凱德海姆第二集:喚醒巨魔

Posted in Magic Story on 2021年 2月 1日

By Roy Graham, with contributions from Jenna Helland

Roy Graham is a writer from New York and graduate of the Rutgers-Camden MFA program. His nonfiction has been featured in Rolling Stone, Playboy, and Motherboard. His fiction has been featured in the anthology "The Night Bazaar: Eleven Haunting Tales of Forbidden Wishes and Dangerous Desires" and its sequel, "The Night Bazaar: Venice." He is currently a designer on the Magic: The Gathering Worldbuilding team.

在寇西瑪的長舟底部,卡婭躺著看上方的夜空飄移。她就只能做這件事;船上沒有槳,沒有舵。當她一踏上船,它就突然疾行駛離碼頭,而且她了解當艾朗德說這艘船「會帶她前往她需要去的地方」時,他的意思是她沒有任何選擇的餘地。於是,什麼也做不了,除了躺下來思考。

Mistgate Pathway
霧扉通路|由Yeong-Hao Han作畫

與個別的時空相較之下,凱德海姆的境域通常沒有更緊密的連結-如果有什麼的話, 它們之間的深淵顯得更加絕對,畢竟卡婭穿越時空的天賦並無法讓她跨越境域。甚至對這個世界的眾神來說,穿越寰宇可不輕鬆。

聽茵嘉說,還是有例外。有時,透過凡人的聰明才智或隨機發生,兩個境域之間的暫時性連結將會開啟-它們被稱為預兆路。不過,那就是眾人害怕的末日劫難-看似總會造成大災難的天體交匯。上次碧塔嘉與卡爾費-充滿鬼魂與行屍的冰封土地-交匯的時候,整群不死軍團在被擊敗之前長驅直入貝斯奇城塞。歷史上從沒記載過將某境域與惡魔境域無盡風暴相連的末日劫難,但這個情況的後果難以想像-上次有惡魔單獨闖入碧塔嘉時,他進行了一場如此可怕的暴行,使人們將那一年最淒慘、最黑暗的部分以此事為名。

總之,這聽起來完全就是她告訴自己從現在起要避開的那種事。保持專注,卡婭。妳還有一隻可能來自異界,肯定危險的怪獸要找。很多事夠妳忙了。

一道輕柔的撞擊聲將卡婭從無夢的睡眠中喚醒,於是她把手放在刀柄,接著才明白她身在何處。

等等。她到底在哪裡?

她坐起身並因背上的刺痛而皺眉。這艘長舟或許是個強大的神器,能夠航越寰宇的純粹魔法能量,但這並沒有讓它跟一張床一樣舒服。一片濃霧籠罩著她身後的水域,吞噬了一切,除了潮水拍打著船尾的聲音。在前方,船首已經衝上了一座盤根錯節的泥濘堤岸。

「我到站了,對吧?」卡婭自言自語地說。她爬了出來,她的靴子立刻就陷在潮濕的黑土中。正當她納悶是否要把船繫在其中一個捲曲突出於岸邊的粗厚樹根上時,這艘船彷彿被推了一把似地突然往後移至波浪裡。轉眼間,長舟已消失在迷霧中。

「謝謝你送了我一程,」她喃喃說著。如果那隻怪獸再次跳換境域她該怎麼辦?這個嘛,她稍後再來煩惱。抓住一根樹枝作為施力點,卡婭攀上堤岸並進入了森林。

卡婭大部分時間都待在古老的場所。當你專精於本應死亡卻又沒死的東西時,生命就會帶你前往各式各樣的古墓與被遺忘的城市。但她從未去過一個感覺非常、非常古老的荒野之地。每一棵低垂的樹都宛如祖父般年老;其中最年輕的看似早已活了好幾輩子。到處都會遇上坍塌的石雕藝品,在四處生長的苔蘚覆蓋下幾乎難以辨識。一切看起來都像遠古遺寶,終究敗給了時間。在步行的一個小時內,卡婭只看見一個完整的建築,一座高聳的石製拱門。它一定曾經是某個輝煌、沉沒要塞的大門;那座要塞,或是任何建造這個地方的人都需要二十呎高的門口。

森林看似綿延不絕。卡婭一直在搜尋她在艾登嘉深處洞穴裡見過那銀白色且類似有機質的金屬礦脈。我可以接受一個恐怖的巨型腳印。或一些爪子印記。但什麼都沒有。根本就沒有那頭怪獸來過這裡的跡象。

卡婭停下來在一個倒下的樹幹上休息,同時聽見遠處傳來嘈雜聲響。她立刻站起身。感謝這個時空裡閃閃發光的神。很可能他們並不像預兆覓徑人那樣好客,但她至少能請那個人指引方向。

卡婭推開沉重、低垂的樹枝並躲在長滿苔蘚的懸掛枝葉底下,一邊跟隨那道聲音。最後,她出現在一塊空地上。在一端有一塊被處理過的巨石,覆蓋著褪色的編結圖案以及一層如鱗片般的蘑菇山脊。剩餘的空地上則聚集了一群奇特又吵雜的生物。

彎腰駝背,他們站起來大概和她一樣高,意思是他們挺直身體的話或許會比她高上許多。他們全都是綠色的-有些是淺綠,有些是較深的色度,有的則是醜陋的斑駁花樣-宛如披肩般的深色長毛包裹著他們那瘦骨嶙峋的形體,還有他們以她不懂的語言交談時隨著嘴巴開合而劈啪作響的駭人獠牙。巨魔。還沒在凱德海姆見過任何一隻,不過她應該不會認錯。而且,如果預兆覓徑人的話可信,當地的巨魔是一群脾氣暴躁的品種。

令她感謝的是,他們看似分心於跟彼此交談,並且偶爾毆打彼此,而沒注意到她。卡婭正在朝她過來的方向撤退,謹慎地一步又一步,而此時有一個人影出現在那塊巨石上。那是一個男子而非巨魔,戴著因許多黃金圓盤而叮噹作響的兜帽。他的腰帶上掛著一把入鞘的劍。

在那塊岩石周圍,四個巨魔從陰影中走出,比群眾裡的任何一個還大。牠們披著生鏽、不合身的鎖子甲並且全都攜帶著某種武器-棍棒、陋斧、斷劍。其中一個用牠的斧頭敲擊石塊並以刺耳的喉音咆哮著什麼。喋喋不休的群眾變得安靜,然後那個帶著兜帽的男子便朝牠們展開雙臂。

「朋友們,」他以一種低沉、洪亮的聲音說。「你們知道我的許多名字。有些人叫我詐術師,其他人叫我詭計偽造者。有些人稱我為惡戲王子,有的人稱我為謊言神。所有人都知道我是瓦爾基,而且我賜給你們的第一份禮物,這份語言賦禮,是免費的。聽我說的話;理解它們。我必須告訴你們一件至關重要的事。」

Valki, God of Lies
謊言神瓦爾基|由Yongjae Choi作畫

一位神明?在這裡?至少這一位並沒有偽裝成一個老頭。不過卡婭心想,他有某個地方怪怪的。她還不太清楚是哪裡。

「激烈爭鬥的時刻即將來臨!很快地,一條通往殘酷與怪異世界的路徑將會開啟,那裡充滿了極為貪婪邪惡的生物!如果縱容他們,這些野蠻的族群將會燒盡諾特瓦的森林!他們將會屠殺那令人驕傲的巨魔族部落!」他接收到的回應就只有靜默以及偶爾緊張到喀搭響的牙齒。「這些惡毒的入侵者想要」-他稍作停頓,彷彿正在尋找合適的字-「他們想要奪走你們巢穴裡的珍寶!」

一聽到這,群眾爆發出憤怒的尖嘯。瓦爾基讓它持續了一會兒,接著便揮手示意眾人安靜。當群眾依然吵鬧,其中一個身穿鎧甲的巨型蠻漢便用棍棒猛打了前排的一個巨魔,於是群眾便再次安靜下來。

「只有一個解決辦法-諾特瓦的各個部落必須先發動攻擊!你們已經被微不足道的競爭關係分化了!協力出擊,就沒有人能夠阻止你們!」

然後卡婭意識到她看見的是什麼了;瓦爾基正在閃爍。一開始那很細微,與從艾朗德身上傾瀉而出的光輝相去甚遠。很容易漏看-不過卡婭已經狩獵無實體的敵人很長一段時間了。她很習慣去注意細微的能量流。她看見的是一個幻影。而且卡婭知道她不可能看見一個由謊言神創造的幻影。

卡婭悄悄召出一道咒語。一點都不華麗-一點點淨化、一點點看穿帷幕。摻入了少許風,然後...

她輕柔地朝瓦爾基吹了一口,點點白光從她噘起的嘴唇上離開。這道咒語向前翻滾,周圍盤繞著空氣,突然變成一道強風來回吹拂著巨魔群眾的鬃毛。當它掃過瓦爾基時,它看似將瓦爾基從他身上剝了下來;取代謊言神的是一個紅色皮膚的男子,長了兩根突出的角而且臉上掛著極為驚訝的表情。「是誰膽敢-?站出來!」他憤怒地喝斥。

壞主意,卡婭心想。可是,話說回來,目前她有任何主意是好的嗎?她從樹後方走出來。「你大概以為隨便用一個幻影就能矇混過去,對吧?」卡婭說道。「蠢巨魔根本分不出差異。你可真倒霉,提勃。」

Tibalt, Cosmic Impostor
寰宇冒名客提勃|由Yongjae Choi作畫

他的嘴角揚升成一道微笑。這個表情看來並沒有減弱那份怒意。「妳的眼睛還真銳利。話說,我們認識嗎?」

「不認識。不過-他們是怎麼說的?你的名聲遠播呀。」噢,她聽過許多關於這個魔鬼鵬洛客的故事,而且沒有一個是好的。

「妳太好心了。那麼又是誰給了我這份榮幸呢?」

「我叫卡婭。」

「嗯。有點印象。如果我沒記錯的話,是一個鬼祟的竊賊。一個殺手。」

「這麼強烈的指控,虧你說得出口。你在這裡做什麼?」

提勃聳了聳肩。「我也可以問妳同樣的問題。我們鵬洛客天生愛管閒事,不是嗎?但妳或許看得出來,在妳如此無禮地打斷我之前我正好在忙某件事,如果妳不介意的話-殺了她!」

聚集的巨魔們猶豫地來回看著她和提勃。不過,站在巨石旁的大傢伙們一點也不遲疑;像動物般地大步奔跑,牠們從人群中穿過,把一些體型較小的樣本擠飛了出去。第一個來到卡婭面前的巨魔雙手持斧朝她揮擊,一邊瘋狂嚎叫著。斧頭直接穿過了她身體虛相化的部分,它的動力帶著他往前傾,同時被樹根絆了一下倒地。

第二個巨魔用一把看似相當古老且生鏽的劍朝她戳刺。她移往一旁躲開它並用力推了牠一把。正當牠撞上她身旁的巨樹時,她使牠暫時虛相化;當牠回復實體後,卻成了從樹幹伸出的一團糾結難看的綠色四肢,有如醜惡的枝幹。接下來,最後兩個巨魔在群眾外圍盤繞,顯然在看見戰友的下場後正在重新思考一些事。

「沒錯,」卡婭說。「我不介意。」

那兩個巨魔彼此看了一眼。過了一會兒,兩個都扔下武器逃跑了。她抬起頭正好看見提勃轉身跑進森林裡。這個混蛋真的要我追他。

她跟著他穿過糾結的樹林。提勃有領先的優勢,不過他無法任意將身體虛相化;穩紮穩打,以虛相穿越倒下的樹以及崩塌的石拱門,她逐漸趕上他。在一片開闊的土地上,一邊是一連串長滿苔蘚的山丘,而另一邊則是一些搖搖晃晃的木製建築,她終於攔截到他。他正彎腰大喘著氣。

「妳跑得跟魔鬼一樣!」他一邊大笑一邊喘著氣說。

「我們跑夠了吧?」卡婭說。「告訴我你在這裡做什麼。激怒一群巨魔對你有什麼好處?你有什麼企圖?」

「親愛的,」提勃說,一邊讓她看看他那些鋒利的牙齒。「混亂就是它的獎賞,只有一點騷亂才能讓我展露笑容。但我不明白這跟妳有什麼關係。這裡不是你的家。這些都不是你的族人。」

是啊,她曾經出現過這個念頭。但她確實在這裡有生意要做。「凱德海姆有一隻怪獸。某個來自這時空以外的東西。你應該沒牽扯上那個東西吧,是嗎?」

提勃歪著頭。「一隻怪獸?哎呀,我穿著靴子抖個不停!我肯定要找個地方躲起來!就讓我-」

「你哪裡也別想去,而且這次你也沒巨魔奴僕在身邊幫你了。更何況他們無法讓我慢下來。」

「噢,當然無法!」提勃說,擺出一種令卡婭不自在的笑容。「至少,哈吉品種無法。妳已證明自己能夠迅速有效地處理牠們。但至於牠們的表親,托爾嘉巨魔-這個嘛,我認為牠們的勝算比較高。」

他舉起兩隻手指放進嘴裡,然後,吹出了卡婭這輩子聽過最響亮、最刺耳的哨音。她用手摀住耳朵,身體往前彎,面露痛苦神情。在哨音結束後,卡婭慌忙地環顧四周,準備面對一群衝出樹林的巨魔軍團。但看似什麼也沒有,除了綿延起伏的蔥鬱山丘以及那些被腐木穿透的坍塌建築。

「看來你那些碩大的巨魔壞朋友們沒出現,」卡婭說道。「現在就讓我們-」

腳底下的轟隆巨響打斷了她的話,接著距離提勃最近的山丘長高了大約一呎。他的嘴角也上揚了幾呎。

Card name not yet previewed
Art by: Simon Dominic

「其實,」提勃說,「妳的眼睛並沒有妳想的那樣敏銳啊。」

一個接著一個,牠們從大地起身,在空地灑下了一塊塊黑色泥土。在她的一側,木造建築看似隨著一個龐大形體從地表起身並甩去鬆脫的木頭碎片而朝反方向崩塌。

牠們的體型相當龐大-至少有二十呎高,沿著牠們身體分布的骨狀背脊與地貌的特徵十分相似。最令卡婭感興趣的是牠們的拳頭,每一個幾乎都等同於一顆巨岩的大小與形狀。在牠們的細長直髮中生長著苔蘚和雜草;在一個從木造建築底下冒出來的巨魔身上,披掛著宛如原始鎧甲般的木板與橫樑。深埋在牠們地質臉孔上的是一雙針孔般的紅眼。一個巨魔在起身的同時打了個哈欠,露出了滿口泛黃、扭曲的尖牙。

「妳瞧,托爾嘉巨魔很討厭從一場沉睡中被吵醒,」提勃說道。「一旦被吵醒,不幸的是牠們傾向把鄰近的任何人與任何東西撕裂。」

「你瘋了嗎?!」卡婭低聲怒斥,並轉身面對她身後的巨魔。她總共數了六隻。「牠們會殺了我們兩個!」

然後,她後方傳來一道不自然的聲響-一道哀嚎般的吹哨聲,彷彿空氣本身被磨得鋒利了。她轉身看見提勃已抽出他的劍。顯然,它是一個奇蹟。由某種玻璃鍛造而成,它看似含有一種她只見過一次的多變顏色光譜:自艾朗德身上溢出的光輝。

在提勃身旁的是一個世界的開口。沒有其他方式可以形容它;它懸掛在半空中,邊緣粗糙不平整並且散發微弱的光芒。它看似湧出了熱氣與硫磺空氣,而透過這個裂口,卡婭瞥見了漆黑的土地,因火山爆發而分裂。

提勃舉起這把劍並對她咧嘴笑著。「這真是驚人地有效。我想說祝妳好運,不過那就是要我說謊了,不是嗎?」

語畢,他穿過這道傳送門。在他後方,外緣開始聚合並消失-只留下卡婭陪著巨魔。

她儘可能緩慢地從刀鞘裡抽出匕首。或許她還能夠不打鬥就成功脫身。「聽著-那個吵醒你們的人,他才剛離開,但如果你們願意給我一分鐘解釋-」

其中一個巨魔以敞開的手掌揮打她,彷彿正試著要壓扁一隻蟲子。要不是卡婭化為虛相躲開了,那原本也會成功的。即使沒被打中,這份衝擊仍使她的牙齒咯咯作響。「好吧,」她說。「我嘗試過了。」

她將其中一把刀插入巨魔的手臂-或者該這樣說,她嘗試要插入。那感覺幾乎就像是試圖戳刺一大塊岩石。出現一道響亮的啪嗒聲,她看著她從托瓦達起就擁有的匕首斷成兩截。這股震撼只持續了一下子,但卻足以讓巨魔揮手將她掃過這片空地。

當她支撐自己站起來時,她的頭暈眩不已。她已經很久沒受到這麼重的打擊了。她把剩下的那隻匕首翻轉過來,改為反握。「我喜歡那把刀。」

她直接翻滾到另一隻巨魔的攻擊範圍內;牠用一根連根拔起的樹朝她揮打,而她則以虛相穿透。她在另一側劈砍牠露出的腳;這波襲擊摩擦並掠過粗厚的皮,只留下一道刮痕。「得了吧,」她說,一邊閃躲第二隻巨魔的反手揮擊。

她在第三隻巨魔的雙腳之間翻滾,驚險地躲開了牠那笨拙的抓握。是時候使用陰招了。用虛相能量包裹她的刀,卡婭將它插入兩個巨大的脊椎骨之間並及時把手抽出以讓它重新實體化。時機不好掌控-不過隨著匕首在牠的脊椎中固化,她也獲得了一聲低沉嚎吼的獎賞。那隻巨魔重重地撞上地面。

「下一個換誰?」她說,一邊轉向其他巨魔。好吧,她或許因為那小小的伎倆而暫時讓自己卸除了武器,但沒有什麼是她無法-

痛苦沿著她的左側爆發,接著她開始翻滾,一路滾過地面。她才剛制伏的巨魔-顯然是擊打她的這一隻-正搖搖晃晃地起身;她能看見牠腿上的傷痕正在癒合。牠們也會復原,她在一陣陣嘔吐感之間想著。為什麼這時空的一切都會自癒?

其他巨魔咆哮著用拳頭撞擊地面,散開成半圓形遮擋了陽光。一對六。她曾贏過勝算更低的戰鬥。不過話說回來,在那些打鬥中她還有武器。一個匕首斷了;一個被埋在一隻憤怒的巨魔身上。卡婭深吸一口氣,因肋骨的抽痛而皺起臉孔。

「需要幫忙嗎?」她的左側傳來一道聲音。

Tyvar Kell
泰瓦科爾|由Chris Rallis作畫

有一名頂著紅髮長辮的男子靠在這裡的其中一棵古老、扭曲的樹上。從他的尖耳,卡婭看得出他是一個妖精,不過他的身體比起她看習慣的妖精擁有更多肌肉。顯然他也非常自豪於此;儘管天氣寒冷,他還是沒穿上衣。只戴著一些懸掛在項鍊上的護符以及一雙護腕,其中一個護腕上還固定著一把青銅刀刃。他那放鬆、 悠閒的態度中有某種特質使他看起來格外年輕,即使他的種族看起來總是年輕。

「你站在那裡多久了?」她說。

「久到足以看妳進展得不太順利。我不是在怪妳!一個托爾嘉巨魔已經不好對付,更何況是六個。妳很幸運遇上我剛好路過。」

那惹惱了她。有那麼一刻,卡婭轉身背對那些逐漸逼近且仍打算把她砸成肉醬的巨魔。「聽好了,孩子,在你受傷之前趕快離開這裡。我自己應付得來。」

「我可不確定。畢竟,妳已經失去了兩把刀,但我還有我的秘密武器。」

「就是你手腕上的那個東西?」

「噢,不是。我是說這個。」他把一顆扁平的小石頭往上拋。然後接住它,讓它在他細長的手指間滾動。

卡婭眨了眨眼。「那就是你的秘密武器?一塊石頭?」

他就只是微笑著漫步朝巨魔走去,彷彿他什麼煩惱也沒有。

「嘿!小心!」她大喊。蠢孩子-這讓她得救他們兩人。現在她不能只是逃跑了。她走向他,準備要把他化為虛相,但她要涵蓋的距離太遠了。

巨魔們看起來相當鎮定;牠們也願意撕碎這個新對手。隨著他逐漸走近,其中一個巨魔揮起一顆覆滿泥巴的拳頭。他躲開了,同時保持著他的步伐。

他動作好快;她認同這份才能。即使沒有化為虛相的能力,對遲緩的巨魔來說想抓住這個妖精看似不可能。牠們會在他跳到一旁時重擊他剛剛站的地方;牠們會合掌拍打他不久前待的位子,接著他便後空翻躲開。這看起來就像設法抓住煙,或困住閃電。不只一次,卡婭認為自己看見他稍微多逗留了不必要的一刻,讓對手的攻擊誤差了幾吋而非幾哩。那麼,就是在賣弄。

同時,握住岩石的那個拳頭也正在發生轉變;他的手臂和手的皮膚看似變得光滑堅硬,幾乎轉為與石頭一樣的灰色。當其中一隻巨魔試圖把這位敏捷的妖精踩入山丘底下的岩床時,他突然向前躍起。不過,他沒有用固定在手臂上的青銅刀攻擊那隻生物;他就只是用他的新石手碰了一下那隻生物的腿。

突然間,覆蓋了這位年輕妖精手臂的同一種變化開始迅速地在巨魔的腿上蔓延。牠那灰色的表皮,早已坑坑疤疤,變成了粗糙的石頭。岩石在一陣漣漪中沿著牠的軀體往上移動,以驚人的速度向前爬。這隻笨重的生物有足夠的時間驚訝地張開獠牙下顎,接著岩石浪潮便湧上牠的臉,將驚訝的表情凍結在原處。

拿著樹幹的巨魔以寬廣的弧線軌跡將它揮向妖精;他直接跳過它,同時在兩條鞭子般的樹枝之間調整他身體的角度並在另一側縮起身體進行前滾翻。他把那隻石灰色的手放在巨魔的手肘上;轉眼間,整隻生物已變成岩石。

他躲開另一波攻勢,把另一隻巨魔變成石頭,接著又是另一隻。從開始到結束只花了不到一分鐘的時間。當牠們都被打敗後,妖精把手撐在臀部上站著,自豪地凝視著那些彷彿是他親手刻出的高聳雕像。他看起來如此自滿;卡婭不願承認自己真的大開眼界。「還不賴,孩子。」

他看著她,表情變得不悅。「妳可以別再那樣叫我嗎?」

「不然我該叫你什麼?」

「泰瓦科爾。斯肯法的妖精王子。諸境最偉大的英雄。妳的救命恩人。」

「那麼,泰瓦,」她說,一邊試著不翻白眼。「我叫卡婭。我很感激你的幫忙,但像你這樣的一個偉大英雄在這片樹林中間做什麼?難道你在跟蹤我嗎?」

「不是妳。是瓦爾基。」

「他才不是瓦爾基,」卡婭說道,一邊走向她的刀被折斷的地方。她把金屬的末端滑入刀鞘;刀柄則掛在腰帶上。「他的名字是提勃。」她的另一隻匕首到底被埋在哪一個巨魔身體裡了?現在很難分辨-尤其是因為牠們全都變成雕像了。她用一隻手穿透雕像,仔細地探查著。從頭到尾只摸到石頭。她暗自咒罵了一聲。

「是的,我已了解那點,謝謝妳的隨手解惑。不過,我已經懷疑他一段時間了。不久前他來皇宮拜訪我的哥哥。我不知道他對哈拉德說了什麼謊言,但從那一刻起妖精們就一直在備戰。傳聞他們打算討伐眾神。」她及時轉身看見他之前所有的勇猛與自大消失無蹤。他看起來很年輕,而且焦慮-轉眼間他就振作起來了,但速度仍未快到讓她錯過這個景象。如果提勃正在打擾他的族人,她想她也不能責怪他表現得有點擔心。

「不過軍團要如何進入諸神境域,這我還不知道,」他以此作結。

噢,先祖啊。「末日浩劫。艾朗德說有一場末日浩劫即將到來,」卡婭說。

一聽見她的話,泰瓦就露出了和後方巨魔雕像一樣的驚訝神情。「一場末日浩劫?妳聽見艾朗德親口說的?」

「沒錯。他是個好人。還借給我一艘船。」

「至於-這個提勃。他是妳的敵人?」

「肯定不是朋友。我不知道他在打什麼主意,不過無論如何那都是個麻煩。」

「那麼,我們就一起追蹤他吧。顯然妳需要我的協助,」泰瓦說,同時對她擺出了一種令她惱火的笑容。繼續保持這種態度,她心想,這個孩子會把自己害死。反正這也不是她的問題。「聽好了,我還有其他事要忙。我無法追著每一個挺起那醜陋、帶角頭顱的壞人跑。此外,我甚至不知道我們該如何追蹤他。」

「那是什麼意思?」

「他用一把劍打開了某種通道。」

「妳有看見任何東西嗎?穿過它,在另一側,」泰瓦說。

「不多。它只敞開了一秒,」卡婭說,一邊試著回想。「不過,我記得看見火焰。而且大地看起來被燒得焦黑。」

「無盡風暴,」泰瓦說。這個名字像一個鐵秤砣般地沉入她的胃;她聽過茵嘉低語著關於那個地方的故事。惡魔境域。令人費解的是,泰瓦看似對這個消息感到相當興奮。

「這個嘛,除非你碰巧有一艘閒置的魔法船-」

但泰瓦卻早已閉上眼睛。他朝前方展開雙手,卡婭則反射性地退了一步。在周圍的空氣裡,魔法力流開始緩緩地捲曲扭動形成繁複的發光結節圖案。卡婭意識到自己之前曾見過像這樣的魔法-當艾朗德開啟通往另一個境域的門時,那看起來幾乎毫不費力,不過基本原理是相同的。當它開啟通往寰宇那閃閃發光的夜景時,她耳中感覺到一種奇特的減壓感,彷彿所有的空氣突然自空地上消失。泰瓦終於張開眼睛:他們面前豎立著一個門口。

「你是在哪裡學會這招的?」卡婭低聲說道。

「斯肯法的術士技藝精湛。而且妳可以把我當成專家中的專家,」他咧嘴笑著說。「我去過凱德海姆的所有境域。我的天賦在每個境域裡的體現稍有不同。」

她走近一步,接著某個東西吸引了她的注意。在他脖子周圍的那一堆護符裡,在骨頭與寶石以及扭曲的小金屬碎片之間,有一顆八面體的深色石頭。側面覆蓋著細小、精準的蝕刻-一種她以前曾見過的設計。但不是在這裡。

「啊,」他說,發現了她的目光。他朝光源拿起這顆塑形小石頭。「請儘管讚賞它吧。我在另一個遙遠的境域找到這一顆,甚至連傳說都沒提過這個境域。它被稱作-」

「贊迪卡,」她說,打斷了他的話。「神聖先祖啊。你是一個鵬洛客。」

他的笑容逐漸鬆弛、猶疑。「那麼,到底什麼是鵬洛客?」

Latest Magic Story Articles

MAGIC STORY

2022年 1月 6日

第五集:至死不渝 by, K. Arsenault Rivera

法律就是主張秩序凌駕於混亂之上。缺一不可。艾德琳每日的訓練都讓她清楚地知道:護教軍總是需要伸張正義,因為混亂是這個世界的自然狀態。在這頭野獸的腹部深處,被一團混亂漩渦包圍-那就是最令護教軍感到自在的時刻,畢竟那也是最需要他們的時刻。 總之,那是他們的說法。艾德琳開始思考在她被教導的事物中有多少是一廂情願的想法。 人們需要我的幫助,她想著,而這成為她唯一的想法,讓她撐過...

Learn More

MAGIC STORY

2021年 12月 21日

第四集:婚禮破壞者 by, K. Arsenault Rivera

一把光之長矛粉碎了沃達連莊園的窗戶。婚宴守護崩塌,宛如灰塵般四散於風中。幾個月來的頭一次,史頓襄的空氣既鮮活又清新,就跟這些滿懷希望的群眾的目標一樣清晰。 今晚,他們打破了這座可怕城堡的門。今晚,他們用牙齒、指甲、爪子與寶劍戰鬥以奪回白晝。 席嘉妲召喚|由Nestor Ossandon Leal作畫 雅琳來不及發號施令。當她看見天使光羽的那一刻,她便朝其他人大喊,...

Learn More

文章

文章

Magic Story Archive

想閱讀更多文章?瀏覽我們的文章存檔,閱讀數千篇您最喜愛的作者針對魔法風雲會所寫的文章。

See All