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風雲會設計A到Z,第二部

Posted in Making Magic on 2022年 7月 22日

By Mark Rosewater

Working in R&D since '95, Mark became Magic head designer in '03. His hobbies: spending time with family, writing about Magic in all mediums, and creating short bios.

我在上週開始了一個分為三部、26張不同卡牌(每個字母一個)的幕後設計故事。我在上週說到了I,所以今天的故事就會從J開始。

Jinxed Idol 和 Jinxed Ring

我這些年來說過許多關於橫跨多個系列的循環的故事,不管是花了一年製作的奧德賽環境的特殊勝利結界循環(Test of Endurance鬥智Mortal CombatChance EncounterEpic Struggle);花了許多年的阿托格循環(AuratogChronatogNecratogAtog,和Foratog);花了五年的傳奇地超級超級循環(Kor HavenTeferi's IsleVolrath's StrongholdKeldon Necropolis,和Yavimaya Hollow);還在進行的劍循環(誠理劍宏鋼劍桑梓劍天冥劍熾寒劍豐饉劍戰寧劍,以及身靈劍)。原本的秘羅地環境就有這種循環之一,即卡爾札武具(Sword of KaldraShield of Kaldra,和Helm of Kaldra),不過我曾在多年前負責的第一個環境暴風雨中嘗試做過一個。這就是一個中途停擺然後沒有完成的三部循環的故事。

倒楣雕像原本是叫做燙手山竽。它會對操控者造成傷害,但你可以犧牲一個生物將它送給別的玩家。背後的想法是它會變成一個迷你遊戲,讓玩家將它傳來傳去以避免被它痛死。我真的很喜歡它,所以我又想到另一個點子。如果我們製作一個橫跨環境的倒楣道具循環呢?

它們的連結是這樣的:全部都是神器(都是普通魔法力,因為當時的神器就是這樣)、帶有一個負面效果,以及犧牲一個生物送給對手的異能。循環背後的想法是:如果你設法將三個都送給對手的話,你就能贏得對局。Jinxed Ring會在對手的東西死去時懲罰對手,所以對手將它送回來時就會造成傷害。第三個道具叫做倒楣領針。我找不到原本的卡牌設計,但記憶中是這樣的:

倒楣領針
{二}
神器
回合結束時犧牲一個永久物。如果你操控倒楣雕像、倒楣戒指和倒楣領針,改為犧牲兩個永久物。
犧牲一個生物:目標對手獲得倒楣領針的操控權。

這套牌的概念就是你要生出比對手更多的生物(通常是使用衍生生物),然後施放三個倒楣道具。一旦對手沒有生物之後,他們每個回合就得吃四點傷害然後犧牲兩個永久物(通常是地),進而被鎖死並輸掉對局。

我設法讓前兩個倒楣道具出現在系列裡,但第三個則是在出瑞斯記的開發被移除並變成了Null Brooch。當時並沒有太多人支持完整的循環,因此一個已經完成三分之二的循環就被砍了。

Keen Sense

在構築時間漩渦環境時,我想到將這三個系列以過去、現在,和未來連接起來的酷想法。這環境和時間有關,而這就是將時間這個概念一分為三的方法。展現過去很簡單。暗示未來有點挑戰性,但還是可行的。最大的問題就是想出要如何表達現在。大多數的系列不都是現在嗎?

我為 時空混沌(環境中間的系列)想到的解決方法就是使用平行宇宙的現在。現在要如何不同?從這個核心點子中,我們想到改色的顏色派,讓選擇的機制能展現他們的原理。

另一個由平行宇宙所啟發的點子就是展示角色在這個另外的世界會有什麼改變。由於晴空號傳說是我的摯愛之一,所以我挑選了故事的焦點之一並且問道:「如果某個小東西有所改變會如何?」

這個小東西就是撒琳妮雅在瓦拉斯城塞攻擊船員們的事件。在真正的故事裡,寇維克斯殺掉了撒琳妮雅,也因此實現了會讓他變成吸血鬼的詛咒。但如果他不是下手的人呢?站在他旁邊的是米麗。如果她沒有被撒琳妮雅弄傷,而是殺掉她了呢?這個改變讓我們能做出兩張新的傳奇生物牌:

由於米麗在這個時空上已經被詛咒了,所以她的卡牌就從純綠變成純黑,並變成了吸血鬼。同時,看著朋友承受原本注定給自己的詛咒的寇維克斯則會走上更高貴的道路,而他的卡牌則是從純黑變成純白。

在設計後期當我們在處理獎勵列表(即「時空轉移」卡牌)時,其中所有的卡牌都是現有的魔法風雲會卡牌,只是轉移到不同的顏色裡。我們決定要做的一張牌是好奇,一個藍色的結界,讓你能在被結附的生物造成傷害時抽一張牌。好奇的異能藍綠兩色都有,而我們則是從來沒做過綠色的,所以這感覺就是個適合時空轉移的選擇。我接下來則是想到出瑞斯記的原來版本。

這展現了米麗和寇維克斯之間的故事焦點。是這樣的,船員還不知道寇維克斯已經變成吸血鬼了,而和撒琳妮雅戰鬥因而受傷的米麗感覺到哪裡不對勁,所以就跟蹤寇維克斯出去—這也導致米麗被殺害。我想我們就是無法拒絕使用好奇殺死貓,所以我們使用這張牌做為該故事的焦點。我之後發現我們要做平行宇宙版本的好奇,所以這感覺就是個展現這個是宇宙中米麗和寇維克斯的故事焦點的好機會。在這個版本中行動的是寇維克斯,但是和原本故事不同的是,與其面對米麗,寇維克斯選擇逃跑因而保住了性命。這一張小卡牌裡面可是包含了很多平行宇宙。

Look at Me, I'm the DCI

我在部落格和 Podcast上說過這個故事,但從來沒在專欄中提過。由於這是我最喜愛的故事之一,所以我今天就要來說這故事。我在機飛版想要做的事情之一就是調侃卡牌的每個面向。這也包含插畫框,所以我們做了些腦力激盪來思考做什麼比較有趣。

我們想到的點子之一就是讓一個小孩畫插畫的蠟筆版本。(我們之後會在Secret Lair做類似的事情,不過那裡則是讓畫家重畫蠟筆的版本。)我有個強烈的慾望,希望能在某一天為魔法風雲會的卡牌繪製插畫,但我也很清楚明白我完全沒有繪畫天分,所以我發現這是個絕佳的機會。我提議我的蠟筆畫和小孩的差不多,而且玩家對於我繪製了一張卡牌也會覺得很好笑。在我如此提議之後,大家都同意了。

我們不知道我要畫哪張牌的插畫,所以我就檢視了檔案中的所有卡牌來看看我能傳達哪個簡單的笑話。Look at Me, I'm the DCI的想法就是要讓某人往上面貼滿魔法風雲會卡牌的飛鏢盤丟飛鏢,這是取笑我們禁牌的方法。我選這張牌是因為我覺得我畫得出這個。

我的插畫過程和其他魔法風雲會的插畫家都不一樣。我會拿出蠟筆並畫大概60張不同的版本。然後我就會挑出我最喜歡的版本。這是我述說這故事從來沒提過的小細節。我忘記屬名了,所以在插畫要意象(為了印刷而要製作的高清晰數位版本)前的最後一刻才跑去美術監督那邊簽名。我將我的R倒過來讓它感覺像是小孩子畫的。原本我的酬勞和其他插畫家是一樣的,但我的良心過不去,所以我建議拿$1就好。(我得取得薪水,這樣威世智才能擁有插畫。)

我在多個月後接到了這通電話:

:哈囉。
他們:這裡是會計部。我這裡有張發票說我們欠你$1。
:啊,對,我的插畫。
他們:你可以來會計部一趟嗎?我直接給你一張紙鈔?
:喔不要,我要支票。
他們:你知道我們寫張支票給你成本比一美金還要多嗎?
:我不知道,但我的插畫可是一美金的友情價,所以即使你寫張支票給我公司也是省了不少錢。
他們:我可以問問你為什麼需要支票嗎?
:嗯,我想給我的插畫裱框,而我也想要把支票放進去。
他們:(無法置信)你不會兌現它?
:不會。
他們:未兌現的支票會在年末打亂我們的總額。
:打亂一美。
他們:(滴咕)好。我們幾週後會寄張支票給你。

所以當我每個週五撰寫文章時,我都可以抬頭看看那張支票。

Framed Look at Me, I'm the DCI

Mana Drain

這故事並不是個設計故事,而是一個長久魔法風雲會笑話/迷因的來源,所以我想我該解釋一下它的起源。

傳承的設計決定做一個微調版本的反擊咒語。這個版本除了會反擊咒語之外還會產出等同於該咒語魔法力值的無色魔法力。那時還有魔法力灼傷這個規則(任何階段結束時如果你還有沒用完的沒法力,那它就會消失,然後你因此法每失去一點魔法力就會失去一點生命),所以設計當時的想法是這和反擊咒語的強度差不多。他們真的是大大大的大錯特錯。汲取魔力之後會成為魔法風雲會中最強力的反擊咒語之一(甚至可能是最強的)。

這是1994的夏天。我在一年多後正式被R&D雇用。我在Usenet(網際網路的前身)上挺活躍的,所以當我來威世智工作時,我做了許多和粉絲的非正式接觸。他們會問問題,而我則會回答他們。(如果這聽起來很有趣,你們可以看看我的部落格,因為我到現在都還是這麼做。)

有個問題是「你們會重印汲取魔力嗎?」和其他當時強力的可能重印牌不同,汲取魔力並沒有在保留名單上,(因為它是個傳承的非普通),所以它是個合法的重印牌。

當時重印牌只有兩個出口,大多數都是在核心系列中—這在當時大約是兩年一次。另一個則是俗稱的標準系列,這兩個都能在標準賽中使用。當時還沒有補充系列。(1998年的機飛版會是第一個,而即使是當年它也超越時代不少。)這表示答案是「否」,R&D沒有意願重印汲取魔力,因為重印都會經過標準賽,但由於這是網際網路,所以我就俏皮地說了「每個R&D成員都得被巴士輾過我們才有可能重印汲取魔力。」我記得這句話是在1996年說的。

魔法風雲會線上版於2009年推出了線上版專用的Masters Edition III。它重印了汲取魔力。各種笑話就是從這時開始的,因為我說絕對不會發生的事情發生了。另一個線上版專用的產品Vintage Masters則是於2014年推出。它裡面也有汲取魔力。2017年推出的Iconic Masters (第一次對局出現於Hascon的預覽比賽中)則是第一次重印了實體的汲取魔力(在能買到的產品中。我們之前做過裁判的閃卡版本)。第一個指揮官傳奇雙倍大師2022都重印了它。

這些都導致了無盡的R&D被巴士輾過的笑話。如果你曾經聽過但不理解它們的由來,這就是笑話的來源。我從這裡學到的教訓就是要小心述說我們一定不會做的東西,因為魔法風雲會會一直改變和適應而讓我感到驚訝。這也導致我在部落格上寫的一句話:「我絕不說絕不。」

Norin the Wary

時間漩渦是個關於過去的系列。我們尋找玩家知道、但從來沒變成卡牌的角色,這樣我們就能設計更多的傳奇生物了。我為此列出了許多表單,其中之一就是在風味敘述中提到的角色。該表單前幾名的是莎妃艾力克斯朵特Norin the Wary。莎妃來自於冰雪時代的原版Lhurgoyf上的風味敘述。我和它的創造無關,但它是我最愛的風味敘述,所以這些年來我設計了許多以它為根據的卡牌。諾林的故事比較不同。我和魔法風雲會其他的玩家都是在第一版Jade Statue上的風味敘述見到諾林的:

其他人問我有沒有膽碰它,但我知道它可不是塊普通的石頭。」
—謹慎的諾林

我喜歡這風味有兩個原因,一是它建立了這張牌能做什麼、二則是它在一句話中引進了一個完整的角色。諾林存活下來是因為他時常謹慎避開危險。諾林接下來會在暗黑Goblin Shrine上的風味敘述裡出現:

我就知道它不是一堆普通的—你知道的,那個。」
—謹慎的諾林

我在第五版有待過風味敘述的團隊。雖然我沒有撰寫Animate Wall的風味敘述,我的確是有建議使用諾林:

當你被石牙咬過時,你就會期待老虎的白色長刀了。」
—謹慎的諾林

諾林長久以來都很害怕石頭。我們在同一個系列中給了諾林另一個出場機會,出現在Sabertooth Tiger上:

我懼怕所有牙齒是以手掌長度來衡量的任何東西!」
—謹慎的諾林

當我們要設計諾林時,我知道我想要捕捉的頂底設計:他懼怕所有的東西,並會盡他所能避免死亡。這在機制上是什麼意思?如果是你想殺他時他都會逃跑如何?

我最後使用的是直到回合結束的閃爍來表現他的烙跑。這在風味上很合他常常躲起來的感覺。一開始他只會在對手施放咒語時烙跑,但我在某次測試後加上了「生物攻擊」的敘述,因為測試時某個效應強迫他一定得阻擋而死去。我真的不知道這張牌會如何被使用,因為它是個古怪的效應,但我很高興看到玩家以他為主題建構的各種創意套牌。

Opalescence

R&D有個笑話,就是克撒傳環境有個沒人知道的結界主題。如果你實際檢視所有的卡牌這蠻明顯的,但這環境被稱為「神器循環」,而裡面一堆破壞平衡的卡牌都是神器。不管如何,我們花了很多時間企圖設計酷炫的結界。在天命之戰設計時(要記得,這是我一個人完成的系列),我檢視了每張在機制上在乎神器的牌。我然後思考如果我們做一張一模一樣,只是在乎結界的牌會怎樣。結界在某些方面上是不一樣的,不過大多數都可以運作。我注意到的一張牌就是古文明之戰Titania's Song

這張牌帶給我很多樂趣,所以我很想做一個結界的版本。這基本上是一樣的,但我做了一些微調。第一,我提到廣域性神器,這樣就不會有靈氣活化會發生什麼事的問題了。第二,我沒有移除活化結界的異能,因為這樣感覺能導致更酷的事情。第三,我移除了如果結界離場效應還能留到回合結束的異能。這讓卡牌更精簡。我對於這張牌很滿意,並轉給了開發。我記得它們唯一更動的就是將它從{三}{白}改為{二}{白}{白}。

這張牌之後會變成裁判的夢魘之一,尤其是和Humility(也是我設計的)搭配的時候,但它也讓許多玩家能做出非常多很酷(同時也很讓人困惑)的東西。

Panharmonicon

老讀者都很清楚知道我很愛複製東西。我早期最愛的一副套牌有四張仿生妖、四張Vesuvan Doppelganger、四張Copy Artifact,和四張Fork。所以在我全部的魔法風雲會設計生涯中,我一直都在尋找能複製的新東西。(這篇文章列出了非常多。)這張卡牌的故事是從卡拉德許的設計開始的。我告訴設計團隊我想要一些能做為主題建構套牌的奇怪神器。卡拉德許是個帶有發明家主題、充滿神器的系列,所以我認為具有一些新奇、做為主題建構套牌的設計是很重要的。

我一直想要做的設計之一,但不確定要怎麼做的,就是複製「進戰場」的效應。所以我就做了並假設適當的人會想出要如何給它正確的文字。這是我的第一次嘗試:

加倍小玩意兒
{三}
神器
進戰場之生物的觸發異能會觸發兩次。

這張牌除了三個小改變之外幾乎沒變。第一,最後的版本除了生物之外也會影響神器。Shawn Main第一次看到時就提出這點,而我也同意這是個好改變。第二,這張牌只會影響你的東西。這一直都是我的本意。第三,費用從三改到四。這比我預期的還要強力。接下來的就是各種版本調整:

  • 生物進戰場而觸發的異能會額外觸發一次。

  • 生物和神器在你的操控進戰場而觸發的異能會額外觸發一次。

  • 你操控之生物和神器的進戰場異能會額外觸發一次。

  • 因為生物或神器進戰場而觸發的你的異能會額外觸發一次。

  • 如果進戰場的神器或生物觸發由你操控之永久物的觸發式異能,則該異能額外觸發一次。

我很高興這張牌最後的成果,以及玩家有多喜歡它。

Quirion Ranger

這張牌是基於兩個原因出現的:第一,在憧憬的開發時,我們移除了一個一費的妖精,以及第二,我下定決心要證明我是一個魔法風雲會的設計師。是這樣的,我是以開發者的身分加入R&D,而不是設計師。我真正想做的是魔法風雲會的設計,所以當我們在開發碰到漏洞時,我就會設計一堆牌來填補這個洞。我早期的設計大多是用來填洞的。(有趣的是,對有抱負的設計師來說,這在威世智還是個被發現的好方法。)

這設計是由我之前使用的藍綠小生物快攻套牌所啟發的。什麼樣的一費生物適合這種套牌呢?讓我重置生物的東西如何呢?舉例來說,這能讓我重置我的羅堰妖精天堂鳥來獲得更多魔法力或是重置我的米斯拉的工廠來讓它們變得更大。

我知道橫置會讓它變得有點太強,所以我尋找的是另一種不同的費用。我嘗試了一些不同的東西,但對局前期能支付的費用並不多。我最後選擇的是將一個森林移回手上。在後期這可以是個優點,因為你可以橫置它獲得魔法力、回手,然後再下地取得第二點魔法力。我真的很喜歡這個設計,所以我說服了這系列的開發帶領Bill Rose將它放進系列中。這張牌玩起來很有趣,最後也順利推出了。

充滿字母之人

這些就是我今天的故事。如同以往,我很想聽聽你們的想法。你們對於今天的故事或卡牌有任何想法嗎?你們可以寄電子郵件給我或是透過我的社交媒體帳號(推特TumblrInstagram,或是TikTok)讓我知道你們的想法。

請在下週回來看R到Z的故事。

直到下次,希望你們在玩這些卡牌時獲得的樂趣和我們設計它們時一樣多。

Latest Making Magic Articles

MAKING MAGIC

2022年 8月 16日

拉尼卡設計交接文件 by, Mark Rosewater

魔法風雲會設計重要的一部分就是系列會經過多人之手。當我們完成洞察設計並交給系列設計時,我們會寫一篇洞察設計交接文件,讓新設計團隊能理解上一個團隊做了什麼。我在專欄中展示了不少這些文件: 艾卓王權(第一部和第二部) 依克黎:巨獸時空 贊迪卡再起 斯翠海文:魔法學校(第一部和第二部) 預知將來 最初依尼翠 神河:霓朝紀(第一部和第二部) 指揮官傳奇:爭戰柏德之...

Learn More

MAKING MAGIC

2022年 8月 2日

設計咨文2022 by, Mark Rosewater

在2003年12月時,我成為了魔法風雲會的首席設計師。當時做出的其中一個決定,是要在每個魔法風雲會「年」末寫一篇文章,討論這一年上市的所有系列並聊聊我對設計的想法。我參考了每年美國總統所進行的國會咨文。第一篇文章出現於2004年,那是我完整了監管了整個「魔法風雲會年」所有上市系列的第一年。 下面是過去十七篇文章的連結: 2005 2006 2007 2008 ...

Learn More

文章

文章

Making Magic Archive

想閱讀更多文章?瀏覽我們的文章存檔,閱讀數千篇您最喜愛的作者針對魔法風雲會所寫的文章。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