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河霓朝紀的傳奇角色

Posted in Feature on 2022年 3月 10日

By Ari Zirulnik, Grace Fong, Emily Teng, and Gerritt Turner

重返神河揭開了一個與我們上次造訪時截然不同的時空。我們在此刻的摩登時代裡遇見許多新的傳奇角色,同時也重新認識一些熟悉的人物,包括一位遠古神明兼神河之魂本身。

新的傳奇角色

帝皇玉音輕腳

Light-Paws, Voice of the EmperorLight-Paws, Voice of the Emperor extended-art variantLight-Paws, Voice of the Emperor neon frame variant

在她年輕的時候,聰明的輕腳以金尾學院班級的第一名之姿畢業並開始在宮廷裡工作,監控並管理許多靈界與實界的融合之地。她因真正關心人民的安危而盡忠職守。她的仕途看似相當順遂,直到一個迷途的神明突破建築地點並開始在困惑的狀態下傷害人們。冒著生命危險,輕腳堅守對抗這個憤怒的神明並只利用外交手段便說服祂。在那一刻,她贏得了她的第二條尾巴。當時的帝皇對她的機智與技巧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因而邀請她成為他的私人顧問並教導居住於皇城內的年輕世代。

從那時起,輕腳漫長的人生已輔佐過多位神河帝皇,而且她現在擁有的七條尾巴更是象徵了替她贏得滿朝崇敬的智慧。然而,身為宮廷皇室與其律法和程序的忠實信徒,她從未面對過和此時一樣嚴峻的挑戰:一個沒有帝皇的神河。

實界築師多枚實

Tameshi, Reality ArchitectTameshi, Reality Architect extended-art variantTameshi, Reality Architect neon frame variant

多枚實是一位才華洋溢的月人科學家,同時也是賽博派成員。不像其他賽博派成員,他們認為比起更為普及的科技,神明魔法已經過時,但多枚實卻一直想研究神明是如何跨越凡界與靈界。或許這能夠為實界的本質提供新的見解。

在青少年時期,多枚實是知名月人科學家賀津間佐門下的一位天才學徒,他在此製造了能夠協助安置迷途或新神明的紙摺無人機。他把其中一台無人機給了他的好友漆月魁渡,而魁渡至今仍戴著那台無人機。一旦多枚實擁有他自己的實驗室,他便開始研究神河的形上學本質並開發實界晶片,那是一種能夠被嵌入肌膚並讓使用者與時空物理學進行神秘連結的怪異裝置。

淺利軍指揮官理想那

Risona, Asari CommanderRisona, Asari Commander extended-art variant

Risona, Asari Commander foil-etched variantRisona, Asari Commander samurai frame variant

理想那是一位在霜劍山市鎮裡出生長大的神器大師。她替皇室製造武器與鎧甲,從而開啟她的事業。不過,當帝皇消失後,宮廷也陷入混亂。官僚獨攬大權,隨之而來的政治操作也讓霜劍山市在嚴冬期間缺乏糧食。理想那永遠不再相信皇室朝廷。

而且她不是唯一一個這麼想的人。有許多她的工匠同伴與戰士們加入她的團隊組成了淺利軍起事者。他們此刻正在計劃一場政變,打算用一個以市民的利益為核心的政府取代皇室。

奇馭科托莉

Kotori, Pilot ProdigyKotori, Pilot Prodigy display commander variantKotori, Pilot Prodigy extended-art variant

從年輕的時候,早熟的科托莉就展現了她在駕駛方面的神秘天賦。為了在研究員賀津間佐的指導下學習,她加入了賽博派的載具探索計劃。他的理論是把一個神明精靈通聯至機體內將會讓駕駛與機械統合得更好,大量提升了操縱力與火力。

科托莉自願參加測試。她與被安置在機體內的神明建立一份情感連結,並且超越了賀津間佐的所有預測。但一場行動出了差錯,於是原型機體便拒絕朝一個挫敗的自然神明造成致命一擊。科托莉知道如果勝利械不再完全接受賽博派的操控,他們就會把它摧毀。她是否願意拋開她那即將綻放的賽博派事業-還有賀津間佐的信任-只為了拯救她的巨大機械伙伴呢?

靈機賀津間佐

Katsumasa, the AnimatorKatsumasa, the Animator extended-art variant

賀津間佐是個知名的賽博派研究員。雖然他的自傲本性代表他可能難以共事,但他在同儕之間卻備受尊崇,而且學生們都爭相進入他門下鑽研。他是第一位在神明與現代科技之間創造有效連結的研究員。他目前最偉大的成就是勝利械,一台與神明連結的機體。

碎劍治郎

Chishiro, the Shattered BladeChishiro, the Shattered Blade extended-art variantChishiro, the Shattered Blade display variant

治郎是樹海團的一位菁英武士,他能夠透過他的劍通聯森緣神怪磨的魔法。這份力量能夠被延展至其他人身上,端看他與他們之間的情感連結有多強大。不過治郎卻落入了賽博派設置的陷阱。他的朋友們遭到殺害,怪磨被驅離,而他的劍也碎裂。

心灰意冷且不願讓其他人有生命危險,治郎離開樹海團並獨自旅行,以訓練武士自我防衛來賺取金錢。當一座小村落被一群無孤幫成員襲擊時,治郎從他過往的人生中找到了一絲同袍情誼並選擇與他們並肩作戰,帶領他們贏得一場來之不易的勝利。

碎寧怪磨

Kaima, the Fractured CalmKaima, the Fractured Calm extended-art variant

怪磨是一個生活在母聖樹根且持有高度戒心的神明。身為森林情誼的化身,祂不信任科技並懷疑賽博派正在摧毀自然的和諧與平衡。 因此,祂自願協助樹海團保護祂的森林家園。祂像一隻擁有熊爪的巨型野豬。

怪磨將祂的魔法通聯至一位名叫治郎的蛇人武士的劍中,而這兩人便成為一股可怕的力量。怪磨甚至能把祂的魔法延伸到治郎的隊伍。在經歷多場失敗後,賽博派嘗試了一個不同的戰術:他們困住治郎,破壞他的劍,然後殺了他的伙伴。怪磨變得極為憤怒,祂被驅離治郎身邊並開始到處亂闖。人們開始生活在對這位林間破碎神明的恐懼下,直到有一天,怪磨突然感受到一股熟悉的同袍情誼:那來自一座齊心抵禦外侮的村落,而且領導者竟是治郎!看見祂朋友的俠義精神讓怪磨重燃希望,於是祂便回到好友身邊展開新生活。

乘蟾達成

Tatsunari, the Toad RiderTatsunari, the Toad Rider extended-art variantTatsunari, the Toad Rider ninja frame variant

如果無孤幫成員被視為外人,那麼達成就是外人中的外人。比同儕更虛弱瘦小,他只能從事商店行竊與破壞公物等小惡。有一天他設法竊取一個修行僧的零錢包-卻被與這位修行僧連結的神明逮到了。在那一刻,他明白如果自己也有一個神明,他就會是無孤幫裡最強大的成員,而且再也不會有人瞧不起他。

不過神明魔法並非憑空被賜予。眾精靈都看穿了達成的自私動機。於是這位沮喪的忍者決定靠自己的力量並從陋街運河裡釣出了一隻蟾蜍。他花了好幾年照顧牠,而牠則不斷成長直到變得跟一匹馬一樣大。達成躍上牠的背成為蟾蜍騎士,在都和市裡到處恐嚇無辜的人民,但他卻對母聖樹與神明懷有特殊的怨恨。因此當他在一間二手零件商店裡發現一個屬於樹海團的劍柄時,他立刻就買下它並將它鍛造成一把專屬於他的新武器。

二天一流一心

Isshin, Two Heavens as OneIsshin, Two Heavens as One extended-art variantIsshin, Two Heavens as One samurai frame variant

一心的第一份工作是作為神河鄉村的一位皇室政治家的保鑣。他喜愛他的工作,並且發現他的雇主是一位值得尊敬的人-但接下來帝皇卻失蹤了,這使中央政府開始分裂。與永岩城相距甚遠,一心以為他們會安然無恙,但這場混亂卻讓他的主人變得窮困潦倒,於是一心被解雇了。當他被一位霜劍山市的鐵匠雇用時,他正在鄉間遊蕩並從事古怪的工作。他在那裡認識了淺利軍起事者,一群致力於推翻皇室並且還政於民的團體。現在,他和他們並肩作戰,希望能為這塊土地帶來自由。

悔罪軍頭恆征

Kosei, Penitent WarlorKosei, Penitent Warlor extended-art variant

雖然有許多食人魔社會並非天生暴力,但恆征卻來自一個崇拜碑出告的村落-那位吞噬了一個邪鬼並為自己贏得惡魔之力的傳奇食人魔。他的同胞們認為掠奪是一種向他們的偶像致敬的方式,但隨著恆征造成愈多毀滅,他也變得愈不開心。為了恐懼而恐懼感覺毫無意義。當他的部落襲擊另一個食人魔村落時,他的觀點改變了-這個村落遵從神明的教誨並與自然和諧共存。了解到自己也能獲得內在的平靜,恆征便在掠奪行動過後返回該村落並自願藉由勞役贖罪:他耕作土地,修復破損建築,最終得到了寬恕與歸屬。這座村落歡迎他成為他們的一份子,而現在他只會為了守護他鍾愛的一切而拿起武器。

垂影琴瀨

Kotose, the Silent SpiderKotose, the Silent Spider extended-art variantKotose, the Silent Spider ninja frame variant

琴瀨在貧苦的陋街裡長大並為了生存而加入無孤幫。她靠著回收被其他人丟棄的科技而賺取微薄的收入。不過在垃圾堆裡潛行多年的經驗讓她學會如何無聲地移動,而長年的修復工作則教會她如何修理與複製她找到的物品。隨著她的技術逐漸成熟,她也變得愈來愈大膽。她決定以一間極機密的賽博派工作室為目標,但她卻被首席研究員逮到了。沒有把她送進監獄,他反而對於她躲過防衛措施的能力印象深刻,於是便提供她更多工作:從敵對實驗室裡竊取並複製智慧財產。琴瀨接下這份工作並開始搜集一串需要類似服務的顧客名單。從此她沒再被抓到過。

風暴利刃雷遊

Raiyuu, Storm's EdgeRaiyuu, Storm's Edge extended-art variantRaiyuu, Storm's Edge samurai frame variant

雷遊是一位淺利軍起事者隊長。他和他的團隊前去協助一座霜劍山村落擺脫一群不公平的皇室收稅員的掌控。但他們的戰鬥卻被在他們上方醞釀的一場致命暴風雨打斷。雷遊的朋友們被困在一場雪崩中,很快就被皇室成員逮捕。雷遊跪在懸崖邊並以投降的姿態舉起劍,希望能用它來交換隊友們的性命,此時有一道閃電擊中他的劍。不知何故,風暴沒有殺死他,卻反而讓他獲得閃電與雷霆之力。他獨力救出他的朋友並成為其餘淺利軍起事者的英雄。

忠犬義丸

Yoshimaru, Ever FaithfulYoshimaru, Ever Faithful extended-art variant

長久以來,皇室會為了安全與陪伴而在皇宮裡養狗。當今帝皇也不例外。在她受訓的第一天,她的導師輕腳給了她一隻小狗,並要她親手養育牠:現在照顧這隻狗,那麼未來妳就能照顧這個王國。年輕的帝皇將這些話銘記於心,於是義丸便成了宮廷裡最聰明、最忠心的狗。她喜愛有個能讓她分享皇室秘密與減輕責任重擔的朋友。在帝皇消失的那天,義丸感到極為震驚。牠到處搜尋卻找不到她的身影,因此牠便前往他們最喜愛的地方。直到今日,牠依然守著她的王座,等待著她的歸返。

共念御神體

Go-Shintai of Shared Purpose

一群位於神河鄉間的農夫發現自己已身陷險境,因為有一條鄰近的河流即將氾濫並淹沒他們的城鎮。為了尋求上天的援助,他們建造一座小型祭祠作為貢品並引來了共念神的注意。這位神明指導他們如何分工合作以及挖渠灌溉,而當洪水來襲時,田野便生長而沒有被淹沒。被人們的表現所感動,神明選擇永遠居住在祭祠內,把祂的魔法永遠借給這座城鎮。

遺智御神體

Go-Shintai of Lost Wisdom

很久以前,有一位野心勃勃的水面院教授相信如果她能與正確的神明連結,她就能夠得知宇宙的所有秘密。她建造的小型祭祠引起了遺智神的興趣。這位好奇的神明向教授分享祂的知識,包括她死亡的時間與方式。被這份資訊冒犯,教授要求神明移除她新發現的真相。神明照辦了,但直到今日祂還居住在祭祠內,用極難解答的謎語嘲弄旅人。

掩暴御神體

Go-Shintai of Hidden Cruelty

有個年輕的食人魔被一個兇暴的軍閥逐出了她的洞穴。這個食人魔曾見過她的族人用小型祭祠召喚邪鬼,因此她認為自己也能召喚出一位神明來為她的無家可歸提供解法。她的掙扎不小心召喚出掩暴神。這位神明在食人魔耳中低語著憤怒、復仇的念頭,直到她拿起武器謀殺了軍閥。對自己所做的事感到震驚不已,食人魔逃離了,但神明卻還留在祭祠內,向那些內心黑暗的人們提供復仇。

古戰御神體

Go-Shintai of Ancient Wars

數百年前,有一群霜劍山叛軍被皇室軍團圍攻。他們的人數與補給衰減,而在絕望中,他們建造了一座小型祭祠並希望能召來靈界援軍。一位古戰神前來協助他們,讓他們配戴燃燒刀刃。叛軍與皇室交戰數日,當鮮血濺灑在雪地上時神明便高聲歡呼。當最後一名士兵終於倒下時,兩邊都已無人生還。這位神明依然逗留在山頂的祭祠裡,希望開啟另一場爭鬥並重現那一刻的刺激。

蓬勃御神體

Go-Shintai of Boundless Vigor

一位年輕的修行僧因為都和市的擴張而被迫離開樹海森林。為了保存對於他故鄉的記憶,他建造了一座小型祭祠,並且圍繞著一顆來自他被毀壞的花園的種子。神奇的是,這顆種子在沒有土壤的情況下生長,最終成為蓬勃神。神明與修行僧同心協力收復他那區的森林。每一棵被魔法砍下的樹都在隔天長回。在過世前,修行僧把神明的祭祠搬到重生的森林裡,而祂也在該處生活至今,將力量賜予那些狂野本性無法被城市馴服的人。

命源御神體

Go-Shintai of Life's OriginBorderless Go-Shintai of Life's Origin

很少人見過神明死去,但這是可能發生的事。當樹海森林在都和市的擴張過程中被消滅時,有一些神明崩碎為塵土。不過,這些塵土安頓在森林中央的一座遠古祭祠中並開始合併成某個新東西。這座祭祠活了過來並且有了自身的神明之力。這個新生精靈持續在神河各地遊蕩,隨著併入其他殞落神明的殘骸而變得愈來愈強大。

詩人山崎典花

Norika Yamazaki, the PoetNorika Yamazaki, the Poet samurai frame variant

既細心又內省,山崎典花受訓成為一名學者與詩人,但戰術才華卻驅使她在皇室成員之間升遷,成為他們最輝煌的年輕將軍之一。最近,她被賦予消滅淺利軍起事者的任務,這場日益普遍的叛軍行動的目標就是推翻皇室的統治。這是一項困難的任務,而且讓事情更複雜的就是她即將面對她的堂妹與曾經的兒時好友:山崎兵子。

名將山崎兵子

Heiko Yamazaki, the GeneralHeiko Yamazaki, the General samurai frame variant

身為歷代皇室參謀家族中的唯一一個女兒,山崎兵子在和她的堂姊經歷一場意外悲劇後突然醒悟。她看清了皇室對於科技創新的禁令不成比例地影響了某些階層的民眾,於是她很快地加入淺利軍起事者。在那裡她為自己打出一片江山,成為那場行動中最卓越的游擊鬥士之一以及起事者首領理想那信任的參謀。駐紮於霜劍山市,目前她已設法擊退每一場皇室行動以穩固他們在這座山間城市的控制權-但當她被迫面對她的堂姊與曾經的兒時好友山崎典花時,誰知道又會發生什麼事。

澄穹猗旺

Ao, the Dawn SkyAo, the Dawn Sky extended-art variantAo, the Dawn Sky bordless art variant

猗旺是陽星轉世,曾經為神河平原以及永岩城的守護者龍神。受到祂在與大口繩的戰鬥中被撕成兩半的暴死回憶糾纏,猗旺拒絕於永岩城重建後再次擔任該城的保護者,並且儘可能試著讓自己遠離凡塵事務。不過,祂偶爾會違背自己的誓言,無法在有人犯下極端不義之事時袖手旁觀。

旋穹開璃

Kairi, the Swirling SkyKairi, the Swirling Sky extended-art variantKairi, the Swirling Sky borderless art variant

身為海島龍神京河轉世,開璃持續守護水面院直到該院於亂世中式微。當大田原開始躍升為卓越的學習與創新中心時,他們便尋求這隻龍神的保護,不過開璃卻因為懷疑月人的意圖而斷然拒絕。今日祂大部分的時間都在探索神河的海洋與天空,發掘那些祂不願向人透漏的秘密。

夜穹殉至

Junji, the Midnight SkyJunji, the Midnight Sky extended-art variantJunji, the Midnight Sky borderless art variant

不像其他許多龍神,黑瘴並沒有在逆神之戰中死去,而是在數十年後因守護竹沼居民對抗一場邪鬼襲擊而被殺害。當祂轉世為殉至時,祂選擇完全脫離沼澤,遺棄竹沼並讓其居民自生自滅。祂居住在都和市陋街中蜿蜒的運河裡,祂的存在彷彿一直無聲地警告著各幫派別讓其地盤之爭太過失控。

熾穹軋賜

Atsushi, the Blazing SkyAtsushi, the Blazing Sky extended-art variantAtsushi, the Blazing Sky borderless art variant

在所有龍神之中,軋賜是最欣然接受其轉世身份的一位。雖然祂從未死亡過,但祂卻選擇與其他龍神一同轉世並化為新的形體。大部分的時候祂既親切又逍遙,不過人們也知道當有人觸怒祂時祂會陷入毀滅性的憤怒中。祂持續擔任霜劍山的守護者而且也經常造訪霜劍山市,在此人們總是熱烈歡迎祂的來訪。

芳穹空羅

Kura, the Boundless SkyKura, the Boundless Sky extended-art variantKura, the Boundless Sky borderless art variant

空羅是珠眼的轉世,為樹海森林的前任保護者。祂被蛇人復活為原本的形體,但卻發現隨著其他大部分龍神死去,自然的平衡已陷入險境。祂收集了所有龍神的菁華然後把它們放在一顆蛋裡,最後這顆蛋孵出了五名轉世的龍神。身為空羅,祂持續擔任樹海森林的守護者,積極地保護它免於一切侵犯-尤其是逐漸擴張的都和市,蓬勃發展的神河大都會。

噬生渾魔碑出告

Hidetsugu, Devouring ChaosHidetsugu, Devouring Chaos extended-art variantHidetsugu, Devouring Chaos neon frame variant

Hidetsugu, Devouring Chaos neon green ink variantHidetsugu, Devouring Chaos neon blue ink

Hidetsugu, Devouring Chaos neon red ink variantHidetsugu, Devouring Chaos neon yellow ink variant

在早年的時候,碑出告只是一個崇拜吞世渾魔的食人魔。不過,當他的惡魔主人失敗後,他做了任何人都會做的事並前往靈界執行復仇計畫:吞噬這隻邪鬼,與其殘骸融合,接著取代他成為神河最可怕的惡魔實體。他的暴行與在大地上造成的毀滅迫使香醍親手干預並將他囚禁於靈界-至少,目前是如此。不過碑出告靜候時機到來,有朝一日他將重獲自由並再次於這片土地上釋放混亂。

流星信徒骨碌骨碌

Goro-Goro, Disciple of RyuseiGoro-Goro, Disciple of Ryusei extended-art variantGoro-Goro, Disciple of Ryusei samurai frame variant

作為一個年輕的惡鬼,骨碌骨碌在成長的過程中聽了所有關與流星的故事,也就是軋賜的前世。這些故事讓他對這位龍神心生敬畏而決定將一生奉獻給流星,但卻從未發現流星早已在數百年前轉世。他不辭辛苦地翻山越嶺,一路跟隨軋賜並大聲地以流星之名向祂進獻貢品。軋賜原本會在很久以前出於惱火而殺了他,但骨碌骨碌的貢品價值卻足以讓龍神饒他一命-至少,暫且讓他活著。

西樹木靈

Kodama of the West TreeKodama of the West Tree extended-art variant

Kodama of the West Tree foil-etched variantKodama of the West Tree neon frame variant

陰鬱、危險,又野蠻,西樹木靈極度重視狩獵並秉持著「適者生存」的信念。祂對都和市及其所有居民懷有強烈的仇恨並經常徘徊於森林與城市接壤之處,跟蹤且襲擊任何未受神明賜福便嘗試進入森林的凡人。祂那和平的外表只是一種詭計:那些愚蠢到被祂散發出的安詳光芒所吸引的人往往會發現自己遭遇到迅速又無情的死亡。

樹海幻視師茂樹

Shigeki, Jukai VisionaryShigeki, Jukai Visionary extended-art variantShigeki, Jukai Visionary neon frame variant

樹海團是由蛇人茂樹所創,當時他正在與一位強大的自然神明溝通,卻經歷了一場關於靈界瓦解的預視。相信這一切新科技發展所帶來的壓力正在撕裂靈界,他決定在實界的結構發生無法修復的傷害前採取行動。隨著其他擁有相似預視的人們加入,樹海團已迅速茁壯。透過一位僅自稱為「森」的神秘神明協助,茂樹主張對多個創新科技中心採取迅速的破壞行動。

熾場幫頭目脂牙

Greasefang, Okiba BossGreasefang, Okiba Boss extended-art variantGreasefang, Okiba Boss neon frame variant

穿梭於都和市陋街的熾場幫是純粹由鼠人組成的機車騎士幫派,其狡詐又足智多謀的頭目脂牙拒絕讓其他人瞧不起她的鼠人身份。在她的指揮下,熾場幫的成員和影響力已逐漸增加並且迅速地成為都和市陋街的幫派之首。任何入會的鼠人都是她的家人,而且她會毫不猶豫地報復那些侮辱她親族的人。她的訊息相當清楚:招惹我們任何一人,就等於招惹我們所有人。

冠曉麒麟日向

Hinata, the Dawn-CrownedHinata, the Dawn-Crowned extended-art variantHinata, the Dawn-Crowned neon frame variant

麒麟天生總是對凡塵俗世感到好奇,但沒有一個像日向如此好奇-或愛管閒事,而祂也被稱為「無禮者」與「煩人精」。不過,對祂而言,祂就只是贈與凡人他們應得的禮物而已。但其他麒麟卻認為日向的行徑相當有趣並厚著臉皮鼓勵祂這麼做。

秩序柱礎直美

Naomi, Pillar of Order

直美是一位皇室參謀的女兒,她在成長過程中展現對權力的渴望,一心想做出對神河最有利的事。身為政治大師,她小心翼翼地經營與皇室內部和外部的關係,總是在留意改善皇室政策的機會-同時也順勢擴張她在宮廷內的權力與影響力。畢竟,為了公眾利益工作並不表示妳得忽視自己的私人獲利。最近,她一直在接觸都和市裡某些最強大的幫派頭目-至於是為了什麼,她絕口不說。

梅澤悟

Satoru UmezawaSatoru Umezawa extended-art variantSatoru Umezawa Buy-a-Box promo variant

Satoru Umezawa foil-etched variantSatoru Umezawa ninja frame variant

梅澤悟是冰山幫的冷血頭目,他們是神河最龐大也最知名的幫派。在他的統治下,冰山幫的行事作風變得更加魯莽大膽,有時甚至到了在其地盤上攻擊皇室巡衛的地步。梅澤悟因將另一位打算挑戰他的敵對幫派成員滅門而惡名昭彰-就只是為了要傳遞一份訊息。他自稱是傳奇人物梅澤俊郎的後代,這是一份無人能夠驗證的聲明,但也沒人敢提出質疑。

綻曉明神

Myojin of Blooming DawnMyojin of Blooming Dawn extended-art variant

綻曉明神是希望之力的體現並且被廣泛地認為是一位仁慈的神明。未曾有人近距離看過這位難以捉摸的神明,只有瞥見祂遠處的身影,不過人們能夠透過祂行經之處綻放的花朵來追蹤祂在大地上的漫遊行跡。有些神河最古老、最傳統的詩歌形式是基於其鈴聲節奏演變而來。

詭夢明神

Myojin of Cryptic DreamsMyojin of Cryptic Dreams extended-art variant

詭夢明神是靈感之力的體現。祂從未在實界完整現身過。相反地,祂造訪凡人的夢境,在此祂只以鏡中映象的形態現身並向他們低語,在他們心中植入新念頭。明神的每一個映象都是一個獨特的鏡面角度。祂擁有無數個這樣的鏡像,每一個都代表了這時空中從未有人想過的新念頭。

離叛明神

Myojin of Grim BetrayalMyojin of Grim Betrayal extended-art variant

離叛明神是野心之力的體現。在遠古時代,有一個軍閥向神明祈禱希望能成為神河的下一任帝皇。離叛明神回應了他的祈禱,賦予他無與倫比的戰鬥技藝-但卻刻意不提及祂也回應了其他人相似的祈禱並賜予他們相同的恩惠。隨後的衝突最終開啟了王朝的內戰時代,歷史上稱之為亂世。

咆刃明神

Myojin of Roaring BladesMyojin of Roaring Blades extended-art variant

咆刃明神是動蕩之力的體現。祂的刀刃由熔岩塵構成,會自行斷裂並植入那些從祂的襲擊中存活下來的人身上。存在於那個人體內的塵土會持續燃燒,讓他們永遠充滿一股焦躁不安的情緒,不分晝夜。受害者同時被賜福與詛咒-可能會在其他人無法匹敵的程度上創造並影響變化,也同時陷入混亂與持續不滿的情緒中。

雄力明神

Myojin of Towering MightMyojin of Towering Might extended-art variant

雄力明神是進化之力的體現。祂多半潛伏於樹海森林深處,傾向讓事情自然發展而不加以干涉。祂很少出現在這個時空的其他地方,而且祂的現身通常表示靈界正在發生一場巨大的轉變。上次有人看見祂的時候是在樹海團成立之前-或者,換句話說,剛好就在樹海團創始人茂樹經歷靈界衰敗的預視之時。傳聞這位明神即將再度現身,但至於時間、地點,以及原因,就沒人說得準了。

歸返的傳奇角色

神河之魂香醍

Kyodai, Soul of KamigawaKyodai, Soul of Kamigawa extended-art variantKyodai, Soul of Kamigawa borderless art variant

1200年前,神河的實界與靈界被一道由大口繩大神看管的屏障所隔開,直到當時的統治者偷走了這位巨蛇精靈的一部分並將其囚困在一個石盤裡。凡人與神明之間發生一場全面性的戰爭,而這場戰事最後被該統治者的女兒魅知子阻止。大口繩死去,兩界之間的屏障消逝,而竊來的物品則化為香醍,神河統一後的新神明。香醍將自身的魔法傳輸給魅知子,於是這兩人便開啟了和諧時代。

在魅知子的統治期結束後,香醍持續與繼任的每一位神河帝皇連結並提供睿智建言,直到今日。當目前帝皇的鵬洛客火花點燃時,這讓帝皇在多重宇宙裡遊蕩,也使香醍迷失在持續不斷的困惑狀態中。

進展暴君金吉塔廈

Jin-Gitaxias, Progress TyrantJin-Gitaxias, Progress Tyrant extended-art variantJin-Gitaxias, Progress Tyrant neon frame variant

Jin-Gitaxias, Progress Tyrant foil-etched variantJin-Gitaxias, Progress Tyrant Phyrexian frame variant

金吉塔廈是來自另一個時空新非瑞克西亞的訪客。那裡住著一種半機械生物,他們打算吸收剩餘的多重宇宙以創造出更多同類。他是掌管進展引擎的魔判官,此非瑞克西亞陣營相信他們能透過致命與不道德的實驗來成就完美狀態。

身為沒有靈魂的生物,非瑞克西亞人天生無法發展出鵬洛客能力。為了要征服多重宇宙,另一位名叫艾蕾儂的魔判官向金吉塔廈挑戰找出將鵬洛客變為非瑞克西亞人的方法。在一位追逐私利的鵬洛客泰茲瑞的協助下,金吉塔廈來到神河,相信該時空的雙界本質能夠讓他的研究獲得進展。他的實驗成功了,而且他把月人鵬洛客多美代轉變為第一個非瑞克西亞鵬洛客。

月智者後裔哪失

Nashi, Moon Sage's ScionNashi, Moon Sage's Scion extended-art variant

Nashi, Moon Sage's Scion foil-etched variantNashi, Moon Sage's Scion ninja frame variant

哪失出生於神河鄉間的一座鼠人沼澤村落,但一位名叫泰茲瑞且深信鼠人擁有一件珍稀神器的惡毒鵬洛客卻焚毀了他的家園並殺了他的父母。幸運的是,他很快就被月人鵬洛客多美代收養。

哪失已長回了皮毛,不過他燒傷部位的毛髮卻轉為白色,這給了他一種與其他鼠人截然不同的花色。雖然他的新家人都疼愛且支持他,但他依然覺得自己身形矮小並且是個外人。不過,他已學會如何應付悲傷情緒,甚至還透過他對科技的興趣結交了新朋友。他也在母親於多重宇宙裡收集的故事中得到慰藉,並希望自己有朝一日能夠親眼看見。

鵬洛客

漆月魁渡

Kaito ShizukiKaito Shizuki borderless art variant

Kaito Shizuki foil-etched variantKaito Shizuki ninja frame variant

漆月魁渡是一位忍者大師,他利用天生的念力來增強其滲透技巧。他心中有一份促進故鄉神河科技進展的藍圖,並決心讓他自己和他家人的時空變得更美好。魁渡本質上是個冒險者,儘管他與神河帝皇曾是青梅竹馬,但他為了達成目的仍不介意破壞規則或無視當權者。

飄萍皇

The Wandering EmperorThe Wandering Emperor borderless art variant

The Wandering Emperor foil-etched variantThe Wandering Emperor samurai frame variant

飄萍像個密碼,是一個身份與動機都籠罩在迷霧中,不停遊蕩且身懷絕技的劍客。把容貌藏在一頂寬邊帽底下,她無聲無息地現身支援戰鬥或防衛無辜者,接著又毫無理由地突然消失。只有少數人知道真相:飄萍就是失蹤的神河帝皇,正在尋找最終回家的方法。

完化智者多美代

Tamiyo, Compleated SageTamiyo, Compleated Sage borderless art variant

Tamiyo, Compleated Sage foil-etched variantTamiyo, Compleated Sage Phyrexian frame

多重宇宙的故事跨越無數時空並且上推數千世代-而多美代在將它們全數紀錄之前不願停歇。身為一位搜尋深度真相與隱匿秘辛的無畏研究員,她試著避免干涉她正在研究的歷史。雖然她盡力保持中立,但她卻擁有一種奇妙的天賦,會讓自己成為影響多重宇宙未來世代的重大事件中心。

叛生逆徒泰茲瑞

Tezzeret, Betrayer of FleshTezzeret, Betrayer of Flesh borderless art variant

Tezzeret, Betrayer of Flesh foil-etched variantTezzeret, Betrayer of Flesh neon frame variant

身為一個能夠操縱金屬的狡詐發明家,泰茲瑞能以驚人的速度創造出複雜裝置或致命機械奴僕。雖然他有好多年都在侍奉更強大的主人,但泰茲瑞已逐漸累積了實力與影響力,等待他的時機自陰影中現身成為一股無法忽視的力量。

Latest Feature Articles

FEATURE

2022年 5月 11日

新卡佩納:喧囂黑街華麗的補充包添趣幕後花絮 by, Clayton Kroh

補充包添趣在設計和藝術上建構了令人印象深刻的歷史。每個系列都把我們對一個魔法風雲會系列期待的邊界更加往外推,從機制上的內容,到牌框美感上的設計,再到能填滿牌張空間那創新的插畫。新卡佩納:喧囂黑街帶著自己獨特的貢獻為歷史新添了一筆。在這裡,你將能一瞥牌張處理方式背後的努力,及了解這些有才華的設計師們是如何讓它們成為最終的成品。 畫家:Dominik Mayer 威世智...

Learn More

FEATURE

2022年 4月 22日

要去哪裡及如何體驗新卡佩納:喧囂黑街 by, Blake Rasmussen

隨著世界逐漸重啟,競爭級別的桌上賽事重返店家,各地的主要賽事也將回歸,我們將開始尋找新的機會並帶回大家最喜歡的內容。你的本地店家將能提供所有的活動內容,從最休閒到競爭激烈的應有盡有。 讓我們一起來看看在你身邊的店家所舉辦新卡佩納:喧囂黑街的活動! 售前現開賽:4月22-28日 這是你第一個可以體驗新卡佩納:喧囂黑街牌的機會—不管你在哪裡!第一次桌上魔法風雲會的售前現...

Learn More

文章

文章

Feature Archive

想閱讀更多文章?瀏覽我們的文章存檔,閱讀數千篇您最喜愛的作者針對魔法風雲會所寫的文章。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