是使用一個稱為塑風儀的儀器(那能讓晴空號以非常快的速度旅行),但如此一來就會把爾泰困在瑞斯上。(晴空號需要使用通道的原因正是因為它時空轉移的引擎受到了另一艘船—掠奪者號的傷害,在剛抵達瑞斯時便失去了時空跳躍的能力)。

基本上這正是實際發生在卡牌系列裡的內容(暴風雨環境),除了在我們的版本裡,寇維克斯並沒有變壞殺掉米麗並離去,米麗依然活著—但受了傷—這將是第二年故事中很重要的一部分。Michael和我在天羅城塞後就沒有再參與故事的內容,所以從出瑞斯記開始便岔開了。

第二年

晴空號在通道的另一端撞上了一個名為瑪凱迪亞的商業城市。瑪凱迪亞的領導者十分著迷於晴空號,並在最後強迫傑拉爾德把晴空號賣給他以交換能拯救米麗性命的藥。同時史塔克被殺,這個系列裡也編織進了巨大的謀殺謎團讓觀眾尋找(那是在船上偽裝成坦格爾斯的瓦拉司)。這時,哈娜正深入探究關於她們在天羅城塞裡所聽到關於非瑞克西亞人入侵的消息,並得以拼湊出非瑞克西亞人很快就要入侵多明納里亞的結論—他們得趕快回去通知才行。在瑪凱迪亞一些夥伴的幫助下,傑拉爾德得以使用這個城市規章中一個鮮為人知的附帶條款,向瑪凱迪亞的領導者及其夥伴發起一場精心策劃的挑戰。他們成功贏回了飛船,並知道了一個可以帶他們回多明納里亞的通道。第二年的故事以晴空號飛越通道回到多明納里亞提醒大家即將到來的入侵作結。隨著他們的抵達,他們才知道通道不只可以穿越空間還可以穿越時間。在他們眼前的已經是50年後的時空,非瑞克西亞人早已攻擊並佔領了多明納里亞。

這個版本的故事跟最後發行版本唯一的重疊只有瑪凱迪亞世界而已,完全改變了Michael和我所想像的內容。瓦拉司殺掉了史塔克,但偽裝成他的女兒塔卡菈而不是坦格爾斯。

第三年

晴空號船員們得要在非瑞克西亞化的多明納里亞存活下來,希望能找到一些能逆轉所發生事情的東西。他們找到了一名年長的魔法師,帶領了整個世界的反抗—最後發現這個魔法師正是爾泰。爾泰十分興奮見到晴空號的船員們,因為救贖多明納里亞的關鍵正是一個迷失於時間中的神器—大家只知道他叫沙漏垂飾,最後一個已知的持有者是傑拉爾德。傑拉爾德把它留給了一個朋友,所以船員們得要繼續追下去。

在這同時,瓦拉司依然以坦格爾斯的樣貌待在船上,正尋找一個重新加入非瑞克西亞人並提醒他們晴空號已經回來的機會。在尋找垂飾的過程中,晴空號船員們經歷了很多的冒險、對付非瑞克西亞人,甚至與龍型態的瓦拉司戰鬥,但他們最後得以將非瑞克西亞人從多明納里亞流放並擊敗了瓦拉司。

玩家幾乎沒有看到任何關於這個版本故事第三年的內容。沙漏垂飾在故事的前期就被提出,但這條線就從此再也沒有被撿起過。有一個關於年長爾泰的內容最後得以付印,但從來沒有被公然表示那就是爾泰。在瑞斯風暴這本書裡,故事的尾聲(這本書收集了暴風雨環境的短篇故事)是關於一個年輕男孩及一位大家只知道他叫「大師」的老魔法師。這部分是由Michael Ryan所撰寫,用意是為了預先提出之後爾泰的故事。

接著我們就來到了多明納里亞:眾志成城的設計上。Ethan Fleischer著迷於所有舊有的知識,推論出「大師」就是爾泰。所以當爾泰在故事死去時,Ethan十分詫異。如果爾泰注定要成為瑞斯風暴裡的老人,他又怎麼會死?Ethan決定要修正這個錯誤,並與創意團隊討論了在多明納里亞:眾志成城裡讓爾泰復活。創意團隊接受了這個想法,現在Ethan只差設計一張爾泰的牌。

為了幫助大家複習過去的記憶,到目前為止我們有兩張傳奇的爾泰牌:

Ertai, Wizard Adept是Michael和我所創造出那個角色的版本。他是一名強大的巫師,但十分年輕且傲慢。我一直在等待一個可以設計有起動式反擊咒語異能生物的機會,而爾泰感覺是讓我終於得償所願最適合的地方。作為傳奇能讓你只會有一張在戰場上(除了一些複製的小把戲外),我們也把他做成1/1讓他可以很輕易地被殺掉。

在Michael和我離開了故事後,爾泰走上了一條我們並未為他規劃的道路。他被捕且被腐化,最終成為了寇維克斯的僕人。Ertai, the Corrupted是爾泰的第二張牌,也顯示了他的殞落。這張牌不再是純藍,而是用藍黑來表現他的腐化;雖然仍然可以反擊咒語,現在需要犧牲一個生物或結界才能起動。

這是第一個版本的爾泰:

復生大魔將爾泰(第 #1個版本)
{三}{藍}{黑}
傳奇生物~非瑞人/魔法師
3/4
{一}{藍}{黑},{橫置}:反擊目標咒語。你失去等同其總魔法力費用的生命。
{三},犧牲一個非地永久物:你獲得4點生命。

我們並沒有偏移上一個版本太遠。爾泰依然是藍黑、依然有反擊咒語的起動式異能,也依然要犧牲永久物作為資源。如我們經常做的,我們會透過讓第二個異能獲得你所需要用來支付第一個異能的資源來把兩個異能做連結。

復生大魔將爾泰(第 #2個版本)
{三}{藍}{藍}
傳奇生物~非瑞人/魔法師
3/4
{一}{藍}{藍},{橫置},棄一張牌:反擊目標咒語。
{三},犧牲一個非地永久物:抽一張牌。

爾泰接著被移到了純藍。獲得生命的異能不再合理,所以把我們把所需要的資源從生命轉成牌張。現在你需要棄一張牌來反擊一個咒語,但可以犧牲一個非地永久物來補回那張牌。

復生大魔將爾泰(第 #3個版本)
{一}{藍}{藍}
傳奇生物~非瑞人/魔法師
2/1
增幅 {二}(你施放此咒語時可以額外支付{二}。)
閃現
當~牌名~進戰場時,將目標咒語移回其擁有者手上。如果~牌名~已增幅,改為反擊該咒語。

下一個版本離舊有的爾泰設計更遠(對局設計對重複的反擊咒語並未如此熱衷),並在這個位置開始導入這個系列的機制—增幅。不再是起動來反擊咒語,爾泰現在有一個「進戰場」(ETB)效應。增幅讓你可以選擇是要暫時停止這個咒語或是永久擺脫它。

復生大魔將爾泰(第 #4個版本)
{二}{藍}{藍}
傳奇生物~非瑞人/魔法師
2/2
閃現
當~牌名~進戰場時,反擊由對手操控的目標咒語。
聲威~ {藍}{藍},棄掉另一張名為~牌名~的牌:反擊目標咒語。

下一個表現方式讓我們利用了這系列中的另一個機制(在當時這個機制還存在)—聲威。這個版本的爾泰直接把反擊咒語做成ETB效應,並讓你把你的另一張爾泰轉換成反擊咒語—就如同字面上的意思。

復生大魔將爾泰(第 #5個版本)
{二}{白}{藍}
傳奇生物~非瑞人/魔法師
2/2
閃現
當~牌名~進戰場時,反擊由對手操控的目標咒語。你獲得等同於你操控生物數量的生命。
聲威~ {白}{藍},棄掉另一張名為~牌名~的牌:反擊由對手操控的目標咒語。你獲得等同於你操控生物數量的生命。

基於某些理由—我相信這是在系列設計中發生的—他們決定要嘗試把爾泰設計成一張白藍牌。保留了他的ETB反擊效應但再次與獲得生命連結,我想是為了捕捉這張牌白色的那部分。聲威異能依然讓你可以棄掉之後抽到重複的爾泰來產生與ETB效應相同的效應。

復生大魔將爾泰(第 #6個版本)
{一}{白}{藍}{藍}
傳奇生物~非瑞人/魔法師
2/2
閃現
當~牌名~進戰場時,反擊由對手操控的目標咒語。你獲得等同於你操控生物數量的生命。

接著聲威從檔案中被刪除,所以這張牌也失去了聲威異能。魔法力費用也被修改要求你支付更多藍色魔法力來支付。

復生大魔將爾泰(第 #7個版本)
{一}{藍}{藍}{黑}
傳奇生物~非瑞人/魔法師
3/2
閃現
當~牌名~進戰場時,反擊由對手操控的目標咒語。其操控者失去3點生命。

我感覺應該是在這時有某個創意團隊的人發聲了「你們在幹嘛?爾泰是藍黑才不是藍白」。這張牌被改為藍黑然後稍作修改,以改變讓額外的效應感覺像黑色而不是白色。

復生大魔將爾泰(第 #8個版本)
{藍}{藍}{黑}
傳奇生物~非瑞人/魔法師
2/3
閃現
本回合每有一個咒語被施放,~牌名~進戰場時上面便有一個+1/+1指示物。 當~牌名~進戰場時,除非其操控者支付等同於~牌名~力量的魔法力,否則反擊之。

我不是很確定這個版本的目的是什麼,這是唯一一個沒有讓爾泰以某種方式反擊咒語的版本。我想可能是為了要利用藍黑的原型,或是和系列裡其他一些牌結合,這個版本更多是為了跟系列搭配而非感覺像爾泰。

復生大魔將爾泰(第 #9個版本)
{藍}{藍}{黑}
傳奇生物~非瑞人/魔法師
2/3
閃現
當~牌名~進戰場時,反擊所有非生物咒語。每以此法反擊一個咒語,其操控者失去2點生命。

倒數第二個版本回到了反擊咒語,但提供了可以一次反擊多個咒語的想像空間。他們也決定最終版本應該讓每個顏色都有自己的模式。藍色不只是反擊咒語,也可以是起動式或觸發式異能;黑色的異能會除去生物或鵬洛客。兩個異能都會讓對手可以抽一張牌,讓你可以對付威脅但對手不會在牌張優勢上吃虧。對局設計感覺這樣不只有更好的表現,也讓爾泰能有更強力的效果。

最後,這是Ertai Resurrected的插畫敘述:

設定:多明納里亞
顏色:使用藍色及黑色魔法力的傳奇生物
地點:拉特南陶拉里亞大學院裡的一間房間裡,跟321一樣。
動作:爾泰,一名從暗黑非瑞克西亞科學復活的魔法師,負責了拉特南陶拉里亞大學院的運作。圍繞著他的都是奇怪的非瑞克西亞人和陶拉里亞技術的混合—滿是油污的黑色纜線、銅環、可怕的魔法設計等。或許我們還會看到他傲慢地引導吉塔廈的助手執行不同的實驗工作,或利用自己那一兩組的手臂傳導暗黑魔法。
焦點:爾泰
情境:工業風格暗黑魔法
註記:參考294裡新爾泰的設計,參考324 裡的吉塔廈助手

Sheoldred, the Apocalypse

Sheoldred, the ApocalypsePhyrexian Sheoldred, the Apocalypse

Showcase Sheoldred, the ApocalypseTextured-foil showcase Sheoldred, the Apocalypse

希歐蕊是黑色的非瑞人/魔判官,第一次出現是在新非瑞克西亞

秘羅地創痕環境講述了非瑞克西亞人入侵秘羅地的故事,最後非瑞克西亞人贏得了那場戰役。他們接著把秘羅地重置成新非瑞克西亞。在那之後,非瑞克西亞人開始自相殘殺,每個顏色都獲得了自己的魔判官。希歐蕊是黑色的魔判官,十分熱衷奴役其他生物。希歐蕊的故事原本計畫是在艾卓王權裡發生—至少曾有一段時間是這樣的。

你瞧,前一個系列是火花之戰,剛結束了關於尼可波拉斯的三年故事線。下一個我們想講述的故事是關於非瑞克西亞人,所以正在了解要如何開始把這個故事疊進之後的系列裡。我們最喜歡的想法是,魔判官第一次出現時我們什麼都不說,系列裡不會有其他任何東西聚焦在上面。那將只會是沃索們特別關注且開始擔心的東西。讓我來為不是沃索的讀者解釋一下,上次我們離開非瑞克西亞人時,他們被困在新非瑞克西亞上且沒有時空穿梭的能力。因此看到一個大家已知的非瑞克西亞人(像是我們知道之前在新非瑞克西亞上的人)出現在另一個時空上,將會是一個巨大的警訊顯示肯定有什麼地方出了錯。

我們選擇第一個登場的魔判官不是弗霖—他最後在凱德海姆裡擔任了這個角色—而是希歐蕊。計畫是這樣的:艾卓王權一開始的設定會是兩個系列(系列代碼「箭術」及「棒球」)而非只有一個。第一個系列將會介紹世界並向大家展示宮殿。我們會見到雙胞胎蘿婉及威爾(我們第一次見到他們是在Battlebond)並知道他們的父親—國王—已經失蹤。第二個系列將會包括蘿婉和威爾進到森林裡尋找他們的父親,並與綁架他們父親的人面對面。不,不是甌柯,他那時候還不是一個角色。最初的反派我們只會以細語女巫來提及她,你們只會在「箭術」裡聽到關於她的消息,但要到了「棒球」中她才會獲得屬於她的牌。那張牌上只會寫細語女巫,但她的形象將會是希歐蕊。我們知道這已經足以讓沃索們提高警覺並接受到信號。

但之後很多東西都變了。我們決定把艾卓做成只有一個系列,也收到很多玩家表示他們想從包羅萬象的故事線中稍作休息,創意團隊關於故事可以怎麼進行也有一些其他有趣的想法。不管怎麼樣,當一切塵埃落定,希歐蕊被從艾卓王權的故事裡被移除。弗霖將成為第一個警訊,而希歐蕊將會被移到故事後期—當我們要回到多明納里亞的時候。這為我們帶來了她在多明納里亞:眾志成城裡的設計:

細語傾聽者希歐蕊 (第 #1個版本)
{四}{黑}{黑}
傳奇生物~非瑞人/魔判官
6/6
威懾,死觸
在你戰鬥前的行動階段開始時,每個對手棄一張牌。
於每個你的回合中,你可以從每個對手的墳墓場使用一張牌。
你可以將魔法力視同任意類別的魔法力來支付。

新非瑞克西亞裡的魔判官本來是被設計為一個循環,每個都有兩個異能(也大多都是常青的關鍵字異能),一個能幫助你,另一個能傷害對手。這兩個異能彼此互為對稱。當我們開始設計新的魔判官時,有很多關於是否該延續相同設計架構的討論。這裡的第一個版本探索了如果這張牌沒有延續之前魔判官設計的設計空間—雖然他依然有搞亂對手這種妨礙的感覺。

細語傾聽者希歐蕊 (第 #2個版本)
{三}{黑}{黑}
傳奇生物~非瑞人/魔判官
4/6
威懾,死觸
每當任一對手抽牌時,他們從其牌庫頂放逐等量的牌。於這些牌持續放逐的時段內,你可以使用它們,且你可以將魔法力視同任意顏色的魔法力來支付施放這些咒語的費用。

這個版本依然讓你可以施放對手的咒語,但縮小了牌張劣勢的差異。對手會改為失去牌庫頂的牌而非手上的牌。同時,這個版本只會讓你施放被希歐蕊所放逐的牌。

細語傾聽者希歐蕊 (第 #3個版本)
{三}{黑}{黑}
傳奇生物~非瑞人/魔判官
4/4
威懾
每當~牌名~或另一個你操控的生物死去時,每個對手失去等同於該生物力量的生命。
每當一個對手操控的生物死去時,你會得等同於其力量的生命。

希歐蕊是第四個回到當下故事線的魔判官(弗霖出現在凱德海姆、 金吉塔廈出現在神河:霓朝紀,然後窪巴司出現在新卡佩納:喧囂黑街)。過去三個魔判官都延續了最初魔判官循環的設計樣板,所以設計團隊了解到他們應該要繼續下去。這是第一次嘗試。當我的生物死去時,你失去等同其力量的生命;當你的生物死去時,我獲得等同其力量的生命。死觸也被移除,不再回來。

細語傾聽者希歐蕊 (第 #4個版本)
{五}{黑}{黑}
傳奇生物~非瑞人/魔判官
7/7
威懾
每當任一對手施放生物咒語,他們失去等同於其魔法力值的生命。
在每個你的回合裡,你可以支付等同於其魔法力值的生命來施放生物咒語,而不需支付其魔法力費用。

下一個設計在對稱上沒有那麼嚴謹。兩個異能都包括了生物和失去生命/支付生命,但並沒有如此整齊地對稱。

細語傾聽者希歐蕊 (第 #5個版本)
{二}{黑}{黑}
傳奇生物~非瑞人/魔判官
4/4
威懾
每當你施放咒語時,該咒語的魔法力費用裡每有一個黑色魔法力符號,你便獲得1點生命。
每當任一對手施放咒語時,該咒語的魔法力費用裡每有一個有色魔法力符號,他便失去1點生命。

這個版本縮緊了對稱的要求,雖然一個效應特別要求黑色魔法力,而另一個在意全部顏色的魔法力符號。最後,設計完成了一些魔判官過去曾出現過的設計:讓其中一個效應屬於那個顏色,另一個效應對稱但在顏色使用上有些彎曲。當對手抽一張牌時會失去生命這點十分黑色,你藉由自己產生的一個正面效果來獲得生命則不然。不過更多算是彎曲而非打破,且它表現得不錯,所以這就是希歐蕊設計最後的樣貌。

最後,這是她的插畫敘述:

設定:多明納里亞
顏色:使用黑色魔法力的傳奇生物
地點:西瓦上的一個火山平原。空氣中滿是塵埃與硫磺。
動作:這是希歐蕊經典的海報姿勢,多明納里亞上令人害怕的非瑞克西亞人領袖。她人類的上半身(見293)現在固定上龍引擎上(見288)並有著多條腿,又或是多個龍引擎固定一起像是沒有頭的蜈蚣拉著她往前。在硫磺的煙霧中,非人類的殘影擠在她身後;她正是嚇人非瑞克西亞人大軍的頭。
焦點:希歐蕊
情境:怪物般的反派正處在勢力巔峰

可能發生了什麼

我希望你們喜歡我帶大家一起看看未能實現的故事。一如往常,我很想知道你們對於這篇專欄、任何談到的牌或多明納里亞:眾志成城系列本身的想法。你可以寫email給我,或透過我的任何一個社群媒體帳號(TwitterTumblrInstagramTikTok)與我聯絡。

J下週回來跟我一起看看更多多明納里亞:眾志成城個別牌張的設計故事。

在那之前,希望你能夢到那些從未發生的故事。

Latest Making Magic Articles

MAKING MAGIC

2022年 9月 21日

創造宇宙,第一部 by, Mark Rosewater

歡迎來到第一週的Unfinity卡牌預覽。能寫這句話感覺真是太好了。今天我會介紹設計團隊、詳細談論我們是如何設計兩個主要機制,並且秀一些卡牌預覽給你們看。所以綁好安全帶,我們終於可以談論Unfinity了。 如果你們想要預訂Unfinity,請洽詢你們當地的店家或是從像是Amazon之類的線上賣家預訂。 太空探索者 一旦Unfinity被排進行程之後,在選擇團隊之前...

Learn More

MAKING MAGIC

2022年 9月 21日

設計無疆新宇宙 by, Mark Rosewater

歡迎來到魔法風雲會無疆新宇宙 Warhammer 40,000 指揮官套牌的預覽。Ethan Fleischer 是全部四副魔法風雲會 x Warhammer 40,000 指揮官套牌的設計負責人,而他所撰寫關於設計這個產品的內容將會在下週一9月19日公開,所以我決定先退一步來聊聊設計無疆新宇宙產品裡更整體性的問題。我將會用魔法風雲會 x Warhammer 40,000...

Learn More

文章

文章

Making Magic Archive

想閱讀更多文章?瀏覽我們的文章存檔,閱讀數千篇您最喜愛的作者針對魔法風雲會所寫的文章。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